薰衣草Ⅱ街灯剧情介绍

1-6集

薰衣草Ⅱ街灯第1集剧情介绍

民国初期的一个充满茶香的小镇上,采茶女如意和小姐佟丝若是两个好姐妹。两个人在河边一起玩耍,如意祈求家人平安健康快乐,而丝若却祈求能够嫁一个如意郎君。佟丝若一直喜欢谭铭凯,跟他一起长大。

谭家是镇上的大户人家,经营着茶贸生意,新茶都要下来了,客户却期望谭家夫人亲自验茶。因此,谭夫人来此恰巧遇到正在大闹冲撞了自己的如意跟佟丝若。谭夫人看到丝若跟如意在一起玩闹,就拉走了她,认为她不适合跟采茶女在一起。

谭老爷谭景然经常因此而做噩梦,坚信着自己跟秋月的儿子铭扬。谭夫人一听心里就不高兴,认为铭扬是秋月跟高江的孩子。可是谭景然不同意,坚信铭扬是自己的儿子,二十年前的大火没有烧死他,他被高江抱走了,而自己一直在寻找着。

谭景然生病一直没有起来,谭夫人担心就找了术士作法,谭景然生意赶走了术士,认为谭夫人是不想要自己活。因为此事,谭景然口吐鲜血昏了过去,生命岌岌可危。但是谭景然却一直想着秋月和铭扬,谭夫人不愿意别人见谭景然命众人没有自己的允许不许见谭景然。

高秋朗因为顶罪入狱罪名被枪决了,但是六爷却动了手脚将他给救活了。六爷跟高秋朗的父亲高江是过命的兄弟才救下了秋朗,秋朗醒来想要见父亲,这才得知父亲高江被乌茶镇谭家给逼得服毒自尽了。六爷就要秋朗去救一个人必须就将此人毫发无伤的带回。

梅老九带着女儿如意非要见谭老爷谭景然一面,带了一些草药要救治谭景然。谭夫人不愿意接受,命人给了谭老九一个红包要赶他走。梅家人不愿意收解释自己的真心,但是谭夫人不相信要他们安守本分。梅老九只好跟如意落寞的回到了家,但是如意娘为人市侩看到了这个红包就很开心,这让如意和梅老九很不满。这天,如意要卖茶糕的路上,遇到了一个流氓的调戏,这时,佟家少爷耀东恰巧遇过,帮助如意解了围。

谭明凯留洋刚回到了镇上,就有人主动接他并绑架了他。六爷得知谭明凯被绑架就要秋朗去救谭明凯必须就将此人毫发无伤的带回。谭夫人跟佟丝若亲自去接明凯却没有接到,不禁有些担心。这时如意卖茶糕路过特意给了丝若茶糕和鲜花。谭夫人不要丝若接受。这时,下人传来没有等到谭明凯的消息,谭夫人更加着急了。

薰衣草Ⅱ街灯第2集剧情介绍

谭铭凯被人绑架,但是并没有害怕就给绑匪将起了故事,有吃有喝,待遇很好。这时,秋朗带人来此,打死了绑匪救下了鸣凯,带着他走了。

秋朗带着铭凯见了六爷。六爷的女儿叶紫因为喜欢秋朗,就拉着他一旁说话,宽慰着秋朗别太因为高江的死难过。铭凯借用了六爷家的电话给谭夫人报了平安,谭夫人因此放下了心。

秋朗得知自己所救的人是谭家谭铭凯很生气,夜不能寐就找了六爷询问。六爷说起了原委。秋朗的母亲朱秋月跟高江是青梅竹马,二人正要结婚的时候,谭景然看上了朱秋月要秋月做他的小妾。谭夫人怀孕发现这件事情的时候,朱秋月也怀孕了,二人又同时生下了孩子铭凯和铭扬。谭景然因为宠爱朱秋月引得谭夫人不满,诬陷朱秋月跟高江有染生下了秋朗,并一把火要烧死朱秋月。朱秋月趁机让高江抱着铭扬走了,愿意自己被火烧死让谭夫人不要杀死铭扬。而铭扬正好就是秋朗,高江想要六爷帮忙还秋朗一个清白的身份,要让秋朗堂堂正正的走进谭家。

谭家谭景然的心腹趁没有人的时候进了谭景然的房间告诉了谭景然那场大火害死了高江,而铭扬也就是秋朗却因为犯了事进了监狱还活着。谭景然得知此事放下了心,想起了自己以前给铭扬算的命认为他命硬不会死,就打算立遗嘱要让铭扬堂堂正正进入谭家的门。

谭景然因为得知了铭扬的消息身体变好了,特意叫人都摆上了黄玫瑰。谭夫人看到谭景然一直跟自己作对很生气,不知道谭景然为何突然变好了,认为是有人在作祟。因此,谭夫人特意叫来了谭景然的心腹老袁询问了原因,想要知道谭铭扬究竟在哪。老袁解释谭铭扬杀人越货被枪杀了,而高江也自杀了。谭夫人听后放下了心,看到了犯人的名单也确信了此事,想要给老袁一笔钱要老袁回家过日子。老袁想要看一眼铭凯回来再走,因为自己从小就照顾着铭凯,谭景然也心疼铭凯都是通过自己了解铭凯只是不想要谭夫人知道。谭夫人听后同意了。谭夫人因为铭凯要回来了,就特意找了谭景然要他将家里的是什么也不告诉铭凯,给铭凯一个干净的家。谭景然答应了。

谭铭凯和秋朗坐上了火车要回到了乌茶镇。铭凯说起了自己从来没有见过谭景然笑过,也没有享受过父爱,很害怕见到父亲谭景然,这次之所以回来就是因为得知谭景然快不行了。秋朗不仅回忆起了六爷要自己自己送铭凯的原因就是让自己见谭景然一面。

薰衣草Ⅱ街灯第3集剧情介绍

铭凯下了火车回到了镇上,恰巧跟卖茶糕的如意撞上,铭凯看着如意很是喜欢,赶紧帮她捡起黄玫瑰,想要买茶糕却没有钱。如意就送了他一些。铭凯对如意很是喜欢,这时,秋朗开车要铭凯赶紧上车回家。

佟丝若一直在等铭凯回来,期望着铭凯回来后第一眼看到的是自己却久等不至。铭凯回到家,下人们赶紧通知,谭夫人看到铭凯很是高兴,佟丝若看到了铭凯就上前抱住了他,谭景然看到了铭凯心里也甚感宽慰。秋朗看着谭夫人恨意由生,看着谭景然的样子心里不由得复杂了起来。铭凯将秋朗介绍给了谭景然认识。谭景然因为感觉自己的两个儿子都已经长大,心里高兴,觉得自己也可以这么走了。

如意娘因为赌博犯错要被砍手,老五喜欢如意又是如意家的租客就帮着如意娘求情救下了如意娘。佟家少爷佟耀东得知老五喜欢如意就要赶老五走,如意得知后对佟耀东的做法很不满,看到老五的手受伤就给他包扎了一下。老五心里很高兴,要如意以后别理佟耀东,又给如意带回来了刺绣的丝线,如意很高兴,但是丝帕丢了,期望着得知到底是谁捡去了。

铭凯捡去了如意的丝帕拿着它不管的回想,佟耀东跟铭凯从小到大一起长大,两人总是相互斗来斗去。佟耀东看到他拿着丝帕就讽刺起了他。两人别样的叙旧体现着彼此的深情。如意来到了佟家找到了丝若玩,丝若看到了如意就让她看自己怎么样好看。丝若得知铭凯跟哥哥在一起,就急忙赶了过去。

秋朗来到了谭景然的房间,看周围没人就进去了,而病床上,谭景然一直在喊着铭扬的名字,秋朗不禁有些动容,谭夫人看到了秋朗进来很生气,训斥下人在谭景然身边不能没有人。谭景然醒了,老袁带着行李向谭景然辞行。谭景然看着老袁要走,心里不禁有些伤心,感慨起了自己也是要走的人,让老袁走得越远越好过上踏实的日子。铭凯得知老袁要走,心里很着急,想要询问原因。谭景然就赶走了谭夫人跟铭凯单独说起了原因。而谭夫人支开了所有的人,在房外偷听着。铭凯给谭景然讲起了自己在国外并没有读经济学反而读了文学,跪下给谭景然道歉。谭景然一听就认为铭凯没有让自己失望,期望他能够过上自由快乐的日子,反而自己因为对他冷漠而对不起他,摸着铭凯的脸,表示自己很爱他,告诉了铭凯还有一个兄弟谭铭扬,要铭凯将铭扬带回家。铭凯一听很震惊,谭夫人就赶紧打开了屋门,赶走了铭凯,指责谭景然将这些事情告诉铭凯。谭景然却认为这些都是因为谭夫人的贪婪造成了一起,要将谭家的一半家产交给铭扬,认为自己作为男人不能保护所爱的女人,将爱子流落他方根本就没有尊严和颜面,若是不知铭扬的下落死不瞑目。

谭夫人一听就很生气,拿出了枪决的名单将谭铭扬被枪杀的事情告诉了谭景然,谭景然听后很激动,表示自己立的遗嘱只是想要对得住秋月和铭扬,想要用此牵绊谭夫人。谭夫人看谭景然如此的憎恨自己就拉着谭景然来到了一间屋子,让谭景然看到了朱秋月。谭夫人解释,当年是朱秋月故意将孩子交给高江,并跑进火场,是自己亲自跑进去救下了朱秋月,而朱秋月被房梁砸了有些痴傻,是自己一直照顾着朱秋月,期望朱秋月病好告诉谭景然实情。谭景然看着朱秋月心里不禁有些惊喜,但是等多的心疼,自责着自己害得秋月变成了如今的这番模样。而谭夫人正是因为不想要谭景然死不瞑目才将这些告诉了谭景然。

铭凯不开心在茶园里散心,秋朗看到后就宽慰着他,嘱咐他谭家就靠他了,并要他好好照顾临终的谭景然。铭凯一听就觉得很可悲因为谭景然心心念念的不是自己。

薰衣草Ⅱ街灯第4集剧情介绍

朱秋月痴痴傻傻将死去的谭景然当做了孩子哄着,谭夫人都很心痛。秋朗要走了,铭凯给秋朗送行,并特意送给了他一些礼物。这时,铭凯和秋朗得知了谭景然故去的消息,秋朗也没有急着走。

佟家的店铺上,佟耀东一看有往年的旧茶就想要换掉,店管事的就说起了往年的规矩。佟耀东让店管事的多往上面撒些新茶,并多放些好茶。店管事不愿意这么做,佟耀东就想要改着规矩经营好些。这时,丝若来找他,要很久没有回家的耀东赶紧见嫂子锦华。佟耀东解释如今谭佟两家的生意都在归自己照料很忙,且自己喜欢如意。这时,下人传来消息,谭景然过世了,佟耀东和丝若赶紧前去看望。

谭景然过世了,丧礼上举办的很隆重,跟谭家有关的人就前来悼念。茶园的茶农们也想要悼念,但是因为谭夫人认为谭家有头有脸不能让他们进去,铭凯就让他们在门口祭奠。佟耀东在门口看到了如意,就替如意将茶糕带了进去,叩拜后,要铭凯挺住。

铭凯看谭景然死了很伤心,秋朗也很心痛,不禁怀疑起了谭景然的真正死因。谭夫人看铭凯将谭景然的丧事办得很好,心里很宽慰。铭凯就前去质问谭夫人这一切都是怎么回事。谭夫人不想要将这些都告诉铭凯,铭凯表示自己一定会查个清楚找个兄弟。谭夫人无奈,只好说起了当年的事情。

二十五年前,谭夫人刚刚嫁给谭景然三年,谭景然看中了一个采茶女朱秋月立她为妾,但是朱秋月生的孩子根本不是谭景然的,这一切都是朱秋月在骗谭景然。谭夫人表示谭景然为了朱秋月冷落了自己下半生。但是铭凯表示自己一定要找到铭扬。秋朗看周围只有自己一人,就对着谭景然的灵堂深深的祭拜。丧事完毕了,秋朗也离开了乌茶镇。

如意娘看佟耀东喜欢如意,就要她去佟耀东的绣庄做个绣娘,并且工钱还很高。如意不愿意,但是也没有办法。如意娘就劝说如意表示谭家换了新东家,估计就不让茶园给如意管了。铭凯在此恰巧看到,就拿出了一些钱要如意娘不再拉着如意卖了。如意娘拿着钱就要赌去,老五看到就你忙追赶,却没有追到。而佟耀东恰好看到了如意娘,对她今天没有带如意来当绣娘很不满意,为了讨好如意娘,就表示以后她在赌场玩输的算自己的,赢的算她的,但要她告知自己谁也想打如意的主意。

如意跟铭凯这次碰见,两人闲聊了起来,铭凯表示自己以后再还她丝帕。如意得知他拿着自己的丝帕很吃惊。老五找到如意,看到了他们在一起急忙上前搭话。如意要跟老五一起回到茶园,要铭凯以后每天来此领茶糕还钱。铭凯因为看他们都不看好自己这个谭家新主人,知道向他们解释自己名字叫二憨。铭凯回到家,发现老仆都被换了,有些不满,但是听了谭夫人的解释也没有办法。

叶紫是六爷的女儿,一直很喜欢秋朗,六爷认为秋朗有抱负但是对他不太放心,就想要叶紫找个门当户对的人家。这时,六爷得到了消息知到了谭景然死了,不露声色。秋朗回到了六爷的家里,讲起了谭景然的死时的场景,更加认定了谭夫人是一个坏女人,连丈夫谭景然都不放过。秋朗就准备报仇,六爷表示自己会帮助他,认秋朗为自己叶海山的义子。

薰衣草Ⅱ街灯第5集剧情介绍

谭夫人想要铭凯娶了跟他一直定有婚约的丝若,但是铭凯不愿意,认为自己根本不爱丝若,认为爱是刻骨铭心海枯石烂。谭夫人一听就害怕了起来,因为当年谭景然也如此过,并要铭凯以后不要再跟秋朗联系,因为对秋朗什么都不了解,要铭凯学会冷漠,懂得利益之争。

六爷认了秋朗为义子,并准备将铁路运输及与勿茶有关的贸易都交给秋朗。并且六爷叶海山特意为秋朗举办了宴会,请了各位生意上的伙伴参加。

佟耀东来到了谭家的茶园想要找如意,告诉了铭凯自己喜欢如意。铭凯听后很吃惊。铭凯又穿着低廉的衣服来到了茶园跟茶农们聊天。茶农们说起了对谭家的新少东不大放心。如意娘因为佟耀东给自己的好处,一直劝如意跟佟耀东好,但是如意不愿意。如意娘就怀疑起了如意心里有人,如意说不是老五。如意娘就询问了起来,如意不得已说出了二憨的名字,如意娘很吃惊,不知道她究竟说的是谁。佟耀东得知如意喜欢二憨后,就命人开始了彻查。

如意看到铭凯跟茶农聊天,就主动上前找他聊天,跟铭凯要丝帕。铭凯没有带,准备以后再还。如意说起了茶园里的采茶女必须蒙面并且不准跟男子说话的规矩,并且这个规矩是谭夫人定下的。铭凯听后很吃惊,不知道为什么这里这么封建。

丝若看铭凯总不来找自己不仅有些心急,佟夫人就劝丝若说铭凯要接管茶园忙事情。佟耀东因为如意喜欢二憨而嫌烦,就问起了丝若二憨的事情,虽说是搪塞,但是也担心如意真的喜欢二憨。锦华在一旁听到了这番谈话,就上前询问佟耀东到底喜欢谁。佟耀东就拉着锦华进房间说自己跟她以前就有誓言,一生只娶她一人,只要是因为锦华父亲的临死托孤。但是锦华只想要佟耀东的心,佟耀东不能给。

谭夫人正式将谭铭凯介绍给了众人,并将谭家的事务交给了铭凯接手。铭凯因此总是跑到茶园看如意。谭夫人看铭凯总是穿着一身粗布衣裳很生气,想要他穿着好衣服跟下人们分清贵贱。但是铭凯却不认为此,只有贴近茶农才能支撑着茶园。铭凯就想要改掉茶园蒙面的规矩,但是谭夫人不愿意,母子二人争吵了起来。

谭夫人夜里又来到了朱秋月的房间,对她说高江、铭扬和谭景然都死了的事情,说着自己心中的委屈和愤懑,不知道为什么朱秋月傻傻的活着却让自己承受着不白之冤。谭夫人还是决定自己要好好养着朱秋月,想要朱秋月还自己一个清白。谭夫人想要铭凯参加商会,这却又发现了铭凯不告而别只留给自己的一封书信说要找铭扬。谭夫人就命人马上去找铭凯。铭凯路上碰到了老五,老五交给了他茶糕说起了如意要上山采药给如意爹治病。老五和铭凯担心就急忙跑到后山。

雨下得很大,铭凯找到了如意,并跟她跑到了一个山洞躲雨,这时,山塌了一些,石头挡住了洞口,老五看到就急忙下山找人帮忙。山洞里,铭凯点了一把火,两人相互取暖,铭凯将衣服披到了如意身上,向她说着情话。两人情意绵绵,说着彼此的愿望和想法。

老五求谭夫人上山去救如意,但是谭夫人因为着急铭凯的下落很心急,不想管,但也只好派了几个人上山看看。如意娘将如意的事情告诉了佟耀东,佟耀东就急忙上山救人。如意跟铭凯在山洞里抱在了一起,如意抵抗不住昏睡了过去,铭凯很担心要她赶紧醒来。山洞的石头被挖开之后,众人发现里面的二憨竟然是铭凯,虽然很吃惊但也只好赶紧将虚弱的如意跟铭凯送往医院。

薰衣草Ⅱ街灯第6集剧情介绍

山洞被打开了,众人发现里面的男人竟然是铭凯很吃惊,佟耀东看到很生气,抱着如意去了医院。铭凯也因为身体虚弱被丝若扶着去了医院。医院里,佟耀东握着如意的手一直在病床前守着。如意半醒半梦之间还在喊着二憨的名字,佟耀东听后心里很难受。如意向她解释自己没有想到二憨上山找自己,并感激他的救命之恩,佟耀东就质问如意那一天一夜她跟铭凯发生了什么事。但是如意表示那是自己跟铭凯之间的秘密不能告诉他人,表示自己跟二憨只是朋友,以后的关系只是采茶女跟少东家,不会再有牵扯。佟耀东听了如意的这番话,相信了如意,但是也知道她已经喜欢上了铭凯,心里很郁闷。

佟耀东被送回了家经过家人的仔细照料身体恢复了很多,醒来就要去医院看如意。谭夫人反而认为铭凯离家出走就是为了如意,丝若质问铭凯跟如意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看到铭凯如此在乎自己最好的朋友如意不禁有些愤懑。铭凯在房间里想着如意,写下了人生若只如初见,谭夫人看到后就告诉了铭凯铭扬已经被枪毙的消息,要铭凯不要再不告而别,学会控制感情,不要伤害丝若和谭佟两家的关系。

如意出院后又做起了茶糕,想着只有将它们都给了铭凯才能还清。如意娘看到后说说只要如意跟了佟耀东一家人都不缺吃喝了。如意一听这话就不乐意,送茶糕去了。如意坐到了她跟铭凯见面的地方等铭凯来此,想要将茶糕送给铭凯。佟耀东来此就嫉妒了起来,想要去如意以后所做的所有茶糕。铭凯来此看到佟耀东跟如意拉拉扯扯,就上去阻拦,跟佟耀东对上了。如意表示自己这是最后一个给他送茶糕,剩下的钱要铭凯从工资里扣,期望以后只是少东家跟采茶女的关系。铭凯听此心里很难受,质问佟耀东跟如意说了些什么。铭凯对佟耀东表示自己喜欢如意,并且如意不喜欢佟耀东。佟耀东就质问铭凯如何对待自己的妹妹,看他不想要自己的妹妹很生气,担心丝若伤心,表示铭凯若伤害了丝若自己就不会放过他。铭凯听后也表示只要佟耀东伤害自己跟如意的感情也不会放过他。佟耀东对铭凯一番辱骂,铭凯气极打伤了佟耀东。佟耀东很生气走了。

佟耀东回家后告诉了众人自己被铭凯打了,并且想要娶如意。佟老爷因为锦华父亲对自己有救命之恩让佟耀东娶了锦华,让佟耀东感觉自己一生的幸福被毁了。佟老爷也表示只要自己活着就不让她娶小老婆。佟耀东看锦华在自己爹娘面前掉眼泪很生气,打了她一个耳光,又还给了自己。这时,丝若来此,看到锦华委屈被打的样子就质问了佟耀东。

铭凯再次来到了茶园告诉众人自己会像谭景然一样尽心尽力的经营茶园,并且要废除女子蒙面不能跟男子说话的规定。谭夫人夜因此同意了,铭凯看着如意一直很高兴。但是谭夫人表示若采茶女跟男人有不清不楚的关系,自己决不轻饶。铭凯私下又来到了采茶园跟如意说话,如意要铭凯不要告诉丝若他捡到了自己的丝帕。这时,丝若来了,将如意是自己的好友正式介绍给了铭凯。铭凯一直看着如意的背影发呆,丝若也有些隐隐不安。

秋朗一直帮六爷照顾着生意,特意约了黑老大和耿三爷商议码头的事情,表示自己不想要分食吃而想要独吞,按照江湖规矩,谁活着出去谁就拥有码头。耿三爷怕死,就全力支持黑老大,表示自己以后就唯他马首是瞻。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