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边城浪子剧情介绍

1-6集
新边城浪子剧情介绍

新边城浪子第1集剧情介绍

  

  西北边城,黄沙飞扬。傅红雪骑着马在黄沙中狂奔由西域直赴边城而来。他的耳边不断响起母亲花白凤命他去为父亲白天羽报仇的嘱托。

  富家花花公子慕容明珠带着一帮喽啰在边城的一个旅馆里喝酒,众喽啰纷纷讨好地围在他身边奉承他。慕容明珠大婚在际,马上要迎娶万马堂的大小姐马芳铃,马芳铃是万马堂堂主马空群的掌上明珠,也是武林第一美女。但生性放浪的慕容明珠可不愿为了一棵树放弃整片森林。这时旅馆一名女子正准备出去,慕容明珠瞥见女子彼有些姿色,于是淫笑着和众喽啰围了上去。

  众喽啰按照慕容明珠的命令将女子绑起来送到他的客房。就在女子惊恐不安时,一个机灵且身手不凡的男子笑着悄悄地破墙而入。不久慕容明珠推门进屋,眼见被绑的女子正羞涩地坐在床角,他凑近女子轻薄地伸出了手。谁知,揭开女子面纱,慕容明珠赫然发现竟然是个男子。

  此人名叫叶开,他心思缜密,锄强扶弱,观察推理能力极强,而且还有一身过硬的武功,他最爱捉弄权贵,权贵们对他恨之入骨却又无可奈何。由此,叶开在江湖上小有名气。叶开将慕容明珠好好戏弄一番,然后把他绑在木桩上,穿着他的衣服扬长而去。

  在大漠一家名为无名居的客栈里,来自江湖四面八方的人马齐聚此处。他们中大部分人是仰慕舞女翠浓超群的舞技和动人的芳颜。翠浓表面是个舞女,但她却是一支女子帮会的头目,她手下的女子四处打探江湖的动静收集情报。表面上她服从服务于客栈老板萧别离,实际她和萧别离背后的大老板却是马空群。

  这天,客栈里意外地迎来几位不素之客,先是一身华服自称慕容明珠的叶开,接着是不苟言笑高冷的傅红雪。傅红雪刚进来不久,叶开就通过观察发现他来自漠北,手里还拿着一把非同寻常之物的大刀。叶开有意地向傅红雪示好并想接近他,想看看他手里的刀,但傅红雪却一副拒之于千里之外的冰冷。叶开只好悻悻离开。

  此时,长期谨小慎微的翠浓发现一个异常情况,她派出去的人都带回了平安无事的消息,唯独一个叫银狐的女子竟然失踪。没有银狐带回来的平安,翠浓总是不安,她让手下打听银狐的下落。不久,有人向她汇报在大漠深处,她们发现了异常。

  翠浓跟着众姐妹一起赶到事发点,结果看到两具棺木。众人打开棺木,赫然发现棺材里躺的竟然就是银狐。银狐的胸口深深地插着一把匕首。众姐妹见银狐惨死无不目眦尽裂,纷纷嚷着要给银狐复仇。但冷静聪慧的翠浓却发现了银狐身上的种种异相。经过分析,她认为银狐是自杀的,她分明是用自己的尸体给她带回来消息。毕竟,一具死尸远比一个活人能逃脱检查。翠浓分析后在银狐嘴里果然找到一份情报。情报上称,远在漠北的魔教并没有消亡,相反,它最近还派了一个武功高强的人潜入边城。翠浓看了情报大惊。

  叶开悄悄潜入客栈房间寻找有用信息,却不料在一个房间里遇到丁灵琳。丁灵琳是武林世家丁乘风的爱女,她聪明伶俐,俏丽活泼,听闻叶开的侠义之事后,一直对他非常仰慕,这一次,她是追随叶开而来。叶开来不及细问丁灵琳,便突然遭到刺客的袭击。叶开护着丁灵琳躲过暗杀。

  翠浓接到手下的消息,那个叫傅红雪的人竟然不见了。翠浓带人找过去,眼见在一个山谷处,傅红雪单枪匹马地拦住了万马堂的马队。叶开和丁灵琳也躲在暗处看到,他很替傅红雪捏了一把汗。就在傅红雪与马队动手时,一个身着红衣的女子如仙子般从天而降。此人正是马芳铃,傅红雪对上马芳铃的目光,一时被惊艳。

新边城浪子第2集剧情介绍

  

  就在傅红雪被眼前的马芳铃惊艳愣在当下时,马芳铃毫不客气地动手。几招过后,就在傅红雪的刀要砍向马芳铃时,躲在暗处的叶开突然出手,击落傅红雪手里的刀。顿时,万马堂的人都围攻傅红雪,傅红雪原本还在反抗,但却突然想到临行前母亲命令他,让他吸引马芳铃并想办法让她爱上他。于是傅红雪停止反抗束手就擒。

  马芳铃要手刃傅红雪,那些曾和万马堂堂主马空群一起打江山的元老们纷纷制止,他们毫不留情软硬兼施地要求马芳铃不得现在动手复仇,要待一切问清楚才行。言语间对马芳铃甚是不屑。马芳铃极力争辩,双方僵持不下。叶开觉得自己出面的时机到了。

  叶开自称慕容明珠,口口声声地称呼马芳铃为娘子。叶开巧舌如簧,很快稳住局势,成功开脱马芳铃。马芳铃对傅红雪的行为仍耿耿于怀,虽然没有砍他的头,但她还是拿鞭子狠狠教训了傅红雪。

  马芳铃将逼供傅红雪的任务交给公孙断。公孙断是马空群安排给她的贴身护卫。公孙断年轻帅气,一直暗恋马芳铃,对马芳铃更是言听计从。公孙断对傅红雪毫不手软,将他折腾的遍体鳞伤。傅红雪想到临行前母亲的交待,他一言不发地忍受着酷刑。

  次日,马芳铃把叶开和丁灵琳一起带到他们的马场。马芳铃的手下把傅红雪带过来,逼着他做人肉马蹬供马芳铃踩着上马。可傅红雪却宁死不屈,还差点弄倒马芳铃。马芳铃大怒,拔刀要砍了傅红雪,傅红雪处变不惊,视死如归。叶开及时握住了马芳铃的手臂,然后建议她把傅红雪发配到角斗场。叶开也很无奈,可这是救傅红雪唯一的权宜之计。

  当晚,傅红雪突然生病,他冷汗如雨虚弱不堪。次日,傅红雪被带到角斗场,马芳铃一干人等围坐在四周看傅红雪如何与人角斗。傅红雪看似弱不禁风的样子闪躲另一个角斗士的挑衅进攻,看上去狼狈不堪。叶开却在一旁看出傅红雪只是借此人之手砍断自己身上的铁链。果然,傅红雪相势而动,将角斗士一招致命。

  马芳铃盛气凌人高高在上地宣布,傅红雪可以获得自由。没想到傅红雪却不愿意现在就离开。马芳铃不服气地逼着傅红雪和她决斗。傅红雪被逼的出手反击,仅仅数招他就轻易将马芳铃制服。马芳铃惊诧地看到傅红雪的刀并没有刺入自己身体。

  叶开私下告诉丁灵琳,自己发现傅红雪的武功深不可测,万马堂里没有一个人是他的对手,而且他的武功竟然是魔教的功夫。他还告诉丁灵琳,马芳铃手里的朝露剑是一把稀世珍宝,剑里还隐藏着一个秘密。他让丁灵琳找机会协助自己偷到此剑。

  丁灵琳拉住马芳铃共浴,叶开乘机偷走了朝露剑,可他却根本拔不出这把剑。就在叶开千方百计鼓捣那把剑时,马芳铃发现。叶开巧掩饰过去。马芳铃笑着告诉他,如果有人能拔出这把剑,自己会抛弃一切地跟他远走天涯。

新边城浪子第3集剧情介绍

  

  马芳铃带着万马堂的人前往沙漠深处。她向叶开解释到,这是万马堂每年都要举行的猎野马活动。目的就是猎回野马与万马堂的马匹配种确保万马堂的马匹都为良驹。她还告诉叶开,沙漠深处到处都是流沙坑,人一旦陷入必死无疑。叶开有些替身为马奴的傅红雪担心,因为他此时正作为马奴在万马堂马队前探路。马芳铃却觉得理所应当。

  马队行进途中小憩时,马芳铃骑着马点名让傅红雪带路,她想到沙漠深处埋葬手里的朝露剑。谁知傅红雪突遇流沙坑,马芳铃眼睁睁地看着傅红雪在流沙中越陷越深,眼看不能救,傅红雪突然甩出身上捆绑的铁链到一棵枯树上,终于自救成功。

  马芳铃看他无恙难得和他多说了几句。她说自己在万马堂形同傀儡,和傅红雪一样也是个奴仆。眼看父亲马空群闭关一年马上出关,自己也要嫁给不爱的人慕容明珠。既然自己找不到拔出朝露剑的人,自己不如埋葬这把剑。说完,她把剑远远地扔了出去。

  突然,一帮蒙面杀手出现,傅红雪和马芳铃急忙应对。无奈寡不敌众,两人渐渐体力不支。手无寸铁的傅红雪慌乱间拾起朝露剑,毫不费力地拔剑出鞘,然后与杀手们打斗。这时另一帮蒙面人突然赶到,他们出手帮助傅红雪歼灭杀手。此时受伤倒地的马芳铃完全忘记了眼前的危险,她呆呆地看着轻松拔剑的傅红雪。

  杀手被歼灭后,刚刚帮助他们的蒙面人像突然出现时一样突然消失。傅红雪看马芳铃受伤严重,于是不由分说地带着马芳铃往回走。马芳铃破口大骂傅红雪,她没想到拔剑出鞘的那个人竟然是傅红雪这个马奴。马芳铃嫌恶之极。

  傅红雪却始终任打任骂地对马芳铃不离不弃。两人在行进途中,马芳铃身中的毒剑毒发,傅红雪强行为她吸出伤口的毒血。马芳铃却不愿傅红雪为自己做这些,她大骂傅红雪就算拔出剑又有何用,他还是没有勇气带自己离开,因为马芳铃对自己处境很不满,她生无可恋。可傅红雪却不管不顾地冒着生命危险救马芳铃。

  万马堂的马芳铃的贴身侍卫公孙断一直暗恋马芳铃,眼见马芳铃失踪他早就乱了分寸。他要不顾一切地出去寻找马芳铃。这时众人惊呼马芳铃回来了。可当他听说发现马芳铃时,她被傅红雪抱在怀里。公孙断妒火中烧,他下令把傅红雪关进牢房。

  叶开知道傅红雪处境险恶,他质问马芳铃为什么不帮傅红雪。马芳铃突然投进叶开怀里要强吻他。叶开惊慌地推开她。马芳铃又自暴自弃地要把自己的身体献给叶开,叶开一语道破天机,他说自己根本不是马芳铃心里的人,她厌恶傅红雪根本就是因为傅红雪已经走进她心里,她却无法面对。马芳铃被说中心事,一时无言以对。

  此时在牢房里,公孙断果然磨刀霍霍咬牙切齿,他扬言要以最痛苦的方式结束傅红雪的生命。叶开突然闯进来,他装出一副被戴了绿帽子气愤填膺的样子鞭打傅红雪,公孙断还想说什么却被叶开连推带搡地赶出牢房。

  叶开放开傅红雪,傅红雪除了说声谢谢却质疑他为什么救自己。叶开告诉他,因为自己把他当朋友。傅红雪却毫不留情地称,自己根本不把他当朋友。

新边城浪子第4集剧情介绍

  

  翠浓小心地在万马堂四处打探,谁知差点被发现。叶开及时把翠浓拉到暗处。叶开直截了当地揭穿翠浓,她表面是个舞女,其实她是马空群的暗探,是马空群收养的义女,也是马芳铃的姐姐。她潜伏在万马堂就是为了保护马芳铃。翠浓被揭穿反唇相讥,她质问叶开到底是什么人,因为她清楚叶开根本不是慕容明珠。叶开笑着告诉他,他们各自保守好秘密好了。

  翠浓带着亲手为傅红雪做的饭菜到牢房看他。翠浓感情复杂地紧紧盯着傅红雪的眼睛。翠浓原本准备了匕首欲刺杀傅红雪,谁知傅红雪突然问她那天晚上是不是她。翠浓警觉了,她意识到万马堂极有可能还有内应。

  傅红雪像一个普通马奴一样在仓库做苦力。马芳铃过来后,却鸡蛋里挑骨头找傅红雪的茬。她刁难傅红雪的行为终于激怒傅红雪。傅红雪质问她为什么总是和自己过不去。

  翠浓把万马堂可能有内应的情报向自己的大老板做了汇报。这时有属下来报,她们的其他姐妹都失踪了。翠浓心中有不祥的预感。她四处找寻,终于在荒漠中找到众姐妹。可是她看到的是姐妹们惨死的尸体。翠浓悲痛欲绝。

  大老板手下的得意干将锦猫觉得众姐妹的死一定是傅红雪所为,她责怪翠浓心软对傅红雪下不了手。翠浓争辩自己只是想放长线钓大鱼。锦猫心中不服,她提醒翠浓今天是她做暗探的最后一天,过了今天,她再也不用操心了。再说这也是她一直期盼的事。

  哪知,翠浓交出万马令令牌后,锦猫拿到令牌马上下令去杀傅红雪。翠浓却突然出手抢回万马令,锦猫愕然。翠浓称,自己改变主意了不想退出。

  翠浓买通一帮江湖朋友配合自己演一场劫狱的戏。傅红雪没有发现异常,而是跟着翠浓逃了出去。马芳铃得知消息暴跳如雷,但听说翠浓行动时竟然拿着万马令非常不解。

  翠浓带着傅红雪逃跑时遇到马芳铃派出的追兵。两人全力反击,无奈寡不敌众。这时天气骤变,狂风大作漫天风沙。有人惊呼黑风暴。可翠浓和傅红雪为了逃命已经顾不得了,他们冲进风沙里。

新边城浪子第5集剧情介绍

  

  翠浓和傅红雪紧抱着沙漠里的一棵枯树总算躲过黑风暴。风暴刚刚平息,翠浓就像疯了一般在砂砾里寻找自己的发簪。可根本找不到,最后她绝望地瘫坐在地上晕厥过去。等她再次醒来竟然在无名居里,她紧张地寻找傅红雪。萧别离告诉她不要找了,傅红雪把她送回来后就离开了。现在锦猫拿着万马令正四处寻找傅红雪。翠浓大惊。

  马芳铃接到属下报告,得知傅红雪安然无恙地出现在小镇集市。马芳铃情不自禁地喜形于色。叶开正好过来,看到马芳铃的样子提议不如就势放了傅红雪,马芳铃见叶开看出自己心思非常羞涩,她掩饰到自己放谁也不会放了傅红雪这个马奴。

  锦猫让手下的姐妹回去到萧别离那里拿追月弯弩对付傅红雪,她自己则悄悄跟踪傅红雪到湖边。突然锦猫觉得眼前一黑昏睡过去。这时傅红雪回头看到头戴面纱一头白发的花白凤。

  锦猫醒来正懊恼跟丢傅红雪时,属下拿着追月弯弩过来告诉她傅红雪出现在集市。锦猫急忙追过去。果然,傅红雪正坐在街边悠闲地喝茶。锦猫正准备朝傅红雪发弩时,翠浓赶到制止了锦猫。锦猫拿出万马令指责翠浓无权干预此事。两人正争执间,马芳铃带着人马要把傅红雪抓走。

  翠浓悄悄扔给傅红雪一张纸条,告诉傅红雪自己知道马空群下落。傅红雪大惊,他不再想跟马芳铃回去,而是想和翠浓去找马空群。傅红雪轻而易举地逃脱马芳铃,和翠浓逃至偏僻之处。傅红雪急切地问翠浓如何得知马空群下落。翠浓告诉他,无名居根本不是普通的风月场所,而是专门买卖江湖信息的地方,所以她才会知道马空群下落。傅红雪让翠浓带自己去找马空群,翠浓却不紧不慢地让他和自己回无名居,称路途遥远需准备些兵器和必备品。傅红雪只好忍气吞声地跟翠浓去了无名居。

  慕容明珠终于逃了出来,他饥肠辘辘,狼狈不堪。在和属下汇合后,他大骂叶开,发誓要报仇雪恨。丁灵琳正好看到这一幕。纵然对叶开千般不满,她还是决定帮叶开。

  丁灵琳女扮男装成店里伙计给慕容明珠送去食物。慕容明珠一边狼吞虎咽一边大骂叶开。丁灵琳极力劝说慕容明珠喝酒,可慕容明珠一心吃肉根本无暇喝酒。丁灵琳端着酒杯与慕容明珠拉扯时,酒杯落地,酒水洒地冒起很多泡沫。慕容明珠大惊,他才发现丁灵琳是想用毒酒害死自己。他恼怒地下令属下把丁灵琳抓起来。

  傅红雪暂居在无名居。傅红雪点名让翠浓为自己舞一曲。翠浓舞罢,傅红雪称自己看出她的寂寞和痛苦,他说她不属于这里。傅红雪拿出一包金币给她,让她向萧别离赎身。翠浓很吃惊。

  翠浓从傅红雪房间出来后就被锦猫拉到一旁。锦猫质问她为什么不杀了傅红雪,难道她忘了姐妹们的惨死。翠浓辩解称,自己发现傅红雪身上多了很多钱,少了公孙断封住他身体六大穴位的骨钉。她分析傅红雪绝不是一个人。锦猫却觉得她分明是找借口袒护傅红雪,她揭穿翠浓喜欢傅红雪的事实。翠浓极力否认。

新边城浪子第6集剧情介绍

  

  翠浓交给傅红雪一把刀,让他暂时先用。这时无名居的仆人慌慌张张地赶来告诉翠浓,有一个客人点名要翠浓跳舞。翠浓看仆人惊恐的样子,不解地到大堂一探究竟。结果她意外地看到马芳铃。

  马芳铃高高在上地告诉翠浓,自己已经帮一个属下付了钱,她要翠浓陪陪自己的属下。萧别离这时插话到,无名居的舞女卖艺不卖身。马芳铃霸道地称自己马上替翠浓赎身。

  傅红雪这时站出来称,谁也不能动翠浓。马芳铃眼见傅红雪护着翠浓醋性大发,她要翠浓演奏琵琶《十面埋伏》,如果傅红雪在一曲之间打败万马堂他就可以带走翠浓。顿时,琵琶声起,傅红雪与万马堂的人打了起来。马芳铃震惊地看着傅红雪竟然是位绝世高手,一曲未了他竟然打败自己带来的一干属下。马芳铃着急地亲自出手,可根本不是傅红雪的对手。傅红雪打败马芳铃后不由分说地拉走了翠浓。

  翠浓把傅红雪带到一个悬崖处,她告诉傅红雪马空群就在悬崖下的山谷里。傅红雪感谢翠浓告诉他这些。翠浓突然抱住傅红雪深情告白,傅红雪狠着心告诉她,自己不可能有感情,因为自己生下来就只有寻找马空群报仇这一件事,他让翠浓按照自己之前的建议找一个无人认识的地方隐居。

  傅红雪把一枚发簪戴到翠浓头上,翠浓越发心痛。她让傅红雪闭上眼睛,自己也有东西送他。傅红雪毫无戒心地紧闭双眼,翠浓从怀里拿出了一把锋利的匕首。她在痛苦地纠结后将匕首刺进傅红雪心口。傅红雪睁眼不容置信地望着翠浓,翠浓称自己只是暗探,说完她一掌将傅红雪击落悬崖。在傅红雪坠崖时,翠浓的眼泪夺眶而出。

  慕容明珠找到万马堂,他亮明自己才是马芳铃夫君的身份,揭穿了叶开假扮自己的事。此时,叶开接到丁灵琳的消息得知自己身份马上会暴露,他已经离开万马堂。

  傅红雪悠然转醒,发现自己在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这时一个满头白发衣衫褴褛的老人突然向他出手。傅红雪急忙反击,数招过后老人惊讶地问他为什么会白衣教的武功。傅红雪告诉他自己的武功是母亲花白凤教的。老者突然跪地向傅红雪行礼。

  老者自称名叫秦芜成,过去是白衣教的弟子。二十年前受邀赴宴被人暗算,醒来时自己就在这活死人墓里。他告诉傅红雪,暗算他的人当中就有一人是马空群。秦芜成问傅红雪白衣教发展壮大的情况,傅红雪告诉他,白衣教二十年前就覆灭了。当年马空群带人突袭白衣教冲霄塔,白教主及教徒们被马堂群放火烧死,只有自己和母亲花白凤幸免于难逃脱。自此后,找马空群报仇便是自己的唯一任务。

  秦芜成得知这二十年世上发生沧海桑田的巨变不禁扼腕叹息。他遗憾地告诉傅红雪他和自己一样根本出不去了,也不可能报仇了。傅红雪大惊,他不相信自己会被困住。秦芜成告诉他,此墓是周幽王的墓地,也叫貔貅陵,进的来出不去。除非找到通天门,不然自己也不可能被困二十年。傅红雪似乎看到希望,他追问秦芜成通天门到底在哪里。

  小号仓库 2016/7/21 0:18:23

  5.....傅红雪准备为翠浓赎身

  翠浓和傅红雪紧抱着沙漠里的一棵枯树总算躲过黑风暴。风暴刚刚平息,翠浓就像疯了一般在砂砾里寻找自己的发簪。可根本找不到,最后她绝望地瘫坐在地上晕厥过去。等她再次醒来竟然在无名居里,她紧张地寻找傅红雪。萧别离告诉她不要找了,傅红雪把她送回来后就离开了。现在锦猫拿着万马令正四处寻找傅红雪。翠浓大惊。

  马芳铃接到属下报告,得知傅红雪安然无恙地出现在小镇集市。马芳铃情不自禁地喜形于色。叶开正好过来,看到马芳铃的样子提议不如就势放了傅红雪,马芳铃见叶开看出自己心思非常羞涩,她掩饰到自己放谁也不会放了傅红雪这个马奴。

  锦猫让手下的姐妹回去到萧别离那里拿追月弯弩对付傅红雪,她自己则悄悄跟踪傅红雪到湖边。突然锦猫觉得眼前一黑昏睡过去。这时傅红雪回头看到头戴面纱一头白发的花白凤。

  锦猫醒来正懊恼跟丢傅红雪时,属下拿着追月弯弩过来告诉她傅红雪出现在集市。锦猫急忙追过去。果然,傅红雪正坐在街边悠闲地喝茶。锦猫正准备朝傅红雪发弩时,翠浓赶到制止了锦猫。锦猫拿出万马令指责翠浓无权干预此事。两人正争执间,马芳铃带着人马要把傅红雪抓走。

  翠浓悄悄扔给傅红雪一张纸条,告诉傅红雪自己知道马空群下落。傅红雪大惊,他不再想跟马芳铃回去,而是想和翠浓去找马空群。傅红雪轻而易举地逃脱马芳铃,和翠浓逃至偏僻之处。傅红雪急切地问翠浓如何得知马空群下落。翠浓告诉他,无名居根本不是普通的风月场所,而是专门买卖江湖信息的地方,所以她才会知道马空群下落。傅红雪让翠浓带自己去找马空群,翠浓却不紧不慢地让他和自己回无名居,称路途遥远需准备些兵器和必备品。傅红雪只好忍气吞声地跟翠浓去了无名居。

  慕容明珠终于逃了出来,他饥肠辘辘,狼狈不堪。在和属下汇合后,他大骂叶开,发誓要报仇雪恨。丁灵琳正好看到这一幕。纵然对叶开千般不满,她还是决定帮叶开。

  丁灵琳女扮男装成店里伙计给慕容明珠送去食物。慕容明珠一边狼吞虎咽一边大骂叶开。丁灵琳极力劝说慕容明珠喝酒,可慕容明珠一心吃肉根本无暇喝酒。丁灵琳端着酒杯与慕容明珠拉扯时,酒杯落地,酒水洒地冒起很多泡沫。慕容明珠大惊,他才发现丁灵琳是想用毒酒害死自己。他恼怒地下令属下把丁灵琳抓起来。

  傅红雪暂居在无名居。傅红雪点名让翠浓为自己舞一曲。翠浓舞罢,傅红雪称自己看出她的寂寞和痛苦,他说她不属于这里。傅红雪拿出一包金币给她,让她向萧别离赎身。翠浓很吃惊。

  翠浓从傅红雪房间出来后就被锦猫拉到一旁。锦猫质问她为什么不杀了傅红雪,难道她忘了姐妹们的惨死。翠浓辩解称,自己发现傅红雪身上多了很多钱,少了公孙断封住他身体六大穴位的骨钉。她分析傅红雪绝不是一个人。锦猫却觉得她分明是找借口袒护傅红雪,她揭穿翠浓喜欢傅红雪的事实。翠浓极力否认。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