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卿嫂剧情介绍

1-6集
玉卿嫂剧情介绍

玉卿嫂分集剧情介绍 第1集

    故事发生在1939年的桂林城。二十五岁的单家小姐单玉卿生得落落大方、丰韵圆润,已经过了谈婚论嫁的年龄。桂林城的大户花桥柳家请来媒婆撮合单、柳两家联姻。柳家太太对玉卿的各方面条件都很满意,只要柳家少爷其昌到单家相亲即可,但是其昌说什么也不愿意。

  原来其昌是个大烟鬼,他根本不愿成亲。相亲之日,媒婆给柳母出主意,找个替身去单家相亲。柳母当即选定了柳家绸缎店的襄理庆生。不想庆生正准备去单家的时候,歇斯底里的其昌扭住庆生死不放手,故意将自己和庆生在石头上撞得鼻青脸肿,柳母和媒婆急得象热锅上的蚂蚁。就在这时,柳其昌的同学蔺宗义从美国留学归来,未进家门先到柳家登门拜访。急切之中,柳太太谎称其昌身体不适,请求宗义代其昌去单家相亲。宗义再三推托,拗不过柳母的苦苦哀求,不明真相的蔺宗义为了好朋友同意顶替其昌去单家相亲。柳、单两家的婚事,就这么敲定了。

  江湖戏班子紫云班到桂林义演。紫云班的金班主原本是柳母的师兄。柳母为了将婚礼办得体面热闹一点,特地邀请戏班子到柳府为婚礼捧场。


玉卿嫂分集剧情介绍 第2集

    宗义知道其昌抽大烟以后非常自责,后悔不应该代替其昌去相亲。其昌对于宗义的好心帮忙也并不领情,骂他多管闲事。

  其昌烟瘾发作,向柳母要钱买烟土,柳母以此作为交换条件,要其昌答应迎娶新娘,其昌为了能过烟瘾,信口答应了柳母的条件。可在结婚当天,其昌将自己锁在房间里,无论什么人来劝都不肯结婚。外面锣鼓鞭炮声急,里面高朋满座,但新郎就是不肯露面,急得团团转的柳母和媒婆又将目光落到宗义身上。宗义这次说什么也不肯假扮新郎。情急之下,柳母只得让庆生换上衣服顶替其昌去迎亲。就这样庆生将新娘玉卿迎进了柳家。

  洞房花烛夜,柳母吩咐下人守在新房外面,以防新娘逃跑。其昌则主动告诉了玉卿骗婚的经过,并告诉她自己是个大烟鬼,要将玉卿赶走。在极度痛苦之中的玉卿逃出了柳家。

  漓江边,逃跑的玉卿被庆生拦住,又被随后赶来的柳母劝服。柳母决定亲自陪玉卿回一趟娘家,并向亲家说明了其昌抽大烟的事实。单父和单母知道真相后很气愤,但是顾虑到女儿的名节和自己的名声,无奈地默认了这段婚姻。


玉卿嫂分集剧情介绍 第3集

    虽然单父单母对女儿百般不舍,但事以至此,二老也没有办法,只有劝说玉卿以后和丈夫好好的过日子,希望能够帮助其昌早日戒烟。柳母在二老面前发誓一定会善待玉卿,无奈之中玉卿跟着柳母又回到了柳家。

  紫云班的头牌青衣如意和她的师妹燕飞、凝香在台下也是好姐妹,经常在一起讨论人生。金班主带来了一个人,这人正是桂林商会赫赫有名的副会长孙家淦。孙家淦即盯上了戏班子头牌青衣如意。

  英婵是战地医院的医生,是蔺太太的远方亲戚,也是蔺宗义青梅竹马的女朋友。宗义的大嫂蔺太太要去长沙办点事情,宗义拜托大嫂将情书带给英婵,顺便带了点英婵最爱吃的点心。

  玉卿回到柳家后,其昌想尽办法吓唬她,两人关系十分冷淡,柳母开导其昌,希望他善待玉卿,但其昌似乎专门和母亲作对,搅得柳家上下都不安宁。

  为了讨好玉卿,柳母在绸缎庄帮玉卿开一个户头,并且让庆生帮玉卿做一些新衣服。庆生让玉卿自己选布料,被玉卿拒绝了。

  为了答谢柳母对紫云班的照应,金班主特地让如意和燕飞带了些薄礼登门道谢。燕飞在柳家误将庆生当成其昌少爷。柳母介绍庆生是绸缎庄的襄理,并赞扬了庆生的缝纫裁剪手艺。如意和燕飞对此很感兴趣,随即请求庆生为她们做戏服,庆生羞涩地答应了。

玉卿嫂分集剧情介绍 第4集

    因为孙家淦的鼎立相助,桂林城里数一数二的高升戏院同意紫云班驻场演出。单纯的金燕飞梦想和如意一样成为紫云班的头牌,天真的以为只要进入了高升戏院,紫云班在桂林城一定十分风光,可是金班主对此并不乐观。

  英婵回家看望蔺太太,和宗义久别重逢,相谈甚欢。谈及婚事,英婵和宗义都觉得现在的局势不稳定,再加上彼此的工作都很忙,暂时不适合结婚。

  婚后的玉卿开始有意识地去关心其昌,劝说其昌少抽些鸦片。柳母也苦口婆心的让其昌善待自己,善待玉卿,让柳家人丁兴旺。可其昌一意孤行,坚决不肯和玉卿同房。玉卿很苦闷,到江边散心。庆生因为替其昌拜堂的事情,一直觉得愧对玉卿,想亲手做一件衣服,表示自己的歉疚之意。玉卿原谅了庆生并答应了他的要求。从庆生口中,玉卿了解到以前的其昌也曾知书达理,待人和善,只是抽鸦片让他坏了心智,玉卿和庆生都决心帮其昌戒烟。

  玉卿的姐姐玉娘来到柳家,第一次见到了其昌。其昌对玉娘彬彬有礼,不失风度。连玉卿也感到了意外。

  柳母将柳家的希望都寄托在了玉卿身上,送给玉卿一块稀有的祖母绿宝石,柳母道出了其昌抽大烟的原因:数年前柳家失火,其昌亲眼看见大火烧死了自己的爸爸和二妈,从此后院的废墟成了其昌心中的痛。因为解不开心中的疙瘩,自甘堕落地抽起了鸦片。

  紫云班在高升戏院驻场后为了在桂林城站住脚,要上演几出新戏。如意找庆生帮忙赶做几套戏服,庆生答应尽快做好。


玉卿嫂分集剧情介绍 第5集

    燕飞欣赏庆生的手艺,也要求庆生为自己做戏服,庆生和燕飞约定,等哪天燕飞和如意一样成了紫云班的头牌,就为她做戏服。如意虽说现在已经是头牌了,可是她心思却不在梨园,她一心想趁着自己还有点身价,赶紧嫁个好人家。

  为了帮其昌戒烟,玉卿冲动之中把大烟都给烧了,其昌烟瘾发作丧失心智,要杀了玉卿,玉卿以死相持,并挥刀砍了其昌的烟榻,两人闹的不可开交,柳母及时赶到,并劝说玉卿为其昌戒烟不能操之过急,要让其昌在情感上慢慢地接受。对于玉卿烧烟土的事情,其昌很生气,更加深了其昌的叛逆心理,处处和柳母、玉卿作对,独自搬到废墟去住。庆生帮玉卿做好的新旗袍,让玉卿试穿,其昌故意把新旗袍给弄坏了。

  孙家淦开始追求如意,常送花到后台,哄如意开心。如意见孙家淦对自己很好又很有钱,开始动心。紫云班要在高升戏院进行首演了,燕飞给柳母送戏票,并且希望柳母能够教自己水袖功,柳母答应了燕飞的请求。

  为了让其昌戒烟,宗义带其昌到郊外喝酒谈心,趁其昌喝醉了,宗义偷走了其昌的烟土。宗义驾车受伤,因身上携带烟土被警察抓住。局长不买宗义的面子要追查烟土来源。宗义迫不得已,打电话叫英婵来警察局,谎称这些烟土是医院的用药,警察局才肯放过。因为宗义偷走了其昌的烟土,其昌去绸缎庄找庆生要钱买烟土,被玉卿发现。

玉卿嫂分集剧情介绍 第6集

    玉卿知道庆生一直私下给其昌钱买烟土向柳母汇报,要求将庆生赶出柳家,其昌帮庆生出头,并声明谁要敢赶走庆生,他就放火烧家,柳母也就不好深究了。为了安抚玉卿,谎称是自己让庆生偷偷地给其昌钱的。

  宗义驾车受伤,英婵为其包扎伤口。两人都很关心其昌,英婵想到医院有一种西药可以戒毒,他们准备让其昌试试。

  孙家淦对如意的追求攻势越来越猛,如意也想早日把自己嫁了。为了晚上在高升戏院的首演,如意加紧排练,孙家淦借口为紫云班助威,请紫云班去九重天吃饭,金班主以排练时间紧张为由婉拒。

  自从玉卿砍了烟榻,其昌就一直赌气在废墟中居住,柳母觉得夫妻不同房有失体统,让玉卿好好劝劝其昌,玉卿听了婆婆的话,对丈夫百般迁就关爱,终于感动了其昌,同意陪玉卿去看紫云班的首演,临出发前,其昌要先去宗义家要回烟土。其昌在蔺家门口遭到下人的百般羞辱。宗义知道这件事情后大发雷霆,惩罚了下人。郁闷之中其昌没有赴约去看戏,而是跑去大烟馆抽大烟。柳母和玉卿到烟馆找儿子被烟馆打手赶了出来,玉卿让柳母先回家,自己在烟馆门口等其昌。玉卿在烟馆门口遭到流氓的骚扰,正好给抽完大烟出来的其昌看到,其昌想救玉卿却被流氓打伤。

  紫云班的首演非常成功,金班主为了戏班子的生存告诫如意姐妹,即使再红,也不要轻易相信有钱人,因为有钱人专门喜欢玩弄年轻漂亮的当红戏子。

  英婵将戒毒药交给宗义,并告诉宗义这药只能在犯毒瘾的时候缓解痛苦,要想彻底地戒毒还得靠其昌自己的毅力,对其昌要注重心理治疗。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