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月如金剧情介绍

1-6集

岁月如金第1集剧情介绍

  

  1978年春,在东北刘禾屯下乡的知青石德宝即将返城,与他一起下乡的几个伙伴已经差不多全部走完,只剩下钱海虹还滞留在刘禾屯。

  钱海宏因为生下了一个孩子,再加上患上重病,没有能力带着孩子返回城市,改革虽然开放,许多农村条件还是非常落后,钱海虹因为缺医少药,奄奄一息即将离开人世。临死之前,她把尚在襁褓中的女儿托咐给石德宝。

  石德宝重情重义,收养了钱海虹的女儿,与村上的姑娘刘桂花一起照顾小家伙。

  刘父见石德宝平白无故多了一个女儿,惊怒交加一番追问,弄清小孩的来历之后,刘父提醒石德宝如果执意领养孩子,很有可能无法返回城市。

  石德宝视孩子为已出,不肯听从刘父的建议送走孩子,刘父提醒石德宝有两条路可以走,第一条路送走孩子。第二条路与刘桂花结婚,两人结婚才能合法抚养孩子,否则孩子将成为黑户上不了户口。

  石德宝因为有喜欢的人,两条路都不肯选择。刘父盛怒之下打算送走孩子,石德宝走投无路,只得决定与刘桂花结婚。

  远在城市的石父得知石德宝在农村娶了媳妇,还领养了一个女娃,取名为石方圆,内心无比欣慰,支持石德宝有情有义的行为。

  春去秋来,光阴飞逝,一年过去,石德宝携妻女登上驶向城市的列车,在车上遇到小青年大龙骚扰列车员柏铃,路见不平出手相助,与妻子刘桂花联手教训了大龙一顿。

  来自农村身上散出纯朴气质的刘桂花迅速获得石母好感,在石母的陪同下出门购物,获得石母赠送衣物。

  姜素芹身为刘桂花的嫂子,自我感觉良好,教导来自农村的刘桂花经常洗手,保持卫生,免得病从口入。

  罗小马是石德宝的恋人,造化弄人,两人被现实折散,一个已经成家立业,一个孑然一身还在为前途打拼。

  石德宝回城不久联系到罗小马,骑着自行车搭载罗小马到树林游玩,罗小马下车之后眼噙泪水,责备石德宝言而无信娶了别的女人。石德宝一脸愧疚向罗小马赔不是,除了自责以外,他无力再扭转命运的安排。

  罗小马因为没有落实政策只能在街道工厂糊纸盒,石德宝劝罗小马振作起来,希望她面对现实,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岁月如金第2集剧情介绍

  

  自从儿子石德宝携家带口回来,石父的病好了很多,喝药的时候与石母开玩笑,称如果儿子没有回来,自己可能蹦哒不了几天了,早就一命呜呼了。石母哭笑不得,数落石父胡说八道。

  夜色已深,继承了农村妇女勤劳能干作风的刘桂花还在院子里面忙活,姜素芹挺着大肚子与刘桂花侃大山,刘桂花把姜素芹当成知心好友,有话都对姜素芹说,她打算带上一蓝鸡蛋看望石德宝的初恋情人罗小马。

  刘桂花是急性子,说做就做,从姜素芹嘴中问到罗小马的家庭住址,拎了一篮鸡蛋,披星戴月向罗小马家中走去。

  罗小马家门口的电灯坏了,石德宝修好了电灯,劝说罗小马找个对象成家,免得整天心浮气燥没个正形。

  罗小马心属石德宝,对其它男人没有兴趣,不由分说搂住石德宝哭泣,这一幕被走到罗家门外的刘桂花目睹,顿时有如五雷轰顶,摔落了手中的一篮鸡蛋。

  次日天明,石母为刘桂花量身裁衣,打算做一件新衣服给刘桂花,对于喜欢打扮的女人来说,有新衣服穿是一件非常开心的事情,刘桂花则不然,目光呆滞,心中无比悲痛,却始终强装欢笑,默默承受石德宝的背叛。她把目睹石德宝与罗小马拥抱的事情说了出来,石母却不相信。

  经过坚难的思想挣扎,刘桂花领着女儿石方圆出门找到罗小马,眼含泪水表示,打算与石德宝离婚,石方圆日后的母亲则是罗小马。

  石德宝与刘桂花结婚是为了抚养石方圆,两人没有感情基础,刘桂花心知自己只有跟石德宝离婚,才能成全石德宝与罗小马这对有情人。

  为了不引起石德宝的怀疑,刘桂花借口回家干农活,辞别石家的人匆匆离开繁华的都市,踏上驶往老家的列车。在列车上,刘桂花遇到了列车员柏铃,在柏铃的追问下哭哭啼啼说出面临的不幸。

  刘桂花回到农村,要求当官的父亲开设离婚证明书。刘父架不住刘桂花软磨硬泡,遂了刘桂花的心愿开了离婚证明书。

  远在城市的石父似乎心有感应,在刘桂花离去不久病重身亡。

岁月如金第3集剧情介绍

  

  石父病重不治撒手人寰,石母叮嘱石德宝返回农村,接妻女回家,虽然石方圆不是石家的血脉,但石母心怀仁慈,早已把年幼的石方圆当成了亲孙女。

  石德宝回农村之前向罗小马道别,罗小马的家中情况得到改观,父亲寻求的政策已经落实,得到了一笔工资。罗小马计划离开糊纸厂,一心一意攻读学业为考大学做准备,未来的路途已能看到一丝曙光,罗小马欣慰之余,安慰石德宝不要为落实女儿的户口发愁,她已经弄清石德宝不是石方圆的生父,她的父亲愿为石德宝女儿想办法上户口。

  石德宝辞别罗小马,带着女儿踏上驶往农村的列车,不料这一去,却再也未能见到妻子刘桂花。

  一个小男孩在刘禾屯的河道被水流卷走,性命危急,刘桂花虽是农村妇女,没有崇高的思想,但也有见义勇为的本能,跳入河中把小男孩救到岸边,自己因为筋疲力尽被河水夺去了生命。

  石德宝为刘桂花立好坟墓,带着女儿离开居住多年的农村,在嫂子姜素芹的逼迫下搬到简易屋居住。姜素芹因为怀上孩子性格大变,对石德宝产生敌意,石德宝从此以后将与姜素芹抬头不见低头见,两人的磨擦只是刚刚开始。

  石德亮身为石家老大,对妻子姜素芹的霸道行为颇有微词,夫妻两人在房内发生激烈争吵,石德宝在房外听得真切,拍窗提醒两人的争吵声已被左邻右舍听到,他心胸宽广对大嫂姜素芹充满尊敬,没有因为被赶到简易屋居住心怀不满。

  住的地方解决了,找工作才是头痛事。石德宝在城市认识的人不多,向一起下过乡的李二胡求助,李二胡在国营饭店工作,得知石德宝会木工活,李二胡决定在领导耳边吹吹风,让领导安排临时的木工活给石德宝。

  石德亮下班回家,一脸神秘向母亲笑称弟弟石德宝找到了工作,身为哥哥的他,把原本属于自己的工作让给了弟弟石德宝,石母获知真相唉声叹气深受感动。

  柏铃下班回家从国营餐馆外面经过,被石德宝吹奏的乐曲吸引,进入餐馆获得石德宝摆上火锅款待,石德宝是餐馆的守夜员,借职务之便请柏铃大吃一顿。

  两人一来二去成为朋友,柏铃送了一件玩具给石德宝,托咐石德宝把玩具转交到石方圆手中。

岁月如金第4集剧情介绍

  

  石德宝帮助柏铃买蜂窝煤,将买回的蜂窝煤摆放到柏家大院内。柏母对干活卖力的石德宝产生好感,笑容满面打探石德宝的家庭情况,石德宝老实厚道,如实把家庭情况说了一遍。柏母得知石德宝已经结婚育有一女,顿时吃了一惊。

  柏铃见母亲又在为她的终身大事瞎操心,赶紧送已经摆完蜂窝煤的石德宝回家,免得母亲唠叨个没完把原本欢乐的气氛弄得无比尴尬。

  罗小马已经是大学生,意气风发高人一等,石德宝在罗小马的邀请下到餐厅吃饭,罗小马直入主题,提出与石德宝再续前缘,石德宝因为结过婚还带着一个女儿,觉得自己配不上罗小马,转移话题教导罗小马将心思花在学业上。

  柏铃与石德宝成了好朋友,两人隔三差五经常见面,石德宝邀请柏铃看电影,在路上遇到挑事的齐大龙,两个大男人争风吃醋打了一架,石德宝带着柏铃回家窜门,大嫂姜素芹对柏铃风言风语,认为柏铃是扫帚星,总能给石德宝带来血光之灾。

  柏铃因被姜素芹排挤,心情低落取消看电影的计划,石德宝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执意邀请柏铃去电影院看电影。

  石德亮与石德宝调换了工作,石德宝成了公车司机,过上了风光体面的生活,姜素芹牢骚满腹,向石母述苦,难以理解石德亮无私的行为。

  齐大龙是柏铃的发小,儿时的他为人还算厚道,长大成年之后跟着一帮地痞不学无术,渐渐养成了好逸恶劳的性子,因梦中情人柏铃被石德宝夺走,齐大龙怀恨在心,搭乘石德宝驾驶的公车,趁机持刀劫持乘车的罗小马。

  车上的乘客吓得噤若寒蝉,齐大龙指责石德宝吃着碗里看着锅中,一脚踏两船,游走于罗小马与柏铃之间。

  石德宝停下公车,面色平静与齐大龙对峙,齐大龙押着罗小马下车,转身就走,石德宝瞅准一个机会冲上前,与齐大龙滚落到路边的树丛中发生扭打,齐大龙在慌乱中捅了石德宝几刀,罗小马和乘客们趁机上前齐力制服齐大龙。

  石德宝负伤住进医院,柏铃闻讯赶来,罗小马对柏铃没有好感,认为是柏铃害得石德宝受伤。

  石德宝因为腿部负伤不方便再驾驶公车,转调为一名售票员,开始从业以来第三份工作。相比之下,李二胡混得风生水起,承包了国营餐馆成了个体户,前途一片光明。

岁月如金第5集剧情介绍

  

  罗小马的大伯二叔都在美国工作,两人签下担保罗小马在美国读书的保证书,万事具备,只欠东风,只要罗小马愿意,随时都可以飞往美国就读。

  罗父虽然身为外交官,但脑子里面残留着封建思想的余毒,认为罗小马与结过婚育有一女的石德宝门不当户不对。罗小马不顾父亲反对,对石德宝一往情深,找了一个时间将石德宝约到餐厅吃饭,劝说石德宝一起到美国读书。

  石德宝舍不得离开含辛茹苦带大的女儿,婉言谢绝了罗小马的好意。罗小马失望之余,只得独自一人远赴海外,开始留学生涯。

  柏铃为了顺利与石德宝交往,给姜素芹的儿子全子买了许多礼物,姜素芹是势利眼,面对柏铃送来的糖衣炮弹,热情接待。

  石德宝与柏铃建立深厚感情,就差谈婚论嫁这一步了。齐大龙出狱上门找柏铃的麻烦,在柏铃家做客的石德宝勇猛无敌赶走了齐大龙。

  柏母放下对石德宝结过婚的偏见,要求石德宝表态,是否愿意娶柏铃为妻,石德宝与柏铃交往多年,早就产生了娶柏铃过门的念头,正好柏母也有意嫁女,石德宝当场表示愿娶柏铃。

  幸福来得过于突然,柏铃恍如隔世,怀疑石德宝只是随口说说,石德宝在回家之前搂住柏铃,笑称自己从来不说谎骗人,柏铃见石德宝是当真打算结婚,欣喜不已。已经逃走的齐大龙藏在柏家门外拐角处,探出身子一脸仇恨注视石德宝与柏铃拥抱。

  为了得到柏铃,齐大龙指使几个混混骚扰下班回家的柏铃,在柏铃走投无路之时,齐大龙不失时机现身,唤退几个混混,死皮赖脸要求柏铃请他吃饭表达谢意。

  柏铃落入齐大龙设计的圈套,在餐厅中喝下撒入迷药的白酒,被齐大龙抱到宾馆侵犯。

  次日天明,柏铃心情沉重一路哭着回家,因无脸见石德宝,柏铃带着母亲搬家。石德宝正热火朝天布置房间,做好结婚准备,柏铃不辞而别忽然搬走,石德宝沮丧不已,但也只能按部就班工作,消磨着自己的时光。

  全子与石方圆渐渐长大,石方圆顽劣难训,先是指使全子往厕所扔炮仗吓唬老师,接着又帮助全子写了一篇父亲是赌徒的日记,老师看完日记信以为真,到石家家访,数落石德亮赌博。

  姜素芹怀疑日记并非出自全子之手,追打心虚逃窜的全子。

岁月如金第6集剧情介绍

  

  石方圆顽性不改,屡次捉弄姜素芹,石德宝在公司上班之时,姜素芹不请自来,在石德宝告石方圆的状,言语间满是仇恨,把石方圆形容为小杂种。

  石德宝护女心切,提醒姜素芹以后不能用小杂种的词语形容石方圆,石方圆从小命苦,几个月大的时候被生父抛弃,母亲又患上重病不治身亡,石德宝非常疼爱石方圆,不允许任何人用侮辱性的词语责骂石方圆。

  石家就数姜素芹与石方圆水火不容,两人上辈子可能是仇敌,石方圆平日处处捉拿姜素芹。

  一天晚上,石家上下围桌吃饭,石方圆事先在姜素芹的饭碗中放了辣椒粉,辣得姜素芹火冒三丈,离桌追撵石方圆,被石德宝劝阻。

  石方圆在饭桌上捉弄了姜素芹,没有消停,又在姜素芹睡觉的床铺上放了一堆蚯蚓,姜素芹回房拿起床上的一条蚯蚓看了一眼,惊怒交加向石母告状,石母跟石德宝一样非常疼爱石方圆,劝说姜素芹不要跟小孩一般见识。

  姜素芹难咽心中恶气,跑到还在餐馆工作的石德亮身边告状,石德视正在埋头计算一天的收入,没好气地数落姜素芹跟少不更事的石方圆计较。

  石方圆不但顽性难改,还逃了一周的课,石德宝到学校突击检查,从老师嘴中得知了此事。

  石方圆年纪小小旷课逃学,石德宝操碎了心,到餐馆找大哥石德亮喝酒,一起喝酒的还有二胡,石德宝向两人倒苦水,不知如何调教处于叛逆期的石方圆。

  石方圆与全子放学被一个高年级学生拦下,高年级学生向全子索要钞票,石方圆与全子奋力反抗,高年级学生踢伤了全子的腿部逃之夭夭,全子被送到医院,姜素芹哭天抹泪认定是石方圆害得全子受伤。

  全子没有歪曲事实,把自己被高年级学生欺负获石方圆搭救的过程说了一遍,石母非常高兴,数落姜素芹总是对石方圆持有偏见。

  入夜,石方圆上床睡觉,入睡之前忽然关心自己的身世,石母担心石方圆知道自己并非石家血脉,忧心忡忡与石德宝思忖对策。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