户口剧情介绍

1-6集

户口分集剧情介绍第1集

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初。北方农村。

黑林子村农民卢三炮养了一个儿子两个女儿一一小女儿淑荣年纪尚小,正在读小学,而大女儿凤荣和儿子大奎却都到了婚嫁的年龄,卢三炮两口子很为儿女的婚事操心。

儿子大奎小的时候被毛驴踢伤了脑袋,智力上稍有些缺陷,好不容易和本村崔大头的女儿秀梅订婚。这一天,大奎托词溜出家门,悄悄地去看秀梅,可被崔大头以耍流氓、偷窥秀梅洗澡为由,将大奎痛打了一顿并扭送到卢三炮面前。这使性情耿直的卢三炮很是丢脸一一 他心里很清楚这是崔大头在敲山震虎,因为当初和崔家订婚时,卢三炮曾经应承盖三间大瓦房迎娶崔家女,可崔大头知道,家境清贫的卢三炮根本无法兑现承诺,因此对这门婚事很是懊恼,于是便拿大奎出 气。卢三炮为了脸面,再次应承崔大头一一盖三间大瓦房的承诺肯定兑现。崔大头悻悻而去。

大女儿凤荣正背着父母和高中毕业回乡务农的孙松伟偷偷相恋。大奎知道父母坚决反对姐姐的这门亲事一一卢三炮不可能把自己如花似玉的女儿嫁给家境同样清贫且出身又不好的孙松伟。大奎设计纠缠住父亲,使得凤荣得以抽身前去赴约。可卢三炮很快就察觉到自己中计,气急败坏地去找正在和孙松伟约会的凤荣。尽管孙松伟百般恳求,但卢三炮根本不为之所动,并正告孙松伟一一想娶凤荣那是白日做梦! 媒婆郭二婶登门提亲,打算把凤荣介绍给荣转军人、县机床附件厂的保卫干部田立新,并很快把田立新带到了卢家相亲。坚决支持姐姐和孙松伟婚事的大奎和淑荣,对田立新的到来都极为反感。大奎甚至跑到汽车站,准备以"武力"赶走回立新;淑荣更是使出恶作剧, 使田立新喝下盐水。凤荣和田立新见面时,直言回绝了这门亲事。卢三炮夫妇因对田立新的腿疾而犹豫,但经不住郭二婶的巧舌如簧一一 郭二婶向卢三炮承诺田立新可以给付高价彩礼并为凤荣办理农转非户口。这优厚的条件使卢三炮喜出望外,当即答应下了这门亲事... ...

户口分集剧情介绍第2集

凤荣的同窗好友赵金萍一直暗恋着孙松伟,她借机劝说凤荣服从父母之命,答应下和田立新的亲事。不但遭到凤荣的拒绝,凤荣还想让赵金萍和田立新成亲,以成全自己和孙松伟。赵金萍当然非常气恼。 就在此时,大奎跑来告诉凤荣,卢三炮已经在家里摆上了订婚酒席, 大奎让凤荣赶紧逃婚。

卢三炮死活将凤荣拖到了酒席上。凤荣准备把自己的想法和自己已经和孙松伟相恋的事正式告知田立新,但卢三炮坚决不许。凤荣无奈之下,喝下了满满一杯酒,准备和父亲正式摊牌。正当田立新对眼前这些事情显得懵懂之际,自己的同事、孙松伟的哥哥孙科长来到了酒席现场,他把孙松伟和凤荣相爱的事告诉了田立新,同时,他批评田立新不该以应承办理农转非户口为诱惑促成这门亲事。孙科长告诉田立新,要尊重凤荣的选择。

一场酒席不欢而散。

夜晚,卢三炮第一次动情入理地向凤荣讲述了为什么非要促成凤荣和田立新婚事的奥秘一一为了能让家里交上大奎的娶亲彩礼、使患有脑疾的弟弟大奎早日成婚;为了使凤荣能有个城市户口而改变从此 的命运... ... 在卢三炮劝说凤荣的同时,孙科长也在安慰着弟弟孙松伟。从小在哥哥的抚养下长大的孙松伟向哥哥表示,自己不但要娶凤荣,还要力争当上生产队长,改变家乡的面貌。

大奎偷偷地跑到崔家讨回了定金、退掉了和秀梅的婚事一一他不愿意让姐姐为了自己而违心地和田立新成婚。大奎将刀子磨得飞快,他要和逼姐姐成婚的人拼命。

凤荣从大奎手里夺下了刀子,她含泪宣布同意和田立新马上结婚,但条件是田立新必须交上足够的彩礼并解决自己的农转非户口、为自己安排工作... ... 孙松伟得知凤荣在父母的逼迫下,已经答应了和田立新的婚事后,跑到卢家,想最后规劝凤荣。但卢三炮将孙松伟挡在了门外,尽管孙松伟跪求,但卢三炮不为所动。孙科长赶到,他拉起孙松伟,不许孙松伟做出这样没骨气的举动。孙科长告诉孙松伟一一君子报仇、 十年不晚... ...

田立新将备好的第一批彩礼钱交给了卢三炮一一他和凤荣的亲事就这样开始成为事实。

在回城时,和田立新同乘一辆班车的孙科长再一次的警告了田立新... ...

户口分集剧情介绍第3集

凤荣应承下和田立新的亲事,这对孙松伟的打击相当沉重。孙松伟愁苦到了极点,他寝食难安。赵金萍对孙松伟的状态非常心疼,她担负起照顾孙松伟的任务,同时还不断地开导、安慰孙松伟。入夜,孙松伟来到了他从前经常和凤荣约会的村外,用那只口琴再次吹响了凤荣熟悉的旋律,他深信,听到了口琴声的凤荣肯定会来到他的身边的。很快,脚步声由远及近,可来到孙松伟面前的不是凤荣,而是她的妹妹淑荣。凤荣让淑荣给孙松伟捎话一一 "我不会再来了,忘了我吧" 那凄婉的口琴声几乎响了一夜... ... 在等待婚期到来的那些日子里,凤荣把自己整天关在家里,夜以继日地织着一件红色的毛衣。

孙松伟的情绪依旧是那样消沉,陪伴他的只有那只口琴和那凄婉的旋律一一尽管赵金萍一日三餐为他送来可口的饭菜、为他说上安慰的话语,可是,孙松伟的心依旧紧紧地拴在凤荣的身上... ... 在婚期到来的前一个夜晚,凤荣借口去和赵金萍告别,走出家门, 直奔孙松伟的住处。凤荣的突然出现,使沉洒于苦痛中的孙松伟感到莫大的惊喜一一他和凤荣紧紧地拥抱在一起。凤荣亲手脱去了孙松伟的外衣,将她这些天来亲手织就的那件红毛衣穿在孙松伟的身上。在感到温暖的同时,孙松伟再次请求凤荣退掉和田立新的亲事。凤荣眼含热泪,违心地拒绝了孙松伟一一

"你能拿出彩礼、能帮我们家盖上三间大瓦房,我就和你结婚...…" 孙松伟彻底失望了,他将那件毛衣脱下,发泄般地踩扔在脚下, 践踏着... ...

田立新亲自带车来迎娶凤荣一一就要离开家、离开亲人了,凤荣百感交集,她把田立新带来的迎亲彩礼:自行车、手表分别送给了依依不舍的淑荣和大奎。和亲人依依惜别的时刻到了,突然,那熟悉的口琴旋律从村外飘来。

孙松伟穿着那件火红的毛衣,坐在凤荣出村的必经之路旁一一那孤零零的土卵下、孤零零的孙松伟在吹着那只凄婉的旋律,看着迎亲的吉普车驶向远方... ... 凤荣走了,孙松伟醉了,依旧是赵金萍陪伴在孙松伟身边,无微不至地照顾着、安慰着孙松伟,陪伴着他度过了那个令孙松伟最难过的夜晚... .. 盛大的婚礼结束了。洞房内,田立新真诚地将自己的全部积蓄和两票、布票等所有家当全部交到凤荣一一他深爱的爱人手中。可是,换来的却是凤荣依旧的冷漠。

新婚之夜,俩人合衣相背而眠。就在此时,一群巡夜的老大妈将他们带到了派出所一一没有户口的风荣的身份引起了他们的怀疑。

户口分集剧情介绍第4集

田立新和凤荣在派出所整整待了一个晚上,为了安慰凤荣,田立新为她讲起了自己的身世,但心里依旧怀念着孙松伟的凤荣无动于衷,她盯着孙松伟送给她的那台半导体收音机,仿佛又回到了孙松伟的身边... ... 卢家用田立新的彩礼钱买下了一处三间大瓦房,卢三炮为实现了自己对崔大头的承诺、为自己的儿子有可能明媒正娶崔秀梅而感到高兴,他杀鸡备饭,准备款待就要回门的新姑爷。早晨,赵金萍回到了家中,赵母正在为她的夜不归宿焦虑,当赵母得知赵金萍在孙松伟家过了夜后,怒斥赵金萍的不检点,并强行带着赵金萍去找孙松伟算帐。赵母在孙松伟家大闹,责骂孙松伟糟蹋了自己的姑娘,并威胁要以强奸的罪名去大队控告孙松伟。孙松伟无奈之下吐出真言一一"你放心,我不会和我不喜欢的人睡觉的" ! 暗恋孙松伟的赵金萍听到孙松伟的表白非常伤心,她哭着告诉孙松伟一一"昨晚,你把我当成凤荣了......" 赵金萍的话令孙松伟目瞠口呆。而赵金萍也难以忍受孙松伟对自己一片真情的淡漠,她赶到城里找到孙科长,要她替自己做主,说服孙松伟。赵金萍的述说使孙科长感到了事情的严重性,他决定回黑林子村解决这个有可能使弟弟遭遇牢狱之灾的大事。

在新的小家庭里,凤荣的情绪和思绪难以缓解,她整日茶饭不思,这使田立新感到十分为难。经管他想尽了办法,试图使凤荣高兴起来,但是凤荣除了催促他快点落实自己的农转非户口之外,对田立新冷若冰霜。

孙科长一一孙长伟对田立新搅散了弟弟的婚事而对他耿耿于怀,对田立新递交的农转非户口申请消极拖延。使田立新难以回复凤荣。 这一天,田立新高高兴兴地下班回到家里,等待着他的却是凤荣提出的离婚诉求一一凤荣决意和田立新离婚,她表示离婚后,自己将设法还掉田立新娶亲花掉的彩礼钱。

田立新对凤荣的诉求非常伤心,但他告诉凤荣,既然是夫妻,就谈不到还钱的问题。他告诉凤荣,从第一次见到凤荣后,他就喜欢上了她。如果俩人真的没有缘分的话,那他也不想强求,但他恳求凤荣,等自己为她办好了户口后,再离婚。同时,田立新还告诉凤荣,赵金萍因为和孙松伟的事来找孙长伟调解。

凤荣对此十分惊诧。

班车站上,妹妹淑荣在期盼着姐姐回来,但等到的却是由城里回来的赵金萍... ...

户口分集剧情介绍第5集

孙长伟软硬兼施,力劝孙松伟应下和赵金萍的婚事,以免因小失大。而对赵金萍毫无感觉的孙松伟对哥哥的劝说,一点儿都听不进去。孙长伟为了不使金萍母女俩因过分失望而导致事情恶化,谎称孙松伟已经应承。赵家母女喜出望外,赵母竟然性急地准备按照村上的老规矩,找郭二婶做媒。

凤荣一个人登上了回娘家的班车,她回到村上的第一件事就是直奔孙松伟家,去探望孙松伟。但从路遇的赵母和郭二婶口中,她惊诧地得知,赵金萍和孙松伟已经订婚。这使凤荣感到极其失落,万念俱灰的凤荣不想在村子里再待上一秒钟,她刚想离开这里,田立新出现 在他面前。田立新和蔼地劝慰凤荣,并说服她一起回门。凤荣的回门令卢三炮心中既高兴又难过,高兴的是由于凤荣的婚事成功,使他家拮据的面貌大有改观;难受的是女儿在他的强制下违心地成婚... ... 大奎在和秀梅兴高采烈地收拾着新买下的三间大瓦房。卢三炮喊过来淑荣,让头一回穿上一身新衣服的淑荣跪谢姐姐。凤荣对妹妹的跪谢十分难受。卢三炮这时也声泪俱下地向凤荣道谢,他告诉凤荣,"爹感谢你。这么些年了,爹头一回在乡亲们面前抬起头来。爹知道, 你心里憋屈,以为你再也不会回来看爹了。爹对不起你... ... 凤荣拒绝了父母们的挽留,当天就和田立新一起离开了黑林子。她在走出黑林子的时候,莫名其妙地说,再也不回黑林子了... ... 田立新当然知道个中原因。

田立新每天都在催促孙长伟把自己为凤荣办理农转非的申请提交到厂里,孙长伟推脱不过,总算把田立新的申请交上,但他同时带给田立新一个令人担忧的消息一一申请农转非的人很多,很是不好争驭。

田立新满怀希望地等待着。

和孙松伟订婚后,赵金萍一直催促孙松伟赶紧去办理结婚登记手续,可醉心于竞选生产队长的孙松伟,百般拖延。这使赵金萍感到十分无奈。突然,她萌发一计,以已经怀孕来要挟孙松伟,迫使孙松伟和她一起办理了结婚登记手续。赵金萍为孙松伟的竞选拉票,和他一 起来到了卢家。卢三炮感到有些愧对孙松伟,痛快地答应了把自己的一票投给孙松伟。

婚后一直受到凤荣冷落的田立新在和片警小刘喝酒时,向小刘倾吐着自己内心的苦痛... ...

户口分集剧情介绍第6集

小刘把醉酒的田立新护送回家。酒后吐真言一一田立新向凤荣诉说着自己内心的苦痛,同时拿出了那一张张借款单。他告诉凤荣,"明天厂里就要讨论户口办理的事情了,一旦户口办成,你就可以走了……"知道此时,凤荣才知道,为了和自己结婚,田立新付出了多少心血。她此时才清楚,田立新是发自内心的爱着她。凤荣告诉田立新,'我是不会和你离婚的,除非你不要我了。'两个人的第一次撞击到了一起,两个人第一次走到了一起... 在厂里讨论户口问题的会议上,由于名额限制,加上有人认为田立新的婚事存在买卖婚姻的嫌疑,因此,凤荣农转非户口的问题,被否定了。田立新得知户口问题泡了汤,情绪十分低落。他担心凤荣因此生发其他想法责怪自己,但凤荣却表现得十分大度,这使田立新的心理多少得到了一丝安慰。凤荣的工作问题被解决了,田立新送他来到家属厂上班。凤荣对此十分满足。

孙松伟在队长选举中胜出,这使赵金萍感到十分高兴。当她看到大奎欢欢喜喜地办喜事时,也期望着自己能早日和孙松伟完婚一一赵金萍不等孙松伟同意,抱着自己的被子来到了孙松伟家,晚上,当忙碌一天的孙松伟回到家里时,看到了已经被赵金萍精心布置成新房的 屋内,赵金萍在等待着自己。尽管赵金萍发自内心地向孙松伟表达自己的情感,但孙松伟对赵金萍的"诈婚假孕"不能原谅,依旧还以冷漠。这使赵金萍感到极为伤心。

清早,孙松伟来到班车站,准备进城。赵金萍误以为孙松伟准备逃避,在班车站上恳求孙松伟留下。无奈之中,孙松伟将进城的目的告诉赵金萍一一为了使生产队的草炭项目早日上马,孙松伟准备进城寻求哥哥的帮助... ... 孙松伟在工厂里巧遇凤荣一一昨日的恋人,今天在偶遇中竟然相对无言、擦肩而过... ... 孙长伟在利润的诱惑下,满口应承,答应帮助他落实草炭项目。 同时,他告诉孙松伟,凤荣已经在家属厂工作,她的户口问题因为自己的作梗,已经没有指望了。没想到孙松伟对哥哥的话十分反感,他斥责孙长伟不是男人,不应该做这样小肚鸡肠的事... ...

网络微评
木所理你
大哥我想下载你的视频,1我是用来收藏的!麻烦你帮帮我!系统提示下载地址出错!这个我找了好久了!麻烦了!
复仇之女妖
".....祝你天天愉快.............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