薰衣草Ⅱ街灯剧情介绍

31-36集

薰衣草Ⅱ街灯第31集剧情介绍

如意爹要来谭家看望如意,但是因为谭夫人不愿意让他进,只好将东西让大富转交给如意。图样因此对谭夫人一番指责认为自己的父亲不是外人和下等人,不能让自己的父亲低人一等,讽刺谭家的门槛多高。谭夫人听后更加难受,认定了如意是拿着铭凯所以摆高姿态。

丝若一直为钱的事情发愁,叶紫就主动表示愿意借给她钱,不愿意让她受苦。丝若因为此事对叶紫很感激,认为了她是自己的好姐妹。佟夫人害怕丝若真的相信了叶紫,就提醒丝若。丝若因为不断的说服着自己最不能相信的就是姐妹。

饭桌上,如意又要给谭夫人夹菜,谭夫人不愿意,铭凯就趁机突出让老五回到谭家工作。谭夫人听后不满,但还是表示老五是如意的娘家人,当然可以来这里。老五来到了谭家跟如意经常在一起,谭夫人命人不要打搅他们。叶紫来看到了谭家看到了如意的苦,把这些情况不断的转述给丝若,并认定铭凯很爱如意。丝若一听就不高兴,想要知道铭凯研发药方的境况,希望叶紫帮助自己。叶紫回头将情况转述给了秋朗,秋朗一听就准备继续帮助丝若。

阿康询问秋朗是否想要得到谭家的茶园,秋朗表示自己并不想要如此,只是想要折磨谭夫人。郭建找秋朗报账,故意让他看到了所已经写好的谭家秘方。因此,阿康变将谭家秘方交给了丝若。丝若得到后很高兴。回头就要买茶叶,推出佟家新茶。佟夫人不愿意丝若偷谭家的秘方,但是丝若却并不认为此,希望谭家名誉扫地。

如意找到谭夫人希望她给自己尊重,谭夫人却将她带到了列祖列宗的牌位前,认为谭家夫人都是明媒正娶系出名门,都不是像如意这般是别人家的小妾再偷偷摸摸的嫁给铭凯,而自己只会在铭凯面前承认她,希望她明白在谭家的位置,并制定了一些规矩限制如意。如意更加认定这都是谭夫人对自己的成见。

秋朗受到了佟家的品尝新茶的邀请函,谭家人也在邀请之列。谭夫人得知聚顺兴给佟家注资很生气。佟丝若特意在商会上感激铭凯让佟家有了茶园和今天,并让众人品尝了佟家秘制的新茶。铭凯品后很吃惊,丝若也表示自己将会当众公布秘方。铭凯听后指责丝若偷了自己的秘方,并以人格担保。佟丝若又提及铭凯娶了害死自家大哥的小妾,众人因此都相信了佟家指责谭家。

谭夫人听后很生气,回到家后就对铭凯训斥,将一切都怪罪到了如意的身上。秋朗要大家找出泄密者,而研制密茶的师傅最有怀疑。如意因为茶农出身偏袒茶工。谭夫人和如意又闹起了矛盾,铭凯又对谭夫人一番指责,却没有人支持谭夫人。如意回房后又给铭凯说起了利弊,铭凯对如意的想法很支持,也更加偏向如意。

郭建给茶农师傅说起了被怀疑的事情,研制师傅听后都想要辞工,任,铭凯和如意爹怎么劝慰也没有用。而这些师傅都要回到佟家工作,佟丝若很感激他们回来,并对他们表示热烈欢迎,提高待遇。

叶紫劝丝若做事要留余地,但是丝若并不相信叶紫,在她耳边说了叶紫的目的,就回到了家里。

老五跟如意又在谭家一起聊天,并给如意送去了一直鸟。如意不小心撞到了老五的怀里,恰巧被下人看到。因此,谭家里流传起了如意跟老五暧昧的事情。谭夫人听后很生气,责怪如意不守妇道,见下人没有撒谎,也让人将此事传出去。云姨偏袒如意,想要跟谭夫人谏言,但是谭夫人不同意。老五又送如意回到了房间,又被谭家的下人看到,院子里的流言蜚语越来越多了。云姨因此就找到了如意,劝她跟老五保持距离。铭凯一直在为茶园师傅的流失而生气,得知如意身体不好就赶紧回到了家。

丝若找了秋朗谈话,明确的表示自己知道秋朗跟铭凯是敌非友,表示自己知道谭佟两家走到这步的幕后黑手就是秋朗,也装作不存在,询问秋朗为什么要帮佟家。秋朗表示自己跟她一样,都是被谭家毁了一生,表示自己的另外一个名字就是谭铭扬,想要折磨谭夫人。因此,丝若和秋朗约定了成为同盟,下一步将谭家赶出乌茶镇。

朱秋月晚上睡觉时一直没有看到阿康不禁有些着急,急于寻找自己的儿子。谭夫人得知此事,急忙让人将朱秋月给抓上去,为朱秋月又犯病担心了起来。谭夫人将枕头从地上拿起就要给朱秋月,却看到了一只黄玫瑰。

佟家有联合了商会找了铭凯来到了佟家,表示从此以后将会没有任何人参与经营和贩售谭家的茶叶。铭凯听此就质问丝若要断了谭家是生意。丝若却表示这时大家的决定,大家都不会支持无情无义的谭家。商会任务谭家一直伤风败俗娶了残花败柳,又剽窃密查让员工纷纷跳槽,商会因此绝对不会再支持谭家。

薰衣草Ⅱ街灯第32集剧情介绍

佟家召开商会,要将谭家逐出商会。商会长明确表示谭家不止伤风败俗让商会蒙羞,更剽窃秘方违反行规。谭铭凯听后愿意退出商会,表示自己绝不会让他们看低谭家和如意。秋朗得知此事故意装作生气,表示自己一定会帮助谭家,让商会来求谭家回商会,但是铭凯拒绝了,表示自己准备靠自己的能力,着手准备国际市场跟外商洽谈。秋朗看铭凯对于商业有这么高的头脑,表示自己会帮助他,对于谭家被商会驱逐一事愿意答应隐瞒。

谭夫人看着手里的黄玫瑰不禁有些害怕,怀疑如意一直在跟踪自己。如意这时来跟她请安,让谭夫人更加的害怕了。谭夫人不禁认为这个世界上有鬼魂,认为如意跟朱秋月跟谭家有些关系,希望着如意从谭家消失,自己心里才能踏实。

如意听到了谭夫人对自己的质问,就认为其中有些事情,看到了大富就询问。大富没告诉她,要她要么忍者要么走人,而如意嫁到谭家的伤害比在佟家都要多。如意听到了这里,就让大富不要将此事告诉铭凯,并以安抚工人的原因想要出茶园,大富听后同意了。如意跟茶工劝慰,以义字为压,要大家不要被人说忘恩负义,而有情有义的铭凯值得大家的依靠。如意爹作为工人主动要大家帮助,如意最后又说起了谭家的历史,要大家给谭家三个月的时间。茶工听到后同意了。并且,如意特意又来到了谭家采茶,并拿出了私房钱要大家买些吃的。

外商史密斯先生前来乌茶镇跟铭凯洽谈,品尝了谭家研制的新茶,询问铭凯为什么被当地商会排挤。铭凯只表示这是因为自己娶了一个地位低下但是却心灵高尚的女人。史密斯先生听后就来到了谭家想要见见如意,虽然没有见到如意,但是表示愿意跟谭家合作。铭凯又跟谭夫人表示此事如意是立了大功,谭夫人听着很不爽。

如意跟老五回来后,谭夫人看她出去很不满,在饭桌上劝铭凯不要为了一个女人折了天下。但是铭凯却偏袒如意,认为很多男人也是因为女人成就了天下。铭凯家的茶园工人们被挽留,而跟外商洽谈的成功,让秋朗不由得担心了起来。

谭夫人这天听说如意跟老五又去看望生病的如意爹了,就来到钱庄看到了正在打扫的如意爹,认为如意撒谎很生气,急忙到铭凯面前告状,并想要因为这点就让如意打出谭家。云姨看谭夫人如此,就表示如意在茶园。铭凯看到在工作的如意很心疼,谭夫人却认为如意所作所为不符合身份。茶工帮如意说话,谭夫人听后生气,要大家若贪图佟家的月俸尽管走人,茶工 一听就想要走。如意着急,差点昏倒。大夫看后表示如意怀有身孕,铭凯很惊喜。谭夫人却并不高兴,铭凯看谭夫人态度不好一番指责,谭夫人表示自己当年做媳妇时也不过如此,还特意让云姨给她送安胎药。铭凯看后更加对谭夫人不满,要谭夫人看到子嗣的上面对如意好。谭夫人却表示如意跟老五整天在一起,怀疑孩子是老五的,铭凯不相信对谭夫人更加爱不满并且坚信如意的清白。

谭家有后了,秋朗很着急,这时,六爷打来电话,表示秋朗还没有输,因为自己已经找到了谭景然的贴身管家老袁。秋朗急忙来到了上海。佟家人得知谭家有后更加生气了,佟家被如意和铭凯害得家破人亡断子绝孙又怎么会满意谭家的喜讯。

薰衣草Ⅱ街灯第33集剧情介绍

六爷将老袁介绍给了秋朗,说起了当年的事情。当年谭景然迷上了朱秋月,想要娶进门,谭夫人坚持不满意,谭景然就专门盖了房子跟朱秋月住在一起。没多久,朱秋月怀有身孕,谭夫人不高兴大闹一场,害朱秋月差点小产,谭景然一气之下要休了谭夫人,扶正朱秋月,将家产转给朱秋月肚中的孩子。谭夫人听后一度寻死,这时,谭夫人竟然怀孕了,因此,才捡回命想要斗下去。可这时,谭景然注定朱秋月会先生下表示谁先生下男婴谁拥有遗产继承权。可是谭夫人豁出了一条命催产提前生下了不足七个月的孩子。这个孩子应该就是谭明凯。当时云姨抱着孩子让自己看,应该是个死婴。那时,谭夫人产后大出血,云姨抱着孩子认为孩子可能不行了,就按照规矩要晚上抱出去丢弃。谭夫人昏迷两天后,云姨又抱着孩子回来了,解释不忍心看着看字孩子死去找了奇医,孩子就奇迹般的活过来了。而刚出生的孩子也没法辨认,就是抱走时的孩子瘦瘦小小,两天后抱回来的却是白白胖胖的孩子,即使自己想要找产婆询问,但是产婆又是谭夫人娘家的。

六爷又将玉佩拿给老袁询问,老袁表示持有此块玉佩的将是谭家唯一的继承人。当时,谭景然虽然知道谭夫人先生下了男孩,但是还想要将继承权给朱秋月,就特意制定了玉佩,并将玉佩戴在了谭铭扬的脖子上。在谭景然准备跟谭夫人说此事时,朱秋月的孩子突然着了大火,高江抱着谭铭扬走了,而朱秋月被火烧死了。谭景然认定是谭夫人要害死朱秋月和谭铭扬,生了谭夫人的一辈子气。

秋朗为这玉佩一辈子都不在自己身上有些生气,老袁听后很惊喜,对着秋朗就是痛哭流涕,说起了谭景然死前所立了一份遗嘱要将遗产留给铭扬,谭夫人知道了这份遗嘱估计早已经将它焚毁。秋朗听后表示自己不是谭家的继承者,而是谭家的毁灭者。秋朗为没人能够证明自己是谭铭扬有些生气,六爷劝着他,现在需要证明的就是谭铭凯是谭家的野种,云姨想要留住谭夫人的地位就将如意爹的孩子给抱回来了。六爷猜测着如意能够嫁给铭凯,就是因为如意不是如意爹的亲生女儿,铭凯是如意爹的儿子,而玉佩可能是云姨把它当做了买走孩子的酬劳,应该敲开如意爹的嘴巴。

秋朗从上海带回了一包烟土,想要用烟土构陷铭凯,然后逼如意爹说出真相,但是此计需要丝若的帮助。阿康认为此事不能再由叶紫搀和,怕叶紫办错事情。秋朗听后就准备亲自去见佟丝若,阿康提议让佟丝若亲自来走这一步,借此来控制佟丝若,不由得叹气了阿康比自己狠。

秋朗将烟土带给了丝若,说起谭佟两家的对比情况,只有用这些烟土作为武器,才能一招制敌。只有将烟土放到谭家货柜,就能让铭凯深陷大牢,丝若有些为铭凯担心,但是秋朗又提出铭凯并不在乎她,而将来警局怎么判铭凯都可以让丝若做主。佟夫人听到了此计,就要丝若答应,因为谭家害佟家的时候就没有想到佟家的状况,想要谭夫人尝尝丧子之痛。丝若想不通为什么此事非得自己做,秋朗解释现在只有码头是谭佟两家共享,能自由出入仓库的只有铭凯和丝若,而第二天谭家运往欧洲的茶叶就要运走了。

丝若来到了仓库,表示因为谭家要出库,就来清点佟家的茶叶数量一做防备。因此,事情按照预计的在进行中。这时,张局长带着警察来此,表示接到线报铭凯私藏烟土,想要查查,查后果然,发现了在茶叶中有些烟土。谭铭凯被抓到了大牢,佟夫人知道后很开心,想着能够报仇了,就急忙上香。

叶紫再次劝着秋朗不要害了铭凯,因为铭凯是他的弟弟。但是秋朗表示铭凯不是谭家人,是如意爹的孩子,这一切都是谭夫人的手段。

如意得知铭凯被抓,就分析利弊,让大富打点警局,再查仓库是谁值班。谭夫人很着急,秋朗表示自己会帮忙去张局长那里说情,回来后,表示人证物证俱在,即使要给铭凯扳回罪名,也需要证据。谭夫人听后很心急,怀疑是如意想要害了铭凯,这根当年朱秋月的计谋一模一样。铭凯被坐了牢,张局长对铭凯一番毒打,逼他承认私藏烟土。铭凯一直不承认,反而询问是谁来陷害自己。张局长听后表示这一切就是因为铭凯娶了如意。

如意和秋朗来探望铭凯,铭凯很担心生意,就让如意找史密斯先生。如意回去后宽慰着谭夫人,由于自己的打点,铭凯过得很好,只要查清此事就会被放出来。如意又找到丝若,要丝若帮忙,但是丝若认为铭凯成了如今的模样跟自己没有关系。如意又质问丝若偷走秘方联名商会排挤铭凯,丝若听后更加不爽了。

薰衣草Ⅱ街灯第34集剧情介绍

如意乞求丝若帮助营救铭凯,丝若故意表现得无动于衷,不愿意说出事实的真相。如意表示自己一定会查个水落石出的,一定会让铭凯清清白白地走出牢房。同时大富和老五也查到了当天看守茶房的人是老陈。六爷要求秋朗把铭凯押解到上海,秋朗感到愕然,但也没问为什么。丝若去找秋朗,怀疑叶紫已把陷害铭凯的事情暴露给如意了,秋朗要丝若别乱了阵脚。丝若从如意口中知道铭凯被打得遍体鳞伤,很担忧同时也很自责,内心非常痛苦。秋朗见到丝若的痛苦状,引诱丝若去吸烟土,说这样可以解决痛苦,丝若被说得动心了。

叶紫因为自己没法改变秋朗复仇的念头,心里不痛快,去找阿康喝酒,并让阿康猜秋朗会送什么生日礼物给自己。阿康说当然是她喜欢的衣服,饰品之类的东西。叶紫苦笑道他只会送给自己责备。这时秋朗赶到,第一句话就是质问叶紫,为什么暗示如意烟土是丝若放进去诬陷铭凯的,叶紫很失望,说自己这样做是为了如意肚子里无辜的孩子,而且不希望秋朗伤害铭凯。秋朗说自己只是为了让梅老九说出事情的真相而已,并提到谭景然曾给自己留下一份遗嘱,阿康听秋朗提到遗嘱,便神色慌张,匆匆忙忙地走了。阿康走后,叶紫表示对于秋朗为了复仇,忘记了自己生日一事感到失望和难过,秋朗拿出礼物,表示自己一直都没忘记叶紫的生日,并向叶紫表明了自己的爱意,承诺一辈子都会和叶紫在一起,永不分离,叶紫感动得握住了秋朗的手。

阿康赶到秋月那,气急败坏地逼问秋月遗嘱的事情。疯疯癫癫的秋月想起了谭景然曾交给了她一分遗嘱,但是意识仍然不清醒,说不出个所以然。老五他们已经开始怀疑值班人陈祥,可陈祥却失踪了,如意叮嘱老五他们赶紧找到陈祥。秋朗他们有意引导老五、大富他们在火车站到了陈祥,陈祥见到大富他们就跑,但还是被老五他们捉到了。秋朗找到了梅老九,并且说出了自己就是谭铭扬——谭家真正的继承人,同时指出铭凯是梅老九的亲生儿子,威胁梅老九让他在商会面前把真相说出来,让谭家身败名裂,并摊牌说自己就是策划谋害铭凯的主谋,是他指示丝若栽赃嫁祸的。如果梅老九不说出真相,就把铭凯押到上海枪决,梅老九左右为难。

谭夫人想去找丝若求情,如意跟谭夫人说此事可能与丝若有关,谭夫人不相信,还责备如意居心叵测。这时大富来报告,说陈祥找到了。这边,梅老九还是没承认铭凯是自己的孩子,秋朗威迫梅老九马上押解铭凯到上海,梅老九没办法,表示愿意想一想,秋朗给他三天时间思考。如意恳求陈祥告诉她那天进入仓库的人是谁,陈祥念在佟家的恩情上,不愿意说出实情。老五他们对陈祥软硬兼施,晓之以情,动之以理,陈祥说出了真相,告诉如意那天进仓库点货的人是佟丝若。丝若为解决陷害铭凯的内疚之情,吸上了烟土。丝若的嫂子锦华看到丝若在吸烟土,非常担忧她的状况。嫂子怀疑是丝若放的烟土,丝若承认了,并表示不会让铭凯死掉,还要让铭凯回到自己的身边。谭夫人对丝若的陷害感到不可思议,要求把陈祥交给警察局,但是如意觉得事情没想象中那么简单,建议暂时把陈祥看管起来。谭夫人担忧如意不把陈祥交给警察局会把自己牵连进去,但是如意为了查明真相,表示不在意自己被牵连。如意到监狱见铭凯,表示此事与丝若有关,铭凯其实早就猜到了是丝若做的,但是他们还是选择相信丝若这样做是有自己的苦衷的,也想给丝若解释的机会。牢房里,铭凯温情地阐述着对如意的爱意,如意鼓励铭凯要对前途有信心,两人深情相拥。

薰衣草Ⅱ街灯第35集剧情介绍

丝若对佟夫人隐藏了自己吸烟土的事情。如意求见佟夫人,佟夫人知道如意的来意,故意刁难如意,让如意磕头求饶,如意答应了,看着下跪磕头的如意,锦华和丝若一起向佟夫人求情,佟夫人暂且放过如意。阿康为达到目的,给梅老九指明了一条路,并向梅老九要玉佩去见朱秋月。如意私自找丝若出去谈话,告诉丝若他们已经找到了证人陈祥,之所以不把陈祥交给警察局是看在往日的情分上,诚恳地劝丝若不要再执迷不悟,联名保释铭凯对两家都有利,但是丝若不为所动。最后如意告诉丝若事情的严重性,要求丝若赶紧放下私人恩怨,因为三天后铭凯就要被押到上海服刑了。这时丝若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阿康从梅老九手中拿到了玉佩,去找朱秋月,朱秋月看到玉佩,想起了与谭景然的对话,回忆朱中秋月说到自己已经把玉佩还给了云霞,云霞把玉佩系在了谭家的孩子身上。阿康问朱秋月遗嘱的事情,秋月努力地回忆,终于想起了放遗嘱的地方,原来遗嘱放在她一直抱着的枕头里,阿康拿到遗嘱,兴奋不已。阿康回想起朱秋月说的话,似乎想到了什么。

谭夫人和如意在等丝若联名保释铭凯,商会见丝若还没到,都不愿意得罪佟家而保释铭凯,正在谭夫人准备下跪求情时,丝若赶到,请求商会联名保释铭凯,商会同意了,谭夫人对丝若感恩不尽。阿康回去找梅老九,梅老九愿意承认铭凯是自己孩子的事情,但是阿康不愿意梅老九这样做,就在这时,秋朗气冲冲地推门进来,催促梅老九赶紧在商会面前承认铭凯是他的亲生儿子。这时阿康在旁边说,丝若已经联名担保铭凯的清白,梅老九马上改变了主意。如意拿着商会的联名保单找警察局张局长,张局长说还要高秋朗的签名,秋朗这时也走进来签名了,不过眼神里充满着对丝若的不满,遗憾的是张局长还是没有答应立刻释放铭凯。穿帮网原创,秋朗非常不满丝若的做法,质问丝若为什么要联名保释铭凯,丝若指责是秋朗的错,是他让如意找到了陈祥,秋朗听了一头雾水,他不知道是阿康告的密。阿康用秋朗父亲高江的例子来暗示梅老九也可以采取自杀的方式来拯救铭凯,原来高江并不是被谭家逼死的,而是为了救秋朗听从六爷的意思自杀的。阿康告诉梅老九如意就是谭夫人的亲生孩子。梅老九没想到自己的儿子娶的是谭夫人的女儿,震惊不已,但也只能怪天意弄人了。丝若和锦华求秋朗放了铭凯,但是佟夫人执意不肯,这让丝若左右为难,更加的痛苦。佟夫人问丝若是否还爱着谭铭凯,丝若回答是,佟夫人气愤不已。

梅老九来找云霞,查证如意的真实身份,老五听到了梅老九的声音,但是大富故意说没听到,老五也只能作罢,回去睡觉了。大富叫云霞去见梅老九。梅老九问云霞,如意真正的身份,在证据确凿的情况下,云霞只好说出如意就是谭夫人亲生女儿的真相。梅老九知道实情后,心头的一块大石终于放下了,坚定了用自杀来挽救儿子铭凯的念头,临走时梅老九叮嘱云霞照顾好如意他们,并且让云霞提防高秋朗。秋朗以为是叶紫把陈祥的行踪告诉如意的,便生气地责备叶紫,但是叶紫说不是她干的,做贼心虚的阿朗连忙扯开话题,跪下来说是自己办事不力,蒙在鼓里的秋朗见此也无法说什么了。老五来看梅老九,发现梅老九已经自杀身亡。谭夫人给如意炖了鸡汤和安胎药,劝她把陈祥交出去,但是如意为了保护丝若,不愿意这样做。云霞说出了如意为了求佟夫人救铭凯而下跪的事情,谭夫人有所感动。秋朗听到梅老九去世的消息后,心存内疚。如意赶回家,看着梅老九的尸体,痛哭不已。谭夫人看着也深感伤心,这时谭夫人在床边发现了梅老九留下的信,她拿起来交给了如意。

薰衣草Ⅱ街灯第36集剧情介绍

谭铭扬问阿康梅老九走的时候安详吗,下人说除了脸色不好,就想睡着了一样。谭铭扬说真想不到他也会用死来保护孩子。

如意看到躺在床上的梅老九禁不住哭了起来,谭夫人心里也不好受,看到梅老九枕头下的信给了如意。梅老九信上说是自己贪慕钱财才把鸦片放到仓库里的,这几天心里一直受到良心的谴责,一切都与谭明凯无关。谭夫人谢过如意说既然这是梅老九的遗愿就按照他说的做吧,她这就去警局把遗书交给张局长。如意追出来说她爹的清白怎么办,谭夫人说事到如今只能顾活着的人了。如意于是坚持要为梅老九守灵三天,还说她要在这里等着谭明凯出来,不然她爹绝不下葬。

谭铭扬一个人在喝闷酒,阿康来了说叶紫已经被送走了,可是她哭了一路。谭铭扬说她是在怨恨自己,还问阿康说梅老九的死绝对不是自杀,他用的是蓖麻毒素,这是一种西洋毒药,他一个茶农根本就不会听说过这种药的。这时,张局长打来电话说谭家送来了梅老九的遗书说是梅老九抗下所有的罪名要求放了谭明凯,谭铭扬心里气可是嘴上说那就放了。谭铭扬猜测梅老九的死跟他养父的死太相像了,背后一定有人给他出点子。

云霞对大富说原来梅老九那天来找自己是来托孤的,自己要是早察觉到这点就好了,还说自己真想把真相告诉谭明凯,让他知道自己亲爹为自己做出了多大的牺牲。大富拦住他说让云霞找个适当的时机把玉佩交给谭明凯这才对得起梅老九。云霞突然又想起梅老九临走之前交代过让他们小心谭铭扬,还说秘密揭开的越多伤害的人就越多。云霞猜测难道谭铭扬要害谭家,大富不知道说守住孩子们的身世就没有差错。

谭明凯回到家问道如意的去处,谭铭扬让他先更衣,谭明凯换上了孝衣跑到梅老九的灵位前跪了下来说他怎么能为了自己做出这样的选择,让自己怎样报答他,还说只希望来生让自己做他的亲生儿子好好报答他。

佟夫人看了账本夸丝若有经商的天赋。佟丝若心里担心谭明凯要去找他,锦华来了说谭明凯已经放出来了,梅老九顶下了所有的罪名服毒自杀了。

如意把梅老九含辛茹苦地养活自己的事情讲述给谭明凯听,谭明凯说这件事一定会查清楚的。如意说她决定一定有人在背后逼死他。谭夫人来了问他们陈祥要如何处置,谭明凯要把他送去警局,如意却说放了他吧,也放了丝若,这样也能告慰她爹在天之灵。

谭明凯当着丝若的面放走了陈祥,谭明凯说他和如意心里一直都有她,还说梅老九已经死了,让仇恨消失把,她一定会找到一个真心爱她的男人的。丝若问谭明凯如果有来世他会不会爱自己像爱如意一样,谭明凯说如果她像如意那样宽容善良就会爱上他。

阿康对谭铭扬说谭明凯放掉了陈祥,阿康还说蓖麻毒素的来源很难查,还说只要是花点钱在诊所里都能买到。这时,六爷打来了电话质问谭铭扬,谭铭扬说他想梅老九生前一定见过什么人,玉佩就在那个人身上,梅老九是服毒自杀的。六爷生气的说梅老九的死让他一定要给自己一个交代。于是阿康决定替谭铭扬会上海,还说要给佟丝若带点鸦片。

梅老九的墓前佟丝若的毒瘾就开始犯了,谭铭扬察觉到了。

佟丝若来找谭铭扬说想要就此罢手,她说她想要退出,谭铭扬却想又一次唤起丝若的仇恨,还想要把丝若所做的一切告诉谭明凯,让谭明凯把佟家赶出乌茶镇。丝若还是不愿再跟他合作。谭铭扬就说要是退出就让她把佟家的茶园和码头都给自己,佟丝若还是不同意。谭铭扬问她鸦片是不是抽完了,还说她是戒不掉的。

阿康回到六爷那里,六爷问他梅老九的蓖麻毒素是他做的吧,于是就让人用枪指着他,阿康说他还不能死说自己手里有谭家的遗嘱,还说明了遗嘱的内容,于是六爷放了他,还说他是想把自己变成谭铭扬吧,于是两人相视一笑。六爷说从他第一眼见到他之后就觉得他充满了野心,于是阿康就说他一定会打败谭佟两家拱手让给六爷,不过他爱叶紫,他要娶叶紫。六爷反问他自己还可以相信他吗,阿康说六爷手里总要握把抢吧。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