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客行剧情介绍

7-12集
侠客行剧情介绍

侠客行第7集剧情介绍

  

  丁珰看着房间里众多姑娘,心里不舒服,说是来喝酒的,将那些姑娘赶了出去。丁珰和石中玉打眼色,两人打算合力把展堂主灌醉。可惜他们没有想到展堂主的酒力很好,反倒是石中玉和丁珰醉了,于是展堂主趁机让老鸨准备最好看的姑娘陪石中玉共度春宵。然而丁珰和石中玉的酒量太差,喝醉就睡着了,展堂主计划失败,只能将两人送回了长乐帮。

  被侍书吵醒的丁珰看着睡着的石中玉发了一会呆,正打算离开回家,就被醒过来的石中玉抓住,让她留下来陪自己。于是石中玉抱着丁珰睡了一晚上。

  第二天,丁珰有打算带着石中玉去和话就,却被贝海石拦下,原是帮里来了一人要求灭了铁锤帮满门,需要石中玉定夺,石中玉不知其利害关系,答应下来。铁锤帮是名门正派,接了这单生意对长乐帮并无益处。贝海石笑着说,拍什么,推到侠客岛身上即可。

  谢烟客第二天早上发现狗杂种因为无法掌控体内的真气,浑身难受的紧,谢烟客诱骗他,又传授了一门与之相克的功法。白日里的时候,狗杂种还觉得浑身舒畅,可是到了晚上,两股功力相克,狗杂种疼的满地打滚。阴阳两道真气在他体内互相冲突,狗杂种像落到火坑冰山里一样,备受煎熬,谢烟客就等着狗杂种张嘴求他一句,便替他结了真气之苦,狗杂种却到这时候也不求他,谢烟客气得大骂狗杂种活该咽气。

  睡了一觉的狗杂种觉得身体好多了,谢烟客暗道他命大。

  丁珰两人再次带着展堂主来喝花酒,用钱收买花楼的姑娘让她们将展堂主灌醉。可惜乔五娘闯了进来,将丁珰骂了一顿,丁珰和她吵了起来,刚打算将乔五娘诱惑石中玉的事情都出来。可石中玉怕展堂主因为这事伤到自己,于是拉着丁珰就回了长乐帮。后来,展堂主才得知乔五娘是贝海石派来了,贝海石知道石中玉不肯回帮,才出此下策。

  石中玉避开众人站在楼顶,对着天空指控。这几天石中玉都过得很压抑,被逼着从悬崖跳落,好不容易有这么多人对自己好,只是为了让自己去当替死鬼。他不知道自己接下来该怎么办,他想父母了,可是他连自己的父母在哪都不知道。

  石清闵柔在前往武当派拜见掌门师兄天虚道长的途中,意外发现铁锤帮被灭门,误以为是赏善罚恶二使所为。天虚道长和石清闵柔夫妇很好,当初他们把石中玉送到雪山派就很不满意,还不如把人送到武当来。现如今,石中玉闯下弥天大祸,下落不明。石清闵柔决定联络各派对付侠客岛,并与天虚道长约定,一旦自己有什么意外,就将石中玉托付给武当。

  石中玉将长乐帮的人都召集在了大厅,贝海石不知道石中玉此等行为有何寓意,只能站在一边旁观。石中玉开始了个人表演秀,他说自己昨晚梦见自己娘亲了,娘亲让自己不要自顾享乐,要普度众生,于是石中玉以帮主之命命令长乐帮所有人都弃恶从善,若不答应,便是不把自己这个帮主放在心上。各分舵主纷纷嚷着要换帮主,贝海石看情况不对,立即杀鸡儆猴镇压了各位反对之声。石中玉没有想到,贝海石竟然可以让自己胡闹到这个地步,在此出言罚了陈堂主和米堂主五十狼牙棒,只为了逼他让自己离开长乐帮。贝海石为了安抚石帮主,只能容着他胡闹。计谋没有成功的石中玉很是生气,回到房间,丁珰出言安慰他,丁珰说自己不管他是不是帮主,她可不想当寡妇。石中玉情动的抱住了丁珰。

侠客行第8集剧情介绍

  

  石中玉命令长乐帮在江湖上大施恩惠,陈堂主将所有的欠条都还给了乡亲们,而且还免费送了好多米,另一边,米堂主也宣布以后不用百姓们干活了,而且阿,还有工钱拿。只因为长乐帮过往一向胡作非为,这一下子变好,倒吓得老百姓们心脏受不了,以为他们暗中搞什么鬼名堂。却不知,那各位堂主的心都在滴血,他们将这一切都怪罪在了石中玉身上。

  史小翠又带着阿绣来到武当山来找愚茶,却不料,愚茶也被侠客岛的人带走了。史小翠没有想到自己隐居的这些年竟然出了这么厉害的高手,一招之内就将愚茶给压制了,愚茶离开前,也嘱咐过天虚道长要将太极刀法教授给史小翠。侠客岛今年也来人了,天虚道长在劫难逃,也只有此,他才能知道侠客岛的真正面目。

  一日,长乐帮在街上发粥的场景被黑白双剑撞到,闵柔看着长乐帮的语气和行为,觉得颇有自家儿子的风格。经过询问,闵柔怀疑,这帮众口口声声所说的石帮主,会不会就是他们的儿子石中玉,于是二人决定前往长乐帮查看。

  石中玉佯装头疼,让侍书不要告诉贝海石,去请乔五娘来帮自己按摩。今日恰逢乔五娘生辰,展堂主为乔五娘准备了一桌好吃的,可是没等到乔五娘却等到了丁珰。这本是丁珰和石中玉商量好的,石中玉召见乔五娘,而丁珰将石中玉对乔五娘有意思的消息透露给了展堂主。果然,展堂主拍案而起,得知乔五娘到了总舵,直奔石中玉的房间。就在石中玉快要坚守不住的时候,展堂主终于赶到捉奸。石中玉赶忙跑出了房间,躲在了贝海石的身后,门外突然闯进一帮自称长剑帮的人说长乐帮只收钱不办事,趁着两方打起来,石中玉跑了出去。为了抓住石中玉,长乐帮满城戒备,石中玉像个过街老鼠一样四处躲藏。

  另一边,闵柔和石清走在路上,却遇见长乐帮的弟子到处搜寻,怀疑长乐帮出了事情,便立即赶到了长乐帮,却只看到人马出入,怀疑石中玉出了事,便追着长乐帮的人跑了过去。

  石中玉躲进了棺材里,不料被寿衣店老板出卖,长乐帮的人抬着棺材就打算回长乐帮。石中玉在回帮的路上,掀了棺材跑了,躲开了长乐帮的耳目。石中玉在屋顶躲藏的时候,意外的看到了自己的父母,刚想相认就发现了跟在自己父母身后有雪山派的人,误以为自家的夫妇在怪罪自己,就转身离开。

  石清见了白万剑,白万剑再次强调让他不要包庇石中玉,找到以后一定要交给雪山派。怕石清反悔,两人击掌为盟。

  无路可去的石中玉偷偷回到了长乐帮,想到自己曾经发现的密室,于是开心的想着以后就偷偷的藏在这里,想出去就出去,想回来就回来,掌握全局。

  十二分舵主闻得石中玉不见了,连夜赶来,贝海石没有想到他们会这么迅速,只能见招拆招。分舵主们纷纷要求换帮主,贝海石要求十天时间,十天以后还没找到石中玉,再给大家一个交代。

  史小翠带着阿绣躲开雪山派的耳目,在湖边的船上遇上了丁不四,史小翠很是惊喜。丁不四大骂白自在是老混蛋,把史小翠养的如此憔悴。丁不四一见到史小翠就化身话痨,吵得史小翠不愿意和他说话,带着阿绣回船内休息。

侠客行第9集剧情介绍

  

  丁珰和石中玉约定在茶楼会面,可是两天过去了,石中玉都没有现身,丁珰只能先行离开回家找爷爷丁不三,丁不三让她安分的呆在家,自己才愿意帮她去找。

  贝海石的十天之约已经过去了三天,却依旧没有线索,贝海石却不着急,他告诉手下,待石中玉放松警惕,再找他就容易了。却不知道,石中玉与他们仅有一墙之隔。此时前厅传来分舵主闹散伙的事情,贝海石之得抽身去前厅安抚各位分舵主。

  这夜,赏罚使者张三李四再次现身,灭了聂家庄。贝海石忧心忡忡,找不到石帮主,贝海石就必须顶上帮主之位,这就是让他送死啊,贝海石当然不乐意。

  摩天崖上,谢烟客想起自己年轻时对玄铁令立下的誓言,持玄铁令者无论有何种要求都必应之,可这狗杂种却丝毫不肯求饶。这天,谢烟客带着狗杂种下山买米,却被长乐帮的人瞧见了狗杂种的容貌,误将其认作石中玉,立马通知了贝海石。听到摩天崖,贝海石想起了往事,他当年是谢烟客的徒弟,因为向往荣华富贵,逃出师门,如今,为了石中玉还要回去吗?

  史小翠带着阿绣偷跑出来吃面,这两天她一直被丁不四烦着,好不容易清静一会,却不料,丁不四阴魂不散的跟了上来。史小翠烦不胜烦,称只要他能打败自己,自己就和他回碧螺岛,丁不四侥幸获胜,史小翠气急,将丁不四踹上了下去,带着阿绣离开了。

  晚间饭点的时候,谢烟客发现狗杂种因为功法的原因疼痛难忍,倒在地上,不省人事。谢烟客只能出手暂时压制狗杂种体内的真气。狗杂种醒来,在一座墓碑前面见到了谢烟客。谢烟客坦言狗杂种体内有两股真气相斗,狗杂种不懂武功,很快就要死了,狗杂种却称,有功夫高深的谢烟客在,自己死不了。

  贝海石上山的时候就看到了谢烟客妻子的墓碑,当初他叛出师门的时候,谢烟客气急,想一掌打死他,但是谢烟客妻子为他挡了一下才死的。贝海石见到谢烟客和狗杂种的时候,狗杂种再次走火入魔,可是他却仍然死也不肯开口求谢烟客一句,谢烟客无奈,只好运转功力救助狗杂种,运完功后,谢烟客也累得虚脱,与狗杂种倒在了一起。贝海石这时候现身要人,谢烟客无力抵御,只好眼睁睁看着狗杂种被当做石中玉带走。

  极度精明的贝海石已经发现狗杂种并不是石中玉,只是帮内其他人并不知道,贝海石不动声色的施展手段,把狗杂种打理得和石中玉一样,连石中玉身上的胎记、伤痕都一一复制了下来,打算把他当做新的替死鬼。

  丁不三告诉丁珰,长乐帮已经找到石中玉了,丁珰开心的跑出去找石中玉了,却发现石中玉受伤昏迷在床。于是丁珰又跑回来找丁不三,希望丁不三可以救石中玉,可惜丁不三早就不喜欢绣花枕头石中玉,听到这个消息很是开心,丁珰见他不管,抢了他的药酒就跑。

  趁着众人都不在,石中玉悄悄的跑了出来看床上的“石中玉”,发现对方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很是惊奇,正打算细观的时候,丁珰跑了回来,石中玉只得再次躲了起来。却不想,他从暗处看见丁珰以口渡药酒给床上的石中玉吃,顿时急了,打算现身,贝海石这个时候走了进来,打乱了石中玉的计划。

  已经有所意识狗杂种睁开眼就看到了丁珰,还来不及说话,便被贝海石赶走了。摩天崖上,谢烟客为救狗杂种又和贝海石过了招,招导致元气受损,一时半会恢复不了。

侠客行第10集剧情介绍

  

  贝海石告诉狗杂种如果他当长乐帮的帮助,他就可以找到自己的娘亲,狗杂种为了找到自己的娘亲就答应以后当“石帮主”,贝海石满意的点头离开。石中玉在暗室里听着这一切,暗暗握拳。

  狗杂种让侍书把自己的小泥人拿过来,又开始勤奋练功。展堂主得知了石中玉回帮的消息,心头一口恶气咽不下,趁夜色去偷袭,只是他不知道,此石中玉已非彼石中玉了,他一掌拍下,却被狗杂种练就的深厚内功弹开老远。

  贝海石将人带着展堂主来到狗杂种面前,却意外发现狗杂种练得内心深厚。众人将展堂主拿下,要以犯上作乱之名将他处死,狗杂种宅心仁厚,不仅命人免了展堂主的罪,还亲手为他接上断臂,众人都蒙了。暗室里的石中玉暗恨,这狗杂种竟然不一剑了结展堂主,大骂笨蛋。

  狗杂种无意间捏碎了泥人,发现泥人里面有一套功法,于是开始对着练习,其实狗杂种并不知道,展堂主这一击,打通了他的经脉,反到化解了他练功走火入魔所导致的经脉混乱,狗杂种的内力就此突飞猛进。一不小心将侍书打了出去。

  石中玉趁狗杂种练功的时候,偷跑出来吃东西,却听见厨房里的人说长乐帮再一次重操旧业,干起了杀人的勾当。石中玉跑出了长乐帮却被花万紫挟持,幸好被跟随在后面的陈堂主救下。石中玉下令,谁敢来救雪山派就一个个的都杀了,另外将雪山派的人抓出来,全杀掉。

  另一边练功醒来的狗杂种饿了,也跑到食堂吃饭。侍书见刚刚石帮主吃了那么多,现在又要吃这么多,担心他撑着。狗杂种吃到一半,却想起自己没钱付饭钱,想干活抵饭钱,吓得一帮人跪在地上。侍书也被吓得不轻,赶紧带他回房间。

  此后,每逢狗杂种练功的时候,石中玉都跑出来潇洒,没有人发现异常。贝海石得知石中玉想要对抗雪山派,很是苦恼。狗杂种练功的时候不小心将房间给毁了,来找他认罪的陈堂主见到以后,很是震惊。陈堂主请罪说自己找不到雪山派的人,前来请示如何处置雪山派女神花万紫。狗杂种一脸迷茫,要求见一见花万紫,于是让陈堂主带自己见一见她。狗杂种发现花万紫受伤了,好心提议让她去自己房间治疗,花万紫误以为他另有所图谋,对他不理不睬。狗杂种心思单纯,见她不愿意和自己走,便让人解了锁让她自行离开。

  石中玉正在房间里喝水,听见门外贝海石的呼唤,一时失了注意,摔了茶盏。贝海石刚想破门而入,却瞧见了狗杂种在自己身后。进了房间以后,狗杂种告诉他自己把花万紫放走了,贝海石笑着说挺好,眼神却留意到地面上的茶盏碎片。

  丁珰闯进长乐帮,将狗杂种当作石中玉,闹着狗杂种陪自己玩。石中玉偷偷跟在他们后面,看着两人亲密的举动,恨恨的挠墙。狗杂种说丁珰认错人了,丁珰误以为他在外面喜欢了其他女子,又是拧耳朵又是掐脖子,把狗杂种弄疼了,直嚷着不和她玩了。丁珰只当他一病醒来,性情大变,但她挺喜欢现在的“石中玉”的。

  贝海石起了疑心,让陈堂主盯住帮主,寸步不离。

侠客行第11集剧情介绍

  

  狗杂种一再否认认识自己,气得丁珰转身离开。石中玉趁着狗杂种被陈堂主缠住,追上了丁珰,他成功亲到了丁珰,丁珰也满血复活。但是石中玉没有告诉丁珰,刚刚那个不是自己,他告诉丁珰,等自己做完自己的事就来找丁珰。丁珰开心的离开了。

  贝海石找到狗杂种,告诉他丁珰不是好人丁珰的爷爷丁不三更是杀人不眨眼的老魔头,让他以后不要再和丁珰往来。

  狗杂种练功结束向侍剑辞别,告诉他自己决定去寻找自己的娘亲,侍剑却因为舍不得而拖着他去找贝海石。贝海石知道自己不是狗杂种的对手,于是他向狗杂种许诺,将发动长乐帮上下帮他找寻母亲,总算暂时把狗杂种留住。

  贝海石安排下去,让人准备酒和狗杂种一起吃饭。暗室的石中玉明白,这杯酒绝对不简单,但是狗杂种不知道,他举杯就想喝下去,幸好丁珰及时赶到,打碎了酒杯,将狗杂种带走。丁珰想带狗杂种去碧螺岛找丁不四,还不待狗杂种反驳,丁不三杀了过来,不顾丁珰的反抗,拉着狗杂种就回了丁府。丁不三对于自家孙女遇到麻烦要找丁不四,竟然不找自己亲爷爷,很是生气,丁珰反驳,要不是丁不三总是对石中玉打打杀杀的,她会想去碧螺岛吗?丁珰说,要是侠客岛的人来抢人,她怎么办?要是长乐帮来找他做替死鬼,自己怎么办?见丁珰真的伤心了,丁不三赶紧软言安慰,侠客岛的人他拦不住,但是长乐帮的人他一定可以挡回去。

  陈堂主看见丁不三带走了狗杂种,立马将消息告诉了贝海石。贝海石安排人手密切关注丁府的动向。

  另一边,雪山派的人派人将石清闵柔支开,打算先行抓到石中玉。白万剑带人马来到长乐帮,要求见石中玉,见不到石中玉就不离开。

  狗杂种吃完饭就想回去,丁珰拦住了他,告诉他贝海石是坏人,回去就是当替死鬼。狗杂种却直言,贝海石是好人,他会帮自己找娘亲。狗杂种再一次申明,丁珰认错人了,他压根就不认识丁珰。丁珰没有意识到此石中玉非彼石中玉,她想着两人之前不是好好的吗?难道他不喜欢自己了吗?为了安抚丁珰,丁不三当机立断,要大办婚宴,给狗杂种和丁铛办喜事。狗杂种各种推脱想证明自己不是丁铛要找的那个人,他见到了新娘妆的丁珰,被惊艳到了。却无人理会,丁珰告诉他,如果不和自己成亲,那自己这一辈子就不理他了,也不对他笑了。狗杂种被丁珰哄了回去,穿上了新郎装,最终被糊糊涂涂地拉到堂上拜了天地。

  眼看拜堂就要成功,贝海石带领心腹来到丁家大厅搅了局,称雪山派的人来了,需要帮主出面解决。狗杂种想要先回去看看,但是丁不三强调春宵一刻值千金。丁珰放他离开,狗杂种终于长出了一口气,却又顶着石中玉的名头回到长乐帮。此时的石中玉还不知道狗杂种与丁珰已经拜了天地。

  白万剑等人见了狗杂种,误将其认作石中玉。看着石中玉一脸无知的样子,当作是对方为了逃避责罚的计谋。

侠客行第12集剧情介绍

  

  贝海石说,狗杂种是摩天崖谢烟客的徒弟,是前任帮主司徒帮主的侄儿,并非他们口中的石中玉。但是白万剑认定狗杂种就是石中玉,将他们话全当作是谎话。三年前,石中玉因为顶撞自己的师叔,被刺伤,而被雪山派的功法刺伤的地方往往会留下一朵梅花的形状。白万剑让狗杂种当着众人的面,挽起裤腿,若没有伤疤他则当面跪下认错。

  狗杂种当然没有伤疤,但是当初贝海石将他带回来的时候,偷偷的伪造了同样的疤痕,所以狗杂种自己看见伤疤也是一脸茫然。雪山派的人更是认定他就是为非作歹的石中玉,两方打了起来,丁珰和丁不三也藏在其中混战。白万剑趁着众人不备,挟持了狗杂种,但是花万紫再次落入长乐帮手里。

  偷跑出去的石中玉来到丁府,却扑了个空,只能空手而归。另一边,史小翠沉迷于金乌刀法,立志要打败白自在的雪山派剑法。阿绣是想出来闯江湖的,却只能一天到晚陪着史小翠练功,心里不开心,打算自己再找一艘船自己玩耍。史小翠固执的进船内练功,不料丁不四又跑了过来。不听阿绣的阻拦,和练功的史小翠说话,史小翠因为和阿绣置气,走火入魔,受了重伤。

  白万剑将狗杂种带到了清江浦小庙,行事一路小心翼翼,生怕被长乐帮的人截了道。屋外大雨倾盆,石清闵柔夫妇冒雨前来,不信自己儿子会做出杀人放火,奸淫掳掠的事情,想和自己的儿子说几句话。可是白万剑对石中玉的恨意深入骨髓,石清闵柔夫妇刚和狗杂种说上两句,就出手打算偷袭石清,不料黑白双剑功夫了得,再一次制服白万剑等人后,双方歇手谈判,狗杂种却一时兴起要求与白万剑二人共战石清夫妇,再次交手中,闵柔惊讶地发现狗杂种居然真的一点儿也不会雪山派的武功。闵柔失手刺伤了狗杂种,慌忙的出门喊石清,不料房中烟火被扑灭,狗杂种竟然不在屋内!

  原来是丁不三趁着混乱,将狗杂种救了出来。狗杂种还处于茫然状态,为什么雪山派的人要杀自己,为什么自己多了爹和娘?丁不三才不管这么多,他只觉得狗杂种就是一傻子,剑不会使,什么都不会,迟早要被人杀死。丁不三提出条件,如果狗杂种三天之内可以打败白万剑,自己就接受他当自己女婿,否则自己就一刀了结了狗杂种。丁珰答应了下来。自那以后,丁珰就手把手的传授武功给狗杂种,却被丁不三好一通嘲笑。

  丁不四把自己家传的雪莲丹送给了受伤的史小翠,但是史小翠伤势严重,需要一个武功高强的人为她疏通经脉,不然这一辈子就是废人了。但是史小翠坚持不接受丁不四的恩惠,拒绝对方为自己疏通经脉的行为,赶走了丁不四,丁不四不敢再惹她生气,只能离开。

  阿绣在船头流泪自责,觉得是因为自己和史小翠置气,才害得她走火入魔。史小翠不怪她,吩咐丁珰明天让船家掉头回凌霄城,她之所以不让丁不四帮自己调理经脉,是知道自己一旦答应,白自在就没脸在江湖上混了。她和白自在吵了一辈子,其实啊,这就夫妻生活,史小翠告诉丁珰,若她回凌霄城的路上,自己调理好了经脉就再好不过,如若不能,那他就自绝经脉,让丁珰把自己的尸首带回去。史小翠骄傲了一辈子,她不能在这个时候拖雪山派的后腿。

  长乐帮中,再次被抓获的花万紫等人宁死不屈,贝海石心生一计,要雪山派拿石中玉来换花万紫等人。却得知狗杂种已经不在雪山派的人手里,两方人马在此搜索石中玉(狗杂种)。

  谢烟客在集市上遇到了一个人闲逛的石中玉,将其误认为是狗杂种,要把他带回摩天崖。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