狱警第5集剧情介绍

 

唐翘楚跟着众人围在旁边看了,看着罗志平的尸身半张着眼睛,唐翘楚腿都软了,踉踉跄跄进了银行。佟旭升还在等取钱手续,唐翘楚抱着五万块钱魂不守舍。佟旭升说手续很快就办好,唐翘楚这才想还要钱干什么,她把五万块钱塞到佟旭升怀里,说了声不需要钱了就急匆匆离开了银行。此时正有更多的人向罗志平坠楼的地方围拢过来。 唐翘楚在街上走了很久,不知道眼前这事情如何收场,猛地想起还要看演出,只得掩饰了混乱的思绪赶去了剧场。演出开始了,唐翘楚满脑子都是那些怕人的场景,和罗志平在天台撕打,罗志平晕倒在天台边沿,他滚下去,摔得血肉模糊……她没有发现,她的身子底下正汩汩地流出血来…… 唐翘楚流产了,她甚至还没确定自己怀孕。从剧院直接来到医院,只有母亲陪着她,杨俊德因为公司有急务走了,唐翘楚一人躺在病房里,一闭上眼就想起罗志平的死状。 第二天一醒来,母亲大叫大嚷地拿来一份报纸,上面登了私人侦探罗志平负债自杀的题目,报道里写警察在现场罗志平身上找到遗书,里面写着“我再也不赌博了,我再也不需要钱了”。唐翘楚拿过报纸仔细看了半天,没想到警察会是这样一个结论,希望这事情就此了结了,她又仔细想了想,好象没有人知道她和罗志平的会面。 公司的生意又被抢去一单,对手仍然是佟旭升,杨俊德本来以为事在必得,佟旭升抢了上单生意,手头应该缺钱周转,不想这么快他居然还能筹到钱。加上唐翘楚的流产,杨俊德心情恶劣。 警察局负责罗志平自杀案的是老警探司徒敏和他的徒弟于杰,司徒敏到了退休年龄,定下来办了这件简单的案子就退休。徒弟第二天就写好了结案报告,司徒敏挺看中这个徒弟,教他万事不要草率,这案子不是没有可疑之处。跳楼怎么会跳坏天台的栏杆,缠着纱布的手缺一根指头,这些细节也是要弄清楚的。司徒敏教于杰至少去问问赌场,查查罗志平的事务所再结案。 于杰去查了,真让他查出了问题,罗志平留在办公桌上的记事簿里夹了张小纸条,是随手写的时间地点,正是他“跳楼”的时间地点,一个要自杀的人怎么会写这样的内容,看上去分明是随手记下的约会地点和时间,于杰嗅到一丝大有可为的气息。 唐翘楚出院回家,这些天格外关注报纸上的报道,每天都提心吊胆,生怕再有什么关于罗志平的新闻,还好报界已经把一个小私人侦探“自杀”的事情忘记了。幸好这些天杨俊德多在公司忙,没看见唐翘楚惶惶不可终日的样子。 警察局接到一封信,是罗志平事务所的秘书按照他生前的吩咐寄来的,信里说“我不会自杀,我的意外死亡背后必定有一个凶手”。司徒敏没想到退休前走走过场的工作一下变得复杂起来,徒弟于杰倒是跃跃欲试。 司徒敏开始认真调查罗志平自杀案,他们从罗志平事务所拿回了所有侦探记录,如果有凶手,不是在赌场,就是在他的侦探记录中。司徒敏师徒开始一个个调查罗志平的主顾和调查对象。警察局的电话打到了唐家找翘楚! 唐翘楚没想到自己会接到警察局的电话,吓得路都要走不动了,母亲担心她一人外出,陪她来到警局。唐翘楚是罗志平的调查对象,这是她没想到的,一番询问,唐翘楚只得说出罗志平死时,自己正在那所大楼里,她还说了罗志平在她家借住的经过,她讨厌他,但是不会杀死他。母亲以前所未有的热情投入到这件事情里来,她觉得司徒敏似乎已经被她迷住了。 司徒敏和于杰找到佟旭升,佟旭升证明唐翘楚和他在一起待了1个小时。有了不在杀人现场的人证,对唐翘楚的调查就结束了。但是母亲和司徒敏的交往却正式开始了。 警局调查唐翘楚的事情终于还是被杨俊德知道了,唐翘楚搪塞了过去,说是因为罗志平在唐家借住过的缘故。没想到母亲约司徒敏到家里作客,司徒敏透露出唐翘楚事发时在那所大楼里,杨俊德听得一愣。 杨俊德想知道唐翘楚为什么会在那里出现,唐翘楚紧张得不行,只好说碰到佟旭升一起喝了杯茶,又不敢说得太久,胡乱说坐了一刻钟。杨俊德没再问,唐翘楚以为他相信了这个解释。谁也想不到杨俊德亲自来到大楼,他要好好调查唐翘楚和佟旭升的这一刻钟。 从门房那里,杨俊德得知唐翘楚在大楼里总共待了1小时,他又到楼下的银行,找了熟人,查出那1个小时里佟旭升有45分钟在银行转帐。唐翘楚对他隐瞒了这45分钟,在这45分钟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