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客行剧情介绍

13-18集
侠客行剧情介绍

侠客行第13集剧情介绍

  

  不顾史小翠的辱骂,丁不四三天两头的来找她,史小翠断言自己绝对不会踏足碧螺岛。阿绣在船头祈祷史小翠的伤可以早日康复,小翠听见她的祈祷,暗自摇了摇头,她还是无法提气,内力也回不来,她觉得自己会死在回雪山派的路上。

  丁珰不知道为什么“石中玉”前后转变这么大,但是啊,她还是喜欢他。这个时候雪山派的人再一次找了过来,丁珰让狗杂种用自己教的武功将人打跑了。狗杂种却一不小心将人给打伤了,心怀愧疚,丁珰恨铁不成钢,赌气的进了船舱,丁不三又在一旁笑他呆子。

  石中玉被谢烟客带回摩天崖,二人在途中遇到了赏善罚恶二使。二使要将石中玉作为长乐帮帮主带走,被谢烟客阻拦,与之对抗的时候,谢烟客发现自己不敌二使,可二使并未痛下杀手。而石中玉却趁着谢烟客与二人大战溜走了。

  丁珰觉得自己打不过白万剑,想带走狗杂种逃跑,于是计划将丁不三制服,可惜紧要关头,狗杂种担心误伤丁不三,下不了手,丁珰再次拧了狗杂种的耳朵。

  丁珰知道狗杂种的行踪暴露了,又无法制服丁不三,所以她只能将计就计将狗杂种绑了起来,将他丢到路过的一艘船上。好巧不巧,这艘船是史小翠的船只。史小翠和阿绣见到从天而降的狗杂种很是震惊,震惊过后,史小翠发现对方竟然是“石中玉”,她没有忘记石中玉犯下的恶行,让阿绣把刀拿过来,将狗杂种剁成一段一段的丢进湖里。幸好阿绣及时发现狗杂种并非石中玉,加上心思商量,于是没有下杀手。

  正当场面一片混乱的时候,丁不四又过来找史小翠的,却发现史小翠和阿绣的举动奇奇怪怪的,所以他走进船舱,掀开被子看到了被绑成了肉粽的狗杂种。知道人是丁不三绑了丢过来的以后,丁不四很开心的帮他解了穴又解了绑,从小到大只要丁不三不喜欢的丁不四一定喜欢。

  狗杂种对为自己解绑的丁不四很有好感,直夸他功夫了得,丁不四也很自恋的说自己一向功夫了得。史小翠在一旁笑出声了,骂他脸皮厚,让他有本事就和狗杂种打一架,看谁的本事更厉害。丁不四答应了,却在一招之内就输给了狗杂种,还输了两次。史小翠在一旁笑岔了气。

  丁珰送走了狗杂种,她正在船上和爷爷丁不三闹着脾气,雪山派的人却追了上来。原来,有雪山派的弟子看见狗杂种在丁不三的船上,悄悄向白万剑打了小报告。两方交战,白万剑的武功和丁不三在伯仲之间,但是白万剑带来的雪山派弟子一拥而上,丁不三眼看要吃大亏,呼哨一声逃走,去找丁不四帮忙。

  史小翠的伤势迟迟恢复不了,阿绣见他功力深厚能打跑丁不四,便让他试着帮史小翠试着打通经脉。狗杂种怀着试试的心态,幸运的让史小翠恢复了点力气,双手恢复了知觉。史小翠很是惊喜,这样的话,他就不需要丁不四帮自己,而自己也不会残废了,明天丁不四还会过来,为了报答狗杂种,史小翠决定教几招雪山派的剑法给狗杂种,让他用雪山派的功夫来打败丁不四。狗杂种开心的点了点头。

  第二天,丁不四果然又来了,要和狗杂种接着比。丁不四偷袭狗杂种,狗杂种用了雪山派的擒拿术将他制服。

侠客行第14集剧情介绍

  

  石清夫妇召集武林各大门派的人马,一起商讨解决侠客岛两位使者的事情,却在以谁为领袖的问题上,起了争执。少林寺掌门对邪教嫉恶如仇,几大邪派听闻后,不顾石清的阻拦,甩手离开。

  船在不知不觉中已经行驶到了碧螺岛,史小翠很是震惊,受不了丁不四的纠缠,一气之下跳下船去,阿绣和狗杂种来不及多想,也跳了下去,被点住穴的丁不四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跳下船去。 

  三人流落到无名荒岛。在岛上,狗杂种运功为史小翠打通经脉,她的气色好多了。阿绣问起对方的名字,狗杂种却不好意思说出自己的名字,于是史小翠干脆叫他大粽子,史小翠还是不相信狗杂种不是石中玉。阿绣却很肯定的说,他不是石中玉,石中玉哪有她憨厚老实?狗杂种得到阿绣的承认很开心,终于有一个人不把自己当作石中玉了!

  狗杂种尽心尽力地照顾史小翠和阿绣,晚上的时候,他主动要求住到洞穴外,守护洞穴内的阿绣和史小翠。阿绣很是感动,史小翠却让她提防着狗杂种一点,毕竟人心叵测。阿绣虽然没在江湖上呆过,但是她会看人的眼睛,狗杂种的眼睛呆呆的,肯定不是大奸大恶之徒。

  阿绣不明白为什么丁不四宁愿死也想治史小翠,但是史小翠死都不让丁不四治疗,其实说来说去,这一切都是因为白自在,史小翠知道如果自己和丁不四去了碧螺岛,白自在一定会伤心的。但是幸好,她遇上了内功深厚人又呆呆的狗杂种。

  狗杂种夜里睡得时候,被冻得瑟瑟发抖。阿绣醒来偷偷的为狗杂种送了遮盖的衣物,狗杂种这才睡得安稳起来。阿绣看着狗杂种睡着的脸,笑着发了会呆。史小翠知道阿绣的小动作,却没有出声阻拦。

  雪山派的人已经跟踪丁不三等人很久了,却依旧不肯放弃。丁不三暗恨,等自己把船摇到碧螺岛上,再与丁不四一起打退雪山派的人。自从“石中玉”离开以后,丁珰很是无聊,他想石中玉了。两人赶到碧螺岛,却发现丁不四不在岛上。

  第二天,阿绣和狗杂种两人在荒岛上玩耍,看到了很美的景色,狗杂种还为阿绣抓了一只蝴蝶。阿绣不忍心蝴蝶被束缚,放飞了蝴蝶。狗杂种为了不让她失望,就用草木编了蝴蝶给阿绣,阿绣很开心。狗杂种和阿绣说起自己的娘亲,他这次下山就是为了找娘亲,阿绣努力的安慰他,等他娘亲找到她的爹爹一定会回来找他的。

  在狗杂种的帮助下,史小翠的内力恢复的很快,而且连金乌刀法都练成了。阿绣逐渐被感动,二人也在相处中逐渐产生感情。史小翠也从讨厌狗杂种,到在狗杂种的良好表现和阿绣的不断激将下,相信狗杂种并不是石中玉,居然决定收狗杂种为徒,自此,狗杂种成为了史小翠金乌派的开山大弟子。

  狗杂种学习的时候,走神偷看阿绣,没有留意史小翠今天教的招式,学不到精髓,史小翠气到不行。阿绣心疼他挨打,将他带出来透透气。狗杂种不明白为什么要学那么多打打杀杀的功夫,他不喜欢打杀,他想学可以飞的招式,这样的话遇到危险就可以跑了。阿绣告诉他这世上坏人很多的,狗杂种却坚持这世上有没坏人的地方,他想带阿绣一起去。阿绣羞涩的表示自己愿意和他一起去,两人拉钩许诺。

  晚上吃饭的时候,史小翠让狗杂种把这两天学习的招式先练习一下,练好了再吃饭。

侠客行第15集剧情介绍

  

  深夜,狗杂种依旧按照史小翠的吩咐,在外面勤练刀法。趁史小翠睡着以后,阿绣偷偷跑出去找狗杂种。两人对着月色讨论星星的问题,阿绣情动,和狗杂种抱在了一起。其实史小翠并没有睡着,但是没让阿绣发现。

  狗杂种虽然愚笨,却勤奋有加,表现的让史小翠很是满意,让两人自个练着。阿绣很感谢老天爷能遇见狗杂种,狗杂种虽然纯良,但毕竟内功深厚,阿绣担心狗杂种一旦学会武功杀伤力太大,劝他少结仇家,并教会了他一招不会伤人,也给对手留有余地的招数,又让狗杂种背了一段场面话。阿绣很是感谢狗杂种救了自己的命,跪下以表诚意,狗杂种诧异之下,也跪下,两人相视而笑。

  丁铛扶着受伤的丁不三,意外逃到了碧螺岛附近的无名荒岛,给丁不三取水时,见到狗杂种与阿绣,误以为两人在拜天地,气得破口大骂还要动手。丁珰积威已久,狗杂种拉着阿绣就跑了。

  丁珰取完水回来,遇上了追踪前来的白万剑等人。丁不三身负重伤,幸好丁不四及时赶到救场。两人联手大战雪山派,刚刚离开的狗杂种又带着阿绣躲在一旁观战。狗杂种想帮忙,阿绣则带着他去找史小翠商量对策。史小翠仔细思量之后,笑着让狗杂种将两方人马都赶走。阿绣想与狗杂种同行,却被史小翠拦下。史小翠让丁珰收拾行李,离开这里,丁珰踌躇,她想等狗杂种。

  丁不三丁不四联手将雪山派重伤,正打算了解白万剑的时候,被狗杂种拦下。丁珰质问他刚刚和那个小妖精在一起,狗杂种支支吾吾不知道如何回答。丁不四丁不三想教训狗杂种,于是点了丁珰的穴,和狗杂种打了起来,不料狗杂种内心身后,竟然打不过狗杂种。雪山派想趁机偷袭,狗杂种拦在中间,丁不三丁不四趁机带着丁珰离开。

  史小翠出面带走了阿绣,狗杂种回来以后,发现阿绣和史小翠已经不在了,孤身一人的狗杂种倍感失落,只看到阿绣留在地上的一行字,阿绣却不知,狗杂种不识字。离开荒岛以后,阿绣的心情一直不好,史小翠告诉阿绣,这个世界大了去了,不要吊死在狗杂种这棵歪脖子树上。对于史小翠口中的少年英雄,阿绣一点都没有兴趣。

  狗杂种孤身一人坐上木筏,喊着阿绣和史小翠的名字,被一个大浪给扑到了沙滩边,偶遇了发赏善罚恶令的张三李四,不明所以的狗杂种邀二人一起吃烤鱼。张三李四在听见狗杂种的自我介绍时就知道自己认错人了,还嚷着要结拜兄弟,又喝了两人修习武功用的毒酒,凭着自己深厚的内功居然没事,惊得二人目瞪口呆。张三李四掩了面上的惊愕,将自己的两壶酒都送给了狗杂种,等着狗杂种毒发身亡。虽然狗杂种喝的一会热一会冷的,却依旧觉得喝完以后很舒服。

侠客行第16集剧情介绍

  

  张三李四很快就意识到狗杂种的内力深厚,于是故意在酒里放了九九丹和烈火丹,让狗杂种喝。张三李四问起狗杂种的性命以及师门,狗杂种的回答没让他们满意,却也没有再追问。狗杂种涉世未深,边喝酒边和张三李四结为了兄弟,只可惜他内功再深厚,也有克制不住的时候,转眼壶中的酒便一滴不剩,狗杂种也昏了过去,等他醒来,却发现自己周围尸横遍野。张三李四却没有告诉他原由,只让他将体内的毒酒汇聚一处,然后斩了,方可得救。狗杂种却误以为他们在和自己开玩笑并未上心。

  狗杂种不知道该往哪儿去,于是跟着张三李四一路前进,来到一处无人的村镇,三人进入地下,张三李四带着狗杂种闯过几处机关,来到铁叉帮的躲避处。铁叉帮尤帮主为了不去侠客岛才躲到这里来,没想到还是没有躲过去。两方交起手来,狗杂种被吓得躲在一处,等他再出来时,铁叉帮的人已死绝。狗杂种让张三李四继续带着自己,两人笑着撇下了狗杂种,张三李四早已知道武林人士在黄泥岗上杀自己,他们决定去闯一闯。

  史小翠的神功已经练成,阿绣却还在担心狗杂种的安慰。俩个人还没说上几句话,丁不四又赶了过来。丁不四却表示自己被狗杂种打伤了,已经没心思缠着史小翠了。得知自己的金乌刀法打败了丁不四,史小翠很是开心。丁不四不想史小翠遇险,可是史小翠的知武林人士在黄泥岗围杀张三李四,想要一探究竟。

  张三李四到达黄泥岗之后,没有丝毫畏惧。众人追问之前去侠客岛的人如今都怎么样了,张三微笑着说,是他们自己赖在侠客岛不肯回来,众人不相信却也不知其深浅。石清夫妇是这次活动的召集人,可惜张三李四不但功夫了得,连说话都十分巧妙,石清夫妇无言以对。

  张三李四先后降服了少林寺和武当派的掌门,可很快他们就发现了自身中毒了。武林人士趁机想要杀死张三李四,狗杂种从天而降,打算护住张三李四二人。石清夫妇见到狗杂种很是惊讶,将其当作自己的儿子石中玉。

  狗杂种从赶来的众人口中得知,刚才与自己喝酒的二人,便是令江湖人闻风丧胆的赏善罚恶二使。狗杂种听见江湖上帮派要设计灭了张三李四之事心里暗惊,想着二人好歹也是与自己结拜过的兄弟更坚定了药保护两人的心思。

  雪山派的人一见到“石中玉”就打算出之而后快,却被狗杂种的金乌刀法打败。狗杂种趁机按张三李四的吩咐,助其疗伤。爱子心切的石清夫妇想抢走儿子,可惜丁不四看热闹不嫌事大,让伪装好的阿绣上场帮狗杂种。白万剑虽然疑惑蒙面人会用雪山剑法,却没有意识到是自己的女儿阿绣。

  阿绣和狗杂种一起对抗石清闵柔的玄素双剑,打得难舍难分。闵柔再次不小心伤到狗杂种,正欲上前查看伤势,却被张三李四拦住,他们二人毒素已清,驾着狗杂种就离开了现场。武林人士见围剿计划失败,便离开了黄泥岗。白万剑在人群中搜索着阿绣的身影。

侠客行第17集剧情介绍

  

  张三让狗杂种在没有将体内的毒素排完,最好不要再运用内力,李四也提醒他,每晚子时找个没人的地方好好运功。狗杂种虽然想和张三李四一起走,但是张三李四要去的地方不方便带着他,于是与其告别,狗杂种身上的毒却忽隐忽现。

  丁不四再一次被史小翠赶跑,可他还是不肯放弃,他一定要让史小翠和自己回碧螺岛。史小翠当年之所以嫁给白自在,是因为见了他几面以后,就睡不着觉,吃不下饭。阿绣说自己对狗杂种也是这样,史小翠却极其反对她和狗杂种的恋情,史小翠觉得狗杂种没有身世背景配不上阿绣。

  张三和李四再次前往各大门派送赏善罚恶令,武当的愚竹为对付二人,研究了新的一套剑法,可惜在内心深厚武功高强的张三面前,愚竹惜败,接下了赏善罚恶令。

  狗杂种正在山上运完工,看见了从黄泥岗失落而归的石清闵柔夫妇,他心急着去打招呼,却不慎从山岗上滚下。石清闵柔晚间住宿的时候,遇到了五虎帮的人,原来黄泥岗上的事情已经传了出去,众人纷纷将错误怪在了石清闵柔身上。众人放下狠话,要找石清闵柔报仇。

  丁珰已经很久没有石中玉的消息了,脑海里全是两人在一起的回忆,身上散发着孤单寂寞的气息,丁不三在一旁直叹气。

  狗杂种醒后,发现自己已经回到了长乐帮。贝海石为狗杂种把脉的时候,意外发现狗杂种体内有多种毒素,且每种都是剧毒,狗杂种表示这是张三李四的毒酒,但是自己有解毒额法子。经黄泥岗一战后,江湖上各帮各派都要来长乐帮找狗杂种讨个交待,只可惜便宜没占着,统统被贝海石打发走了。众人见长乐帮讨不到便宜,便起身准备找玄素双剑算账。狗杂种担心石清闵柔的安危,拜托贝海石帮忙打听二人消息,贝海石答应了。

  丁不三和丁不四两人闲聊,谈起往事,丁不四对史小翠的感情,丁不三是不明白,但是啊,丁不四一直觉得小翠不喜欢自己是因为自己的恶武功不如白自在,等自己打败白自在,史小翠自然就喜欢自己了。此时张三李四找上门来,邀请丁不四去侠客岛喝腊八粥,丁不三不服,张三笑着解释说,这是因为丁不四会使软鞭。张三李四走了以后,丁不三气丁不四背着自己学会软鞭,丁不四这才解释说这是当初为了打败白自在才琢摸出的招式,怕交给丁不三以后流入江湖就不管用了。他此去侠客岛必死无疑,所以他将软鞭的招式留给了丁不三。丁不三知道他说的是实话,但是心里就是气不过。

  石中玉正在路边的摊子上吃饭,顺便打听自家父母的消息,却被丁不四遇见,被点了穴带走。丁不四带着石中玉去找丁不三和丁珰,可是丁珰见到石中玉并不开心,她还在生气“石中玉”亲密阿绣的事情。

  石清闵柔在路边打水的时候,被雪山派的人设下陷阱抓住。狗杂种拦住了白万剑,白万剑从他口中套话,得知那日与他同场的是阿绣,而他的刀法是金乌刀法。白万剑听了狗杂种的门派解释和刀法寓意,被气得半死,可狗杂种丝毫不自知。两人动起手来,狗杂种完胜,白万剑依言放了石清闵柔。

  狗杂种没等毒素消化完,就运用了内力,导致毒素扩散晕倒在地,石清夫妇着急的运功治疗狗杂种,殊不知狗杂种还没有完全掌握自己的内力,一不小心将二人打了出去,狗杂种惊醒,只能喊着让两人不要再靠近自己。

侠客行第18集剧情介绍

  

  石中玉知道丁珰生气了,但是他现在还不能对丁珰说出真相,只能顺着丁珰的话,承认是因为自己的病才会这样子,时好时坏。丁珰自从将狗杂种丢下船,她就难受死了,虽然她一直说不介意石中玉在外面和其他女孩子玩,但是她只是说说而已嘛,石中玉知道她难过,抱着安慰丁珰。

  丁不三让丁不四去杀了石中玉,但是丁不四不相得罪史小翠,所以他和石中玉假模假样的打了一架,就回去和丁不三交差了。石中玉知道自己的处境危险,和丁珰告别,起身去找自己的父母寻求保护。

  闵柔亲自熬药喂给狗杂种喝,狗杂种很是感动,但是狗杂种努力想向二人说清楚自己并不是他们的儿子石中玉,却被二人误认为他是在各种压力之下精神出了问题。闵柔心疼儿子,责怪石清保不住自己的儿子。如今,三人住的地方是创建玄素山庄之前的住处,可是狗杂种不是石中玉对这一切完全没有印象。二人耐心地告诉狗杂种,梅芳姑杀了石中玉的哥哥,又伤了石中玉的屁股,让狗杂种脱下裤子验明正,却真的发现了自己的伤痕。面对着复杂的关系,狗杂种更手足无措了,他自己也搞不清楚自己是谁了。闵柔心疼孩子的精神不正常,抱着石中玉一起哭了。闵柔恨极了雪山派,她让狗杂种演练一遍雪山派的剑法,却发现狗杂种一招也不会,她心里一边心疼自己的孩子,一边对雪山派所谓的名门正派嗤之以鼻。

  闵柔不想将狗杂种送到雪山派,也不想将狗杂种送到长乐帮当替死鬼,问石清是否有解决方法。石清想做武当的掌门前往侠客岛,用自己的命来交换上清观出面庇护狗杂种。闵柔二十年来都没有离开过石清,如果这是救石中玉的唯一办法,那么生生世世都要和他在一起。

  丁不三最近郁郁寡欢,丁不四和丁珰毫不给面子的嘲笑了对方一番。丁珰听见了石中玉的暗号,跑去和石中玉见面,石中玉知道丁不三记恨狗杂种打伤自己,要杀自己,想带着丁珰一起跑路,但是丁珰却拉着他去找爷爷道歉。丁不三却不肯原谅石中玉,丁珰拔下头上的发簪,那是丁珰母亲的发簪,当初丁不三和丁珰母亲发过誓,要一辈子保护叮叮当当,快快乐乐的过一辈子。如果今天丁不三不让自己和丁珰在一起,那么自己就一剑了结了石中玉再和他一起去了。

  石中玉和丁珰先后跪下请求原谅,丁不三才松口,以后再也不管这档子事了。石中玉和丁珰紧紧地抱在了一起。街上到处都在传石帮主天下第一,石中玉怕自己的父母狠心抛弃自己,所以又不敢去见自己的父母了。石中玉拉着丁珰的手,他现在什么都不怕,就怕找不到丁珰。

  一大早,狗杂种刚换好衣服,闵柔就端着水来帮狗杂种洗脸,让狗杂种不要叫自己夫人,要叫娘。闵柔跪在地上和苍天祈祷,希望自己的儿子以后一生都无灾无难,平安喜乐。石清也表示自己会护他周全。

  市集上,石中玉陪着丁珰逛街,明明身无分文,却玩得很开心。两人在客栈里遇见了许多江湖人士,因为黄泥岗的一战,有些人因为“石中玉”勾结侠客岛的人,想要灭之。而有的人则想攀附石中与玉的这棵大树。丁珰和石中玉现身,惹得众人高呼石帮主并送了一大堆的珠宝和银子。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