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暖万家剧情介绍

1-6集
情暖万家剧情介绍

情暖万家分集剧情介绍第1集

六年前。杯犀市溪湖派出所所长曲二群一直想做专职刑警,一次他到市刑警大队串门子,看到刑警队正为一宗抢劫从银行取款的女性的案子破不了而发愁。曲二群凭着自己的才智,将蹲守目标锁定在一家门朝午后斜阳的储蓄所,果然将案犯抓获。曲二群一案成名,颇得市局领导赏识。柳局长找曲二群谈话,拟将他调任市刑警大队任副队长。曲二群回到溪湖镇,兴冲冲将此事告诉了开小饭馆的未婚妻胡玉莺。二人讨论起婚后胡玉莺随曲二群迁到市里,在市里开饭馆、购置住房等事项。二人想象将来的新生活,十分兴奋。之后胡玉莺小心翼翼地提出:让她的哥哥一家也随同他们迁离溪湖镇,曲二群的脸立刻拉了下来。

胡玉莺的哥哥胡玉海乃溪湖镇一痞子,常犯一些损人而不利己的'土鳖罪':酗酒滋事、打架斗殴,30多岁了仍恶习不改。胡家兄妹双亲已故,胡玉莺虽为妹妹,却像姐姐一样为胡玉海操碎了心,为了约束并改造哥哥,她作主替胡玉海娶了媳妇。她让哥哥随迁市里,一是怕其失去了她和曲二群的管束,胡玉海会惹更大的祸乱;二是这些年由于曲二群的关照,胡玉海多次化险为夷,并在与另一帮痞子牛疙瘩的争斗中始终占着上风。而曲二群一旦离去,胡玉海定会吃大亏。但是想着胡玉海这些年给他带来的麻烦,曲二群正想借调迁摆脱他呢。于是他和胡玉莺发生了争执,二人闹个不欢而散。

曲二群离开饭馆来到街上,看到居民们正气愤地议论胡玉海的一桩劣迹,见曲二群过来,居民们马上住嘴,换笑脸相迎……曲二群回到派出所,此刻胡玉海此番劣迹的受害人正在向老民警老史控诉,他还请求老史,不要把他来所控告一事告诉曲二群。看到曲二群突然出现,此人慌忙告辞……这一切将曲二群因将调迁而生的愉悦冲刷得干干净净。曲二群正没好气,村民李某偏又跑来找麻烦,说他的牛丢了,让派出所出警查找,让曲二群给顶了回去。争吵中曲二群告知李某他将调走,让下任所长帮他寻牛。紧接着,牛疙瘩的父亲牛万宝来闹事,要求曲二群秉公办事,处罚他的大舅子胡玉海,反遭曲二群一顿斥责。而后牛万宝走出派出所,从丢牛人口里得知了曲二群将要调走的消息。

曲二群收拾材料,向同事交代工作,正做着种种离任的准备,忽听外面传来一阵鞭炮声。原来牛万宝等人用放鞭炮的形式,'欢送'曲二群离开溪湖。派出所大门外围满了看热闹的群众。这令曲二群大感耻辱,他怒不可遏,命令民警拘留朱万宝等人,一些群众上前相护,于是警与民发生冲突,后在民警老史劝解下,这场风波才得平息。曲二群到处寻找胡玉海,寻到胡家时,怀有身孕的胡妻恳请曲将她一家带离溪湖镇。此时胡玉海正与其狐朋狗友在胡玉莺的小饭馆喝酒,看到曲二群脸色铁青地走进来,胡的同伙皆溜走,而已有八分醉的胡玉海却举杯邀曲同饮,被曲一掌打掉了杯子。听说了牛万宝鸣鞭欢送曲二群的事,胡玉海大怒,即刻要找牛家算账,被胡玉莺厉声喝祝得知爱人受如此大辱,胡玉莺心痛落泪,她向曲二群表示:她不再要求带胡玉海一家同去市里,就任其在溪湖自生自灭,只当她没有这个哥哥!

胡玉海踩着醉步和同伙走在街上,与牛疙瘩一伙相遇。胡的同伙要为曲二群受辱一事向牛疙瘩进行报复,被胡玉海阻止,他表示不想再给妹夫找麻烦。但牛疙瘩一伙却挡住了他们的去路。牛疙瘩向胡玉海挑衅,引发双方冲突,混战中胡玉海一刀将牛疙瘩刺倒。曲二群闻讯赶到医院,院方正对牛疙瘩进行抢救。问明案情,曲二群下令缉拿凶徒。当他带人来到胡家,却见胡玉海没事人似地正在酒醉中酣睡。派出所里,胡玉海闭口不供同案下落,称这事由他一人承担。曲二群恼怒之下,不顾民警老史和佟子劝阻,将胡玉海带到胡玉莺的饭馆,他拴上门,脱下警服,告诉胡玉海他现在可以不受规章约束。胡玉莺听到屋里曲二群在用拳头审问哥哥,哭喊着将门敲开,将曲二群拉出来,责怪他不该如此对待她的哥哥。二人正在争吵,女民警康英匆匆来报:牛疙瘩没有抢救过来。

情暖万家分集剧情介绍第2集

曲二群正要往医院去,忽然想起饭馆里的胡玉海,他推门而入,却不见了胡玉海的踪影。原来胡玉海在屋内听到牛疙瘩死讯,自知罪大,从后院逃走。曲二群带人赶到胡家,晚了一步,胡已卷了一些钱物出走。胡妻抱住曲二群的腿,央求他放过胡玉海,被曲二群推开。曲二群一面向市局汇报此案,一面带领民警追寻胡玉海。胡玉海没有乘坐交通工具从公路或铁路逃亡,而是躲进了山里。因而曲二群他们设卡堵截全无收获。一夜过去,第二天天亮时,曲二群他们发现了胡的踪迹,而上山搜寻时,胡却下山扒上了一列临时停车的货运列车,离开溪湖。曲二群带着民警人困马乏地回到派出所,胡玉莺打发饭馆服务员来告诉曲二群:胡妻小产了。曲二群正犹豫,老史催他快去。曲二群和胡玉莺将胡妻送到医院。产房门外,曲二群询问胡玉莺:当他在饭馆对胡玉海进行审问时,她将她从屋里拉出来,是否就是为了让她哥哥借机逃跑。胡玉莺矢口否认。二人正在争吵,产房内传出了婴儿的啼哭声。曲二群由此想到了一个让胡玉海归案的办法,想告诉胡玉莺,但没有说出口。曲二群返回所里,看到门外围满了关心此案的群众,群众议论纷纷,看见曲二群走来时,又闭口不言。

派出所开会研究追逃一事,曲二群正要将他在医院想到的让胡归案的办法告诉大家,市局督察处来人将曲二群带走。在督察处,曲二群受到严厉的质询,他被告知溪湖的群众检举是他放跑了胡玉海。他大声辩解,说这是牛万宝诬告。但是当他被告知检举者并非牛万宝一人,而是众多的溪湖群众时,曲二群象挨了重重一击,沉默下来。在被关禁闭的日子里他不思茶饭,只是面壁似的沉默地坐着。尔后督察处的调查结果出来了:他并非有意放走胡玉海。但曲二群对嫌疑解除没有丝毫欣慰之色。柳局长找他说话,因为他毕竟对胡玉海出逃负有责任,调任市刑警大队已不可能。并且考虑到他和溪湖群众的紧张关系,要将他调到另一个派出所。曲二群却要求留在溪湖。柳局长问他为什么。他回答是为向溪湖的群众还债。

看到哥哥的事影响了曲二群的事业和前程,胡玉莺深感内疚。她来到派出所,对曲二群好言抚慰,然后谈起他们的婚事,想用婚姻补偿曲二群,曲二群告诉胡玉莺,他现在的首要任务是将胡玉海捉拿归案,好给溪湖群众一个交代。如果现在和她结婚,定会受到感情羁绊,而影响到他的追逃工作。这令胡玉莺落泪而去。

六年后。结束了又一次对胡玉海的追逃,曲二群带着部下无功而返。年近四十的他已是满脸沧桑,两鬓已有了白发。他去看望牛万宝,牛家闭门不纳,他便隔着门向牛万宝汇报此次追逃的经过。牛妻于心不忍将门打开。牛万宝对曲二群的'汇报'根本不买账,反怀疑他的每次外出追逃是演戏给牛家看,当曲二群拿出特意给牛万宝买的茧蛹时,更是触痛触怒了牛万宝,因为这是儿子生前常孝敬给他的。他抓起茧蛹扔到了门外。

曲二群路过胡玉莺的饭馆,犹豫了一下走了进去。胡玉莺待他十分冷淡,公事公办地问他吃什么。曲二群说他不吃饭,胡玉莺道:不吃饭你来饭馆干什么?曲二群只好点了些饭菜。胡玉海的女儿丹丹六岁了,来饭馆玩耍,曲二群拿出了此次在追逃路上特意给丹丹买的芭比娃娃。胡玉莺对此不解:你一边追捕她父亲,同时却又给她买玩具,什么意思?曲二群回答他只是看着这孩子可怜。看到胡玉莺脸上有了柔之色,曲二群提出他俩的婚事。这时胡玉莺却不干了,原因是这么多年过去了,曲二群还是不肯放过她哥哥。

情暖万家分集剧情介绍第3集

六年前那个因丢牛来派出所报案而被曲二群抢白一顿的村民李某,又来派出所报案,看见面对的又是曲二群,便声称没事,转身要走,曲二群一再追问,他才说家里的一只种羊丢了,表示这等琐事不用麻烦派出所了。曲二群把民警们招来,听张某讲述丢羊经过,然后指示大家伙分头查找。李某见曲二群如此兴师动众,十分不安,认为这是曲二群在埋汰他,而不肯接受曲二群的帮助,这使曲二群动了肝火。大家正要行动,出身军校的转业军官杨安理前来报到。他酷爱刑侦,听说曲二群擅长此道,所以要求分到溪湖来。曲二群冷冷地告诉他:派出所没有多少案子可搞,更多的是民间的婆婆妈妈的事。当杨安理看到大家为一只羊兴师动众,觉得自己弄懂了曲二群的话,认为只因派出所没多少案子,所以才把一只羊这么当回事。曲二群说:一只种羊就是一个农家的银行,它的丢失对一个农家来说是天大的事。杨安理感到曲二群身上有种说不出来的东西,寻羊路上,康英对他讲述了曲二群的过去。

曲二群他们终于在一个张姓村民家的羊群里看到了那只种羊。但张某不肯承认,而李某虽然断定此羊是他家,但说不出羊身上有何特征。双方闹得僵持不下。想到老羊识途,曲二群让人把羊牵到村头岔路口。种羊先是朝李某家方向走,但在张某的呼唤下,羊又朝张某家方向去。曲二群灵机一动,从种羊身下掀下一撮毛,声称要回去和李某家种羊的后代做DNA,张某嘴上强硬,心里却胆怯。曲二群如此只是为了诈唬张某,但张某并没有按照预期的那样将种羊送还李某。当曲二群再去张家时,张某反问他DNA做出来没有。原来张某听说做一次DNA的成本远大于一只种羊价值,李家肯定不会做,所以又强硬起来。曲二群骑虎难下,只能真的做DNA了。曲二群到市局申请这项经费,反被数落了一顿。柳局长听说后给省城打电话。曲二群跑到省城,借柳局的面子,终于说动了有关部门给种羊和其后代做DNA,这时却从家里传来消息:张家的群羊连同那只种羊一起被盗了。曲二群赶到张家,张妻正哭天抹泪,因为那群羊是一家主要经济来源。经过调查分析,曲二群否定了张家关于李某出于报复而盗羊的说法。此时正是剪羊绒的季节,盗羊人得手后会很快将羊绒剪去,再将羊宰杀卖肉。一旦羊被宰杀,此案将很难破获。曲二群分兵三路,一路在别的养羊人家和放羊山间蹲守,一路到剪收羊绒和宰杀场搜寻,他带另一路在各路口巡查。数日过去,各路均无收获。张妻焦急,跑到派出所责备其无能,康英忍不住,说这是对她家的报应,二人吵了起来。曲二群劝走张妻,说了康英一顿。之后佟子等民警在一处路桥的监控录相上发现了盗羊的车辆,但看不清车牌号。由于这种装有高护拦的解放牌小型货车,一般企业少有,曲二群他们来到溪湖地区租车市场,但各家出租公司均无此车。这时一个司机称他认识此车车主。曲二群找到车主和车,车里的确留有羊毛和羊的粪便,但车主并不认识那些租他车的人。此后经过一番曲折,曲二群他们终于找到盗羊者,而那群已被剪去羊绒的羊在宰杀场里马上就要遭到宰杀。

派出所里,人困马乏的曲二群被一阵鞭炮声惊醒,他心有余悸,慌忙问跑进来的康英外边怎么回事,康英说张家带着一支秧歌队来给所里送感谢信来了。面对前来道谢的张家人和秧歌队,曲二群想起当年'欢送'他的鞭炮声,不禁热泪盈眶。等秧歌队离去,场面安静下来,大家听到了一阵羊咩,这才看见李家的那只种羊被张家送来,拴在院子里。

所里就侦破盗羊案召开总结会,曲二群一时不知该说什么。他掏出钱包,要请大家吃饭。教导员老史知道曲二群心思,嘴上说到另一家饭馆,心里却想照顾胡玉莺的生意。在胡玉莺饭馆,胡玉莺热情服务,对破获盗羊案大加称赞,言语中则夹有对曲二群的讥讽。老史再三补场,还是让曲二群下不来台。他心里郁闷,不劝自饮很快喝醉。老史让人把曲二群扶走后,与胡玉莺攀谈,劝她和曲二群把婚事办了。胡玉莺说她和曲二群已没有什么'婚事'。这些年之所以没有另找人,并不是为等他曲二群,而是因为身后有个负案在逃的哥哥,她不想让别人跟着她受罪。

情暖万家分集剧情介绍第4集

杨安理在值班室值班,康英进来和他聊天,佟子见了很不高兴。这时一社区干部匆匆来报:一家楼房住房家里跑水,而住户是新搬来的,将房子装修完后再没有来过,也没有给社区留电话。曲二群派康英和杨安理出警。佟子对曲二群报怨:为什么总派康英和杨安理搭档。曲二群知道佟子喜欢康英,劝他最好在外面找对象,而不要找警察。不久康英打来电话,说现场情况无法处理。曲二群赶去,只见那家新装修的屋里屎尿横流。此时女房主来了,见状号啕大哭。之后清洁工来了,见状也不肯进屋,给多少钱都不愿干。女房主和上下楼的住户相互指责,吵了个不亦乐乎。他们突然静下来,原来曲二群卷起裤子,走进屎尿阵中清理起来。而后佟子和杨安理也跟了进去。当康英也要跟进时,被曲二群阻止:你个姑娘家就算了吧。这件事后,大家都不想吃饭,过了好些天,都闻着彼此身上还有一股屎尿味,而且闻啥都有屎尿味。有鉴于这件事,曲二群让民警们到各社区去走访,以补充完善和居民联系的网络。这一回他将康英和佟子派在了一个组。康英看出了曲二群的刻意,路上质问佟子,二人闹得很不愉快。走访中,康英和佟子了解到一个情况:有户人家到现在还没装电话,这非常少见。那户人家生活着一个老太太和她的有智障的儿子,他们与人隔绝,过着封闭的而没未来的生活。老太太常说:等她死的时候,她会让儿子服药跟她同去,因为她一旦离去,傻儿子将无法在世间生存。派出所吃饭的时候,康英讲述了这个情况,说她不相信老太太真的会带儿子回去。但这一情况引起曲二群警觉,当他听说老太太现在就卧病在床,更感到问题严重。而此时,郑老太的儿子郑毛毛正在街上买老鼠药,然后高高兴兴跑回家,高高兴兴地遵照母亲吩咐,将药分成两份,准备服用。这时曲二群他们冲进来,打掉了郑毛毛手里的药。曲二群厉声责备郑老太,她无权剥夺儿子的生命,郑老太呜咽起来。曲二群和民警们开会商议,一时找不出一个能让郑老太留下儿子,放心离世的办法。一天曲二群去郑家,看见郑毛毛正给母亲按摩,发现他在按摩上颇有灵性。于是他将郑毛毛送到一个盲人按摩师那里学习。晚上曲二群没事常到郑家,让郑毛毛在他身上练手,之后别的民警也来。开始是为帮助郑毛毛学手,尔后变成了一种享受,大家争先恐后排起了队,一直以来坟墓般死寂寂的郑家充满欢声笑语。就在大家张罗着为郑毛毛开办诊所时,郑老太一病不起,她将儿子托付给曲二群,安然离去。鞭炮声中,郑毛毛的按摩诊所开业了。

晚上,曲二群在按摩诊所忙完回所里,路上遭到袭击,但被他制服。袭击者正是此前因盗羊案而被判缓刑的青年赵伍军。他伙同他人盗张家群羊原是为了买一台装有高功率音响的摩托车,好载着女友兜风招遥现在他虽获缓刑,但厂里不再要他,而女友也将离他而去。于是便迁怒于曲二群。按规定曲二群可送他入监,但他放了赵伍军,告诉他今晚这事没有发生。曲二群找到铁厂领导,劝其收下赵伍军,给他一条出路。此时保安来报,昨夜厂里又失盗了。铁厂领导不禁诉说起近日厂里器材屡屡遭盗。曲二群乘机为赵伍军说情,说他虽然盗羊,却不近水楼台地盗本厂的东西,说明他爱自己厂子,等等。但没有说动铁厂领导。

曲二群安排警力在铁厂外蹲守,但风声传了出去,蹲守数日不见盗贼踪影。曲二群他们分析盗贼在铁厂有内线。他想给废品收购站安插卧底,但派出所的民警都熟悉。曲二群找到赵伍军,说他欠他人情,要让赵当卧底,赵怕遭报复不肯应允,曲二群便拿出他夜间袭警一事,威胁要送他入监。赵伍军被迫到收购站打工,果然发现了盗贼线索,并得知铁厂一保安是他们内线。使得曲二群他们将盗铁团伙抓获。铁厂领导看到赵五宝破案有功,将他招回厂里。至此,赵伍军才明白曲二群'逼迫'他到收购站卧底原来是为了帮他。他带着女友来到派出所,见面就给曲二群跪下,要认曲当哥哥。当他说起袭击曲二群的事情时,老史走进来,曲二群忙使眼色让赵伍军闭嘴。赵和女友走后,老史问赵袭击他怎么回事,曲二群说赵是胡说。老史领会其意,说即是胡说,他就当没有听见,二人笑起来。曲二群说送一个人入狱容易,但救一个人难。老史也感慨地说,他曲二群过去眼中只有案子,现在眼中则是案子里的人。

情暖万家分集剧情介绍第5集

赵伍军被安排在铁厂做保安。这天他抓住了一个偷盗电机的年轻女人,邀功似地将人赃送到派出所。面对询问,年轻女人只是哭泣而不发一言。曲二群发现她的胸前出现了濡湿印迹,而她企图用手将湿印迹抹去。曲二群让康英探具原因,才知道年轻女人正在哺乳孩子。曲二群和康英等来到年轻女人家,看见炕上坐着两个女孩,一个两三岁,另一个正嗷嗷待哺。曲二群留下康英照顾孩子。回到所里,如何处置此女,让他犯了难。因为盗窃电机乃是重罪。此女开始供述,说那台电机是铁厂的废弃物,她盯上它很久了,看它在露天地里遭风吹雨淋,无人理会,这才敢去拿它。于是曲二群叫来赵伍军和铁厂的人,问明此电机确属废弃之物。而废弃的电机和废铁一样,曲二群由此推论,年轻女人所盗的只是废铁。赵伍军起初不同意此说法,后来领会了曲二群的意图,同意此女只是盗了废铁。于是被判罚后,得以释放。而罚款暂由曲二群垫付。曲二群再次来到年轻女人简陋的家里,得知她名刘亚娟,和孩子的父亲是两个不同地方的外来务工人员。先后生下两个女孩之后,丈夫称去外地打工,然后一年多了没有音讯。她多次给丈夫家打电话,婆家称也没有见人。她想到丈夫家乡探个究竟,但因拖着两年幼的孩子,又无盘费,所以难以动身。她只得靠拾荒、打短工苦苦哺养两个孩子。曲二群发动大家给刘亚娟捐款,遭到杨安理抵触。杨安理认为刘亚娟虽可怜,但毕竟是个盗贼,变电机为废铁而替她开脱,本来就是错误,现在为她捐款,更是是非不分。佟子一直没有机会教训杨安理,这时狠狠地将他数落了一顿。曲二群他们买了婴儿生活用品给刘亚娟送去,想给她找个合适的工作。但因为她正哺乳孩子,除了拾荒再没有别的合适的活干。曲二群在所务会上提出,最好的办法是把刘亚娟丈夫何满顺找回来。但何满顺家乡远在西南,来去得花去一笔不小的盘费。此事不是案子,将来无法到局里报销。曲二群想来想去,无法让此事和什么案子沾上边。便让把这笔费用挂到追寻胡玉海的案子上。但遭到了报账员康英的反对。杨安理站在康英一边,佟子又与他争吵起来。曲二群一拍桌子:出了问题我负责!

曲二群和杨安理千里迢迢来到何满顺家,何家也称与何满顺失去联系一年多了。但他们的神情和家里的情状十分可疑。曲二群他们从村民口中得知:何满顺已和另一个女人结婚,两人现在B市打工。曲、杨二人来到B市,而在逃六年的胡玉海与他们同车出站时,彼此没有看见。胡玉海在B市一小巷租房住下后,到一鞋店修鞋,而开此店的正是何满顺。何听胡口音熟悉,问他是否溪湖人,胡予以否认,而何也否认他在溪湖生活过。胡玉海六年来一直不敢和家里联系,他思家心切,便让何满顺替他给胡玉莺打电话,得知妻子带着他没有见过面的女儿,仍然在等他,他不禁泪流满面。何满顺虽然是在胡玉海逃亡后去的溪湖,但对胡玉海的案子有所耳闻。所以认定此人就是胡玉海。何妻要他报案,他支支吾吾不愿去。然后向妻子坦白了他和刘亚娟的事。如果报案,势必暴露自己的存身之地,被刘亚娟找上门来。妻子闻言跟他哭闹起来。

根据何满顺是鞋匠这一情况,这一天曲二群和杨安理终于找到了何满顺的鞋店。面对曲、杨二人的指责,何满顺申辩:他并非与刘亚娟恩断情绝,只因她连生二女,而家里一心想要男孩,于是逼迫他抛弃刘亚娟母女而另娶。曲、杨二人要带何满顺回溪湖见刘亚娟,何自然不肯,何妻也吵闹着阻拦。曲二群威胁要以重婚罪把他铐回溪湖。何满顺知道曲二群和胡玉莺的关系,并像不少溪湖居民那样认为,曲二群这些年对胡玉海的追捕只是做戏找给人看。于是他把曲二群拉到一边,说他知道胡玉海何在,如果曲逼他,他就向当地警方报案。这一情况让曲而群大感意外。

曲二群和杨安理来到胡玉海住处,房东说胡刚出门。而胡的行囊和洗漱用品在屋里,说明他还要回来。曲二群决定在此守候,并请当地警方支援。他们没有想到,此时胡玉海竟潜回到了溪湖。他没有见妻女,而是来到妹妹的饭店。他对胡玉莺说今生可能就流亡在外了,除非被曲二群抓回,那时即使不判死罪也将是漫长的刑期,所以他让胡玉莺劝妻子不必再等他。说到曲二群对他的穷追不舍,胡玉海并不怨恨,反倒因为自己,致使曲和妹妹至今没能成一家感到自责。这时女儿丹丹来了。胡玉海抱起丹丹,泪如泉涌。胡玉莺支走了丹丹,劝胡玉海自首,被拒绝。临走时,胡玉海为防胡玉莺报案,想把她捆起来,但又扔了绳子,对她说想报就报吧,他不会怪她。他走后,胡玉莺果真拨通了派出所电话,但又扣下话筒。

情暖万家分集剧情介绍第6集

再说曲二群这边,久候数日不见胡玉海回租屋。他再次询问何满顺,突然意识到胡玉海可能潜回溪湖……丹丹回到家里,向母亲讲了在饭馆看见一个奇怪男子的事。胡妻拿出胡玉海照片让丹丹看。丹丹说那个人又像又不像。胡妻忙赶到饭馆,胡玉海已走,正向胡玉莺询问,老史和佟子接到曲二群电话,匆匆赶到饭馆,从胡玉莺和胡妻口里没有问出什么。老史和佟子走后,胡妻继续追问胡玉莺。胡玉莺说她已向警方说过了:她没有见胡玉海回来。胡玉海回到B市,临近住地时,他感到有危险正等着他,便乘车逃离B市。曲二群感到胡玉海不可能再回租屋,逐将此事移交给当地警方。他和杨安理转而去找何满顺,其修鞋店已经换了主人,何和其妻子不知去向。曲二群认为,既使再找到何满顺,也没什么意义了。当二人欲乘车返回时,见何满顺等候在车站。他拿出一些钱,让转交给刘亚娟。杨安理厉声斥责他,表示刘亚娟不会接受这些钱。曲二群则让杨替刘亚娟把钱收下。

得知何满顺另娶,刘亚娟昏厥过去。醒来后她表示要带着孩子去找他算账。曲二群说此举不会有结果。因为她和何满顺没有登记结婚,不受法律保护。待刘亚娟平静后,曲二群替何满顺说好话,说他的另娶全为父母所迫,而他还是惦记她和孩子。刘亚娟打掉了何满顺给他的钱,杨安理一张张拾起,交给他。并掏出自己的一些钱。而此前他曾抵制给刘亚娟捐款。看到刘亚娟表示无颜带着孩子回娘家,曲二群让她到派出所帮厨以求生计,表示溪湖镇会养活他们母女。

曲二群和老史分析胡玉海潜回溪湖的可能性,要去找胡玉莺谈谈。老史说从胡玉莺嘴里问不出什么。曲二群去看望刘亚娟母女,回来的路上遇见丹丹。丹丹年幼却有心眼,一句话让曲二群想到此次外出忘了给她带玩具。两人正说话,被胡玉莺看见,她跑过来打断他们,将丹丹拉走。曲二群由此认为丹丹一定知道什么。便没法找到丹丹,得知那天丹丹曾在饭馆遇见过胡玉海。胡玉莺被传唤到派出所,她承认胡玉海曾差人给她打过电话,但否认他潜回溪湖。胡玉莺走后,康英问曲二群为什么不拿丹丹遇见胡玉海的事质问胡玉莺,曲二群说丹丹还不知道父亲是逃犯。胡玉莺回到饭馆,见胡妻等在那里。她向她转告了胡玉海的话:让她另去嫁人,不必等他。胡妻哭泣着向胡玉莺发泄对胡玉海的怨怒,说她如今拖着一只油瓶怎好嫁人。胡妻到派出所办离婚手续,曲二群感到胡妻的离去将使胡玉海少了一份牵挂,投案自首的可能会更校但他没有理由阻止胡妻。当他听说胡妻将把丹丹留给胡玉莺,而这又是胡玉莺的主意时,曲二群坐不住了,找到胡玉莺问她这是为什么。胡玉莺看出了曲二群的心思:他们一旦结合,曲将替逃犯抚养女儿,没生孩子先多了一份拖累。胡玉莺告诉他:她留下丹丹的事和他没有关系,因为她和曲不可能成为一家人。曲二群被激怒,指出胡玉海肯定回来过,所以才有了胡妻和他离婚、胡玉莺留下丹丹的事,这一切都是胡玉海的意思。他警告胡玉莺不要包庇逃犯。胡玉莺伸出双腕说,来呀,把我铐走啊!

曲二群不知不觉走到刘亚娟家里,刘亚娟知道他和胡玉莺的感情纠葛,她好言抚慰,令曲二群颇感温暖。此后他常去刘亚娟那里,寻找这种温暖。这事被胡玉莺看在眼里,她深感不安。

曲二群他们曾从劳务市场雇了一个姓谢的乡下女人照顾郑毛毛的生活,这天谢女来到派出所,吞吞吐吐讲出郑毛毛喜欢上了她,而她也对郑毛毛有意,但不知道该怎么办,所以来向曲二群他们讨主意。众民警听了十分高兴。但过了数日,并不见谢女来办理结婚相关手续。曲二群差康英前去询问,谢女见了康英直掉眼泪,原来郑毛毛虽然知道疼她,但却没有性功能。曲二群带着郑毛毛去市里看医生,医生指出这是由于年届四十的郑毛毛一直没有接触女性所致。曲二群由此想到同样年届四十的他,不知是否也存在着这种病症。他把这种担忧告诉老史,老史说如果胡玉莺真的不给他希望,不如另做打算。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