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帝国7集剧情介绍

 
黄金帝国剧情介绍

  瑞允不听崔东成的劝告,坚持要把盛镇的股份出售,要让民在和泰洙等人一败涂地。

  夫人则打电话给江浩然,要他准准备好股权出售所需的资金,甚至要让瑞允也进入监狱。得知如此,成在却不忍心。但是夫人想要用自己忍辱负重的生活劝服他,并让他今天晚上最后一次叫他们爸爸和姐姐。

  民在,元在和贞允夫妻也商量着明天的股份出售一事,宋女婿声称不忍心违抗岳父的意思,民在以百货商店加上汽车还有燃油都给他为诱让他帮忙,贞允夫妻面露喜色。

  泰洙等人坐在一起计算此次的收益会如何,泰洙极力说服雪熙和赵弼斗同意。

  成在端着餐盘让崔东成吃下饭,并告诉他干红参的位置,让他按时吃。崔东成叫住他问他是否害怕自己,成在坐在床边向他道歉,崔东成握住他的手,成在抬头看着妈妈。崔东成絮絮叨叨说着自己为小儿子的打算,并要他和瑞允好好相处,成在只是一遍遍叫着父亲,眼眶红红的。

  成在推开门,看到瑞允正在为明天的事情打电话。瑞允亲自为成在挑选好书籍,姐弟两个坐着聊天。成在叮嘱姐姐不要太过逞强,不要……甚瑞允有点儿疑惑地看着弟弟,以为他发生了什么事,而瑞允也告诉弟弟明天买盛镇股票的所有人都会血本无归。

  成在告诉母亲不要购买股票。

  民在走在盛镇的楼内想起的是勇在和允熙的脸,进入会议室,以常务身份介绍自己,并告诉众人自己拥有42%的股份。

  而泰铢也在焦急地等待着,想起的却是父亲叮嘱自己一定要赢。

  江浩然和夫人在通电话,而夫人像忽然想起了什么要他确认崔东成是否真的去了医院检查身体。

  瑞允和成在坐在沙发上看着面前的两对夫妻,元在好似已经取得成功一般以盛镇集团会长的身份邀请贞允夫妻吃饭。

  夫人得知崔东成没有去医院,要江浩然停止资金流入。

  一家人召开家庭会议,瑞允没有顺着夫人的话说,而是以小时候的事情作比,说表示盛镇集团现在她来负责,父亲离开后,她会给她们与身份相称的财富,并想要说服他们,但是贞允夫妻和元在却都不愿意,贞允只想要百货商店。但是夫人把她奖学基金的股份都给了瑞允,成在也愿意把自己手中的盛镇学院的建筑股份给瑞允。但是贞允却不再认同夫人母亲的身份。

  瑞允看着哥哥嚣张地嘴脸,以及姐姐的哭哭啼啼,拿起电话,很抱歉不能守护住母亲,并让父亲听到难听的话,让父亲按计划做,盛镇建设投水。所有人面色大变。

  民在告诉与会的众位社长崔东成身患重病,但就在投票即将开始的时候,所有人却得知崔东成到了,民在手中的水杯落在桌上。

  崔东成让众位社长坐下,开玩笑似的直接忽略了坐在对面的民在,追忆过往,引起在做众位的共鸣,他更是直接让众位社长把手中连锁公司的股份集中到盛镇水泥,今天之内完成。

  民在以崔东成身患重病为由煽动众位社长,社长们议论纷纷而崔东成对着民在直接叫了勇在的名字,现场一片震惊。民在似乎有点儿得意,哪料崔东成以自己记忆力不好为由直接推翻他的话,更是把一切布置下去,只给盛镇建设留下一个空名。所有的社长恭送崔东成离开,而他在出了会议室的一刹那脚步踉跄了一下。

  民在坐在了椅子上失魂落魄。

  脚步踉跄,崔东成回了家,直接带着瑞允走去书房。元在和贞允夫妻赶忙追上去恳求父亲原谅,崔东成却把他们都赶走了。而崔东成直接把盛镇交给了小女儿,并亲手扶她坐上了那把椅子。

  瑞允的手划过父亲留在书桌上的一切,叫姐姐姐夫进来。贞允夫妻急急忙忙和元在三人划清界限。瑞允要求姐姐每天陪父亲散步两个小时,坚持三年,三个高尔夫球场给她,而姐夫每周周末抽出一天和父亲打门球,并要姐姐向母亲道歉。瑞允又叫哥哥,牵起他的手向他道歉,并告诉他公司最后会交给明勋,并让哥哥回公司负责战略企划。

  瑞允约泰洙见面,告诉他她会让他全身而退,但泰洙不愿妥协。

  赵弼斗和雪熙看着背对着自己的两人,赵弼斗问雪熙泰洙是什么样的人,而雪熙的回答是和自己一样的人。

  瑞允在谈话开始的时候告诉泰洙会吹起很大的风,但最后,泰洙吹了一口气,告诉瑞允他想像崔东成那样活一次,会吹起更大的风。

  崔东进打电话为民在求情,甚至愿为儿子顶罪。而就在民在准备说服父亲的时候却接到了泰洙的电话。

  泰洙拍拍身边的座椅,民在坐下。泰洙直接告诉民在现在瑞允坐的那个位子,我让你坐上吧。民在苦笑。泰洙建议再次从大韩银行借款,购进盛镇建设的股份,甚至鼓动他以此得到盛镇集团。而最后,民在要把他得到的一切分一半给泰洙,这就是他的条件,民在同意了。

  三年后,1997年。

  喜洙对泰洙介绍的相亲对象十分不满意,在早餐桌上大发牢骚。雪熙打电话叫他去见韩城建筑的金社长。而威逼利诱之下,把对方价值几百亿元的技术偿还了37亿元的欠款。

分级剧情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