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察遇到兵剧情介绍

13-18集

警察遇到兵第13集剧情介绍

  无处可去留在尤家的玉香婶沉默寡言任劳任怨,得到了大家的好感,曾管家对她产生了感情。直到有一天,他发现玉香婶竟想用凝心草毒害尤贤白,才知道原来两人曾经有过那样一段不堪回首的情仇往事。 在曾管家的再三劝说下,玉香婶终于放弃了报仇的念头。两人约定,等一段时间一起离开尤家大院,找个地方结婚成家,安度余生。 临江解放了,新时代到来了,四姨太看到了人生的希望,闹着要跟尤贤白离婚,月桂才偶然发现长像酷似自己年轻时候的四姨太,竟然是哥哥周月明的亲生女儿,也就是她失散多年的亲侄女儿!玉香婶再也控制不住悲愤,冲进尤贤白的寝房,要尤贤白立刻与江婉玲离婚。尤贤白明白了真相,非常震惊,一下子病倒了。 思来想去,尤贤白叫来曾管家,决定和三位姨太太都离婚,明媒正娶玉香婶,赎回自己的罪孽。 曾管家已经深深爱着玉香婶,绝不愿意玉香婶再嫁给尤贤白,而且尤贤白一旦宣布决定必然引起所有人猜疑,四姨太的秘密就肯定保不住了。为了保护江婉玲,也为了玉香婶,他用凝心草毒死了尤贤白。后来当他三姨太发现旧照片,怀疑到四姨太的真实身份并进行敲诈时,他又装鬼吓死了三姨太。 曾管家的交代终于揭开了尤家命案的秘密,但凶手真的是曾管家吗?关大铭和罗三拐很有怀疑,他很可能是自愿为玉香婶顶罪。要不要继续追查玉香婶,二人产生了分歧,罗三拐同情玉香婶,想就此结束马虎过去,关大铭虽然也很难过,但要坚持原则。 此时的玉香婶久等曾管家不回,已经猜到曾管家顶了罪,她不愿意苟活,留下遗书,准备自尽。她才是谋害尤贤白和三姨太的真凶,当尤贤白病倒床榻闭门不出痛苦忏悔时,她以为他还在拖赖与江婉玲的离婚,遂怒不可遏地下了毒;当尤贤白在餐桌上宣布了离婚决定,她已经来不及挽回了。吓死三姨太的原因当然也是为了保护江婉玲。 就在玉香婶端起掺了凝心草汁的酒杯时,关大铭等人赶到了,救下了她。 江婉玲和玉香婶这两个旧式妇女好容易看到了新生活的曙光,却终于没能摆脱旧社会强加给她们的耻辱枷锁,一个自尽,一个成为凶犯,关大铭既愤恨又同情,他征得袁润同意,在对社会公布案情时隐去了有关江婉玲身世的内容,只是结论为因家庭内部矛盾导致的凶案。关大铭其实一直怀疑江婉玲是否真的自杀了,他的疑惑很久以后才得到了证实。原来心高气傲的江婉玲知道真相后,深深同情玉香婶的悲惨遭遇,难以承受曾嫁予不共戴天的仇人的耻辱,更羞于面对关大铭诚挚的目光,她顶下了杀人的罪名,伪装自杀,悄然去了省城,隐姓埋名自食其力,开始了她所希望的新生活。 结案后,关大铭并不开心,这样一桩案子到最后他也没弄清,四姨太和玉香婶究竟算资产阶级还是无产阶级?他还是渴望回到前线,真刀真枪和敌人斗争。可是当袁润通知他又有新任务时,所有的烦恼又不见了。

警察遇到兵第14集剧情介绍

  这天晚上,临江市最大的通泰钱庄老板郑福元和出纳严世维正在清算财务,五个蒙面歹徒持枪抢劫,郑福元反抗中被刀杀伤,严世维被逼打开了金库,劫匪抢走金库里的三百根金条。钱庄值夜人员察觉后赶来,混乱中劫匪开了枪,随后挟持严世维带着金条在夜幕遮掩下逃逸了。 此时正值新生人民政府为了稳定经济秩序,大力整顿私人钱庄之际,钱庄被劫引起了连锁社会影响,局里奉市军管会之命组成了专案组,由关大铭负责,首要任务是排查所有与钱庄关系密切的人,找出线索。 尤家大院案子结束后,罗三拐和贾小蝈回到旧警职人员学习班继续集训,二人自以为立了功穿上了军装,很有优越感,指手画脚革人家的命,闹出了一场笑话,幸亏关大铭来解了围。 档案科科长沈仕杰也是旧警察,由于解放前夕保护下了档案库受到表扬最先被留用。他喜欢学习,表现非常积极,迅速清理出了与钱庄和郑福元关系密切的人员名单,关大铭带着罗三拐等人夜以继日地排查,结果全部都有不在现场证明,也不具有作案动机。 但是罗三拐利用熟悉的民情,摸到一个情况,严世维在案发前有反常行为。联系到严世维是被劫匪带走的,关大铭决定以严世维为目标进行追查,于是立刻将严世维照片发往各处要求协查。 这时从近邻的白水县传来一个消息,有严世维的踪迹。 关大铭等立即赶去。与此同时,有人在某处放飞了一只鸽子。 当地公安人员已经监控住一处民宅,本想等到天亮再动手,但里面的人已接到鸽子报信准备逃跑。仓促的枪战中对方挟持了一位妇女为人质,公安被迫与其谈判攻心,并另外寻找攻击办法。趁人质转移了公安注意力,匪首带着几个心腹裹挟严世维逃掉了。 迂回的公安击毙了两名匪徒,正欲活捉挟持者,救出人质,贾小蝈表现心切,一枪击毙了唯一的活口。他得意地等关大铭表扬,却得到一顿臭骂。罗三拐辨认出此人叫马小黑,是义远堂袍哥许暴牙手下的得力喽罗,可以确定,此案很可能是许暴牙带人干的。

警察遇到兵第15集剧情介绍

  许暴牙的袍哥码头在临江城外的江口镇,解放后袍哥已被取缔。关大铭派罗三拐和贾小蝈前去调查。 罗三拐两人便衣前往,打探到许暴牙一伙早就鸟兽散,不知去向。那里治安情况很糟,罗三拐和贾小蝈摆出警察的架子,自以为没人敢惹,谁知竟被几个乞丐戏弄,挎包也被抢走,弄得囊中羞涩,小旅店的食宿无钱结账。 罗三拐很没面子,想用贾小蝈仅余的私房钱去赌回来,结果先赢后输,精光如洗。小旅店老板催账,贾小蝈提出学习解放军留下借条,老板不认账,罗三拐恼羞成怒,干脆耍横。老板不服,派伙计去报警,当地派出所长听说有人冒充解放军,非常重视,亲自赶来抓人。罗三拐本来认识当地的旧所长和几个旧警察,但都被送去学习了,他不提还好,一提起所长更认定与旧警察称兄道弟的一定是坏人,越搅越糊涂。关了一夜,所长慎重起见,给局里打了电话,虽然证实了他们身份,却告他们估吃霸赊欺负群众。 关大铭大发雷霆,他最痛恨估吃霸赊欺压老百姓的旧警察德性,当即把罗三拐和贾小蝈遣返回学习班。二人灰溜溜被打回了原形,受到众人的奚落挖苦,抬不起头来。 根据初步掌握的情况,关大铭把调查重点转向排查临江的袍哥骨干。另外,对钱庄老板郑福元也不能轻易排除。但赶走了罗三拐和贾小蝈,人手更加捉襟见肘,关大铭只好请沈仕杰帮助监控郑福元。 谁也没料到,此时许暴牙和姘头谭巧芸却躲在城里的韩记酒坊,秘密派人去西山市联络同党,以接应他们外逃。严世维也躲在这里,原来他是被谭巧芸拖下水的内线。

警察遇到兵第16集剧情介绍

  学习班进入了新高潮,揭批斗争坚持反动立场的旧警察头目,仿照解放军的新式整军运动,普通旧警职人员纷纷上台控诉旧社会的黑暗和自己的遭遇。 罗三拐深受教育热血沸腾,也上台控诉了旧社会如何把人变成鬼的,他痛苦地反省了自己身上的旧警察恶习,发誓痛改前非。 这场'两忆三查'活动大大提高了旧警职人员的思想觉悟,罗三拐请了假专程去江口镇还钱道歉,并主动到派出所沉痛检讨。 关大铭知道后,感到他和贾小蝈的本质还不坏,还能够改造进步,遂招回了二人。 许暴牙等人杳无踪影。罗三拐和贾小蝈前往严世维的老家调查。严的瞎眼老爹一问三不知,但表情有异。二人立功心切,晚上装成土匪入室抢劫,把瞎子严父捆绑起来用刀威胁,搜出了一根金条。严父交代出儿子前几天深夜回来过,说要出远门,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所以给他留下这根金条。严世维不是一个人回来的,他身边还有个女人。 关大铭得到报告,非常兴奋,把金条给郑福元验看,确认是被抢劫的金条之一,证实了严世维就是抢劫的内线。 关大铭随即要罗三拐设法寻找与严世维同行的那个女人。 这女人无影可查,罗三拐凭借经验,'误打误撞'地弄清楚了她曾对严世维说过的一句话是客家语,也就是说她很可能是客家人。 经过仔细排查,共查到二十几个符合特征条件的客家女人,户籍资料送到了专案组。众人加班审查,当看到一个叫谭巧芸的女人照片时,关大铭大吃一惊,原来在白水县追捕许暴牙团伙时,被劫匪挟持的人质就是这个女人!

警察遇到兵第17集剧情介绍

  可是当专案组赶到谭巧芸的家,却发现她仓促逃走了,桌上的饭菜还是热的。原来谭巧芸得到了内奸'灯影儿'及时报信。 搜查时发现了三张高利贷借据,罗三拐认识这三人,补锅匠陈照生、赌徒薄老五和小偷结巴。 袁润指示迅速查清谭巧芸的底细,侦察工作立刻围绕她展开。 罗三拐的侄女丁小萌是个读过书的进步姑娘,从乡下来临江找工作,罗妻想把她介绍给关大铭。 罗三拐和贾小蝈在谭巧芸家设伏,抓到了结巴,他是贾小蝈的发小。结巴交代是在菜市上碰见化妆成老太婆的谭巧芸,谭要他去她家打探动静,顺便取回藏在屋梁上的一包钱,明天上午十点钟准时到城外的十里堰碰面。严世维本以为劫得金条后就与谭巧芸远走高飞做快活夫妻去,没想到谭是许暴牙的姘头,自己被他们骗了,又气又恨,半夜里打算悄悄溜走。 关大铭在十里堰布置设伏,可是谭巧芸却没有来。扩大搜索范围,在附近一处废弃砖窑里发现了严世维的尸体,被人用钝器击打脑勺而死。 忙里偷闲,罗三拐找借口请关大铭到家里吃饭,意在介绍小萌。罗妻把小萌精心打扮,涂脂抹粉,反倒弄巧成拙,关大铭非常看不惯小萌。 关大铭走后,罗三拐将老婆一顿臭骂,事情只得从头另来。

警察遇到兵第18集剧情介绍

  丁小萌自打见了关大铭,竟对他产生了强烈的爱慕,这也难怪,一个英武的解放军公安干部,怎能不俘获情窦初开的姑娘的心。 贾小蝈悄悄给小萌出个主意。趁关大铭在办公室,小萌哭哭啼啼找他报案,称她被人抢劫还差点被污辱。关大铭来到'现埸'查证,发现漏洞百出,小萌不能自圆其说,只得坦白报案是假,想见关大铭是真。关大铭生气地批评罗三拐和贾小蝈,查案任务这么紧,还有心思搞花样。 罗三拐提出不能被动地绕圈子,可以利用结巴做线人卧底,即便打不进去,也能搅得许暴牙和谭巧芸胆战心惊,迫使其露出马脚。 结巴愿意将功赎罪,但提出自己啥都不懂,要贾小蝈一起去。 贾小蝈有些畏难,但还是答应了。出发前他向小萌表白了爱慕之情。 关大铭和罗三拐设计了一个苦肉计,当众宣布了开除贾小蝈。 去西山联络的人迟迟未归,许暴牙和谭巧芸坐卧不安,听说结巴和贾小蝈到处找他们,二人商量了一个铤而走险的诡计。 贾小蝈和结巴被劫匪悄悄绑架进了韩记酒坊,一番拷问后,得到了谭巧芸的信任,留了下来。 公安立刻监控住了韩记酒坊,因为不了解里面情况,便等待贾小蝈送出情报再动手。 贾小蝈偷听到了许暴牙和谭巧芸派补锅匠去除掉严世维老父亲,为了把情报送出去,他故意受伤,酒坊老板韩麻子只好派喽罗陪他去医院治疗。 贾小蝈在医院里与化装成病人的罗三拐接上了头,留下字条报信。字条上还说,酒坊里可能有暗道,许暴牙和谭巧芸出没无常,他正在查找暗道口。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