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集
半生缘剧情介绍

半生缘分集剧情介绍第1集

顾曼璐是顾家长女,她靠做舞女养活一家人。交易场的生意人张鲁生为讨得曼璐的欢心为曼璐买了一所房子,谁知事后却被曼璐抛弃,张鲁生带了一帮土匪来顾家捣乱,曼璐的妹妹曼桢得知此事急急忙忙的赶回家,不料忘记带钱包在公共汽车上被售票员嘲讽,一位儒雅男士帮曼桢解围替她付了车费,但却没有留下姓名。顾家被张鲁生搞的满地狼藉,幸好曼璐和她的男友祝鸿才及时赶到,祝鸿才帮曼璐赶走了张鲁生,却招来曼璐弟弟伟民的怨言,他嫌弃姐姐是个舞女,面对弟弟怨恨的目光,曼璐泪流满面。命运的安排就是那么突然,在公共汽车上为曼桢解围的人居然成了自己的同事,曼桢也从好友叔惠的口中知道了他的名字叫沈世钧。

半生缘分集剧情介绍第2集

世钧借住在叔惠家,叔惠的母亲无微不至的照顾让世钧十分感动。曼桢、叔惠的世钧三人成了好朋友,一次三人外出拍照,曼桢拍照时丢了一只红手套,天上又下起小雨,三人没有再回去找寻手套,但这一切都被世钧记在心里。曼桢在雨中着凉,生病在家,世钧得知后非常担心,很冒昧的来到曼桢家探望,并拿出那天曼桢丢的红手套,曼桢感动不已,原来这只手套是世钧晚上打着手电找到的。顾母劝说曼璐做舞女不能做一辈子,还是找个好人好家嫁了,曼璐误以为母亲已经嫌弃自己的身份,与母亲发生口角。在舞场上曼璐又看到了祝鸿才搂着别的舞女跳舞,这让曼璐大丢面子。

半生缘分集剧情介绍第3集

祝鸿才百般讨好曼璐,才又赢回了美人的芳心。与曼璐争顾客的几个舞女在背后嘲笑曼璐听到,怒火中烧的曼璐却装出了一幅不在意的样子,对几个舞女说不用她们操心,自己已经嫁人了。为了不让几个舞女看笑话,又迫于母亲的压力,曼璐逼着祝鸿才答应自己的求婚,但祝鸿才在乡下已有妻子,顾母对这门婚事不甚欢喜。世钧的母亲来信央求儿子回家,叔惠找算与世钧一同回家玩几天,世钧也想带曼桢一起回家,却被曼桢婉言拒绝,但此时两人早已心有灵犀,爱从中来。

半生缘分集剧情介绍第4集

祝鸿才和曼璐积极筹备婚事,给母亲和奶奶每人裁了两身衣服,顾母不敢把曼璐给人做姨太太的事告诉奶奶,可谁知就在裁缝店恰巧遇到了祝鸿才多年未见老乡,奶奶从老乡的嘴里得知祝鸿才已有妻室,死活不同意曼璐的婚事,为此离家出走。顾母得知奶奶出走焦急万分,曼桢也不希望姐姐委曲求全的过日子,劝说姐姐不要急于嫁人,曼璐已将舞女的工作辞掉,她深知自己的身份不可能再找到比祝鸿才更好人,她劝曼桢还是省省心,找回奶奶才是真的。世钧回到家,一进门母亲就冲世钧发了一通牢骚,幸得叔惠几句甜言蜜语化解,沉重的空气才算烟消云散。叔惠从沈母口中听到了与世钧青梅竹马的人,名叫翠芝。

半生缘分集剧情介绍第5集

叔惠终于见到了与世钧青梅竹马长大的翠芝。这个清高自傲、又活泼大方的女孩给叔惠留下了很深的印象。沈母一直在撮合翠芝与世钧的婚事,这令世钧非常反感,这次回家也是母亲有意想让儿子参加翠芝的生日宴会,使得世钧与母亲发生口角。好在叔惠从中说合,世钧才答应参加翠芝的生日宴。曼桢决定去乡下找回奶奶,谁知在火车站碰到了一个总在跟踪她的陌生男人。曼桢急中生智在火车开走的最后一刻跳上开往上海的列车。曼桢到了上海几次给世钧打电话,都被世钧的大嫂挂断,大嫂是翠芝的表姐,她不想让其他女人破坏表妹与世钧的感情。无奈曼桢只能亲自登门拜访,恰逢世钧一家人去参加翠芝的生日宴会,世钧接到曼桢的电话,没有顾及翠芝的面子马上回了家,令翠芝一家人瞠目结舌

半生缘分集剧情介绍第6集

曼桢在世钧的陪同下一起到乡下找奶奶。沈母因为世钧突然退席,被石府一家人冷嘲热讽一通,生气地回到家,沈母猜出一定是曼桢把儿子给勾走了,任凭叔惠怎么解释,都于事无补。曼桢的突然到来把叔惠也弄得一头雾水。曼桢和世钧在乡下发现了卧床的奶奶,幸亏得到医院院长豫瑾的及时帮助,奶奶才化险为夷。世钧从曼桢口吕得知豫瑾就是当年与曼璐订过婚的人。曼桢为姐姐的命运惋惜,世钧向曼桢保证自己会照顾曼桢一辈子,曼桢感动万分。豫瑾从曼桢口中得知曼璐并没有嫁人,十分惊讶。曼璐得知奶奶生病,决定到乡下照顾奶奶,也好让曼桢回城工作,一对当年的恋人即将相见。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