薰衣草Ⅱ街灯剧情介绍

37-42集

薰衣草Ⅱ街灯第37集剧情介绍

丝若的烟瘾犯了求锦华给她买鸦片,佟夫人看到了问锦华说这是谭铭扬送来的鸦片。

阿康自己用枪打伤了自己的左手,六爷就放他走了。

谭明凯想要把茶园的运送给谭铭扬管,如意说这样不好,还觉得谭铭扬跟丝若有联系,觉得丝若很害怕他,她还说防人之心不可无。

谭明凯来到了茶园,谢过了大家。谭铭扬带着史密斯来到茶园,谭明凯对谭铭扬说他要和史密斯商量一下合约的条款,于是两个人就走了。

老五赌气没有去茶园,如意说她知道老五为她爹的死不平,老五说自己要查清九叔的真正死因,如意拉着他。正好被谭夫人看到问他们为什么拉拉扯扯。老五就说了缘由,谭夫人还说这件事要是在追查下去会让活着的人和死去的人都不得安宁,这件事就到此为止。谭夫人让云霞给如意一些上好的绸缎说让她自己好好做件衣服。

丝若毒瘾又犯了,心里实在承受不了。

谭铭扬对叶紫说谭明凯已经对自己起了疑心,不让他私自进入制茶车间,与外商洽谈也不让他介入,一定是如意给他说了什么。他有问叶紫最近见到过丝若吗。叶紫说见过她觉得精神不对。这时阿康来了,手上流着血,于是阿康说他们是兄弟。

佟丝若来找谭铭扬把契约给了他,谭铭扬说让她把梅老九的死嫁祸给谭夫人的身上,这样如意和谭明凯反目,她就能嫁到谭家。丝若不想在做他的傀儡,可是谭铭扬一直再逼她,终于,佟丝若妥协了。

如意在对着肚子里的孩子说话,不禁又想起了梅老九。谭明凯对如意说谭夫人最近越来越关心如意了,还说他希望他们的孩子能像她一样善良宽容,他想要孩子早点来到人世,他一定能给他们带来风平浪静。谭明凯说明天就是七七了,可是如意说明天刚好是他和外商洽谈的时候,于是就说让老五陪自己就行。

如意和老五来到梅老九坟前,丝若也来了。后来如意对丝若说这里好像还像以前一样,丝若说已经回不到以前了。如意说她相信一定会有一个好男人出现的。于是丝若说出于感激她要告诉她九叔的死很可能跟谭夫人有关,于是就说联名信根本救不了谭明凯,于是谭夫人就说还有一个人能救谭明凯,第二天九叔就死了。丝若还讲起了朱秋月的事情还说如意像朱秋月,还说起了玉佩出自谭家,可是却在九叔手里。她还问如意玉佩还在她家里吗。

如意一回家就去找玉佩,可是玉佩却不见了。老五还说九叔出事当晚去过谭家,可是他问大富的时候,他却不承认。

谭铭扬对阿康说现在形势对他们有利,还让阿康推如意一把。

阿康命人把谭铭扬给的信放在了谭家的门口,如意回家时看了信。如意回到谭家把信交给了谭夫人问她信上写的是真的吗,谭夫人说让她不要声张,尤其不要告诉谭明凯。如意质问她说梅老九是不是她逼死的,还说她爹是不会做出这种事情的。谭夫人说不是自己做的。如意还说梅老九出事晚上见过云霞,云霞说她没见过,如意说总有一天一定会真相大白的。

谭铭扬来到佟家,佟夫人说他害丝若抽上大烟。谭铭扬说此事如意一定会心痛的。他还说谭家害死了三个爱子心切的父亲,造成这一切的都是谭家。于是佟夫人就说要跟他走到底。谭铭扬对丝若说现在当务之急就是关心谭明凯赢得他的心。佟夫人也怂恿丝若这样做。

大富跟谭夫人说这信是谁写的,谭夫人就怀疑了,让大富去上海调查一下当时枪决的谭铭扬的是不是真的。

如意看着梅老九留下的遗书发呆,谭明凯回到家跟她说话,她也没有听到。如意对谭明凯说她爹的死很蹊跷,还问起了朱秋月的事。谭明凯说起了朱秋月的事情。

阿康来找朱秋月还说自己很久没有这么开心了,于是就说起了自己爱叶紫,可是叶紫并看不起自己,于是他要做出一番大事情,到时候整个乌茶镇都是他的,他说要是自己的亲爹娘还活着就好了。朱秋月就说高江还活着,高江才是他的亲爹。阿康心里难受极了。

如意听完了之后就问谭明凯说自己跟朱秋月像吗,谭明凯说那是无稽之谈,如意说这些陈年老事可能跟她爹的死有关系。谭明凯说他不想让这些事情打扰他们的生活。

大富要去上海的路上遇到了谭铭扬,谭铭扬和阿康拦住他。

如意来找云霞说她爹临死前是不是跟他见过面。于是云霞说是见过,不过梅老九是来让她好好照顾如意,仅此而已。云霞跪下来求她让她不要在追查了,还说梅老九临死前要她离谭铭扬远远地。

谭铭扬对大富说出了自己的真实身份,还说出了谭明凯是梅老九的孩子。谭铭扬说这次回来就是想要复仇,还让他把云霞手里的玉佩放到谭夫人房里。大富不同意,谭铭扬说要杀了他,他也不怕。于是谭铭扬说要是他不这样做,就把谭明凯的身份公诸于世。

老五交给如意一封信。

佟丝若来给谭夫人送来了吃的,还给如意带来了营养品。如意进了门,把信给了谭夫人,谭夫人把信撕了。

丝若来到谭家茶行找谭明凯讨教经验,她说她心有愧疚,专程去谭家看他们。丝若说如意和谭夫人之间乖乖的,如意给她拿了一封信两人就充满了火药味。于是谭明凯就赶快往家里赶。

如意对谭夫人说她想要得到真相,谭夫人说梅老九的死跟自己没有关系,她还怀疑为什么只要是如意出去就能收到这种信。

薰衣草Ⅱ街灯第38集剧情介绍

如意对谭夫人说,在她心里已经把自己当成朱秋月了,谭夫人说如意一点都不像看起来那么单纯,如意说如果你心里坦荡,那你害怕什么。这时谭铭凯回来了,谭夫人说如意一直在翻陈年旧事,如意说自己只是想查梅老九的死因。谭夫人怀疑那些信是如意写的,如意百般解释,可是谭夫人不相信,谭铭凯让两人都不要猜疑对方,她让如意跟谭夫人道歉,谭夫人说算了。

大富按照高秋朗的指示,把玉佩放到了谭夫人的房间里。丝若依旧抽大烟,她对佟夫人说看到如意和谭夫人的关系这么僵,她很开心。锦华劝丝若别抽了,丝若说等如意被扫地出门我一定戒。大富告诉谭夫人,谭铭扬确实死了,可是却看到了谭铭扬死后给高江立的墓碑。谭夫人说只有两种可能,一种是谭铭扬没死,另一种是有人在为谭铭扬报仇。云霞又给如意送来安胎药,如意让她端走,说从今以后谭夫人给的任何东西她都不吃。谭铭凯去佟丝若的茶园,教她茶园的种植和管理经验,丝若问他如意和谭夫人的关系还好吧,铭凯说一家人已经没事了。丝若希望他过得快乐,铭凯感觉到了丝若的变化,他谢谢丝若的祝福。

高秋朗拿着两瓶蓖麻毒素,反复思考着自己的养父高江和梅老九的死,他找人帮忙调查两年之内蓖麻毒素的去处,都到过谁的手里。如意来找高秋朗,说梅老九临死之前让她远离高秋朗,高秋朗说我想到了。他告诉如意养父高江和梅老九的死法太像了,而高江就是被谭家害死的,他说玉佩就是高江、梅老九、朱秋月死亡的关键所在。高秋朗暗示如意,梅老九就是被谭夫人杀的。如意说玉佩现在不见了,高秋朗说如果我猜得没错,玉佩现在已经回到谭家了。穿帮网原创,谭夫人带着大富和云霞来到谭家别墅找谭景然留下的遗嘱,可是没找到,她说如果把我逼急了我还一把火烧了这儿。如意趁谭夫人不在家进她房间找玉佩,居然真在抽屉里找到了,这时谭夫人回来了,如意问她玉佩怎么会在她这里,谭夫人说根本不认识玉佩,云霞说也有可能是有人栽赃。如意告诉谭夫人,这块玉佩是谭景然亲自定制的,谭夫人说我怎么不知道,她说如意一定是怀了老五的野种,然后拿玉佩诬陷她是凶手,好霸占谭家,如意说谭夫人就是凶手,谭夫人打了如意一巴掌,如意说她根本不配做铭凯的娘。

云霞问大富是不是他把玉佩放到谭夫人房间的,大富说是高秋朗让他放的,为了保住谭铭凯的秘密他不得已,他告诉云霞,高秋朗就是谭铭扬,云霞说大富这样做,已经让谭夫人和如意这对母女变成了仇人。大富说事情已经到了这一步,那就瞒一时算一时吧。丝若来安慰谭夫人,谭夫人感到很温暖,说还是丝若了解她。如意不喝谭夫人送来的安胎药,她怕谭夫人害她的孩子,谭铭凯觉得如意有些神经质,如意觉得谭铭凯不理解她,两人之间产生了嫌隙。

薰衣草Ⅱ街灯第39集剧情介绍

佟夫人问丝若为什么把茶园和码头都给了高秋朗,丝若说我是当家的我说了算,佟夫人说那可是我们的全部家当,丝若说报仇不就是这样孤注一掷吗?佟夫人看着丝若沉浸在大烟的世界里,生气得骂她是败家子。佟夫人要把丝若的烟枪给砸了,丝若跪下来求她,佟夫人心软了。如意和老五看到谭夫人带着云霞、大富出去了,他俩悄悄地跟在了他们身后。谭夫人来到谭家别墅,她问朱秋月遗嘱在哪里,可是朱秋月说的话依旧不知所云,谭夫人崩溃地说你还要疯到什么时候。如意和老五以为这个房子就是谭夫人念经的地方,于是两人回去了。

晚上,如意越想越不对劲,她让老五准备好夫人的马车,两人又去了谭家别墅。谭铭凯醒来发现如意不在床上,到处找她,可是没找到,谭夫人让人去找。大富报告谭夫人,说老五和她的马车都不见了,有人在谭家别墅发现了马车,谭夫人惊慌不已。如意和老五来到了朱秋月的房间,朱秋月发疯的揪着如意让她还儿子,谭夫人来了,她说真没想到如意会追到这儿来,如意问这个女人是谁,谭夫人说是一个疯子。如意说这个人一定知道朱秋月的死,谭夫人说我没有杀过人,如意说会继续追查下去,谭夫人和如意一起回了谭家。谭铭凯问如意她去了哪里,谭夫人说如意和老五出去私会,老五说他们只是去了谭家别墅,如意说她猜那个房子和朱秋月的死有关系,谭铭凯说又是猜测。谭夫人说老五和如意定有苟且之事,谭铭凯表示相信如意,但要如意从今以后好好呆在家里安胎,不要再追查任何事,如意觉得铭凯不理解她,委屈地流下眼泪。穿帮网原创,如意在家里望着玉佩发呆,谭铭凯因为心烦独自待在茶庄不想回家。高秋朗从谭铭凯口中得知,谭家别墅关着一个疯女人,他很纳闷。谭夫人觉得如意是一个祸害,她下定决心为了谭家和铭凯的颜面不惜一切代价。谭夫人准备好酒菜叫来如意,她在酒里下了药,如意对谭夫人说自己对谭家的家产没兴趣,只是想查清她爹的死因,而谭夫人也对天发誓,梅老九的死跟她一点关系都没有。如意给了谭夫人一封休书,说为了还铭凯一个干干净净地家,她准备离开谭家。如意拿起酒杯敬谭夫人,谭夫人把酒杯打翻,说酒里有毒。如意没想到谭夫人要杀她,更加相信梅老九就是谭夫人杀的,她要去报官。云霞跑出来跪下告诉如意,谭夫人就是她亲生的母亲,谭铭凯是梅老九的亲生儿子。她说谭夫人对这一切都不知情,都是她一手做的,如意接受不了这个事实。云霞说他们之所以会阻止如意调查梅老九的死因,就是想守住如意和铭凯的身世秘密。

丝若来茶园安慰谭铭凯,她问谭铭凯如果如意离开他,他会爱她吗?谭铭凯说会一直把丝若当成妹妹。如意坚持要离开谭家,云霞跪下求她不要走,她告诉如意,高秋朗就是谭铭扬,一直对谭家虎视眈眈,她还说朱秋月没有死,并把当年的事全部告诉了如意。如意回到谭夫人房间给她跪下,说自己不该胡乱猜测,求谭夫人原谅,谭夫人对如意这种一百八十度大转弯的态度很疑惑。谭铭凯回家看到桌上的休书,他以为是谭夫人逼如意写的,要去找母亲算账,如意拉住他,说这些都是误会,并保证以后再也不胡乱猜测了,两人抱在一起。如意告诉丝若,她会继续留在谭家,她劝丝若不要被仇恨蒙蔽了双眼,而且她说知道站在丝若后面的人是谁。

薰衣草Ⅱ街灯第40集剧情介绍

谭铭扬还在为昨天如意和谭夫人之间的激战庆祝,丝若来了对他说如意决定放弃复仇,还说了如意应该已经知道了他的全部计划。谭铭扬说不管如意知道什么丝若都要陪着自己玩下去。他还说自己要佟家的所有财产。丝若不答应。谭铭扬说等到她的烟瘾犯了就知道了。叶紫责怪谭铭扬让丝若抽鸦片,谭铭扬说这是丝若自己的选择。佟丝若说自己是被谭铭扬毁了,但是佟家是不会会在他手里的,就算自己死了也不会让他得逞的。叶紫责怪他说他可怕,他说他只要活着就要复仇。叶紫说现在有太多的人因为他而死了,他已经不再是自己爱着的那个谭铭扬了。谭铭扬说自己已经不能回头了。

如意对谭夫人和谭铭凯说谭铭扬来到了乌茶镇就取得了铭凯的信任,成为了谭夫人的义子,现在还想要整个谭家的茶园。如意对他们说谭家茶园不能过分依赖外人,当时的秘方外泄等事情都是他的人做的,于是谭夫人就说她让如意查但是有分寸。

阿康问正在喝酒的谭铭扬说他和叶紫怎么了。谭铭扬问他爱叶紫吗,阿康承认了。谭铭扬说他希望有个人替他来爱叶紫,接下来他要对谭佟两家痛下杀手,这样对叶紫来说打击会更大。阿康说要替他把叶紫带到上海,谭铭扬说他不配。于是阿康说六爷又打电话催了,于是他们都猜测到底是什么让如意一下子有了这么大的转变。谭铭扬说如意的转变是从去了山间别墅之后开始的,于是让阿康去调查清楚。

阿康来到了别墅想要杀了朱秋月说不能让别人知道谭铭扬是个野种,这样自己就不能好好取代谭铭扬了。可是他举着枪心想要是谭铭扬亲手杀了她,他一定会疯掉的。

谭明凯对茶农说最近茶园有了很大的起色,为了给大家保障,就让如意来差账目。谭铭扬问她为什么要查账,如意说这是谭家的规矩,攘外必先安内。于是谭铭扬就说那就查吧。

谭明凯对如意说现在辞退人是不是不好,如意说良莠分明自己是不会错怪好人的。于是郭建来了如意就开始问他说这里有两封辞职信,于是郭建就不打自招。于是郭建就说是谭铭扬让自己陷害张管事,还说一定要从谭明凯手中拿走整个谭家茶园。如意说既然是受人指使就让他选择,如意就给了他工资还说让他给谭铭扬告别。郭建走后,如意就对谭明凯说现在可以吧这些人辞退了。谭明凯心里难过说自己竟然会被自己的好兄弟陷害的,如意说谭铭扬应该是有自己的苦衷,她还说他们仍然是兄弟。

郭建把在谭家的事情说出来了,还说如意已经知道了所有的事情。还说如意说谭铭扬有自己的苦衷,一定会放了自己的。最终,谭铭扬让郭建走了。

佟丝若大烟瘾犯了难受的简直活不下了,佟夫人要去和谭铭扬拼命,佟丝若说要死也是自己死。于是佟夫人就让锦华把她绑起来。

如意在茶庄等着谭铭扬,她对他说要是他现在罢手的话就给他一个公道,还说谭明凯是无辜的。谭铭扬说都是谭铭扬代替了那个将要夭亡的孩子,才使得自己变成了现在这样。于是如意说谭家的孩子并没有夭亡那个孩子就是如意,他们是同父异母兄妹。谭铭扬不敢相信。如意说梅老九就是因为知道了这个秘密采用自己的死来守住了这个秘密。如意说血缘是不需要被证明的,还说让他放下这一切,他是自己的哥哥。谭铭扬说他会坚持的,于是如意说她也会捍卫自己的家。谭铭扬说谜底对如意是很不利的,如意说如意谜底揭露了,疯的人应该是谭铭扬,还说自己要回谭家百分之五十的股份。谭铭扬说他也想在要回谭夫人手里的股份,于是就要走了,如意说让他相信亲情,亲情能化解一切。

佟夫人拿着佟家的家产对锦华说谭铭扬早就觊觎佟家了,早晚给他是一样的。她还说佟丝若是佟家唯一的血脉了,要是她有个三长两短自己没脸再见他们了。锦华拦也拦不住她。

佟夫人拿着佟家的地契给谭铭扬,佟夫人说自己真后悔当初和谭铭扬同流合污。谭铭扬说是佟夫人自己把丝若变成了这样。佟夫人说她把佟家的所有都给了他们,让他换回一个健康的丝若。谭铭扬说丝若要么就继续抽下去要么就戒掉鸦片,可是这绝对不可能。于是他就说他会供应丝若的鸦片的。这时阿康说明了佟老爷的死是自己干的。佟夫人闹扭成怒,谭铭扬说害他们的是如意,能救他家的也是如意。

如意对谭夫人说害谭家的是谭铭扬,谭夫人就是不相信如意,还说如意是心里有鬼。这时,锦华来到谭家说佟夫人用佟家的所有家当去给丝若换鸦片,丝若没有鸦片是没有办法活下去,于是跪下来求谭夫人救救佟家。谭明凯要去找谭铭扬,如意拉住他说他就是朱秋月的孩子。

谭夫人劝佟夫人吃点东西,佟夫人心里难受说佟家的一桌一椅闭上眼睛都知道在哪里,可是现在丈夫没了,儿子没了,佟家完了,说着就哭了起来。佟夫人还说佟家之所以变成这样都是谭家害的,谭铭扬就是朱秋月的孩子。谭夫人吓了一跳。

谭明凯来找谭铭扬说真是不知道为什么谋害自己的竟然是自己的亲生兄弟,还说随时欢迎他回到谭家。谭铭扬说要让谭夫人来偿命。谭明凯说他不会让他如愿的,还说自己一直觉得谭铭扬是善良的。谭铭扬说自己确实被谭明凯感动过,可是自打自己出生起就把仇恨和感情做出了权衡。他说自己为了复仇已经放弃了太多的东西包括叶紫。

薰衣草Ⅱ街灯第41集剧情介绍

谭铭扬让谭明凯打死自己说这是唯一能解决问题的办法。

谭夫人对云霞、大富说他们一定早就知道谭铭扬就是朱秋月的野种。云霞说让谭夫人相信如意,她才是能真正挽救谭家的人。谭夫人说她根本斗不过谭铭扬,更何况他身后还有一个六爷。说着就让云霞收拾东西要去上海。

如意问谭明凯说无论如何她都不想让他们兄弟反目,自己要跟谭明凯并肩作战。谭明凯说他要去佟家,他不能看着佟家的三个女人沦落街头。大富来了说夫人已经去了上海。

谭夫人在云霞陪同下来到六爷住所。

如意来找谭铭扬说如果他归还佟家而且不在和谭佟两家为敌,自己就去请求谭夫人接受他,让他名正言顺地进入谭家,并且自己也不会说出自己就是谭家女儿的事实。如意说谭铭扬之所以拿走佟家的一切就是为了逼自己放弃谭家的一切。于是谭铭扬说给她三天时间,说服了谭夫人让自己名正言顺地进入谭家。

谭夫人说自己做梦也没有想到幕后的一切主使就是六爷,还说自己已经知道了一切。六爷说既然她知道了就不在藏着掖着了,还说自己当年多少次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现在有了一切,能够呼风唤雨。可是自己心里一直有个心结,那就是谭夫人。他享受看着谭夫人在自己设计的计划中痛苦。谭夫人说他的目的就是得到谭佟两家,还承认自己相信了他,有他的存在心里感受到温暖。六爷说自己就是要唤起她的信任,当她感受到温暖的时候在一把把她推下山崖。谭夫人拿出当年的那个簪子还说这么多年来一直对着它念经为他超度亡魂。谭夫人想要自杀,只求他放过谭家。六爷说要是谭夫人死了自己就会把谭家夷为平地,自己就是要看着她求生求死两不得。

佟夫人对丝若说一定要把鸦片戒了。谭明凯还喂她药丝若说这一切都是自己自作自受。谭明凯说他带来的这种药对戒烟很有用,还说这一切都是因为丝若爱自己,他不会恨她的,让她做回坚强美丽的佟丝若。这时如意来了说她把佟家拿回来了。佟夫人说她总算对得起佟家的列祖列宗了,可是她对不起她。如意说就当做是自己的补偿吧。丝若也抱着如意说对不起。

阿康问谭铭扬是不是真的相信如意。谭铭扬说他觉得如意说的是实话,要是谭夫人肯缴械投降这就是最好的结果。阿康说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这时黄大林打了电话说蓖麻毒素数量有限,所有的定制人之中有一个就是六爷。谭铭扬当下电话就举起枪问阿康到底是谁杀害了自己的养父。阿康说是六爷做的,还说六爷这样做就是为了激起谭铭扬的仇恨。他们,他们只不过是他的棋子,六爷心狠手辣,一旦说出了他和叶紫就成为了仇人,谭家只不过是猎物,他真正的仇人是六爷。

阿康打电话给六爷说谭铭扬已经知道高江的死就是他干的,还说其实他早就暗中调查他。他还说谭铭扬抛弃了叶紫,还说谭铭扬最恨的是六爷。阿康说自己想要做六爷的乘龙快婿,于是六爷就让阿康动手。

如意对谭明凯说他们只有三天时间劝谭夫人,三天之后谭家茶园就不再是他们的了。谭明凯说他不在乎这些,他只希望谭家安宁。谭夫人来了,谭明凯说谭家本来就有一半是谭铭扬的,如意说自己已经答应了谭铭扬要把整个谭家给他换回谭家的安宁。谭夫人说六爷要自己求生求死两不能,她就要跟他决一死战。

谭夫人来找谭铭扬。谭夫人说他是朱秋月和高江的私生子。自己是不会把谭家交给一个野种的。谭铭扬说他现在要做的就是把她的亲人变成匕首,来对付她。谭夫人对谭铭扬说他们看到的都不是谜底,明天中午在谭景然为朱秋月建的房子里揭晓。谭铭扬说自己也有一个谜底要揭晓。

谭夫人问朱秋月遗嘱在哪,她还说她儿子回来了,还说明天就会来到这里跟她团聚。大富问夫人把柴火放在院子里为什么。谭夫人说自己当年就是没有狠下心来才酿成今天的错,还说自己要抵命。

谭夫人让如意拜见谭家先祖说当初进门没有顾上今天算是补上了。于是如意就开始行李了。谭夫人对下人说如意是谭家明媒正娶的媳妇,从今往后她的话就是自己的话。谭夫人还对如意说这段时间自己有太多的事情对不住她,让她不要埋怨自己。如意说自己不会埋怨她的。最后还真心的叫了她一声娘。云霞大富也感到欣慰。

阿康对谭铭扬说谭夫人在山上的别墅里堆满了干柴还交上了煤油。阿康说干脆就借着这把火把如意也烧死。谭铭扬不同意说如意怀有身孕。阿康说这样才叫做斩草除根,还说烧死了如意之后在告诉谭夫人说如意才是谭家的唯一的血脉,谭夫人一定会疯了的。谭铭扬犹豫不决,阿康却在煽风点火。谭铭扬回屋之后,阿康对叶紫说谭铭扬要一把火烧死谭夫人,让她去通知如意拦住谭夫人。

如意和谭明凯收拾好谭家的契约和财产,让老五交给谭铭扬。这时,叶紫来了对如意说谭铭扬要烧死谭夫人快拦住谭夫人。于是如意就对谭铭凯说让他去拦住谭夫人,自己还有事要做,就走了。谭铭凯对叶紫说他们已经把所有的东西给谭铭扬了,让他别乱来。

叶紫回到聚顺兴听到阿康对谭铭扬说一切都准备好了,他的手下看到如意上了后山。叶紫明白了质问他为什么要赶尽杀绝,还问是不是六爷让他这样做的,要是在这样做就会永远失去叶紫的。谭铭扬说他已经永远失去她了,还让手下人带走了叶紫。

老五带着如意来到了后山,如意让他去后门等自己。如意去屋里对朱秋月说让她跟自己走。这时,房门被人用锁在外面锁上了。谭铭扬在阿康的陪同下点了火,烧了木屋。

大富对谭夫人说他亲眼看到谭铭扬和阿康上山了。谭明凯来找谭夫人说谭铭扬要烧死她,谭夫人说她压根就没打算去。谭夫人说谭景然生前留下了一份遗嘱,为了谭明凯和还有自己没有出世的孙子,她要守住它,自己会偿命的。谭明凯说这样的谭家自己是不会心安理得接受的,还说他已经让叶紫通知谭铭扬他会把谭家给谭铭扬。他还说如意用尽了自己的全部力量想要换回谭家的安宁,还说不知道如意去哪了。他们正要走,谭铭扬对谭夫人说那把火他已经点着了,还说如意是谭夫人的女儿,可是云霞和大富把当年她催生的女儿和梅老九的儿子换了,谭明凯才是野种。谭明凯不敢相信自己竟然是梅老九的孩子。

薰衣草Ⅱ街灯第42集剧情介绍

谭明凯说这样的谭家自己是不会心安理得接受的,还说他已经让叶紫通知谭铭扬他会把谭家给谭铭扬。他还说如意用尽了自己的全部力量想要换回谭家的安宁,还说不知道如意去哪了。他们正要走,谭铭扬对谭夫人说那把火他已经点着了,还说如意是谭夫人的女儿,可是云霞和大富把当年她催生的女儿和梅老九的儿子换了,谭明凯才是野种。谭明凯不敢相信自己竟然是梅老九的孩子。谭夫人也不敢相信。云霞和大富跪下对谭夫人说他说的是真的。谭夫人问道如意在哪里,谭铭扬说如意现在就在烧死自己母亲的屋子里,不过如意还有个孩子。他还说自己倒是要看看谭夫人的底牌是什么。阿康说在那个房子里其实还有朱秋月,她并没有死,这就是自己为什么那么笃定如意为什么回去。阿康还说那把火是谭铭扬自己放的。谭铭扬一听就赶快往山上的房子跑。谭夫人也伤心难过的不行。

来到山上的屋子,只剩下了废墟。谭明凯伤心地叫着如意的名字。谭铭扬也心灰意冷,这时又快烧坏的房梁掉下来快要砸到谭铭扬身上时,谭明凯推开了他,自己砸伤了,躺在了地上。

谭铭扬背着谭明凯正要下山,阿康说自己对不起他了,是自己设计让他亲手烧死自己的亲娘。谭铭扬没有伤心,却傻笑了起来。阿康的手下想要开枪杀了他,阿康说他已经疯了。

医生说由于淤血在谭明凯的头颅中才会造成他的深度昏迷,还说他暂时没有生命危险,这段时间他们会很辛苦,他们要不断地跟他说话,刺激他的神经。丝若说她明白,她能照顾他。

谭夫人对着谭明凯说叫了自己二十多年的妈,怎么会不是自己的孩子。

叶紫在医院照顾谭铭扬,谭铭扬还是一直傻笑,不吃药竟然把药塞在了叶紫口中。阿康对叶紫说让她不要难过,叶紫说现在一切该结束了吧。

谭夫人看着如意的照片想起了如意,不禁想起以前自己对她的种种可恨的行为,眼泪不停地掉下来,嘴里不停的说如意我的孩子。云霞说都是自己的错。丝若说为了死去的人他们更要竭尽全力的生活。她还说她虽然失去了如意,但是还有他们,还有铭凯是她一手养大的,跟自己亲生的一样。

阿康在茶园等着六爷的到来。阿康把谭景然的遗嘱交给了六爷,六爷说他没有让自己失望,进了谭家他就是谭铭扬。

大富把谭家所有的田契地契拿给了谭夫人。丝若对她说佟夫人已经给他们准备好了房间,他们永远都是一家人。六爷跟谭夫人要玉佩,六爷让云霞跟夫人解释玉佩的含义。云霞说这是谭老爷给谭家继承人的信物。于是六爷就拿出了谭家的遗嘱,还说谁持有玉佩和遗嘱就是谭家的继承人,明天整个乌茶镇都会知道阿康是谭家的继承人。谭夫人对六爷说自己放弃的就是一堆纸,人活一辈子就是想要儿女膝下。她还说她当年就是不懂得舍得,今天希望自己放下了谭家,换回一份安宁。谭夫人说她可以放弃一切,只是要谭家的牌匾,给死去的人留一份尊严。

谭夫人来到佟家,佟夫人说房间都给她准备好了,还说谭佟两家时代交好,这是剪不断的情分。她还说如意换回了她的家今后他们就是一家人了。

阿康对六爷说现在他们拿下了谭家,不出三天他一定会拿下佟家给六爷。六爷说自己费尽心机去复仇,现在竟然觉得自己被搬到了。阿康说他煞费苦心得到了谭家,现在就当做是聘礼,他要娶叶紫。这时,叶紫来了说自己不同意。阿康说叶紫虽然爱谭铭扬,可是谭铭扬根本不爱她。六爷说他要为自己女儿选一个有能力的丈夫。叶紫说自己就是六爷的工具,于是还说她可以嫁给阿康但是要带着谭铭扬一起嫁给他。阿康说这是对自己的侮辱。叶紫说谭铭扬本性善良,这些侮辱算得了什么,她会照顾谭铭扬一辈子的。于是阿康答应了。

叶紫对谭铭扬说为了满足六爷的欲望自己就要披上婚纱嫁给阿康了,让他不要怪罪自己,但是它会把他带在身边的。还让谭铭扬看他亲手为自己戴上的戒指,还说他们俩无论顺境还是逆境都要不离不弃,只有死亡才能把他们分开。阿康来了说要跟谭铭扬单独待会儿。阿康对他说高江才是他的亲爹,是六爷毒死了高江。还说他早就知道朱秋月在房子里,当初想要杀了他可是转念一想,要是让他的亲生儿子杀了自己亲娘,那才叫好。阿康说他是把他当做大哥的,只是自己却什么也没有得到。阿康说六爷老了,他活不过自己,他还说等他娶了叶紫之后第一个干掉的就是他。

六爷把叶紫的手交给阿康,当牧师问道叶紫愿意嫁给阿康为妻吗,叶紫迟迟没有回答。这时,谭铭扬推开了教堂的门,傻笑着走进了教堂,阿康走上前抱着谭铭扬说他娶了叶紫就等于娶了整个上海滩,自己才是真正的赢家。婚礼正准备继续,谭铭扬朝着阿康连开数枪。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