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海雪原剧情介绍

7-12集

林海雪原第7集剧情介绍

  

  座山雕回到了威虎山,众人列队迎接,恭喜三爷喜获旅长官职。醉花在一旁一个劲地使眼色,此事不提还好,提起却惹三爷生气。什么政府派来的侯专员,当真是有眼无珠,我威虎山威震四海,就是当司令都不为过,区区一个旅长便让我俯首称臣?等我座山雕来日当了东北王,必要让你们擦亮眼睛看看清楚,在东北,到底是谁说了算!

  剿匪小分队开始行动,第一个突击点便是许大马棒。前面就是小山子了,少剑波决议,先在此安营扎寨,待摸清许大马棒的老窝,再制定进一步的作战计划。

  此时此刻,许大马棒与关毅忠一路也正从大锅盔返回。小山子地势险峻,又是回奶头山的必经之路,关毅忠担心,若有人占领了制高点打伏击,那对我方情况将十分不利。他让许大马棒派两人前去侦查,众人却不以为意。大家伙从小山子进进出出走了不下八百回,怎会在这里遭遇埋伏?你关毅忠是侯专员派来的又怎样,在我奶头山的地盘,轮不着你来吆五喝六。双方争执不下,许大马棒懒得废话,空放一枪让各自停手。关毅忠心烦,这帮土匪果真愚蠢至极,丝毫不通战术。目前还没有摸清前方状况,若真有埋伏,此时放枪正好给了对方信号。许大马棒觉得关毅忠说得不无道理,便听他一言派了一小撮人马前去察看情况。

  不远处的剿匪小分队听到枪声,即刻警戒。少剑波派杨子荣前去侦查,探探对方是哪路人马。杨子荣通当地土话,他假扮徐久彪的人马询问对方何人,得知是许大马棒的队伍。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少剑波决议当即行动,争取将这股土匪一举歼灭。

  关毅忠心思缜密,不能仅仅通过三两句话就相信对方是徐久彪的人马。小心为上,他将队伍分为三路,许大马棒的儿子一路,三炮一路,自己与许大马棒主力一路,万一对方真是共军,也好各路包抄。小分队首先发现了许大马棒儿子的队伍,对方毫无戒备,正是伏击的好机会。敌明我暗,土匪摸不清枪响的方向,瞬间被打得丢盔弃甲,赶紧往主力方向撤退;小分队也不恋战,即刻动身往另一路包抄,三炮的队伍也损失大半。对方是共军的形势已然明了,敢在我奶头山上撒野,许大马棒命令手下往死里打,关毅忠也即刻整顿队伍,及时反击。许大马棒此行不光有国军的帮助,更是拉来了刚刚空降的武器装备。几炮打下去,共军的力量也损伤不少。伏击距离太远,小分队的手榴弹派不上用场,少剑波便命“坦克”埋好炸弹,自己则去引开敌人。“猴蹬”则窜上树,击毙了对方炮手。关毅忠眼看局势陷入被动,亲自上阵扫射,杨子荣注意到此人实力不凡,从另一侧滑下,直冲着关毅忠击去。关毅忠身受重伤,土匪们也彻底乱了阵脚,只得拉上关毅忠迅速撤退。

  小分队此行虽然重创许大马棒的队伍,但却没有击毙许大马棒本人,同时队内轻伤3人,重伤8人,还有一名队员牺牲。杨子荣首次侦察没有发现土匪中有国军,使我方对敌情不明,损失惨重,少剑波提出了严厉批评。众人将牺牲战士的尸体埋葬,却不能为他立碑。少剑波起誓,待到剿匪胜利那日,定亲自前来祭奠这些为革命牺牲的英灵。

林海雪原第8集剧情介绍

  

  许大马棒在小山子一处受挫,总算回到了奶头山,却看到家门口挂起了丧。老儿子在镜泊湖被共军炸死,连个全尸也没留下。许大马棒悲痛欲绝,其余几兄弟也装模作样地跟着哭丧。四个兄弟四个娘生,老儿子也不是蝴蝶迷的孩子,是生是死于他几人都无关痛痒,丧事也只跟着走个形式罢了。这边哭丧哭天喊地,蝴蝶迷的心思却是在关毅忠身上。死了的人哭不活,活人才是更重要的。蝴蝶迷派手下下山砸裁缝铺定制衣服,又劫来郎中为关毅忠诊治,自己更是亲自照顾,炖老山神母鸡汤为关毅忠补身子。见蝴蝶迷不关心山里的大事,反而整日对着小白脸献殷勤,三炮看不过去,许大马棒的几个儿子也都恨恨地记着。若是你蝴蝶迷给咱爹戴上了绿帽子,整个山头都定要你好看!

  少剑波与杨子荣反思今日的作战情况,我方原本占尽先机,最后却让对方全身而退。从此战看来,土匪已被国民军招安,对方显然具有很高的军事素养,武器装备也远为精良,实力不可小觑。看着土匪在眼皮子底下溜走,少剑波觉得心里窝火,杨子荣又何尝不是?有了这次的教训,看来日后的剿匪任务更加艰巨,斗智斗勇,必须出奇制胜。

  今日一战打得白茹心里难过。自己加入小分队本是想要上阵杀敌,却还要少剑波分身来保护自己。队里受伤的同志那么多,大家却都先照顾自己,白茹觉得自己没用,她不愿成为小分队的负担,却也不甘心就这么离开。少剑波本就不同意她加入小分队,最初白茹执意留下,他也只得答应。此刻看到白茹躲在一旁偷偷地抹眼泪,少剑波更加觉得她不适合小分队的工作,可看她坚定的眼神,却也不好再叫她离开。

  小分队的下一个目标是威虎山。夹皮沟地势隐蔽,易于防守,必要时也好向后山撤退。少剑波决议就在此建立新的大本营,并派人打听附近镇子的情况,做好外围工作。

  座山雕派下山的探子来报,又一个山头被共党劝降,四百多人的队伍全部投降。许大马棒在小山子的枪战也传到了威虎山,座山雕深觉来者不善,他命探子弄清楚突袭奶头山的那伙共军的来路,并派手下继续寻找先遣图,掌握作战先机。

  老儿子被共军杀害,传家宝大棒子也落到了共军手里,许大马棒没这么窝囊过,抄家伙即刻就要下山为儿子报仇。之前办丧事时蝴蝶迷事不关己,此时却是拼命阻拦。现在下山还不是时候,共军也不会守在杉岚站等着被袭。许大马棒怒气冲昏了头,他和几个儿子去意已决,誓要为老四报仇,并取回传家宝,重振威风。蝴蝶迷眼看劝不住,只得赶紧一同跟去,之后再另做打算。

林海雪原第9集剧情介绍

  

  剿匪小分队在夹皮沟附近的镇子了解情况,却发现百姓们都是屋门紧闭,草木皆兵。杨子荣试着进了一户人家,里面只有以为饿昏的的大娘,口中却还在无力地反抗。夹皮沟的土改工作队不见踪影,乡亲们见到生人也个个面色惊慌,杨子荣猜测,定是土匪又来扫荡,害得百姓民不聊生。

  晚上的侦查中,小分队发现几人带着家伙,形迹可疑,便先将他们扣押,带回细审。见他们几人将自己误认成了土匪,少剑波觉得哭笑不得。他耐心地将向他们解释,自己是共产党,是原来的老抗联。对方将信将疑,少剑波只得让白天救下的大娘为自己作证,并赶紧拿出吃的给老乡充饥。老抗联回来了,共产党回来了,穷人终于有救了。拿着热腾腾的馒头,老乡只觉得日子终于有了盼头。先前打走了鬼子,却又来了土匪,轻则挨打挨骂,重则连人带房子被烧。几日前的土改工作正进行的火热,却又冒出了一股土匪将工作队的人全杀了。乡亲们连饭都吃不上,见村里又来了生人,想着横竖都是一死,这次倒不如拼了,没准还能有条活路,没想到却是差点伤了自己人。老乡说着便给大伙跪下了,共产党是百姓的亲人啊!我们夹皮沟有救了!

  少剑波紧忙将老乡扶起,俗话说不打不相识,小分队的工作要想顺利进行,还得需要群众的支持,要让大伙认识咱们,了解咱们,相信咱们。老乡拍着胸脯向少剑波保证,自己明日就到村里挨家挨户地去说,共产党回来了,人人一定都会全力支持!

  小分队在夹皮沟的大本营已经建成,可这茫茫雪原,想要再同许大马棒交锋,希望渺茫。杨子荣建议侦察组首先展开工作,主动寻找许大马棒的行踪,改变小分队被动的局面。这也正是少剑波心里所想,事不宜迟,他命令侦察组从群众出发,打探许大马棒的行踪。

  奶头山这几日事故不断,大儿子许福却打起了谋权篡位的主意。山头里留这个什么参谋长,害得做什么都束手束脚,爹却把他跟神仙似的供着。许福与蝴蝶迷曾是一处,却因为自己看上了一个日本女人,蝴蝶迷转而给许大马棒做了小,成了自己小妈。许福答应蝴蝶迷,若她能帮自己上位,自己便让她做压寨夫人。没想蝴蝶迷却不稀罕,宁肯跟着许大马棒做小,也不愿给自己做大,许福恨蝴蝶迷果真不念旧情,也不再多说,愤愤离去。

  今日是为小山子一战牺牲的国军兄弟们送行的日子,关毅忠的伤还未痊愈,却依旧强撑着起来,无论如何也要送这些同他出生入死的兄弟们最后一程。这些兄弟们都是国军的正规军,生前南征北战,死后却葬在土匪之巢。陈排长觉得痛心,国军如今帮着这些残害百姓的土匪打仗,共产党的土改工作却是真真正正为百姓着想。关毅忠提醒他,我们是军人,只管打仗,不谈政治。可是说实话,战场征战这么多年,关毅忠也甚是觉得心累。穿上了这身军装,命便不再是自己的了。待他日解放东北,他便带着兄弟们解甲归田,回家侍奉高堂,好好的过太平日子。

林海雪原第10集剧情介绍

  

  几日的侦察下来,虽然有几位乡亲的帮助,可百姓们对小分队还是将信将疑,提防心很重。土匪猖獗,少剑波觉得这么下去不是办法,得赶紧把老百姓的心暖回来。夹皮沟的群众生活艰难,很多都穷得一家人只穿一条裤子,东北严寒,这日子可怎么过得下去。少剑波提议捐出被服,杨子荣赞成,一旁的“坦克”却闷闷不乐。小分队的首要任务是剿匪,可自从到了夹皮沟,弟兄们日日走街串巷,过不了多久,就会弄得人尽皆知,若是传到了土匪耳朵里,反而让他们占了先机。少剑波知道“坦克”心里着急,可自己又何尝不是?于公于私,他都希望能早知将土匪全部铲除,可共产党是人民的队伍,看着人民受苦受难,怎么能够袖手旁观?对党而言,人民就是根本。革命不能急在一时,如果失去了民心,才是真正的失败。少剑波的话点醒了“坦克”,只有得到老百姓的信任,剿匪工作才能顺利开展,甚至还会有意想不到的帮助。

  战士们纷纷捐出棉被,帮助百姓过冬,白茹看到有人还要将手套和围脖捐出,却坚决不同意了。只有保护好自己,才能保护好老百姓,军人的天职不仅仅是保家卫国,同时还有肩上扛着的重任,如果自己先倒下了,还谈什么拯救百姓,谈什么为党为国?白茹的一席话是批评教育,也是对同志的关心。少剑波觉得自己从前小看了这个“小白鸽”,她已成长得伶牙俐齿,不仅能够在战场上救人,还能在精神上给战士们以莫大的支持。

  关毅忠不让许大马棒下山,胡彪看许大马棒心里憋闷,老儿子的事他帮不上忙,便自请下山将大马棒抢回来。许大马棒当年将他从日本人手里救出,在那之后他便没下过山。胡彪视许大马棒为恩人,如今日本人已被打退,自己这张脸也没人再认得,该是时候报恩了。许大马棒让栾平与胡彪一同下山,同时去千面佛那寻找先遣图的下落。

  看到共产党的军队在村里进出,冯老六觉得大难临头,拉上了一车粮食想去贿赂,也顺便探探这伙共军的来路。土匪的老爹找上门,少剑波觉得好笑,与其让他拉回去,倒不如将这些粮食分给百姓。共产党拉来了粮食棉被,百姓们起初仍心存担心,不敢上前,可看到真的是老抗联回来了,东西挨个发到了大伙手中,才终于相信,共产党回来了,穷人有救了。冯老六看到自己的东西悉数被穷棒子们分走,心中愤恨,定要让你们怎么吃的怎么吐出来!冯老六偷偷一人去了三清殿,向千面佛报告了这几日共军的情况。原来冯老六也是先遣图上的一员,千面佛推断,这批共党很可能就是电报中提到的剿匪小分队,他让冯老六密切留意,尤其是对方的人马和武器装备,随时汇报。

林海雪原第11集剧情介绍

  

  雪地行军,战士们难免脚冻伤。白茹看到战士们的裹脚布又湿又冷,不顾大伙反对,一一给大伙检查脚伤。带来的冻伤药不够用,而且都只能治轻微的冻伤,白茹心里着急,行军打仗,脚坏了可怎么行。她突然想到夹皮沟的大娘告诉她的偏方,将山楂放到炉子上烤,治冻伤特别管用。少剑波看着白茹忙前忙后的身影,觉得心里涌起一股暖流。她真的成为了这个大家庭中的一份子,关心照顾每一位战士,让崎岖难行的山路也变得平坦康庄。

  栾平到了三清殿,他与千面佛本就相熟,这次一来,更是打开了话匣子。千面佛猜到委任一事定让许大马棒窝心。许大马棒本就心高气傲,又有个既爱江山又爱男人的蝴蝶迷在在他身边煽风点火,砸了杉岚站,死了老儿子,却落得和大伙一样的官衔,势必心有不满。此次派栾平和胡彪二人下山,除了寻找大马棒,定还是为了先遣图而来。栾平佩服千面佛神机妙算,也不禁向他抱怨了起来。座山雕,谢文东徐久彪,马希山,还有共产党,谁不是费尽心思地找这张先遣图?如今乱世,能太太平平活到现在实属不易,栾平不愿意掺和其中,只管帮许大马棒找他的大棒子,先遣图的事有胡彪抢着邀功。栾平的话千面佛并不全信,他让手下紧盯栾平动作,决不能有任何差池。

  栾平在满洲国时原是警尉,虽爱抽大烟,可脑子里绝对够数。这个奶头山的联络副官,也绝对不是徒有虚名。他知道千面佛谨慎,他假装睡下,果然夜里千面佛前来查哨。栾平告诉千面佛,自己明日就要继续赶路,如今山下也不太平,自己找到了大棒子还得尽早回山。他早在在吃饭时就偷偷在道长的饭里下了泻药,等到夜深,便伺机行动。趁着道长跑厕所的功夫,栾平溜到了道观内,没费多大功夫便找到了密室。他将屋内的电报员“三姑娘”迷晕,便开始仔细搜索联络图。千面佛藏的隐秘,可栾平还是发现了其中窍道。他挪开墙上一块活动的石板,取出里面的小盒,联络图果真就在其中。栾平将事先准备好的空白图纸铺在上面,快速将图形描摹了一遍,大功告成,便趁着天色微白,心满意足地离开了。

  许大马棒派下山的探子迟迟未归,关毅忠心里着急,如今敌暗我明,想要扭转被动的局面,就必须尽可能多的搜集情报。小山子一战已领教到对方的实力,对兵家而言,战机最是关键。共军此时也定是在搜集奶头山的情报,双方随时都会有一场饿战,必须抓紧时间,严加训练。许大马棒嘴上答应着,心里却不以为意。他知道老大和三炮一直在和这个姓关的较劲,他不看队伍操练,反而是想要在一旁看戏。若关毅忠能降服他二人,那就留在奶头山好好练兵,若是没这个能力,那还是趁早滚蛋,自己对在侯专员那里也有个交代,一箭双雕。

林海雪原第12集剧情介绍

  

  关毅忠整训部队,命令全体集合,国军正规军听到指示,立即整装列队,土匪的人马却来得稀稀拉拉。关毅忠强调法纪,郑三炮本就跟这个参谋长较着劲,见他又在这拿着鸡毛当令箭,对奶头山的兄弟们吆五喝六,也当即急了眼,不仅公然违抗军令,还出手打了陈排长。关毅忠气急,但见许大马棒前来说和,也便不再深究。可今日之事如果就这么算了,往后军中哪里还有法纪可言,自己这个参谋长在军中的威信也会受损。小惩大诫,关毅忠自我检讨,自己带兵不力,理应受罚,说着便掏出手枪,当众打掉了自己的左手小指,并放下话来,从今往后,若有人再敢违抗军令,当如此指!

  见夹皮沟百姓已经接受了小分队,少剑波在心里盘算,不如成立一个贫农协会,作为咱老百姓自己的家,并且对于冯老六这样的敌对分子,要严加提防。夹皮沟原也有自己的小火车,可百姓们已经被土匪砸怕了。俗话说火车一响,黄金万两;火车一动,吃穿够用。少剑波决定,要让小分队帮助乡亲们把火车修好,让昔日热闹小火车再开起来!

  杨子荣和“长腿”化装成收山货的客商在山上侦查。人过留踪,雁过留声,即使在这茫茫雪原上,只要细心,也一定能抓住土匪的尾巴。雪地里,一只破鞋引起了杨子荣的注意。“长腿”不以为意,一只破鞋有什么好稀罕的?杨子荣认得出,这只鞋非中国造,是日本人发给伪满警察的鞋。这可是一个重大发现,二人将鞋收好,继续上路。

  栾平到了一处屯子里落脚,杨子荣与“长腿”也恰好到了此处借宿。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二人惊奇地发现,这地上的鞋子与雪地里捡到的那只正好是一双!看来,这位所谓的“大舅爷”就是土匪无疑了。此人一上来就打听九龙汇,定是想知道小分队的下落。栾平亦觉得这两人形迹可疑,思忖着明天趁早动身,以防夜长梦多。

  少剑波这几日心事重重,杨子荣与“长腿”离队已有数日,许大马棒的行踪还未找到,他二人的安全也未可知。现如今,夹皮沟百姓的生活解决了,可小分队的剿匪工作还没有丝毫进展。少剑波心里着急,与此同时,关毅忠见许大马棒派去的联络副官已下山数日,却不见有任何情报回传,也同样心急如焚。见许大马棒每日悠闲自得,关毅忠觉得自己真是皇上不急太监急。正好同样下山的联络员丁疤瘌眼回来了,称山下的兄弟已经接上头,还听说夹皮沟来了一伙共军。许大马棒正要夸赞,关毅忠却觉得情报毫无价值,要他继续下山打探。情报搜集越快越好,倘若如此下去,只会让共军占了先机。

  夹皮沟即将恢复生产,少剑波知道,冯老六一定不会善罢甘休。小分队的事必须严格保密,半点都不能走路风声。冯老六本以为就算来了几个共党,这帮穷棒子也成不了什么气候,可如今看他们竟然打起了山里的木材生意,冯老六心里愤恨不平,定要给这伙穷棒子狠狠一击。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