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冬天,起风了剧情介绍

7-12集
那年冬天,起风了剧情介绍

那年冬天,起风了第7集剧情介绍

  吴树潜入吴英的房中,刚刚打开保险柜的时候,门外忽然传来了王秘书与下人谈话的声音,吴树一听王秘书回来了,立即闪身藏到门后,此时王秘书领着吴英回房休息,将吴英安顿好后,王秘书在不经意间扭头发现了门内的衣角,随后王秘书扭头又发现挂在墙壁上的画相被人动过,眼见门内藏着一个人,王秘书当即来到门外拉开了房门,吴树的身子随后出现在了眼前,看着神神秘秘藏在门后的吴树,王秘书没有说一句话,最后忽然向吴树举起了手机,吴树定晴一看手机屏幕,上面写着王秘书帮助自己离开房间的方法,吴树没料到王秘书会帮助自己,随后便点头同意了王秘书的方法,待屋中音乐一响起,吴树蹑手蹑脚离开了吴英的房间,王秘书一见吴树离去,随后也走出了吴英的房间。

  吴英来到温室中静静地嗅闻温室内的花朵,此时吴树发现药瓶不见了,于是来到温室寻找吴英,吴英察觉到吴树进入温室之后,当场与吴树聊起天来,在聊天过程中,李明浩忽然打来电话询问吴英为何不接自己的电话,吴英闻言透露自己当时在睡觉,随后吴英又要求李明浩将自己与婆婆的会面时间往后推延,挂掉电话之后,吴英开始感概万千的谈论自己的情感生活,提到与李明浩的情感之时,吴英略带伤感的指出自己是一个盲人,因此没有选择的权利,爱谁便是谁,听着吴英无可奈何的语气,吴树渐渐同情起吴英的感情生活,随后劝说吴英应该好好考虑是否与李明浩结婚,吴英闻言没有继续与吴树谈论婚事话题,改而指出自己得到了奇妙药瓶之后睡得非常香,吴树闻言心中一阵紧张,还以为吴英服下了药物,吴英似呼领会了吴树的心思,当场指出自己不会私自服下药物。

  吴英逛商场的时候忽然晕到,商场的服务小姐迅速拨打吴树的手机将吴树唤至商场,吴树急匆匆来到商场找到吴英后,当场抱着吴英就想赶去医院,此时陈素拉忽然出现在了吴树的眼前,吴树一见陈素拉立时一怔,随后站在原地不知如何是好,而陈素拉看到了吴树之后,也是一言不发默不作声的紧紧盯着吴树,两人就这样站在原地一言不发地注视着对方,谁也没有开口说话。

那年冬天,起风了第8集剧情介绍

  吴树抱着吴英与陈素拉对视之时,商场经理分开人群引领吴树向急救车停靠方向走去,陈素拉眼见吴树离去,随即抬腿想跟过去,此时李明浩忽然出现在陈素拉身后,随后李明浩叫住陈素拉将对方唤至办公室问话,在问话过程中,李明浩将吴树兄弟的相片摆到桌上指着吴守询问陈素拉二人是否属于情人关系,陈素拉闻言指着吴守身边的吴树,当场透露自己跟吴树才是情人关系。

  吴英恢复健康之后,吴树领着吴英去野外游玩,直至深夜才回到家中,回到家中之后吴树已是疲惫不堪,于是倒头躺在了床上,此时吴英从外面摸着墙壁走进了房中透露要与吴树一起睡觉,说完话吴英赶紧纠正自己错误的观点,当场指出自己如今已是成年人,不应该与哥哥同睡一张床,说完话吴英转身想去拿被盖,吴树见状主动让吴英上床睡觉,自己则找来一床被盖躺在床下睡觉,此时吴英睡不着,吴树便找来一本书念诵内容给吴英听,吴英听着听着渐渐进入到了梦乡中,全神贯注念书的吴树根本没有发现吴英已经睡着,直至念完了一大段内容之后,吴树扭头一看,吴英早已进入到了甜密的睡梦中,看着吴英一副睡美人般的动人模样,吴树不由自主来到床边俯下身子将嘴唇凑到了吴英的嘴唇上,眼看两人的嘴唇凑得越来越近,吴树忽然放弃亲吻吴英的想法转而回到床上休息,片刻过后吴树进入到了睡梦中,此时吴英从睡梦中苏醒过来,一听房中没有任何动静,吴英心知吴树已经入睡,于是悄悄下床打算走出客厅,不料刚刚从吴树身边经过的时候,吴英一时不慎触碰到了吴树的身体,吴树随即转动了一下身体,然后又进入到了睡梦中,见自己没有惊动吴树,吴英长长松了一口气,随后来到橱房制作咖啡,花了一个通宵的时间,吴英终于将咖啡做好。

  吴英外出回家之时心情极其低落,负责接送吴英回家的司机见状想打电话告知王秘书,吴英却不准许司机打电话,当场指出如果司机将自己身体不适的事情告诉给王秘书,那么司机就得辞职走人,此时吴树打来电话询问吴英的身体情况,吴英在电话中忽然透露出要吃药的打算,吴树一听惊恐万分,随后紧急赶回家中寻找吴英,此时吴英在橱房中服下药物眼看就要晕倒在当场,吴树进入橱房一见吴英情况不妙,大惊之下立即冲了过去。

那年冬天,起风了第9集剧情介绍

  吴树一听吴英要吃药,心中一慌立即赶回家中阻拦吴英,打开吴英的房间没发现有人,随后吴树又打开娱乐室房间依然没有发现人,此时吴英在橱房中喝下了一杯水,喝完水之后吴英脑袋一晕失手将水杯砸碎在地上,正在大厅寻找吴英的吴树听到水杯碎裂声立即冲进了橱房里面,一见吴英躺在地板上,吴树下意识的将视线移到了橱房的长桌上,上面放着只有一只空空的瓶子,躺在地上的吴英听到有人进来,随即慢慢睁开了眼睛,吴树一见吴英还活着,心中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将吴英从地上扶了起来,发现吴英的右手紧紧攥着不松开之后,吴树猜测到药物肯定被吴英抓在手中,此时吴英开口想喝水,吴树见状立即为吴英倒水,趁着吴英松手扔开药物扑在桌上休息的时候,吴树迅速走过去将水递给吴英,然后故意将药物推到地上,吴英听到了动静立即询问发生了什么事情,吴树闻言赶紧透露自己弄掉了药物,趁着弯腰蹲到地上捡药的时候,吴树偷偷拆开药物将里面的颗粒全部倒在地上,本来吴树以为自己做得神不知鬼不觉,不料却被吴英听到了药物颗粒倒在地上的声音,立时间,吴英猜出了吴树的举动,随后便找了一个借口将吴树支出橱房,待吴树一离去,吴英迅速蹲到地上将药物颗粒一并拾拢放好。

  赵武哲在蓝球馆约见吴树,待吴树到场之后,赵武哲当场指出吴树还钱的时间已经不然,得赶紧想办法让吴英服下安眠药,吴树闻言没有正面给出答案,反而转移话题指出自己的妹妹患上了疾病,需要赵武哲帮忙,赵武哲一见吴树非但不还钱还要自己帮忙,当场露出凶狠的表情告诫吴树只有28天的还钱时间。

  事后赵武哲主动发短信给吴树,透露跟吴树的约定已经结束,自己要亲自找吴英算账,吴树一听赵武哲要找吴英的麻烦,吓得赶紧打电话寻找吴英的去向,此时吴英正在前往杰克酒吧的路上,眼见即将找到酒店,几个混混忽然拦住吴英,花言巧语将吴英骗至一偏辟场所,接着强行夺取吴英身上值钱的东西,此时吴树从吴英尚未挂掉的电话中巡声追至,当场对一个混混打大出手,另外几个混混眼见吴树如此凶残,吓得转身就逃,吴英一见自己安全,随后寻找掉落地上的药瓶,待发现吴树来到身边之后,吴英当场指出所谓的奇妙药物便是安乐死药物。

那年冬天,起风了第10集剧情介绍

  赵武哲的几个手下将吴英哄骗至一僻静楼道,几人开始夺取吴英身上的财物,面对突如其来的抢劫行为,吴英只得苦苦相求,此时吴树从楼道上面走了下来,当场抓住赵武哲的一个手下往墙壁上撞去,另外几个手人闻声像吴树看了过去,一见吴树手上流着鲜血一副究凶极恶不怕死的模样,几个手下人吓得扔下吴英慌张逃走,待几个手下人一走,吴英心中惦记着奇妙药物,当即趴在地上手忙脚乱摸索搜寻,摸到药瓶之后,吴英紧紧拿在了手中,一旁的吴树见状便上前来扶住吴英,吴英得知是吴树来到之后,当场愤慨万分地指出所谓的奇妙药物其实是一种安乐死药物,随后吴英指出吴树竟然想让自己死,为何这么久的时间依然不杀掉自己,面对吴英的指责,吴树面色悲痛不知如何回答。

  事后吴英回到家中,一见王秘书便表态不想做手术,王秘书闻言一时来气狠狠扇了吴英一个耳光,待吴英跌坐在地上开始哭泣,王秘书心中一软蹲到地上指出自己照顾吴英多年,所做的一切全部都是为了吴英好,自己并不是想贪图吴家的财产,吴英闻言声泪俱下透露自己不想再继续做脑部手术,只想好好结婚体验一下为人妻子的感觉,王秘书一听吴英想结婚,当场提议可以手术结婚同时进行,一见吴英脸上依然显露出不情愿的神色,王秘书当场指出对付吴英这样失明的人,自己非常容易就能将吴英弄到手术台上,说完话不管吴英同不同意,王秘书叮嘱吴英好好回房休息。

  吴树知道了吴英放弃手术的打算之后,来到吴英身边故意透露自己身上受了伤,吴英见状焦急地来到吴树身边询问伤情,吴树一见吴英关心自己,故意指出吴英根本不想复明看到自己,吴英一听吴树又提起做手术的事情,当场落泪透露自己表面不想见吴树,实事上内心非常想看到吴树,吴树见状趁机劝说吴英做手术好好活下去,吴英闻言却是依然不想做手术,吴树一见吴英态度如此顽固,当场指责吴英是一个自私的女人,只顾自己的选择,却不顾他人的感受,在吴树严厉的指责下,吴树精神崩溃,流着热泪自语为何自从遇到吴树,自己便有了活下去的欲望。

那年冬天,起风了第11集剧情介绍

  吴树故意在吴英面前透露自己受伤的事情,吴英闻言情急之下想伸手抚摸吴树身上的伤口,不料却被吴树抬手推开,随后吴树询问吴英是否想医治身体,吴英闻言当场表态不想做手术,吴树一见吴英放弃做手术的打算,悲痛之下指责吴英是一个自私的女人,自顾着一死了之,却不顾他人的感受,此时两人的谈话被站在门外的王秘书听得一清二楚。

  本来王秘书端着茶水准备送给吴英喝,一听吴树在房中与吴英谈话,王秘书便站在门外静静的倾听,屋内的吴树见说服不了吴英,气怒之下转身就走,推门出来一见王秘书站在外面,吴树先是一愣,接着一言不发走下了楼梯,此时吴英见吴树离去,情急之下走出门外伸手摸索呼喊吴树的名字,在摸索过程中,吴英摸到了王秘书的手臂,于是声泪惧下请求王秘书帮忙,王秘书却劝说吴英不要去追吴树,吴英却是不听。

  凭着对家中道路熟悉,吴英一路摸索追到大门外,此时吴树已经开车坐进了车子里面,随后便发动了汽车,吴英一听到汽车响起的声音立即情急万分向前走去,奈何吴树根本不想理睬吴英,加大油门往远处驶去,吴英听汽车离去的声音,心中即悲又痛,正想返身回屋的时候,汽车忽然开了回来,王秘书出现在当场,扶着吴英钻进了吴树的汽车。

  王秘书与张律师找吴英谈话,一见到吴英,两个人反倒不知道如何开口,吴英发现两人不说话,于是主动开口透露自己已经考虑清楚,愿意接受手术治疗,随后吴英还将主治医生的名字说了出来,王秘书与张律师一听吴英愿意做手术,随后离开吴英进行商议,张律师拨打电话调查完主治医生的背景之后,当着王秘书的面指出该医生手术高明,确实是一位优秀的医生,两人说话间吴树从外面走了进来,王秘书一见吴树回来,立即透露同意吴英做手术的事情,吴树闻言立即露出惊讶状,当场指出王秘书两人为何如此痛快答应自己找医生治吴英的事情,王秘书闻言指出吴树寻找的医生技术精湛可以治疗吴英。

  不过待吴树与医生沟通之后,医生却透露无法医治吴英的病症,眼见吴英医治无望,吴树悲痛万分来到吴英的床边,此时吴英尚在睡梦中,看着睡得香甜的吴英,吴树含着眼泪亲吻吴英,吴英在吴树的亲吻下忽然醒了过来。

那年冬天,起风了第12集剧情介绍

  吴英熟睡之时,吴树悄悄进屋来到床边,看着吴英躺在床上睡得正香,吴树不忍心吵醒吴英,悄悄坐到床头处怜爱地看着吴英,眼见吴英没有被自己吵醒,吴树弯腰将脸凑到吴英面前,随后悄悄吻了一下吴英。

  此时吴英忽然苏醒过来,察觉到了有人亲吻自己,闻着熟悉的气息,吴英料室是吴树,于是依然假装处于熟睡当中,吴树根本不知道吴英已经醒来,吻完吴英之后离开了房间,回到自己的住处之后,吴树做出决定向吴英公布自己的真实身份,随后吴树找来一台DV机,开始在机器面前录制要对吴英说的一些真话。

  事后吴树驱车接送吴英回家,一路上,吴英回想之前被吴树夜吻的情景,当即提出以后不能再与吴树同房睡觉的打算,吴树闻言有些惊讶,搞不懂吴英为何提出如此打算,吴英见吴树不回答,只得将吴树夜吻自己的事情说了出来,随后吴英打电话给王秘书,约定一处见面地点等待王秘书来接送自己,吴树只得驱车将吴英送到会面地点,待吴英下车之后,吴树驱车去处往别处,此时具博士忽然打来了电话,吴树接听之后方知吴英的病情依然可以症治。

  不久之后,具博士召集医院里面的医师进行了一场模拟手术实验,事后实验失败,具博士沮丧万分的打电话将情况告诉给了吴树,此时吴树正在驾车回家,接到电话得知吴英的病情无法医治之后,吴树在悲痛万分之下流下了眼泪,屋漏偏遭连夜雨,具博士无法医治吴英疾病的同时,陈素拉电话要求吴树来机场会面,如果吴树不遵从安排,到时就打电话给吴英透露吴树的真实身份。

  陈素拉在机场久等不见吴树出现,于是打电话给吴英,在电话中指出吴树不是吴英的亲哥哥,所有的一切都是一场骗局,吴英闻言悲痛万分,挂掉电话之后含着眼泪向吴树住处走去,此时吴树与王秘书在房中发生了争执,吴树一把将王秘书摁在墙壁上,当场指责王秘书破坏医治吴英的计划,王秘书闻言反唇相饥,指出吴树并非吴英的亲生哥哥,要是吴英得知了真相,不知会如何对待吴树,两人的谈话被站在门外的吴英听得一清二楚,回想着以往吴树与自己相处的点点滴滴,吴英拼命睁大眼睛企图恢复视力看清眼前发生的一切。

按单集查看剧情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