采桑子剧情介绍

25-30集
采桑子剧情介绍

采桑子分集剧情介绍第25集

舜铭来到廖家才发现儿时的伙伴廖大愚此刻已成了风水大师,而老爷子廖世基更是被儿子包装成了神一般的人物。廖世基老了,非拿舜铭当舜镡,他手里拿着一张六年前的报纸,正在为歌年胡同的成王府拆迁忧心忡忡。

廖世基对儿子的坑蒙拐骗极为痛恨,他早已明白舜铭此行的目的却又似乎难以对此作出判断。

东直门立交桥边,舜铭撞见了站在大雨中的廖世基。廖世基依然拿她当舜镡,他告诉舜铭自己正在看东直门城楼,而事实上,那里只有一块广告牌。

廖世基把自己对东直门城楼乃至于中国风水文化的重新解读讲给舜铭,完全像是面对着舜镡,舜铭十分感动。廖大愚匆匆赶来,舜铭这才知道廖世基是从家里跑出来的,他患上严重的老年痴呆症已经好多年了。

四格格的葬礼上,廖大愚受父亲之托送来了家里种的紫丁香,他转告舜铭父亲勘定的穴位:顺镡的骨灰应当洒在昆仑山上,因为天下之山,祖于昆仑。昆仑山是帝下之都,万神之所在,是建筑设计之宗……


采桑子分集剧情介绍第26集

金瑞把三大爷金舜錤告上了法庭,起因是为了父亲留下的一只要饭的碗。舜铭看着金瑞一家誓不罢休的样子,陷入了沉思……

金瑞是金家老五金舜锫的遗腹子,在'上山下乡'运动中来到了陕北后段家河插队。金瑞嗜睡,一天到晚只知道抢热炕睡大觉,别的一概没兴趣,队里派金瑞上山去揽羊,金瑞却把活计推给了爱唱酸曲的社员段振龙。山上起了雷,劈死了段振龙,扔下了婆姨王玉兰和儿子发财。

知青们批判金瑞没有阶级感情,管队干部却说他爹是旧社会的叫花子,真正的无产阶级。

一觉醒来的金瑞觉得自己对此事责无旁贷,铁了心要给发财当爹。生产队长劝不住金瑞,回过身冲王玉兰发火,王玉兰不服气,她一点也不认为自己这个贫下中农小寡妇配不上一个北京知青。金瑞对人没有半点心眼,发财立马喜欢上了他,管他叫知青大。

北京来的管队干部预见到了这桩婚姻的'悲剧性',请来了正在附近农场改造的七女舜铭。金瑞告诉她自己的方针是顺其自然,根本不听舜铭的劝。

采桑子分集剧情介绍第27集

时间一晃就是二十年,在生产队长和舜铭的督促下,金瑞带着王玉兰和发财回到了北京。三太太(奶奶)很伤心,金家的弟兄们太不争气,好不容易有了个重孙,还是个串了秧的。

都说北京的工作不好找,金瑞却不这么认为。他先是找了一个送煤球的活,因为嫌太累而让发财去顶了班。再是当上了宾馆的清洁工,又因为领班不让他在大堂里唱信天游而让王玉兰去替了岗。全家人的就业问题顺利解决,就剩他一个人东游西逛。

听说自己的阿玛在九条有一处房子,金瑞连忙去向七大爷舜铨打听,从舜铨的嘴里,金瑞第一次听说了父亲金舜锫的故事……

金家五爷金舜锫放浪形骸,带着一帮富贵人家的子弟扮做乞丐,专门在街上捉弄党国要员,就连大哥舜鋙也不放过。金舜鋙向父亲告状,却碰了一鼻子灰。

老五和众乞丐被关进了收容所却还吵着要吃北海仿膳的肉末烧饼,不给吃就煽动乞丐们打警察。收容所拿他没办法,只好通知金家来领人。邻居们都等在门口看笑话,老五却一路唱着京戏归来了。

采桑子分集剧情介绍第28集

金载源教训老五,后者却不吃这一套。三娘提议,给老五置办一处房产,分出去单过。

老五的书艺名镇京师,来求墨宝的人络绎不绝,可他生性疏懒,不到万不得已决不动手。为了抽大烟,老五干脆住到了烟馆里,现卖现抽。

小芍药怀了金瑞,老五不放心她一个人在家。在赶往家中的路上,老五毒瘾发作,倒毙在路旁。有人来给金府报丧,送来了老五临死时还揣在怀里的要饭碗。金载源要脸面,坚决不让家人去领尸。老七去回话,反倒被来人一通奚落。来人历数五爷在江湖上的仁义名声,声称朋友们会把五爷的丧事办得轰动北京城。

三娘听说老五留了后人,和老四急忙寻找,最终,他们掏光了身上所有值钱的东西从育婴堂里换回了金瑞。

金瑞听完父亲的故事就给三太太跪下了,三太太告诉金瑞一家,房子不能当饭吃,活人得自己奔活路。

王玉兰在影视基地当群众演员,发财开了一家装饰公司,金瑞得了糖尿病,在家里歇着。舜铭闻讯来看他,发现金瑞的状态和当年躺在小窑洞时一模一样。


采桑子分集剧情介绍第29集

金瑞告诉姑爸爸,段发财正在大搞修正主义,改名爱新觉罗 宓,连三个月大的儿子都定了满族正黄旗,图的是将来高考能多加十分。金瑞对发财的作法一脸鄙夷。

在金瑞家里,舜铭看见了当年五哥留下来的那只碗。王玉兰拿它扣了腌菜坛子,金瑞认为这只碗太糙了,还不如陕北前段家河刘改民烧的碗精细。

发财接到舜铭的电话回家来要给金瑞安排工作。金瑞一听发财满嘴'阿玛额额'地乱叫就来气。发财不理金瑞的不满,依然坚持自己的伪爱新觉罗做派。他公私分明的工作条件惹恼了金瑞,砸了王玉兰的腌菜坛子,事后却又后悔自己的行为。王玉兰一边伤心自己的腌菜坛子,一边却意外地从那只扣坛子的小碗上发现了学问,她怀疑这是值俩钱的文物,金瑞对此嗤之以鼻。

在王玉兰的逼迫下,金瑞和发财父子带着小碗来到琉璃厂找人鉴定。尽管古玩行老板巧舌如簧,但瞒得了发财却瞒不了在一旁打盹的金瑞,他对这只碗的疑惑越来越大。金瑞坚定不移地留住了自己的小碗,气得发财直嘟囔。

采桑子分集剧情介绍第30集

原来,这碗是一件珍贵的枢府瓷,传世极少,是难得一见的宝贝。面对这只黯淡无光,大巧若拙的稀世之宝,金瑞突然领悟到了父亲金舜锫匿影藏形,佯狂避世的人生境界。

发财一心要将这只碗卖给古玩行,金瑞则对潘家园的档次不屑一顾,他要把这只碗送去拍卖。发财对他爹的想法佩服得五体投地。

拍卖公司要求金瑞出具鉴定证书,为数不菲的鉴定费难住了金瑞。王玉兰建议金瑞去找三大爷,金瑞犹豫不决。发财自作主张揣走了小碗。

老三金舜錤收了枢府瓷却不认发财,发财一生气犯了横,扛走了金舜錤家一个大号的青花画筒。金瑞被发财的鲁莽之举气得要死,扛回来的青花画筒不过是一只仿制的画筒,一文不值。

金瑞到三大爷家赔罪要碗,得到的却是一通训斥。金舜錤拒不承认小碗是老五的私物,而且对于拍卖金家东西的做法无比痛恨。金瑞斗不过三大爷,决定和他打官司。但在舜铭的开导下,他最终决定放弃这场官司,而去尝试一种更有意义的生活态度……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