秀秀的男人剧情介绍

1-6集
秀秀的男人剧情介绍

秀秀的男人1集剧情介绍

  高启文被杀未遂秀秀海生结缘夜晚,一杀手闪身来到客店高启文的房间外,举枪正欲动手,不料被店小二发现,杀手一惊,子弹射偏,高启文中枪。店小二惊叫,杀手逃走,警察带人追捕。秀秀正在磨豆腐,听到枪声,想着出去看看,却被人捂住口鼻,杀手告诉她,自己不。。。

  高启文被杀未遂秀秀海生结缘

  夜晚,一杀手闪身来到客店高启文的房间外,举枪正欲动手,不料被店小二发现,杀手一惊,子弹射偏,高启文中枪。店小二惊叫,杀手逃走,警察带人追捕。秀秀正在磨豆腐,听到枪声,想着出去看看,却被人捂住口鼻,杀手告诉她,自己不是坏人,需要躲在这里,让秀秀不要出声,随即放开秀秀,秀秀害怕,拿起勺子自卫,杀手被打伤,这时警察叫门,秀秀开门,警察进来搜查,问秀秀有没有看到陌生人,秀秀谎称一直是自己一个人,警察发现煮豆浆的勺子变形,正盘问却有下属进来说人抓到了,警察跑出,只见一个人被绑着带走。秀秀赶紧关门,杀手又现身感谢她相救,随即离开。

  高启文的父母与妹妹晓彤来到医院,医生告知高启文性命无忧,但脑补受损可能会留下后遗症,一家三口担心不已。高记洋行经理刘家齐看到了报纸刊登高启文中枪生命垂危的消息,这时职员阿昆进来贺喜,说刘家齐的机会到了,刘家齐佯装生气,阿昆解释说高启文受伤,副总的位置一定是他的,刘家齐义正严明的说高启文是高家大少爷,自己只是个外人,让阿昆别乱说话,阿昆连连赔不是,刘家齐带上报纸出去,阿昆背地里嗤笑他是乡下人。

  刘家齐来到茶馆,见了杀手头子,质问他报纸是怎么回事,让他一定要杀了高启文,杀手头子唤来手下询问海生消息,手下说不知,杀手头子随即耳语吩咐他任务。

  小河船上,海生看着受伤的手,想起秀秀,惦记她的情况,想让自己阿婆去看看。阿婆去秀秀那儿买豆腐,细细打量秀秀,心下满意,买好豆腐阿婆去找海生,直言他是不是看上了秀秀,说要不自己去给他撮合,海生羞涩。

  家齐来见晓彤,晓彤告诉他她父母已经知道他俩的事儿,让家齐和她结婚,并说家齐也可以当上副总,家齐动心。

  秀秀正卖豆腐,刘母前来训斥她豆腐磨的少,秀秀解释是磨盘的推杆坏了,刘母呵斥她去找人修,嘴里喋喋不休,邻人看见,前来搭话,劝刘母不要太责怪秀秀,刘母却气秀秀让家齐去上海。

  晓彤带家齐回家,高父告诉家齐想让他做副总,但有条件,就是让他和晓彤结婚,家齐表示自己要回家和母亲商量,高父应允。回家的船上,家齐想起高启文知晓自己有家室,警告自己离开晓彤,自己买凶杀他的事,琢磨秀秀该怎么办。家齐回到家中,刘母特别高兴,让秀秀杀鸡,自己要亲自下厨。夜晚,秀秀给家齐洗脚,家齐看着她,心中百转千回。家齐做梦,梦见高启文来找自己报仇,一时惊醒。

  海生正做生意,阿昌来找他,海生告诉他自己不想再杀人,阿昌让他自己跟师傅说,海生无奈前来找师傅,师傅让他必须杀掉高启文,海生跪下告诉师傅自己不想再杀人,师傅只得答应,让他干完最后一票就金盆洗手。

  海生来到医院,找到高启文病房,正欲动手,发现高母守在一旁,犹豫再三决心下手,又听见高母对儿子诉说衷肠,海生终是不忍,放弃离去。

  家齐姑妈带着儿子柱子来拜托家齐帮柱子找差事,家齐答应,邻家大叔进来告诉家齐,上海来电话让他回去。家齐回到上海,阿坤告诉他启文醒了,家齐气恼,阿坤却又说启文成了傻子。家齐去医院看启文,见到高家父母,高父告诉他启文记忆力受损,家齐上前查看,见启文语无伦次,神志不清,心中稍稍宽慰。

  秀秀忙完店里的事,向刘母说起自己想回娘家一趟,刘母应允,却暗自抱怨。天下大雨,秀秀在海生阿婆的卤味店里躲雨,阿婆认出她,急忙招呼,海生回来,见了秀秀急忙自我介绍,阿婆拉秀秀进屋说话,海生问秀秀怎么会到这儿来,秀秀解释自己娘家在附近,海生才知道秀秀已嫁人。阿婆端来豆干让秀秀尝,还说起卤味店是因为海生让她去秀秀家买豆干才开起来的,海生尴尬。大雨不停,秀秀心急要回去,海生提出送她,秀秀只得答应。

秀秀的男人2集剧情介绍

  家齐欲离婚秀秀怀孕海生撑船送秀秀,雨渐停,两人聊起天,秀秀问起之前海生躲豆腐店的事,海生说谎自己是欠了债糊弄秀秀。然后状似无意问起秀秀的丈夫,秀秀说他在上海上班,说起丈夫的宏图大志,海生心里不是滋味。送秀秀到了渡口。海生看着秀秀背影,心知自。。。

  家齐欲离婚秀秀怀孕

  海生撑船送秀秀,雨渐停,两人聊起天,秀秀问起之前海生躲豆腐店的事,海生说谎自己是欠了债糊弄秀秀。然后状似无意问起秀秀的丈夫,秀秀说他在上海上班,说起丈夫的宏图大志,海生心里不是滋味。

  送秀秀到了渡口。海生看着秀秀背影,心知自己配不上她。秀秀回到家中,遭到刘母训斥,秀秀拿出豆干孝敬刘母,刘母看不上扔到地上,秀秀捡起,刘又训斥她怀不上孩子,秀秀心中难过。

  武馆师傅带人拦住家齐要钱,有人叫喊警察来了,武馆师傅只好撤走,阿坤从暗处出来,家齐得知是他帮自己解围,家齐向他坦诚一切,包括自己已娶妻之事,并让阿昆帮他,许诺自己当了副总会给阿昆许多好处,阿昆动心,家齐随即耳语吩咐阿昆事情。

  刘母因为豆腐做少了又训斥秀秀,还抱怨起秀秀娘家人,秀秀只得忍耐。家齐来见晓彤,谎称自己有事向高父汇报,晓彤说高父去了外地,家齐佯装记性不好,随即要走,阿昆帮腔说应该探望副总,晓彤表示为难,阿昆又磨嘴皮子,晓彤只得带他们去看高启文,见到启文,家齐假意表示自己和晓彤结婚后会好好照顾他,启文情绪激动,高母进来安抚启文,让下人把家齐请走,家齐佯装心痛,高母又叫住他,说如果家齐母亲不满意婚事可以取消,家齐表示家母没有异议,晓彤也在一旁帮腔,高母只好同意,心中却不满。

  晓彤送走家齐,回头质问高母为何为难家齐,高母表示自己只是想保护她,两人争执,晓彤非家齐不嫁,高母无奈。秀秀想着刘母说的话,心中难受,却见柱子在赌钱,急忙把他拉回去。豆腐店,姑妈正和刘母说起柱子的近况,见柱子回来,气冲冲的上前就骂,秀秀帮他掩饰,姑妈不信,柱子表示自己不愿看店,柱子爹气愤欲打他,刘母拦住,柱子闹着要去上海,柱子爹气愤不已,被姑妈拉回。刘母让秀秀给家齐写信,问问柱子去上海的事。

  家齐和阿昆来到车站,两人说起启文,觉得他一时好不了,家齐给阿昆钱,让他按吩咐行事,随即坐车回了刘家,秀秀迎门,见家齐回来惊喜不已,急忙去给他做饭,家齐犹豫着怎么跟她说休妻之事,秀秀端面进来让他快吃,家齐见秀秀如此贤惠,舍不得开口提休妻之事。早晨,刘母跟家齐提起柱子去上海的事,家齐怕自己再婚事情败露,推脱自己安排好了再写信让柱子过去,刘母见他不开心问他是否有心事,家齐借口出去走走。家齐思量再三,决定跟秀秀开口提离婚的事。秀秀正做豆腐,家齐想说离婚的事,却见秀秀干呕,刘母前来,急忙找大夫看,得知秀秀有喜,刘母高兴,三人去拜菩萨,心中各有所求,家齐向菩萨求原谅,说自己会补偿秀秀。

  家齐正心烦如何提离婚的事,刘母见他不开心问他是否有心事,家齐准备回上海,告诉刘母自己要当副总的事,心中也明白这时提离婚刘母不会答应,刘母有意让他回来,家齐舍不得离开上海,秀秀睡醒来找家齐,提醒船要开了,刘母让她送家齐,家齐拒绝,家齐突然冷漠让秀秀不适应,但想着腹中骨肉秀秀仍觉得幸福。

  家齐回到上海,阿昆告诉他晓彤找他。

秀秀的男人3集剧情介绍

  家齐再婚秀秀被隐瞒家齐来到高家,高父告诉他已经选好结婚日期,高母忙问家齐母亲是否同意,家齐表示母亲同意但不能来参加婚礼,婚事就此定下,高母要求家齐不许接近启文。秀秀正卖豆腐,海生前来买豆腐,两人聊天,海生见秀秀忙活的样子,深深迷恋,秀秀包好。。。

  家齐再婚秀秀被隐瞒

  家齐来到高家,高父告诉他已经选好结婚日期,高母忙问家齐母亲是否同意,家齐表示母亲同意但不能来参加婚礼,婚事就此定下,高母要求家齐不许接近启文。

  秀秀正卖豆腐,海生前来买豆腐,两人聊天,海生见秀秀忙活的样子,深深迷恋,秀秀包好豆干拿给海生,海生随即就走,却又转身来付钱,秀秀哭笑不得。

  秀秀来到裁缝铺,找常娥姐交她做小孩衣服,却听见柱子妈闹着柱子爹要他去找柱子,见两人吵得厉害,邻居都来劝架,秀秀只好带他们去柱子赌钱的地方带柱子回家。

  阿婆卤味店,阿婆劝海生去看看他师傅,海生决定这次去要向师傅摊牌,再也不杀人了,阿婆说他变了,海生却想起秀秀。秀秀带着柱子准备去上海找家齐,刘母告诫他们小心别让柱子爹妈看见,两人来到渡口,却遇见海生,得知他们要去上海,海生自愿帮忙带路。

  高家,晓彤正梳妆打扮结婚,高母进来劝她想反悔还来得及,晓彤执意要嫁,并大发脾气。高父见状不解。

  海生带秀秀他们来到家齐的住处,秀秀谢别海生,正打算敲门,阿昆前来询问,得知他们是谁,急忙前去找家齐告之情况,家齐见秀秀果然在楼下,阿昆表示自己会应付,让他放心。见到秀秀,告诉他们家齐出差,让他们回去,柱子不走,秀秀问是否能在家齐屋里等他回来,阿昆只得答应,带他们回自己房间,借口出来打水找家齐,却见家齐已经溜走,于是把秀秀他们送到家齐屋里,阿昆瞧不起乡下人辱骂柱子,两人起争执,秀秀调解,阿昆气走,却又在门外偷听,得知秀秀他们不见到家齐不会回去。

  海生来见生病的师傅,师傅痛骂他,海生跪下请师傅责打,师傅下不去手,让他滚,海生只得离开。高家喜气洋洋,家齐和晓彤拜天地,揭开盖头家齐却想起秀秀的面容。秀秀在家齐屋里忙着收拾,柱子抱怨城里人看不起乡下人,秀秀劝他克制自己的脾气,打开家齐衣柜,发现里面都是旧衣服,秀秀心疼他过的节俭。

  家齐和晓彤给宾客敬酒,阿昆告诉他秀秀不见他不走。秀秀见柱子饿了,出去给他买馄饨,家齐做车里看见秀秀端着馄饨却被人撞倒,晓彤问他看什么,家齐只得说谎掩饰。

  海生告诉阿昌自己不想干了,想选条正路,阿昌问他武馆和师傅怎么办,海生为难。阿昆带来包子说是家齐吩咐给的,秀秀问家齐情况,阿昆说忘了问,让她好好等着,又带着柱子去储物室休息。新房里,晓彤与家齐说话,家齐发呆,说自己有文件落在出租屋里要去拿,晓彤不让他去。出租屋里,秀秀睡着,家齐偷偷来看她,秀秀醒来,家齐告诉她自己要出差拿了衣服就要走,并给秀秀钱,秀秀让他带上自己织的毛衣,家齐嫌她唠叨,发现自己失态又说对不起,让她明天回家去,说自己会安排好柱子,秀秀帮他收拾衣物,嘱咐他好好照顾自己,家齐却在心中向秀秀忏悔,回身抱住秀秀,叮嘱她好好照顾自己和孩子。

  回到高家,晓彤问他要文件,家齐撒谎说给阿昆了,晓彤嫌弃家齐带回来的衣服难看丢在地上,家齐捡起秀秀给自己的毛衣谎称是母亲织的,哄着晓彤休息。

  海生想着秀秀,却又告诉自己不要自作多情。清晨,高家人一起吃早餐,医院来电话说北平有个医生可以治疗启文。高家人很高兴急忙要去订票,家齐自告奋勇去打电话,吩咐阿昆定明天中午十二点的票,见晓彤过来又改口说票越快越好,并假意替启文高兴。

  武馆里,师傅告诉海生自己生病是因为受青帮胁迫,说之前要求杀高启文的金主找了青帮,要求中午十二点在火车站台杀了高启文,不然就放火烧掉武馆。

秀秀的男人4集剧情介绍

  暗杀启文失败阿昆错杀柱子秀秀告诉柱子自己要先回去,叮嘱他好好呆在这儿,家齐会帮他找工作,劝他别再赌,柱子满口答应。高家人来到火车站,准备送启文去看病,家齐推着启文,与同在火车站的秀秀错过,杀手小武埋伏在窗口,海生正想着自己之前和师傅的对话,。。。

  暗杀启文失败阿昆错杀柱子

  秀秀告诉柱子自己要先回去,叮嘱他好好呆在这儿,家齐会帮他找工作,劝他别再赌,柱子满口答应。高家人来到火车站,准备送启文去看病,家齐推着启文,与同在火车站的秀秀错过,杀手小武埋伏在窗口,海生正想着自己之前和师傅的对话,突然发现小武举枪准备射杀启文,连忙开枪阻止,枪声引起混乱,高家人推着启文赶紧跑,秀秀混乱中丢失布包,被海生从人群中拉出,秀秀问他到底怎么回事,海生装糊涂说自己也不知道,秀秀急着找自己的包,海生连忙帮她去找。小武任务失败只得回去,海生找寻秀秀的包未果,返回告诉她没找到包,但是帮她买了票,送她上火车并拿钱给她。

  小武回到武馆告诉师傅实情,师傅气愤让人找回海生,海生自动回来请罪,告诉师傅自己真的不想再杀人,师傅不依,师徒俩爆发争执,师傅拔枪相向,海生逼着师傅开枪,师傅不忍,将他逐出武馆。

  柱子妈和刘母聊着柱子的事,这时秀秀回来,告诉他们柱子的情况,二人都安心。晓彤家齐回到高家,得知高父高母回来,但启文的病却治不好,家齐暗自庆喜。高父高母聊着启文的病情,高父安慰高母,两人感叹启文的命运。

  家齐心忧着给柱子安排洋行的工作会被他发现发现自己再婚的事,正不知如何是好,晓彤冲他撒娇,说他婚前婚后行为不一致,家齐想着将计就计,拉拢柱子,告诉晓彤柱子来找自己安排工作的事,但不想让柱子在洋行,让晓彤找高父帮柱子安排工作。晓彤答应。

  晓彤来找高父,求他给柱子在自家洋行安排工作,好说歹说,高父终于答应,让她别告诉高母。晓彤告诉家齐可以让柱子来自家洋行工作,家齐无奈只有通知柱子消息。

  柱子和房东吵架,家齐将他劝回屋,告诉他工作的事,叮嘱他在洋行工作的规矩,让他以后听到看到什么都去找他。

  家齐带柱子找人学帐,安排好后离开。金叔带柱子要账,没要到两人都很气恼,柱子却从金叔口中得知家齐再婚的消息,柱子怒气冲冲去找家齐,两人爆发争吵,家齐怕引起注意,打发柱子会出租屋。晚上家齐带阿昆和柱子喝酒,隐瞒了再婚实情,家齐许诺柱子会让他富贵,只让柱子瞒着这件事,柱子不答应,让家齐跟他回去,阿昆让柱子走,家齐想收买柱子,柱子不答应,阿昆威胁柱子,两人动起手,家齐袖手旁观,阿昆失手掐死柱子,两人都慌了,家齐觉得抓住阿昆把柄,让他以后都听自己的,吩咐他去找麻袋,两人合伙将尸体丢入江中。

  家齐正为柱子的事不安,金叔来找他,说柱子失踪了,家齐佯装惊讶,叫来阿昆,假意询问柱子消息,阿昆说柱子赌钱去了,家齐假装发火。打发走两人。

  家齐和阿昆商量,打算借口自己失踪死亡,骗过老家的人,并打算以后再也不回平溪老家,只当平溪的刘家齐已死。

  四海洋行老板康昊天被匪徒打劫,遇海生相救,海生报了姓名,两人聊起来,康昊天有意聘用海生,海生见康昊天仁厚,心中有意,康昊天留下名片让海生去上海找他。

秀秀的男人5集剧情介绍

  家齐诈死秀秀悲痛秀秀做着生意,收到家齐的信,信里说柱子赌性难改,已经失踪几天。刘母怕柱子爹妈担心,让秀秀瞒着消息,写信让家齐赶紧找到柱子。海生看着康昊天的名片,有意让武馆兄弟帮忙去替他押货做正当工作,只是不知如何让师傅点头答应。阿昆到警察局。。。

  家齐诈死秀秀悲痛

  秀秀做着生意,收到家齐的信,信里说柱子赌性难改,已经失踪几天。刘母怕柱子爹妈担心,让秀秀瞒着消息,写信让家齐赶紧找到柱子。

  海生看着康昊天的名片,有意让武馆兄弟帮忙去替他押货做正当工作,只是不知如何让师傅点头答应。阿昆到警察局,询问刘家齐失踪有消息了没,警察告诉他打捞了一具尸体,不过已腐烂不好辨认,只说穿的西装绣着刘家齐,领阿昆去认尸,阿昆承认那是刘家齐,警察让他找家人来认尸。

  柱子妈得知家齐来信,问起柱子情况,刘母出来打圆场,哄骗柱子妈柱子很好,柱子妈想看看家齐的信,说自己认得儿子的名字,刘母知她不识字,让秀秀拿来信,柱子妈看后安心,这时警察找上门,说家齐出事,让家人去上海。刘母急晕,醒来后秀秀自愿去找家齐。

  到了上海,阿昆等着她,到了警察局警察告之家齐溺水身亡,让秀秀认尸,秀秀看到尸体上的戒指,以为这是家齐,痛哭失声,确定了这是家齐,警察让她在手续上按了手印,领回丈夫尸体。秀秀问起家齐落水的事,阿昆骗她是家齐为了柱子得罪赌场的人才死的。警察说如果对死亡有疑惑,可以让警察调查,秀秀怕刘母知道家齐是为柱子而死,和姑妈家有矛盾,只好作罢。

  阿昆送秀秀出警察局,让秀秀把家齐尸体留在上海火化,说自己会安排好后事,秀秀问起柱子,阿昆骗他柱子躲起来了,随后借口有事就走。秀秀回到家齐的出租屋,看到自己写给家齐的信和屋里的一切,悲从中来。

  刘母抱怨秀秀没有音信,和柱子妈聊起柱子的事,见柱子妈有意去上海,连忙阻止。海生来秀秀豆腐店,见关了门,问起旁人,得知家齐出事。海生找到阿昌,提起让武馆兄弟去押货的事,让他转告师傅,阿昌劝他给师傅认错。海生执意不回。

  海生找到秀秀在上海的住处,担忧秀秀遇到什么事,又怪自己自作多情。随即离去。秀秀抱着骨灰回来,撞到一妇女,妇女撒泼没完,海生见到上前打发走她,从秀秀口中得知一切,劝她节哀顺变。秀秀准备带家齐骨灰回去,海生和她同行。秀秀却不知如何跟刘母交代。

  这边,家齐伺候着晓彤,跟她甜言蜜语,告诉她报纸上和自己同名的人自杀,晓彤觉得晦气,家齐安慰她。秀秀抱着家齐骨灰和海生回去,阿昆来给家齐报信。回到平溪,秀秀还了海生的钱与海生告别,带骨灰回到家中,跪在刘母面前,告之家齐死讯,两人悲痛欲绝。秀秀看着家齐遗像,想着家齐对自己的叮嘱,心中悲苦,邻家大叔送来家齐入土时辰的消息,刘母看着家齐的相片伤心,怨怪秀秀让家齐去上海。将气撒到秀秀身上,赶秀秀走,秀秀父母前来问起情况。

秀秀的男人6集剧情介绍

  秀秀回到刘家海生初试业务刘母将家齐的死全怪在秀秀身上,秀秀父母找她理论,刘母让他们带走秀秀,秀秀父母强带秀秀回去,刘家小姑回来劝母亲不怪秀秀,要去追回秀秀,刘母呼天抢地。晕了过去。小姑伺候刘母吃药,说起要接回秀秀,刘母不让,小姑以秀秀腹中孩。。。

  秀秀回到刘家海生初试业务

  刘母将家齐的死全怪在秀秀身上,秀秀父母找她理论,刘母让他们带走秀秀,秀秀父母强带秀秀回去,刘家小姑回来劝母亲不怪秀秀,要去追回秀秀,刘母呼天抢地。晕了过去。

  小姑伺候刘母吃药,说起要接回秀秀,刘母不让,小姑以秀秀腹中孩子劝说母亲,刘母动摇。高父问家齐生意情况,怪罪家齐办事不利,让他赶紧查清四海洋行底细。

  秀秀躺在床上,想起和家齐的过去,秀秀不安心刘母在家操劳,不该如何是好。睡不着秀秀起身,想起自己答应家齐要照顾好家里,现在这样子却不知怎么办。家齐半夜醒来,惦记起家里得知自己死讯的情况,晓彤醒来找他,让他回去休息。秀秀几经思量,决心回去撑起刘家,于是留下书信回去刘家。

  阿龙和袁大婶回到平溪,得知家齐死讯,阿龙想娶秀秀,袁母不许。却见秀秀回来,叫门刘母不应,于是跪在门外,求刘母让自己回来,小姑在屋内也劝刘母,刘母终是让她进门,让她跪在家齐牌位下立誓,海生在门外看,秀秀跪着发誓终身不嫁留在刘家,海生心碎,刘母却仍不满意。小姑家凤赶走看热闹的阿龙。

  海生来到渡口,怨怪秀秀发下如此重誓。秀秀来到刘母和小姑家风面前,刘母让她去做饭。家风安慰秀秀。阿婆得知秀秀的事,心疼她成了寡妇,让海生以后小心接触秀秀,起意去给海生说媒,海生劝罢。秀秀在家做着生意,刘母感叹生意好,秀秀忙着讨好。海生托人买来秀秀的豆干,问起秀秀的情况。阿婆抱怨他,海生不以为意。

  家风要离开,刘母希望她留在家里,家风不愿,秀秀也帮家风说话,刘母训斥他,家风顶撞几句,两人争执起来,秀秀劝家风,家风只得留下。家凤偷跑,让秀秀帮忙掩护,刘母责怪秀秀,柱子妈前来找刘母,问起柱子情况,秀秀帮忙掩饰,柱子妈安心。

  洋行里,家齐得知自家生意主顾又被四海抢走,问阿昆打探四海的情况,家齐发怒,让阿昆再彻查四海。海生看着康昊天的名片,决定去帮他押货,阿婆让他出去闯荡。阿龙窥伺秀秀,海生看过她便走,阿龙起疑。

  海生来找康昊天,康昊天让他去做业务,觉得自己与海生有缘分,让手下带海生学习接业务,提拔他。

  家齐与人谈生意,但得知他们已与四海谈好,家齐只好离开。海生与周经理谈生意,这时家齐打来电话,引起海生注意。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