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冬天,起风了剧情介绍

1-6集
那年冬天,起风了剧情介绍

那年冬天,起风了第1集剧情介绍

  吴英之父身为一私营公司老总,由于年老体弱患上了重病,眼见父亲躺在病床上奄奄一息,吴英守候在病床边尽最后的孝道看望父亲,此时吴树与一个兄弟正在赌场内赌博,吴树兄弟俩人赌技精湛,花了没有多久时间便利用老千手段获得了一笔可观的财富,随后吴树与兄弟兵分两路离开赌场,两人刚刚离去不久,一伙赌客发现了吴树兄弟两人靠非法手段获取财产,于是随后追至与吴树兄弟两人发生了一场恶斗。

  吴英收到了哥哥的来信,由于双目失明,吴英走进一家商场中找到了吴树,随后便将信封掏出来请求吴树帮忙念信上的内容,吴树接过吴英递来的信纸,当即透露自己还有事情要忙,怎奈吴英依然坚持请求吴树读信纸内容,这时吴树才发现吴英原来看不见东西,此时打旁边忽然走过来许多人,吴树见状立即将吴英拉到身边,待人群从吴英身后经过之后,吴树考虑到商场里面人来人往,于是将吴英领到商场外面。

  两人来到商场外面后,吴树掏出信纸开始念诵纸上的内容,吴英听着吴树一字一句念诵哥哥写给自己的话语,不知不觉间眼眶泛红就想留眼泪,一旁的吴树眼见吴英低头翻找手娟擦眼泪,心中立即产生了同情心,随即便掏出身上的一块手娟递到了吴英手中,吴英有感吴树的细心帮忙,说了一声谢谢之后示意吴树继续念信,正当吴树打算继续念信的时候忽然察觉到周围发生了变化,不知什么时候出现了一辆警车,以此同时手机来电响起,吴树接听电话方知自己犯上官司正在被警察追捕,通话间站在警车外面的警察发现了不远处的吴树,吴树也发现了警察,随即吴树来不及向吴英告别,当场撒腿狂奔,在奔跑过程中吴树遇到了弟弟吴守,吴守眼见哥哥吴树一路狂奔,好奇之下紧跟哥哥身后想弄清发生了什么事情,此时兄弟两人跑到了一条马路上面,吴守一信一意将注意力集中在哥哥身上的时候,一辆出租车急驰而来撞倒了吴守,吴树眼见弟弟倒在血泊中,悲痛之下停在原地不再奔跑,警察随后跑过来抓走了吴树。

  事后吴树被捕入狱一年,一年后吴树出狱,出狱之后吴树在家中天台遇到了张诚,一见张诚是律师,吴树心知对方把自己当成了弟弟吴守,于是决定冒充弟弟吴守从张诚身上弄一笔。

那年冬天,起风了第2集剧情介绍

  吴树刚刚在张诚面前冒充吴守,此时好兄弟朴振成忽然从外面回来,一上天台发现吴树浑身是血,朴振成吓得立即冲到吴树身边询问事情原因,吴树眼见朴振成当着张诚的面直呼自己的名字,心中担心被张诚发现颇绽,于是不顾一切地将朴振成拉进了一间房子里面,此时张诚站在一边好奇万分地看着吴树的举动,吴树心知有朴振成在场不便与张诚谈话,于是当场表态希望张诚暂时回家,此时毫不知情的朴振成依然在房中大吵大闹,吴树生怕朴振成呼喊自己的真名,于是冲进房间关上门制止朴振成吵闹,此时张诚根本没有离开,眼见吴树举止异常,张诚来到房门口向吴树透露吴英父亲身亡的消息,接着又指出吴英已经失明,如今照顾吴英的责任自然落在了吴树身上,张诚站在房门外将所有事情透露完毕之后便离开了天台,吴树打开房门从天台上面看到张诚开车离去,随后心事重重的回到了房中,朴振成见状便询问发生了什么事情,吴树闻言一脸忧色地透露自己冒充身份成为了吴守。

  事后张诚将吴树领到吴英家中,面对吴家人对自己的态度,吴树顺势继续将假冒身份扮演到底,趁着等待吴英未婚夫的时候,吴树扭头看到墙上挂着一张相片,相片里面是吴英以及张诚还有王秘书的合影,看着相片中的三个人,吴树指出三人的合影像全家福,一旁的王秘书闻言赶紧解释,透露拍相片仅是走一种形式过程而已。说话间吴英未婚夫从外面走了进来,吴树一见吴英未婚夫立即紧张得转过了身子,待对方走到身后之后,吴树逼不得已最后还是转回身子面对对方,此时吴英的未婚夫感觉眼前的吴树神色有些异常,于是透露吴英父亲生前一直念叨儿子吴守身上腕上有伤痕的事情,说完话吴英未婚夫李明浩当场表示要求察看吴树手上的伤痕,一旁的兄弟朴振成眼见事情要败露,吓得立时紧张起来,而吴树则随便找了一个借口婉拒了李明浩的要求,最后眼见李明浩依然想看个明白,朴振成忽然冲到吴树身边故意将水洒到吴树身上,吴树趁机将淋湿的衬衫脱下来,露出了手上的伤疤。

  吴英早就知道吴树是在冒充哥哥,趁着站在地铁铁轨旁边的时候,吴英当场指出要是吴树把自己推下铁轨就可以得到家族的钱,吴树闻言心中左右为难,眼见一辆列车从铁轨旁边经过,吴树拿不定主意到底是否杀人之时,吴英却主动向铁轨方向走了过去,如此举动吓得吴树本能伸手救人。

那年冬天,起风了第3集剧情介绍

  吴树领着吴英在地铁旁边的一张长椅上落座,此时忽然有人发来了一条短信,吴树拿起手机一看,短信内容指出吴树拥有了一个有钱的妹妹,随后吴树起身与吴英来到铁轨旁边,吴英忽然出人意料的要求吴树把自己推下铁轨,如此一来吴树就可以得到家族的财产,吴树闻言为之一动,心中正值犹豫不决之时,远处忽然驶来了一辆地铁,看着越逼越近的地铁,吴树险些伸手按照吴英的吩咐将其推下铁轨,此时吴英忽然做出了让吴树始料不及的举动:迈开步子向着轨道走了过去,吴树一见吴英想寻死,大惊之下本能的伸手拉住吴英,然后在列车从身边经过的时候紧紧将吴英抱在怀中。救下吴英之后,吴树将吴英领到一处楼房中休息,接着当场表示以后不会再带吴英去铁轨玩耍。

  一天清晨,吴英以及王秘书围坐在桌前吃早餐,朴镇成一边吃饭一边好奇地打量吴英的眼睛,随后询问吴英是否可以看得到一点儿东西,一旁的王秘书闻言指出吴英患上的是全盲症,因此不可能看得到一丝东西南,朴镇成闻言恍然大悟,随后透露自己以前看到吴英的时候,总是感觉吴英看得到一点东西,此时吴树气势汹汹拎着一个大皮背从外面走了进来,进屋之后吴树当场将大皮包扔在餐桌上,然后指出王秘书进过自己的房间,随后吴树依次从皮包里面拿出一些物品询问王秘书到底在找哪一件物品,一旁的吴英听着吴树对王秘书理直气壮的说话声,一时之间心情大好大开吃起饭来。而吴树根本没有心思吃饭,随后便将王秘书唤到屋外谈话,王秘书眼见吴树一副得理不饶的人模样,只得透露自己从小对吴英管教得非常严格,从来不让吴英在外面过夜,吴树闻言替吴英感到不平,当场指出吴英已经是成年人,岂料王秘书不认可吴树的言论,当场对吴树进行了反驳,吴树却不想再与王秘书争论,最后表态自己以后可以自由带着吴英出外玩耍。

  夜幕降临,房子沉浸在冰天雪地的寒冷中,吴树穿着一件毛衣在屋中寻找东西,刚刚找到一只玻璃铃铛的时候,吴英拄着拐杖从楼上走了下来,此时吴树正钻进一处夹缝中寻找物品,以至于没有发现从楼上走下来的吴英,此时吴英听到了吴树发出的动静,警疑之下立即喝问吴树是谁。

那年冬天,起风了第4集剧情介绍

  吴英拄着拐杖摸到了桌上的风铃,一旁的吴树见状站在夹缝中默默地看着吴英,此时吴英听到了吴树发出的声音,于是当场喝问屋中的人是谁,在吴英的喝声下,吴树依然默默无闻地看着吴英,吴英见屋中的人不回话,随后拿起风铃走上了楼梯,吴树见状刚想冲上前,吴英忽然转过了身子,吴树一见吴英转身只得站在原地不动,此时屋中忽然出现了一只小猫,一听是小猫发出的声音,吴英以为屋中没人,随后转过身子回到了楼上。

  吴英上床睡觉之时,王秘书坐在温室里面观赏着室内的花朵,此时吴树从外面走了进来,随后便与王秘书谈论起吴英家族中的事情,两人谈着谈着产生了矛盾,最后王秘书起身离开温室来到了吴英的房中,此时吴英躺在床上没有入睡,王秘书来到床边坐下,发现窗户上面挂着一只风铃之后,王秘书当场夸赞风铃非常漂亮,此时门外传来一声响动,王秘书闻声走到了门外,待王秘书回屋之后手上已经多了一把钥匙。将钥匙交给吴英之后,王秘书指出钥匙是吴树放在门外的,吴英闻言抚摸着手中的钥匙,脸上露出了幸福的笑容。

  朴镇成因为一些事情被警察带到警察局问话,此时有二个男人故意对朴镇成风言风语,朴镇成忍无可忍之下最终对二个男人大打出手,此时母亲忽然出现在了警察局,朴镇成一见二个男人竟然将自己的母亲唤到了警察局,一时之间更是暴怒万分接着痛打二个男人。

  吴树领着吴英来到了一处河边玩耍,眼见河边散布着许多小石子,吴树在心血来潮之下拾起石子击向水面玩起了打水漂,一旁的吴英听着石子在水面上飞行的声音慢慢想到了儿时的场景,渐渐地,吴英再次产生自杀的念头,当场扔掉拐杖一步一步向河中走去,一旁的吴树顾着低头捡拾石子,根本没有发现身后出现的危险情况,待吴树觉得掷石子不好玩转过身子的时候,这才发现吴英已经被河水淹到了双肩,一见吴英又自杀,吴树立时回想到了多日之前在地铁上搭救吴英的场景,立时间,吴树再次升起救人之心迅速冲进河中将吴英抱到了岸上,吴英上岸后有感吴树二次搭救自己,于是提出抚摸吴树脸庞的要求,吴树闻言没有出声,吴英则伸出手掌慢慢抚摸吴树的脸庞。

那年冬天,起风了第5集剧情介绍

  吴树一见吴英再次寻死,当场不顾一切冲进河中将吴英救上岸来,吴英有感吴树接连二次搭救自己,于是提出抚摸吴树脸庞的要求,吴树闻言没有出声反对,吴英见吴树不反对,随后伸手开始在吴树脸上抚摸,完毕后吴英笑着指出吴树的鼻子生得非常挺拔,吴树闻言没有再浪费时间,赶紧带着吴英离开了冰冷的河边。

  李明浩丝毫不知道自己的未婚妻险些被河水淹死,吴英与吴树坐在车上休息的时候,李明浩正在赵武哲家中打探吴树的真实身份,赵武哲眼见眼前的男人对吴树身世如此好奇,于是追问李明浩是谁,眼见李明浩不回答自己的问题,赵武哲仔细回想了一下,终于认出了李明浩就是PL集团公司老总的女婿,李明浩对赵武哲识出自己的身份一点也不感到惊讶,而是依然向赵武哲打听吴树的事情,赵武哲此时已经认出了李明浩是谁,心中不再警惕渐渐放宽心态将吴树的一切原原本本透露出来,两个男人在屋中谈话的时候,吴树正坐在一辆轿子中喋喋不休训斥吴英,吴英听着吴树喋喋不休的话语,最后忍不住发出笑声指出吴树就像自己的妈妈一样唠叨,吴树一听吴英竟然把自己当成妈妈,一时之间哭笑不得。

  最后吴树将吴英领到家中休息,两人毫无避讳共同睡在了一张床上,回想着白天吴英抚摸自己脸庞的场景,吴树顿时对盲人的世界产生了好奇感,一旁的吴英见吴树对盲人好奇,于是指出盲人的审美要求非常简单,只要摸到胳臂粗的男人便可以认定为是美男,因此吴树就是美男,透露完盲人的审美观后,吴英要求吴树将胳膊放到自己的脑袋上替代枕头,吴树见状同意了吴英的要求,将胳膊放到了吴英的脑袋底下,吴英枕着硬硬的胳膊顿时有了一种安全感,随后转过身子与吴树面对面,接着伸手搂住了吴树的腰,眼见吴英没有任何警惕对待自己,吴树开始反思自己来吴家的目的。

  吴树因为初恋女友的祭日来到心情闷闷不乐,吴英察觉到了吴树的心情变化,于是主动来到吴树身边进行安慰,吴树却不想与吴英多言,当场要求吴英到身边的沙发坐下,吴英依言照做,行走过程中踩中了一个瓶子,将瓶子拿到手中之后,吴英向吴树询问瓶内装着什么,吴树闻言指出吴英手中所拿的是一瓶可以忘掉烦恼的奇妙药物。

那年冬天,起风了第6集剧情介绍

  吴英一听服下瓶中的药物可以忘记一切烦恼,欣喜之下吴英紧握药瓶请求吴树将药瓶送给自己,吴树的心情依然沉浸在失去初恋女友的悲痛中,一听吴英想要药瓶,当场没好气地指出药瓶只属于自己一个人的,其它人不能拿走药瓶,随后吴树回到了自己的房中继续思念女友,此时吴英从外面走进来,要求吴树回房一起睡觉,吴树正处于心情悲痛当中,闻言没好气地冲着吴英发起火来,吴英见吴树忽然对自己发火,当即自责指出自己是一个失明的人还妄想去安慰他人,自责完后吴英独自一人回到了房中,进屋躺到床上之后,因为一个人睡觉的原因,吴英将窗户打开以便让微风吹动风铃帮助自己入睡,睡在另外一个房中的吴树听着吴英房中传来的风铃声音,最后实在忍不住起床走进吴英房中关上了窗户,吴英发现窗户被关上之后,当场指出如果吴树不打算跟自己一起睡觉,就不能关闭窗户,说完话吴英起床再次打开了窗户,吴树眼见吴英跟自己较近,无奈之下只得关闭窗户与吴英一起睡觉,吴英一见哥哥吴树向自己妥协,心喜之下开始询问哥哥吴树对李明浩的看法,紧跟着吴英再次提起药瓶的事情,希望吴树将药瓶送给自己。

  隔天晚上,吴英与李明浩在餐厅中进餐,在进餐过程中,吴英手脚麻利的拿起酒瓶在自己的酒杯中倒上了酒,坐在对面的李明浩看着吴英倒酒的动作,当场指出吴英的动作变得越来越娴熟了,吴英闻言转移话题与李明浩谈论起了电影相关的事情,而李明浩完全不在状态中,心中一直惦记着吴树的事情,吴英根本不知道李明浩心中所想,说完电影的话题之后,吴英再次倒满一杯酒仰脖喝得一干二净。

  社长找到赵武哲,当场质问赵武哲到底何时处理吴树欠债的事情,赵武哲闻言嘻嘻哈哈地没有正面回答社长的问题,社长眼见赵武哲一事吊儿郎当的模样,心中立即升起火气开始实指责赵武哲,面对社长对自己的指责,赵武哲镇定自若来到社长面前,接着猛然照准社长的脸庞吐了一口痰。

  趁着吴英等人外出未归的机会,吴树秘密潜入吴英房中打开了保险柜,正当吴树想盗取保险柜里面的值钱物品时,王秘书领着吴英回到了房中,吴树在情急之下迅速藏到门后,不料却被心细的王秘书当场抓了个现形。

按单集查看剧情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