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察遇到兵剧情介绍

19-24集

警察遇到兵第19集剧情介绍

  为了确保一网打尽劫匪,关大铭决定控制住酒坊暂时按兵不动。 他带人赶往严世维老家,却晚了一步,瞎子严父已经被人扼死在床上。有人看见案发前一个外地补锅匠曾在经过转悠,很可疑。邻居还补充了一个情况,严父曾讲前些天被两个土匪入室抢劫过,但他闭口不提被抢了什么东西。关大铭认为,这两个土匪和补锅匠是重大嫌疑对象,可能是一伙的。罗三拐自然不敢吭声。 酒坊里气氛忽然反常的紧张,韩麻子和几个心腹交头接耳忙进忙出,好像准备秘密接待什么重要人物。贾小蝈想方设法打探,终于得知他们在等省城的龙头老大曾大头来会合,然后逃离临江。 这个情报太重要了,怪不得他们一直躲在临江没逃走,原来在等老大。贾小蝈借口换药,赶紧又到医院传出情报。 正巧公安局前两天接到了省厅的紧急通缉令,省城的袍哥龙头老大曾大头畏罪潜逃,这与贾小蝈的情报不谋而合。袁润叫来沈仕杰询问曾大头的情况,原来曾大头是临江人,许暴牙很仰仗他,与他关系很密切。袁润和关大铭研究后改变了计划,决定等这条大鱼入网后再一举动手。同时先查明补锅匠等疑犯,扫清许暴牙布置在外围的爪牙和眼线。 酒坊里,贾小蝈发现许暴牙画的一张图,伺机把图送出。 与此同时,罗兴泉已经查明,装成补锅匠出现在严父家的是薄老五,但他已经失踪两天了。 沈仕杰辨认出贾小蝈送来的图上画的是麻雀坳,会不会是金条藏在那里?

警察遇到兵第20集剧情介绍

  关大铭率队由沈仕杰带路,赶到麻雀坳。他们搜查到一处很隐密的山洞里,发现了薄老五的尸体,衣服兜里有那张图,其它什么也没有,更不用说金条。是灭口还是另有隐情,关大铭很疑惑。 他们都没有想到,这其实是许暴牙一个胆大包天的阴谋,一个连环的缓兵之计。 夜里,有人往罗三拐家里塞了一根金条和一封信,威胁利诱他。罗三拐抱着钱要拿、案照办的心理,悄悄把金条藏了起来。 罗三拐查到薄老五是借了陈照生的补锅挑子去严家杀了严父,断定二人有勾结,忙去抓捕陈照生,陈已逃匿。 酒坊里,许暴牙、谭巧芸等非常兴奋,派出去联络的弟兄终于回来了,并与西山的同党商定了接应的事宜。许暴牙下令秘密准备,半夜就动身。 关键时候,关大铭和罗三拐终于抓到了陈照生,陈立刻坦白了受许暴牙指令杀害薄老五等罪行,但对许暴牙派他与'省城老大'接头一事完全不知道。关大铭顿时明白上当了。袁润下令立刻动手,务必保证贾小蝈和结巴的安全。 一只鸽子飞到酒坊后院,许暴牙接到内奸'灯影儿'的报警,赶紧准备做掉贾小蝈和结巴后逃逸。原来由于内奸的配合,许暴牙和谭巧芸早就知道二人来卧底的内情,借机走了一步险招,利用二人传递假情报,以牵制公安拖延时间。 贾小蝈和结巴被吊起来命在毫发时,枪声骤响,公安人员冲了进来,关大铭奋身救下了二人。一场激战,全歼匪徒,活捉韩麻子等,只有许暴牙和谭巧芸利用喽罗抵抗时,从杂屋暗道逃走了。 公安人员和协助部队立即封锁所有出路,要叫二人插翅难飞。

警察遇到兵第21集剧情介绍

  许暴牙和谭巧芸逃到城内的普慈寺暂且藏匿起来,哀叹功亏一篑,幸亏'灯影儿'报信及时才侥幸逃脱。他们知道公安此时定会在四处张网布控,不敢上路,只能先避几天风头再依靠'灯影儿'逃出去。 破获许暴牙团伙,社会反应热烈,郑福元、工商界代表和储户群众代表送来锦旗,同时希望尽快追回金条,挽回经济损失。 贾小蝈因为卧底有功,受到表彰,自我感觉成了英雄人物,在医院里对两个小护士吹嘘炫耀,搞得人家一脸的崇拜。小萌嘲笑他被许暴牙利用,传出的全是假情报,贾小蝈十分尴尬,赌气去找关大铭评理。袁润察觉到公安局里有内奸,决定暗中调查。 关大铭接到匿名举报,罗三拐被许暴牙用金条收买了,他半信半疑,派贾小蝈暗中摸摸情况。谁知贾小蝈弄巧成拙,反被罗三拐揭发是内奸。 沈仕杰受关大铭委托监视钱庄老板郑福元,并未发现异常。 谭巧芸乔装从约定的地点取回'灯影儿'送来的军装,许暴牙穿上后装成公安来到江边,物色了老实憨厚的打鱼人蔡老七,出示了证件(罗三拐的证件),说要执行机密任务,重金雇他的船去清江,要他随时待命。谁知蔡老七认识罗三拐,表面满口应承,转身就悄悄来找罗三拐告密。 罗三拐大惊,这才发现自己的证件被人偷了。关大铭深知事关重大,忙找袁润,再次证实局里确有内奸。袁润决定此次行动对全局所有人保密,请驻军调部队支持。 一个班的战士装成船工、小贩等,秘密控制了江边和蔡老七的船,守株待兔。 许暴牙要谭巧芸带着金条到下游普慈寺江边等候,自己来接船,结果发现中了埋伏。他利用江边障碍物开枪顽抗,最后被击毙,临死之前,他从挎包里拿出一只鸽子放飞。关大铭等人没反应过来,等举枪射击,鸽子已经飞远。

警察遇到兵第22集剧情介绍

  普慈寺里谭巧芸看到鸽子,明白出了事,只得再次潜藏下来,要寺里的高和尚送信鸽去四季香饭店。 由于没有抓到活口,关大铭很沮丧。飞走的鸽子显然是给谭巧芸报信,他由此想到内奸是否也用这个办法联系。 罗三拐主动交代了藏金条的事,组织上也核查清楚他不是内奸,重新恢复他的工作。他憋着一肚子气,发誓要查出诬陷他的内奸。他找自己的眼线妓女小桃红了解过去旧警官们在青楼的活动情况,偶然得知沈仕杰与许暴牙的关系很蹊跷。 罗三拐和贾小蝈化装去沈家查看是否有鸽子,却一无所获。他不甘心,又指使结巴潜入沈家,偷寻证据,结果闹出了一场风波,结巴也被派出所当贼抓了起来,差点偷鸡不成蚀把米,幸亏还是关大铭出面遮掩了过去。 与此同时,关大铭查到了通泰钱庄的一个可疑账户,而且跟沈仕杰有关。 罗三拐发现沈仕杰夫妇常到四季香饭店吃饭,暗中监视,并无什么可疑。当沈夫妇离去后,他意外地在餐馆后院里发现有供食用的菜鸽子,伙计告诉他是隔三岔五有人送来卖的,他一下感觉这个餐馆大有名堂。

警察遇到兵第23集剧情介绍

  罗三拐无意间在四季香饭馆发现了混在一笼菜鸽子里的信鸽,恍然大悟,终于明白了许暴牙和内奸的联络渠道。 餐馆的裘老板发觉暴露,趁夜潜到罗家打黑枪,差点击毙罗三拐。 关大铭当机立断将计就计,制造罗三拐中枪命危的假象麻痹对手,引蛇出洞。 袁润找沈仕杰谈话,安排他到省厅培训学习,时间半年,这是组织上对他的培养。沈仕杰提出监视郑福元的工作还没有结束,要不要移交。袁润说没有必要,对郑福元的监控不会有价值,干脆撤了。 半夜里,一个黑影钻进档案室,撬开墙角几匹砖,从暗洞里提出一个沉甸甸的布袋。没料到灯光骤亮,关大铭等人站在他面前,人赃俱获,布袋里是一百根金条。 审讯室里,沈仕杰坦白了他就是许暴牙的内线'灯影儿',两人已经暗中勾结多年,利用四季香饭馆作为联络掩护,每次有紧要事情,许暴牙就把信鸽混在菜鸽里送来,沈仕杰再把信鸽放飞回去。当罗兴泉偶然发现这个秘密后,他只好铤而走险,指使裘老板打黑枪杀人灭口。 谭巧芸藏在哪里沈仕杰不知道,但他愿意立功赎罪争取宽大,写了张字条,放飞了在四季香饭店查获的信鸽。 谭巧芸接到'灯影儿'一切安排妥当的信,带上金条到约定的地点见面。 沈仕杰等在文庙前的旗杆下,四周已埋伏了公安人员。贾小蝈找不到合适的埋伏点,钻进了路边一家铁匠铺。 化装成拾破烂老妪的'谭巧芸'走近了沈仕杰,正要开口,公安人员冲出来围住她,谁知她不是谭巧芸。原来狡猾的谭巧芸花钱找了个替身来试探,自己躲在远处的铁匠铺里悄悄偷窥。见机不妙正要溜走,劈面撞上也躲在里面的贾小蝈。 谭巧芸被抓获后,查出随身背篼里的一百根金条。她说许暴牙抢劫钱庄后只带回来一百根,其他的她不知情。通泰钱庄被抢三百根金条,还有一百根哪里去了?

警察遇到兵第24集剧情介绍

  关大铭分析,由于金条是在沈仕杰和谭巧芸准备远走高飞潜逃时当场拿赃的,应该不会藏下一部分不带走,也就是说另外一百根在他人手里。 已经伤愈的郑福元听说找回了被抢的金条,非常高兴地又送来锦旗,表示能追回一大半就算阿弥托佛了。他递上申请书,说是为了不让债权人受损失,他想回浙江老家筹款。 袁润有意把郑福元的申请书给沈仕杰看,表示如无充足理由,局里不能阻止正当商人来去的自由。沈仕杰自然明白郑福元想逃,一番攻心,他终于供认了郑福元也是同伙。通泰钱庄表面上郑福元是老板,其实还有他和许暴牙这黑白两道的两个秘密股东,三人各占三分之一。解放了,私人钱庄要国有化,他们不甘心,合谋私吞金条,自导自演了这场抢劫案。事后按当初的股份,许暴牙和沈世杰各带走一百根金条,郑福元留下了一百根。 案情大白,袁润命令关大铭逮捕郑福元。 关大铭带着罗三拐、贾小蝈精神抖擞地来到郑家,郑福元却刚刚吞鸦片自杀了。关大铭立刻控制现场,下令搜查郑家。反复搜查,就是找不到金条的影子,盘问家属,家属们都不相信钱庄破产倒闭了郑福元还会藏有金条。关大铭无奈,只得让家属先料理后事。 郑福元被放进了备好多年的寿木,亲属们哭天喊地一团乱,就在盖棺论定的时刻,关大铭和罗三拐同时灵机一动,重新开棺检查,果然发现了一百根金条被郑福元事先藏在棺材内殉葬,郑福元守财奴实在太可悲太丑恶了。 历经曲折坎坷,通泰钱庄抢劫案终于圆满侦破,可关大铭他们还没来得及高兴,圣路易医院又发生了一桩更为扑朔迷离的案子。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