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三月三十日剧情介绍

1-6集

十年三月三十日第1集剧情介绍

  

  寒风呼啸的日本,一个中年男人在和警察对峙,威胁要跳楼。这时,一位气场强大的男人赶到了现场,这个人就是年轻但事业有为的靳燃,他劝跳楼的神木回头,并警告他死了以后得不到任何赔偿,成功化解了此次危机,虽然神木挪用公款犯法,但是靳燃还是给了他和家人赔偿,并警告其他人下次一定会严惩。

  另一边,袁莱和赵承志在拍婚纱照,袁莱接到总经丽纪敖亭需要“救火”电话突然要离开,并让赵承志选照片。袁莱赶到酒店帮纪总处理难题,仅仅一晚上,纪总的所有衣物和钱包统统被带走,还丢了存有竞标方案的U盘,袁莱只好无奈地帮纪总收拾烂摊子。袁莱出色地表现让她升职飞快,但同时也留言四起,大家八卦她因为美色得到了纪总的青睐,两人有不正当关系,但是好在袁莱的属下小菲帮她抵挡这些流言蜚语。

  靳燃每天的行程都安排的满满得,他年轻但是魄力十足。非途旅游一直在约靳燃的时间,但是靳燃是看不上这种资金规模得公司的,他叫助理直接推掉。靳燃在浏览网站的时候无意间看到了袁莱公司配有结婚照的软文,内心的波澜开始涌起。曾经和袁莱青涩又美好的恋爱时光,袁莱大胆勇敢的表白,往事历历在目,他真的能甘心祝福么?靳燃拨通了助理的电话,他答应了非途的会面,并推到了所有的行程,即将前往上海,因为,他不相信袁莱会忘记他。靳燃的母亲经营着一家日式料理小店,是个善良勤劳又节俭的女人,靳燃和母亲提出要去上海工作一段时间,还未等靳燃说下去,母亲就猜到了他要去找一个女孩,十分支持,两人商定靳燃把工作安排妥当以后再接母亲一起回上海。

  上海,袁莱和闺蜜西子、少南会面,西子即将结婚,邀请袁莱做伴娘,三人说着说着,少南无意间提起了靳燃,气氛有点尴尬,但是袁莱开玩笑说都是过去式了,但是少南还是管不住自己的嘴,又提起了徐辛颐喜欢靳燃的往事。袁莱、徐辛颐、少南、西子四人之前是铁杆闺蜜,但是不知为何,袁莱和徐辛颐两人的关系现在到了冰点。另一边,徐辛颐在一场商业聚会上强忍着难受拼酒,为的就是帮助赛维诺拿下一千万的订单,她拼着命把一整瓶酒灌了下去,辛颐的付出也让她又一次拿到了销冠。一群人准备庆祝的时候,辛颐却接到了房东毁约的电话,辛颐在等男朋友子富来接的时候,因为放在路边的台灯被人故意想要拿走起了争执,正好被路过的袁莱帮忙化解,倔强的辛颐不肯露出软弱的一面,拒绝了袁莱的好意。两人最终还是一起回到了袁莱家,袁莱还是对辛颐一如既往的好,辛颐得知了袁莱和靳燃已经分手的消息,十分惊讶。

  袁莱和赵承志准备一起去土耳其,承志兴奋地描述着对旅行的幻想,袁莱却因为工作抽不开身,承志只好去家里帮她拿行李,邻居打趣袁莱爸妈买了红烧肉给女婿,袁莱妈赶紧解释两人只是同事关系,原来两人只是好朋友,之前拍婚纱照也只是为了工作。

  靳燃刚落地上海,便在机场恰巧碰到了在一起嬉闹的袁莱和承志,十分难受,他给文总打电话,向文总借人帮忙,而那个人就是袁莱。袁莱接到了文总的电话,只好退票去日本,同时也安抚好了闹脾气的赵承志。袁莱在处理旅行团问题的时候,躲在一旁的靳燃帮她想到了更好的解决方案,道谢的时候袁莱震惊的发现“好心人”就是靳燃。曾经的恋人见面,表面上震惊却也各自都隐藏着自己的内心,记忆的伤疤也同时被揭开,之前因为误会和赌气,袁莱告诉靳燃她爱上了他的好兄弟承志。文总让袁莱留在日本处理接待公司的VIP客户。

  VIP客户靳燃让袁莱陪着他考察新线路,靳燃不断为难袁莱,要求她在半个小时之内搞到新鲜的生蚝,并给了她零钱。袁莱在付帐的时候看到了混在零钱里的纽扣,而这个纽扣的寓意是前男友想取得原谅,袁莱内心还是有点欢喜的。靳燃继续为难袁莱,又想吃烤生蚝,袁莱只好忍着怒气不断满足他的要求,靳燃又闹着想要吃新鲜的生蚝,并且要蘸番茄酱,气呼呼的袁莱把能想到的口味调料都拿出来供靳燃享用,而这时靳燃又打起了感情牌,袁莱并不理会。

  靳燃是为了袁莱才回来的,他不解为什么袁莱当初要那么对她,而袁莱也不知道靳燃为什么会回来,她曾经为了忘掉靳燃,整整用了四年的时间。

十年三月三十日第2集剧情介绍

  

  富二代丁昂是个花花公子,换女友如同换衣服,交往一个月的拜金女不仅贪恋丁昂给她买各种东西,还想要和丁昂结婚,被丁昂从途中赶下了车,并要求分手,拜金女不依不挠,缠着丁昂到了自家开发的楼盘销售处,却碰到了前来看房的徐辛颐和高子富。丁昂不顾高子富的寒暄,只顾和辛颐说话,得知两人结婚的消息,丁昂答应会去参加,倔强的辛颐也不断向丁昂表示着自己现在过地很好,高子富也附和着自己能够给辛颐很好的生活。丁昂看着他们心里很不是滋味,想起来当初和辛颐第一次见面的情景,曾经拉着自己说想要一个什么样的房子的女生如今却再和其他人选婚房。

  丁昂的母亲逼着丁昂去相亲,只好找赵承志帮忙,两人在酒吧会面,丁昂还告诉赵承志自己碰到了辛颐,赵承志一边打趣丁昂,一边以巴厘岛单人5日游外加一个佳能照相机的条件答应了替丁昂假扮相亲对象的主意。

  靳燃打着替公司建立良好形象的由头让袁莱在大晚上去他房间,袁莱虽然刻意保持两人的距离却也只好答应。靳燃还是故意为难袁莱,临时让袁莱取消原来庭院参观的行程,在网上查了一下墙上挂着的照片,安排去那里观光,却不告诉袁莱这个地方是哪里。赵承志律师收到了丁昂寄来的佳能相机,得知了相亲见面的地点是在咖啡馆。袁莱和靳燃两人在大雪纷飞的银山温泉赏玩,好似一对恋人,拍照留念。同时,靳燃的眼光一直追随着袁莱,思绪万千。靳燃又随意更改了行程,这让袁莱很苦恼不过还是为了公司,答应了靳燃的要求。

  赵承志到了约定的相亲地点,见到了等待的沈双双,沈双双花痴一样的看着这个来相亲的高富帅。赵承志满口粤语,一副高贵公子的样子和沈双双聊天,不过在经过几句话就被沈双双戳穿,本来想溜之大吉,却被沈双双叫住,并留了联系方式。就在这时,正好西子走过来,给了他结婚请帖,让他顺便给丁昂也带去一份,还当着沈双双的面说了这两个基友大学的事情,西子得知赵承志假扮丁昂,不但没有生气,还鼓励赵承志不要在乎世俗眼光,弄得赵承志当场很尴尬。

  袁莱和靳燃一起走进了明信片上寄托伞福的小店,温馨又浪漫,这样,两个人似情侣一样的一个欣赏,一个做祈福伞,靳燃眼睛里饱含爱恋。靳燃想把做的祈福伞送给袁莱,两任互相损着对方,最后伞也没送出去。

  赵承志到了丁昂工作的地方,赵承志为上次帮丁昂相亲,却被沈双双看出来尴尬的情况,让丁昂补偿一个莱拉镜头。沈双双和闺蜜讨论当天的相亲情景,如痴如醉。

  背景音乐响起,袁莱和靳燃两人撑伞到了车站,白雪纷飞,两人讨论着墙上的列车班次,列车的颜色每次来的都不同,这时列车来了。两人在火车上,互不言语,看着车上的小情侣和老夫妻,两人会心一笑,好像各自的心结都放开一些。两人到了酒店,却只有一个房间,在温泉相遇,靳燃给袁莱和服系了蝴蝶结,却在电梯间碰到几个喝酒的日本人,靳燃为了保护袁莱胳膊受伤了,袁莱发现尽然的手机屏保是两个人下午的合照,思绪纷飞。袁莱给靳燃包扎好后,两人在同一间屋各自睡着,袁莱想起了当时在大街上碰到的一个日本老婆婆,说靳燃送给她的纽扣应该是男朋友求原谅的,随后把纽扣放到了两人中间。

  第二天早晨,两人到了飞机场,却被告知有五人飞机票找不到,致使袁莱带的团没赶上这班飞机。就在袁莱受到质疑的时候,靳燃给他提了一个建议,一行人顺利登上了回国的飞机。下了飞机,靳燃看到了来接袁莱的赵承志,目送他们离开。回家路上,赵承志询问了原来口中的变态客户,说要好好教训一下他。靳开车跟随他们到了袁莱家,看到了他俩打情骂俏,靳燃暗自神伤。

十年三月三十日第3集剧情介绍

  

  袁莱回到公司得知了即将空降CEO的消息,大家对此议论纷纷。靳燃居然是新上任的CEO,袁莱颇为诧异。靳燃一上任便召集大家开会,并让助理温娅换掉屋里的陈设,靳燃在高处的全景玻璃办公室,深情地望着袁莱,让袁莱十分不自在,想起在日本相处的一幕幕,靳燃不禁说到我回来了。

  靳燃给所有在场开会的人一个下马威,他承诺他只看结果,不在乎学历,他愿意携手帮非途达到一个质的飞跃,但是同时也提醒在座的人他不会手下留情。大家开始小声嘀咕,靳燃嘲讽产品二部的副经理Lisa把精力都放在了八卦上,工作中却毫无表现。雷克斯帮Lisa说话,被靳燃驳回,但是他十分认可雷克斯的工作能力并表示会向人事反应。靳燃把矛头转向了袁莱,袁莱自认自己设计的旅游线路客户满意度高,并且从没得到过投诉,靳燃却把一封投诉信甩到了袁莱面前,并批评袁莱当甩手掌柜,责令袁莱去弄清楚机票出现纰漏的原因,即使造成纰漏的并不是袁莱所在的产品部,而是采购部。

  袁莱去找采购部的鲍博,想要一起解决事情,但是鲍总却不接电话不见人,鲍总的属下李文也对袁莱十分不客气,袁莱只好自己出面沟通。靳燃要对人事架构进行调整,文总带着担心却也十分支持,他制定的新的供应商招标比价规则威胁到了鲍总和纪总的利益。纪总去找靳燃,两人的初次见面看似平静,却暗藏玄机,纪总提醒靳燃要入乡随俗。

  袁莱通过与供应商公司的李总沟通,才发现假机票单号的事情原来是鲍总授意的,袁莱私下处理了这件事情。天下起了雨,袁莱没有带伞,正好被开车路过的靳燃发现,靳燃刚想下车接袁莱,就看到赵承志打着伞接走了袁莱,赵承志靠着小菲的帮忙,一直关注和照顾着袁莱,时时刻刻都能第一时间出现在袁莱面前,袁莱却一直没有接受他的追求。

  在咖啡厅工作的靳燃,无意间听到了一个正在打电话的猎头,这个猎头想要挖丁昂电竞公司手下的二把手何飞,这等于断了何飞团队的命脉,并和何飞私下会面商定offer的事情。这一切都被靳燃听到耳朵里,被蒙在鼓里的丁昂接到何飞要走的消息,队员们一下慌了阵脚,何飞来到酒吧借酒消愁,靳燃跟着何飞来到酒吧,两人已经五年没见了。丁昂不解作为哥们为什么何飞会走,靳燃痛斥丁昂不懂什么是兄弟情谊,怪他为什么不找自己兄弟承志和自己。

  靳燃给公司的女同事们带了网红面包,得到了大家的好评,袁莱却不领情。网上出现了何飞卖主求荣的消息,还附带着他和猎头谈判的视频,原来何飞从来没有把丁昂当兄弟,丁昂知道这一切都是靳燃搞的鬼,亲自来向好兄弟致谢。袁莱递给靳燃一份花园饭店的请柬,靳燃还听到了袁莱和赵承志打电话,靳燃气得把请柬扔到了垃圾桶。属下在汇报数据的时候,靳燃根本无心在听,他想起结婚照、请柬,难道袁莱真的和承志要结婚了。但是靳燃也指出了销售数据的错误之处,让属下十分佩服。

  靳燃跟着袁莱的车,想要拉袁莱说话,袁莱却据他于千里之外。袁莱是难受的,但是她只能往前看,靳燃又想起了美好的恋爱时光。靳燃来到老友的咖啡厅借酒消愁,倾诉自己的痛苦。靳燃不死心又莱到袁莱家门口等她,他冷嘲热讽袁莱和赵承志在一起没有愧疚感,靳燃终于卸下了自己的面具,他问袁莱要折磨自己到什么时候,袁莱却不想提及过去。

  请柬其实是西子婚礼的请柬,袁莱只是伴娘,西子的手捧花出了问题,袁莱和辛颐一路小跑去帮西子解决,袁莱作为长跑选手毫不吃力,她和辛颐的友谊也是跑着帮辛颐追出租车开始的。辛颐当面和袁莱解释当初自己是喜欢过靳燃,但是却从未有过背叛友谊的想法,五年后的袁莱也已经释怀了,两人重归于好。辛颐真心希望袁莱和靳燃好好的,袁莱却直言两人已经回不到过去了。

  靳燃赶到了婚礼现场,他看到了新娘的背影,万念俱灰,上前拉住了新娘,喊道袁莱,而他眼前看到的却是西子。

十年三月三十日第4集剧情介绍

  

  靳燃看到新娘不是袁莱,终于放下了自己心里的石头,露出了笑脸,一旁的辛颐打趣靳燃碰到袁莱就没招了。西子的婚礼浪漫而温馨,辛颐担任司仪主持婚礼,赵承志看到了前来参加婚礼的靳燃,丁昂也控制不住自己看辛颐。高子富在丁昂口中得知辛颐对生蚝过敏。辛颐抢到了手捧花,大家闹着让高子富求婚,并亲一个,高子富亲了辛颐却没有求婚,辛颐有点不开心,丁昂心里也十分不是滋味。

  敬酒的新郎及新娘家人要让伴娘袁莱喝酒,袁莱痛快答应,家人团却让袁莱和第二杯,赵承志和靳燃同时替袁莱挡酒,袁莱却坚持自己喝。袁莱喝的难受来到卫生间,靳燃跟着她进去了,靳燃向袁莱表白,袁莱却不领情,她责怪靳燃当初先离开,而靳燃也反问袁莱当时为什么要选择赵承志,靳燃冲动地抱住袁莱,此时赵承志在外面敲门,袁莱不想让人误会让靳燃等会儿出去。

  赵承志在门口等着靳燃出来,两人针锋相对,承志警告靳燃不要骚扰袁莱,靳燃指责赵承志虚伪,几句之后两人准备动手,被丁昂赶过来劝架,三人不欢而散。辛颐因为求婚的事情不开心,子富过来找她,辛颐问子富是不是没有和自己结婚地打算,子富一再回避,还问辛颐和丁昂是什么关系,辛颐指责丁昂不是个合格的男朋友。赵承志听到了西子和袁莱的对话,得知袁莱对他只有感动,没有爱情,对于靳燃,袁莱也不想再提及。

  在看商铺的丁昂看到了高子富和一个陌生女人手拉手在一起,他跟了上去,发现高子富呵斥这个女人不要再跟着自己。沈双双被闺蜜放了鸽子,独自看电影,转头却碰到了独身前来的赵承志,赵承志嫌弃欢欢有和牛一样的力气,欢欢反过来打趣赵承志柔弱,并拉着赵承志进了电影院。赵承志受不了恐怖场面,被欢欢嫌弃,还一直吃薯片,欢欢突然想起来闺蜜说她的真命天子会拿着薯片出现在她面前的话。

  丁昂来到辛颐搂下等她,他责怪辛颐像鸵鸟一样对现实视而不见,辛颐心虚但是嘴硬。袁莱拿着虚假票号的证据找鲍博,鲍博确不承认,还扬言让辛颐去告自己,袁莱拿出了她和供应商的电话录音,鲍博慌了神,警告他手伸的太长,让袁莱去找纪总,很是嚣张。袁莱下楼的时候听到了鲍博的女下属李文在向小菲哭诉鲍博骚扰女下属。靳燃和纪总一起喝茶,纪总讽刺靳燃是个做大事的人,丢了两千万的订单,靳燃反过来问纪总是不是和纪总有不正当的关系。纪总是个老狐狸,两人的对话火药味十足。被骚扰的李文因为软弱不敢揭露鲍博,袁莱却鼓起勇气一定要斗争到底。

  赵承志一天没个正型还蜜汁自信,他拒绝了合作伙伴陈正礼给自己找助理的好意,却因为得知是个美女又同意了。赵承志看着这位美女的背影不禁感叹,却发现这个人居然是沈双双,赵承志感觉沈双双就是个阴魂不散的魔鬼,沈双双以赵承志的性取向作为威胁留在了律师事务所。

  袁莱来找纪总汇报机票问题的事情,靳燃也在场。赵承志跟沈双双要咖啡,双双却不见了踪影,原来是陈正礼因为双双是富二代给她开了特权。袁莱汇报了鲍总收受回扣和骚扰女员工的事情,纪总答应严查此事,还强调做错事的人一定要受到惩罚。靳燃却提出了不同的意见,他指出在证据不足的情况下,仅听供应商和女员工的一面之词就要辞退一个八年的老员工并不妥当,他还指责袁莱做事不成熟。这时候,鲍博过来说是袁莱在栽赃鲍博,还拿出了假的机票订单,奇怪的是,靳燃也支持鲍博。

  事情很快就传遍了全公司,全公司上下都讽刺袁莱栽赃嫁祸,鲍博也更嚣张了。袁莱不服气却暂时也没有更好的办法。

十年三月三十日第5集剧情介绍

  

  小菲给赵承志打电话说袁莱姐被鲍博欺负了,赵承志慌忙赶到非途公司,并向鲍博发出了有关诽谤的律师函,鲍博血口喷人,赵承志差点动起手来,被袁莱劝阻。袁莱来到了曾经和靳燃定情的咖啡店,回忆起浪漫的往事,那时候的袁莱直率勇敢,眼睛里只有靳燃,不料却碰到来替谷阳看店的靳燃,袁莱想要转身离开,被靳燃一把拉住,靳燃还拿出了当年他送袁莱的三棱镜,靳燃深情的表白仍然没有得到袁莱的回应。

  丁昂同时约赵承志和靳燃吃饭,两人话不投机三句多,开始围绕当初的好哥们囧事吵了起来。喝多了的两人开始说对方是好兄弟,丁昂把袁莱和辛颐也约了出来,还让袁莱送靳燃回家,袁莱无奈只好送靳燃回家。车上,靳燃把头靠在袁莱身上,睡得十分深沉。袁莱拖着烂醉如泥的靳燃回家,惊讶地发现门锁密码居然是自己的生日。高子富捧着鲜花来求得辛颐的原谅,但是却避重就轻,一番话看似真诚地话下来,辛颐还是原谅了高子富。

  靳燃的好友陈至帮靳燃拿到了鲍博要返点的事情,靳燃要陈至拿到确凿的证据。李文以工作不合适辞职了,这是纪总的决定,袁莱看不下去去找靳燃理论,袁莱指责靳燃颠倒黑白,还指责靳燃已经变得她不认识了。靳燃告诉袁莱他只是为了公司的利益最大化,让袁莱十分生气,两人接着因为往事吵了企来,袁莱告诉靳燃就算全世界的男人都死光了也不会再和靳燃复合,这一切被赵承志恰好看到,承志故意约袁莱在四点见面。靳燃想拉住袁莱问个清楚却被工作电话打断。

  沈双双很快掌握了赵承志的喜好,帮他点了最喜欢吃的早餐组合。承志不知在网上选购着什么,不让沈双双窥探。承志让双双跟非途的案子,双双却一脸茫然,承志只好从头教起,看似玩世不恭的承志其实非常有能力,双双再次确定了承志在自己心中男神的地位。承志和沈双双路过一个露天花店,因为水管突然坏掉,承志拿双双当挡箭牌,双双变成落汤鸡,气呼呼的回去了。承志却意外发现这个花店正是表白的最佳场所。承志买好戒指和鲜花准备向袁莱表白,还告诉靳燃自己要向袁莱表白。

  袁莱请假赴约,却被靳燃强制叫住处理公司事宜,并取消袁莱下午的请假,两人一同在资料室查阅资料,靳燃还让袁莱整理出所有的数据。赵承志一边回想着往事,一边等待袁莱,大学的时候第一次见面,承志就被袁莱这个跑步健将视为女神了。天色已晚,清洁工人把资料室的门锁住了,袁莱想给赵承志打电话,却发现自己的手机落在了办公室,她想借靳燃的电话,靳燃电话又黑屏没反应。袁莱怀疑靳燃是故意的,还和靳燃争执鲍博的事情,指责靳燃包庇鲍博,靳燃只说证据不足。袁莱去拿自己的电话,却发现门被锁了,靳燃内心一阵窃喜,靳燃提醒袁莱只能等着人来,让袁莱十分着急。赵承志等了好久也等不到袁莱,黯然离开。资料室的门终于被打开了,袁莱赶紧拿起电话查看消息,承志告诉袁莱在她家等她。

  丁昂的电竞技艺高超,结束了训练,他想起来与辛颐再次见面的各种情形,有点担心辛颐。辛颐与男友约会,高子富即使是辛颐的生日也因为工作的缘由不能陪她,辛颐在高子富和朋友寒暄的时候替高子富接了电话,电话的那头是一个陌生的女人声音,高子富见状赶紧跑来拿走了电话,让辛颐心生狐疑,高子富解释这是位女客户,又用甜言蜜语哄好了辛颐。袁莱的父母买了新房子,提意让袁莱自己一个人住旧房子,袁莱十分乐意。袁莱送赵承志出门,赵承志拿出了戒指向袁莱深情表白,袁莱直截了当地告诉承志她一直拿他当好朋友,让他死心,承志却表示他不会放弃,总有一天会等到袁莱。

十年三月三十日第6集剧情介绍

  

  靳燃在健身的时候接到了一个叫顾飒的女人的电话,顾飒十分关心靳燃。纪总背地里安排鲍博查靳燃的背景,他们发现靳燃傍上了个富婆结婚了,纪总告诉鲍博他只提拔对公司有用的人。

  袁莱在和小菲交代工作的时候突然看到李文浑身脏兮兮的在街头发传单,她追了出去却看到靳燃和票代的李总在一起,袁莱不禁有些失望。袁莱去找赵承志,进门就撞见沈双双在给承志挤黑头,不好意思地退了出去,赵承志慌忙向袁莱解释。赵承志约袁莱晚上一起吃饭,袁莱拒绝了,袁莱拜托承志帮李文留意承志事务所助理的工作,沈双双听说李文的事情感到十分愤怒,为袁莱和李文打抱不平,赵承志一直在批评沈双双不够淑女。

  袁莱很晚了还回到公司工作,靳燃在一旁默默观察着,靳燃回忆起两人当时上课袁莱瞌睡虫的样子,情不自禁为睡着的袁莱披上了衣服,而这一幕正好被纪敖亭看到。袁莱不知道的是,靳燃已经搬到她家附近了。

  鲍博是个好酒又好色的家伙,在酒吧常年开了一个包间,而且经常强迫女下属过来陪他寻欢作乐。赵承志利用这一点,安排沈双双去勾引鲍博,鲍博禁不住诱惑,立马上钩了。沈双双鬼祟祟地跟着鲍博,无奈被鲍博发现,鲍博强拽着他进了酒吧包房,赵承志给沈双双的隐形摄像头也不小心掉在了地上。鲍博问沈双双为何跟着他,沈双双借口认错人了要走,却被鲍博一把拽住,还调戏沈双双,要她陪自己喝酒,鲍博和沈双双炫耀自己经常带公司女员工来这里喝酒。鲍博把声音开到最大,要强迫沈双双,赵承志一直在寻找沈双双,承志看到了隐形摄像头,又听到双双的呐喊,冲进了包房,胖揍了鲍博一顿,拉着双双离开了酒吧。

  袁莱给李文介绍事务所助理的工作,却得知靳燃不仅没有辞退李文,还给她介绍了设计公司的工作,袁莱心里充满疑惑。在部门会议上,袁莱想起李文的话,空前的支持了靳燃的意见,两人第一次达成一致,十分罕见。纪敖亭要去美国,特意交代鲍博别给他惹麻烦,鲍博表面上听话,却还是不知道收敛。

  高子富准备了浪漫的酒店和花束,并拿出了戒指向辛颐求婚,高子富慢慢诉说着自己想要照顾辛颐一辈子的情话,向辛颐求婚,辛颐十分感动,答应了高子富的求婚。靳燃近期密切地接触票代公司的高层,鲍博质问靳燃为什么要停止他找的供应商的合作,却被靳燃告知他被公司炒鱿鱼了,还拿出了鲍博贪污受贿的有力证据,鲍博并未意识到自己已经大祸临头,威胁靳燃,被公检法人员带走。

  袁莱看到这一幕,终于理解了靳燃近来的所作所为。回家的袁莱被恶徒尾随,恶徒拿着棒子打了袁莱,袁莱不解自己得罪了谁,在恶徒再次下手的时候,靳燃赶到救了袁莱。袁莱执意不肯去医院,她问靳燃为什么会在这里,靳燃说自己是回家,便打开门回到袁莱家隔壁。

  辛颐的同事们围着辛颐看结婚戒指,大家纷纷祝福辛颐,正在这时,一名孕妇拉住辛颐给了辛颐一个耳光,还大骂辛颐抢了自己的未婚夫,闹着要辛颐把戒指还给自己,两人争执起来,丁昂赶过来救出辛颐,告诉孕妇自己才是辛颐的男朋友,戒指是他买给辛颐的,辛颐被丁昂护着离开公司。辛颐十分难过,在游乐城发泄,丁昂让辛颐去找高子富说清楚,辛颐拒绝,两人吵了起来,丁昂无奈只好陪着辛颐。

  丁昂去找靳燃喝酒,拜托靳燃去说服辛颐,靳燃指出丁昂在辛颐心里永远有一个特殊的位置。靳燃劝解辛颐要面对现实,不能当鸵鸟,辛颐坦言自己和他们不一样,他们在上海有房有家,自己却什么都没有,辛颐自己也知道高子富并不是一个靠得住的人,是个花花公子,但是她觉得高子富那里对她来说是一个家,她也不用每个月被房东赶出来。靳燃让辛颐考虑丁昂,辛颐认为丁昂适合更好的女孩子,她怕两个人即使努力了也走不到一起。辛颐哭着把头靠到了靳燃身上,被袁莱恰好碰到,辛颐急忙解释,袁莱有点不开心了。

  辛颐撞到高子富和那名孕妇在一起拉扯,得知当时是高子富贪恋女方钱财,两人走在一起,女方破产后,高子富立马提出分手,辛颐丢下戒指扬长而去。赵承志工作了一天头也不抬,沈双双利用袁莱的名字成功哄得赵承志出去吃饭,赵承志为沈双双亲手做了一桌大餐,在给沈双双拍照的时候他想起了当时和袁莱在一起吃饭的场景,心中有了主意。

  纪敖亭和靳燃在公司相遇,纪总违心说自己支持靳燃对鲍博做出的处罚决定。沈双双无意间看到赵承志电脑的聊天记录,发现赵承志有“女朋友”事,沈双双根据聊天纪录找到了“女朋友”家,原来是袁莱就是那个女朋友,袁莱解释两人只是好朋友关系,通过和袁莱的了解,沈双双解除了自己认为赵承志性取向的误会,下定决心不把赵承志追到手决不罢休。

网络微评
 
窦骁 古力娜扎  

导演:钟澍佳

编剧:董欣如、邹佳妮、虞箐

出品公司:上海世像传媒出品、唐德影视、数字王国、仨仁影视

电视剧排行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