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花深处剧情介绍

1-6集
百花深处剧情介绍

百花深处第1集剧情介绍

  

  民国八年,百花楼里,观众正在津津有味的听萧俊生在戏台上有声有色的唱旦角戏,突然,一群警察冲上台来,说是现年二十八岁的萧俊生涉嫌杀害前清郡王府二太太白氏,从即日起要收押配合调查,将萧俊生强行押走。

  深夜,一个陌生人敲响了萧府的大门,并往门里投了一封信,信上说萧老板有难,让其家人速逃。萧府一家人刚逃走,警察就冲进了萧府。

  警察说萧俊生是连环案件杀手,因为死者都是他的戏迷。而王府老爷说在杀人现场看到了萧俊生,此证言成为最有力的证据。调查期间,京城名伶萧俊生猝死在狱中,被定性为畏罪自杀。其家人遁逃,下落不明。

  十八年后,隐姓埋名的萧俊生的一女一子刘可兰和刘名宣都长大成人了,其母亲把当年其父亲的真相告诉了他们,临死前要他们为其父亲洗清冤屈。为了证明他们的父亲不是杀人犯,可兰和名宣决定查明真相。

  可兰进入了王府做了丫环,正好看到当年证明其父亲萧俊生杀人的王府老爷的牌位。于是问徐妈有关王府老爷的事,徐妈却让她少说话多做事,而这一切都被王府管家看到了,随即管家就让人把一封交给警察局里的大队长刘奎胜。原来名宣是去警察局报到的,刘名宣因在大街上出手救了一名女子,而被抓入狱。误会刚解开正好听到王府送信人说让刘奎胜查王府新来的丫环可兰。刘奎胜顺将信递给老贾,让其去查。而刚巧,老贾是名宣刚认的师傅。

  可兰因听徐妈说老王爷死在王府后院里,晚上去了后院。不幸被管家抓住,差点被投进了井里。名宣送来了调查王府新来丫环的信,管家这才相信了可兰是南京人。

  名宣在百花楼门口偶然发现那天救的那名女子就是现任百花楼老板的千斤苏婉菊。大少爷夫人因气大少爷迷上了百花楼里的苏婉菊,而把气撒在了可兰身上,不仅打伤了可兰,还罚可兰跪了一夜。

  第二天可兰跟徐妈上街,借口问菜价与名宣说话时,被徐妈看到了。

  在所有线索似乎都断了的情况下,名宣决定从警察局里的档案和百花楼查起。没想到,刚到百花楼,就被苏老板赶出来了;在警局的档案室里又被赶了出来。名宣因帮警局局长擦车擦的很漂亮而被局长看好。

  因触犯了王府里不准与戏子来往的规定,大少爷被斋戒两天。可兰主动帮丫环燕儿给大少爷送斋饭,大少爷嫌饭不好,丢下书就出去了。可兰在翻看大少爷丢下的书时被 看到。可兰偶然听大少奶奶说了关天当年二太太白氏和五府西南角闹鬼的事,于是晚上想去看个究竟,却被徐妈阻止了。

  闲聊中,名宣知道了原来老贾也是其父亲萧俊生的戏迷。突然名宣看到苏婉菊去买萧俊生的绝版唱片,于是找了个借口跟了去,因为这是一个很好的通过苏婉菊接近百花楼的机会,他不能错过。原来苏婉菊把她父亲苏老板收藏的萧俊生的唱片弄丢了,怕父亲生气,所以过来买。于是名宣把自己的借给了她。

百花深处第2集剧情介绍

  

  王府丫环每月发份钱后都要给老太太的近身丫环翠英交份钱,可兰因没钱交,其她小丫环们强行搜可兰的身上,搜到一个戏子的凤钗。幸好徐妈及时赶到解了围,将凤钗还给可兰,并让嘱咐其放好。

  名宣无意中听局长的司机说局长的厨子被解顾了,因被扣工资,扬言说这事没完。一天,局长的宝贝车找不到了,局长对此大为恼火。名宣带众人在深山里找到了局长的车,并且还在车里发现了一件油烟味很重的衣服。由于名宣表现优秀,局长决定把其从巡警队调到刑警队任探长助理。原来偷车这件事是名宣一手策划的,在给了厨子钱后,在回去的路上碰到了他的师傅老贾。原来偷车一事老贾全积知道,并且还说以后会一直盯着名宣。

  晚上,可兰想去后院探年究竟,却恰巧碰到徐妈,被徐妈拉了回去。回去后,徐妈说了当年有关白氏的事,而王府里不准与戏子接触的规矩也是因为此事而定的。而名宣在档案室里查到的也跟徐妈说的差不多,都是说萧俊生是杀人凶手。名宣还发现,原来给他父亲萧俊生定罪的是局长和老贾。

  可兰名宣姐弟俩相互关心相互鼓励。可兰刚回王府,就听话老太太要见她。原来是翠英向老太太告的状。老太太要把可兰赶也府去,为了留下来继续调查真相,可兰施了苦肉计,一头撞在了椅子上。老太太心软,将可兰留了下来。徐妈很尽心的照顾可兰,于是可兰认徐妈做了干妈。

  苏婉菊从小到大都是学的萧俊生的唱腔。因父亲苏老板嫌苏婉菊学的不好,要其听唱片,发现唱片不是原来的,因而非常恼火,要打苏婉菊,但看到楚楚可怜的女儿时,却又下不去手了。于是问唱片是哪来的,并且还在见见借唱片的人。

  王府在为迎接将从英国回来的大小姐而作准备。可兰在王府偶然看到王府丫环宛晴的家人来找宛晴,管家说宛晴回家了,并且极力安排好宛晴的家人,并嘱咐其家人不要声张。可兰怀疑宛晴的失踪与她父亲的死有关,名宣想把宛晴失踪的事闹大,这样一来他们就有机会接近百王府后院百花宛了。

  百花楼苏老板想买下名宣的唱片。但名宣说不卖,除非拿百花楼来换,这吓了苏老板一跳。名宣与苏老板说起了当年景春楼换名百花楼的事,但从苏老板那什么都没打听出来。最后名宣说可以把唱片借给苏老板,等有了替代品后再还也行。苏婉菊因为此事对名宣很是感激。

  一位打扮很洋气的小姐给了车夫英元,但车夫却说那不是钱,并且还拉来了警察名宣来主持公道。那位小姐没办法,把自己很昂贵的表给了车夫。原来这位小姐就是王府的大小姐芳芸。

  王府的人去接大小姐了,却没接到。原来大小姐早已回府了,正在厨房里吃东西呢,正好被可兰碰到。

百花深处第3集剧情介绍

  

  宛晴的家人听了名宣的话,去警局里报了案。但赵奎胜说局长让走个过场就结。于是向赵奎胜毛遂自荐,赵奎胜通意了,并且提醒名宣说他们和王府是老关系,让其心里有个数。

  可兰在给大少爷送水时,正好碰到大少爷在为算账而烦恼。可兰用西法心算一口说出了令人头痛的账的结果,并且经验证结果是对的。于是大少爷就让可兰过来他的书房去帮忙。

  名宣去百花楼,正好看到苏婉菊的姑姑在为其化妆。这时,婉菊的姑父局长大人也过来为婉菊捧场来了。不过,婉菊的姑姑对此好像并不太高兴。下了台后,苏婉菊让人去把名宣找来。这时王府大少爷带着贵重礼物也来到后台,再次要在鸿运楼宴请婉菊。苏老板不想女儿去,百般找借口。恰巧局长和局长夫人也过来了。局长答应要婉菊去,自己亲自作陪。婉菊不想去应约,于是跟名宣一起去吃胡同口的葱油面去了。

  大少爷听说苏婉菊跑了,于是向苏老板发难。幸好有局长和局长夫人在旁解围,大少爷也只能算了。名宣与婉菊街上边吃炸酱面边聊天,婉菊说她没有朋友,名宣说要做她的朋友,并且还要向她学贵妃醉酒。可兰在试着套罗管事的话时,被丫环翠英听到,就去大少奶奶跟前说可兰的闲话。于是大少奶奶醋意大发,扯着可兰猛打,正好碰到问案回来的名宣。名宣心疼姐姐可兰,忍不住替可兰挡了一下打,恰巧大少爷过来了说是他让可兰过去书房帮忙的,大少奶奶把矛头指向了大少爷了,两个人大打出手,可兰这才脱了险。管家在送名宣回去走到王府大门口时,看见几个小叫花子在门口吵着要馒头。原来是王府大小姐芳芸与这些小叫花子打赌赌输了。而大小姐芳芸却以为名宣是在为难这几个小叫花子呢。

  大少爷给名宣一个缅甸产的仰山玉,以此想收买名宣,让一个马夫做人证把宛晴失踪的事给了了。名宣把玉送给局长,局长对名宣更欣赏了。为上次挨打的事,名宣劝可兰离开王府,但可兰说她会去百花宛探个究竟的。

  深夜,可兰悄悄的溜进后院,想进入百花宛,没想到却被大少爷和罗管事逋个正着。盘问时,可兰说是因为想替徐妈采药去去后院的,并且又哭着说是因为太害怕才跑的,这才又躲过一劫。名宣在调查中得知当年直接查萧俊生的案子的就是他的师傅老贾。名宣去找老贾,正好看到喝醉酒的老贾躺在长椅上睡着了。于是名宣用激将法刺激老贾。名宣又一次在街上遇到了喝醉酒的老贾,原来老贾一直受着心灵的折磨,醉酒后的老贾说没人还萧老板一个清白,说自己不如名宣。这时名宣强烈的感觉到老贾一定知道父亲冤案的真相。

  大少奶奶把可兰找来,说是想让可兰帮个忙。原来是要让可兰帮她试药。可兰想拒绝,但迫于无奈,只得喝下。大少奶奶以要观察药效的借口要可兰留宿。

百花深处第4集剧情介绍

  

  一个小叫花子因不小心吐到了一个日本人的身上,而被暴打。王府大小姐芳芸看不上要阻止日本人打小叫花子。这时名宣恰巧也来了,说让日本人走。但日本人的一句话,让名宣十分生气,于是将日本人抓了起来。芳芸也因而对名宣的不好的看法也有所改变了。回到警局,名宣却被局长教训了一顿。名宣故而怀疑警局、王府和日本人有着不可告人关系。正当名宣一个人喝闷酒时,芳芸走过来允许名宣做她的朋友。但名宣说他得考虑考虑。

  徐妈到处找不到可兰,心里很着急。于是拉着丫环尚香问是不是大少奶奶把可兰找去了。罗天在帮大少爷拿衣服时,听到奄奄一息的可兰喊救命,于是不顾大少奶奶的阻拦,强行把可兰背去救治了。王府上的人在议论可兰的事时,恰巧被名宣听到。

  名宣不相信芳芸半夜去药店是为了救人,要芳芸带着他亲自去看一看才会相信。当看到病中的姐姐可兰时,名宣心痛极了。那个当年接济自己家的父亲的好朋友小德子仍然毫无音讯,名宣打算从百花楼查起。名宣跟苏婉菊学唱戏,婉菊不小心说漏嘴说出了其父亲会拉得一手好京胡,苏老板不愿意婉菊教名宣。名宣怀疑苏老板是否就是父亲的好友小德子。

  名宣请他的师傅老贾喝酒,想要套也老贾有关小德子的事。老贾说萧俊生的案子牵涉的人太多,翻案不是那么容易的。晚上苏老板要在百花楼里过夜,下人说晚上这里不太太平,苏老板怒斥他不要胡说。

  可兰很感激罗管事的救命之恩,罗管事送她一本药书让他她看。

  东川带井田来王府道歉,芳芸向其声讨东三省,被她的大哥大少爷给气走了。

  苏婉菊在百花楼里练声,总感觉有萧老板的声音在响起。其父亲苏老板哄她说是她太累了,产生幻觉了,于是让其回家休息。

百花深处5集剧情介绍

  可兰借请教问题的理由跟罗管事说话,发现罗管事一说到中药的问题就说的头头是道。此时芳芸过来要借用一下可兰。 大街上,名宣恰巧碰到婉菊不想让小达子跟着。名宣让小达子去买包子,然后带着婉菊去逛庙会。婉菊虽然戏演的好,可是对于大街上的小东。。。

  可兰借请教问题的理由跟罗管事说话,发现罗管事一说到中药的问题就说的头头是道。此时芳芸过来要借用一下可兰。 大街上,名宣恰巧碰到婉菊不想让小达子跟着。名宣让小达子去买包子,然后带着婉菊去逛庙会。婉菊虽然戏演的好,可是对于大街上的小东西去特别好奇。名宣从婉菊的口中得知婉菊不是苏老板亲生的,而是捡来的。吃饭的时候名宣看到可兰跟芳芸在一起逛街。虽然小达子吃了婉菊的糖葫芦,答应回家后不胡说,可是回家后还是说漏了嘴。苏老板很生气,又对婉菊苦口婆心起来。婉菊忍不住顶了句嘴,却被罚练功。最终苏老板心软,让婉菊把唱片还给名宣,也让她以后回家来练功。 婉菊把唱片还给名宣,名宣说他们还可以做朋友,并且还说服婉菊教他唱戏,然而他们的对话都被躲在窗帘后的苏老板听到了。可兰在药房这边深得人心。可兰以为屋里没人,所以进门的时候没敲门,正好看到肩部受伤的罗管事。可兰想帮忙却被罗管事赶了出去。 当年跟萧俊生一起合演了轰动京城的霸王别姬的常敬德回乡定居的消息使苏老板很高兴,并且苏老板打算让常老板跟苏婉菊合演戏来提高婉菊的名气。 名宣到头拜访常老板,对常老板的一翻恭维使常老板很高兴。但一说到当年萧俊生的事,常老板很是感慨,说戏子就是个玩意儿,任人踩捏。名宣发现,他调查的越深入,就越是能看清父亲萧俊生当年的面目。 苏老板也去拜访了常老板,却被常老板一眼就认出他是当年萧老板的人,并且说再怎么没饭吃,也不会去苏老板那里。回家后,苏老板大为恼火,并且要婉菊这两天在家好好练功,他一定会把婉菊捧成像当年萧老板一样的名角。为了能请到常老板,苏老板不得不去求大少爷出面,大少爷以以后请婉菊吃饭时随请随到的条件答应了苏老板的要求。苏老板很高兴,回去后与婉菊连夜练习,这引起了婉菊的不满。 可兰在去送苦水的时候听到大少爷跟罗管事有关上次罗管事受伤的谈话。 苏老板为了婉菊将要演出用的戏服被告弄脏了大为光火,婉菊说先让小达子洗洗去。苏老板对这次的演出特别重视,婉菊让她放心,并说她不会深砸的。台上婉菊认真的演着,到下苏老板紧张的看着,这时名宣走到苏老板面前问苏老板是不是在紧张婉菊学萧老板学的不像。 婉菊的演出很成功,这让苏老板很高兴。但刚坐到他视为宝座的椅子上时,却突然听到了萧俊生唱戏的声音,这使他大吃一惊,却原来放的唱片。但让小达子把唱片拿走之后,萧俊生的声音却还在空中回响。

百花深处第6集剧情介绍

  

  婉菊的演出在报纸上登出来了,反响很好,这使苏老板很高兴,对婉菊百依百顺。婉菊说想出去走走,苏老板通意了,但让小达子跟着。在挑布料时,遇到名宣,名宣提出想跟婉菊学唱戏,婉菊说可以先试一次。苏老板问小达子街上是否有人认出小姐来,小达子说没有,这让苏老板很迷惑。再次逼问小达子时,小达子只好说小姐在街上遇到了名宣。于是,苏老板跑到警局去找刘奎胜,想让刘奎胜帮忙把名宣支开,不让他去找婉菊,去给了刘奎胜一笔钱。随后,刘奎胜便把名宣找来,要其去保护局长夫人的安全。名宣本不想去,但一想到百花楼,就同意了。 名宣去拜访局长夫人,局长夫人却很古怪,要赶其出去。后来又让名宣去买赭红色颜料。不巧,赭红色油彩店里没有,名宣买来了其它颜色的,局长夫人很生气,把颜料扔在了地上,并说为什么她的画永远也画不完。这让名宣很迷惑。刚回警局,碰到了老贾,老贾对名宣的一番挖苦,使名宣很不高兴。但老贾的一句是否得罪了什么时候人却提醒了名宣。 名宣试着与局长夫人聊天,局长夫人要名宣当她的模特要给他画戏妆。局长夫人打算给名宣画旦角,眼看着与婉菊约定学戏的时间到了,名宣很无奈。在化妆的时候,名宣试着与局长夫人聊天,却把局长夫人惹恼了,把他赶了出来。婉菊正打算出门,被苏老板叫住,婉菊不得已说要出去做新衣服,于是苏老板让小达子跟着婉菊以顺便监视她。即使如此,苏老板还是不放心,自己也跟了去。在街上,婉菊把小达子支使开,径直去了与名宣约定的地方。久等不来,婉菊打算走人,恰巧这时名宣赶了过来。尽管名宣一再解释,但婉菊还是很生气名宣的不在乎,于是丢下名宣一个人走了。而这一切都被苏老板看在了眼里。 回到家,婉菊看到小达子跪在地上,主动的去练功自罚,并且向父亲承认了错误,获得了父亲的原谅。 可兰向罗管事提议说可以自己做药,罗管事采纳了她的建议。 名宣要去见婉菊,但小达子挡着不让见。苏老板下了逐客令,并且威胁说要是再纠缠婉菊,名宣的饭碗将不保。可兰给大少爷送水,大少爷想对可兰非礼,恰巧罗管事进来,说是由可兰提意他们自制的膏药卖出去很多,将会有很高的利润。大少爷是这多亏了可兰,并让罗管事将日常的业务交给可兰处理。 王府送来一封请柬要请婉菊赴宴。苏老板拒绝了。惹恼了大少爷,于是派人绑走了婉菊。苏老板去找局长大人,正好被名宣碰到。名宣毛遂自荐要去看看。名宣和苏老板刚到酒楼,就被大少爷的人团团围住,说是正在宴请菊老板,吃完饭就会送菊老板回去。苏老板还是不放心,要冲进去,这时大少爷和婉菊出来了,并说他也不是那么好得罪的。苏老板知道大少爷不会就这样善罢甘休,想听听婉菊的意思,没想到婉菊跟她姑姑局长夫人逛街去了。 大街上,趁着局长夫人去买东西的空,婉菊问起救她的事,名宣如实说了,婉菊很高兴,原谅了名宣。并且还向局长夫说了没地方教名宣戏的事,局长夫人说可以去她那学。在婉菊的家门口,婉菊对名宣说可以去局长夫人那里学对,名宣很高兴。他们的谈话却被苏老板全听到了,于是立即给其妹妹局长夫人打电话说不让婉菊去那里教戏。局长夫人说不让婉菊学会接人待物,是她哥哥苏老板太自私。这时,王府来人说大少爷明日要约婉菊。想了想,苏老板决定明日准时赴约。

网络微评
妮妮的话
这个视频,是我在念大一时,老师上课给我们看的一段视频。尽管我是一个东北人,而不是北京人。但看到最后真的很心酸,难过。我是学环境艺术设计的。听人说,有记者曾经在十几年前问过贝聿铭这样的问题:“提到北京胡同四合院您有什么感觉?”贝聿铭当时的回答是,“我会因为我是一个华人的原因而感到骄傲和自豪!”但十几年后,又有记者问了他同样的问题,但这时的贝聿铭老先生,站在香山上俯瞰下面被拆的差不多的四合院时,他无奈的说:“别问我这个问题,我不太清楚,我是一个美籍华人。”
騩丸
需要特种部队的支援~ //非常懒的猫:不过历朝历代都这样吧 你只要把现在还当封建制就能理解了 //騩丸: 东四的胡同~//你是没烦恼我是不高兴:我也扛得住…国子监…//大可妞儿_可欠儿纳晓纳: 麻辣隔壁//生活多美好123北京: 城市改造?改变了北京城原有格局。[哼] //BWL111:转发微博
騩丸
东四的胡同~//你是没烦恼我是不高兴:我也扛得住…国子监…//大可妞儿_可欠儿:我还站着呢,去年六月份就开始打前门注意了,我家对面走了俩院儿了。我觉得我们这边也抗不过今年了,也得走!//纳晓纳: 麻辣隔壁//生活多美好123北京: 城市改造?改变了北京城原有格局。[哼] //BWL111:转发微博
你是没烦恼我是不高兴
我也扛得住…国子监…//大可妞儿_可欠儿:我还站着呢,去年六月份就开始打前门注意了,我家对面走了俩院儿了。我觉得我们这边也抗不过今年了,也得走!//纳晓纳: 麻辣隔壁//生活多美好123北京: 城市改造?改变了北京城原有格局。[哼] //BWL111:转发微博
魏顺仁2011
十几年前北京拆房搬迁挺美;爆土扬长的;给吓疯了;当时我在场;没看明白;我以为陈导怎么了?现在看过之后;陈导挺好!有点意思。
longer918
陈凯歌《百花深处》是我喜欢特有感情的导演作品。无论故事、处理方式,演员地道老北平土话带来的传统相声喜感和藏在之后的深沉哀痛,胡同与高楼对比,旧时大家族细致到堂屋条案摆设、中国传统戏曲音效和身段、虚实的结合,静静去感受那种昨日琼楼玉宇今日黄花的辛酸!我还是喜欢做导演多过于演员。
YKYX0190703
心好痛,初恋家就住在边上的东不压桥胡同,而我家在现在的和平新城。。。。很想离开中国。他早以不是我认知的中国了。
独行千里独行千
我深爱着的那个北京已经再也回不来了!当权者的肆意妄为、外来者的嫌贫爱富,把本来平静祥和的北京给毁了!没有了!!连吃碗炒肝、喝碗豆汁都找不到十年多年前的味道了!
istayreal312
不知道说点什么 对胡同的记忆很少 是不是我出生的年代比较晚?80的尾巴 好像3、4岁就住楼房了 记忆中也住过胡同 有院子有石榴树 还有花花草草和邻居 下雨屋顶也会漏。不过再怎么说我也不是胡同串子 虽然爷爷辈就在北京 更早我没问过。我知道不该嫌弃这个城市 但现在觉得这个城市不是自己的 就这样。
北京那个北京
的确 现在的确没有神韵了 千年的积淀也被城市化了 现在的四合院都被举到天上去了(盘古大观)但还是那个劲儿么 再说了别说四合院 大杂院咱都住不起了 现在也就听听家里老人讲讲当年老北京的韵味啦
royhyx
我也看得酸酸的。。其实虽然很多很多胡同都拆了,但百花深处胡同其实还在。。主要是北京胡同实在太多太多了。。。作为首都,不拆也不可能。。
chenjona
中国人没有传统 没有民族意识 连党都是外来的 一切都要和谐 都要现代化 我们的古都北京也都没了 文化中心还有么
patricia317
我虽然从来都没有住过平房和四合院。可是我知道北京所有的历史和美都源于那里。对于我而言,那是一个梦一般的世界:冬天的白雪与青砖相映成趣,春天的杨絮在胡同里随风起舞,夏天的知了叫个不停,秋天的蓝天衬得金黄的树叶仿佛透明一般。原来的北京就是这样迷人。现在, 没了!没有了红墙琉璃瓦、影壁门廊的北京,那不是北京,那不是我们天天心里念叨的北京。
Chingali
以前觉的陈凯歌不咋样...看完这个...服了....简简单单的十分钟...把我看哭了......我家就住百花深处....
瑀画
看着想哭,我们的四九城呢? 这儿是北京,不是纽约,GDP在我们眼里一文不值,京腔京韵才是心中的无价之宝!
阳虚寒冬
盲目的拆盲目的搬在明白人眼中如此珍贵的东西在现实人眼中一文不值甚至隐形,真正失去的是文化丢了的人觉得可惜而其他人却不懂得,老北京在北京迷失啦别人却在北京找到路,他们找到的是真的出路么?
材不材
还记得宣武门椿树胡同吗,我原来就住在呢儿,想着咱老北京琉璃厂里的传奇事儿,小时候在琉璃厂里面串,让我有了更多文化积淀,我还是最爱我的北京,我还是怀念我的椿树胡同,房子没有拆的时候,家没有散,房子拆了,为了分房子,舅舅开始折腾,如果不拆房该有多好啊......

冯远征 左小青  
导演:曾晓欣
编剧:颜 珍 李 琛
出品公司:大连五洲影视有限公司 天视卫星传媒股份有限公司 北京时

电视剧排行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