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琅大将军剧情介绍

1-6集
施琅大将军剧情介绍

施琅大将军分集剧情介绍第1集

公元1680年(康熙十九年)清政府平定'三番'叛乱的战争历时七年,已取得决定性的胜利,康熙皇帝在养心殿正间大宴百官,气氛热烈,百官们期盼已久的和平与安宁就要实现了,唯有施琅闷闷不乐,起身向皇帝起奏,国家尚未统一,庆祝为时尚早,建议平叛军队全线东移,大兵压阵,解决台湾问题。施琅的建议遭到群臣的不满和反对陷入孤独。入夜时分,北京城的灯火辉煌,渐趋安静的城市突然显得气氛紧张,一群拿着号衣的九门提督衙门的士兵纵马驰过街巷,迅速包围了小客栈,吓得客栈老板出来作揖,校尉推开说:奉皇命搜捕钦犯。'滚开'。从台湾进入京城的朱霖、阿鳗串小巷潜行到施琅家府门前,匆匆交给施世伦一封信,便消失在夜幕中,此时,一路尾随朱霖、阿鳗进入京城的台湾另一名台湾部将洪旭正坐在贝勒府家中向赖塔报告……。次日,京城午门木榜告示:经刑部审议:定于九月四日于菜市口刑场斩首台湾奸细,朱霖、阿鳗。施琅闻信十分震惊,决定以一位内大臣身份闯刑场。

施琅大将军分集剧情介绍第2集

拂晓。薄雾轻烟笼罩着京城城的黎明,笼罩着宫墙殿宇、树木街巷和南城菜市口的刑场。突然,一阵急促的马蹄声传来,驱散着刑场上的薄雾轻烟,迎出了一轮朝阳,刺激着刑场上喧哗的人群……辰时正点。五凤楼上辰时的钟声响起,宣布菜市口刑场行刑时刻即将到来。在刑场人群极度沉寂的等待中,一队狱卒押着披枷带锁的朱霖由行刑台东侧走向行刑台……行刑官、刑部侍郎达哈塔用洪亮庄重的声音宣读:'奸细朱霖,潜入福建和京师,窃取军情,结交故旧,图谋不轨。犯有不赦之死罪……'朱霖腾身而起,大声高喊:'冤枉''天大的冤枉!''人群中突然响起一声尖利的叫喊:'奸细阿鳗被押上台了!'陈鳗走上行刑台,第一眼看到的,是披枷带锁、衣满血痕的朱霖。她泪水滂沱,哽咽难言地说道:'朱霖叔叔,阿鳗来伴你同行……'阿鳗拖着枷锁,一步一步地走到赖塔面前,高声说道:'民女阿鳗等待着你的审讯,等待着你的判决!民女究竟犯了大清律的哪条哪款,你当父老乡亲说个明白!'国家统一,是人心所向的;台湾也有反对‘自产乾坤’的将领,朝廷也有允许台湾‘自立乾刊’的大臣……'赖塔心里一震,猛力击案,怒声制止:'住口!你这是为台湾海贼张目,你这是诬蔑朝廷大臣!'阿鳗舒心的笑了:'赖塔大人,你不必动怒。朝廷确实有人在康熙十七年十月的‘议和’中,写信给台湾,允许其‘自立乾坤’……'赖塔坐不住了,赖塔高喊:'该是把你们送下地狱的时候了!'炮声三次响起,行刑台忽然呼喊声:'刀下留人!''施琅请求刀下留人!'赖塔的一名护卫亲兵仓皇地跑上行刑台,跪倒禀报:'禀报贝勒大人,内大臣施琅,带着他的儿子施世骠闯入刑场……'赖塔窘迫,不知如何应付,便吩咐跪在眼前的护卫亲兵:'火速禀报康亲王!'

施琅大将军分集剧情介绍第3集

施琅和施世骠走上行刑台。步履之间,带着一股悲壮的大义凛然之气。稳步走近赖塔,拱手为礼,诚恳请求:'贝勒大人,施琅未经禀报,闯入刑场,愿以犬子作质,为台湾郑军水师左虎卫陈公飞的参将朱霖和陈公飞的女儿阿鳗求情,请贝勒大人以国事为重,网开一面,从轻发落,犬子施世骠愿替朱霖,阿鳗顶罪。'施琅说罢,撩起袍服,直挺挺地跪倒在赖塔面前。赖塔听着用阴沉的目光旁敲侧击回答施琅的请求:'施琅大人,看来这桩奸细案与内大臣你有关了?'施琅耐着性子,再次拱手请求:'贝勒大人,朱霖,阿鳗的生命事小,可台湾事体重大都关连着皇上的对台方略。杀掉朱霖,会使台湾的郑军将领恐惧,杀掉阿鳗,会使台湾将领留在福建、广东的家眷离心。请大人深思。'赖塔讥讽地说:'我奉旨监斩奸细,既不徇情枉法,又未暗通奸细,有何需要深思之处。'施琅忍气吞声,三次拱手请求:'皇上登基以来,多次遣使与台湾议和,以图国家统一,可他们恃海自骄,禁锢台湾民心,断绝交往,企图‘自立乾坤’、割裂国土,致使议和未果。一阵锣声骤然响起,'康亲王到'的吆喝,开道声传来,人们把目光投向行刑台东侧……康亲王杰书在开道官员引导下,向行刑台走来……康亲王杰书依然神情矜持,声威逼人地作出了裁决:'将蔑视大清律,胆敢闯法场的施琅押进宫内听审!将施世骠押进大牢!奸细朱霖、阿鳗收入死办牢待斩!'惊动京都的'台湾奸细案'和震动朝野的'施琅闯入刑场事件',是入夜时分,由康亲王杰书和贝勒赖塔以皇室戚臣的特权,连夜入奏养心殿。为澄清事实,康熙特宣谕贝勒赖塔为审理官,特谕康亲王杰书代朕听审,并以御用宝剑授杰书,以壮尔威……'刑部大堂施琅被禁卫士兵押进刑部审讯大堂,傲然挺立。施琅从怀中取出了一封书信,高高举起说道:'这封书信,是两年前赖塔写给台湾延平王的。在这封信里,赖塔允许他们‘自立乾坤’,分裂疆土……'赖塔恼羞成怒,暴跳如雷,说了声:'罪犯竟敢血口喷人!'并伸手要夺那信。一把抓起御案上的御用宝剑,指向施琅:'你,你这该死的海贼……'突然,屏风后传来一声震动殿堂的喝斥声:'住手!'随着喝斥声的传出,康熙皇帝在吴启爵的陪同下从屏风后走出,大堂里一时寂静无声。

施琅大将军分集剧情介绍第4集

康熙皇帝坐于大堂上,声色俱厉地说:'朕处理国家政事,无论大小,从来没有草率了结了。有关台湾事宜,朕岂能轻易放心!施琅,把书信呈上!'施琅急忙双手捧出'书信',吴启爵打开书信,用清朗的声音宣读,殿堂内的人们都凝神屏气地静听着。 '今三落殄灭,中外一家,况尔等未尝如吴三桂一样造反。豪杰识时,必不复思嘘已灰之焰,毒疮痍之民。若能得境息兵,则从此不必登岸,不必削发,不必易衣冠,称臣入贡可也,不称臣不入贡亦可也,……'康熙皇帝的神情由惊讶而变得气愤,望着贝勒赖塔气愤地摇头说:'这简直是自割国土,媚事海贼啊!赖塔,你知道吗?台湾自古就是我华夏一岛,海贼与吴三桂有什么不同,不都是要分裂国家吗,这简直是狗屁不懂的胡扯!'赖塔更是冷汗如雨了,连说:'奴才有罪。'康熙皇帝哼了一声说:'熄一方狼烟也不能毁我社稷。'说着,挥着御剑,砍掉御案一角,话随剑出:'以后有谁敢分裂江山社稷,应合台湾‘自立乾坤’者,当以此案为例!'施琅再也按捺不住,挺起腰身,大声呼号:'因循导时,敬苟且误战,胆层畏缩,误的是圣上的江山社稷啊!臣十年来,蒙圣上器重,为报圣上天高地厚之恩,臣未尝有一日一时忘却台湾,臣有九分把握为圣上收复台湾!'康熙皇帝玄烨神情激越:'九分把握,起来,讲!'施琅站起,拱手陈述。康熙皇帝激动地站起,亲切地打量着朱霖,说:'如果台湾当政者果然以江山社稷和人民祸福为重,使台湾兵不血刃地来归,共享我大清福址,这是上上策,武力平台,那是不得已而为之你回去也可传个话给他们,合则两利,分则两伤。'朱霖兴奋地说:'我一定把皇上的话带到。'施琅亲自备马送朱霖出城。到了接官亭,二人驻马。施琅跳下来,说:'还有一事相托。风闻我儿子施世骔被冯锡范掠走,传闻他降了,我不信,你可代为打听,如有可能,捎封信给我。或告诉福建总督姚启圣。见到世骔,也可告诫他,勿做有辱社稷、有辱祖宗、有辱名节的事。'朱霖点了点头。渔民装束的朱霖,回到台湾鹿茸门用力推开陈公飞住室的板门,突然出现在愁锁眉头的陈公飞的面前……陈公飞站起来,认出了朱霖,上前用双手抓住朱霖的双臂,惊喜交加

施琅大将军分集剧情介绍第5集

监国一副少年老成的样子,举止文雅,他接待了朱霖和陈公飞。陈公飞说:'监国大人,朱霖虽然差点叫清廷杀了头,总是先凶后吉,最后总算见到了皇上,表达了监国大人的意见。'监国不无惊讶清廷康熙皇帝还在瀛台为朱霖设宴饯行……'陈公飞从怀中取出'少女绣像',颇为振奋地说:'清廷康熙皇帝听说延平王身体欠佳,特问好致意;愿华厦子孙,同登衽席;愿离散骨肉,早日团聚;并在这幅绣像上亲笔题词,以明心迹。朱霖向他描绘眼中所见的康熙皇帝:'清廷康熙皇帝虽然年青,确实平凡之人,对台湾事体有着精明的看法,他认为大清和台湾,是‘合则两利,分则两伤’……'陈公飞解释地说:'清廷康熙皇帝命令施琅幽居书房三个月,专意筹画对台方略。看来,康熙皇帝虽致力于议和,但对‘自立乾坤’之论仍保持警惕,起用施琅,分明含有不愿受制于人之意,。'金门延平王府议事厅,冯锡范召集刘国轩、郑聪、傅为霖、等人议事,冯锡范说:'满清派来的使者已住到了迎宾驿馆,还带了皇帝的诏书,延平王让我出面,你们看,怎么答复才好?诏书接还是不接?'刘国轩说: '我意尽量敷衍,不激怒他们,但也不能按他们的条件办,反正他们暂时还没有进兵的打算,我们最好是不软不硬,让他视台湾为鸡肋,食之无味,弃之可惜。'紫禁城养心殿。康熙说:'伪延平王如此不识抬举,要与联平起来坐。你们看怎么办?'贝勒赖塔奏道:'据明珠从福建传来消息,交涉无结果后,他们派了礼官叶亨、刑官柯平随慕天颜渡海同至泉州,试探依外国例可否。'李光地说:'依外国例,台湾不等于从大清疆土分离出去了吗?这绝对不能答应。'玄烨说:'国土不论大小,也不论富裕贫瘠,寸土不也不能丢。你们跪安吧。'

施琅大将军分集剧情介绍第6集

前门外福兴楼酒楼单间雅座。阿鳗改换了男装,显得英气逼人,与她对坐小酌的正是李光地。阿鳗说:'他打听到,全京城只有李大人有学问,直声敢谏,在皇上面前说话有份量,又力主用武力平台,所以施琅才不惜倾家荡产结交大人,想找个知己。'李光地说:'这是他想送我一部《西京杂记》的来由吗?'李光地终于被说服了,他说:'好吧,这样的朋友,有一百个也不嫌多。书我也可以要,不过不能白要,我怕还他三千两银子他不会收,我也不想巧取豪夺。两难啊!'金门港。挂着五颜六色万国旗的两艘五桅帆驶入赤嵌港,一艘悬挂着英国旗,一艘悬挂着荷兰旗。冯锡范和郑聪等人站在岸上,他们看见两艘船上的人都穿军装,率领水兵在甲板上列队敬礼。冯锡范问:'都带什么来了?'通事说:'火药、铜炮,不知道还有什么。在战争中失散多年的延平王的女儿海葵终于回到延平王府董太妃房中。董太妃手里把着长命锁,一脸疑惑和悲凄,他问海葵:'你本是金枝玉叶,却是靠乞讨活过来的,王奶娘是有功之人,可惜早早地不在人世了,该好好谢谢她。'海葵说:'小时候逃兵乱,奶娘是拉着我讨饭过来的。'董太妃问:'她临死前没告诉过你实情?'董太妃说:'你亲娘唐妃为了你,差点发疯,经常发心口疼的病,她若知道她亲生的女儿就在她眼前,还不得乐疯了?'海葵说:'我永远不会认,认了,也对不起养活了我的那位母亲。'隔日,唐妃气势汹汹地闯了进来,顿时乐息舞歇,人们都愣愣地看着她,又去看董太妃。唐妃说:'你看她是金枝玉叶,我看她是风尘败柳!今天是有我没她,有她没我。'董太妃说,'你怎么能这么骂她,你会后悔的。'唐妃说:'我为什么后悔?'董太妃说'因为她是你亲生女儿海葵!'唐妃愣了:'你说什么?'她马上掉头去看海葵,再看董太妃,一脸的惊疑。

网络微评
djdm328
听到康熙说,我华夏必须大一统,我吐 几百年前华夏族有包括满族?汉人当了二百多年奴才,现在还来宣传奴才哲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