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集
心路GPS剧情介绍

心路GPS第1集剧情介绍

制真人骚 四出挖角

夏日长是星辉电视台的高级编导,负责制作综艺节目。由於做事认真不苟言笑,被同僚戏称为「杀人王」。日长工作至上,每每工作达旦才回家,连女友也离他而去。日长自幼寄养在陈家,被陈家视为一分子,虽称陈太刘翠云为阿姨,实际上已把她当作母亲看待。翠云亦不时到日长的家打点,情同亲生母子。

通宵录制关於鱼档的节目回家後,日长与翠云到附近的食肆吃早餐,见到一班中学生在食肆喧哗耍乐。甚至食肆职员开口提醒他们不要过於吵闹,亦反被这班学生戏弄和用手机拍下片段,威胁要把职员的行为放上网。翠云慨叹这班中学生顽皮,日长却发现他们正好适合参演即将制作的真人秀。其中一个中学生名为张俊杰,他无意中听到日长在电话提到血渍、帮手等字眼,又见日长体格壮健,误以为日长是江湖人物。

日长游说 担任主角

俊杰等人离开食肆,在路上炫耀自己的限量版球鞋和全新款式的手机。在以手机照镜的时候,俊杰发现日长从後跟踪他们,便建议分头逃走。俊杰被日长追至一小路尽头无路可走,日长直接告之自己是电视台导演,更出示职员证,游说俊杰参演暑假拍摄的真人秀节目。俊杰听後觉得自己有机会成为明星,但坚称自己非主角不演。日长保证俊杰是节目中唯一的主角,而题目是将以城市学生回归乡村生活为主题。俊杰自知即将在电视节目成为主角,马上答应参与。

美凤加入 制作班底

日长回到电视台,发现新就任不久的助导已辞职,但真人秀节目开拍在即,急需筹组节目的制作班底,於是向上司监制以力提出调配人手。日长亲自进行面试,刚从加拿大只身返港的美凤亦参加面试,她自称勤力如牛,正合日长心意。

日长带美凤去找另一位制作班底成员贝琪,到了电视台的民初街观看拍摄过程。民初街正在拍摄一场有爆破的动作场面,摄影师梁忠信和其徒弟王伟康负责这次录影。忠信需吊钢索在半空进行拍摄,吩咐伟康负责在地面控制摄录机的录影。可是伟康一时紧张没有依从师傅吩咐拍摄,害得剧组要重新再拍。美凤初次观看拍摄过程,得到日长介绍,知道忠信和伟康都会参与真人秀的制作。

四人到了俊杰家经营的茶餐厅,打算拍摄俊杰在参与真人秀节目前的片段,却发现俊杰并未与父亲提及是次真人秀。俊杰父亲张旺听到儿子要参加电视台的节目,起初极为反对,当听到日长说明节目内容後,反而感到节目很有意义,赞成让儿子参加演出。

日长避母 忠信父进院

陈家的小弟敏聪即将带女友回家,於是日长陪翠云买菜准备晚饭。翠云故意叫日长去买烧腩肉,又吩咐他需经指定道路乘搭小巴回家。日长在回程时,遇到在那儿经营花店的亲母笑娴,面对笑娴时却态度冷淡。

忠信回家後,发现父亲不适倒地要送院,知道当时家中只有老父一人,又听到邻居不停冷言冷语,指年轻人不理父母,於是在妻女回家後大骂二人没有尽本分照顾父母,但反被她们以种种藉口推搪责任。

真人秀终於开始拍摄,旺为一行五人送行,但被俊杰嫌他准备太多和老土。在车程途中,俊杰和美凤在中途下车上厕所。俊杰虽然被荒野不衞生的厕所吓倒,但仍其实对这次拍摄未有概念,仍梦想自己会成为明日之星。

心路GPS第2集剧情介绍

俊杰不满 日长偷拍

俊杰随同电视台摄影队一行人到了事前预约了的刘家村,进行为期十四天的乡村体验,众人一到达便受到村民的热情欢迎,俊杰被安排寄住在刘大叔的家。俊杰参观刘家的厨房,初次见到烧柴,而晚饭在五时多便吃完,与香港的生活完全不一样。见到刘大叔的小儿子壮仔和女儿青青都欢天喜地把亲手用草织成的草蜢送给父母,对乡间的小玩意不以为然。俊杰又因不习惯乡间的食物,於是不吃晚饭,反而刘家两位孩子都对俊杰充满兴趣,乐意与他靠近。

俊杰将与刘大叔的的小儿子壮仔住在同一间房间中,因为天气闷热而且多蚊,俊杰睡不著欲洗澡解暑。壮仔带俊杰到厨房洗澡,俊杰才发觉厨房兼浴室与厕所的功能,虽感不衞生,但亦无他法。其後俊杰又因乡间洗澡没有自来热水而吵嚷,日长等人赶至,叫俊杰自行生火烧水,不要让年纪比他小的壮仔帮忙。

助洗猪栏 不慎滑倒

翌日早上拍摄队伍叫醒俊杰,虽然天气闷热没有洗澡,俊杰仍十分在意自己的发型,更把摄录机的镜头当作镜子使用。知道经一夜被蚊咬未有好眠,刘大婶准备了用韮菜制成的药汁给他,可以防蚊及治好蚊咬的伤口。但俊杰不接受乡间秘方不肯使用,反而美凤和伟康同受蚊患所困,都乐於使用。

早餐後日长带俊杰到猪栏帮刘大叔忙,俊杰不满要在乡村工作,日长指合约已注明必须体验农民生活,俊杰只好依从。猪栏的工作分别是调配饲料餵饲猪只,和清洗猪栏。刘大叔指成年猪只可卖一千多元,俊杰竟笑言成年猪的售价不及自己的限量版球鞋,丝毫不觉自己花费巨额买球鞋很奢侈。

俊杰勉强清洗猪栏时不慎滑倒,惹得村民嬉笑,更弄得一身猪粪污秽不堪,只能到河边自行清洗衣服。俊杰不甘被取笑,也不忿日长拍下他的丑事,发脾气独自离去。美凤追去安慰他,指初到乡间不适应生活是人之常情,但俊杰认为日长一心只想拍到他的丑态,感到很委屈。

初与村民 引发冲突

下午俊杰要到祠堂帮忙修理各种家具,他的态度消极不肯合作。午饭时,俊杰初与村民起冲突,用碗内的肉餵饲狗只,惹起村民根叔不满,指刘大叔把饭菜都留给俊杰而忍耐份量较少的伙食,俊杰却把肉分给流浪狗,不止浪费,亦辜负了刘大叔的一片好心。

俊杰进刘家村後已整天没有吃饭,晚上饥肠辘辘之际,发现摄制队原来备有杯面,於是偷偷进入忠信的房间偷走杯面,更叫壮仔取热水,与他一同分享。两人毫不察觉一举一动已被盗录下来,原来日长和忠信早就在房内安装了小型摄录机。美凤认为偷拍并不恰当,日长反驳真人秀需拍摄最真实一面。

俊杰发现 偷拍实况

进入刘家村第三天,俊杰在村中恶行广传,令原本答应借出鱼塘给日长的渔户反口拒绝拍摄。

俊杰陪同村中孩子们游玩,故意借与他们玩偷偷去睡,以防日长又拍下他的丑态,众人见无事可拍,都暂为休息。伟康不慎跌下手机在草地,被壮仔拾到交给俊杰。俊杰因禁止带手机,所以如获至宝,打算用手机解闷,却发现手机内有偷拍片段,发现日长等人在房中安装了镜头,马上赶回房间拆除,积存的不满全都投向日长。

心路GPS第3集剧情介绍

误伤大叔 俊杰惶恐

俊杰发现日长偷拍後,不止破坏用作偷拍的镜头,更不肯合作拍摄,躲藏於房间内不出门,令拍摄工作停止。美凤觉得可跟俊杰详谈,但忠信与日长都明白拍摄日期所馀无几,於是贴身追踪俊杰,连他洗澡的镜头也不放过。日长又提议改与俊杰住在同一间房内,称可以改拍宅男的生活纪录,令他无处可逃。俊杰不敌忠信和日长的激将法,终於肯离开房间。

刘大叔带俊杰上山采药,期间忠信扭伤脚踝,俊杰幸灾乐祸乐於不用再拍摄。刘老父以秘传山草药为忠信敷药,但忠信已无法支撑操作摄录机。忠信要伟康代为举机拍摄,伟康突然担当摄影师,恐力有不逮。

下午拍摄俊杰与牛只初接触的镜头,伟康连番失误,日长只好代为拍摄。伟康自知错失太多,重看拍摄的片段後更为沮丧,但忠信则以个人初次操控摄录机失败的经验鼓励伟康。

刘家温馨 感动组员

刘大叔夫妇的大儿子强在城中读书,即将放暑假返家,他们特别为儿子腌制梅菜庆祝儿子归来,尽现温情。伟康以手提小型摄录机拍下壮仔青青闲时交谈的片段,两人都喜爱在城中读书的大哥,而伟康亦能自然地拍下片段没有失误。

青青在晚上咳嗽不止,因体质不能吃西药,刘大婶用姜为她热敷。日长问俊杰对儿时家人照顾自己的回忆,俊杰突然不悦离去。第二天清晨,刘家两老便上山为青青取山草药止咳,忠信担心两位老人家年纪大上山有危险,但两人都说已习惯了。看见刘家一家温馨融洽,令日长和忠信等拍摄成员感动不已。

美凤返港 遭父反对

俊杰在自由时间与壮仔坐在桥边时,竟又与村民起冲突,根叔挑著担挑欲过桥,俊杰故意阻挠不让通过,扰攘之下,根叔担挑上盛载动物饲料的木桶掉到河中,俊杰见闯祸急忙逃去。

美凤抵不住炎热天气,出现轻微中暑症状,被日长命她留在房间休息,但美凤坚持继续工作,忠信亦劝美凤不用太拼博。忠信无意听到美凤与其父谈电话,才知道美凤与父亲在工作上意见不合。原来美凤一人从加拿大回港到电视台任职助导,父亲却引以为耻,竟要她立即辞职回加拿大,两人在电话争论了一会。忠信到此才明白美凤拼博工作的原因,就是为了要向父亲证明自己的能力,因此也鼓励她继续努力。

一时心软 借出手机

俊杰与伟康在休息时交谈,二人都喜欢同一款电子游戏,故此特别投缘。俊杰随即向伟康请求借出手机,以解无法打机之苦,因俊杰在拍摄过程的十四天内被规定不能带任何电子产品,要在没有电话、没有电脑上网的情况下生活。在俊杰苦苦哀求之下,伟康一时心软答应借出手机给他一晚。

俊杰急不及待回到房间开手机玩游戏,正好这时候忠信致电给伟康要他准备器材,听到铃声从俊杰房中传出,而伟康本人则在眼前经过,终於揭穿了这次事件。

不知悔改 再度闯祸

俊杰晚上又到厨房偷东西吃,结果误把刘大叔夫妇腌的梅菜瓶打破,刘大叔没有责怪他,反而担心他被碎片弄伤手,在第二天早上刘大叔更为俊杰准备了鸡蛋。日长得知事件後,忍不住指责俊杰打破了他们欲给儿子吃的梅菜,结果害刘氏夫妇要连夜再赶制,但俊杰听後却不置可否。

下午俊杰帮忙在猪栏旁建造小砖屋,因为做法不当,根当面指正,俊杰不忿,於是又再与根引发冲突。混乱之下,俊杰误以石头抛中刘大叔。俊杰伤人後大感惊慌,而众村民亦不约而同对俊杰怒气冲冲……

心路GPS第4集剧情介绍

惊讶日长 称赞自己

刘大叔伤口靠近右眼,顿时血如泉涌,俊杰见村民怒不可遏,惊慌失措下拔足逃走,日长和美凤马上从後追俊杰。日长追截俊杰,仍不忘以小型摄录机拍摄,因此引起俊杰指责。俊杰不喜欢日长只拍他的丑态,又追问他幼年的事,令俊杰想起自己自小已失母亲,在亲戚间寄养的不愉快经历。美凤见俊杰伤心痛哭,知道他并非有意伤到刘大叔,只是事出突然,不知所措而逃走,於是阻止日长继续拍摄。

俊杰跟住日长和美凤回到村中,得悉刘大叔伤不及眼,伤势并无大恙後都松了一口气。刘大叔不理自身伤势,反而担心俊杰人生路不熟会走失,刘家两名孩子都拥抱俊杰以示欢迎。此时,根叔闻得俊杰回村,率领其他村民来势汹汹而至。俊杰怕根叔来意不善,其实他只是担心俊杰独自离去会迷路,称不应为小事而离开大家,俊杰始觉乡间到处充满人情味。

俊杰变得积极参与乡村生活,更主动帮刘大叔收割菜田,一同到市场卖菜。见到刘大叔把卖菜所得金钱只分给家人而不为己用,感到父亲对子女的关爱。

刘大叔的长子强回到村中,强与俊杰年纪相若,俊杰乐於有共同话题的友人相伴。吃饭时强发现没有平日的腌梅菜感到失望,俊杰坦白承认自己打破了腌梅菜,令众人对他另眼相看。

日长承认 错怪俊杰

美凤在日长拍摄俊杰的哭相时,曾按著镜头阻止他拍摄,而她一直为此事耿耿於怀,怕自己惹日长生气。忠信安慰她,指以日长个性若要生气会即时爆发,可见日长认同她的意见,明白自己不应在俊杰伤心痛哭时,乘人之危拍下他的失礼镜头。

日长翻查几天内拍摄的纪录,发现美凤所言非虚,镜头内尽是俊杰的丑态,包括以偷拍得来的片段。终於感到自己做得太过分,以为一心拍下真实一面,实际上只拍出俊杰的恶行。日长向美凤承认自己与对俊杰存有偏见,认为城市孩子娇生惯养,肯定不能融入乡村生活。

事实上,自从误伤刘大叔後,俊杰待人接物的态度明显改善,对刘家及村民都露出真性情,却对避开镜头的行为变本加厉,不肯合作拍摄。日长自知问题在自己身上,开始关心俊杰的状况又主动向俊杰致歉,但两人积怨已深,俊杰毫不领情。

游戏提及 日长禁忌

刘家村在晚上突然停电,众人无事可做,於是围在一起玩「真心话」游戏,选择说真话或是接受惩罚。伟康先选择惩罚,抽中当众脱裤子。轮到俊杰玩真心话,抽中家庭话题,被问到「为父亲做过最好的事」,俊杰说为父亲买酱油後找回零钱给他。俊杰不忿只有自己说家庭话题,他指名日长要说「为父亲做过最坏的事」,众人气氛骤变得尴尬。日长回应自己没有父亲後,要求大家继续玩但自己先行离席。俊杰以为他信口开河,继续穷追猛打,忠信劝止说日长真的没有父亲,俊杰才知道自己闹大了。

翌日,日长收到旺电话,於是转交给俊杰听,俊杰在电话中反常地关心父亲,令旺稍感错愕。旺指日长在电话中赞赏俊杰听话合作,又热心帮助村民工作。发现日长向父亲为自己说好话,令俊杰始料不及,於是他藉此机会感谢日长,又为之前的失言向他道歉。

十四天的拍摄快将到尾声,众人到了刘家村最高之处眺望整条村,俊杰见大自然风景优美,觉得自己并没下错抉择。

心路GPS第5集剧情介绍

指责日长 冷待生母

在刘家村十四天的拍摄工作顺利完成,眼见离别在即,俊杰决定和刘家的孩子埋下时间囊,一年後回来一同打开。几名孩子又互相送纪念品,俊杰至把自己心爱的的限量版球鞋送给强。俊杰上车後仍对刘家村依依不舍,更在车子中因离别而痛哭不止。拍摄队伍四人都被他的转变感动。

俊杰回家後一改之前的顽劣,不约猪朋狗友去玩,把零用钱还给父亲,又主动到茶餐厅帮忙,令旺喜出望外。

日长回到陈家,在饭席间感受到家庭温暖,感触地向翠云分享在刘家村拍摄的经历,认为俊杰由顽皮的城市孩子有显著转变,有赖刘大叔一家的亲情感化。

忠信妻女 不顾双亲

受到在刘家村的影响,忠信和伟康二人都深深感到一家团圆十分重要,都急不及待回家与家人相聚吃饭。伟康记得外公志祥爱吃烧骨,特地托师傅去买,却被志祥误会这不是他的主意。

忠信发现父亲独自去医院覆诊而母亲亦病倒,但妻女二人都对两老不加照料,推说工作和学业忙碌。忠信原想一家人一同吃饭,但女儿为赶作业不回家吃饭,妻子也临时顶替同事工作,只能无奈接受。然而当忠信到街上买东西时,却发现妻女二人同在食店一人一锅吃火锅而不回家吃饭,忠信一时气上心头,在食店斥责妻女。妻女都不理解忠信的想法,继续留在食店。

美凤努力 得到赞赏

日长等人在电视台重看在刘家村的片段,美凤建议追加拍摄一段俊杰回港後的转变片段,得监制以力和日长同时赞扬这主意,不禁喜形於色。

日长与美凤再访俊杰家经营的茶餐厅,提出补拍真人秀的後段内容,没料到受旺热情招待。旺称儿子回港後有明显转变,感谢日长一改儿子顽劣个性。

美凤笑娴 意外结识

美凤随「杀人王」日长出差到农村拍摄的事在电视台已被广传,大家都惊讶美凤能抵受日长的严厉作风,贝琪更下重注码猜美凤能胜任助导工作。

贝琪与美凤分开後,遭色狼从後偷袭,美凤急忙赶去帮忙。笑娴正到附近送花给客户,见到有色狼出现,也帮忙截住色狼,成功让色狼被警察截查。美凤因此与笑娴相识,更到她的花店光顾。

翠云生日 邀请笑娴

翠云快将生日,决定与丈夫永就双双到外地旅游,翠云借到旅行社之便,顺便到笑娴的花店亲自邀请她出席生日的聚餐,希望能让笑娴与日长重修旧好。

笑娴出席生日饭局,在酒楼的电梯遇到日长,但日长继续对她冷漠,更出言叫她马上离去,指陈家一家人吃饭与她无关。翠云见状上前劝止,与日长二人单独倾谈,直指他对亲生母亲不礼貌,等同对她这位养母不礼貌。日长顾及翠云的养育之恩,惟有忍耐。

在一家人拍摄全家福时,永就突然手按胸口倒地,众人顿时方寸大乱。

心路GPS第6集剧情介绍

未能接受 丈夫身故

永就送院急救,经过一番抢救,医生宣布永就已回天乏术。永就亲生子女敏华、敏聪都禁不住在亡父前痛哭。笑娴留在翠云身边,见翠云一时间未能接受丈夫突然身故的事实,但亦不知如何安慰她。

日长奔丧 办理後事

翠云对奔丧之事六神无主,日长担心她独自在家会胡思乱想,自告奋勇留在陈家通宵达旦陪她,又向监制以力请假,连正在制作後期的真人秀节目也暂时放下,大出以力意料之外。日长为陈家办理各种丧礼事宜,又以义子身分为永就撰写讣文。

永就亲子敏聪念记著永就生前答应借钱给他置业支付首期,向翠云提出使用永就留下的退休金。

美凤得知 义子身分

美凤到花店探望笑娴,见她闷闷不乐,倾谈下才知道笑娴的恩人突然去世。笑娴指虽知道翠云经历丧偶之痛,却无法开口向她说出节哀顺变,说到伤心处一度感触落泪。

美凤与电视台一班同事看到报纸刊登的讣文,始知日长是别人的义子,终於明白日长一向视工作为优先,却突然请假的原因何在。忠信与日长相识多年,早知他寄养在义父母家,向其他同事解释事情以免众人乱说话。

欲尽孝道 弄巧反拙

日长向忠信坦言担心翠云,因为有调查指出丧偶是伤心指数最高的原因。忠信安慰日长时,听到日长提及永就死於突然,想到家中父母年事已高,更想一尽孝道多陪两老。

忠信在放假时一家人去妻子丽芬工作的茶楼饮茶欲一聚天伦之乐。但娇斥指茶楼食物难吃,令丽芬极为尴尬,丽芬亦急於带女儿回娘家与父母相聚。忠信原定的计划未能兑现,於是邀父母一同逛商场,怎料父母原来都已不便长时间走路,勉强一同逛商场後,反而要以药油帮助消除疲劳,被丽芬嘲讽他多此一举。

赡仰遗体 痛哭不止

美凤代表电视台一众同事出席永就的丧体,知道了日长是陈家养子後,首次亲眼见到日长对翠云十分关心。笑娴亦到场向永就送别,当笑娴向家属谢礼时,日长却无声无息地离席。笑娴见到翠云仍未能接受丈夫离世的事实,建议她去看永就的遗体。翠云在子女的陪同下到灵堂後瞻仰永就的遗体,终於认清事实,难挡伤痛失声哭号。

遗产冻结 按楼套现

永就的身後事办完後,翠云与子女到银行查询永就在银行的退休金能否提取使用。由於永就生前并没立遗嘱,银行将暂时冻结他的资产,换言之暂时不能使用户口内的遗产。因永就生前答应替敏聪支付首期置业,敏聪见父亲遗产不能动,便向翠云提议按揭现时的住宅以支付置新楼宇的首期。

日长提醒敏聪,永就离世後翠云只能依靠遗产和现存的物业生活,故此不应该将现时的住宅押下按揭。敏聪表面上认同,私下约女友一同再向翠云重提旧事,於是翠云同意按揭住宅套现给敏聪置业,更特意瞒著日长和敏华进行。

其後敏华和敏聪都甚少陪伴翠云,敏聪为了陪女友甚至欺骗翠云要与上司吃饭,翠云又不忍日长在辛苦工作的同时抽空陪自己,欺骗日长指子女皆有相伴。

按单集查看剧情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