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集
错嫁剧情介绍

错嫁第1集剧情介绍

  黄昏向晚,华灯初上,摊贩云集,小贩吆喝声此起彼落。一间酒楼里,军阀褚三双正在和几个女子饮酒作乐,突然一个戴墨镜的身影闯入,试图刺杀褚三双,此人就是天津祥瑞斋千金,吴如霜。但是不料手枪卡壳,刺杀失败,如霜和同学去向“玫瑰组长”报告请求加入组织,却被组长痛骂。此时士兵正在四处寻找他们,路上,苏香萦和其他的几个挑担女子帮助他们躲过了追捕。几个江湖上的混混在街上找香萦的麻烦,恰好祥瑞斋的头柜周鼎元出头帮忙,小混混又去祥瑞斋闹事,幸好马夫曲德胜挺身救险。香萦的外婆不愿孙女再受苦,写信给祥瑞斋的东家,也是香萦的父亲苏修文,请他把曾经被他抛弃的女儿香萦接到祥瑞斋去。于是香萦告别姥姥,随鼎元和曲德胜去了祥瑞斋。

  婉宜为迎接香萦,准备了一次欢迎舞会,还故意邀请了军阀褚三双,设计把香萦送给他。

错嫁第2集剧情介绍

  褚三双见了香萦就试图毛手毛脚,此时如霜再次开枪射杀督帅,可惜未遂。为此香萦被婉宜赶回了家,但是发现姥姥自缢辞世,不禁失声痛哭。

  思绪回到多年前,在一次去护送玉石的道路上,鼎元的父亲和如霜的父亲被劫匪害死。面对将死的师傅,苏修文答应取婉宜,入赘祥瑞斋,此举逼疯了香萦的母亲裘曼青。

  曼青得了失心疯,去找婉宜报仇,却被曲德胜打入河中,溺水身亡。苏修文对曼青的死悔恨不已。而后,一群军阀来到祥瑞斋,强行带走了苏修文。

  婉宜找来香萦,跪求香萦用自己去换苏修文。鼎元带着香萦,找到督帅最喜欢的戏子聂先生,请他在督帅面前美言几句,但是遭到聂先生的婉拒。如霜也赶到鼎元和香萦住的客栈,对他俩人彻夜不归大发雷霆,将香萦辱骂一通。

错嫁第3集剧情介绍

  香萦决定进督帅府拯救父亲,周鼎元竭力阻止。香萦只求见苏修文一面,不料期间却被军阀肥彪陷害,危难时刻,鼎元和曲德胜出现并救下出了香萦。鼎元带香萦迅速逃走,曲德胜则留下来打晕了肥膘后离开。曲德胜回去后,受到婉宜和如霜态度恶劣的质问,母女二人认为他只肯救香萦而不救自己东家。曲德胜愤而抗辩,如霜竟拔出枪进行胁迫。

  鼎元把香萦安置好之后,去找督帅三姨太需求帮助。鼎元专程上门找三太太,希望她能够帮忙放了他师父,但三太太似乎并没有意思要帮他,反倒一再向周鼎元示好,并提出开房的要求,鼎元为了救出自己的师父也只好屈从。

错嫁第4集剧情介绍

  在房里三太太流露出的痛苦不言而喻,对鼎元说出了自己被别人践踏的过去。

  如霜回家发现周鼎元的房间有人,不料却是一个名叫肥膘的男人在屋里乱翻东西,并翻出鼎元是地下党的机密资料。肥膘拿枪指着如霜,被曲德胜一斧子打倒在地,并一枪毙了他的命。

  香萦下厨烧了一桌子菜,被三太太说成是对鼎元满满的爱,鼎元心里高兴为此喝光了一整瓶酒。随后,鼎元和香萦在河边又唱歌又跳舞,感情迅速升温,鼎元在河边吻了香萦,香萦不知如何是好,是该跟着自己的心走还是听从命运的安排,情急之下给了鼎元一巴掌,但这一巴掌丝毫没有打退鼎元的热情,两人回到屋里恳谈了一次。鼎元接到电话就出门了在外淋了一夜雨, 第二天香萦在三太太的劝说下来到府上,督军看到香萦很是高兴,一把把她拐上床,重要关头三太太从背后乘督军不备把其打晕,香萦顺利逃脱,终于回到祥瑞斋与鼎元碰头。

  在三姨太的帮助下,香萦和苏修文被督军释放,平安地回到了家中。鼎元和香萦在园中散步细语,而这一画面却又恰巧被如霜和曲德胜所看见。如霜哭丧着脸去找婉宜,责怪是她把香萦带进了家门,给鼎元和香萦制造了机会。她又想去找香萦理论,却被婉宜叫住。婉宜告诉她要动脑子不要瞎闹,不然最终输得肯定是她。如霜这才慢慢冷静了下来。

错嫁第5集剧情介绍

  餐桌上,婉宜当着大家的面宣布要选个日子让如霜和鼎元完婚,这让一旁的鼎元、香萦和苏修文都吃了一惊。周鼎元试图拒绝,但是话到嘴边又被婉宜堵了回去。面对很是高兴的如霜,香萦满脸无奈,一言难出。就在香萦准备放弃的同时,鼎元追上前抱住了香萦,并向她承诺不会辜负她,会承担起她的一生。周鼎元去求苏修文,希望得到他的理解并能解除婚约,他也告诉如霜自己爱的不是她,不能和她结婚,如霜伤心而去。苏修文试着去与婉宜商量,但却被婉宜彻底驳回,还被婉宜成说图谋不轨,想要霸占祥瑞摘。

  婉宜去找香萦,希望她能放弃鼎元让他和如霜完婚。香萦告诉婉宜,自己和鼎元是情投意合,想起曾经的往事,香萦不禁潸然泪下……

  吴婉宜哭着哀求香萦放弃周鼎元,希望她能成全如霜和鼎元,吴婉宜甚至跪在香萦面前求她放过如霜。香萦哭着跑开正好被周鼎元碰上,鼎元追着香萦到房门口,香萦把自己锁在屋内硬是不肯开门。最终香萦受不了这些压力,希望自己的亲爹苏修文能让自己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错嫁第6集剧情介绍

  这一幕都被车夫曲德胜看在眼里,他拉着吴婉宜来到屋外给她出谋献策,他威胁吴婉宜并向她索要钱财和香萦,且保证周鼎元最终一定会属于如霜小姐一个人的。香萦和鼎元决定一起私奔,并得到了苏修文的帮助。可在途中周鼎元却被误认为是刺杀楚督军的凶手而被抓了起来,而这一切都是曲德胜摆的谱。鼎元被抓走,香萦感到非常无助,在远处观望已久的曲德胜过来把香萦带回了祥瑞斋。吴婉宜和曲德胜联手演了场好戏,旨在拆散两人。而曲德胜想要把香萦嫁给自己,两个目的不纯的人编织着一系列的诡计。香萦为了去救鼎元,被迫离开了祥瑞斋被送去上海,两姐妹哭着话别,曲德胜则是一副奸计得逞的样子。周鼎元在审问过程中竟承认自己杀死督军,张榜告示要处死鼎元,吴婉宜和苏修文还有如霜急得团团转,想尽一切办法要吧鼎元救出来。吴婉宜和苏修文发现曲德胜原来是祥瑞斋的内贼。

  婉宜和苏修文打听督军的下落,被告知督军上前线大战去了,一时找不到人。婉宜和苏修文又接着到处找人寻求拯救周鼎元的办法,最终接到个神秘人电话。对方自称莫先生,有办法救鼎元,并约定与他俩见面……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