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客行剧情介绍

19-24集
侠客行剧情介绍

侠客行第19集剧情介绍

  

  丁不三和陪着丁不四去找史小翠回来,却发现丁珰不见了,在地上发现了写着“天下第一”的 锦旗,应该是昨天客栈的人送给石帮主的。丁不三和丁不四两人误以为是丁珰给自己的,抢了起来,最后把锦旗给撤坏了。

  石中玉带着丁珰逛集市,进了一家布衣庄,让掌柜买给自己两套旧衣裳,石中玉知道自己的功夫不如狗杂种,所以想要乔装打扮一番,隐瞒身份。他带着丁珰穿上两套旧衣裳正在街上欢腾,却被不三不四抓个正着。两人被不三不四带到客栈里,讨论着“天下第一”名号归属问题。石中玉心中不耐,和丁珰坐在一边干瞪眼,终于等到不三不四喝醉了,两人悄悄溜走。

  石中玉在路上遇到了几路人马去长乐帮找石帮主,透露自己的身份,并将贴身扇子交给几人,自己带着丁珰脱身离开。

  石清闵柔带着狗杂种上武当山,武当是当年石清闵柔学武的地方,希望狗杂种可以得到武当的庇护。但是狗杂种不懂人情世故,说话不知轻重,说自己是金乌派的大弟子,不是武当派的人,金乌派的武功天下第一,气得几位道长脸色难看,石清闵柔尴尬着圆场。

  石清夫妇带着狗杂种到了上清观把来意说清楚,想做武当的掌门前往侠客岛,用夫妇俩的命来交换上清观出面庇护狗杂种。没想到在这个问题上,天虚道长根本不同意自己去侠客岛的责任被旁人担当,闵柔趁无虚道长不注意,想要抢夺赏善罚恶令,却失手,石清夫妇无奈而归。三人见天色已晚,在客栈住宿,石清夫妇感慨,自己儿子变化之大,即心疼又欣慰。

  狗杂种跟石清夫妇结下深厚的感情,心里真的当他们是父母一般。看到父母没有拿到想要的赏善罚恶令,狗杂种半夜跑回上清观,想要去抢侠客岛的令牌,没想到他喝的毒酒,被他用内力逼到掌心上,打斗之际连续毒倒了几位上清观的道士。狗杂种抢到赏善罚恶令以后很是满意,却没有想到武当的人已经找到石清闵柔,要他们交出自己和赏善罚恶令。

  武道的几人正在为难石清闵柔夫妇,狗杂种只能现身,承认错误,他愿意自行上山领罪,但是不准武当的人带走自己的父母。照虚道长想灭灭狗杂种的威风,于是两方动起手来。狗杂种知道自己手上有毒,怕误伤到对方,于是只借用了闵柔的剑,还收了一只手,却还是凭借着强劲的内功夺胜。

  闵柔知道此次肯定会伤武当的心,所以让狗杂种跪下认错,狗杂种虽然觉得自己没有错,但是他听闵柔的话,所以跪下认错,狗杂种又救治了受伤的几位道长,交出了抢来的赏善罚恶令,武当才松口放过狗杂种,结束了这一场闹剧。

  回到住处,闵柔拿石中玉小时候的东西给狗杂种看,可狗杂种不识字。从狗杂种的言行举止来看,石清已经开始怀疑狗杂种和自己的儿子石中玉不是一个人。闵柔却还是觉得这个是自己儿子,坚持给他讲一些小时候的趣事。

  石中玉告别丁珰以后,找到石清闵柔的住处,假装成狗杂种的样子和闵柔见面,恳求闵柔等自己的病好了以后不要再送自己去凌霄城,闵柔误以为儿子已经有所恢复,满口答应,很是开心。

侠客行第20集剧情介绍

  

  石中玉和丁珰说自己要去和人切磋,但是丁珰拉着他舍不得他离开,石中玉再三劝说,保证自己是去找男的切磋而不是女的,才松开手让石中玉离开。石中玉却不知道,丁珰一直悄悄的跟在他的身后。

  狗杂种正对着泥人想念阿绣,石中玉爬上墙头,狗杂种见突然见到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石中玉,很是吃惊,经过石中玉解释,狗杂种终于明白,大家都把自己当成了眼前这个人。石中玉已经明白狗杂种是自己的哥哥,但是现在还不能让其他人发现自己和狗杂种换了身份,所以在听到闵柔的声音以后,立马让狗杂种替自己出去,自己跑去和闵柔一起吃饭。狗杂种在墙外看到了丁珰,丁珰没有发现眼前的是狗杂种。闵柔虽然觉得石中玉换衣服的频率有点高,但依旧没有起疑心。石中玉将贝海石的阴谋告诉狗杂种,让他小心,也要保护好自己,两个人商量好互相替对方解决难题,与人相处的事儿,石中玉来跟人解决,打架的事儿,狗杂种上,狗杂种满口答应。石中玉达到目的以后,开心的带着丁珰离开了。第二天,石中玉带着狗杂种上街买衣服,颜色款式都要一模一样,为的就是随时互换身份。天真的狗杂种就这样被石中玉忽悠了,两人穿着一样的衣服,互相看着对方像照镜子一样。

  石清闵柔不忍心长乐帮贝海石把自己儿子当替死鬼,打算将这件事宣扬到武林,让众人知道贝海石的阴谋。狗杂种和石清闵柔打了声招呼进了城,去找石中玉。双刀门的掌门万掌门邀请石中玉喝酒,给了石中玉一大笔钱,希望石中玉可以帮自己在侠客岛的人面前为自己说几句话。说话间,张三李四就已经来了,石中玉立刻就慌了,幸好狗杂种及时赶到,用内力助石中玉赢了比武,张三李四卖了三弟一个面子,放过了双刀门。

  狗杂种此次前来,是为了和石中玉告别的,他答应石中玉要照顾爹娘,让他自己好好照顾自己。石中玉有些愣怔,他以为他可以和狗杂种一起继续下去的。石中玉从狗杂种的口中得知,石清敏锐准备去长乐帮找贝海石算账,狗杂种也会随行。于是第二天,石中玉悄悄带着丁珰悄悄的跟在三人的马车后面。

  晚上睡觉的时候,石中玉偷偷跑到狗杂种的房间里,狗杂种自顾自的在床上练功,石中玉坐在桌边喝酒。这个时候他们听到丁珰在外面喊石中玉,房间狗杂种的,石中玉只能先行离开。丁珰误以为狗杂种是石中玉,看着房间不错,就拖着狗杂种上床睡觉。狗杂种不知道该如何解释,只能等丁珰睡着以后起来坐在桌子边坐了一宿。

  第二天一早,闵柔就来找狗杂种了,狗杂从梦中惊醒,不知所措,一把抱起丁珰。

  史小翠为了让阿绣打消对狗杂种的心思,带着阿绣一直去找以前朋友们的儿子们相亲,可惜啊,结果不尽如人意。

侠客行第21集剧情介绍

  

  丁珰原本也还没清醒,一听到闵柔的声音,也清醒过来,丁珰带着狗杂种躲进柜子里。闵柔发现狗杂种不见以后,立马去找石清,石清想先联系各大门派,解决长乐帮的事情再找儿子,可是闵柔因为担心儿子,于是两人分头行动。

  丁珰之所以让狗杂种也藏起来,是因为之前石中玉说过他的父母不要他了,丁珰气不过,才拉着狗杂种一起躲起来的。石中玉担心闵柔石清,吵着要去长乐帮找闵柔。丁珰问他如果他的娘亲不喜欢自己那怎么办,狗杂种嘴笨,惹得丁珰生气。

  丁珰和狗杂种正在首饰店里买首饰,闵柔就找了过来。闵柔不喜欢丁珰的江湖习性,觉得丁珰相对自己儿子不利,又听得丁珰的几番话,生起气来。丁珰和闵柔动起手来,狗杂种不知所措,被闵柔推开。石中玉一直在暗处看着几人的情况,见丁珰有危险,让狗杂种躲着,自己出去劝架。可惜闵柔和丁珰互看不顺眼,石中玉顶不住,让狗杂种出去点了两人的穴道。

  狗杂种还没来得及动手,丁不四丁不三就现身了,闵柔以玄素双剑出名,现在就她一人,武功发挥不出来,被丁不三打伤,狗杂种情急之下伤了丁不三。丁不三此时才知道闵柔是狗杂种的娘,闵柔也才得知狗杂种与丁珰已经拜过堂了。可是狗杂种当着众人的面却没有说出来,这让丁珰伤透了心。

  晚上,石中玉先是跑去安慰了丁珰,又跑到闵柔这代替了狗杂种,闵柔很是不喜欢丁珰,希望石中玉可以跟自己走,石中玉担心闵柔又生自己气,只说自己再想想。躲在门口听的狗杂种被丁不三当作石中玉给带了出来。丁不四告诉他他已经和丁珰拜堂成亲了,如果他不和丁珰走,丁珰就会死的。狗杂种只能皱着眉说自己去和闵柔说说。

  狗杂种和石中玉悄悄聚头,琢摸着有没有两全其美的办法,却没有合适的方法。于是石中玉打算再和闵柔讲讲,却不料闵柔担心夜长梦多,拿着包裹就带着石中玉走了。另一边,狗杂种听闻丁不四有阿绣和史小翠的消息决定和丁家人走。石中玉得知以后,让他完事以后在松江口和自己会和。

  丁不三要求狗杂种与闵柔断了关系,狗杂种不同意,丁珰觉得两边家长互不相容,因此决定带着狗杂种私奔去过日子,自此丁珰和丁不三又分开了。

  史婆婆带着阿绣来到二贤庄,二贤庄的独孤公子习得一手好字,也与阿绣相谈甚欢,却被坚定不移骚扰史婆婆的丁不四搅了局,丁不四嘲笑独孤公子的面相像个姑娘,还有无数桃花劫,还不如狗杂种呢。史婆婆被丁不四一激,又气跑了。丁不四追着史小翠不放,为了躲一会清静,史小翠谎称,只要丁不四帮自己找到一百个青年才俊给阿绣,自己就和他回碧螺岛

  丁珰与狗杂种来到一处饭馆,却发觉饭馆已经被包了,狗杂种按照阿绣所教的“江湖道义”要求店小二通融,再加上丁珰的银子,方得以进店。但是店小二千叮咛万嘱咐让他们从后门进,而且一定要小声。两人点头吃饭,却听到前门有丁不四的声音,原来丁不四为了达到史小翠的要求,需要银两,所以才来客栈看看能不能抢到钱。

侠客行第22集剧情介绍

  

  包下客栈的是关东四侠,丁不四找他们要银子,众人不给,丁不四笑嘻嘻的也不生气。丁不四习惯用软鞭九节鞭,和众人吹嘘说自己看不惯所有使用九节鞭的人,恰巧关东四侠里面有人使用九节鞭。两方交涉失败,大打出手,丁不四以一己之力大战关东四侠,丁珰在后面看他们打架看的津津有味。关东四侠的武功不如丁不四,都均打倒在地,狗杂种受了石清闵柔的教导,知道自己应该保护弱者,忍不住出声提醒关东四侠躲避丁不四的攻击。丁珰不准他在讲话,可狗杂种十分坚持,走出房间把丁不四打跑了。关东四侠感谢狗杂种的救命之恩,两方相互介绍以后,交上了朋友。

  与此同时,贝海石也收到了关东四侠来到中原的消息,关东四侠与司徒帮主有过命的交情,此次前来,必定是来者不善。眼下是多事之秋,贝海石为妨事变,决定去会会四侠。

  史小翠带着阿绣见乔老六,乔老六有事,只得让儿子乔东平出面招待。乔东平时当地的捕快,还没谈上几句,就因为衙门的事情离开了。阿绣已经随着史小翠见了不少的青年才俊,但是她依旧觉得狗杂种比他们都好。

  石中玉半路跑了,找到了狗杂种询问丁珰的下落,开开心心的去找丁珰了。他们还不知道张三李四看见了两人的会面,而且确定了两人的身份。另一边,狗杂种经过多方面打听,找到了阿绣的住处,狗杂种想表达自己的想念之情,却被史小翠打断,让他帮自己将丁不四打跑。不料,丁不四自知自己打不过狗杂种,二话不说就跑了。史小翠很是满意,却还是不喜欢他和阿绣在一块。狗杂种想和阿绣史小翠一路走,史小翠终于松口,她告诉狗杂种,他要是真喜欢阿绣就上凌霄城提亲。狗杂种和阿绣很是开心,依依不舍的分开,狗杂种让阿绣一定要等自己。

  石中玉和丁珰正逛着街,突然下起雨,两人跑到屋檐边躲雨,却被张三李四打晕,等丁珰再醒来的时候,发现就自己一个人躺在地上,醒来直喊石中玉的名字。狗杂种在胭脂店里拿了一盒阿绣常用的胭脂,打算送给阿绣,再回去的路上听见丁珰的声音,丁珰看见狗杂种手上的胭脂盒误以为是“石中玉”送给自己的惊喜,开心的抢了过去。

  松江镇,关东四侠被长乐帮百十号人团团围住。关东四侠此次带了大礼,为的就是见司徒老帮主一面,可是贝海石坚持说司徒帮主归隐,却迟迟不肯说出司徒帮主的下落,关东四侠认定司徒帮主已经被贝海石杀害。贝海石和关东四侠对峙,因言语不和,关东万、马庄主、高三娘子和长乐帮陈一飞打作一团。陈一飞躲避不及,右腿中镖。

  狗杂种和丁珰隐藏在旁边的草丛中,观察着局势变化。关东四侠不断提及的“司徒老帮主”让他满腹狐疑,因为之前他从未听说。他见两方打了起来,急忙现身才阻止了两方恶战。在狗杂种的刻意安抚下,关东四侠答应和其回长乐帮。慢慢调查司徒老帮主的事情。

  雪山派众人听闻,贝海石带着众人去截杀关东四侠,想要趁机去救花万紫等人。白万剑却一口回绝,他想凭一己之力去救人。白万剑靠着自己的武功,闯进了长乐帮,打到一半的时候,雪山派的援兵和贝海石都赶了过来。白万剑看在关东四侠的面子上,暂且收了兵刃。

侠客行第23集剧情介绍

  

  白万剑当着关东四侠的面,将石中玉上了师徒之情和长乐帮扣留雪山派的弟子的事情都说了出来。贝海石听后也不恼,避重就轻的将问题遮了过去,白万剑咄咄逼人。狗杂种带着丁珰出面,将雪山派弟子放了出来。现场气氛十分紧张,石清闵柔带着松江镇的杨光等人来到长乐帮,为的就是来为自己儿子讨个公道。

  石清将狗杂种当作石中玉,告诉众人,自己儿子已经忘记之前的往事,之前发生的事情也完全不做事。至于某些人,想利用自己儿子做些见不得人的勾当,那么他也不会容忍。正当贝海石想要反驳的时候,张三李四拿着赏善罚恶令出现了,直言狗杂种是个冒牌的帮主,他们已经将这一切查清楚了。说着就将石中玉带了进来。

  众人见到两个石中玉,顿时就震惊了。张三告诉大家,当初石中玉为了躲避长乐帮的迫害,躲了起来,贝海石这才找了狗杂种当替死鬼。

  张三李四嘲笑石中玉没有骨气,石中玉则责怪狗杂种没有保护好自己。丁珰此时才明白,石中玉为了保住自己的性命,竟然看着自己和狗杂种谈恋爱,伤心的跑开了。狗杂种听闻石中玉和自己称兄道弟就是为了让自己替他挡灾,也很是难过。

  石中玉不顾大局,只想保住自己的性命,当着众人的命,否认自己是长乐帮的帮主,他巧舌如簧,展堂主等人说不过他。石中玉想趁机让自己父母带自己离开ia,被众人拦下。张三李四拿出铜牌,众人逼迫石中玉接着铜牌,石中玉躲在自己父母身后,不肯接铜牌。长乐帮上下顿时神情紧张,因为如果石中玉拒绝,则长乐帮上下将被屠灭。让大家想不到的是,狗杂种挺身上前代替石中玉接下了赏善惩恶令牌。长乐帮众感念其恩德,纷纷上前致谢。

  石清闵柔看着狗杂种一力承担下所有的灾难,从张三李四手中接过铜牌,心中十分心疼,再看看躲在自己身后,将所有的灾难都推给狗杂种,不顾他人死活的石中玉,夫妻二人十分痛心。张三、李四环顾四周,发现关东四侠皆在,也准备一一递上令牌。关东四侠都脸色惨白,但都硬着头皮接过。

  白万剑听闻张三李四下一站要去凌霄城找白自在,只道了一声好。待张三李四离开以后,石清和白万剑承诺,一定会带石中玉去凌霄城请罪。

  石清闵柔与狗杂种告别,并对前些日子的误认致歉,只盼以后还有相见之日。双方依依惜别,狗杂种看着石清夫妇将石中玉带走,十分感伤,他是真的舍不得石清闵柔。他这一生都在找寻自己的父母,好不容易遇到对自己这么好的夫妻,却是他人的父母,心中难免失落。

  石清因为石中玉个性张扬,顽劣不堪,才把他送上雪山派,石中玉心中委屈,他上山以后,被师兄弟欺负,被师父欺负,被逼的跳崖,他虽然顽劣,但是伤天害理的事情他是不会做的。但是阿绣下落不明,石中玉又是雪山派的弟子,石清却认为雪山派是名门正派,一定要带上凌霄城认错。石中玉红着眼夺门而出。闵柔也哭着说,因为他口中的名门正派,石家就要家破人亡了,因为雪山派玄素庄被烧,因为雪山派儿子要走,难道这就是名门正派的人做的事,吗?如果这样的话,她宁愿活的平凡,远离这江湖。

  丁珰正躲在房间里,想着往事的一幕幕,她哭着问狗杂种,她到底喜欢的是石中玉还是狗杂种,当初和自己拜堂的又是谁啊?!她克制不住,她知道自己不应该喜欢石中玉,但是她忍不住想他。狗杂种见她哭的伤心,告诉他,石中玉就要被石清闵柔夫妇带上雪山派了。

侠客行第24集剧情介绍

  

  丁珰哭诉着说自己不想眼睁睁的看着石中玉去死,看着痛哭流涕的丁珰,又想到石清夫妇对自己的舐犊之情,狗杂种下决心要代替石中玉去一趟雪山派。

  受了委屈的石中玉正在厅中哭泣,就看到了相携而来的丁珰和狗杂种。石中玉和丁珰忏悔,他知道自己这些日子做的过分了,但是他是真的想和丁珰在一起,丁珰不待他说完,就一把抱住了他。凌霄城一行,谁去都是死,狗杂种武功虽然比他高,可难免会受罪。丁珰带石中玉离开前,以防万一,在狗杂种的脖子上抹了药,造成高烧发热的症状,希望可以拖延上路的时间,不料石清坚持要上路,狗杂种没有反对。

  狗杂种私自离开长乐帮,可急坏了贝海石一等人。贝海石带人包围了茶楼,因为狗杂种消失了,他只能将石中玉带回去当替身。石中玉被带回了长乐帮,长乐帮弟子得知他是石中玉而非狗杂种,顿时怒从心来,将他关入牢狱,并狠狠地揍了石中玉一顿,石中玉受了重伤。

  白万剑收到飞鸽传书,雪山派危在旦夕,于是他带着狗杂种先行离开客栈。得到消息的石清闵柔夫妇很是生气,推开阻拦在前面的雪山派弟子,追了上去。几人赶到雪山派,雪山派的几位长老见到“石中玉”落网很是开心,将狗杂种点穴后投入牢中。

  白万剑问几位长老,雪山派到底出了什么大事,几位长老言辞躲闪,白万剑误以为是白自在出了差错,赶忙去看白万剑。见白自在安然无恙,跪下说自己下山经历的种种,也为自己学艺不精,辱没雪山派名声感到抱歉。

  而石清闵柔在客房等待时却中了封万里下的迷药,他们误以为是白万剑做的手脚,气愤万分,却不知道这是雪山派内乱分子的密谋,白万剑和一些死忠派也同样被廖自砺等人拿下投入牢中了,原来因为白自在被囚,掌门之位悬空,众人害怕雪山派被屠,让白万剑顶上雪山派之位。

  此时,史小翠和阿绣已经抵达凌霄城。狗杂种内清醒过来,却意外听到门外的雪山派弟子说石清闵柔夫妇被蒙汗药放倒关了起来。他拿了钥匙出了牢房,却误打误撞的来到白自在的关押之处。白自在还没和狗杂种说了几句就动起手了,他意外狗杂种竟然有这么深厚的内力。狗杂种认输,白自在让他帮自己捶背。殊不知,外面的阿绣和史小翠已经被内乱分子围攻,打算一不做二不休,一起杀了。敌不过对方人多势众,阿绣受了伤,幸好狗杂种及时赶到,救了史小翠和阿绣。

  白万剑清醒过来,发现自己已经镣铐加身,凭自己的内力还挣脱不开。

  史小翠从狗杂种口中得知他是顶替石中玉上雪山派认罪的,而雪山派不知道遭了什么变故,把白万剑和玄素双剑都抓了起来。阿绣却觉得狗杂种竟然为了丁珰不顾性命来替石中玉顶罪,认定他心里是有丁珰的,吃起醋来。史小翠让他们以大局为重,让他们跑出去打探消息。却意外撞见几个长老讨论白自在的生死问题,两人躲在暗处,听几位长老的争执,因为白万剑不肯当掌门,几位长老起了内讧,都想坐这个宝位。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