狱警第14集剧情介绍

 

唐翘楚假意同意了杨俊德的离婚请求,借此缓和杨俊德身上越来越浓重的杀气,这行动果然奏效,杨俊德满意地点头,提出搬出唐家到公司暂住,让唐翘楚尽快办好离婚手续。 没有了杨俊德,唐家的阴森似乎消退了许多,但唐翘楚却没有一丝轻松的感觉,她紧张地等着林冬云拿到证据,她不知道杨俊德给她留了多少时间。 林冬云这边却迟迟没有进展。 杨俊德在南京的第二任妻子当年是“久病不治而亡”,没有立案侦察,林冬云把希望寄托在杨第一任妻子死亡的调查记录上。苏州,林冬云直接找到警探刘铮,询问当年杨俊德“杀妻”案的证据,刘铮只有一脸无奈——如果有证据,当年自己怎么可能放过杨俊德?!两人拿出案件的卷宗一起研究,翻烂了纸边也找不到半点可能,无可奈何下,林冬云只好决定从第二宗案子上寻找线索——第二任妻子家里那个满心愤懑的老仆人也住在苏州,他能不能提供有价值的信息? 老仆人的愤懑依然激烈,但除了对杨俊德的个人攻击和自己的主观臆测,说不出更有根据的东西。虽然老人一口答应为林冬云出庭,但林冬云知道这样漏洞百出的证词根本没有作用。 取证再一次陷入僵局,林冬云有些绝望了,难道就这样让杨俊德逍遥法外了吗? 刘铮这时候提出一个建议——与其寻找埋没多年的证据,不如自己动手“发现”。林冬云看着刘铮的眼睛心里一动…… 月黑风高夜晚,林冬云和刘铮悄悄潜入杨俊德第一任妻子的老宅,阴森的地下室里,杨俊德的妻子“安静地躺在”冰块之间。在林冬云火把的微弱光线下,刘铮翻弄起陈年的尸身,之后,他拿起带来的铁棒狠砸下去,击打在死人的后脑。虽然只有短短几分钟,林冬云和刘铮都已是汗流满面。刘铮放好尸体把铁棒递给林冬云——只要铁棒上再沾上杨俊德的血迹,我们就有足够的物证了…… 上海,铁棒摆在了唐翘楚面前,林冬云把计划告诉唐翘楚,要她尽快弄到杨俊德的血!这天夜里,唐翘楚打开锁了很久的妹妹的房门,一样一样看着妹妹的遗物。唐绰约,罗志平,还有朱雪冰,金梅朵,她想啊想,那些人的面孔在夜光底下显出形来,盯着她看,看她怎么办…… 唐翘楚答应了林冬云的请求。 又是一个不眠之夜,唐翘楚找出杨俊德的剃刀,轻轻在自己的手臂擦弄,锋利的刀刃划过唐翘楚干燥的皮肤,唐翘楚一阵冷颤——平日里都是唐翘楚为杨俊德剃须,这一次将大不相同…… 唐翘楚收拾停当,上好了闹钟躺下,却怎么也无法入睡,她敢做吗,她做得到吗。 清晨,唐翘楚早早起身,拿上杨俊德的剃刀和换洗内衣匆匆赶到公司。 杨俊德刚刚起床,看到唐翘楚眼中掠过一丝异样。唐翘楚说自己看到杨俊德的剃刀在家里,所以送过来帮他刮脸。杨俊德有些迟疑,但并没有反对,坐好了任由唐翘楚摆布。 清晨的阳光洒进房间,夫妻生活的安宁景象下涌动着令人窒息的紧张,剃刀的每一次滑动都让人凝神屏息。杨俊德问起离婚手续的进展,唐翘楚却反问两人的感情可不可能重新来过。杨俊德的回答是沉默,屋子里只听到刀锋划过皮肤的声音。终于,唐翘楚“一不小心”割破了杨俊德的脖子,当她用早已准备好的棉棒擦拭血迹的时候,杨俊德一把抓住了她的手。 四目相对,血无声地淌下来。 杨俊德夺下唐翘楚的剃刀和棉棒,自己到卫生间收拾干净,没给唐翘楚留一点机会。唐翘楚只好收拾东西走人,取血计划失败。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