秀秀的男人剧情介绍

19-24集
秀秀的男人剧情介绍

秀秀的男人19集剧情介绍

  刘母为子忍气吞声家齐叫来阿昆,告诉他高总已得知四海起诉兴利的事,并让他无论如何维护住兴利的声誉,阿昆建议用钱收买法官,家齐只说再考虑考虑。高母想起康昊天告诉自己的秘密,心中不愿相信,见康昊天再远处看自己,立马离去,康昊天让阿保去拦下高母,交。。。

  刘母为子忍气吞声

  家齐叫来阿昆,告诉他高总已得知四海起诉兴利的事,并让他无论如何维护住兴利的声誉,阿昆建议用钱收买法官,家齐只说再考虑考虑。高母想起康昊天告诉自己的秘密,心中不愿相信,见康昊天再远处看自己,立马离去,康昊天让阿保去拦下高母,交给她纸条约她见面,并让阿保在门外守候。高母来见康昊天,两人聊起过往,康昊天重提旧情,高母云淡风轻不愿再想起曾经,康昊天说起过去,高母劝他忘记,康昊天不死心诉说着对高母的思恋以及幸福被剥夺的不甘心,表示自己从未背弃对高母的誓言,高母回到家中,忧心忡忡,周妈买药回来,与她闲聊。这时高振邦回来,关心高母身体状况,告诉她晓彤领养孩子的事。高母切感慨高家的境遇,猜测是高家有人做出伤天害理之事让高家得到报应,以此试探高振邦,高振邦表现坦荡。高母便想回老宅看看,高振邦应允,让她先回房休息。高母回房后,高振邦却疑惑高母为何突然想回老宅。

  高母在屋中想起白天康昊天说的话,疑惑高振邦到底是不是当年陷害康昊天坐牢的凶手,决心回老宅查清楚。这时高振邦回屋,与高母说起晓彤领养的孩子,希望她与自己明天回去见孩子。高母答应。高家,刘母想抱孩子出去晒太阳,晓彤阻止,刘母说自己带孩子有经验,晓彤嫌弃刘母用土方法带孩子,刘母讽刺她生不出孩子,晓彤阻止刘母出去,去找家齐理论,一定要逼走刘母,嫌弃她是土包子,家齐发怒动手打了晓彤,晓彤哭闹不休吵着要给高父打电话,家齐连忙安抚她,晓彤趁机要求他送走刘母,家齐只得答应。来到刘母房间,劝她别跟晓彤见识,刘母拿晓彤和秀秀比较,想让家齐带着宝宝和自己回平溪,家齐坚决不愿回平溪卖豆腐。刘母苦口婆心劝他,让他别憋屈自己,家齐却觉得值得,让刘母回平溪,刘母继续劝家齐和自己回去,家齐不愿,表示明天就送刘母回去,刘母不愿离开孙子不想离去,家齐说她不想回去就听自己的,让她以后都听晓彤的,刘母为了孙子只好忍气吞声。秀秀在屋里拿着孩子的小鞋思恋孩子,常娥来劝她,见她闷闷不乐,提议去庙里求签保孩子平安,秀秀连忙带着孩子衣物跟她一起去。

  刘母向晓彤道歉,晓彤得意不已,劝刘母以后别管孩子的事好好享清福,家齐在一旁看母亲受辱只能忍耐。秀秀和常娥到庙里烧香,求签向让大师指点该去哪里找宝宝,大师解签告诉她孩子平安现在还在富贵人家,两人高兴不已。

  高父高母准备回上海,高父突然接到电话要去广州处理生意,让高母和周妈先回去。晓彤准备出门,叮嘱奶妈不许外人再抱孩子出去,随即离开。刘母见晓彤出去,偷偷出来抱孙子,阿霞告诫她不要抱孩子出去然后就去热奶。刘母一人抱着孩子哄,见高母和周妈回来却不相识,周妈以为刘母是下人便支使她去搬行李,刘母赶紧去搬,周妈抱起孩子夸孩子长得好,高母想起启文,周妈劝她看开,刘母搬行李进来,见周妈抱着孩子,急忙上前抢过,周妈训斥她,刘母说自己是孩子的奶奶,见周妈叫高母夫人,连忙问高母是谁,这时小桃买菜回来,刘母才得知她是高家夫人。

  秀秀拿着求来的签文,思恋着孩子。这边高家,误会解开,高母给刘母倒茶赔罪,周妈也来道歉,刘母急忙扶起她,高母吩咐周妈多做菜要和刘母好好吃一顿,说起晓彤领养孩子这事,刘母一时怔楞随即反应过来,替晓彤说好话。

  家齐问律师和四海的官司进展如何,律师回答还要一个礼拜,家齐问起律师胜算,律师说有五成,家齐不满,逼他一定要打赢官司,律师表示为难,家齐威胁他,律师当场甩手不干。阿昆进来,劝他别和律师生气,给家齐推荐了一个老法官,让家齐贿赂此人,家齐迫于无奈只得答应,给钱让阿昆办理此事。

  高母邀刘母一同吃饭,十分客气,刘母受宠若惊,两人正准备吃饭,晓彤回来,与高母打过招呼坐下便吃。高母训斥晓彤无礼,刘母出来打圆场晓彤并不领情,高母见此,执意要让晓彤盛饭。

秀秀的男人20集剧情介绍

  高母得知当年真相高母执意要晓彤盛饭以示礼貌,晓彤执拗不过只得照做。高母拉刘母到刘母房间,两人聊起家常,刘母失口说出秀秀,见高母问起又急忙说秀秀是家凤乳名,家齐在门外听见母亲失言,进来圆场,问刘母是否想女儿想回平溪了,又问起高母高父的情况,高。。。

  高母得知当年真相

  高母执意要晓彤盛饭以示礼貌,晓彤执拗不过只得照做。高母拉刘母到刘母房间,两人聊起家常,刘母失口说出秀秀,见高母问起又急忙说秀秀是家凤乳名,家齐在门外听见母亲失言,进来圆场,问刘母是否想女儿想回平溪了,又问起高母高父的情况,高母告知高父去了广州,家齐又打算送母亲回平溪,刘母心知差点给儿子添乱,只得连连应是,高母想去平溪看看,家齐出言阻拦说平溪不好,高母不介意执意要去。这时周妈进来叫高母吃药,高母离去。家齐恼怒母亲说错话,让她以后别乱说平溪的事,刘母委屈落泪。

  家齐回房,晓彤又吵着要送刘母回去,编排刘母的不是,两人又吵起来,晓彤搬出启文训斥家齐真把自己当接班人,家齐无奈只得哄晓彤,表示自己会处理好这事。康老板问起广州生意的事,阿保解释是高振邦收买了那边的供货商才致计划失败,本想拉拢广州那边的供货商挟制兴利,不料失败,康老板只好让阿保处理好保密工作,又问起与兴利的官司,阿保说稳赢,康老板安心,准备回上海。

  高母借口高老太爷忌日,收拾行装准备去老家,晓彤劝阻她说高父即将回来,高母执意要去,晓彤劝她带上周妈,高母只好答应,嘱咐她好好带孩子,好好和刘母相处,晓彤见高母处处为刘家着想,怨怪高母当初为何不坚持反对她和家齐在一起。

  高母回到老家,想起当初跪求父亲还她和铁祥的孩子时的场景,见父亲说孩子已死铁祥另结新欢,那时的高母怎么也不肯相信。如今触景生情,高母心中难过,嘱咐周妈留下打扫屋子,自己去给父母上坟,高母来到街上,四处打听当年家中下人于伯的消息,终于得知他的住处费力找到,于伯见高母前来十分激动。

  阿昆想家齐禀报贿赂的事已经办妥,劝他安心,家齐夸他事情办得漂亮,剩下的钱阿昆要拿给财务报账,家齐却让留下说有其他用途。高母从于伯那儿得知当年出生的孩子是健康的,不是死胎,是高家老爷让产婆带走孩子还下了封口令,高母问产婆现在何处,于伯告诉她产婆搬走了,劝高母如果和孩子有缘一定会再见面的。高母又问起当年高家是否和老太爷联手陷害铁祥,于伯说出实情,高母才知真有此事,问高振邦是否参与了此事,于伯说不知,高母给于伯留下钱做生活用,问起另一个下人潘伯的下落,于伯告诉她自己有地址。高母走在街上,思恋孩子,发誓一定要找到他。

  高母回到老宅,周妈见她虚弱忙扶她回房休息,高母让她找来跑腿的送信,自己要写信送去上海说要多留些日子。晓彤和刘母准备吃饭,刘母问起家齐怎么没回来,看到桌上没有家齐爱吃的菜以为是亏待了家齐,他才不回来吃饭,晓彤问她家齐爱吃什么,刘母报起菜名,晓彤嗤笑她是土包子,两人又斗嘴,这时孩子哭泣,让小桃去看看,自己来盛饭,见晓彤坐着不动,刘母回身坐下让晓彤盛饭,晓彤不理,两人又发生争吵,刘母气走。家齐回来,晓彤向他抱怨刘母因秀秀和自己争吵的事,家齐为安抚她,拿出给她买的项链,晓彤被哄开心。家齐趁机说出自己私自做主为官司贿赂的事,希望晓彤能在高父面前说好话。

  刘母让小桃帮忙给家凤打电话,电话通后刘母向家凤诉苦让家凤来接自己回家,这一切被晓彤看到,刘母也不怕与她杠上。看老板回到洋行,问海生和阿昌官司的事,阿昌告诉他海生因搜集证据受伤,康老板连忙关切,阿昌说这次官司十拿九稳会赢,就等判决书下来,康老板十分高兴。阿昆正和秘书吩咐事情,见高振邦回来连忙上前迎接,高振邦去家齐办公室,问起官司的事,家齐说会赢,高振邦以为是律师的功劳,家齐坦白自己又擅作主张,保证官司会赢,高父让他要靠智慧将四四海赶出上海。

  秀秀在豆腐店算账,阿龙上前骚扰说自己会帮她找孩子,用礼物诱惑秀秀,让他跟了自己,家凤回来骂走阿龙,秀秀问她怎么回来了,家凤说自己回来给刘母带几件衣服,并劝她回来,秀秀连忙去准备。家凤在店里想起和海生相处的日子,秀秀拿来衣服给她,家凤问起海生的消息,秀秀说不知,家凤离去。

  走在路上,阿龙叫住她,得知她喜欢海生,希望她能帮自己得到秀秀,并承诺给她三百大洋,家凤心动。刘母帮小桃干活,晓彤过来挑事,小桃为了平息争吵,夸晓彤的新项链好看,晓彤得意炫耀,刘母在心中不满家齐对晓彤好。

秀秀的男人21集剧情介绍

  家凤阿龙联手骗秀秀高父回来,晓彤给他介绍刘母,高父让晓彤好好招待刘母不得怠慢,又问起高母的下落,晓彤说高母还要在老家呆几天,高父心中起疑。判决书下来,四海输了官司,康老板发脾气,海生与阿昌也不知为何会这样,海生将责任揽自己身上,阿昌劝阻,阿。。。

  家凤阿龙联手骗秀秀

  高父回来,晓彤给他介绍刘母,高父让晓彤好好招待刘母不得怠慢,又问起高母的下落,晓彤说高母还要在老家呆几天,高父心中起疑。判决书下来,四海输了官司,康老板发脾气,海生与阿昌也不知为何会这样,海生将责任揽自己身上,阿昌劝阻,阿保要求处罚两人,康老板只让阿保通知律师准备上诉,海生执意要接受处罚想要辞职,康老板答应,留下了阿昌,海生叮嘱阿昌好好干,随即离去。

  兴利打赢官司众人庆贺,高振邦邀请大家吃饭,让家齐给晓彤打电话让她晚上一起吃饭。晓彤在屋里打扮,发现项链不见了,想起昨晚刘母进过自己房间,便以为是刘母偷了项链,去刘母房间找她索要,两人发生争吵,刘母气走,晓彤拉住她执意要她归还项链,这时家凤前来,刘母出去说出原委,家凤找晓彤算账,三人拉扯在一起,家齐回来,晓彤向他告状,家凤见家齐也怀疑母亲,拉起刘母就走,这时小桃却找到项链来给晓彤,家齐生气要追回刘母,被晓彤止住,让他带自己去参加宴会。

  刘母和家凤在渡口等船,刘母差点滑倒,被海生扶住,家凤想起阿龙说的话,想要修复和海生的关系,和海生道歉,三人一同回去。到了平溪,家凤回去上班,海生送刘母回去,大家见刘母回来都很高兴上前问候,说起秀秀在家的辛苦,急忙喊秀秀出来,婆媳相见,秀秀十分高兴,刘母感叹自己家里好,心疼秀秀,婆媳俩关系好转,众人欣慰。

  高父喝醉,胡言乱语,晓彤和家齐扶他回房休息,晓彤和家齐回屋,两人又因为刘母发生争吵,这时孩子哭了,家齐想去照顾,晓彤威胁他不准去。刘母向列祖列宗忏悔,说欠秀秀太多,秀秀见刘母哭了上前询问,刘母借口是想孩子了,并向秀秀道歉,秀秀为了安慰她,说起抽签的事,刘母心疼秀秀,想让她改嫁,不愿让她和自己一样守寡,秀秀不愿意,想要留在刘家给刘母养老送终,刘母心中感动。

  海生留在豆腐店工作,带伤推磨,秀秀见此要上来帮忙,海生不愿,秀秀只好和他一起推,海生问起秀秀近况,秀秀说除了找刘母就是找孩子,但现在还是没有孩子消息,刘母听了秀秀的话,悄悄离去,海生安慰秀秀劝她耐心,秀秀只说自己的耐心都快没了,一如这磨心石,磨久了就磨平了。

  秀秀和海生找王叔借车去请石匠修磨,王叔大方答应。海生骑车离去,王叔夸奖海生,有意让秀秀改嫁海生,秀秀避开不谈。柱子爹妈来见刘母问她怎么不做生意。刘母说石磨坏了,正好也让秀秀休息两天,柱子爹妈疑惑刘母为何突然对秀秀改观,刘母只说得了菩萨指点。柱子爹妈见此也很欣慰,三人聊起秀秀和海生,觉得可以让两人在一块儿,柱子妈不同意,觉得海生秀秀在一起了家凤怎么办,柱子爹觉得海生和秀秀在一起比海生和家凤在一起好,两人正争论着,见家凤回来听到他们的谈话,不觉讪讪离去。家凤直言反对秀秀再嫁,怕没人照顾刘母,刘母替秀秀说好话,觉得刘家对不起秀秀,劝家凤别再单恋海生,家凤气走。

  秀秀在河边洗衣,阿龙上前骚扰,秀秀不理他,阿龙气愤,家凤见此,上前和阿龙联手合作对付秀秀,阿龙再加筹码,和家凤耳语密谋。

  阿龙到豆腐店找秀秀,骗她说知道孩子的下落,想秀秀跟他到城里,秀秀想告诉刘母一声,家凤跑进来阻止,以不要让刘母失望为由,说自己和她一起去,秀秀安心和他们俩一起去城里,常娥看到不放心,要和他们一起去,阿龙阻拦,家凤也跟着帮腔,阿龙先离去再小树林等他们,常娥只好作罢。家凤带秀秀到小树林,跑出两人打晕秀秀推开家凤,抬着秀秀就跑,家凤慌张不知所措,只好先回厂里,后悔帮了阿龙,不知该如何收场,做事心不在焉。

秀秀的男人22集剧情介绍

  秀秀再次被绑海生依旧挺身而出刘母一直不见秀秀,问起柱子妈,柱子妈说不知道,常娥听见刘母询问,过来告诉刘母秀秀和家凤跟阿龙去接宝宝了,知道实情的刘母心疑阿龙怎么会知道宝宝下落,得知两人去的时间已久,刘母开始担心,这时海生回来,常娥急忙告诉他此。。。

  秀秀再次被绑海生依旧挺身而出

  刘母一直不见秀秀,问起柱子妈,柱子妈说不知道,常娥听见刘母询问,过来告诉刘母秀秀和家凤跟阿龙去接宝宝了,知道实情的刘母心疑阿龙怎么会知道宝宝下落,得知两人去的时间已久,刘母开始担心,这时海生回来,常娥急忙告诉他此事,让他去找秀秀回来,海生冲动要去找阿龙算账,刘母和常娥拉住他,常娥建议先打电话到家凤厂里问问情况,阿月接起电话,得知是找家凤的,让她接电话,家凤猜到是母亲打来的,心虚不敢接,让阿月随便找借口挂掉。海生见此,觉得事情不简单,决定亲自去纺织厂找家凤。

  海生到厂里找到家凤,问她秀秀下落,家凤装糊涂说不知道,海生警告她自己忍耐有限,家凤见他只问秀秀,也发了飙,海生见问不出什么,撂下狠话就走。

  阿龙将秀秀拐到一处林中小屋,等秀秀醒来,得知是阿龙的骗局,但想到现在形势对自己不利,于是放软态度,恳求阿龙只要放了她,她会当什么也没发生过。阿龙勾引秀秀,秀秀骂他下流,踢门想要呼救,谁知门外有人把守,秀秀绝望。

  家凤走到河边,想起海生对自己的警告,心中不平,想起坏人掳走秀秀的场景,后悔万分不知如何是好,慌乱中一步步走向河里,阿婆偶然见到,以为家凤要投河自尽,连忙上前阻止,认出她是家凤。

  海生和刘母商议着如何救秀秀,但一点消息也没有,刘母不知如何是好,海生直言家凤肯定有所隐瞒,刘母决定自己明天亲自去找家凤问清楚,海生感叹起秀秀命运不好,刘母心中难受身体不舒服只得先回房。

  阿婆带家凤回了自己家,家凤心中不安,食不下咽,阿婆劝她好好吃饭,家凤让她快找人救秀秀,跟阿婆坦白了所有事,阿婆大惊失色。

  林中小屋,小武和阿龙因为报酬的事发生矛盾。小武气愤离开,心中另生一计。刘母嘱托常娥找家凤,常娥回来告诉她家凤不接电话,刘母想亲自去找家凤,被柱子妈拦住,阿婆来报信,见海生回来,告诉他秀秀被阿龙弄到龙树湾去了,海生连忙去找阿龙。

  一小孩儿以人参为诱饵,将阿龙骗至一小巷,海生出现,问他秀秀下落并威胁他,阿龙只好带海生去找秀秀,可到了之后已人去楼空,海生在另一个房间发现被绑的绑匪,得知秀秀被小武拐走。

  家齐因为进货变少正和阿昆商议,想亲自去拜访经销商,这时下属送来一封信,家齐从信中得知秀秀被绑,绑匪索要赎金,阿昆问他打算怎么办,家齐陷入思索。夜晚,家齐梦见秀秀被绑匪殴打,惊醒过来,晓彤问他怎么了,家齐撒谎骗她说梦见高父将自己丢进油锅,晓彤笑着安慰他。海生想着绑匪告诉他秀秀被小武劫走的事,决意要找到小武。

  兴利洋行,家齐想起和秀秀过去的场景。拿出支票让阿昆带钱去赎回秀秀。小武身边的一个跟班从赌场出来,被海生拦住,问起小武的下落。被绑的秀秀渐渐醒来。阿昆按照家齐的吩咐来赎秀秀,小武带他去领人,带到林中小屋外,小武打晕阿昆,抢了钱就想跑,被海生拦住,两人打起来,小武说起秀秀引开海生注意,趁机逃跑,海生找到秀秀,一路上背着她心中担忧。豆腐店里,刘母牵挂秀秀茶饭不思,柱子爹妈都劝她,常娥回店里给客人拿衣服,出门看见海生背着秀秀回来,众人终于安下心帮忙把秀秀抬回房里,刘母陪着秀秀,海生想先回去,刘母看见他脚受伤忙问缘故,海生说在山上崴了脚,让她照顾秀秀,随即离去。刘母向秀秀忏悔,说自己没照顾好家凤,才害她吃这么多苦,希望她原谅家凤。

  阿昆回来,家齐怒骂他丢了钱还没办好事情,怒斥他让他出去。随即给家凤打电话想问秀秀的情况。柱子爹妈和刘母照顾秀秀,秀秀醒来,大家都很高兴,说起能救回她全靠海生,秀秀心中感动,家凤回来,向秀秀和刘母道歉,柱子妈数落她,秀秀维护家凤。

  刘母带家凤到庙里让她跪下,质问她秀秀失踪的事是不是与她有关,家凤坦言自己和阿龙的交易,以为没了消息海生就会和她在一起,刘母骂她糊涂,让她跟菩萨求原谅,家凤赶紧跪下祈求菩萨宽恕。

  高母在老宅,于伯来告诉她当年的产婆找到了,高母急忙和他去见面,见到产婆,高母问起当年孩子的事,产婆直言孩子被自己放在盆中,顺着河流不知飘向了哪里。高母悲伤不已。

秀秀的男人23集剧情介绍

  高母到平溪得知事情真相高母回到老宅见到周妈,就晕了过去,周妈慌神。四海官司输掉,康老板深知不能和四海硬碰硬,吩咐阿保把兴利最大的供货商都约出来,想不惜代价挖墙角,并登报通知海生被四海开除的消息。周妈请来大夫给高母看病,得知高母急火攻心,送走。。。

  高母到平溪得知事情真相

  高母回到老宅见到周妈,就晕了过去,周妈慌神。四海官司输掉,康老板深知不能和四海硬碰硬,吩咐阿保把兴利最大的供货商都约出来,想不惜代价挖墙角,并登报通知海生被四海开除的消息。

  周妈请来大夫给高母看病,得知高母急火攻心,送走大夫,周妈劝她回上海,高母答应。高母回到家中,见晓彤对孩子没有耐心,不禁责怪她,得知刘母被晓彤气走,高母严厉责骂女儿,高父对高母几天不回家本就不满,见她训斥晓彤出言维护,两人吵架。最后高父放软态度,劝高母回房休息,自己离去。晓彤上前向高母道歉,但不愿向刘母低头,高母见她冥顽不灵,气得回房。

  高母来到平溪。向人打听刘家豆腐店,这体力不支晕倒,海生遇见,将她送到豆腐店,秀秀照顾着她,高母醒来,秀秀和她闲聊,高母觉得自己好像听过秀秀这个名字,这时刘母前来,见到高母,大惊失色,秀秀向刘母说明高母的来历,为瞒住秀秀,刘母只得说秀秀是自己女儿,自己是和高母在庙里认识的,高母插不上话。打发走秀秀,刘母只得坦白一切。

  高父和家齐回来,问起高母,得知她又出去了,高父大怒,逼问下人高母的去向,周妈只得说出高母去了平溪,家齐惊诧,问高父是否让他去接高母回来,高父说不用,气愤离去,晓彤看到这一切,立马打发走下人,家齐拉她回房商量对策,两人都不知如何是好。

  刘母叮嘱高母不要说出家齐的事,高母感叹这是冤孽,秀秀和海生一起做好晚饭端上桌招待高母,刘母夸秀秀贤惠能干,说城里人比不上乡下人,高母反唇相讥,说乡下人到城里容易受诱惑变坏,暗讽家齐之事,刘母哑口无言,秀秀连忙打圆场让她们吃菜。秀秀问起高母来平溪的目的,高母只说自己分不清平溪和上溪,海生推荐她看看平溪风景,高母想让秀秀一起,刘母阻拦,海生解释秀秀孩子丢了很忧心,自己毛遂自荐给高母当向导。高母只好答应。

  刘母领高母到家凤房间休息,高母问起秀秀孩子的事,刘母糊弄她,高母厉声相逼,刘母只得手实话,高母指责家齐自私,说秀秀可怜,刘母只能说起自己的无可奈何,认为孩子养在高家比养在乡下好,高母气愤不过。

  高家人吃早餐,晓彤家齐互相做小动作想让对方问高父高母下落,高父看出让他们直言,晓彤说担心高母让派个人去看看,高父说已派过人,高母想要多住两天,家齐失口问出高母有没有遇到什么人,高父起疑,猜测家齐会不会知道若兰的事。这时孩子哭了,晓彤为转移高父注意力,让人把孩子抱来给高父看,高父很开心顺口说出孩子像家齐,两人大惊,高父又笑着解释安抚两人。下人抱走孩子,高父问起晓彤生孩子的事,晓彤说家齐压力大,高父决定给家齐放大假,晓彤高兴。

  两人回到房间,为刚才高父顺口说的一句话而后怕不已,家齐做贼心虚猜测着种种秘密曝光的可能,最后想要向高父坦白,被晓彤制止,怕高父知道真相不让两人在一起。海生和高母散步,两人聊起秀秀,感叹秀秀命运不好,最后高母问起海生身世,海生如实以告,并带高母去上溪阿婆那儿蹭饭,阿婆热情招待高母,三人聊着天,阿婆突然腰疼,说前几天搬东西把腰扭了,海生嗔怪她不注意身体,阿婆想高母夸海生虽不是自己亲生但十分孝顺,高母招呼海生回去,怕秀秀担心,海生应是,两人告别阿婆。

  家齐接电话得知供货商纷纷退单,正气愤叫阿昆进来,高父却前来,问起家齐这两天客户退单的事,家齐也觉得奇怪,高父认为是有人在背后搞鬼,让家齐暗中去查。阿昌来见康老板,报告了兴利那边的动静,说他们都被供货商挡在门外,康老板满意,让阿保再招人手对付兴利,阿昌建议让海生回来,阿保极力阻止,康老板只得让海生再养养伤。

  海生给秀秀递汗巾擦汗,随即搬货去了,高母见此,上前找秀秀聊聊,劝秀秀改嫁,秀秀不愿对不起家齐执意不肯,这时小武身边的一个跟班前来,秀秀以为是买豆腐的客人上前询问,这人转身就走。海生裸着上身在后院推磨子,高母前来,他急忙穿上衣服,高母却看见他背上的龟形胎记,想起产婆说的话,不觉惊诧。

秀秀的男人24集剧情介绍

  高母认出亲子四海兴利火拼海生穿上衣服,高母问起他的胎记,海生如实以告,见高母神色慌乱,问她怎么了,高母摆手离去,秀秀前来,见高母神色不对,问起海生也不知缘由。高母跌跌撞撞来到小河边,难以置信海生就是自己的孩子,想起阿婆,决定去找阿婆问问清楚。。。

  高母认出亲子四海兴利火拼

  海生穿上衣服,高母问起他的胎记,海生如实以告,见高母神色慌乱,问她怎么了,高母摆手离去,秀秀前来,见高母神色不对,问起海生也不知缘由。

  高母跌跌撞撞来到小河边,难以置信海生就是自己的孩子,想起阿婆,决定去找阿婆问问清楚。阿婆如实以告海生的身世,不觉泪流,高母更是失声痛哭,阿婆见她哭的伤心只以为是高母善良,高母随即告别阿婆离去,跟踪高母的混混也离开。

  家齐交代好事情挂上电话,阿昆进来禀报高母行踪,说高母住在刘家豆腐店但还什么都不知道,家齐很高兴,以为刘母将高母蒙骗了过去,高父前来,问起两人为什么高兴,家齐告诉他背后搞鬼的是四海的康昊天,高父疑惑他为何对付自己,家齐让他安心说已派人调查。

  海生又裸着半身磨豆子,高母前来,看着他背上的胎记心中激动,海生看见高母羞涩,急忙穿衣服,高母劝他说没关系自己都可以当他妈了不用介意,海生却说自己不会有那福气,高母心酸,让他注意自己的身体,得知他之前受伤让他好好养伤,怕自己突然的关心显得唐突,解释说自己之前没了儿子所以才母爱泛滥,海生劝她放宽心,好好保重身体,见高母怔怔望着自己,海生问她是否还有事,说自己要接着磨豆子了,高母让他接着忙,依依不舍的离去。

  高家,孩子一直哭闹,惹得众人都不得安生,高父前来问,晓彤说孩子有点发烧,高父让奶妈带孩子看医生,家齐想去被高父叫去书房。海生在店里忙活,阿昌前来,两人坐下聊天,阿昌说起康老板让人登报说他被开除的消息,疑惑康老板为何这么绝情,海生觉得无所谓。阿昌又告诉他四海决定和兴利杠上,要招新人,想让海生回去,海生却觉得阿昌多事,阿昌说自己的提议被阿保否决,康老板还听从阿保的,觉得跟着康老板没 前途,想要辞职不干,海生劝他别冲动,跟着康老板好好干,高母暗中听到海生的话,觉得儿子深明大义品行不错,又听到阿昌说四海决定和兴利拼个你死我活,高母又不由为高振邦担心,海生让阿昌好好听康总的话,不论怎样记得自保,阿昌听从海生建议随即离去。高母问海生他和阿昌的关系,又问到四海的老板,海生如实以告,得知四海老板叫康昊天,高母疑惑。

  晚饭时高母提出要回去了,秀秀劝她多住些日子,高母婉拒,海生祝她一路顺风,高母叮嘱海生保重身体不要去上海就留在平溪,海生被她的关心惊倒了,高母又急忙圆场,看着海生高母心中不舍,高母在房中收拾衣物,刘母进来感谢高母保守秘密,高母说自己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家齐,刘母希望高母多包涵他,高母说起自己来意是想向刘母道歉,说晓彤在上海对她不礼貌,刘母不在意,说起自己维护孩子的无可奈何,高母只觉得秀秀很可怜,刘母也应是。

  海生送高母到渡口乘船,问起海生的打算,并留下自己好友的联系电话,让海生有事就联系她,海生受宠若惊,高母说自己失去了儿子,才把海生当儿子,海生道谢,高母让他不要把电话告诉别人,海生答应。

  阿保向康老板送来一个酒会的邀请函,说各大洋行老板都会到,但兴利也会到,觉得康老板不太合适参加,康老板却认为应该借此机会和高振邦见见面。

  高母回到家,阿桃给她放水泡澡休息,家齐回来叫小桃,高母出来,家齐问候她,高母直言自己见到秀秀,家齐大惊随即试探高母说秀秀是刘母的养女,高母心知他在撒谎却不揭穿,让他有空回去看看刘母,家齐答应,说过段时间会带晓彤一起回去。家齐又告诉高母晚上会有一个红酒展示会,各界洋行老板都会去,说着就告辞去接晓彤,高母猜测着四海的老板也会去。想起阿昌说的话,不由担心。

  酒会上,高父吩咐家齐只要四海老板一到就通知自己,这时康昊天到场,家齐来问阿昆康昊天是否到了,阿昆指给他看,他吩咐阿昆盯紧,高母来到酒会,家齐向高父报告康昊天的事,高父认出康昊天就是康铁祥,知道他是故意对付自己,决定给他厉害瞧瞧。

  这时酒会主持人宣布要从贵宾名单中抽取中奖的贵宾,高父让阿昆去安排一下,不多时,高父也出现在中奖名单中,晓彤有事离开,高母也见到康铁祥果然在宾客当中,高振邦上台领奖发言,说要将奖品转送给康昊天并邀请他上台,两人握手分外眼红,高振邦谎称自己和康昊天是老友,说起康昊天的过去,以及他做过牢之事,后面又夸赞康昊天是业内精英,将礼品转送给他,表现的十分仁义,底下宾客议论纷纷。活动结束,宾客散去。高振邦让阿昆请来高母,转身却以康昊天的真名叫住他,让他和高母见面,但阻止高母与他接触,让家齐送高母去休息。高母离去,康昊天直言会和高振邦斗下去,但让他不要牵扯进高母,两人互相放狠话,火药味十足。

  回到高家,高父高母因为康铁祥吵架,高母直言高父陷害康铁祥,两人大吵,家齐和晓彤回来听到吵架声,上前查看,听到了高父高母与康铁祥的恩怨,高父认为是康铁祥买凶杀害了启文,高母却不相信。家齐和晓彤回到房间,晓彤问他是否相信高父所说的,家齐却意外高母与康铁祥的过去,晓彤问他康铁祥有没有可能是买凶杀害启文的凶手,家齐想让康昊天背黑锅,就说有可能。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