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粒向前冲剧情介绍

1-6集

米粒向前冲1集剧情介绍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80后女青年米粒与男友孟辉坐车到民政局办结婚证,在路上遭遇车祸。米粒头破血流没有大问题,她的男友孟辉却大事不妙,头部受到重创昏迷不醒,被救护车送到凤凰医院抢救。

  几个医生在手术室为孟辉做手术,米粒心急如焚打电话叫来孟辉的弟弟孟岩,孟岩没有因为哥哥孟辉遇车祸迁怒到米粒身上,搂住米粒给予亲情上的关怀。

  孟辉体内多处骨折,一个医生从手术室走出来,向孟岩讲解孟辉的伤情,孟辉失血过多情况不容乐观,医生们打算把孟辉送往重症监护室。

  孟母与米母同时赶到医院,米粒一直不被孟母待见,孟母将儿子孟辉遇车祸原因归结到米粒身上,责骂米粒是扫帚星害苦了米粒。米母见孟母恶言中伤米粒,义愤填膺与孟母吵了一架。

  米粒心情失落到酒吧喝酒消愁,企图用酒精麻醉自己的意识,免得情绪始终处于悲痛中。康氏集团老总的儿子钱康在酒吧里面找到米粒,被米粒责骂了一顿,米粒选择与孟辉结婚,皆因被钱母误以为是钱父的小三,为了洗清自己的冤屈,米粒迅速与孟辉恋爱,不料天公不作美,两人在办证路上遭遇车祸,米粒将孟辉受伤的原因归结到钱母和钱康身上。

  钱康非常同情米粒,送喝醉酒的米粒回家,孟岩开车在街上找到米粒,接走米粒之时与钱康发生推搡。

  三个月前,康氏集团举办盛大宴会,米粒是公司的'时尚买手',在公司工作多年,获得钱父看重。钱父当众与米粒跳舞,被赶来的钱母搅了局,钱母与钱父感情破裂即将离婚,她怀疑是米粒破坏了她的婚姻。

  钱父将康氏集团经营得风水水起,钱母功不可没,二十年前,钱母把全部积蓄拿出来支持钱父创业,钱父在二十年后事业如日中天,却向钱母提出离婚,钱母当众大骂钱父薄情绝义与米粒苟合,道德败坏企图抛弃糟糠之妻。

  米粒因为钱母搅局,成了网上的红人,被许多人误以为是小三,无处申冤的她向闺蜜杨月曦述苦,她在康氏集团工作五年,任劳任怨,工资都没涨过,就因为跟钱父跳舞,被舆论推上风口浪尖,成了破坏他人婚姻的小三。

  钱康外出归来,从舅舅丁康嘴中得知父母正在闹离婚。

  钱父对蛮不讲理的钱母失望之极,下定决心离婚。

米粒向前冲2集剧情介绍

  

  康氏公司换了一个老板,新老板是康氏公司老总的儿子,姓钱名康,刚从国外留学归来,长得一表人才,是标准的高富帅类型。

  钱康回国弄清父母离婚原因,利用职务之便停了米粒的职,米粒向钱康提出质疑,钱康理直气壮指责米粒破坏他父母的婚姻。

  米粒委屈无比,与钱康理论,两人立足不稳同时摔倒在地上,嘴对嘴亲到了一块,米粒迅速从地上爬起来,抬手擦了几下嘴唇,一脸憎恶痛骂钱康耍流氓。

  钱母要求钱父离婚之后净身出户,钱父为了成功与钱母离婚,同意一分钱也不要,在杨月曦的帮助下,钱父离家出走下落不明。

  晚上,米母在家做菜,罗小蔓盘腿坐在沙发上玩笔记本电脑,多年以来,罗小蔓对同母异父的姐姐米粒心怀仇恨,米粒多年以前获得出国留学机会,罗小蔓认为母亲偏心,其实母亲没有偏心,米粒出国留学的钱是其生父遗留下来的,米母没有拿出一分钱供米粒出国留学。

  罗小蔓虽然已经知道米粒出国留学真相,但还是把米粒当成敌人对待。网上已经流传米粒被钱母指认是小三的贴子,罗小蔓惊喜交加唤来母亲浏览网上的贴子。

  孟岩是大明星,拥有众多粉丝,米粒计划为孟岩改造形象,换一种生活姿态。孟岩惦记着米粒被钱母误会是小三的事情,要求钱康公开向米粒赔礼道歉,钱康正为父亲失踪而烦恼,拒绝了孟岩提出的要求,两人险些当着米粒的面大打出手。

  孟辉打电话给米粒,将自己的情况简单说了一遍,因被母亲逼婚,孟辉打算与米粒假扮情侣。

  米粒与孟岩通电话的时候被钱康无意中听到,钱康主动邀请米粒到餐厅喝酒,提醒米粒需要等他找到父亲,他才会说服母亲向米粒公开道歉。

  丁勇从一个员工手中获取一份米粒与钱父签订的机秘协议,钱父同意把公司百分之十的股份送给米粒,这就意味着钱母就算离婚成功获得所有财产,公司百分之十的股份归米粒所有。

  钱母心情悲痛,打电话给钱康,在电话中述起苦来,对米粒恨之入骨。

  钱父与米粒签下股份转让协议,协议还有三个月就生效,届时米粒将持有康氏公司百分之十的股份。

  钱母在电话中向钱康述苦,万念俱灰。钱康晚上回到家中,恰逢母亲焚烧一些衣物泄愤。

  早上,罗父用餐之时向米母谈起米粒闹出的小三风波,米母维护米粒心切,与罗父吵了一架,罗小蔓虽然也是米母所生,但因与米粒同母异父,把米粒当成了敌人,趁机与父亲一起与米母争吵,气得米母七窍生烟,形容父女两人是猪,每天只知道吃饭,从来不做家务事。

  钱父暂时在杨月曦家中落脚,钱康正在管理康氏公司,钱父打算在外面居住一段时日,让没有经过大海大浪的钱康磨砺自己。

  钱母经常到按摩院按摩,罗小蔓是按摩院的技工,钱母享受按摩服务的时候接到一个电话,在电话提到自己有儿子以及上亿家财,说者无意,听者有心,罗小蔓决定获取钱母好感,嫁到钱家成为有钱人。

  米粒送了一件饰品给罗小蔓,却热脸贴了冷屁股,被罗小蔓认定傍了大款成为小三变成富婆,却抠门的不舍得买更好的饰品。米粒好心好意送饰品给罗小蔓,反被罗小蔓污蔑,心中气岔难平,回家把攒下的工资送给母亲,在母亲面前流泪寻求慰藉。

  罗小蔓到钱家为钱母检修电路,在钱母面前扮出楚楚可怜的模样,谎称自己从小在福利院长大。钱母对罗小蔓非常信任,留罗小蔓在客厅,自己则去卫生间洗澡,罗小蔓看着宽敞豪华的客厅,暗自在心中发誓一定要嫁进钱家成为富婆。

  钱父悄然现身,注视进入公司大楼的钱康,钱康已能独挡一面管理公司,钱父并不打算与钱康见面,只想让钱康独自一人管理公司。

  钱母到公司找米粒,要求米粒退还与钱父签订的股权,因米粒不肯归还股权,钱母搬了一张坐凳坐在公司门口大吵大闹,引来许多行人围观。

  钱康闻讯而至,神色焦急劝说母亲停止吵闹,以免破坏公司的形象。

米粒向前冲3集剧情介绍

  

  钱母在康氏公司门口耍横,静坐抗议。米粒无可奈何,向钱母表示愿意归还康氏股份。

  丁勇拍下米粒与钱母谈话情景,传到微博上,利用不知情的网友造势,将米粒推向风口浪尖。

  米粒已向钱母妥协同意归还股份,当她从网上看到微博内容,气得七窍生烟。钱康主动向米粒赔不是,带着米粒到餐厅,亲自做了水果沙拉慰劳米粒。

  罗父与罗小蔓得知米粒即将退还股份,父女两人同一个鼻孔出气,一脸惋惜,不支持米粒退还股份,百分之十的股份对康氏公司来说不多,但对平头百姓来说,无疑是一笔巨额财富。

  米母重视米粒大过金钱,数落罗父与罗小蔓眼里只有钱,置米粒的名声不顾。

  米母携带米粒与康氏公司签的合同,将钱康约到餐厅,送还合同,同时托咐钱康让钱母写一份书面道歉信,洗清米粒的冤屈。

  小玉是丁勇的女朋友,丁勇得知小玉怀上孩子,欢天喜地与小玉到民政局办理结婚证,迎接幸福美满的婚姻。

  罗父还不知道米母已经归还股份,百分之十的股份能买房买车,过上富裕的生活,罗父一脸憧憬,与罗小蔓谈论得到股份之后的人生规划,当他得知米母已经归还股份,气得险些背过气去。

  罗小蔓时常到钱母家中做客,钱康某天晚上外出归来,遇到母亲送别罗小蔓,罗小蔓见钱康生得英俊帅气,心中暗自窃喜,开始做起丑小鸭变天鹅的美梦。

  钱母写了一份道歉信,丁勇帮助钱母调换道歉信,米粒得到一张白纸,怒气冲冲到办公室找钱康算账。

  钱康安抚米粒之时,发现舅舅丁勇站在室外,手中拿着道歉信挥舞,因担心加重与米粒的矛盾,钱康佯装视而不见,保证再写一份道歉信,给米粒一个满意的交待。

  晚上下班,钱康带着写好的道歉信,捂住纸上的内容,哄骗母亲签字。

  钱母非常精明,拔开钱康的手掌,看清纸上的内容,拒绝签下姓名。

米粒向前冲4集剧情介绍

  

  因母亲拒绝在道歉信上签名,钱康提心吊胆躲着米粒。米粒对钱康穷追不放,向钱康索要道歉信,钱康吞吞吐吐不敢说出原因,保证尽快让母亲写下道歉信给米粒。

  米粒为了证明自己没有勾引钱父,向钱母宣布即将与孟辉结婚,钱母喜出望外,掏出手机摄像,要求米粒对着镜头说出要嫁给孟辉,米粒拿钱母无可奈何,按照钱母的要求录了一段录像。

  钱康得知米粒即将结婚,心急如焚进行劝说。米粒为了洗清自己是小三的冤屈,宁肯牺牲自己的爱情,换来没有感情基础的婚姻,钱康强烈反对米粒嫁给孟辉。

  孟辉买了一把鲜花,到康氏公司当众向米粒求婚,许多员工走过来看热闹,催促米粒接受孟辉,钱康看在眼里,如同打翻了五味瓶,什么滋味都有。丁勇心如明镜,猜到钱康爱上了米粒。

  米粒与孟辉坐车去民政局办离结婚证,路上下起了倾盆大雨,一辆汽车忽然出现撞翻了米粒乘坐的汽车,开车的司机是丁勇,丁勇下车见闯了大祸,吓得魂不附体弃车逃走。

  米粒头破血流从车内爬出来,搂住昏迷不醒的孟辉,在雨中嚎啕大哭。

  准备参加演出的孟岩得知哥哥孟辉出车祸,不顾经纪人花姐劝阻,赶到医院见到了米粒。

  丁勇闯了大祸不敢回家,在雨中与老婆小玉通电话,小玉听出丁勇说话的声音非常慌张,丁勇借口雨势太大挂掉了电话。

  钱康因米粒结婚嫁人,心情失落喝醉酒回家上床睡觉。罗小蔓端了一杯水进入钱康睡觉的房间,情不自禁在钱康的额头亲吻,暗自发誓一定要嫁给钱康。

  钱母忽然走进房间,一脸警疑盘问罗小蔓为何进入钱康的房间,罗小蔓在钱母面前谎称送水给钱康,神色慌张离去。

  钱母没有往深处去想,坐在床边注视处于睡梦中的钱康,钱康忽然说了一句喜欢米粒的话,钱母吃了一惊目瞪口呆看着沉睡中的钱康,钱康喃喃自语,念叨着米粒的名字。

米粒向前冲5集剧情介绍

  

  钱康深夜将米粒唤到马路边,一脸愧疚,向米粒说出肇事司机是他的舅舅丁勇。警方正在四处寻酒驾肇事的丁勇,钱康也不知道丁勇去了何处。

  米粒获知真相,一脸悲愤,大骂钱家的人是混蛋,先是搞坏了她的名声,又害得孟辉出车祸。

  孟岩暗恋米粒,藏了许多封写给米粒的情书,花姐在无意中发现情书,提醒孟岩理应把重心放到歌唱事业上,不能因为暗恋米粒置事业不顾。

  丁勇闯了大祸不敢回家,向小玉索要一万元,小玉因手头紧张,借职务之便偷走了钱母携带的一万元,出门送到丁勇手中。

  钱母发现放在包包里面的一万元不翼而飞,吃惊不小,罗小蔓怀疑是小玉偷了钱,小玉心知肚明,对罗小蔓产生了敌意。

  罗小蔓陪钱母逛街,意外遇到米粒,罗小蔓曾在钱母面前谎称自己是孤儿,假装与米粒不认识,米粒没有拆穿罗小蔓,在坐车回家的路上收到罗小蔓发来的短信,罗小蔓在短信中警告米粒不能坏了她的好事,她打算嫁入钱家成为有钱的阔太太,告别坚苦的穷人生活。

  孟岩将钱康约到路边,要求钱康在三天之内找到丁勇,否则他会不惜一切代价报复钱家。

  孟辉脑部受到重创,成为植物人,孟母悲痛欲绝,要求米粒以后照顾孟辉的饮食起居,米粒在钱康的陪同下到医院看望孟辉,钱康向孟母表示医药费由他承担,孟母心情失落赶走了钱康三人。

  罗小蔓到公司找米粒,提醒米粒以后在钱家的人面前假装不认识她,她打算嫁给钱康,踏入豪门过上锦衣玉食的生活,如果米粒破坏她的好事,她定然不会轻饶。

  小玉劝说钱母提防罗小蔓,钱母当局着迷,被罗小蔓的表象蒙骗,小玉旁观者清,看出罗小蔓接近钱母居心不良,她提醒钱母不听劝告早晚会后悔。

  罗母将小玉的忠告抛到脑后,到康氏公司唤来一个女秘,让女秘为罗小蔓办理入职手续,做钱康的助理。

米粒向前冲6集剧情介绍

  

  孟岩到康氏公司找钱康,引来员工们围观,孟岩是明星拥有很高的人气,员工们因孟岩造访产生了骚动。

  孟岩进入办公室找到钱康,向钱康提出两个要求。一:找到舅舅丁勇。二:归还属于米粒的股份。

  钱康理亏不敢跟孟岩争吵,劝说孟岩有话好好商量,孟岩虽与康氏公司有代言关系,却早已抱着鱼死网破的念头,要求钱康尽快完成他提出的二个要求,否则他就借明星身份公布钱家对米粒的所作所为,将钱家推上风口浪尖成为众矢之的。

  龙哥是罗小蔓的前男友,罗小蔓是势利眼,认了钱母为干妈之后冷落了龙哥。龙哥对罗小蔓纠缠不休,一天晚上在街边找到罗小蔓,言语轻浮对罗小蔓动手动脚。

  罗小蔓接近钱母已被龙哥得知,龙哥也认识钱母,扬言要找钱母拆穿罗小蔓的底细,罗小蔓死活不肯跟龙哥走,两人发生推搡,被下班回家的米粒撞见。

  米粒掏出手机声称要打报警电话,龙哥气急败坏逃之夭夭,罗小蔓没有对米粒产生感激,反而旧事重提,要求米粒归还出国留学剩余的钱,米粒再次向罗小蔓声明,出国留学的钱是她的生父遗留的,并非母亲支援,但罗小蔓就是不相信。

  罗小蔓成功获得钱母好感,回家收拾行李搬入钱家。在钱家当保姆的蒋小玉心知罗小蔓没安好心,发了一条短信给钱康,提醒钱康提防住进钱家的罗小蔓。

  罗小蔓搬进钱家四处走动,私闯蒋小玉居住的房间,找到一分怀孕检查单,蒋小玉进房指责罗小蔓私自进入她的房间,罗小蔓已经成为钱母身边的红人,不可一世煽了蒋小玉一个耳光,警告蒋小玉以后少管闲事。

  钱康抑制不住对米粒的爱恋,找了一个机会在公司阳台上向米粒表白,米粒吃了一惊没有表态,钱康情难自控强吻了米粒。

  孟辉虽然已经出院,却还是没有苏醒过来,孟母产生了让米粒与孟辉结婚冲喜的想法。钱康得知此事,转告给米母,米母不希望米粒嫁给已是植物人的孟辉,凑了两万元送给孟母。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