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得·我们有约剧情介绍

1-6集
记得·我们有约剧情介绍

记得·我们有约第1集剧情介绍

  油桐花开的季节有一段传说,传说能在油桐花下重逢的恋人就会得到祝福。

  叮当(陈妍希饰演),一个期待有奇迹发生的女孩,每天都在车站前卖咖啡,让大家品尝这简单的幸福。王爷爷(张复建饰演),相信油桐花传说的他,平时经营魔法农场,空暇时常到火车站等待奇迹发生。阿泰(吴中天饰演),一个常来喝咖啡的年经人,喜欢跟叮当谈论彼此的梦想,叮当以为他是汽车厂的维修技师,暱称他黑手泰。骆家骏(朱孝天饰演),企业家第二代,不愿意按照父亲─骆祥云(艾伟饰演)的想法做事,但事与愿违,在无法反抗父亲的情况下,家骏常常被迫做些他不愿意做的事。

  骆祥云知道夏宝儿(吴亚馨饰演)深爱著家骏,为了取得宝儿父亲─夏伟杰(高捷饰演)的企业,他希望家骏多亲近宝儿;於是,在宝儿哥哥的丧礼上,家骏与宝儿见了面,而他们这对曾经无话不谈的青梅竹马,却在家骏从日本回来后,变调了。

  叮当平常帮忙王爷爷经营魔法农场,但是来住宿的客人并不多,这一天,突然来了一位先生,他说他的老板要用两百万包下民宿一个月,但是合约条件非常严苛,让王爷爷怯步,叮当希望农场正常营运,於是鼓励王爷爷签下这份合约,还自告奋勇担任合约中载明的─随传随到的女管家。

  宝儿为了挽回家骏的心,拉拢骆母(柯素云饰演),原本回家陪母亲吃饭的家骏,拒宝儿於心门之外,宝儿逼问家骏到底发生什麼事,家骏希望宝儿忘记过去;但是,宝儿不愿放弃。

  阿泰的母亲(?明洁饰演),每天都规定他要准时回家吃饭,以免为了工作废寝忘食;原来阿泰是知名汽车制造公司的总裁─杨文泰,黑手泰只是他在叮当面前的平凡人身份;这一日,阿泰按照往常回家陪母亲吃饭,没想到母亲竟催促他成家,当然前提是对象必须门当户对,阿泰无心联姻,对母亲诸多闪躲。

  家骏为了达成父亲交付的任务,独自前往农场,在路上差点撞到叮当,两人发生口角,家骏驾车扬长而去,就在此时,油桐花飘落了,属于叮当的奇迹即将展开。

  叮当回到农场才知道家骏就是花了两百万包下民宿的客人,而合约上载明叮当是随传随到的女管家,对事物要求严谨的家骏对叮当提出许多要求,叮当看在两百万的份上,都忍耐照办;唯独有一件事例外,叮当对家骏提出每天下午让她去车站卖咖啡的请求,家骏勉强同意。

  叮当出门去卖咖啡的路上,突然想起自己没有帮准备泡澡的家骏准备浴袍,赶紧回到民宿,没想到竟发生意外…

记得·我们有约第2集剧情介绍

  叮当帮家骏送浴袍,却不小心绊倒,两人一起摔入浴缸,叮当害羞的连忙爬起来跑开,家骏对於叮当鲁莽的行为又气又无奈。换好衣服的叮当骑著车要去卖咖啡,意外撞见阿泰坐著高级汽车来找她,阿泰灵机一动骗叮当说是搭老板的便车,纯真的叮当不疑有他。

  王爷爷对家骏说起油桐花的传说,但是家骏不相信人能做到无欲无求,觉得这些想法不切实际,王爷爷笑看家骏的态度。

  阿泰想约叮当吃饭,但是叮当碍於跟家骏的合约只能拒绝,家骏紧迫盯人,阿泰帮忙叮当赶回农场,家骏以为叮当跟阿泰出去玩有些不悦,阿泰只好骗家骏自己是叮当请来帮忙做晚餐的小帮手,在阿泰的帮忙下,叮当煮了一桌丰盛的客家料理给家骏吃,一个人吃饭的家骏让叮当一起坐下来吃饭,叮当也不扭捏的坐下大快朵颐,但她吃饭狼吞虎嚥,让家骏目瞪口呆。

  夜里,地瓜来找叮当,地瓜跟叮当两个人一起在孤儿院长大,两人无话不谈,地瓜向叮当透露想要换工作的想法,因为要努力不让人家看不起,叮当嘴巴上虽然不说,但她默默地记住这件事;地瓜看著满天星斗,感伤的想起自己身世,这样的情绪也感染到同样是孤儿的叮当。

  当晚,宝儿打电话来关心家骏,恰巧听到叮当帮家骏准备好洗澡水,使得宝儿满脑子充满疑惑,家骏满不在乎的回答,把叮当形容成乡下女孩,让叮当备感不悦。忙碌了一天的叮当回到小屋休息,因为地瓜先前的一番话,让她梦到好久以前被妈妈丢弃的情景,於是疲惫又伤心的她睡过头,当叮当赶到农场时,家骏刻意刁难要她在时间内准备好早餐,精品站整理。满肚子怒气的叮当在早餐的饭菜当中加入许多盐巴,没想到家骏发现叮当的小手段,要叮当独自将早餐吃完,让叮当自食恶果。

  家骏开著车,在叮当的带领下来到龙腾断桥,家骏轻蔑的口气让叮当十分不悦,当她述说王爷爷年轻时的往事,实事求是的家骏却觉得王爷爷信守的承诺是一件可笑的事情,叮当觉得家骏是个不懂爱情的人,而家骏马上回整叮当,要她自己走路回农场。

  叮当没有直接回农场,一路走到草莓园,带著地瓜去找阿泰,想让地瓜跟著阿泰学技术,两人来到汽车工厂却不得其门而入…

记得·我们有约第3集剧情介绍

  阿泰在母亲的要求下去相亲,意外看到叮当和地瓜骑著摩托车和他的车子擦身而过,由於母亲同在车上,他不便多说什麼,没想到叮当他们竟开始追逐他的车子,这让他内心十分挣扎,杨母不解叮当他们为何追逐车子,认为他们是疯疯癫癫的孩子,便要司机加速离开。

  家骏要求叮当十二点准备好中餐,让叮当急忙赶回农场;正当家骏准备返回农场时,临时接到父亲的秘书电话,要求他赶到球场碰面,家骏以为是工作上的事,只好匆忙赶去,忘了通知叮当。

  阿泰不喜欢母亲安排的相亲,想要自己作主想要自己掌控自己的人生,但是母亲却不这麼认为,也不同意阿泰的想法,这样的意见相左也将造成更大的伤害。

  阿泰赶来找叮当,由於上午去工厂找他不得其门而入,叮当慎重的问起他的本名,阿泰紧张的说出自己的本名杨文泰,见叮当似乎没有发现他是汽车公司的总裁,这才放心;叮当为地瓜情商介绍工作的事,阿泰马上就答应,三人一起享用家骏临时没有回来吃的午餐,地瓜说起追阿泰老板车子的事,言语中传达对有钱人的偏见,让阿泰更加小心翼翼,叮当突发奇想想参观阿泰的公司,阿泰不忍拒绝叮当,勉为其难答应,他只好交代警卫不准让叮当跟地瓜知道自己的身分,不知情的叮当和地瓜突然听说杨文泰是公司的总裁,两人吓了一大跳,阿泰及时否认,让叮当和阿泰分别松了一口气。

  家骏赶到球场才发现是陪夏家父女吃饭,他十分不喜欢这样,一路上摆臭脸,骆父气他的态度,用文件砸伤他的额头,他声嘶力竭的告诉家骏,公司面临庞大的资金压力,需要尽快把土地收购,不然他就要家骏接受宝儿的感情,争取夏家支援。精品站。

  阿泰亲自约地瓜碰面告知自己的身份,并希望地瓜帮忙隐瞒自己的身份,阿泰向地瓜坦诚他很喜欢叮当,但是碍於叮当对有钱人的偏见,所以不敢用真实身份面对叮当。当然另一方面阿泰也害怕自己如果告诉叮当自己的身份,会连朋友都做不成。阿泰喜欢叮当的天真纯朴,以前自己从没遇过这种女孩,所以显得不知所措不知该如何表达自己的情感。

  家骏被父亲用公文夹砸伤了头,叮当贴心的帮家骏在伤口上贴 OK 蹦,让家骏感到窝心,只可惜一向不擅言词的他,再度轻易的惹怒叮当 …

记得·我们有约第4集剧情介绍

  家骏认为王爷爷如果把土地卖掉,就能无忧无虑的生活,但是叮当跟王爷爷要守护油桐花树林,守护这一份传说,分享给所有来农场住的客人,但曾经在感情上受过伤的家骏,不相信世上有永恒的传说,而叮当一句无心的话,让家骏想起在伤心往事,叮当意外撞见伤心的家骏,关心询问,但是家骏拒绝叮当。

  原来家骏曾经相信永恒的爱情,也曾经等待过,但是换来的却是伤心。

  家骏到车站找叮当,叮当请他喝咖啡,两人都对彼此多了一点了解,叮当陪家骏一起去看夕阳,家骏好奇什麼样的家庭会教养出叮当这样的女孩,叮当拒绝谈论跟她有关的私事,家骏不容叮当拒绝,冠冕堂皇的理由让叮当不得不向家骏说出自己的身世,家骏非常惊讶且自责,但勇敢的叮当拒绝接受同情,她认为一切都是按照合约,而且是她心甘情愿的,只是当叮当说出她对家骏的感觉时,家骏心虚的逃避叮当的真诚。

  地瓜陪阿泰赶到车站要找叮当,但是没遇上,於是地瓜在农场等叮当,要她换上衣服跟他走,叮当不明所以;原来阿泰以公司摸彩抽到高级餐厅用餐为理由约叮当吃饭,叮当率真的态度、打扮后美丽的身影让阿泰更加心动,两人度过愉快的时光;此时,杨母与朋友一同来用餐,看到阿泰和叮当,杨母前来打招呼,当叮当毫不扭捏的说出自己是卖咖啡的女孩时,杨母立即以严厉的语气要求阿泰离开,叮当虽然不知道发生什麼事,但她敏感的感觉到杨母的不悦,转身就想离开,阿泰急著跟叮当解释,但杨母却以更严厉的言词伤害叮当。

  叮当不知道阿泰的身份,所以也不知道自己为什麼会受到杨母的羞辱,一个人躲在农场哭泣,家骏刚好从陶窑买东西回来,撞见叮当伤心落泪,他上前关心,一向不示弱的叮当拒绝他的关心,家骏不放心她,主动把肩膀借给叮当,受尽委屈的叮当伏在他的肩膀大哭。

  家骏贴心陪伴,还让出浴室给叮当泡澡解压,又去帮忙准备叮当的换洗衣物,这一切举动,让两人之间的关系开始改变 …

记得·我们有约第5集剧情介绍

  杨母不接受阿泰想跟叮当在一起,为了家族,阿泰没有选择的权利,阿泰想去找叮当道歉,杨母觉得没这个必要,甚至要胁阿泰,她要自己去找叮当下跪道歉,来制止阿泰去找叮当。阿泰还是来到车站代替母亲向叮当道歉,叮当以为杨母是害怕阿泰交到坏朋友,或是误认为自己是阿泰的女朋友才会如此,纯真的叮当没有怀疑阿泰的身份,或细想杨母身上散发的贵气。

  宝儿生日,骆父要求家骏一同前往为宝儿庆生,为了家族,家骏愿意前往,但撞见父亲与秘书亲密的举动,他希望父亲别伤害母亲;骆母和骆父过著貌合神离的生活,家骏希望母亲能多替自己想想,去追求自己的快乐,骆母选择装傻过日子。

  家骏迟迟无法完成购地,和父亲发生口角,他不希望父亲为了买王爷爷的土地,用不正当的手段伤害王爷爷跟叮当,骆父见家骏心软,他决定采取自己的方式解决土地问题。

  阿泰送叮当回农场,王爷爷看出他有心事,他问王爷爷,等待一个人值得吗?因为爱上叮当的他,等不到叮当的回应而感到难过;王爷爷说爱一个人并不一定要得到,有一个在脑海中可以让人怀念、挂念,那也是一种幸福;这番话影响了阿泰。

  宝儿对感情的观念是只想追求自己欣赏的人,而对方爱不爱自己一点都不重要,夏母不能接收这样的想法,她忧心宝儿会因此受伤。

  叮当关心家骏,藉口打电话询问他何时回农场用餐,家骏才告诉她要参加聚会不回农场了,但是体贴的他不忘叮咛叮当要记得吃晚餐,叮当甜蜜地享受著家骏的贴心,王爷爷提醒叮当,家骏这样来去匆匆,以及花大钱包下民宿,说不定另有所图,只是叮当的心早就暗许,听不进去爷爷的提示。叮当趁著家骏不在的空档,试著调配新的咖啡口味,王爷爷试喝了以后,觉得这杯咖啡有思念的滋味,叮当不解,纯真的叮当以为爱情应该都是甜甜蜜蜜的;王爷爷试著用他的故事让叮当瞭解,爱情有苦有甜,所以即使他一辈子都在等候一个没有结果的爱情,他也不会后悔。

  骆父特别订做了一条项鍊让家骏送给宝儿,家骏只能勉强自己配合,宝儿开心的收下这份礼物。聚餐结束,众人制造机会让家骏和宝儿独处,家骏只好开车送她回家,宝儿爱恋的看著家骏,让家骏很不自在,宝儿抱著家骏,希望家骏别推开她,但曾经受伤的家骏,无法接受这样的宝儿。

  骆父以公司资产向宝儿的父亲借贷,夏父虽没拒绝,却委婉的说下个月公司改组,将由宝儿担任公司董事长,所以到时候是宝儿作主,让骆父深信只要撮合家骏和宝儿,公司就有救了。

  深夜,叮当准备回小屋,却看到有人来农场泼汽油纵火 …

记得·我们有约第6集剧情介绍

  这一晚,竟然有人来农场泼汽油纵火,被叮当撞见,叮当试着阻止他们,阿泰刚好过来找叮当,两人联手赶跑坏人,报警备案之后,阿泰试著从叮当口中瞭解谁会对农场不利,他觉得家骏包下农场很可疑,叮当却觉得跟家骏相处过后,她相信家骏没有问题。

  骆母以为家骏喜欢宝儿,其实家骏只是为了满足父亲的要求做做样子,家骏不喜欢待在家里,想回苗栗农场,骆母察觉家骏对叮当的情意,家骏只推说自己在那边比较自在。

  家骏回到农场看到阿泰和叮当相处融洽,一股无名火让他对阿泰很不客气,阿泰对於家骏的占有欲很不以为然,两人互看对方不顺眼,叮当则是气家骏对自己的朋友不礼貌,没有细想他们两个男生之间的暗潮汹涌。

  翌日,家骏看到农场装设监视器,才知道前一晚有人来农场放火,家骏想起自己父亲说过的话,立刻联想到是父亲做的,心急的家骏赶回公司质问父亲,他希望父亲不要铸成大错,但骆父已被庞大的财务压力,压得喘不过气,他根本顾不了这麼多。

  阿泰的母亲询问起阿泰的生活起居,从司机口中得知阿泰仍然不顾身份,和叮当碰面,於是杨母来到车站找叮当,她企图用钱打发叮当离开阿泰,一开始叮当不肯,她相信友情是无法用金钱衡量的,但是当杨母说出阿泰的身分时,叮当才恍然大悟,也知道自己该怎麼做了。

  叮当难过的回到农场,意外看到家骏送给她的风铃,悲伤的情绪马上被喜悦取代,家骏带她到油桐花树林,两人漫步在这美丽的地方,家骏欣赏叮当和王爷爷纯真又朴实的生活态度,家骏虽然听王爷爷说过油桐花的传说,但是他认为自己不配拥有爱情,因为人们喜欢的都是他成功的身分跟地位,而不是真的自己,家骏这样有感而发的言论,让叮当很心疼。

  原来农场的监视器是阿泰请人安装的,他默默地守护著叮当。

  家骏来到叮当住的小屋,觉得这里呈现一种不切实际的氛围,但是叮当却不这麼认为,她喜欢在屋外的阳台上看著变化万千的夕阳,家骏深受感动,情不自禁握住叮当的手,两人之间不言可喻。

  家骏、王爷爷、叮当一起吃饭喝酒,家骏谈起自己这一趟来到农场收获良多,从中也感受到爷爷的想法,所以家骏希望能找一个方法,让王爷爷坚持的理念保留下来,王爷爷和叮当却不想破坏现有的一切;此时,宝儿来到农场 …

按单集查看剧情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