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冬天,起风了剧情介绍

13-18集
那年冬天,起风了剧情介绍

那年冬天,起风了第13集剧情介绍

  吴树告诉王秘书明天张律师将要和郭医生碰面,美罗出面做人证,我说的吧,我们两个会一起离开。王秘书愣住了。吴英一个人坐在床上,摇着风铃,之后狠狠地松开绳子,痛哭不已。吴树看到陈素拉的短信得知她已经把一切告诉了吴英。

  张律师得知了这一切,生气的不得了。吴英一个人去了温室,这时候她的眼睛模糊一片,却依稀看到了些影子。镇成收拾行李离开,这时候两个人真正知道了彼此是家人。镇成鼓励他要把想要说的告诉吴英。张律师找到吴树,打了一巴掌让他跟着自己来。张律师叫着吴树、王秘书,告诉他们吴英的手术是这周末,王秘书和吴树一起离开,自己会陪在吴英身边。王秘书将被追究公司基金问题和对吴英的伤害。吴树表示自己会把亲哥哥的身份保持到底。

  吴英要去试婚纱,却没有提出明浩,对吴树也是很冷淡。这时候,吴树发现吴英已经把风铃给扔了。吴树又把风铃给捡起来了。吴树去了温室,发现那里一团糟,是吴英发现了温室的空间被窥视,一怒之下毁了这里。吴树看到了吴英的录像带,眼里充满了泪水。

  熙善打电话给吴英提出见面。吴英穿上婚纱和王秘书一起照相。吴英表示谢谢王秘书一直的照顾,如果手术之后睁开了眼睛,看来王秘书要跟哥哥一起离开了。熙善和吴英见了面,吴英表示是需要钱吗?问是78亿吗?熙善愣住了。熙善表示吴树不知道这件事,他是值得爱的人。吴英则说我爱上吴树是你们讨钱的筹码啊。镇成借了高利贷,这个所谓的朋友是收了金社长的好处。

  吴英和吴树一起去了旅行。王秘书和张律师这时候知道了陈素拉已经把所有的告诉了吴英。王秘书打电话让吴树赶紧回来,可是已经没用了。王秘书发现了吴英已经写了新的遗嘱,要把所有的财产捐给福利院,还提出了退婚声明。王秘书发现吴树也知道了自己被吴英揭穿的事实。吴树和吴英到了山上的别墅,吴树发现里边没有吃的东西,可吴英却坚持呆在这里。吴英不停地提出要求,让吴树劈柴什么的。

  两个人坐在屋子里,把事实摊在桌上,吴英要离开,吴树紧紧的抱住吴英强吻她,吴英要躲,却终究躲不开。吴英表示现在是我们真正离别的时候吧,吴树一声不吭。吴英转身离开,泪流满面。

那年冬天,起风了第14集剧情介绍

  吴树不顾吴英的反抗,强行抱住吴英亲吻,在吴树柔情的亲吻下,吴英停止反抗流下了热泪,待吴树停止热吻,吴英一想到做完手术吴树将要离开自己,心中悲痛之下指出以后将会与吴树结束恋爱。说完话吴英来到屋外的火堆旁边,静静地坐在火堆旁边思考着有关自己的一切事情。

  看着吴英深思的模样,吴树从屋中走出来,站在离吴英不远的地方沉默不语,此时吴英听到了吴树走路的脚步声,当场要求吴树打电话给张律师,奈何吴树根本不听吴英的指挥,随后吴树将吴英领回房中,继续与吴英谈论有关吴英儿时的事情。

  吴英回家之后,王秘书希望吴英做完手术不要赶走自己,于是找到吴英苦苦哀求,同时解释当年照顾吴英挪用公司财产仅是对吴父的怨恨,吴英闻言却是表情冷漠,依然不有表态愿意让王秘书留下来,王秘书一见吴英依然不表态,情急之下流出眼泪指出自己为了照顾吴英,放弃了一个女人本该拥有的生儿育女的生活,不料话才说完,吴英依然态度坚决的表示,待日后自己做手术恢复了视力,非常不愿意见到王秘书,因此王秘书必须要离开吴家。

  眼见吴英态度坚决,王秘书心知多说无益,无奈之下只得离开吴英的房间,回到自己房中开始整理行礼,此时吴树也在房中整理行礼,将所有衣物收拾进一个行礼箱中,吴树拖着箱子走出了房门,此时吴英从楼下走了上来,一见吴树要走,心痛之下便与吴树进行最后一次交谈。

  吴树一走,吴英只觉生活失去了快乐,回想到当初看电视的时候,吴树在身边进行解说,吴英怀念之下来到客厅打开电视回忆当初的情景,事实上吴树也在思念吴英,离开吴家之后,走在车来车往的马路上,吴树抬手想叫一辆出租车,此时一阵铃铛声传进耳中。

  吴树定晴一看,原来是手上戴着的一串手链,看着这串手链,吴树渐渐回想起了与吴英在一起的点点滴滴,一想到吴英,吴树不知不觉间哭成了泪人,心痛之下慢慢向前行走,以至于忘记了叫出租车。与吴树相比,吴英则依然坐在客厅里听着电视剧的播放声音,继续回忆吴树当初为自己解说电视剧的情景。

那年冬天,起风了第15集剧情介绍

  吴树离去之后,吴英顿觉生活失去快乐,闷闷不乐之下来到客厅看电视,以此回忆与吴树在一起的点点滴滴,与吴英一样的是,吴树也在思念着吴英,一次晚上在街上游走,吴树抬手想呼唤一辆出租车,不经意间听到身边传来一阵铃铛的响声,好奇之下,吴树定晴一看,原来是手腕上的手链发出来的声音,看着手腕上的手链,吴树立即想起了吴英,顿时间,有关吴英的点点滴滴记忆源源不绝从脑海中浮现出来,不想吴英还好,一想之下,吴树心中愈发悲痛。

  将吴树以及王秘书赶走之后,吴英只觉家中冷清无比,再也没有往昔的热闹,一天深夜,吴英躺在床上辗转反侧,左思右想之后,吴英终于按捺不住空虚孤独的心情,主动打电话给王秘书,待王秘书接听电话,吴英故意在电话中自嘲,指出自己已经把所有人赶走了,却又主动打电话给被赶之人。

  王秘书闻言询问吴英做手术的事情,两人在电话中聊了一会之后,吴英挂掉电话之后,回到房间来到了镜子面前,此时吴树仿佛出现在身边,在吴树的指点下,吴英回到床上继续休息,而吴树则睡在吴英身边,掏出一张纸山,开始为吴英讲述纸山上的王子故事,吴英听着听着不禁泪流满面,待回过神的时候,吴树已经不在身边,陪伴自己的是一张空荡荡的大床。

  以往跟自己相处的亲人一个一个离去,吴英无法面对现实,慢慢地开始对生活失去了信心,眼见陪伴自己的亲人相继离开家中,吴英心灰意冷来到浴室里面,打开水龙头,坐在浴缸旁边思虑片刻,最后割腕自杀,顿时间,水龙头流出的水哗哗做响,吴英手腕上的鲜血流进了浴缸里面。

  此时吴树由于思念吴英,不请自来闯入了吴英的家中,上楼之后,吴树忽然听到了从浴室传来的哗哗水声,听着水声吴树立时产生了不妙的感觉,随后转身向浴室奔了过去,一进浴室,吴树立即被眼前的场景惊呆,只见吴英穿着外衣坐在浴缸旁边,手腕已经被鲜血染得血红一片,眼见吴英自杀,吴树悲痛万分地来到吴英身边,一把抱住吴英大声呼喊,任凭吴树如何呼喊,吴英却依然一动不动的,始终处于昏迷状态。

那年冬天,起风了第16集剧情介绍

  吴树不顾吴英的反抗,强行抱住吴英亲吻,在吴树柔情的亲吻下,吴英停止反抗流下了热泪,待吴树停止热吻,吴英一想到做完手术吴树将要离开自己,心中悲痛之下指出以后将会与吴树结束恋爱。说完话吴英来到屋外的火堆旁边,静静地坐在火堆旁边思考着有关自己的一切事情。

  看着吴英深思的模样,吴树从屋中走出来,站在离吴英不远的地方沉默不语,此时吴英听到了吴树走路的脚步声,当场要求吴树打电话给张律师,奈何吴树根本不听吴英的指挥,随后吴树将吴英领回房中,继续与吴英谈论有关吴英儿时的事情。

  吴英回家之后,王秘书希望吴英做完手术不要赶走自己,于是找到吴英苦苦哀求,同时解释当年照顾吴英挪用公司财产仅是对吴父的怨恨,吴英闻言却是表情冷漠,依然不有表态愿意让王秘书留下来,王秘书一见吴英依然不表态,情急之下流出眼泪指出自己为了照顾吴英,放弃了一个女人本该拥有的生儿育女的生活,不料话才说完,吴英依然态度坚决的表示,待日后自己做手术恢复了视力,非常不愿意见到王秘书,因此王秘书必须要离开吴家。

  眼见吴英态度坚决,王秘书心知多说无益,无奈之下只得离开吴英的房间,回到自己房中开始整理行礼,此时吴树也在房中整理行礼,将所有衣物收拾进一个行礼箱中,吴树拖着箱子走出了房门,此时吴英从楼下走了上来,一见吴树要走,心痛之下便与吴树进行最后一次交谈。

  吴树一走,吴英只觉生活失去了快乐,回想到当初看电视的时候,吴树在身边进行解说,吴英怀念之下来到客厅打开电视回忆当初的情景,事实上吴树也在思念吴英,离开吴家之后,走在车来车往的马路上,吴树抬手想叫一辆出租车,此时一阵铃铛声传进耳中。

  吴树定晴一看,原来是手上戴着的一串手链,看着这串手链,吴树渐渐回想起了与吴英在一起的点点滴滴,一想到吴英,吴树不知不觉间哭成了泪人,心痛之下慢慢向前行走,以至于忘记了叫出租车。与吴树相比,吴英则依然坐在客厅里听着电视剧的播放声音,继续回忆吴树当初为自己解说电视剧的情景。

按单集查看剧情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