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帝国4集剧情介绍

 
黄金帝国剧情介绍

  崔民在约见崔元在要他注册盛镇的豪华套房,元在却只顾着调戏旁边的服务员,并在言行上对民在稍有侮辱。

  金议员被拘留,雪熙也被调查,民在让手下的人动员主席们进行诉讼。

  雪熙刚走出警局,泰洙来接她。雪熙劝泰洙放弃重建,不要再插手此事,泰洙不同意,让她去调查重建涉及的宗教团体以及义工团体,确认一下付费人士。

  饭桌上,元在谈论着自己的计划,旁边的妻子忽然提起贞秀打断了。瑞允抬眼看着大哥大嫂,对大哥打来的眼色视而不见。

  吃完饭,崔东成带着女儿离开,想要她留在自己身边,不要再去教课。但是瑞允拒绝了,最后答应会帮助家里的事。但是最后崔东成的几句话让她感到事情不好,咨询过医生之后得知手术时没有切除的囊肿病变了,没有完治的可能性。瑞允想起之前妈妈的一个生日上父亲宣布集团事务有妈妈负责。

  英兰不愿父亲再次陷入危险之中,拒绝了泰洙的提议。泰洙当即让雪熙把他们现在住的房子转入他们父女名下,税金跟转移费用有他们负责,并极力劝说。朴再哲父女同意了。

  春浩去粘贴朴再哲的竞选海报时看到了赵毕斗的竞选海报与宣言,拿回去给雪熙和泰洙看,泰洙当即作出对策联系四年前的商家以及媒体。

  民在打电话给元在要求资金20亿,元在以开会为由拒绝,但是电话里传来的女人的笑声让民在青了脸,挂断了电话,只能全力支持赵弼斗的选举。

  崔东成到教堂找到瑞允,把近来发生的事情告诉瑞允,再次要求瑞允留在自己身边。瑞允言辞之间拒绝了,但是崔东成告诉他收回元在手中盛镇建设的股份,加上他自己的股份,决定放弃元在。等到明勋三十岁的时候,交给他。并要瑞允在他离开之后与他们的母亲商议。回忆起之前崔东进为了他受的苦,崔东成语气苦涩,瑞允眼含热泪。崔东成看着女儿从怀里拿出那支钢笔,告诉她不要成为好人成为让人畏惧的人。

  中午时,元在来到公司,发现妹妹来到公司并即将成为新的社长。瑞允告诉他盛镇建设社长一职由她兼任,而他成为集团的副会长,最后告诫他不要再见民在。

  民在等人接到税局的调查是盛镇开发偷税他们接到了举报。民在制止父亲的过激行为,却接到元在的电话,听到电话里瑞允的声音盛镇开发有本部接管,而崔东进有可能在监狱度过余生。

  崔元在的权力得到限制,看到了别在瑞允上衣口袋的那支钢笔瞪大了眼睛。与一旁的岳父大人协商无果,只能作罢。

  元在回到家对老婆大献殷勤,恩庭抖抖报纸不理他,起身就走。元在拉住她的手,恩庭大数其风流债,元在尴尬放手。这一幕被楼上的夫人看到了。

  挂断江浩然的电话,夫人拒绝了对盛镇开发的支持,告诉小儿子一切。

  民在告诉父亲目前的情况,要他不要太期待大韩银行的贷款。但是看到随行的郁真,民在的脸色变得难看。郁真以大韩银行的贷款相威胁,要民在和她结婚但是民在拒绝了。

  民在得知扩大实施税务调查,盛镇开发倒闭已是必然。民在不由得想起了郁真的话。

  雪熙告诉泰洙国税厅答应会推迟时间半个小时,并带来了民在。不想听民在的废话,泰洙起身收拾东西,同时也拒绝了民在的利诱。

  民在走在走廊上想起了自己一直照顾妻子允儿的场景,转身时看到郁真笑靥如花。

  雪熙趁着吃饭一直给朴再哲打电话,却被挂断了。而此时的朴再哲正坐在盛镇的人面前,饭桌上放着钱。

  泰洙亲自去见正在社区做宣传的朴再哲。就在两人聊天时朴再哲接到电话要以贿赂罪陷害泰洙。朴再哲告诉了泰洙自己需要选举资金,泰洙直接给金议员打了电话举报选举候补人员索取选举资金,并拿出了自己的录音。

  泰洙和瑞允之间的电话里,泰洙表现出来的是盛镇要来分一杯羹的不满,以及自己被亲近的人背叛的愤懑。

  瑞允坚定了自己要赢得决心。

  民在到医院看允儿,允儿说郁真没有在他们结婚时没有祝福,现在她也不会祝福他们的。民在最后留下的是“我爱过你,允儿”,说完这句话转身离开。

  雪熙再次劝泰洙放弃,泰洙也再次拒绝了。

  泰洙接到喜洙的电话后回家看到了哭得痛心的英兰。英兰把泰洙送来的结婚礼金扔在泰洙身上,让他想起了四年前的那一幕。

  江浩然去见即将举行婚礼的民在告诉他刚刚允儿在医院去世了,民在正在扣扣子的手僵住了。允儿最后的遗言是床上用品和画一起火葬。身后郁真换好婚纱,笑得灿烂。

  泰洙来到婚礼现场告诉民在他的条件他答应了,但是看到民在脸上的泪水,一愣。

分级剧情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