薰衣草Ⅱ街灯剧情介绍

13-18集

薰衣草Ⅱ街灯第13集剧情介绍

一大早,佟夫人就给了如意一件仆人的衣服让她换上,指责她不是佟家大少奶奶。如意拜见佟家父母,佟夫人表示如意以后只能在耀东的房间和柴房,且不许出佟家一步,想要她尝尝生不如死的味道。

秋朗从上海回来了,叶紫看到后很开心,急忙上前询问自己的爸爸要秋朗做什么。秋朗表示六爷只是给自己一个药方而已。阿康很喜欢叶紫,看叶紫如此关心秋朗很不开心。阿康私下急忙找秋朗表示自己之所以将一些事情告诉六爷只是不想要看着秋朗犯错。秋朗拿起了枪对着阿康,表示自己只是想要看看拿着枪对着兄弟是什么滋味。阿康因此对秋朗有些隔阂,暗中拿枪朝着秋朗的背,嘴角翘起。

铭凯一直在为如意的事情而伤痛,丝若来找铭凯。铭凯一直表示佟家对如意所做很过分,且如意嫁给佟耀东毁了一辈子,认为佟耀东成了如今的模样是罪有应得。丝若听后很生气,之恩谭铭凯让自己成了私情的最大受害者,且铭凯不顾大局由着自己的性子做事,不想如意为了家人和铭凯嫁给了佟耀东。

佟老爷找了丝若,表示婚事后延了,对丝若经常去茶园有些不高兴。如意来求佟夫人放了自己的爹安享晚年,佟老爷和丝若心软也愿意答应,佟夫人表示自己不仅会放了如意爹还会放了如意,只要佟耀东醒过来。如意听后却很感激佟夫人。如意在佟家屡次被人吆喝打扫干活,丝若看着心疼,但是也没有办法。如意喂不进佟耀东吃饭,锦华看到,就亲自下手教着如意应该怎么做。佟夫人看到锦华在照顾耀东,很生气,给了如意一包药让她配成汤汁给佟耀东擦洗。

如意爹发了高烧病重了,老五在旁边照顾着,丝若来此急忙要老五去请郎中。这时,铭凯来了。铭凯没有想到丝若也来到了这里,丝若表示自己是恨如意,但是不表示自己无情。秋朗因为对如意有些愧疚,想要跟叶紫去照顾如意爹。路上恰巧碰到了老五请不来大夫,秋朗就主动帮忙,找了一位医生去看如意爹。因此,如意爹被送往了医院,医生表示如意爹得到不是一般的肺炎,肺部张了一些东西,需要保守治疗。秋朗就让医生不管用什么办法都让如意爹最少活一年,提醒叶紫不要将如意爹的病告诉大家。丝若等人得知如意爹只需要按时吃药方可病好,心里放下了心。老五和铭凯想要求丝若好好照顾如意,丝若表示自己是不会为难如意的。

谭夫人得知如意爹生病了,就让云姨给如意爹一些钱。铭凯却认为谭夫人是因为得知自身安全才施舍善良,谭夫人听后很伤痛,只想着让铭凯赶紧改了性子娶丝若。因此谭夫人来找了秋朗,秋朗吩咐阿康要盯紧如意爹和云姨,并要谭夫人在大厅等候。谭夫人喝着秋朗家的茶,又看到了一盆菊花,心里不禁难受了起来。如意爹从病床上醒来了,但是却只想要看如意,叶紫和铭凯同意了。带着如意爹来到了佟家,来找丝若。

薰衣草Ⅱ街灯第14集剧情介绍

叶紫找来如意表示如意爹很担心如意想要见如意,让丝若帮忙想办法,劝丝若只有退一步才能换回铭凯。丝若因为得知铭凯给如意爹一起来的,听从了叶紫的想法,答应了。

丝若就带了一件衣服给了如意让她梳洗一番去见如意爹,如意很感激丝若。如意爹和老五看到了如意放下了心,铭凯看她一番妇人打扮有些心痛。如意一直对大家表示自己在这里过的生活很好,也后悔没有早点嫁给耀东,让家人过上好日子,以后会好好的守着丈夫耀东。丝若提醒如意时间不早了,如意也正想要父亲走的时候,佟夫人出门回来了,看到客厅里的这一幕很生气的指责如意。铭凯认为佟夫人没有善待图一,佟夫人愿意善待如意这一次,又指责铭凯跟结了婚的女人眉来眼去不顾伦理道德

谭夫人对着黄玫瑰一直身体发抖,秋朗看到很高兴,开始出现。谭夫人开门见山表示此番来是为了铭凯,担心茶园一蹶不振,想要秋朗帮助铭凯振作起来,说出了茶园如今客户流失资金周转困难的问题。秋朗想要谭佟两家联合,但是谭夫人却认为需要的是联姻,秋朗不禁又沉思了起来。谭夫人又说起了谭佟两家各自拥有研制好茶秘方的一半,当时就曾约定女方要将秘方作为陪嫁,因此谭夫人想着早日将丝若娶进门。秋朗装作不经意间提及了如意,谭夫人很难受只好先走了。因此,秋朗知道了谭夫人是不可能让其他人介入谭家茶园的人,并且也无法介入。

铭凯在茶园难受着,丝若表示佟夫人已经答应了若佟耀东醒来就放走如意,铭凯因此也才期望着找到名医佟耀东醒来。秋朗找到铭凯,指责铭凯为了如意什么都没有做,应该将精力和才华放到茶园上面,要救如意必须先救铭凯自己。

很多客户买了谭家的茶叶,但是因为成色不好就给退还了回来。而茶园拖欠工人的工钱,工人也被挖走了好几个,谭夫人只好用自己的私房钱往里面垫着。这时,铭凯和秋朗来此,铭凯表示从今天起自己会专心经营茶园,谭夫人很高兴,表示以后自己绝不会再干涉铭凯,还请秋朗帮助铭凯经营茶园。谭夫人并不放心,要大富不能将经营和账本交给秋朗看。大富因为看谭夫人想要请回如意爹回来干活心里担心害怕,就说了一番道理要谭夫人不要请如意爹回来。谭夫人听后同意了。

大富就来到了如意家,找到了如意爹,看他身体不行就给了他一些银子。如意爹明确表示自己不会离开乌茶镇,大富表示自己只是期望为了如意好,若如意爹回到了茶园,如意在佟家的日子就不会好过。如意爹听后不禁心痛了起来。

聚顺兴的生意很红火,几乎将镇上所有的生意都笼络过来了。秋朗因为自己跟铭凯在照顾茶园,就准备抓住茶园工人的人心,利用钱来套住茶农的心。另外,秋朗还通知医生给如意爹拿药,认为今天大富的紧张样子肯定有不可告人的秘密。

云姨不知道大富为什么将如意爹离开茶园,大富认为如意爹离茶园越近自己就越危险所以才如此。秋朗和叶紫给如意爹送药,这时,铭凯找如意爹想要他和老五回到茶园。但是如意爹不同意,认为自己离开了茶园才能对谭家好对如意好。秋朗就提议让如意爹去自己那边做事,如意爹几番思量同意了。如意爹又让老五将银票还给铭凯,说这时大富带来的,铭凯见此又怀疑到了谭夫人的身上。

如意要丝若帮忙给自己弄一块上等的红绸,期望亲手给丝若绣一个丝帕,丝若听后很感动。夜里,如意困得在椅子上睡着了,梦到了佟耀东醒来。结果佟夫人也在此,表示自己也总是做梦梦到佟耀东醒来,说起了佟耀东从小到大护着家人的事情,佟耀东只喜欢如意,自己也想要对如意好,但是想想她对佟耀东所做的事情就愤恨了起来。如意宽慰着佟夫人,耀东一定会醒来,佟夫人又哭了起来。

薰衣草Ⅱ街灯第15集剧情介绍

叶紫带谭铭凯和梅老九去佟家,叶紫自己先进去求丝若让梅老九见见如意,丝若有些犹豫,在叶紫的劝说下,丝若同意让他们见面,她叮嘱叶紫,要抓紧时间,她母亲就快回来了。丝若给如意拿了一身体面的衣服,让她梳洗打扮一番去见梅老九,谭铭凯看到如意,激动地说你不知道我有多担心你,如意平静地说,谭少爷,我现在过的很好。

高秋郎在暗处观察到谭夫人看见黄玫瑰时惊慌失措的样子,他脸上掠过一丝得意,他出来见谭夫人,谭夫人请高秋郎帮忙劝劝谭铭凯,让他尽快振作起来。高秋郎从谭夫人口中得知茶园遇到了资金上的问题,他说自己可以和谭家联合,来解决资金的困境,谭夫人说谭家不需要联合,需要的是联姻。

如意和梅老九见面,当着谭铭凯的面说了很多违心的话,她甚至说自己后悔没早点嫁给佟少爷,她表示会死心踏地守着自己的丈夫。佟夫人回来了,看到如意穿的花枝招展,又看到谭铭凯也在,就气不打一处来,她问如意是不是忘了佟家的规矩,并说她当着众人的面和铭凯眉来眼去,就是在偷汉子。铭凯从佟夫人对如意的态度中,明白刚才如意说的都是假话。

高秋郎问谭铭凯见到如意后做什么了,谭铭凯说我现在惟一能做的就是找到名医,等待奇迹希望佟耀东的病能好,这样如意就可以解脱了,高秋朗说等到奇迹发生,你和如意都变成活死人了,谭铭凯说我怀着满腔热血从国外回来,本想改变这里的陈旧,可是却发现自己什么都改变不了,现在只想着能改变自己和心爱女人的命运,高秋朗说要想改变命运,就必须强大,他让谭铭凯尽快回归茶园,振兴谭家,为自己赢得与世俗博弈的力量。

谭铭凯向谭夫人表态,从今天起自己会抛开所有杂念,一心一意经营好谭家茶园,谭夫人特别高兴。谭夫人暗中吩咐大富,不要让高秋郎插手谭家茶园所有账目和事务。魏大富去找梅老九和老五,让他们以后不要再回谭家茶园,并说这也是为了如意好。

高秋朗又给梅老九送药来了,谭铭凯也来了,他劝梅老九回茶园,梅老九说我不想回去了,高秋郎说那去我那儿吧,梅老九答应了。老五把两张银票还给谭铭凯,谭铭凯问是怎么回事,老五说这是前两天魏管家送来的,谭铭凯劝老五回到他身边,这样也有个贴心的人,老五说好。

薰衣草Ⅱ街灯第16集剧情介绍

如意在佟家做着苦力一样的工作,佟丝若有点不忍心看着如意受这样的苦,但是佟夫人说她要是去的话自己就会让如意受更大的罪。谭明凯又让老五回到了自己的身边,老五把大富送回来的银票又给了谭明凯,谭明凯回去之后把钱给了大富,大富给谭明凯解释说这都是自己的意思,跟谭夫人没有关系。

谭铭扬让叶紫经常去佟家看看如意的生活状况,并把如意受的苦告诉谭明凯,这样谭明凯受不了就会拉着如意出了佟家,谭夫人就会生不如死。谭夫人让云霞去给丝若送点爱吃的东西安慰一下丝若,她害怕丝若的心理面不好受。大富告诉云霞说不管如意受了多大的罪都要让她控制自己的感情,要不然就会露馅的。

梅老九在聚顺兴做一些力所能及的杂活,叶紫去了佟家看了丝若,侧面打听一下如意的消息。云霞去给丝若送点心的时候偷偷地去看了如意,她给了如意一点钱让她必要的时候打点一下下人,这样自己就会少受一点罪。随后云霞见了丝若,告诉她说谭夫人有点想念她了,丝若说等过段时间家里面稳定了之后就去看她。

谭铭扬给铭凯看了自己的储蓄计划书,告诉他说这个计划可以让茶农们把多余的钱存到自己的聚顺兴,然后自己按期付给他们利息,这样茶农们的心就会固定在茶园里面,而且还会老有所依。铭凯听了之后十分的赞同,还说自己还会把茶园多余的盈利放在聚顺兴,给茶农们吃颗定心丸。

谭明凯知道了如意在佟家过的是什么日子,还知道谭夫人对如意就是非打即骂,谭明凯心理面难受的不行。谭铭扬说他让铭凯成为有实力的男人就是让他变得强大,到时候佟家根本就会被他踩在脚下,这样他救出如意也会易如反掌。

谭明凯给如意写了一封信让云霞交给如意,他说里面就是一张药方,希望如意能治好佟耀东的病。谭明凯和谭铭扬去了茶园给茶农么说让他们把钱给存到聚顺兴,这样就会钱生钱利滚利,随后佟丝若过来第一个带头把自己的钱给存了起来,茶农们看到了之后都纷纷的存起了钱。

如意收到了谭明凯给她写的信,谭明凯在信上说他正在努力的打理着茶园,等时机成熟的时候他会带如意走的,他在心里面说了自己对如意的一往情深。丝若问谭明凯什么时候上门来提亲,谭明凯说再给他一天的时间,自己会给她答复的。晚上的时候丝若心理面闷拉着如意说话,如意回到自己的屋子里面一遍又一遍的看着谭明凯写给自己的信。

薰衣草Ⅱ街灯第17集剧情介绍

如意把谭明凯给自己的药方让佟夫人看了,佟夫人说她派人去和如意一起去拿药,要是佟耀东有个三长两短那就拿如意是问。大富在家里面给云霞说他自己的心里面也十分的着急,他自己也十分的担心如意,这块玉佩至今还没有找到,那就意味着肯定有人还是知道这个秘密。

谭夫人知道聚顺兴吸取茶农们的资金之后还是有点不放心,丝若告诉她说这是两全其美的事情,肯定不会有事情的。谭明凯当着谭夫人的面告诉丝若说自己决定娶了她,丝若听后高兴地不行,谭夫人一颗悬着的心也放了下来。谭明凯说完之后说自己想去看看如意,他说自己是去跟她告别。

丝若带着谭明凯去了自己家,谭明凯看了在床上躺着的耀东,丝若告诉如意说谭明凯答应娶自己了。如意听后说祝她们俩幸福,还说她相信佟耀东一定会醒过来的。丝若出来的时候告诉谭明凯说如意已经认命了,她希望谭明凯以后不要见如意了,她说谭明凯越是惦记如意她的日子就越不好过。谭明凯告诉丝若说希望她看在往日的情分上能善待如意,随后还说自己会娶她的。

谭铭扬知道铭凯要娶如意之后心理面急得不行,他让老五找到了佟家的一个佣人,谭明凯给了那个人一些钱之后告诉他说自己要带走如意,那个人听了之后吓得不行。谭铭扬说没有事情,他只要把如意带出来就没有事情了,其它的自己会安排人做,保证跟他没有关系。

谭明凯听老五说谭铭扬要带如意走,第二天早上提亲的时候他就不见了踪影。谭明凯找到了谭铭扬说自己要跟着如意一起走,佟家的车夫说带着如意去抓药,如意跟着他一起去了。谭铭扬在车上告诉铭凯说让他不要再犹豫不决了,他要是拿不定主意的话自己就会娶如意的。

谭明凯见到了如意之后说这一次他再也不会离开如意了,谭夫人带着聘礼去了佟家提亲,佟丝若说自己要马上和谭明凯成亲。这时候丝若收到了一封信,她看了之后慌慌张张的跑了出去,如意不答应跟谭明凯一起走,她说自己要是走了就再也回不了乌茶镇了,就等于要了丝若的命,她说自己真的不能跟谭明凯一起走。

丝若在大街上看到了谭明凯拉着如意的手,谭明凯告诉丝若说自己要带着如意离开,丝若听后气得不行,她说这让他们佟家的颜面放在那里。谭明凯说他爱的人只有如意一个,这时候谭夫人也过来了,她让谭明凯打如意。谭明凯自己下不了手打如意,谭夫人说他到底是要自己这个娘还是要这个女人。

如意跟丝若回了佟家,谭夫人在家里面要打老五,谭明凯跪在地上求谭夫人饶了老五,他说自己知道错了。这时候云霞跑过来告诉谭夫人说朱秋月发病了,谭夫人去看了之后告诉大夫说一定要把她给救活了,让她活下来。

薰衣草Ⅱ街灯第18集剧情介绍

朱秋月突然得看癔症昏厥了,谭夫人急忙找了大夫来救治她,心里很担心朱秋月就这么死去,没有人还自己清白。朱秋月醒来,看不到自己的枕头儿子,很是心急。谭夫人亲自喂她吃药,为自己受着丈夫、儿子和朱秋月的折磨很难受。朱秋月看她这个样子,也想要她喝药。

铭凯看着老五的屁股好了很多,很自责自己连心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认为自己不像个男人,想要再跟谭夫人好好谈谈。铭凯找到了谭夫人,想要谈谈此事,可是谭夫人不理他。大富劝铭凯也不应该再打扰谭夫人,铭凯很是怀疑就逼问大富昨晚谭夫人去了哪里。大富解释谭夫人去了山间别墅念了一夜的经,提醒铭凯赶紧娶了丝若,否则就会害死如意。云姨表示大家不是恨如意,而是害怕她跟朱秋月一样,大富便也说起了朱秋月被谭景然强娶进门,但是朱秋月一直念着情人高江想要跟他远走高飞也偷偷怀了孩子,但谭景然一直以为是自己的孩子还想要休了谭夫人。朱秋月和高江抱着孩子想要私奔,被谭夫人抓到,朱秋月威胁着谭夫人的命放走了高江和孩子,并自己闯进了火中被烧死了。这场大火,让谭景然以为是谭夫人逼死了朱秋月,并重新修建了这个别墅,谭夫人也经常去这里悼念谭景然。铭凯却认为朱秋月的自杀跟被逼死没有差别,看自己跟如意的感情与父亲的很相似,有些理解了。大富劝着铭凯男人一生喜欢的不是只有一个女人,但是女人只能嫁给一个男人。

秋朗的一句想要娶如意,叶紫很伤心,阿康给叶紫解释秋朗只是故意刺激铭凯,想要复仇罢了,老五怎么守护如意,自己就怎么守护她。秋朗回来了,主动向叶紫道歉,说自己是情急之下才这样的。叶紫很害怕秋朗为了复仇,真的会如此而做,劝秋朗若将自己当了他的女人,就不该让自己害怕。秋朗赶紧抱着她安慰着她。

铭凯又在茶园静下心思,秋朗前去开解他,从铭凯口中得知了自己是朱秋月和高江的孩子,问铭凯如何会对待这个孩子。铭凯表示他不管如何就是自己的兄弟,会将他带到谭家给他公平。秋朗感觉这都是片面之词,怕谭佟两家联合,就逼问铭凯是否要娶如意。铭凯表示自己会跟谭佟两家摊牌,但是秋朗认为铭凯连母亲也摆脱不了,怎么会成功,劝着铭凯应该重新洗牌,将聚顺兴入股茶园。铭凯听后明白了许多,答应了。秋朗回去后就准备去上海拿笔现金。

如意边照看着耀东,边帮丝若绣着红盖头,会想起了铭凯为自己跟谭夫人下跪等等两人之间的纠葛,想着铭凯如此的深爱自己也哭了起来。如意发现耀东留下了眼泪,急忙给佟家两老禀告,佟家两老急忙再找大夫检查,大夫认为佟耀东脱离了危险,只要按照药方再次服用就好了,同时还需要穴位按摩。如意接到了爹托人带来的茶糕,吃着吃着便哭了起来。

谭夫人得知佟耀东可能会醒过来很高兴,这时铭凯来此说起自己想要聚顺兴入股茶园的事情,认为这样会带来商机和人脉。谭夫人认为秋朗有所企图,怕茶园都会归秋朗。但是铭凯表示自己更加相信秋朗,希望能够成为真正的主人,否则就会将母亲当做最想摆脱的人。谭夫人不得已同意了要求聚顺兴只能入股百分之十,秋朗听后很高兴。两人在不断地 商议着应该如何经营茶园。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