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妈俏爸剧情介绍

1-6集
辣妈俏爸剧情介绍

辣妈俏爸第1集剧情介绍

  

  明清年间,卧龙镇的女捕快顾丹丹乔装打扮抓捕犯人,视百姓们的安危不顾。高大人身为地方官员,将百姓们视为子女,他语重心长劝说顾丹丹以后查案将百姓们的利益放在首位。

  顾丹丹没有把高大人的告诫放在心中,年逾二十七八的她至今孑然一身,她在衙门里面是唯一一名女捕快,生得倒是有几分姿色,获得众男差们喜爱,但她眼里只有事业没有爱情,一心一意当差办案。

  青年小生袁大志前往衙门上任报道,三个官差误以为袁大志是申冤的百姓,袁大志一再解释自己是新上任的捕快首领,三个官差见袁大志生得白白净净,大失所望辞官离去。

  卧龙镇出现一名名叫独孤泽南的盗匪,顾丹丹查案之时遇到了袁大志,对其身份产生了怀疑,将其软禁限其自由。

  出现在青楼内的艾丁宝引起了顾丹丹的注意,顾丹丹发现艾丁宝身上有一种特别的气味,她开始怀疑艾丁宝就是官方通辑的盗匪。

  晚上,顾丹丹将重点盘查对象锁定在艾丁宝身上,艾丁宝面对顾丹丹的盘问,面色平静解释身上有异味的原因,称自己长期从事厨师行业,长年累月在厨房里面忙活,与各种食物打交道,天长日久身上自然而然沾染上了各种气味。艾丁宝给出的说词合情合理,成功骗过了众人,不过他却依然未能获得顾丹丹的信任,顾丹丹从事捕快职业多年,跟许多表里不一的犯人打过交道,艾丁宝想三言两语就骗过顾丹丹,绝非易事。

  顾丹丹返回软禁袁大志的地点,要求袁大志坦白从宽,只要袁大志说实话,顾丹丹就对他网开一面。

  袁大志是货真价实的新官,他再次向顾丹丹表明自己的身份,称自己是新上任的捕快头目。虽然他已经说了实话,但顾丹丹始终怀疑他在说谎。要怪就只能怪他长得太细皮嫩肉,从事捕快职业的人个个都是五大三粗,很少有人生得像他这般皮肉细滑。

  顾丹丹搜查艾丁宝的住处,艾丁宝扮出不以为然的模样,任由顾丹丹搜查。曾是皇宫侍卫的金桂祥送酒上门,顾丹丹与金桂祥提起被官方通辑的独孤泽南。数日以来,独孤泽南犯下数起偷盗事件,已是官方重点通辑在逃犯人。

  顾丹丹怀疑艾丁宝与独孤泽南有关联,所以才搜查艾丁宝居住的房间。金桂祥是艾丁宝的好友,他不动声色灌醉了顾丹丹与艾丁宝。两个年轻人上床歇息睡到晚上,在醉酒状态发生了男女交欢之事。

辣妈俏爸第2集剧情介绍

  

  翌日,顾丹丹一觉睡醒,赫然发现自己光着身子与艾丁宝躺在床上。事情发生得太突然,顾丹丹匆匆忙忙穿上衣服下床离去。

  高大人得知顾丹丹软禁了袁大志,出门四处寻找顾丹丹。在路上遇到了从艾家出来的顾丹丹。高大人面色严肃要求顾丹丹坦白交待,他的意思是希望顾丹丹说出袁大志的下落,顾丹丹却误以为自己的丑行被高大人得知,一时之间不知如何是好。幸好高大人所指的事情是袁大志,顾丹丹带领高大人找到了被软禁多时的袁大志。

  袁大志生得白白净净成了衙门的新捕头首领,顾丹对袁大志不服,与高大人交涉无果,索性收拾衣物提交辞呈。袁大志见顾丹丹要走,情急之下表示愿意让出捕头职位,顾丹丹为能担任捕头而狂喜,打消了离开衙门的念头。

  顾丹丹到李秀才卖画小捕查案,她一心想找到独孤泽南的下落,据说李秀才曾经见过独孤泽南的庐山真面目。

  深夜,艾家屋顶上出现了一个人影,此人正是女捕快顾丹丹。顾丹丹怀疑艾丁宝就是独孤泽南,所以她才来到艾家屋顶,监视艾丁宝的一举一动。只要艾丁宝从家中溜出来,定然逃不过顾丹丹的法眼。

  艾丁宝早已发现蹲守在屋顶上的顾丹丹,他悄悄拉开布帘向屋顶上看去,打量藏在上面的顾丹丹。由于顾丹丹迟迟不肯离去,艾丁宝无计可施,情急之下决定找金桂祥帮忙。

  翌日,艾丁宝出门遇到了喝了许多酒的顾丹丹,两人相见气氛尴尬,顾丹丹忽然扑进艾丁宝怀中,吐出一口酒水。

  袁志大怀疑自家的几幅画被独孤泽南偷走,他决定举办画展引诱独孤泽南现身。在实行计划之前,他与金桂祥谈心,提起自己诱捕独孤泽南的计划。

  艾丁宝将醉酒的顾丹丹接到家中暂住,并且找来了大夫为顾丹丹把脉。大夫为顾丹丹把完了脉,称顾丹丹已经怀上了孩子。艾丁宝不听则已,一听之下吃了一惊。

辣妈俏爸第3集剧情介绍

  

  顾丹丹得知自己怀上了孩子,恼愧难当跑到河边欲跳河自杀。艾丁宝一路随行,劝说顾丹丹生下孩子,顾丹丹认为自己未婚先孕丢人之极,始终无法释怀。艾丁宝为了说服顾丹丹放弃轻生念头,当场表示愿意娶顾丹丹为妻。

  袁志大前往艾家酒馆查案,他一直怀疑艾丁宝是独孤泽南。金桂祥坚称艾丁宝是大善人,每逢百姓有难,艾家便出手相助,从艾丁宝乐善好施的行为来看就能断定他是好人。

  顾丹丹打消了自杀念头,在艾丁宝的陪同下升火取暖。顾丹丹始终怀疑艾丁宝是独孤泽南,艾丁宝一脸委屈称自己是清白人家,并非飞檐走壁的大盗。顾丹丹提起与艾丁宝成亲的事情,她与艾丁宝萍水相逢,两人还未深入了解。在这样的前提下两人就结为夫妻,未免过于草率。

  顾丹丹经过一番思虑,眼晴一亮决定取消与艾丁宝的成亲计划,次日天明前往药店购买打胎药,为了打消掌柜的怀疑,顾丹丹谎称为一个女子购买打胎药。艾丁宝赶了过来,佯装凑巧与顾丹丹相遇,其实他知道顾丹丹想买打胎药,所以才来阻拦。

  顾丹丹执意想打掉肚中的孩子,艾丁宝找来一辆马车搭载顾丹丹到山上找神医黄大妈。认识黄大妈的人都知道她有一种对人体无害的打胎药,艾丁宝带领顾丹丹进入山中,意外发现山路上躺着四具死尸,距离事发不远的山中有一间客栈,顾丹丹从店小二嘴中得知周老爷曾与四个死者打过照面。

  顾丹丹曾经调查过周老爷儿子被绑架的案子,事发之时曾有几个蒙面人到金店劫走了一批黄金。艾丁宝猜测周老爷自导自演儿子被绑案,指使四个死者劫走黄金。镇上的黄金数量减少,周老爷坐拥的黄金才会行情看涨。

  艾丁宝带领顾丹丹向黄大妈索要了一副打胎药,黄大妈提醒顾丹丹服下打胎药也许会产生后遗症,顾丹丹思虑再三放弃打胎,与艾丁宝到一座寺庙内拜佛成亲。

辣妈俏爸第4集剧情介绍

  

  艾丁宝以独孤泽南的身份进入周老爷名下的金店偷盗,离去之时留下了自己的独孤泽南名号。消息传回皇宫,皇帝高度重视盗走大量金条的独孤泽南,责令当地官方捉拿独孤泽南。

  金桂吉提醒艾丁宝不能再轻易行动,以免落入官方手中。

  顾丹丹因为怀上了孩子,吃什么都觉得恶心,艾丁宝看在眼里,买了一些利于孕妇食用的食材,委托一个店小二煮好招待顾丹丹。顾丹丹品尝完店小二做的饭菜赞不绝口。店小二提醒顾丹丹吃的食物源于艾家小厨配方。

  周家发生了凶杀案,新上任的捕头袁志大前往遇害者家中破案。一个孩子主动提出与袁志大玩耍,袁志大虽然急着破案,但还是心地善良地陪孩子玩耍,他的善意换来了回报,孩子打开了一个柜子,从里面拿出一把刀。

  袁志大发现刀上沾着血渍,一把刀无原无故出现血渍,说明之前使刀的人曾经杀过生。而被杀害的人极有可能就是死在案发现场的死者。凶杀案已经夺去了四个男人的性命,袁志大仔细检查血刀,血刀的宽度与四名死者身上的伤口一致,由此说明杀害四名死者的凶器就是血刀。

  在血刀的帮助下,袁志大轻而易举擒获了凶手周老爷,袁母因为袁志大刚上任就立了功而开心,欢天喜地宴请亲朋好友到家中做客。

  金桂祥也是到袁家的客人之一,他与袁母一见钟情,两人都是孑然一身,极需再找一个老伴。

  陈七爷曾被顾丹丹错误关押,白白浪费了三个月的大好时光。出狱之后,陈七爷找顾丹丹算账,要求顾丹丹为抓错人的行为做出赔偿。

  顾丹丹虽然有错在先,但不肯与陈七爷和解,高大人担心事情闹大,充当调解人,耐心的做顾丹丹的思想工作。虽然高大人已经出马,但顾丹丹始终不肯向陈七爷认错,陈七爷忍无可忍向顾丹丹狮子大开口索赔,要求顾丹丹必须赔偿数千两银子,否则绝不罢休。

辣妈俏爸第5集剧情介绍

  

  袁志大在顾丹丹昏倒后表现出体贴的一面,细心照顾昏迷不醒的顾丹丹。顾丹丹在睡梦中梦到了许多鸡蛋,一时生起馋念,逮住鸡蛋疯咬不松嘴。袁志大被睡梦中的顾丹丹咬住了手臂,脱身不得,只能强行忍住手臂产生的剧痛,任由顾丹丹死死咬住。

  顾丹丹虽是女捕快,但生得也有几分大家闺秀的气质,袁志大不介意顾丹丹未婚先育,鼓起勇气向其表白。顾丹丹将近三十岁,比袁志大大了许多岁,袁志大与顾丹丹走在一起,不知情的人还以为两人是姐弟。高大人在一个下属的陪同下站在房外偷听,两人听到了袁志大向顾丹丹表白,高大人并未露出过多的惊讶,他认为袁志大与顾丹丹经常相处,久而久之就产生了感情。

  袁母并不知道顾丹丹的底细,当她从高大人嘴中得知儿子袁志大欲娶顾丹丹,顿时欣喜若狂,期盼儿子袁志大早日成亲。不久之后,袁志大要娶媳妇的消息传遍整个卧龙镇,莫大言外出钓鱼归来,从一个卖菜大妈嘴中得知袁志大即将成亲。

  陈七爷与一个心腹在家中提起袁志大,袁家家境优厚,袁母只有袁志大一个儿子,而且袁志大生得细皮嫩肉,完全不适合从事捕快职业。陈七爷分析出了袁母放心给袁志大在衙门任差的原因。整个卧龙镇的治安非常太平,再加上独孤泽南是侠盗时常惩恶扬善,卧龙镇的衙差们平日非常轻松,很少遇到棘手的案子,袁母非常放心卧龙镇的治安情况,所以才允许宝贝儿子袁志大到卧龙镇任职。

  顾丹丹已经怀上了孩子,不适合再继续当捕快。捕快经常与各种犯人打交道,稍有不慎便会受伤或者丢掉性命。艾丁宝非常关心顾丹丹的身体情况,劝说顾丹丹暂时辞去捕快职务,一心一意安胎育子做母亲。

  袁志大对顾丹丹情有独钟,艾丁宝也与顾丹丹表现出了爱意。顾丹丹夹在两个男人中间进退两难,一时之间不知如何是好。

辣妈俏爸第6集剧情介绍

  

  袁志大欲娶顾丹丹为妻,艾丁宝放下所有顾虑宣布自己与顾丹丹早已相爱。袁志大伤心欲绝取消了婚礼,消息传遍全镇,许多打算借袁家有喜的机会供货的商贩愁眉不展。

  陈七爷一心想救出周老三,他得知顾丹丹准备离开卧龙镇押运官银,故意写了一张纸条给衙差拾到。纸上写着八月初八的日期,顾丹丹从衙差手中得到纸条看完了内容,推测陈七爷计划在八月初八营救周老三。陈七爷为人阴险狡猾,顾丹丹怀疑陈七爷在对官方施放烟雾弹。虽然纸上已经写好了救人的日期,但陈七爷不一定在指定的日期去救人,他也许只是想欺骗高大人调顾丹丹返回衙门,从而给同伙带来劫走官银的机会。

  顾丹丹的分析不无道理,高大人却抱着宁可信其有的想法,命令顾丹丹取消护送官银的计划,返回衙门看守周老三。

  袁志大代替顾丹丹押运官银,晚上在山路上遭到一伙蒙面黑衣人拦截,黑衣人个个身手不凡,转眼功夫杀害了袁志大身边的侍从。其中一个黑衣人在袁志大面前摘下了面纱,袁志大一眼认出此人是朝廷官员。眼看袁志大就要被几个劫道的官员伤害,艾丁宝身着夜行衣,带领几个同伴赶了过来,众人身手了得,没花多久功夫便制服了几个劫匪。

  袁志大一直在抓捕独孤泽南,他一直以为独孤泽南是一个人,如今眼前出现了几个身穿黑衣的独孤泽南,他才意识到独孤泽南由团队组成。

  许多百姓从袁家购买了国券,李秀才便是其中一员。他闲来无事观察国券,忽然发现国券做工简单连印章都没有。皇帝发行的国券往往带有印章,李秀才意识到了袁府出售假国券,于是出门召集百姓们前往袁府讨还公道。

  眼看袁府就要被众人冲撞,身穿夜行衣的艾丁宝以独孤泽南的身份现身,将从袁志大手中夺到的官银派发给被骗的百姓们,化解了袁府被围攻的风险。

  陈七爷在溢香阁无故死亡,顾丹丹查案之时撞到艾丁宝与妓女翡冷翠同床共枕,艾丁宝在案发之时顺道从妓院经过看望翡冷翠,因为身上穿着夜行衣不方便露面,所以他才急中生智与翡冷翠同床。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