秀秀的男人剧情介绍

13-18集
秀秀的男人剧情介绍

秀秀的男人13集剧情介绍

  众人乱点鸳鸯谱撮合海生家凤海生问起秀秀,阿婆叹气,说秀秀每天大着肚子做豆腐忙生意很辛苦,海生听着心疼不已。晓彤见周妈收拾行李,周妈告之是高母要出远门,却不知要去哪儿,晓彤去问高母,高母说要去平溪,晓彤连忙劝阻,高母执意要走,高父进门,晓彤连。。。

  众人乱点鸳鸯谱撮合海生家凤

  海生问起秀秀,阿婆叹气,说秀秀每天大着肚子做豆腐忙生意很辛苦,海生听着心疼不已。晓彤见周妈收拾行李,周妈告之是高母要出远门,却不知要去哪儿,晓彤去问高母,高母说要去平溪,晓彤连忙劝阻,高母执意要走,高父进门,晓彤连忙让父亲劝母亲,高父却说自己要和高母一起去,两人去赶火车,晓彤急的不知如何是好。

  晚上晓彤焦急的等着家齐,家齐回家却告诉晓彤,高父没去平溪,带高母去了乌镇,想给高母一个惊喜,晓彤安心,得知高父走后洋行交给家齐打理,晓彤让他好好工作,家齐表示自己不会让他们失望。

  柱子爹妈开门准备做生意,海生前来打招呼,柱子妈很高兴急忙招呼刘母来迎接,左邻右舍都来看望海生,问起他的伤势,阿龙见众人如此关心海生,气愤甩碗,大家都不理他,刘母招呼海生进店里喝茶,秀秀在一旁忙活,刘母叫他给海生敬茶感谢他救命之恩,秀秀照做,大家又抢着招待海生吃饭而起争执,得知海生未娶媳妇儿大家打趣他,让他在平溪娶一个带回去,这时家凤回来,大家有意将两人撮合在一起,海生面露尴尬。

  海生帮柱子爹妈开店,刘母来找海生,想让他留在豆腐店帮忙做事,海生欣喜急忙答应。刘母带海生回店里,让秀秀教海生店里的事,并嘱咐家凤跟着秀秀学做豆腐,想撮合她和海生,家凤看着海生难掩倾慕,海生却看着秀秀,心里不怎么乐意。

  秀秀教海生做豆腐,家凤跑来凑热闹,故意想和海生在一起,海生借故走开,家凤气恼。海生和秀秀忙活着卖豆腐,家凤在一旁插不上手,刘母见此,叫走秀秀,给两人留空间。秀秀跟刘母回到房内,刘母说自己想招海生当上门女婿,让秀秀别碍他们的事。秀秀心中有些不是滋味。

  回到店铺,秀秀让海生和家凤一起去送豆腐,家凤欣喜,和海生一起出去,走在路上,家凤问起海生家里情况,差点被自行车撞,海生拉过她避免被撞,家凤感动。

  晓彤带着下人小桃换了衣服来平溪刘家豆腐店,晓彤支使小桃去买豆腐,自己躲着偷看秀秀肚子,买好豆腐随即离去,秀秀看着晓彤的背影觉得眼熟。晓彤带小桃在王保长的店里吃面,问起秀秀,保长直夸秀秀好,晓彤听不下去,发脾气离去。来到渡口等船,晓彤发脾气扔了买来的豆腐,并让小桃不许跟家齐说今天的事。

  家凤和海生在街上偶遇纺织厂的女工,女工问起海生,家凤难掩心喜之意,女工不打扰他们随即离去,家凤拉着海生逛街买东西,海生给秀秀孩子买了拨浪鼓,家凤看了不高兴。回到家里,刘母招呼他们吃饭,桌上说起海生工钱的事,海生表示不要工钱,拿出买的拨浪鼓,刘母欣喜,把海生当一家人为他布菜,给秀秀夹菜却说是给自己孙子的。

  家齐与人在舞厅谈生意,谈的不怎么愉快,对方以退为进,猛灌家齐喝酒。豆腐店里,秀秀拿着海生买的拨浪鼓与腹中孩儿说话,想象着家齐与自己一起照看宝宝的场景,湿了眼眶,安慰腹中孩子也安慰自己。

  柱子房间,海生担忧着康昊天会不会怀疑自己为何这么久不回去,决心要等秀秀生下孩子再回去,看着家齐和柱子的合照,海生确定自己一定见过家齐。

  家齐醉酒回到家,晓彤与他吵架,让他和自己一起回平溪跟秀秀摊牌,让她把孩子给自己养,并以打电话给高父威胁他,家齐只得答应。四海洋行,康昊天和阿保说起贺伯这个洋人,说此人不正派,并让阿保不惜一切代价接近这个人,将生意从兴利抢下来,并让阿昌和他一起去。

  家齐带晓彤去见家凤,与家凤说起把秀秀孩子带到上海交给晓彤养的事,家凤不愿意,家齐求她帮忙,家凤痛骂他自私。家齐辩解自己只是为了绝了秀秀的念头让她改嫁,家齐安抚家凤,假意自己想一家团聚,恳求家凤帮他,家凤动摇。

  回到豆腐店,刘母问起家凤去向,担心起家凤婚事,拿出戏票让家凤和海生一起去看,家凤欢喜去找海生,海生不愿去,刘母上前帮腔,海生只得答应,家凤执意帮海生干活。刘母见秀秀前来,连忙阻止她,怕她打扰了海生和家凤相处。

  家凤和海生看完戏回来,家凤对剧中人物评头论足,见家凤打喷嚏,海生脱下自己衣服给家凤披上,家凤和海生套近乎,说自己会经常回来看他,还傲娇让海生必须陪她,见海生不理,又假装扭脚。

秀秀的男人14集剧情介绍

  家凤为爱与秀秀关系破裂海生送家凤回来便离去,刘母问起家凤对海生的看法,家凤羞涩让刘母做主,刘母放下心,祈求家凤父亲保佑家凤婚事顺利。阿保带阿昌来和贺伯谈生意,贺伯让他们提供红酒给租界,但把价格压的很低,见阿保他们接受不了,便想送客,阿昌为了。。。

  家凤为爱与秀秀关系破裂

  海生送家凤回来便离去,刘母问起家凤对海生的看法,家凤羞涩让刘母做主,刘母放下心,祈求家凤父亲保佑家凤婚事顺利。

  阿保带阿昌来和贺伯谈生意,贺伯让他们提供红酒给租界,但把价格压的很低,见阿保他们接受不了,便想送客,阿昌为了拉拢贺伯,考虑再三决定接受,与贺伯签订合约。贺伯让手下发布自己和四海合作的消息,让全上海都知道。家齐得知消息很不甘心,与阿昆商量对策,阿昆想出个一箭双雕的办法与家齐耳语,家齐满意。

  柱子妈给柱子带了东西,想请海生帮忙给柱子带去上海,刘母叫来海生,海生推辞不过只得答应。家凤和阿月拿了衣料正打算着做什么衣服,家凤说想做西装,阿月猜出他是给海生做的,家凤矢口否认,阿月说起海生的人品,看好他们的婚事,家凤佯装生气打发走阿月,心里却乐滋滋的。

  秀秀忙着做豆腐,家凤回来敲门,秀秀给她开了门,见她连夜赶回急忙去给她做面吃,家凤吃着面,秀秀说起家齐以前也爱吃面的事,家凤心中愧疚,问起秀秀孩子出生之后的打算,秀秀心疼孩子没了爹,说自己会好好照顾孩子照顾这个家,家凤心疼秀秀,想起家齐嘱咐自己孩子的事,便劝秀秀生下孩子后离开刘家改嫁,秀秀不愿意,决心留在刘家养大孩子,说完去清磨坊,家凤问何故,秀秀告诉她海生要去上海,家凤心中不高兴。

  海生收拾好东西,带上柱子的照片,来找秀秀辞行,两人都担忧找不到柱子的下落,这时家凤过来,海生离去,秀秀准备早餐,家凤见两人有事瞒着自己,心中疑惑。

  康昊天来仓库查看工人搬货,阿保说起这次生意亏损大,康昊天劝他说自己有计划,又问起阿昌的下落,得知他有事出去,康昊天不再多语随即离去。阿昌来见海生,海生拿出照片让他帮忙找柱子,又问起他在洋行工作的情况,阿昌支支吾吾,只说最近洋行在抢一笔生意,让他快回来,海生答应只要忙完豆腐店的事就回洋行,阿昌离去。

  阿昌回去的路上被小武带人拦住,用枪要挟他带他们去仓库,阿保见阿昌回来,问他却见他对自己使眼色,小武带人冲进来,与四海的人打成一团。贺伯着急四海的人没按时送货,给四海仓库打电话,阿保等人被绑着接不了,贺伯给康昊天打电话,质问他货怎么还没送到,康昊天急忙赶去仓库,救下阿保等人,问货物去向,阿昌有口难言。家齐和阿昆查看抢来的货物,心中得意,等着看四海如何处理这次难题。康昊天让阿昌给他一个交代,阿保怀疑他与劫匪勾结,问他出货时去和谁见了面,阿昌只好说出海生,阿保继续逼问,阿昌不愿抖露和海生的秘密,只得隐瞒,康昊天让阿昌叫海生回来,要亲自问他。

  海生回到平溪,柱子爹妈忙问起柱子情况,海生拿出钱给柱子妈,哄骗他们,随即回到柱子房间,发现有个袋子,柱子妈告诉他是家凤送来的布料,还夹着小纸条,柱子爹念出来,得知是家凤送给海生做西装的,二人打趣他有喜酒喝了,海生百口莫辩。

  秀秀和海生做豆腐,两人都担忧着欺骗柱子父母不是长久之计,疑惑柱子为何没了消息,这时家凤进来,见两人聊天心中不爽,故意怀疑他们有秘密,秀秀连忙解释,家凤气走。海生追出去,还了家凤送的衣服,家凤见他不识好歹更是气愤回房。秀秀见海生不懂家凤心意也无可奈何,去劝家凤,家凤在屋里发脾气痛骂海生,秀秀进来劝她,她便迁怒秀秀,恶语相向,说秀秀和海生有见不得人的关系,秀秀否认,家凤失口说出家齐也知道她和海生的事,却又急忙掩饰说是家齐托梦给她说的,并让秀秀生下孩子和海生一起滚出刘家。

  刘母听见吵闹,进来喝止两人,秀秀离去,家凤不依不饶,刘母说自己会处理此事。

  刘母去问海生喜不喜欢家凤,海生直言不喜欢,家凤冲进来大骂海生,被刘母拉走,刘母训斥家凤,怕她气走海生没人干活,家凤怨刘母识人不明引狼入室,刘母让她回去厂里,等秀秀生下孩子再回来,家凤气走。

  秀秀腹痛,想起家凤失口说出家齐的事,却又安慰自己那是家凤的气话。

  海生忙着店里活计,王保长来叫他接电话,海生接起电话阿昌告诉他洋行出事,让他赶紧回来。海生去找刘母商量离开的事,家凤与他打招呼他也不理,家凤气愤撞上秀秀,秀秀倒地,刘母与海生闻讯赶来,家凤说是秀秀自己不小心撞上自己,出言不逊,刘母训斥她将她赶走。秀秀说肚子痛,刘母忙叫海生去找产婆。

秀秀的男人15集剧情介绍

  秀秀孩子被抢秀秀痛苦生产,海生在外面忧心不已,刘母劝他别担心快去上海办事,海生只得离去。刘母担心秀秀,柱子妈安慰她,她怪起家凤任性,柱子妈只能帮忙说好话,见秀秀叫的痛苦,两人急忙去房里看她给她加油,海生坐在渡口,担心秀秀一直不忍离去,家齐这。。。

  秀秀孩子被抢

  秀秀痛苦生产,海生在外面忧心不已,刘母劝他别担心快去上海办事,海生只得离去。刘母担心秀秀,柱子妈安慰她,她怪起家凤任性,柱子妈只能帮忙说好话,见秀秀叫的痛苦,两人急忙去房里看她给她加油,海生坐在渡口,担心秀秀一直不忍离去,家齐这边也突然心痛难忍,阿昆要送他去医院被他拒绝,继续商谈起四海的事,家齐为自己拆四海台的计谋而得意,却无奈心痛难忍。

  产婆抱来孩子给秀秀看,是个儿子,刘母高兴不已,秀秀累的睡着。海生跟阿昌来解释自己失踪的事,并向康昊天证明他们没有和武馆的人勾结,康昊天决定相信他们,但让他们一个月之内找出被抢的货物。海生给平溪打电话,得知秀秀母子平安十分高兴,让王保长转告刘母自己上海有事要过阵子才能回去,王保长答应,海生随即和阿昌去找小武。

  两人偷偷潜入武馆,却发现空无一人,去问武馆活计老许,才得知师傅不在,小武带兄弟们出去了至今未归,两人立刻离去。贺伯助手来禀报租界催酒的情况,两人急的不知如何是好,贺伯让他打电话联系兴利,夜晚贺伯和家齐阿昆约在俱乐部吃饭,极力讨好两人,家齐让他有话直说,两人谈起红酒生意,家齐趁机加价,和阿昆一唱一和,并只卖二百箱,逼得贺伯只好答应。生意谈成,两人在车里好不得意,阿昆极力讨好家齐。

  回到洋行,秘书告诉家齐家凤来电话,家齐给家凤打过去,两人约地方见面。家齐得知秀秀生了男孩很高兴,家凤泼他冷水,问他接下来的打算,催促他快行动,家齐却奇怪她态度转变如此之快。回到家中,家齐告诉晓彤秀秀生孩子的消息,想着怎么把孩子弄到手,又担心高父高母不接受这个孩子,晓彤让他别担心,说父母一定会同意。

  高母坐船,想起与康铁祥的过去,周妈见她有心事,高母借口自己为晓彤担心,周妈安慰她。这时康昊天的船与高母的船不期而遇,康昊天认出高母,立即让船家掉头追高母的船,却不见了高母身影。高母回到家,高父告诉她自己要回上海一趟,高母让他安心回去,高父嘱咐她好好照顾自己身体。

  刘母哄着孙子,与秀秀商量起孩子的名字,秀秀想不出,刘母怀念起家齐,秀秀怕刘母劳累自己抱过孩子,刘母念叨起家凤,家凤这时回来,主动向秀秀认错,刘母不信,秀秀帮家凤说话,刘母只好原谅家凤。柱子妈也来看孩子,数落起家凤,家凤都好好赔罪,这时楼下有人叫买豆腐,见豆腐店不开门,骂骂咧咧,家凤和柱子妈下去查看,见俩人责怪豆腐店不开门影响了自己生意,家凤和柱子妈只好赔罪,其中一人向家凤使眼色,随即离去,刘母抱怨这两人找事,家凤说起流言说秀秀要改嫁,秀秀为平息谣言和维护豆腐店声誉,决定今晚做豆腐,刘母不同意,秀秀言辞恳切刘母只得答应,家凤在一旁斜眼看着秀秀,眼神怨毒。柱子妈抱怨海生没了消息,刘母也对他颇有意见,家凤不屑于说起海生,秀秀急忙出来打圆场说自己一个人也行。

  秀秀开门做生意,生意很好,刘母抱着孩子在一旁,柱子妈跑来帮忙卖豆腐,刘母叫来家凤照看孩子,自己去做饭,家凤偷偷给奶瓶中下了药给孩子喂下。秀秀做着豆腐,听见孩子啼哭,急忙来看,刘母照顾孩子给他换尿布,说起宝宝一直拉肚子,两人都很担心,刘母以为是奶水出了问题责怪秀秀,家凤抱怨孩子超得她没法睡觉,让秀秀明天带他去看大夫,秀秀担心店里,刘母决定自己带孩子去,家凤说陪她一起去,秀秀连连感谢。

  大夫给孩子看病,说孩子着凉,与奶水无关,刘母安下心来,两人抱着孩子走在街上,背后冲出两人抢走孩子,坐上车就跑,刘母伏地痛哭。秀秀见刘母迟迟未归,出门查看,这时柱子妈也上前询问,见刘母无精打采的回来,忙上前询问,得知孩子被抢走,秀秀惊呆,冲出门去找孩子,王保长拉住她,让她配合警察调查才能找到孩子,秀秀软倒在地,刘母跑出来,向秀秀道歉,婆媳俩哭在一起,众人劝慰。

  柱子爹妈聊着秀秀孩子被偷的事,担心孩子找不回来,正着急着,柱子妈突然想到找海生帮忙。阿昌在屋里为找不到货物急的不知如何是好,海生却看着柱子照片发呆,阿昌问他怎么和康老板交代,海生安慰他,下人来叫海生接电话,海生接起电话发现是柱子妈打来的,告诉他秀秀孩子被劫走。

秀秀的男人16集剧情介绍

  康昊天若兰重逢得知当年秘密家齐和晓彤在医院给孩子看病,医生说孩子严重脱水,打完点滴不拉肚子就可以带回,家齐心疼孩子受罪,责怪晓彤出馊主意,两人又为此吵架,阿昆上前劝阻,家齐将气撒在他身上,晓彤气走。刘母茶饭不思拿着孙子的衣服思念孙儿,自责自。。。

  康昊天若兰重逢得知当年秘密

  家齐和晓彤在医院给孩子看病,医生说孩子严重脱水,打完点滴不拉肚子就可以带回,家齐心疼孩子受罪,责怪晓彤出馊主意,两人又为此吵架,阿昆上前劝阻,家齐将气撒在他身上,晓彤气走。刘母茶饭不思拿着孙子的衣服思念孙儿,自责自己没将孩子保护好,秀秀只好端饭下楼,家凤吃得正香,秀秀担心刘母不吃饭,家凤却说风凉话让秀秀寒心,秀秀诉说自己对孩子的担忧,家凤说秀秀是在怪她当即翻脸,打算自己回厂里,丢下刘母给秀秀照顾,并讥讽秀秀不会找到孩子,意有所指的说她改变不了孩子的命运,秀秀气哭。

  家齐在医院照看孩子,心疼不已。秀秀卖力做着豆腐,却总感觉听见孩子的哭声,海生回来,秀秀见到他,终于支撑不住悲伤委屈的哭泣,海生问她孩子到底是怎么回事,秀秀只怪自己没照顾好孩子担心孩子的安危,海生安慰她,保证一定会帮她找回孩子,秀秀的哭声吵得家凤睡不着,家凤起来查看,看见海生温柔劝慰秀秀,心中妒忌。

  海生开门做生意,柱子妈过来问起他,海生问起宝宝的事,柱子妈与他详谈。秀秀伺候刘母吃饭,刘母问起她是否和家凤吵架,秀秀否认,刘母维护女儿,责怪秀秀不应该和家凤吵架,听见楼下店里有人叫卖豆腐,秀秀告诉她是海生回来了,刘母又训斥她为何叫海生来帮忙找孩子,说海生是外人,让她规矩一点,秀秀只得忍气吞声。柱子妈上来看刘母,说起是自己叫海生回来帮忙的,刘母拉不下脸向秀秀道歉,只打发她离开。

  晓彤给宝宝找来奶妈,家齐不放心要去看奶妈给孩子喂奶,晓彤不高兴他那么关心孩子,让他以后没经过自己允许不许接近孩子,处处彰显强势,家齐觉得屈辱。

  秀秀扶着刘母下楼,安慰她说自己去找王叔打听孩子的消息,海生来向她打招呼,刘母问起他在上海的事,海生觉得孩子的事自己没能帮上忙很内疚,刘母劝他不要在意,说一切都是命,海生安慰她。秀秀回来,刘母急忙上前问消息,却得知孩子依旧没消息,刘母担心孩子安危,秀秀劝慰,刘母带秀秀去庙里求菩萨保佑孩子,海生与她们一起去。刘母与秀秀诚心跪拜菩萨,海生看了心里不是滋味,阿龙在庙外看见三人,心中有了打算。

  阿昆笑着来向家齐禀报红酒交货,货款已到,但觉得四海没动静很奇怪,担心有什么阴谋,家齐不以为意,嘱咐阿昆自己最近会忙着带孩子,让阿昆负责洋行的事。康昊天谈好生意,在乌镇闲逛,却看见高母。家齐回到家,看见孩子哭闹不已,问起晓彤,得知晓彤不在,自己亲自抱过来哄。这时高父回来,问起这个孩子,家齐骗他说是晓彤领养的,高父不信。康昊天向商贩问起高母的消息,商贩不知,康昊天只得离去。高父让家齐解释和这个孩子的关系,晓彤回来,撒谎说自己去算命,是算命先生说自己要收养个孩子高家才能人丁兴旺,高父怨她没跟自己商量,晓彤急忙认错,高父只得答应,让他们好好照顾孩子,晓彤问起高母情况,高父说高母有好转,晓彤拜托高父在高母面前替自己说好话,高父疼爱女儿只好答应。

  高母和周妈一起出来,遇到康昊天,惊讶不已,打发周妈先回去,与康昊天对视良久。两人找地方坐下,康昊天问高母为何背叛自己嫁给高振邦,高母反问他为何一去不回,康昊天解释自己被高母父亲陷害偷了他们家花瓶,锒铛入狱,还被打断一条腿,而自己这次回来,就是找高振邦算这笔账,因为当年是高振邦和高母父亲一起陷害他,高母接受不了事实,悲伤离去。

  秀秀正做饭,家凤回来,听秀秀叫自己海生,又讥讽秀秀,秀秀想解释她对自己的误会,缓和两人关系,但家凤不识好歹并不领情。家凤看望刘母,见刘母病重,责怪秀秀没照顾好她,刘母解释是自己因为丢了宝宝心中愧疚,家凤劝她好好照顾自己身体,说不定宝宝会回来,见刘母不信,家凤决定带刘母去个地方。

  海生来找康昊天请罪,说自己没找到洋酒,决心离开四海,康昊天问他有没有得到什么教训,海生如实回答,康昊天让他继续留在四海,找回货物,海生感谢离去。

  宝宝半夜啼哭吵醒晓彤,家齐起来照顾宝宝,晓彤不耐烦对宝宝动粗,家齐抱怨她,晓彤说自己明天会找奶妈,家齐不放心孩子让奶妈带,晓彤强势表示孩子的事自己说了算,家齐哑口无言。

  秀秀问起海生找老板谈话的事,见海生老板没有为难他,安下心来。海生却挫败自己找孩子找柱子找红酒三件事一件都没完成,秀秀见自己家的事就有两件,觉得过意不去,海生突然真情告白,秀秀却想起刘母有意撮合家凤和海生的事,只好与海生保持距离与他客气,海生不满意了也与秀秀客气起来。

秀秀的男人17集剧情介绍

  刘母住进高家儿媳欺凌秀秀替家凤说好话,希望海生能和家凤交往,海生当场拒绝,秀秀落个没趣。高振邦赞赏家齐在贺伯这件事上做的不错,但也担心四海报复,家齐不甚在意,高振邦告诫他不可骄傲自满。家齐问起高父回上海的安排,提前收养孩子的事,高父答应自己。。。

  刘母住进高家儿媳欺凌

  秀秀替家凤说好话,希望海生能和家凤交往,海生当场拒绝,秀秀落个没趣。高振邦赞赏家齐在贺伯这件事上做的不错,但也担心四海报复,家齐不甚在意,高振邦告诫他不可骄傲自满。家齐问起高父回上海的安排,提前收养孩子的事,高父答应自己会安排。

  秀秀在做生意,海生帮忙搬运黄豆,刘母由家凤陪着,说要出去见个人可能要几天才回来,秀秀好意嘱托家凤好好照顾妈,家凤反倒抵触她。搬货工人夸海生这个上门女婿不错,家凤气走,刘母也没好脸色给秀秀,急忙追家凤出去。刘母和家凤上船见船不是去上溪,家凤说带她去上海,哄骗她自己带她去的庙很灵,刘母思恋孙子心切,只得跟随家凤走。

  海生带秀秀去警察局问孩子消息,警察并不在意他们,丁组长烦他们天天来问消息,打官腔说自己很忙,这时下属来报,说孩子的案子有线索,说抢孩子的车去了上海,秀秀心中焦急。秀秀心忧上海那么大,该怎么找孩子,担心孩子受苦,海生安慰她给她分析案情,觉得这是有预谋的,问秀秀是否和别人有过节,秀秀急忙辩解自己寻常人家怎么可能跟别人有过节,这是一辆车从秀秀背后驶来。海生急忙拉着她躲一边,安慰她别担心。

  车子在秀秀豆腐店附近停下,阿龙穿着时髦的下车,引路人围观,柱子爹妈和王叔等人见阿龙如此气派,问阿龙怎么发的财,阿龙不说,只说自己祖上积德遇见贵人,众人不信,阿龙拿出礼物收拢大家。赢得大家赞赏。阿龙见秀秀和海生回来,上前打趣两人,秀秀冲上来找他要孩子,柱子妈给他解释秀秀孩子的事,阿龙急忙撇清此事和自己没关系,海生安抚秀秀,也警告阿龙如果这是跟他有关不会放过他。

  王叔店里伙计跑来叫海生接电话,电话里阿昌告诉他红酒别偷的事有眉目,让他赶紧回来。海生临行嘱咐秀秀小心阿龙,秀秀让他安心,海生离去。

  晓彤抱着孩子哄,却没有耐心,得知没有保姆愿意来高家,吩咐小桃赶紧再去找,这时下人来报,说门外有两个女人要见她,晓彤让他们进来。家凤带着刘母,站在门外,等人通报回来后便往里走,刘母迷惑不已,家凤带她去见晓彤,刘母见家凤叫晓彤嫂子,而晓彤叫自己妈,觉得凌乱了,家凤只好告诉她晓彤是家齐在上海的媳妇,刘母训斥家凤胡闹,却听见孩子哭声,连忙去寻找,发现了自己孙子,刘母激动不已,大骂晓彤会招报应,抱着孩子就想走,晓彤与她争抢孩子,家齐回来,呼唤母亲,刘母惊呆,哭骂家齐狠心,家齐无奈只有说出实情,跪求母亲原谅,见母亲不原谅又假意要去寻死,刘母叫回他,为了孙子只得原谅家齐,问家齐秀秀怎么办,家齐决定回去跟秀秀说清楚,晓彤怕秀秀纠缠家齐不同意家齐回去,警告谁敢抱走孩子就跟她没完,刘家三人憋屈不已。

  海生和阿昌在酒吧寻找四海做了标记的洋酒,但无果,事情无从查起小武又失踪,两人都觉得头疼。家凤找家齐邀功,说起自己明天就回去,问秀秀那边怎么交代,家齐让她跟秀秀说是刘母不想再见她,想逼走秀秀。刘母照顾孙子,说起秀秀觉得对不起她,家凤却说秀秀和海生的风凉话,刘母得知家凤脾性,劝她看开不要针对秀秀和海生,家凤不服,劝她为了一家人团聚和家齐的前途放弃秀秀,并以和儿子孙子的天伦之乐诱惑刘母,刘母舍不得孙子,只得答应,但又担心和晓彤相处不好,家凤劝她安心。

  晓彤上床睡觉,有意让刘母当保姆带孩子,家齐不同意,让她不许把刘母当老妈子使,晓彤强势,表示刘母进了高家就得听自己的,家齐气闷。

  秀秀躺床上,想起白天警察说的话和海生对案情的分析,实在想不出自己与什么人有过节。磨豆腐时猜测着是不是阿龙干的。刘母与家齐晓彤一起吃早饭,使用不惯高家的餐具,家齐忙叫人给她换,晓彤嗤笑,听见孩子哭,刘母急忙要去照顾孩子,被晓彤喝止,刘母想给孩子熬米浆,晓彤不同意,让刘母遵守高家规矩,刘母只得忍气吞声。家齐去上班,晓彤送他出去,两人又因为刘母争吵,晓彤抱怨保姆来晚,家齐妥善处理此事,晓彤又为此和他吵。

  秀秀在家等着刘母,见家凤一人回来,问起刘母,问她为何要住庙里,家凤得知是王叔告诉她的,只好哄骗秀秀刘母有出家打算,秀秀想去看刘母,家凤百般阻挠,直言刘母是因为她才不愿回来的。

秀秀的男人18集剧情介绍

  四海洋酒被盗案告破家凤告诉秀秀刘母是因为她才不愿回家,将刘家发生的所有不幸归罪到秀秀身上,告诉她只要她离开刘母就会回来,想逼走秀秀,秀秀不信刘母如此对待自己,家凤不予理睬。秀秀无精打采走在回娘家的路上,忧虑着如何才能让刘母原谅自己,到了家门。。。

  四海洋酒被盗案告破

  家凤告诉秀秀刘母是因为她才不愿回家,将刘家发生的所有不幸归罪到秀秀身上,告诉她只要她离开刘母就会回来,想逼走秀秀,秀秀不信刘母如此对待自己,家凤不予理睬。

  秀秀无精打采走在回娘家的路上,忧虑着如何才能让刘母原谅自己,到了家门口却又害怕父母为自己担忧而忍痛离去。来的阿婆的卤味店,阿婆见她神色不对问她怎么回事,秀秀委屈靠着阿婆痛哭。阿龙带着小武找到阿婆家的位置,小武前去。

  阿婆得知秀秀的遭遇,安慰着秀秀,埋怨秀秀婆婆不明事理,秀秀感伤刘家只剩自己一人,不知今后如何是好。这时小武进来,问阿婆海生在哪儿,并撂下警告说阿昌背叛师门,同门师兄弟不得和他来往,让阿婆转告海生,看了秀秀几眼随即离去,阿婆追出门便骂,秀秀问他是谁,阿婆告之。小武与阿龙汇合,说自己见到秀秀,阿龙忙去找她,被小武拦住说会打草惊蛇,阿龙让他想办法把海生赶出平溪,小武自信满满,让阿龙遵守承诺给自己提成,两人狼狈为奸去喝酒。

  海生和阿昌坐在酒吧里,终于发现有自己做了标记的酒,这时阿昆来问老板红酒生意,答应再给他进货,于是海生和阿昌偷偷跟随阿昆,来到偷藏红酒的仓库,见阿昆吩咐人搬酒,阿昌建议立即行动,海生谨慎,告诉他自己有办法。

  家齐正看报,两个警察跑进来,说有人举报兴利盗卖洋酒,拿出搜查令要搜仓库。家齐和阿昆只得带他们去仓库搜查,两人装模作样故意大声说兴利不卖洋酒,这时海生和阿昌进来作证明,说亲眼看见他们搬红酒去卖,但警察没搜到,这时有两个搬酒工人出来,阿昌立刻指着他们让警察去里面搜查,阿昆拦不住,警察进去搜到洋酒,家齐狡辩,警察让他们拿出进货凭证,他们拿不出,阿昌上前,证明了这些洋酒是四海的并出示凭证,家齐和阿昆无话可说。

  两人回到办公室慌了手脚不知如何处理,阿昆怕此事牵连自己让家齐保住他,并以之前的秘密要挟,家齐安抚他,想要把责任推给海生。海生收拾行装准备回平溪,阿昌猜测他是为了秀秀便打趣他,海生羞涩解释不过匆匆离去。到了火车站被阿昆带人拦下,带他去见家齐,家齐想挖海生到兴利工作,以便取消四海对兴利的起诉,海生拒绝,看了家齐半晌,突然问家齐认不认识柱子,家齐心惊急忙否认。海生离去,阿昆进来问谈的情况,家齐让他派人跟踪海生。海生得知被跟踪,轻松甩掉跟踪的人去见阿昌。想着家齐和柱子照片中的人十分相像,觉得奇怪,阿昌进来,海生找他要了柱子和家齐的合照,觉得家齐和兴利刘副总很像,告诉他家齐找他的事,两人都猜不透照片中的人和兴利刘副总到底有没有有关系,海生决定暂时不回平溪,要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刘母不慎打碎高家的古董,晓彤责骂轻视她,刘母气愤回房。晓彤让下人把古董碎片包好。阿昆教训把海生跟丢的人,家齐怀疑海生知道些他们的秘密,猜测他应该认识柱子,阿昆问要不要把他抓来问清楚,家齐怕打草惊蛇,想了其他办法与阿昆耳语。

  家齐回到家,晓彤把古董碎片给他看,家齐让她别和刘母计较,晓彤依依不饶,两人吵起来,刘母听到家齐声音上楼去找家齐,在门后听到晓彤和家齐争吵,得知晓彤打算送她回平溪。刘母黯然回房。海生和阿昌向阿保禀报了货物已找回的事,随即出来,海生想要在康老板回来前回平溪一趟,阿昌劝他等老板回来再说。海生答应,两人在四海门口分手,跟踪海生的人随即跟上,海生找一处电话亭停下,想要打电话,这边阿昌想起海生现在处境不利,可能被兴利的人跟踪,担心他的安危立马掉头回去找海生。海生进电话亭打电话,被人背后一闷棍打晕,一群人将他拖至街角正想下毒手,却有警察赶来,匪徒立即逃窜,阿昌见海生倒地,急忙送医院。家齐和阿昆到了办公室,接到小武打来的电话,说已解决了海生,阿昆问家齐酒的事情是不是要和高总通报,家齐却说他是在给自己添堵。

  刘母收拾衣物准备离开,小桃来敲门,说自己要出去买菜,让刘母帮忙照看孩子,刘母拿起包袱偷偷带孩子离开高家准备回平溪。阿昌从医院接回海生,海生猜测是兴利派小武干的,阿昌不知刘副总为何要如此,海生猜测他一定是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刘母带着孩子在街上迷了路,不知道火车站怎么走,天又下大雨。高家这边,奶妈急着回去给自己孩子喂奶,小桃劝她再等等,家齐回来问起孩子,小桃只得告诉他刘母带着孩子出去了至今未归,家齐急忙让阿昆带人去找。刘母抱着孩子在街角躲雨,又饥又饿,狼狈不堪。晓彤逛街回来,得知刘母和孩子不见了,家齐为此和她吵架。阿昆终于找到刘母,忙带他们回高家。晓彤心忧刘母的安危,怕家齐责怪自己,家齐也内疚,这时阿昆带刘母和孩子回来,家齐上前关切,晓彤责怪刘母,小桃发现孩子发烧,家齐立即联系司机准备去给孩子看病。这时高父来电话,得知四海起诉兴利的事责骂家齐。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