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影风荷剧情介绍

1-6集
月影风荷剧情介绍

月影风荷分集剧情介绍第1集

扬州。夜。少女季文月寻到女伴菊仙家,恳求菊仙带她连夜去上海。季母和义兄季文良追赶而来,母亲走后,文月哀求文良放她走,并答应一年后一定回来和他完婚。心软的文良只得答应了。

上海,夏家,太太严氏答应留用文月做女佣。夏家老爷夏中范是一个儒雅文弱的书生,靠着妻子严氏带来的大笔嫁妆经营着不大不小的生意,严氏生性泼辣多疑,加之没有生育,夫妻两关系一直非常恶劣。终于,在一次严氏回家时,文月被夏老爷奸污怀孕。

严氏回家后发现了文月和丈夫的奸情,大吵大闹,夏中范斗不过太太,只得让文月先回家养下孩子再说。文月回家后生下一个男孩,夏中范非常高兴,起名夏亦寒。严氏也只得答应让文月进夏家当二太太,但不准孩子进夏家的门。夏中范只得把孩子安置在别处。文良和季母来到上海照顾亦寒,文良进了夏家的铺子。文月在夏家开始了夹缝中的生活。

严氏经常冷言冷语,说亦寒是野种,弄得夏中范逐渐疑心起来,对文月越来越冷淡。祭祖那天,亦寒的表现使严氏感到了某种威胁,她天天和夏中范闹,要回宁波去,从族人中挑选一个孩子过继给自己。夏中范只好答应,他赴南洋经商从此一去不返。

月影风荷分集剧情介绍第2集

文良一如既往地照顾文月和亦寒,并博得了宁波帮老大姚国根的赏识。凭着自己的才干,文良在上海站稳了脚跟。宁波,严氏领养了族中的一个小女孩绣莲,绣莲临走时,她原先寄养的林家小儿子9岁的阿牛很舍不得,临走时只得拣起绣莲掉在地上的一只小鞋子。绣莲来到上海夏家,严氏对她很是喜欢。菊仙和文月也都很喜欢她,严氏不准文月碰绣莲,也不让绣莲去文月的房间。终于,绣莲肯开口叫严氏'妈妈',严氏喜极而泣。一天,男佣长庚突然回来了,说老爷已在南洋得急病而亡。他带回了老爷的遗物。

当晚,严氏叫来了律师,立下遗嘱,她把长庚叫进房内当见证人。关紧房门,怕文月偷

听。严氏给了长庚一笔钱,打发他回家乡去。临行前,长庚同情地对文月说:'老爷临终前还挂念着你和儿子,可……看来今后你们母子两的日子完全要靠自己了。'

月影风荷分集剧情介绍第3集

既然老爷已死,文月想离开夏家。但母亲、文良和菊仙都劝她留下来,认为亦寒是夏家的长子,她是夏家的二太太,应该获得夏家的一份遗产。不能就这样不明不白的离开!此时,严氏早已重病缠身,她吩咐菊仙专门照顾绣莲,天天以折磨文月为乐事。一日季妈带着绣莲出门,文良来到夏家告诉文月母亲重病,又要花钱买药,文月撸下自己的镯子,让文良先去当掉换买药钱,两人正在推让,严氏突然进来,竟说文良偷东西,扬言要将两人告官,还夺走了镯子,说是物证。

当晚,雷雨交加。文良喝得醉醺醺赶来,说一定要把镯子拿回来,免得严氏到外面胡说八道。趁文月给严氏送药,文良跟了进去。严氏房内,三人争执起来,严氏用剪刀划伤了文月的额头,鲜血直流。文良急了,扑过去掐住了严氏的脖子。听到了响动的绣莲来到严氏的房间外,看到文月披头散发,满脸血迹的侧影,她吓坏了,拼命奔逃,一直推开大门跑了出去。

电闪、雷鸣,倾盆大雨中绣莲漫无目的地奔跑,她的身后似乎有一个厉鬼在一声声凄厉的呼喊她的名字'绣莲,绣莲……'

十五年后。

还是一样的电闪、雷鸣,倾盆大雨。大雨中,一辆轿车急速行驶着,车上,叶令超脸色苍白,妹妹风荷浑身湿淋淋的,神情恍惚。令超突然头一歪,倒在方向盘上,车子失控,撞上了对面开来的一辆轿车,风荷吓得尖叫起来。被撞轿车上跳下一个帅气的姑娘,名叫姚小越。正要开骂,见到令超的样子也吓坏了。此刻,一辆轿车从旁边经过停下,是亦寒带绣莲出诊后回家。亦寒下车一看令超,立即施展紧急抢救术,抢救成功。他敏捷专业的身手,冷静自如的风采让姚小越都看呆了。他们送叶家兄妹回家,夏亦寒向叶伯奇说了叶令超的病情。

夏家。绣莲一早起来帮着菊仙把早饭做好,然后才和亦寒一起去医院上班。文月对菊仙说,她真想早日办妥亦寒和绣莲的婚事。德康医院,风荷来找夏亦寒,询问哥哥的病情。她的美丽天真,楚楚可怜的神态,令亦寒眩惑和陶醉。两人谈得正欢时,绣莲来了。当风荷听到亦寒叫绣莲的名字时,只觉一阵头晕目眩,脸色顿时煞白,她自己都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只想赶紧转身离去。

医院大门外。姚小越看到了风荷。她走进医院,借口说是要亦寒医治她那晚车祸时,手臂上的撞伤,赖在亦寒身旁不肯离去。亦寒答应去叶家动员叶令超去医院做一次详细检查。在叶家,亦寒他第一次感到风荷纯洁善良而又孤独的心灵。

月影风荷分集剧情介绍第4集

小越以各种借口,几乎天天来医院找亦寒。绣莲实在看不下去,两人终于大吵起来,轰动了整个医院。但那也阻挡不了小越到医院来。那天,她正好看到风荷来给亦寒送洋娃娃的衣服,从亦寒看风荷的眼神中,小越明白,风荷才是她真正的情敌。

夏家祭祖。当文月向严氏的遗像叩拜时,窗外响起一阵炸雷,文月惊恐地失态,令亦寒和绣莲很不理解。文良和文月催亦寒早日和绣莲完婚。亦寒不答应,烦躁地回到自己房里。绣莲伤心地独自走出家门。她没有发现,一个戴墨镜的男人一直远远地跟着她。叶家。风荷的中学同学胡沅沅来找风荷,沅沅喜欢令超,风荷想撮合哥哥和沅沅两人,令超却奇怪地很不高兴。

一天原德国院长告诉亦寒医院已经卖给了新老板,竟然是小越。小越任命亦寒为德康医院院长。绣莲觉得小越是为了接近亦寒才买下医院,愤恨不已,亦寒却说只要小越愿意用医院造福百姓,他就会全力支持她的工作,亦寒的话让绣莲更为不快。

风荷又来到医院,亦寒对她的到来很开心。风荷表示自己愿意到德康当义工,亦寒脱口而出,你是不是为了我,风荷脸红了,低声说我是为了这些可爱的孩子。同时,小越善良直爽的性格让亦寒颇为欣赏。风荷很喜欢这个孩子,给她取名叫辛蒂。不知为什么,风荷总是有些怕绣莲,总是不自觉地躲着绣莲,这让绣莲很奇怪。

原来姚小越就是姚国根的女儿,这天,小越要母亲郝美凤在她的女子学院家政系收一个插班生。母亲问她为什么,小越说,有我们母女两双眼睛看着,这个女孩就不能去接近我喜欢的男人了。郝美凤是女子学院的院长。小越也是母亲的学生。白天郝美凤在学生面前严肃刻板一丝不苟,晚上回到家中,她常常对着一缕细软的婴儿胎发,暗自垂泪。

文良来看望姚国根。临走时,姚家的老跟班老秦对文良说,他一个远房的后辈,名叫林天庆,一心想到文良手下谋个事做,文良答应了。

风荷制造机会让沅沅和令超接触,敏感的令超马上明白了风荷的意思,这促使他下了一个决心。令超来到医院,向亦寒提出做心脏修补手术,亦寒坦言手术的成功性只有百分之五十,如果失败,他就会死在手术台上,令超毫不犹豫,要他尽快安排。

月影风荷分集剧情介绍第5集

亦寒约风荷去龙华游玩,两人骑着自行车愉快地进行了一次浪漫之旅。回来的路上,亦寒提议去他家的老宅看看,那里现在已成了他的私人藏书馆。风荷欣然同意。当两人骑车进入那条小巷起,风荷心中就涌起一种不舒服的疑惑:这是什么地方?仿佛在哪里见过。来到老宅大门前,风荷终于退缩了,两人没有进门离去了。

第二天清晨,风荷一人又来到这个地方。她矛盾斗争了好久,终于怀着疑惑和惊恐的心情去推老宅那扇大门……

医院里,绣莲和小越暗中较劲,亦寒给病人做手术,小越一定要在一边看,但一见血她就晕了,亦寒对小越妨碍他的工作很不满,严厉批评她,小越反而对他更粘乎了。小越下班后拉亦寒去喝酒,两人先以兄弟相称,但小越始终不肯说明自己的家庭,结合小越平时的举动,亦寒益发觉得她很神秘。

林天庆以不寻常的见面方式令季文良一眼就很赏识他,把他留在身边当自己的保镖。绣莲向文月哭诉,说亦寒喜欢上了别的女孩子。文月十分担心,第二天就去找文良。文良对文月的造访,既惊讶又高兴。两人把话题扯到亦寒和绣莲身上。当文良听到姚小越的名字吃了一惊。

月影风荷分集剧情介绍第6集

绣莲得意地把小越的黑帮身份告诉亦寒,说她的钱是黑钱,亦寒质问小越,小越说自己早就知道他是季文良的侄子,但她知道亦寒一向不愿意家人掺和到帮会里来,而且自己也觉得当黑帮老大的女儿并不光彩,所以一直瞒着亦寒。亦寒素来痛恨黑帮,表示要离开德康,小越伤心地说那不如我走。第二天,小越果然把医院交给亦寒,自己离开了。

风荷上课之余常来德康医院儿童病房,她成了所有孩子的守护天使,和亦寒的接触越来越多。辛蒂病危需要输血,医院血量不够,风荷和亦寒同时把自己的血输给了辛蒂,两人经过这奇妙的结合,感情日深。

一个雷雨夜,风荷从儿童病房出来准备回家。绣莲正好走在她的后面,这是一个护士高声叫着'绣莲,绣莲'从后面追来。风荷一听这声音突然产生幻觉,仿佛有个女鬼在追赶她,她惊恐地想跑,又一下昏倒在地……

醒来后她发现躺在绣莲的办公室里。绣莲问她怎么回事,单纯的风荷把自己的病情和盘托出。绣莲说,你神经有问题,这是精神病的症状。风荷央求绣莲帮她保密,绣莲答应并帮她开了药。

令超将自己要动手术的决定告诉父母,说自己要成为一个完全健康的人,只有一颗健康的心才能配得上一个天使。风荷误以为哥哥说的是沅沅,对令超的勇气十分钦佩,说服父母支持哥哥的决定。

服用了绣莲开的药物后,风荷成天觉得头脑昏昏沉沉,连上课都无法坚持,连续好几天没去德康医院。亦寒来看望她,鼓起勇气向风荷表白爱意。风荷想起自己莫名其妙的病情,含泪拒绝。回家后,她把自己对亦寒的爱恋全化作了一张张的剪纸。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