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帝国剧情介绍

7-12集
黄金帝国剧情介绍

黄金帝国7集剧情介绍

  瑞允不听崔东成的劝告,坚持要把盛镇的股份出售,要让民在和泰洙等人一败涂地。

  夫人则打电话给江浩然,要他准准备好股权出售所需的资金,甚至要让瑞允也进入监狱。得知如此,成在却不忍心。但是夫人想要用自己忍辱负重的生活劝服他,并让他今天晚上最后一次叫他们爸爸和姐姐。

  民在,元在和贞允夫妻也商量着明天的股份出售一事,宋女婿声称不忍心违抗岳父的意思,民在以百货商店加上汽车还有燃油都给他为诱让他帮忙,贞允夫妻面露喜色。

  泰洙等人坐在一起计算此次的收益会如何,泰洙极力说服雪熙和赵弼斗同意。

  成在端着餐盘让崔东成吃下饭,并告诉他干红参的位置,让他按时吃。崔东成叫住他问他是否害怕自己,成在坐在床边向他道歉,崔东成握住他的手,成在抬头看着妈妈。崔东成絮絮叨叨说着自己为小儿子的打算,并要他和瑞允好好相处,成在只是一遍遍叫着父亲,眼眶红红的。

  成在推开门,看到瑞允正在为明天的事情打电话。瑞允亲自为成在挑选好书籍,姐弟两个坐着聊天。成在叮嘱姐姐不要太过逞强,不要……甚瑞允有点儿疑惑地看着弟弟,以为他发生了什么事,而瑞允也告诉弟弟明天买盛镇股票的所有人都会血本无归。

  成在告诉母亲不要购买股票。

  民在走在盛镇的楼内想起的是勇在和允熙的脸,进入会议室,以常务身份介绍自己,并告诉众人自己拥有42%的股份。

  而泰铢也在焦急地等待着,想起的却是父亲叮嘱自己一定要赢。

  江浩然和夫人在通电话,而夫人像忽然想起了什么要他确认崔东成是否真的去了医院检查身体。

  瑞允和成在坐在沙发上看着面前的两对夫妻,元在好似已经取得成功一般以盛镇集团会长的身份邀请贞允夫妻吃饭。

  夫人得知崔东成没有去医院,要江浩然停止资金流入。

  一家人召开家庭会议,瑞允没有顺着夫人的话说,而是以小时候的事情作比,说表示盛镇集团现在她来负责,父亲离开后,她会给她们与身份相称的财富,并想要说服他们,但是贞允夫妻和元在却都不愿意,贞允只想要百货商店。但是夫人把她奖学基金的股份都给了瑞允,成在也愿意把自己手中的盛镇学院的建筑股份给瑞允。但是贞允却不再认同夫人母亲的身份。

  瑞允看着哥哥嚣张地嘴脸,以及姐姐的哭哭啼啼,拿起电话,很抱歉不能守护住母亲,并让父亲听到难听的话,让父亲按计划做,盛镇建设投水。所有人面色大变。

  民在告诉与会的众位社长崔东成身患重病,但就在投票即将开始的时候,所有人却得知崔东成到了,民在手中的水杯落在桌上。

  崔东成让众位社长坐下,开玩笑似的直接忽略了坐在对面的民在,追忆过往,引起在做众位的共鸣,他更是直接让众位社长把手中连锁公司的股份集中到盛镇水泥,今天之内完成。

  民在以崔东成身患重病为由煽动众位社长,社长们议论纷纷而崔东成对着民在直接叫了勇在的名字,现场一片震惊。民在似乎有点儿得意,哪料崔东成以自己记忆力不好为由直接推翻他的话,更是把一切布置下去,只给盛镇建设留下一个空名。所有的社长恭送崔东成离开,而他在出了会议室的一刹那脚步踉跄了一下。

  民在坐在了椅子上失魂落魄。

  脚步踉跄,崔东成回了家,直接带着瑞允走去书房。元在和贞允夫妻赶忙追上去恳求父亲原谅,崔东成却把他们都赶走了。而崔东成直接把盛镇交给了小女儿,并亲手扶她坐上了那把椅子。

  瑞允的手划过父亲留在书桌上的一切,叫姐姐姐夫进来。贞允夫妻急急忙忙和元在三人划清界限。瑞允要求姐姐每天陪父亲散步两个小时,坚持三年,三个高尔夫球场给她,而姐夫每周周末抽出一天和父亲打门球,并要姐姐向母亲道歉。瑞允又叫哥哥,牵起他的手向他道歉,并告诉他公司最后会交给明勋,并让哥哥回公司负责战略企划。

  瑞允约泰洙见面,告诉他她会让他全身而退,但泰洙不愿妥协。

  赵弼斗和雪熙看着背对着自己的两人,赵弼斗问雪熙泰洙是什么样的人,而雪熙的回答是和自己一样的人。

  瑞允在谈话开始的时候告诉泰洙会吹起很大的风,但最后,泰洙吹了一口气,告诉瑞允他想像崔东成那样活一次,会吹起更大的风。

  崔东进打电话为民在求情,甚至愿为儿子顶罪。而就在民在准备说服父亲的时候却接到了泰洙的电话。

  泰洙拍拍身边的座椅,民在坐下。泰洙直接告诉民在现在瑞允坐的那个位子,我让你坐上吧。民在苦笑。泰洙建议再次从大韩银行借款,购进盛镇建设的股份,甚至鼓动他以此得到盛镇集团。而最后,民在要把他得到的一切分一半给泰洙,这就是他的条件,民在同意了。

  三年后,1997年。

  喜洙对泰洙介绍的相亲对象十分不满意,在早餐桌上大发牢骚。雪熙打电话叫他去见韩城建筑的金社长。而威逼利诱之下,把对方价值几百亿元的技术偿还了37亿元的欠款。

黄金帝国8集剧情介绍

  瑞允约见议员,感谢其帮忙让韩城顺利提交破产处理,并送给对方一套朝鲜白瓷。

  民在得知泰洙已经顺利保证有关制铁工厂的技术问题,而盛镇制铁如果结束,盛镇建设的持有额会达到集团的一半,并认为瑞允认为盛镇建设没有现金的持有从而掉以轻心,而就在这时却得知瑞允来到集团,心不甘情不愿地下了楼。却在门口看到了对门办公室的元在,起先抬脚朝外走。

  大厅里,瑞允直接吩咐元在盛镇制铁项目停止,并要民在收购韩城制铁。

  民在告诉泰洙盛镇制铁工程取消,并向泰洙道歉,让他半年的忙碌成为一场空。泰洙劝民在与瑞允之间大干一场,效仿前辈收购韩城钢铁。民在不同意认为赢面太小,泰洙极力说服民在同意。

  泰洙让赵弼斗亲自去新加坡见韩城钢铁金社长,并要他收集和收购韩城钢铁相关的情报;让雪熙接触6个债券团的人,安排吃饭的场合。

  江浩然建议停止泰洙的行动,民在对此置之不理,认为泰洙只是他成为盛镇主人的踏板。

  得知崔东成的病况,夫人和成在都十分震惊,医生建议叫所有的子女回来。夫人对此十分不甘,却又有些害怕。夫人坐在崔东成的病床前,,却听到他说把一些人手中的股份给瑞允,并让她叫瑞允来。

  办公室里只留下瑞允兄妹二人,元在劝瑞允放弃韩城制铁,但瑞允以想让父亲开心为由拒绝了。就在这时瑞允接到夫人的电话告诉她崔东成住院了,只是感冒,并要她按崔东成的意思照顾公司。

  成在听到母亲这样和姐姐说十分震惊,但是夫人告诉成在她想要抢夺崔东成拥有的一切而现在他们要做的就是不让崔东成见任何人。

  雪熙和泰洙一起去见金炳修行长和白哲浩行长,告诉他们以二位的名义出资10亿元,并以大选在即为诱使得他们同意,让雪熙准备收购意向书。

  成在看着病床上的崔东成朝他伸出手,坐在病床边,却流下眼泪,只能一遍遍地说着对不起。崔东成握住他的手,说出的却是他的身世,成在十分震惊,并告诉他他的生父的坟墓已经修缮,并让他不要告诉夫人。成在告诉了父亲母亲正在做的事。

  夫人回到家,却听到儿子和女儿纷纷要求去看望父亲,但被她以各种理由拒绝了。瑞允握住夫人的手感谢她陪在父亲的身边。

  崔东成闭上眼睛,夫人坐在病床边。崔东成再次要求见瑞允和民浩,却听着她说瑞允来过两次,想起的却是昨晚上成在昨天晚上说的话。

  元在刚刚告诉瑞允韩城制铁的收购价6000亿就会完成就得知泰洙提交了收购意向书。

  民在不再与元在虚与委蛇,元在劝他收手,被民在拒绝。而兄弟二人相互讽刺,元在的手收紧了,听着民在故意刺激自己的话。

  江浩然再次建议泰洙停手,被民在拒绝。

  元在醉醺醺地来到医院,执意见父亲,并把夫人关在了门外。崔东成要元在帮忙见瑞允,元在却没有留意到他越来越急促的呼吸,转而说起自己的不甘,想要父亲夸自己一句,说自己一句辛苦了,就在崔东成要说的时候却想起的是三年前元在说的话,要他打电话给瑞允。元在站起身,出了门。

  夫人送走元在,进入加护病房告诉崔东成瑞允不会来的。

  雪熙,泰洙,民在,崔东进四人吃饭,席间,泰洙却说雪熙有可能会成为他的妻子,气氛一时冷场。崔东进想要三人放弃韩城钢铁,民在拒绝了。

  民在对着泰洙说着自己这些年父亲为了崔东成的所作所为,十分不甘。而两人最后达成了共识以父亲为傲,但是不会向父亲那样活着。而民在也决定把账户中的2000亿全部投进去。

  瑞允要朴专务把集团外汇全部投进去,以拿到韩城钢铁。

  泰洙得知韩城钢铁第二轮是一兆,丝毫不吃惊,吩咐雪熙下一步的行动。

  泰洙送民在出国,要他等自己的好消息。正好接到了从新加坡回来的赵弼斗。

  泰洙利用舆论施压,朴专务劝瑞允放弃韩城制铁。

  夫人要院长在集团发布之前管好医院,院长同意了。独自留下的夫人拿出一枚金戒,细细地擦拭着。

  瑞允回到家敲开弟弟的房门,对弟弟说起了小时候。成在僵硬地勾勾嘴角。而瑞允说着说着,眼里却泛起泪花,告诉弟弟她只想早点儿拿下韩城钢铁,让父亲高兴。成在的眼眶红了。

  追上出门的姐姐,告诉她医院来电话了,父亲很危险,瑞允踉跄了一下……

黄金帝国11集剧情介绍

  养母说接到延平农场的电话,找崔敏载聊家常,但问崔敏载有没有占据诚进集团半壁江山的想法。

  另一半,张泰柱承诺守护诚进十个子公司。

  家中,养母第二次确定问崔敏载是不是有之前的想法,那个十亿美金就不能给崔二小姐。

  办公室,张泰柱和崔二小姐说请这两天内结算清楚。

  家中,养母用回忆和崔敏载聊天,问他:我和你谁更不爽崔东成。

  崔敏载同意了崔家养母的想法。

  崔二小姐和朴常务说明天宣布好消息,而崔敏载和张泰柱说明天的事可以取消了。

  崔敏载和张泰柱说诚进集团在我们手里呢,张泰柱说我不能回答,崔敏载君,作为朋友,这事不能这么做吧,张泰柱想平分,以后也一样。崔敏载说这是直击诚进集团心脏的方法,张泰柱说作为朋友不能这么做吧,以后你有了钱做了会长,咱得共同进退啊,崔敏载说咱约定,张泰柱说我现在信你,你做了以后的事情,我就信不了你了。我给你选择的只有两条路。崔敏载摇头,说明天下午一点,咱约了吃中饭。

  养母在去世的前夫裴先生墓地,姜专务是养母的熟人,说不知道崔东成会长这么对待裴先生。养母已经在考虑之后的分配,她要借助崔敏载的手让崔二小姐下来,很多事都是要靠崔敏载。养母说二十七年,虽然松树都长得高又大,周围的环境也变了很多,但我心未变。

  张泰柱回去,心情不好,但让彪悍大叔去准备资料,明天下午一点半准备好。

  崔敏载让姜专员准备好张泰柱的30%股份的去向,他想放弃这匹汗血宝马了。

  第二天,张泰柱和崔敏载在预定地点共进午餐,虽然笑脸相对,但对话锋芒毕露。崔敏载说这次的路程让我主导吧,张泰柱说我先行你跟进比较好。然后,张泰柱接到电话,彪悍大叔在整理资料了。崔敏载也让检查的朋友在背后找机会除掉张泰柱的公司。

  张泰柱的公司接到了首尔的检查的名状。此时,张泰柱和崔敏载在崔二小姐办公室里,两人和崔二小姐面对面,崔二小姐拜托崔敏载管理好诚进的十个公司,张泰柱根本不在崔二小姐眼里,他说话被崔二小姐打断,并且崔二小姐只是直视崔敏载对张泰柱说:我没对你说话。崔二小姐说崔敏载说你和十几年前没变化么。最后,崔二小姐签了让出子公司的文书。张泰柱要签字的时候,接到彪悍大叔电话,他明白自己签不了字了。崔敏载看着崔二小姐说诚进集团没有十亿美金,能撑多久?张泰柱和崔二小姐说如果有缘,下次再见。崔敏载告诉崔二小姐:张代表自身有问题了,你自己独立支撑吧。崔二小姐气死。

  张泰柱在办公室门外崔敏载说十亿美金的主导权给我吧,我会给你过去三年的代价,张泰柱说有十亿美金了,你不能听我的么?崔敏载说伊甸园的过去七年的资料我可都给出去了,张泰柱说你有准备我也有准备。两个人互相先感谢对方为自己妻子和父亲的付出。崔敏载希望张泰柱在为难时期去找他,张泰柱说不会,我不会像我爹那样。

  崔二小姐办公室,如果没有那些资金,集团会解体。崔二小姐说自己的三千亿都拿出来,集团十万人裁员三万人,作为名誉退职处理。十亿美金一定会到集团里,只要一个星期。

  尹雪姬在检查办公室里被大声质问。金议员和张泰柱在外面的车里说主张让尹雪熙全部担当,问询的人没什么耐心。张泰柱说要见担当检查,金议员说担当的是孙冬日检查,能见。张泰柱说我能做到我们约定的——我有问题,不会连累金议员你。

  张泰柱随后打电话给崔二小姐,和她见面。

  这次的主持检查是崔二小姐姐夫,崔二小姐需要十亿美金来换这次的机会,张泰柱的情况,崔二小姐很清楚,如果要救人,她希望把十亿美元留给张自己,崔敏载不是能对半分的人。张泰柱说诚进水泥的主人还有个人存在,在你身边,是你最亲近的人。那个人也是和崔敏载有联系的人。张泰柱说咱们看谁能坚持得更长。崔二小姐问张泰柱说诚进水泥股份的神秘持有人是谁,张泰柱没说。

  晚上,崔二小姐为张泰柱解决问题,让姐夫放了尹雪熙。而孙冬日已经被崔敏载找过,崔敏载让孙冬日整一整张泰柱。孙冬日和崔二小姐说这是我十五年来最后一个工作,我要用做检查的初心全力出击。而检查总长的部分,姜台城长官部分,只要是崔二小姐准备出手的部分,也被崔敏载摆平了。孙冬日坚持说我最后一个工作,我一定会起酥,你告诉张泰柱,咱下次见。

  朴常务去明洞,查了下回来说诚进水泥25%股份的神秘继承人还在找,张泰柱说得感觉是真实的事。崔二小姐说找到那个人,那个人动,崔敏载也会跟着动。姜专员给崔家养母电话,养母说崔二小姐一小时前还说不希望我儿离开,让姜专员把二小姐的资料给崔敏载,看来家族会议要提前了。

  第二天饭桌上,孙冬日赶去干活,崔大小姐听说了裁员三万的消息。崔元载夫人说不拿下韩星制铁就没这危机,老公,你小心别吃错东西。崔成载说百货公司说父亲给的。崔元载说公司最近艰难啊,人家都看出问题了,啥叫没问题啊,果然男人的本能感觉不一样,崔成载想说大哥不好,养母说崔元载也是有能力的,他至少帮了很多,作为长男,崔元载去看过父亲,知道了爸爸的心思,那等同于崔东成的遗言。崔二小姐想起张泰柱的提醒,以为那个神秘人是大哥,问他听到父亲说了什么。崔元载说我代替你听到了父亲的话,是为什么呢

  办公室里,朴常务和崔二小姐在猜谁是那个神秘人。

  崔敏载办公室里,崔元载说快被架空了,崔敏载说十亿美元是张泰柱留给我了,以后我就信哥了,张泰柱离开了。崔敏载知道了崔二小姐的内情资料,说公开了崔二小姐做过什么不好的事,我想全国的人也需要知道崔二小姐曾经做过什么,哥你要去打仗,你身后有我。

  张泰柱办公室,张泰柱担心尹雪熙,只要有一点问题,公司就遇到空前的困难。

  张泰柱说我在考虑是不是要放弃我现在拥有的所有东西。然后他确定了,给朴常务打电话,同意放弃和崔敏载纠缠的部分。崔敏载大喜。

  崔家养母接到崔敏载电话,确定了崔敏载胜券在握。

  崔家养母给崔东进打电话,说今天晚上要回首尔了,家族会议呢。

  当天晚上,彪悍大叔去找崔敏载,张泰柱去了发源,去看了尹雪熙,问尹吃饭了没,尹笑答:泰柱,张泰柱说前辈,我会保护你,不是让你保护我。然后他要过孙冬日手里的给崔敏载的电话,说我张泰柱和崔敏载社长有过好多交集,伊甸园现钱等等,崔敏载说我们账簿整理了,我们诚进建设和伊甸园没关系了。张泰柱说我们共同的资料我这里还有,我吃五年劳饭没问题,但有三名其他检查等着你呢,你等着资料传给你,再检查的话,崔敏载,你等我五年,我五年后出来之后才能给你签字画押,让你得到那十亿美金,就是你得扛着五年的利息了。我都放下了,伊甸园 钱 我的人生,你现在能不能扛那些钱,我给你十分钟时间决定。

  彪悍大叔在崔敏载办公室里等到了好消息,资料会撤回,赔偿给两倍。然后彪悍大叔说崔敏载社长果然肯友情赞助嘛,对不起了,然后彪悍大叔拿出了让崔敏载放弃共同拥有十亿美金的文书,姜专务说这个太过分了,崔敏载说张泰柱说到做到,他想起自己从前的遭遇,不想回过去。还剩五分钟时,崔敏载考虑了一下,拿起手机,拨通电话,是张泰柱的,张泰柱说咱简单处理问题,崔敏载想起自己说如果自己做马夫的时候让张泰柱离开,他说张泰柱,你回头吧,我会更强大,张泰柱额头冒汗的说我要十亿是为了过去三年而应该给我的报酬。

  崔敏载在最后关头选择放过期,在文书上盖章,彪悍大叔笑着起身说,我们下次再见。

  检查的部分,张泰柱在询问室里起身,示意尹雪熙也可以走了,和她说:我们可以去汉江边最好的地方吃饭,或者按照你的意思来。

  孙冬日明白,崔敏载输了。

  朴常务给崔家养母电话,养母在开家族会议。

  崔家客厅,人都在,养母说现在困难时期,这个时间段要携手管理了,人都看着呢,为了公司和为了你们爹,养母直接提到了诚进水泥的股份,崔二小姐明白,身边那个给自己带来危险的人不是自己的大哥,而是自己的养母。

黄金帝国12集剧情介绍

  崔家养母在家族会议上问崔东进怎么看,崔东进说我和我老哥打架多年,孩子们和孩子们打架多年,大家都能休养生息是个比较好的事。

  崔二小姐看到养母提及诚进水泥,想起张泰柱的提醒。崔元载夫人朴恩静也同意这个部分,大家放手然后再重新开始。崔二小姐还想坚持,崔东进说你听你妈的话,崔家大姐也赞成,说名云昨天也被米国的同学耻笑了。崔成载还是帮着崔二小姐的,说大哥你人生就是问题多多。崔元载说我这里没问题啊,企划部有很多人,我和东进叔叔能去钓鱼了啊。崔二小姐说我找人经营,诚进水泥开始也这样。崔二小姐分析了个人拥有的股份,养母暂时觉得还行。崔二小姐说延平农场的部分地方不大,这次怎么做?崔二小姐说我和哥哥没什么丢脸的,谢谢老妈你担心。养母说是我多担心了。

  张泰柱带着尹雪熙去吃饭,尹雪熙说现在都牵手了,心给了你一次,手给你牵了一次,很棒。但张泰柱说我没想和前辈结婚,我买好了五层的房子,里面有前辈的份,公司的事业要我自己来。张泰柱说我的目的是让崔敏载没有翻身的余地。

  崔敏载和崔家养母通话,养母说我想看张泰柱的资料,要了解他。崔敏载知道张泰柱是要致他于死地。孙冬日在崔敏载那里,说资料对崔敏载也没好处。崔敏载说张泰柱会有身无分文的时候。

  饭店里,张泰柱和尹雪熙说往事,父亲看到他打架都是拉着小张泰柱走的,父亲钱包里没钱,但他也不带张泰柱去舅舅家了。张泰柱说和爱的女人不能结婚,所以你要离开我。尹雪熙说人总要完成一次的梦想,我的他就是你。张泰柱说我会后悔,我不想让你受伤,这段时间谢谢你,我在前辈身上学到很多,前辈不要再跟随我了。

  家里,崔二小姐听朴常务说起父亲入院那三天的内情,朴常务说这事是养母为了阻断会长和外部的联系才做的,崔二小姐说之前的手术时段,养母是衣不解带的服侍的。朴常务说崔敏载怎么知道会长的消息的,都是值得去怀疑的事。崔二小姐说养母不是这样的人。朴常务说工程断了能接上,人如果不变也是有可能的,崔二小姐说养母信任我,我对不起她,我现在因为张泰柱一句话不信养母,朴常务提起金芒列社长,说自己去找股份的线索。

  随后,崔二小姐去和哥哥聊天,企划室要撤出公司,并提起昨天见到了金芒列室长。哥哥,老爸最后的遗言我想知道。崔元载夫人说我老公那天喝醉了,父亲就想找到你,但之后的事情是养母说没必要找你,她说自己会找小姑子你说的,养母这么和人家说的。

  崔二小姐去找崔成载,听他说看到了一本很罗嗦的书,他约崔二小姐明天一起早饭一起去公司,爸爸曾经拜托我陪你渡过这段艰难岁月。崔二小姐说我想父亲,你说咱父亲只是小感冒,没事,三天就能回来的。崔成载说是 院长这么说的,崔二小姐其实之前问过院长了,所以瞬间知道了崔成载帮韩证怡女士说了谎,她推辞了和崔成载的明天的中午约会。至此为止,崔二小姐明白养母和崔成载是养了二十七年的白眼狼。

  崔二小姐出了弟弟的房门,看到养母找她,想起养母往日做戏的样子,然后接到电话,朴常务说找了金社长,没找到多大线索。崔二小姐看着养母,对着电话说了公事部署,朴常务说你和养母在一起啊。崔二小姐接完电话和养母说事情结束了我们去三天两夜的旅行,我知道养母你的心,不管去温泉和大海都会好好去整理。养母说诚进水泥等事,你放着就好了,你爹经常说失去它不是很舒服,你爹到哪里都记得诚进水泥这事,吃个面都记得。养母说旅行以后去,我要去诚进水泥的工厂去看一下,崔二小姐哭了。养母说你爹把诚进水泥当成故乡,我的意思你能理解,谢谢你。崔二小姐想起父亲让自己照顾养母,哭着说想爸爸,然后她看着养母的那点戏份,虽然哭着,但她明显想避开养母那只想要为她擦眼泪的手。

  第二天,崔二小姐和朴常务说事情按照正常进程进行就好,韩女士的事情也要继续盯着,比起被欺骗的二十七年的岁月,我不能原谅爸爸在医院的三天,他会有多害怕。韩证怡女士的部分,我要让她悲惨到最后一刻。关于崔成载,他是韩证怡的儿子,他们没区别,我不能原谅那三天的事。

  韩证怡女士还在家,状态很轻松,用电话和崔敏载对话,她想见张泰柱,如果她把崔敏载放手了,也不是没这可能。她要约见张泰柱,电话后她坐在家里的会长的位置,感觉自己日后如何权倾朝野的感觉。

  崔敏载和姜专员说韩证怡女士希望见张泰柱。

  崔二小姐约张泰柱吃晚饭,张泰柱接受。赵理事说崔敏载知道张代表的心思。然后张泰柱看到尹雪熙的位置后黯然。木想到的是,尹雪熙回来了,说五层房子我不满意,得二十层,我和张泰柱一起七年,泰柱,你帮我买。尹雪熙说反正我不离开,你准备怎么用十亿。张泰柱说我准备个新的度盘,前辈你们不会再受伤。

  随后,张泰柱去见崔二小姐,崔二小姐说张泰柱先生也不是善良的人,张泰柱说善良的人怎么可以做事,崔二小姐说张泰柱先生有的十亿随着时间会贬值,最好点早出手。崔元载忽然出现在饭局里,崔二小姐看着崔敏载和韩证怡女士纷纷出现。

  崔家,朴常务告诉朴恩静,说崔成载不是崔东进的亲生儿子。崔元载夫人说那这二十七年……,恩静听父亲说这次必须帮着崔二小姐了。

  饭桌上,张泰柱说这么多人觊觎我的钱,那咱一次解决这个问题好了,崔二小姐答应给我十个子公司,崔敏载说我想你单独见张泰柱你,韩证怡女士说谢谢张先生,让崔二小姐看到我的样子。我对不起你,怎么办,书润。崔二小姐说对不起,韩证怡女士,现在崔成载要换个姓了,成载的房间哥哥用,爸爸的卧室我要用,裴勇焕的事,我知道了,27年后让韩证怡女士净身出户,不好意思。崔二小姐说大哥从此没这个弟弟了。崔元载暴怒和韩证怡女士说我爹多信你啊。崔敏载让崔元载冷静坐下。崔二小姐祝贺张泰柱,你的十亿升值了啊,你想要的是什么?张泰柱说我没股份成不了主人,崔二小姐,你给我你有的诚进水泥的一半股份,那我的十亿就出手了。崔元载说在医院的时候我父亲说过要找妹妹,就是想要说这事吧。韩证怡女士说我为这个家做了多年主妇,没点股份说不过去吧。然后韩证怡女士拿出自己前夫的戒指,说泰山一样的人也不知道未来,诚进集团不好说呢。然后张泰柱看着崔二小姐说对不起,他接受韩证怡女士的提议(没听清楚,可能是韩证怡女士把自己的25%股份要给张泰柱)。韩证怡女士说我看到了我告诉崔东成的话,我说过要让他看到地狱。然后崔二小姐说这还不是地狱。

  第二天,张泰柱办公室,赵理事说自己当时就被张泰柱吓死了,车速两百码。尹雪熙说当年就觉得张泰柱有韧性。张泰柱说这次之后,没钱人的继续穷死,有钱的会很有钱,我们现在是赶上最后一部时代列车了。

  张泰柱让赵理事去找一百个人。

  人都散去之后,张泰柱说雪熙前辈,你到我的怀抱里来。他张开双手等待雪熙的脚步,他对她说:到我身后,不要受伤,小心的跟着我的脚步走吧。然后他温柔的抚摸雪熙的头发说这场争斗总会结束的。雪熙温柔的靠在张泰柱身上,安静的听他说话。

  诚进集团办公室外走廊上,崔敏载和崔元载狭路相逢,崔元载说我和你不同,崔敏载说哥哥,咱们合作就是时间问题,我知道,我们总会在一起做事的。崔大小姐被养母的事情吓到了,崔二小姐说那个25%是我们的,上溯没问题,崔大小姐说让人家知道韩证怡的为人,崔二小姐说那样做父亲会被人指指点点,有损父亲名誉的事情不能做,所以要安静的处理掉这个问题。朴常务说我这次一定会在副会长身边,崔元载 崔大小姐 崔二小姐 你们今天就放弃自己的恩怨,合作一下吧。然后他向崔二小姐鞠躬说:我造次了,副会长。崔二小姐说今天的家族会议就说上溯这事。

  晚上,崔家。韩证怡女士和儿子说了情况,成载说我当时就让你说的,姐姐在书房吧。韩证怡女士说你姐姐叫你裴成载,今天的家族会议之后,你还是不是家人都未必可知。

  崔二小姐在家里的办公室和朴常务说这次事情结束,我和姐姐 哥哥,我们之间的问题我觉得能好好的解决。然后,她和朴常务推门出去,看到韩证怡女士一个人在外面。

  崔元载房内,崔元载和朴恩静说我们去家族会议吧,朴恩静说韩证怡女士都不是崔家人了,这次是你的机会啊,元载君。

  客厅里,韩证怡女士说名云父母都不来了。

  崔大小姐在说服老公去参加会议,崔敏载说:筝云啊我们得考虑自己,你元载哥哥也在自己房间里。

  客厅,韩证怡女士说没人来了,咱喝鲍鱼粥吧,我坚持了27年,书润你能坚持那么久么?崔二小姐想坚持,并且和韩证怡女士说鲍鱼粥神马的,你还是给别人喝吧。

  朴常务随后和崔二小姐回办公室,说再和她们说说。崔二小姐说我会成为主人,张泰柱有的十亿,会归我。朴常务,这次的事我真的想避开,但没有别的方法了。

  崔敏载在办公室,和张泰柱电话说事情都整理好了给你,你也记得你有的东西我早晚会得到。

  张泰柱当时和崔二小姐在外面见面呢,张泰柱说我们以后没事需要再见面了吧,崔二小姐说你说你想成为我爹的样子的,崔敏载是个很难缠的对手,我想着能有你们中的一个,能赢你们一个就好了,有个让你信我的方法,我和张泰柱君结婚就好了,你选择吧。

按单集查看剧情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