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女人花剧情介绍

1-6集

幸福女人花第1集剧情介绍

合,凭着自己的勇敢和机智,勉强能应对婆婆,但也难免感到身倦神疲。常常在晨跑过后揉着自己酸胀的小腿,在金玲的小店里跟金玲、钟蕙她们抱怨。美艳如花的金玲一来二去跟她分析婆婆的心态,以及应对措施,俨然是一副料事如神的样子;钟蕙是个结婚狂,早就听傻了,不禁害怕起来,可最后还是牙一咬、眼一闭——我嫁!折磨死我也要嫁!吴芮的妈吴玉芬打来电话,想问问女儿的情况,吴芮特委屈地喊了一声:妈——!

幸福女人花第2集剧情介绍

都是汽车惹的祸 这两天大良手里进进出出地老拿着本汽车杂志——是他自己婚前答应吴芮的,结婚后为了方便她上下班,就给她买辆车。现在,时候到了,吴芮的撒娇也来了。 小两口子先是在自己的房门儿里关着商量,琢磨自己兜里那点钱能买辆什么车。一盘算,买车的钱倒是有,只是买完腰里就没了余粮了。大良挺犯愁。吴芮不管,赖着老公撒娇,要他说到做到。后来,一家人在一块儿看电视的时候,大良看到介绍车的节目就不让换台,大家伙看出些端倪。 先是小鸥私下里找着吴芮问,说嫂子是不是要买辆车啊,以后都谁开呢,能坐几个人呢,周末可以带她和她的同事们一起出去郊游吗……?问了一大堆很不靠谱的问题,听得吴芮心里直打鼓;小良也找到哥哥,跟他探讨各种配置的汽车的性价比等等问题,大到品牌历史,小到汽车装饰,俨然一个新生代汽车发烧友。但他说的都是些'豪华版'的汽车,大良听着,心里也直打鼓。公公婆婆也看出来了,但他们俩关在自己房子里说。公公觉得家里买辆车挺好的,加上现在车也便宜了,要不然他们出钱给儿子媳妇买一辆;可婆婆觉得年轻人需要锻炼,不应该太娇气,把这事给按住了。 大良和吴芮不想让父母知道这事,不敢再在家里张扬了。正好吴芮的闺中密友金玲打电话来说,近期有一个大型的车展,自己有两张票闲着,问她和大良想不想去看看。 吴芮看车展完全是过瘾去了,她看着好车就不撒眼,拼命让大良给她拍照。大良明知道他们不可能买宝马奥迪,可拉吴芮都拉不走,大良很有点上火;吴芮又觉得老公太实在了,自己就想看看都不行,再加上眼馋,也有点不高兴。更让他们不高兴的是,小两口逛了大半天,想去咖啡店喝一杯,却发现大良把钱包丢了。这时家里又打来电话,说小良下岗了,让大良回来商量商量。两个人只好赶紧把钱包挂了失,累了一天,揣着一肚子无名火就回来了。 家里商量着为帮助小良下岗再就业,需要大家有钱出钱,有力出力,吴芮和大良明白——他们的买车计划暂时泡汤了。区小良死活不让大家说自己是下岗,那是单位优化组合,区小良主动把自己优化了,拿了六千辞职金,准备闯天下。秦思平对区小良极不放心,劝他上大学,区小良反驳老妈,比尔·盖茨上哈佛都退了,上学有个什么劲啊?秦思平拿区小良没有办法。组织全家人进行说服工作,都被区小良一一击退。三个男人(区建华、区大良、区小良)围在一起,商量为小良找工作的事。小良动不动就爱放眼寰宇、展望未来,口号喊得震天响,想起什么就要由他来改造世界,常常遭到老爸老哥的无情抨击。区大良认为区小良恰恰应该从现实层面入手,踏踏实实地重新步入蓝领阶层,从拧螺丝的工作做起。区建华是个没主意的,一会儿支持小良的理想主义,说现在再没理想,这辈子也就铁定碌碌无为了,可不一会儿他又赞同大良的基础路线,认为小良最大的失误,就是好高骛远、海市蜃楼,不够脚踏实地,最后,他甚至开始赞同秦思平的观念——考大学!小良当然是谁的也不会听,他末了又搬出他那句老话——好了你们不要说了,总之,这是一个可以理解的历史过程。老爸老哥无言。 电视的新闻里正在报导车展的情况,吴芮拿出今天拍车展的数码相机,小鸥抢着要先和嫂子看,两个人却不约而同地看到了在后景的绿头发小鸥——她特别扎眼地在不同地方抱着不同的'男朋友',原来是小鸥他们公司在车展会场给客户搞活动,小鸥一向换男朋友跟走马灯似的,她赶紧让嫂子别声张,让小良在电脑上修过片之后,才能把照片公诸于众。晚饭的时候,年轻人就买车好不好,究竟买什么车好等问题展开了讨论。时尚狂小鸥主张买车应该张扬个性,一切以个人魅力出发;小良很鄙视她的观点,他强调的是性能价格、功能特色等等,最后,小良说——其实,汽车也就是一电脑。这番话把奶奶给听胡涂了,奶奶连忙悄悄问吴芮,现在的电脑也能开了?秦思平趁机制止小良,训斥他还不想想自己的前途——都下岗了,正是应该考大学的时候了,还不收收心,尽在这里瞎搀和。小良立刻就说,现在的汽车行业大有可图,自己打算在这方面发挥才干,说着说着,还上升到了拯救中国民族企业的领域……可他话还没说完,就被大家喝止住了。大良被他们吵得头都大了,让弟弟妹妹闭嘴吃饭。

幸福女人花第3集剧情介绍

桃色事件 吴芮开始在屋里跟大良嘀咕,觉得怎么去看车展就这么晦气,钱包丢了,小良又下岗了,明摆着这车现在不能买。大良不好搭腔。 正巧这天,大良不在的时候,派出所来电话,说他们挂失的钱包找到了,让去认领。吴芮就替大良去了。钱包里的钱已经没有了,但证件都在,一个没少,可吴芮在检查的时候,还又发现了一个新物件——一张女人的照片,而且还是撕掉一半的,俨然是一副撕心裂肺的姿态,不禁让吴芮生出连翩浮想。吴芮拿着钱包就去找了金玲。 钟蕙正好也在,三个女人聚在金玲的小店里一起嘀嘀咕咕好半天,先是钟蕙把这半张照片的身世做了一番案件还原,金玲得出结论,基本可以确定,此半张照片跟区大良的前史或婚外情有关。吴芮本来是不太相信的,可现在也有点骑虎难下,忍不住又为老公打马虎眼。金玲赶紧安慰她,无论什么情呀爱的,这照片不都已经撕了吗,男人最值的怀疑的,其实是从一而终的那一种,现在的当务之急是趁此机会多探听一点区大良的底细,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于是金玲、钟蕙、吴芮她们三个,又聚在一起商量出一个计策,决定以此引蛇出洞。 吴芮的妈妈吴玉芬给她打电话,叫她过去拿一瓶作料回婆婆家,并且对她千叮咛万嘱咐,要想拴住老公的心,先要拴住老公的胃。吴芮正恨得牙痒痒,拿着作料就回了家——一瓶特级辣椒酱。 快到家的时候,吴芮看到了一身黑衣黑裤,拎着一个大黑包鬼鬼祟祟溜回家去的区小良,吴芮轻轻叫了他一声,小良就吓了一哆嗦,差点一屁股坐地上。吴芮觉得很奇怪。小良把他这包保护得很好,到家就严严实实地锁进屋里,谁也不得近身。 小鸥抓着小良,让他用photoshop将车展照片中自己和男人的后景修去。晚上全家人吃饭的时候,小良就宣称自己要开始推广国外各种名车魔女的光碟,说现在国内市面上的都太俗,他要颠覆那种名车靓女的传统模式,改做名车魔女……被大家攻击,老妈说魔女和靓女跟区小良你都没关系,考大学考大学!大良说区小良你不要只注意到精神领域的东西,你现在的当务之急是度过物质层面的难关,拧螺丝拧螺丝!区建华正儿八经地看他的报纸,完全事不关己的样子;小鸥在一旁看热闹,最后她替区小良说话了——妈,哥,你们就别说小良了,对于区小良来说,这只是一个可以理解的历史过程!区小良见自己的观点被大家胡扯、忽略了,他便拿出还没有修完的小鸥和一个黑人男子在一部法拉利前的照片给大家看,试图据理力争——小鸥滥恋事件曝光。秦思平把小鸥和小良都狠狠地批了一顿,小鸥不服,说她妈落伍,属于老一辈了;小良也与小鸥同气,与他妈顶牛。秦思平今天在单位本来就有事不顺,单位领导提醒她退了休就不要退而不休的事,为这事她跟区建华都已经生了好半天气,现在听孩子们这么说话,更加火了。当即就在饭桌上给了两个小鬼颜色看——要小良立刻准备考大学;要小鸥明天就把绿头发染成黑的,并且不许再和男孩子们来往。 这天的晚饭大家吃得都不太开心,吴芮往辣味泡萝卜中又加入了自家的特级辣椒酱,还放得特别多,火红火红的一盘,辣得够呛。她还不停地往大良的碗里夹辣萝卜,大良已经辣得眼泪鼻涕了,又不好拒绝。然后,吴芮就很自然地拿出大良的钱包,大良见钱包证件失而复得很高兴。吴芮就在一旁观察他的反应,问他少没少什么东西……大良头摇得跟波浪鼓——没少没少,除了钱啥都没少,然后就把钱包揣兜里,进洗手间擦鼻涕了。吴芮觉得他是做贼心虚,更加确信了自己和金玲的推测。 从此,吴芮就认定了大良有外遇,要不就是有隐瞒着她的前史,总是里里外外地治大良。例如深夜里,吴芮老在大良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变着声调、变着称谓地亲切呼唤大良的名字,然后仔细看他的反应,大良迷迷糊糊被她叫醒,就看见吴芮瞪着双大眼睛盯着他,吓得他够呛。连小鸥这个女权分子都对嫂子的'进步'感到惊讶。大良也不知道老婆是哪根筋出了问题,只能暂时硬着头皮受着。 吴芮对老公不满,人也就变得有点躁,她最近就老看家里吃饭的那张桌布不顺眼。一天下班,吴芮专程去买了一张特别招摇的桌布回来,刚要铺,被大良一把拉住了。大良悄悄跟她说,那张桌布不能换,是他老妈铺了多少年的,就得这张。吴芮懒得听他说那么多,反正你区大良说不能换,我吴芮就是非得要换,我还偏换了!夜里趁老公和婆婆都睡了,她就偷偷爬起来换桌布。 没想到第二天,吴芮一起床,看这桌布又给换回来了。吴芮知道这是婆婆换回来的,婆婆也知道这是吴芮换过去的,但俩人都不点破,平时一切交往说笑都正常,只是桌布天天夜里都在换,心照不宣。 终于有一天,婆婆决定趁媳妇夜里换桌布的时候出来镇守她的桌布,于是吴芮刚要把她的桌布撤掉,婆婆就出来了。可没想到,奶奶也出来了。奶奶立撑吴芮。桌布终于换了。婆婆无话。 奶奶其实是出来侦查区小良的,这两天她发现小良不对劲,出出进进都鬼鬼祟祟的,总是一身黑衣黑裤到外面去行走,像是武侠片中的坏人。奶奶就专程在夜里爬起来,跑到小良的房门跟前去做企图——没想到碰上了吴芮跟秦思平的桌布事件。奶奶的侦查行动只好暂时作罢。 第二天吃早饭的时候,小鸥和小良都吓了一跳,大呼——妈!怎么又买这么难看一桌布?! 饭桌众相,婆婆窃喜。

幸福女人花第4集剧情介绍

猫鼠游戏 吴芮这些日子神经兮兮的,已经快把区大良给搞疯了,大良终于生气地质问吴芮,自己到底哪儿得罪她了。吴芮也忍不住了,直接说他有'那方面'的事情瞒着她。大良于是只好交待了何凝的事。说何凝的确是自己从前的女朋友,但那是因为她招老妈喜欢,自己跟她就一直是有名无实,完全就是老妈的傀儡,而且早在五年前就已经和平分手了……解释了一大堆,吴芮津津有味地听着,一会儿还问一句——然后呢?后来呢?就像看电视剧似的。总算让她听够了,才作罢。不仅如此,吴芮还以此敲诈了老公一瓶GUCCI的香水,并享有永久续香权。 下班以后,吴芮又去金玲的小店,约了金玲和钟蕙聊天。跟她们如此这般地说了,说那个女人是区大良从前无关紧要的女朋友,而且五年前就分手了。三个女人开始有理有据一惊一乍地讨论起婚外恋、第三者的问题。钟蕙说,好吓人呐!我还想,就连区大良这样的男人都有婚外情了,这世上哪个男人还能保得住清白?!还不都是迟早的事了!(这时橱窗外面走过去一个白胡子老爷爷领着他的小孙子过马路,钟蕙眼见着他们做摇头感叹状。)金玲白了她一眼,说果然在我的意料之中,现在看来大良和何凝事情不大,但我们可不能在这个节骨眼上放松警惕,新婚一年叫纸婚——最容易出现感情破洞,这张照片很有可能就是将来旧情死灰复燃的引信、婚姻之堤崩溃的蚁穴呀!所以,要一查到底!吴芮盯着那张照片,听她们说了半天,猛地反应过来,这照片上的人不应该是何凝——按照区大良交待的情况来看,何凝跟他是五年以前就GAME OVER的事了,而这半张照片是新近两年才出现的街上的大头照,所以——不是何凝,还另有其人。吴芮气得特地给老公区大良打一个电话过去,让他仔细好好再想想,在个人问题以及隐私问题上,不要瞒报、不要漏报,要小心……! 刚挂了打给老公的电话,派出所就给吴芮打电话了,说区大良钱包里有一张照片,是别人的,现在人家来领,请吴芮配合将照片送过去。 吴芮在派出所才知道了那张照片原来是偷钱包的贼随便放进去的,确实是别人的东西,跟自己家老公没关系,于是,迅速归还。不巧,吴芮没有见到照片上的那个女人。但巧的是,吴芮在派出所见到了区小良,隔着一个房间的玻璃窗,吴芮看见小良正在跟一帮警察摇头摆尾地讲课呢,声音特别大,情绪特激动,好像是说支持中国高科技产业打击外国势力从我做起之类的,下面的警察全都听傻了。吴芮想进去跟他打招呼,被民警同志拦住了,说,里面正在进行教育工作,闲人不得打扰。吴芮就想,我们家小良看来还真挺厉害的,平时只当他吹牛皮,没想到还真能给警察同志上课呢!看来以后,不能小看他了。 回家的路上,吴芮想到那张照片,想到老公这些日子受的气,就感到有一点点好笑,忍不住就给金玲打了个电话——如此这般如此这般…… 就在吴芮往家赶的时候,老公区大良刚到家,正巧碰上奶奶心急火燎地出去,大良正奇怪,就接到一个电话,是派出所那个丢照片的女人打来的,她对大良说那半张照片对她太重要了,但她刚才由于腹泻不止没有见到恩人,打手机又一直占线打不通,所以才特地打电话过来,说什么也要请区大良吃一顿饭。区大良糊里糊涂地,答应了,挂线。 秦思平这两天也在跟踪她那不省心的女儿小鸥,一下班就想办法找到小鸥的行踪,回到家后处处设法侦查——查手机短信啦,电话号码本啦,新买的小玩意儿啦……这种与她年龄身份极不相符的举动不小心被吴芮看到了,秦思平正觉尴尬,没想到吴芮对侦察这一方面比她还有经验和见地,婆媳俩鬼鬼祟祟地讨论起来。秦思平从中医的角度,说侦察就是要做好望、闻、问、切,一个个步骤展开进行,就能找到病根儿究竟藏在哪里!吴芮说光是这样还不够,还要从其他那些与核心病灶有机关联的组织入手,进行横向分析、测评,这样的侦察还能够不动声色,达到声东击西的效果。 晚饭的时候,大家都在等奶奶,没想到奶奶带着区小良回来了。小良是因为贩卖盗版光碟,给抓起来了,奶奶是去把他领回来。本来奶奶千万小心想替小良瞒着大家伙的,可吃饭的时候,小良觉得自己在警察局里的表现太神勇了,充分展示了当代下岗工人的智慧和英勇,没忍住,小良就把自己被抓进局子的遭遇漏嘴说了出来。这回是区建华举着拖鞋追着他打,老妈倒在后面拉。 照片的事,区大良和吴芮都心知肚明了,但谁都没说,只是两个人都没事乐乐呵呵地打哑谜。吴芮心情也好了,但老公要是太得意了,她也会搬出何凝的事来'镇压'他——毕竟有瞒而不报之过。 不买车,区大良倒盘算起买房了。他们俩在屋里商量说,老住在一起太不方便了,还是得尽快搬出去。但这次要吸取上次买车的教训,不能弄得满城风雨,家里人全都知道。于是,偷偷摸摸的看房计划开始了。 其实公公婆婆也在琢磨,儿子媳妇有没有搬出去的心。尤其是秦思平很矛盾,她又觉得孩子辈的是不应该老跟父母住在一起,但又不想儿子被媳妇从自己身边就这样'掠'走了。老伴儿区建华反倒安慰她,让她顺其自然。 小两口想买房的事还是泄露了——吴芮在房展会上疯狂搜集资料的时候被正在上班搞活动的小鸥撞了个正着,工间休息的时候,小鸥又和不同的男孩子打得火热。吴芮正和小鸥交换——互相替对方保密。没想到小鸥的这种不端之举已经走进了秦思平侦查的视线——吴芮和小鸥都被她逮着了。 小机灵鬼们,我才是最大的老猫——秦思平很得意。

幸福女人花第5集剧情介绍

灾难三八节 婆媳关系有进展,吴芮打算一鼓作气,再加把油,一举收买婆婆的心。吴芮的妈吴玉芬还是那句老话――抓住他们的胃。 吴芮决定亲自下厨,为婆婆做一顿丰盛的料理,还找了个彩头――三八妇女节――这意思连奶奶连自己甚至连小鸥也一并讨好了。吴芮从金玲的茶餐厅里找了一大摞厨艺书、菜谱等等,谎称加班,躲在医院,用电脑编制了一份色、香、味、营养俱佳的豪华大餐!并用彩打打印出来,简直了! 其实婆婆秦思平也在悄悄和老伴儿盘算呢,三八节这一天。但他们不是冲着三八节去的,因为正巧这天赶上奶奶农历的生日,秦思平和区建华打算为奶奶好好庆祝一下。秦思平主张做一桌家宴,老伴儿主张一家人出去吃。最后秦思平想这正好可以弥补自己与媳妇竞争上的不足,听了老公的。 并且奶奶过生日的事秦思平也没有跟吴芮讲,老伴儿要通知他们,被秦思平拦住了,她说这点事不要影响了儿女们忙工作,到时候叫上他们一起热闹就是了。 这一天到来的时候,小鸥领着奶奶买衣服去了;吴芮在家里忙,在厨房油盐酱醋锅碗瓢盆;婆婆在外面忙,跟酒楼七挑八挑讨价还价。可就在此时,区家来了一位不速之客。一个白面小男人,哭着喊着要见区小鸥,心肝肉地叫,俨然是一个花痴。小鸥刚刚带着奶奶买了衣服回来,把奶奶打扮得就像一只感恩节的火鸡似的。看见在门口跟吴芮纠缠的花痴男人,还觉得乐呢,没想到那个男人转身就扑向她,哭诉多少年前曾经被她拉过一次手,而自己至今无法将她忘怀。奶奶都看傻了,小鸥也受惊不小,最可怕的是,老妈老爸这时候也回来了。秦思平刚刚在楼下遭遇'小区美联社'宋春霞等人的'唾沫星子',大家半开玩笑地嘲笑她治家不严,家里儿子区小良进局子又被炒作成一个严重的犯罪,什么说头都有,什么调戏妇女,诈骗,更甚的是说拐买人口……女儿也是'万花丛生'的,区家的名声在小区已经一败涂地。秦思平气坏了,据理力争,说我们区小良什么事也没有,结果越抹越黑。秦思平自知理亏,也无心恋战,没想到刚刚赶回家就碰上这一出! 花痴在区家纠缠了许久,举动特别丢人,大良小良好容易给他弄走,秦思平不仅气坏了,还发现一阵黑烟从厨房窜出,吴芮也赶忙奔进厨房,可她看着灶上的锅就是下不了手。她打算把一袋冻丸子下到锅里去煮,可她就是害怕,只好站在两步以外作冲锋状,旁边灶眼上加热的鲜奶油显然已经糊了,就是它冒着黑烟。秦思平赶忙冲进来替她关火,吴芮一惊,一袋丸子连塑料袋一块扔了进去。秦思平'啊呀!'一声――烫了! 大家都刚刚受了刺激,吴芮吓坏了,手忙脚乱不知道该怎么办,这样也把秦思平吓坏了。其实那锅水吴芮根本就还没有烧开。家里人七嘴八舌地围过来――秦思平轰地晕了过去。 婆婆被120送进了医院,住上了。奶奶看到吴芮为她打印的豪华菜谱,倒是赞不绝口。 小鸥彻底蔫儿了,莫名其妙地遇到了一个花痴,还被全家人称为'自作自受',小鸥欲哭无泪,从此对男人再也打不起精神来。 吴芮妈也知道三八节的事了,对吴芮好一通数落。吴芮刚刚在医院低声下气地伺候完婆婆,又被自己妈妈说,心里极不痛快,但确实是自己失误,又发作不出来。 晚上老公区大良也不说她,反倒安慰她,吴芮腾地一下就生气了,大骂――区大良,你假不假呀?!不满意就说,嫌我不称职你找何凝去呀!……大良一叠连声地叫冤,还又不得不照顾老婆的情绪。 吴芮开始拿家里的物件放气。她嫌以前的陈设太陈旧了,桌椅都太高了,打算把家居全更新一遍。中式八仙桌,还有椅子腿,太高,锯掉!半夜,区大良听到动静,出卧室门一看,吓了一跳!没办法,区大良讨好地去帮老婆锯桌腿。最后,两个人在把家里彻底变了个样。也终于重归于好。 代价――锯掉中式八仙桌、椅腿,改成了欧式,又因锯得不齐,成了日式。 这下,吴芮终于满意了。

幸福女人花第6集剧情介绍

春天的马拉松 周六,吴芮特意早早地就爬了起来,准备做一顿早饭,既是给秦思平一个惊喜,也正好摆脱'超级破坏狂'的名声。在厨房,吴芮摸着饭勺,想象着自己已经做出了丰盛的早餐、大家吃了都说好的情景,陶醉地微笑了。正在吴芮向想像中的夸奖人一一鞠躬致谢的时候,她猛然发现,一双熟悉的拖鞋已然出现在眼前…… 本来,婆婆秦思平一直是'退而未休',每天仍然自觉地按时上下班,医院也不好说什么,而那次烫伤后,医院正好顺水推舟,以'好好休养'为名,让她正式退下来了。秦思平虽然不满男女退休年龄的差异,抱怨这是'人力资源的浪费',但是也无可奈何。既然失去了医院这个前线,厨房就更加理所当然地成为她要坚守的阵地…… 被秦思平礼貌地请出了厨房,吴芮有点百无聊赖。忽然,她眼睛一亮:不让进厨房,就去擦地嘛,反正一定要过一个劳动的有意义的周末!说干就干,吴芮拿起拖把,开始擦地。正干得兴起,'你在干什么?!'秦思平惊恐地问。吴芮举起拖把:'擦地啊……''什么?!这个黄把的拖把是专门擦厕所的!那个红把的是擦楼上的卧室的、紫色的是楼下卧室专用、绿色的是擦客厅的、蓝色的是楼梯用的、黑色的……''啊?!'吴芮头都晕了。 看秦思平摆桌子,吴芮连忙要来帮忙,又被拒绝:'什么都别干了,歇着吧!'……吴芮向大良诉苦,大良却不以为然地劝吴芮:'别累着了,歇着多好啊。' 周日,情况仍然如此。只要吴芮一伸手,秦思平就跟长了千手千眼一样,马上就会出现,客气地加以制止。一连几天,这也不行,那也不让,吴芮很郁闷,有一种被束之高阁的感觉…… 周一晚饭的时候,吴芮不见了。大良说是医院要加班,叫大家不用等她吃饭。周二,吴芮又没有出现,大良这次又说是吴芮来过电话,金铃有事,吴芮去帮忙了。周三,大家感觉不对了,大良也实在没有更好的借口可说,只好坦白'吴芮回娘家了,'不过,他解释说:'她妈这几天心脏不舒服,她回去照顾一下,过两天就回来。'但是,大家都有意无意地看着秦思平,心里都暗暗认定:是秦思平把吴芮给挤兑走了。 吴家,吴妈妈正'病'着躺在床上,跟吴芮面授婆媳36计之'走为上'计,吴芮却听得有些跑神,偶尔也会顶牛一句:好好一家人,犯得着吗?吴妈妈冷笑一声: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你那婆婆,可不是省油的灯! 平时,吴芮一有空就缠着奶奶讲过去的事情。这几天吴芮没回来,奶奶没听众了,心里没着没落的。于是,奶奶首先开始教育秦思平:'你们养个儿子赚来人家的闺女,咱们可不能不珍惜呀!想想人家都是娘身边的小棉袄,咱们不遭十月怀胎的罪,不受辛苦教养的累,平白就有个娇滴滴的闺女站在你跟前妈前妈后的,还不一边偷着乐去!?' 此头一开,晚饭后,秦思平更是成了大家'开会'的对象。对于大家的态度,秦思平真是一肚子委屈:'我怎么挤兑她了?!' 区建华连忙开导秦思平,作为秦思平,有10点应该注意——他总结出来的'处理好和媳妇关系的十原则',比如:不摆长辈架子、不要以吴芮的现在比自己的过去,求全责备、不对外人说媳妇的闲话;承担一些力所能及的家务事等等。秦思平听了,更是火大:'我哪样不是处处替他们着想?现在,家务我都不让她插手。碰见我这样的婆婆,她幸福都来不及呢!'大良本来正想借着话茬说'这正是问题所在',但是一见母亲的口风不对,马上就把话咽了回去,决定另寻战机再说,免得无辜成为炮灰。 这边,金铃鼓励吴芮战斗到底,还分析了'婆婆的种类大全',吴芮觉得秦思平还好,不是故意为难自己,相反,正是因为太客气了,反而让自己觉得怪怪的。 接下来的几天,区大良作为夹心饼,在吴家和区家往来穿梭,游说在婆媳之间,疲于奔命,却两头都不领情、都不高兴。大良忍不住对同事感慨:与两个女人共同生活,太难了!两女一男,加上爱情,再加上大战,同事们直接联想到第三者介入、大良另结新欢之类的情变、婚变事件,还以为他找了小蜜,真是越说越乱…… 吴玉芬时不时地教育女儿:在处理难于处理的婆媳关系过程中,丈夫是一个'关键人物'。让他大男子主义少一点,家务活主动多干一点,要主动承担责任,作 '自我牺牲',将矛盾的责任由自己承担,让婆婆和妻子都无话可说。不想,吴芮觉得大良倒挺合格的。看着妈妈拟定的一个好老公的作息时间表,吴芮觉得这样的老公也太腻了,还是大良现在这样好。 为了给大良开解一下,小良带大良去了男人的空间——击剑吧。在击剑中,大良狠狠地发泄了一下怨气。发泄完了,小良又搬出了他的电脑理论来解决问题:男人就像是一个家庭里建网站的,既然两个女人都上了这个网,男人的作用就是让她们经常而且畅通无阻地ICQ。 在吴家,吴玉芬开始怂恿小夫妻搬家,女儿却替婆婆说话:说什么婆媳之间,其实特别需要沟通,聊天就能加深感情。婆婆秦思平虽然有点各色,但实际还是个通情达理的人,她刚刚退休,还不习惯、怕寂寞,自己就多跟她聊天,哪怕说点假话,她也会高兴的。吴妈妈叹了口气说,孩子,你还是太善良,在区家既然不能'反客为主',那就'走为上',一定要争取夫妻之间的二人世界、有自己的空间…… 大良和同事经过无数次的讨论后,得出了一个真理:怕老婆的男人才是好男人。'怕'并不能简单地理解为害怕,而是关爱的另一种方式,也是怕老婆气坏了身体。因为'怕',不再与老婆争执不休,因为'怕',会满足老婆的一些要求。最终目的只不过是让老婆更开心,让夫妻感情更融洽。 随着吴芮小集团的智囊们指出:'丈夫是你一生最重要的人……'吴芮也发现,搬出去过两人世界似乎是解决一切问题的良方,吴芮心活了。 多日的分离和奔波,让大良身心憔悴,他决心努力去改变一切,和男友们共同制定了'安妻抚母36计'…… 这时,吴芮也发现吴玉芬说自己犯了心脏病完全是装的。吴芮急了,决定马上回区家,于是,她打电话给奶奶:'奶奶,你想不想我?你身体怎么样?……' 果然,在吴芮的启发下,奶奶主动提出让大良去接她…… 傍晚,秦思平正提着菜走到家门口,忽然吴芮走过来帮忙拿走了。秦思平远远一看,奶奶在后面跟着呢。等走到了门口,奶奶很得意地对秦思平说:'她最怕我生病了!我刚说我咳嗽了,她不就乖乖回来了!'

按单集查看剧情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