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察遇到兵剧情介绍

7-12集

警察遇到兵第7集剧情介绍

  关大铭带人在尤家大院四处寻找,最后在水井里发现了二姨太的尸体。经初步鉴定,系坠井溺水而死,没有外伤及撕打痕迹,因此怀疑为畏罪自杀。 随即搜查二姨太的寝房和佛堂,发现了藏在暗处的毒死尤贤白的那只酒壶,更加证实了她的嫌疑。 关大铭认为可以结案,罗兴泉不以为然,但却不肯表明,怕得罪上司。关大铭诚恳地征求他的意见,让他认识到共产党员的坦荡胸怀,讲出了自己的疑惑。 其实二姨太是因为发现了暗藏的尤绍雄,胁迫他帮自己干掉曾管家和四姨太,尤绍雄又急又怕,索性灭口的。 尤绍雄知道不能再躲了,必须立刻逃走。三姨太外出去找姘头胡云,把要带走的财物寄放在他那里,并要他帮忙找车。 此情被曾管家发现了,他很犹豫。他很清楚尤贤白对唯一的儿子尤绍雄错综复杂的情感,出于对尤贤白的感恩之心,他决定装聋作哑让尤绍雄和三姨太逃走。关大铭认识到搞刑侦工作不能像战场上抓俘虏那样直接简单,尤其是跟女人打交道。他主动提出要和尤家几个人打场麻将,并要罗三拐教他,罗三拐大为意外。 麻将桌上,三姨太有意抛媚眼勾搭,把关大铭弄得浑身起鸡皮疙瘩,但一场牌局下来,他和罗三拐一唱一和确实套出了三姨太和曾管家的一些隐情。 四姨太赌气没参加牌局,玉香婶劝她不要任性,你不在场,别人就正好谗言陷害你。四姨太感到她的话有道理,就主动去找关大铭。

警察遇到兵第8集剧情介绍

  四姨太提出要和关大铭单独打麻将,关大铭欣然应允,原来关大铭已经从于大姐那里了解到四姨太的真实情况。四姨太终于得到了关大铭的理解,非常高兴,也向关大铭讲出了她所知道的尤家内部情况。 罗兴泉跟踪三姨太找到胡云家,从他口中追查到三姨太和某个人当晚要离开临江,约好在胡家上车。 三姨太临走前还想捞一把,在尤贤白寝房里偷值钱的东西时,看见了尤贤白藏着的一张发黄的旧照片,蓦然悟到什么,心生歹意。 关大铭和罗兴泉到胡云家设伏,贾小蝈留在公馆里监控三姨太。 三姨太潜入密室,告诉尤绍雄发现了四姨太的一个天大秘密,要逼四姨太拿出一大笔钱来消灾,两人遂决定等钱到手后再逃。 关大铭和罗三拐在胡云家白蹲守一夜,一无所获地返回。 三姨太拿着照片去敲诈四姨太,被送茶的玉香婶撞见。 原来照片上是年轻时的尤贤白和一个女戏子的亲昵合影,而这女戏子酷似四姨太,联想到尤贤白对四姨太反常的偏袒,三姨太认定其母女俩都与尤贤白关系苟且同侍一夫。这对清高矜持、视名誉如生命的四姨太犹如青天霹雳,虽然一口否认,但自己心里也不踏实。 关大铭对三姨太突然变卦很疑惑,叫贾小蝈盯住她,自己和罗三拐回局里汇报。 曾管家从玉香婶得知了三姨太敲诈的事,亲自去劝阻,要三姨太赶紧带着尤绍雄逃走。三姨太认为他是故意想吓走自己和尤绍雄,好独吞家产,并把所有罪过都推到他们身上,所以坚持不拿到钱不走。 晚上,贾小蝈立功心切,私自去审问三姨太,结果被三姨太脱光衣服说他非礼,吓得贾小蝈赶快逃走。 由于贾小蝈的莽撞留下了空挡,三姨太被人装鬼吓死了。

警察遇到兵第9集剧情介绍

  三姨太之死再次让尤氏公馆宠罩在迷雾中。 经检定,三姨太是在吃汤圆时受到极度惊吓噎死的,关大铭并不知道有人装鬼,但这种奇怪的死因让他感到是人为造成的。 贾小蝈以为是自己私自威胁三姨太吓死了她,惶惶不可终日,只得求助罗兴泉。罗兴泉当然不相信,要他暂不报告关大铭,暗中寻找真相。 关大铭本来对四姨太已经消除了怀疑,想找她好好聊聊,没想到一夜之间她的态度又发生了变化,好像有什么难言之隐。 虽然暂无线索,但侦破范围已经很小了,尤家大院就只剩下这几个人,凶手必然在其中,而曾管家无疑嫌疑最大。 曾管家明白自己的处境已经很危险,思前想后,唯一的办法只有促使尤绍雄尽快逃离,既保全尤家的命脉,又能摆脱自己的困境。关大铭从玉香婶知道了贾小蝈去恐吓过三姨太,又知道了罗兴泉包庇他,非常生气。 罗三拐不服气,决心干件漂亮事给关大铭看看。他已经发现了有人藏在大院里的蛛丝马迹,夜里带着贾小蝈去捉'鬼'。 曾管家准备了钱和食物正打算悄悄去见尤绍雄,帮助他逃走,却发现贾小蝈紧紧盯着自己,不敢轻举妄动。 躲藏在密室里的尤绍雄并不知道三姨太已经死了,饥渴交迫无法忍受的他只得再次出来觅食时,被罗兴泉候个正着。当过军官的尤绍雄拼命顽抗,差点脱逃,幸亏关大铭赶来抓住了他。 审讯结果令关大铭非常意外,除了二姨太,尤贤白和三姨太的死显然都跟尤绍雄毫无关系,真凶究竟是谁呢?

警察遇到兵第10集剧情介绍

  尤绍雄没有杀害尤贤白和三姨太,关大铭不得不再次盯住了曾管家,事实上现在也只剩下他一个嫌疑人了。就在此时,曾管家来向关大铭自首了,说尤贤白和三姨太等人都是他杀害的。 然而,就在他前言不搭后语的讲述他如何杀人的经过时,却发生一件更令人不可思议的事——四姨太跳江自尽了!她留下了一封遗书,坦承自己才是真凶,曾管家是想维护她才顶罪的。 四姨太的跳江自杀,好像给尤家大院的案子划上了一个句号,原来四姨太江婉玲对与尤贤白的畸形婚姻极其不满,解放了,新社会实行婚姻自由一夫一妻,江婉玲据此提出离婚,尤贤白坚决不同意,二人产生了激烈的冲突。为了争取自由,也出于对尤贤白的怨恨,江婉玲采用了极端手段。尤贤白死后,由于对财产分配不公,二姨太和三姨太合谋陷害江婉玲,企图将她挤出尤家,阴谋未逞后又想下毒手。江婉玲为了保全自己及在尤家的利益,也在悄悄行动,其间二姨太意外被三姨太和尤绍雄杀害,江婉玲的矛头便指向了三姨太。 因为当事人均已死亡,江婉玲的遗体未找到,关大铭只能根据掌握的情况做作案经过做合理的推测。 但是,袁润仍然对此案结论有所保留。 关大铭心里也并不踏实,一个偶然的街头所见突然启发了他,他向袁润提出重新侦查。 而这次的侦查重点竟是那个朴素勤劳的玉香婶。 罗三拐在审讯尤绍雄时,得知了那张旧照片的事。一番折腾,他们终于在三姨太寝房的床垫下找到了那张照片。与三姨太的感觉一样,照片上的女戏子很像四姨太!三姨太煞费苦心藏起来,足以证明这照片有多重要! 关大铭决定调查四姨太的个人经历,同时查明照片上的女戏子身份。罗三拐通过他的特殊渠道很快查到了,女戏子是从前邛州长庆戏班的当家花旦周月桂。

警察遇到兵第11集剧情介绍

  关大铭三人赶到邛州调查,事隔多年,周月桂也早已销声匿迹,他们一无所获。 罗兴泉遇到一个算命先生,得知到天台山的寺庙里可以打听到周月桂的消息,三人半信半疑地前往。到了庙里,果然有一位当年长庆班的琴师颜师傅。 原来二十多年前周月桂与富家公子尤贤白相爱,山盟海誓私订终身,谁知尤家坚决不答应娶个戏子进门,两人就此劳燕分飞。周月桂受不了满城的耻笑和鄙视,羞愤难当上吊自缢,虽然被救了下来,人却已经半疯半颠毁掉了。周月桂的父母死得早,她哥哥周月明是戏班的武生,性子暴烈,仗着一身功夫愤怒之下冲到临江去找尤家评理拼命,结果被尤家买通袍哥老大,半路上遭暗算了。可怜周月明的尸体运回来时,他媳妇刚临产,急火攻心大出血也死了。周月桂在邛州呆不下去了,带着刚满月的小侄女儿悄悄离开,从此再无音讯。关大铭猜测,四姨太会不会就是周月明的女儿,也就是她嫁给了杀父仇人尤贤白? 罗三拐的猜测更大胆,周月桂会不会就是玉香婶,多年的苦难已经改变了她的外貌? 晚上,贾小蝈吃了山上采摘的蘑菇食物中毒,关大铭焦急万分,巧遇一位江湖郎中为他解毒,并讲解食物相生相克的道理。他说天台山上有一种凝心草,本身无味无毒,但与酒相克,如果把草汁混入酒里,就会致人死命,而且不留任何痕迹。关大铭心一动,玉香婶如果就是邛州的周月桂,那她完全可能知道凝心草,而尤贤白中的什么毒至今不能查明,会不会就是混进酒壶里的凝心草汁呢? 关大铭决定投石问路,要求袁润邀请长庆戏班到临江市演出。 与此同时,罗三拐寻找到了四姨太的娘家舅舅,证实了四姨太是养女,是早年兵荒马乱时收养的一个孤儿。 演出海报贴满临江的大街小巷,关大铭还给曾管家和玉香婶送去了戏票。演出当晚,紧锣密鼓,玉香婶出现在了观众席中,显得极为兴奋。关大铭和罗三拐在暗处观察着。 当演到当年周月桂最拿手的《玉簪记》时,玉香婶看着台上的角色,不能自己,嘴里情不自禁地低声哼起来,眼神与相片上的那个女川戏演员别无二致。 更有意思的发现是,玉香婶和曾管家情不自禁时手紧紧攥在了一起,将二人的情感流露无遗。

警察遇到兵第12集剧情介绍

  散戏后,正好邛州公安局送来了颜师傅,他答应关大铭第二天到尤家大院去认人。他们寒暄时的情景被走出剧院的玉香婶无意中看见了。 夜里,玉香婶心神不定,预感到公安请来颜师傅的目的。 第二天早上,当关大铭来旅社请颜师傅时,老琴师却失踪了。据伙计讲,昨天深夜有个长衫礼帽的'老朋友'请他出去喝酒,就再没回来。 关大铭立刻意识到是曾管家杀人灭口,连忙派人四处寻找。 罗三拐来到江边,他判断这里离旅社近,夜里又无人往来,是最佳的作案地方。停宿在江边的打鱼人蔡老七也说昨夜有三个人在远处江坡上说了很久话,但他没看清。罗三拐断定那三人就是曾管家、颜师傅和玉香婶,他软硬兼施要蔡老七作伪证。 关大铭感到情况紧急,断然传讯曾管家。然而,曾管家显然有备而来,回答滴水不漏,关大铭苦无证据,传讯陷入僵局。恰好这时罗三拐带来了假证人蔡老七,歪打正着,曾管家惊惶之下漏了嘴,被罗三拐抓住了尾巴。 原来昨夜曾管家把老琴师带到了江边来见玉香婶,恳求他不要指认她。玉香婶果真是周月桂,她对颜师傅讲了这二十多年的遭遇,离开邛州后,她隐姓埋名四处漂泊,靠帮工度日,受尽了东家的欺凌纠缠和地痞流氓的骚扰,相依为命的侄女儿也因为兵荒马乱失散了,后来她遇到了一个善良的小商人,就嫁给他去了山东老家,好容易过了几年安宁的生活,日本鬼子撤退时烧杀抢掠,她丈夫被打死了,家也被烧得一干二净,只好又回到老家,想到临江投靠一个远房亲戚,谁知那家人早已不知去向。她走投无路又病又饿,昏倒在街头,被曾管家遇见,领回尤家大院收留下来。可能饱经沧桑的她变化太大,尤贤白没有认出她,虽然曾经怀疑过,但被曾管家敷衍过去了。颜师傅听后非常同情,当即便决定连夜回邛州去,不再做证人。曾管家这次显然没有撒谎,关大铭松了口气,为了慎重,连忙通知邛州公安局查证。 罗三拐的办案方式受到袁润批评,指出这是旧警察的作风,人民公安办案要堂堂正正,绝不能够搞歪门邪道。罗三拐心悦诚服。 继续审问,曾管家再次把全部罪责都揽在自己身上,尤贤白和三姨太是他害死的,因为这场悲剧是他引起的,他要赎罪。原来四年前,大太太死了,三姨太和大少爷闹出了家丑,二太太居心不良搅得尤家鸡犬不宁,尤贤白又气又病痛苦不堪,曾管家便劝他再娶一房姨太太,晚年有个称心的伴。尤贤白开始坚决不答应,可是当曾管家有一天把江婉玲领到他面前时,他竟看呆了,太像他从前魂牵梦绕的周月桂了。从此尤氏公馆里便又添了一位四姨太。曾管家做梦也没想到四姨太与尤家有不共戴天的冤仇,无意间种下了祸根。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