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海雪原剧情介绍

19-24集

林海雪原第19集剧情介绍

  

  小分队目标已经出现,关毅忠下令只守不攻,郑三炮却率先开了一枪。关毅忠见小分队已经惊动,也不再深究,命令全体人员火力全攻。少剑波没想到敌人早有准备,且领头的指挥官是一名国军军官,指挥有序。杨子荣那边强攻攻不上去,几名战士已经牺牲,对方火力太猛,小分队在地势、人马上都不占优势,目前最重要的还是保存实力,少剑波虽然心里窝火,可还是下了命令,全体撤退。

  许大马棒正欲派人去追,关毅忠却觉得这是敌人的诱敌之计,想将我军引出奶头山。此时应当派情报人员下山侦察,追寻小分队的踪迹,然后尽快回山禀报。许福几兄弟觉得可笑,这奶头山发号施令的人不是咱爹许旅长,反而成了关毅忠。看来有人是要谋权篡位,意图造反啊!许大马棒心里也不痛快,但现在打共军是头等大事,还是依关毅忠所说,派了丁疤瘌眼下山侦察。

  这场仗打得大家心里都不痛快,少剑波第一个反思,杨子荣同志明明已经再三提醒,此时不是进攻的时机,可自己还是心浮气躁,没有理智分析便带队上山,不仅无功而返,还让几名战士白白丢了性命。少剑波自请接受牡丹江军区的处分,同时此战中他也再次留意到了这个国民军官。上次与许大马棒的队伍在小山子的遭遇战中,指挥的也是这名军官。上次他的指挥使得匪徒全身而退,这次小分队是突然袭击,但对方却是严阵以待。少剑波料到,此人肯定会派人下山侦察,小分队除了转移没有别的办法,但可以在转移的途中与对方周旋,寻找机会。匪徒的目标就是是小分队,如果我们离开,那么夹皮沟的百姓也就不会受苦受难。少剑波立即整顿队伍,明日一早,动身向山坳处进发。他同时也嘱咐鞠梅英和贫农协会的民兵同志们,为了免遭土匪毒手,还是最好先到后山一避,并制造出小分队不知去向,夹皮沟戒备空虚的假象。小分队此次只是暂时转移,待到制定出新的作战计划,自己会主动联络,以保证土改工作的安全进行。

  冯老六见共军真的大包小裹连驴子带马彻底离开,不禁眉开眼笑,共军走了,这夹皮沟就又是我冯老六的地盘了。见这些穷棒子们见到自己都不敢出门,冯老六觉得威风极了,他跑到贫农协会,将里面砸了个稀巴烂。丁疤瘌眼在远处看着,料想共军此次是彻底开拔,他又问了栾平和刁占一的下落,冯老六确实不知。小分队的同志们已经筋疲力尽,少剑波决议就在此处将三名牺牲的同志入土为安。他们都是为革命牺牲,党和人民会永远记住他们的名字,在心里致以一个庄严的敬礼。

  鞠梅英带着民兵和土改工作队的同志们转移到了后山的小山洞里,大伙虽然都冻得发抖,但彼此互相关照着,唯独于登科怨声载道,想要早日回到牡丹江分区。民兵队长李勇奇看不下去,共产党是百姓的队伍,与百姓同甘共苦,你于登科却处处高人一等。二人争执不下,鞠梅英亦觉得于登科确实不适合这里的工作,反而扰乱民心。她答应于登科向上级反映,但也正色地警告他,倘若他做出对不起党的事,自己也绝不姑息。

林海雪原第20集剧情介绍

  

  丁疤瘌眼心里清楚,自己根本不是共军的对手,到时候脑袋都保不住,还谈什么收集情报,倒不如在这山中玩上几天,时候到了再回去复命。

  小分队行进时发现了一个孩子躲在草丛里形迹可疑,少剑波将其带回,并让白茹给他处理伤口。这孩子虽然只有十三四岁的样子,可性子却倔的很,白茹同他好说歹说,硬是不开口说一句话。少剑波也不在逼他,只是将其留在军中,再做打算。

  这么晚了孩子还没回来,蘑菇老人正着急,却没想到没盼来孩子,却等来了土匪。丁疤瘌眼让蘑菇老人给兄弟们烧火做饭,好酒好肉招待着,吃饱喝足后更是让老人给他捶腿。看到屋内篮子里挂着个东西,丁疤瘌眼上去就要去抢,发现竟是棵老山参。没想到这老家伙还藏着这好东西,丁疤瘌眼正心里窃喜,蘑菇老人却拉了机关,放出暗器将两个土匪刺死,并端起枪直指丁疤瘌眼。见情形不妙,丁疤瘌眼立马自扇嘴巴,点头哈腰地让老人上座,转头却给酒里下了药。老人只觉得浑身没了力气,眼看着老山参被丁疤瘌眼抢走,挣扎着下了床,朝渐远的人影放了一枪。小分队听到枪声立刻警戒,可那孩子却一下子跑出,情急之下请求小分队救救自己爷爷。“长腿”很快发现了丁疤瘌眼的踪迹,并开枪将其打伤,前方道路未明,不宜追踪,“长腿”捡起掉落的老山参,便回去向少剑波报告。

  小分队带着孩子回了蘑菇老人小屋,并将老山参一并奉还。老人虽放下了敌意,可还是心存戒备。自己活了这么多年,带着枪的好人只有一伙,那就是老抗联。少剑波告诉蘑菇老人,他们就是原来的老抗联,现在叫做东北民主联军。老人一听老抗联回来了,激动地热泪盈眶,忙让孩子给战士们鞠躬。一鞠躬,小常宝的帽子掉了,长头发掉了出来,大伙这才发现,原来这孩子是个女儿身。这深山老林之中,土匪横行,老人怕孩子出意外,便让他装作男儿,那颗老山参是他给常宝的嫁妆,是自己的命根子,昨天差点被土匪抢去,还好老抗联帮自己抢了回来。少剑波推断土匪下山定是为了探明小分队的踪迹,他让将土匪的尸首扔在奶头山和夹皮沟之间的路上,敌人发现了尸首定会耽误一些时间,小分队也好重新制定作战计划。

  丁疤瘌眼挂彩回山,并急忙向许大马棒报告了共军的情况。关毅忠建议继续侦查,待摸清小分队新的落脚点后,大部队再有目的下山,与共军决一死战。郑三炮与许福不满,上次放走了共军,这次再不抓紧出击,更是白白浪费了战机。许大马棒心里又何尝不急,他恨不得现在就把这姓关的灭了,带人下山给老儿子报仇。只是眼下大局为重,许大马棒还是派许福许禄各待二十人马下山,摸清共军情况,关毅忠亦嘱咐他二人,此次下山是为侦察,如遇交锋,切记不可恋战。

林海雪原第21集剧情介绍

  

  蘑菇老人早年曾上奶头山采药,他告诉小分队,这上奶头山只有一条路,那就是十八台。奶头山乃天险之地,东面的鹰嘴崖更是险峻,山峰立陡,山上伸出一块大石,几乎就要叼住奶头山顶的树梢。眼镜根据蘑菇老人的描述,用雪堆出了一个奶头山的模型。弄清了奶头山的具体布局,再想发动进攻也就有了方向。

  许福许禄领命下山侦察小分队的行踪,发现共军在蘑菇梁一带驻扎。尽管临行前关毅忠再三叮嘱,避免与共军的正面交锋,许福却不以为意,还偏偏就要打一个漂亮的夜袭战给你姓关的看看。到了傍晚,许福下令围攻小分队。小分队突然遇袭,却并没有失去主动性,反而是土匪一哄而上,毫无章法,根本抵抗不住小分队夹击的火力。许福见围剿失利,只得悻悻撤退,回山报告情况。如今已经到了攻打共军的关键时机,许福却还视军令如儿戏。关毅忠气恼,白白失去了大好战机,之前所有的侦察又得从头再来。

  驻地已经暴露,杨子荣却提议按兵不动,越是危险的地方反而越是安全。少剑波同意,对方已经派人下了两次山,第一次是侦察情况,第二次是试探小分队的真实实力,第三次下山,一定会发动总攻。现在敌强我弱,小分队如果想和敌人拼速度,就一定不能硬碰硬,而要主动回避,瞅准时机发动奇袭。“眼镜”和“猴蹬”上了鹰嘴崖对面的山上侦察,关毅忠也同时在向对山眺望。瞅见对面山头一闪而过的人影,关毅忠心里的不安更深了一层。整个奶头山的布防中,这里是他最担心的地方。少剑波精明老道,倘若从天宫一路顺次往下攻击,仙姑洞,十八台,将一泻千里,无险可守,对垒双方生死互换,只是一瞬间的事。这里增设的两挺机枪平日里看似无用,可一旦双方发生大战,将成为决定奶头山生死的关键。

  “眼镜”和“猴蹬”分析,鹰嘴崖虽险,二十米绳梯,五十米长绳,只要山风不捣乱,飞跃还是实现的,且从奶头山顶树梢的偏向来看,奶头山常年刮的是西北风,这样从东边高处荡下,还可以借助风力,胜算极大。少剑波却犹豫,山中风向不定,一旦失败,四面都是峭壁,必死无疑。另外,能否越过去是一个问题,能否守得住又是一个问题。飞跃鹰嘴崖的任务全都落到了“猴蹬”一个人身上,若对方在此加强岗哨,那即便飞跃成功,也会遭到围击。可就目前的情况来看,小分队只有飞跃鹰嘴崖这一条路可以走,少剑波决议并用障眼法,小分队今晚入驻夹皮沟,主动将自己暴露在敌人面前,让对方以为小分队休整,实则是将对方的注意力从鹰嘴崖吸引过来,明晚天一黑,立即执行奇袭奶头山的计划,一夜行军,拂晓时直接飞跃鹰嘴崖!

林海雪原第22集剧情介绍

  

  鹰嘴峰依旧是关毅忠的心头之患,他命令许大马棒派人连夜巡查,奶头山既然已经接受国民党正规军的收编,就必须服从滨绥图佳保安司令部的指示。众人不以为意,嘲笑关毅忠是被共党吓破了胆,即便是要巡查,也等明日再说。

  关毅忠心里不放心,第二天一早便亲自到了鹰嘴峰,检查后山有无被共军动了手脚,并让丁疤瘌眼去夹皮沟打探情况。“长腿”跟着丁疤瘌眼一路到了夹皮沟,发现冯老六与丁疤瘌眼来往甚密,看来冯老六也是对方的探子无疑了。土改工作队的同志们也回到了夹皮沟,此次进攻奶头山事关重大,鞠梅英提议密切监视冯老六,对于民兵队长李勇奇汇报的与于登科争吵一事,少剑波觉得也应引起重视,待打掉许大马棒的老巢后,再就此事进行仔细的讨论。

  于登科在众人面前热情地慰问少剑波和各位小分队的同志,转身却离开众人视线,向冯老六告密东北民主联军已经回到了夹皮沟,冯老六立即将这个情报报告了千面佛,却不知身后的李勇奇也一路跟着来到了三清殿。小分队突然出现在夹皮沟,千面佛对此有所担心,少剑波虽然年轻,但在战场上也是战功赫赫,想必他不会如此轻易地暴露自己的队伍。回想奶头山与小分队的前几次交锋,对方深知敌强我弱,除了小山子的遭遇战以外,都尽可能地避免自己暴露。千面佛怀疑这是少剑波的诱敌之计,但转念又想,即便真是如此,也比之前丝毫不知小分队的行踪要好,更何况奶头山上有关参谋长盯着,此人深谙兵法,论指挥作战也绝不在少剑波之下,想必也不会出什么大错。只要能撑过这两个月,等到年关暴动,到时候别说是小分队,就是东北地区的共军都将被通通歼灭。

  关毅忠侦察后山回来,并无所获,但他仍示意许大马棒继续派人下山查看,多一双眼睛,总没有坏处。丁疤瘌眼回山报信,小分队如今在夹皮沟休整,是我方进攻的大好时机。许大马棒激动难平,真是苍天有眼,我许大马棒等了这么久,终于可以下山给老儿子报仇了!许大马棒号令兄弟们明日全军出动,定要将共军一举歼灭,拿向他们的人头祭奠老儿子在天之灵。众人纷纷响应,关毅忠却不得不再次重申,若共军使的是障眼法,那么此时下山正是中了共军的圈套,奶头山将陷入非常危险的境地,年关暴动更是缺少了重要的一环。许大马棒早已厌烦姓关的一而再再而三地阻拦,这次再不能看着共军从自己眼皮子底下溜走,年关暴动与我奶头山何干,这次无论就算你关毅忠说出花来,我许大马棒也定要血洗夹皮沟!你姓关的若是不想帮忙,就滚回你的绥芬甸去,我奶头山绝不会强留,送客!

林海雪原第23集剧情介绍

  

  许大马棒已经摆明了送客,关毅忠也不自讨没趣,兀自强留了。关毅忠希望许大马棒给自己写一封公文,这样自己回去对侯专员也有个交代。许大马棒答应,蝴蝶迷却动起了心思。奶头山舞枪弄棒的不少,可认字的却找不出来一个。倘若姓关的在公文上动了手脚,让侯专员罢了这旅长之位,这到时候你许大马棒连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小不忍则乱大谋啊。关毅忠虽被许大马棒下了逐客令,非但不生气,反而觉得松了口气。他也清楚众人心中的疑虑,当着许大马棒的面,公文自己说一句,让陈排长写一句,即言明整训部队的任务已经完成,奶头山现如今兵力强健,我关某也该是返程的时候了。他命陈排长即刻收拾行装,趁着天色还早,立即启程。蝴蝶迷拗不过许大马棒,只得让人备好礼物带给侯专员和马希山旅长,并亲自送关参谋长下山。

  关毅忠想来自己在奶头山也已住了数月,今日离开,壮志未酬身先死,内心竟也是百感交集。虽然人已离开,可他还是叮嘱蝴蝶迷,回去务必要找到情报员栾平和刁占一的行踪,他二人下山数月,音讯全无,是否已被共军所抓,务必探明。

  “长腿”一直蹲守在奶头山山口处,见关毅忠带着护卫国军离开了奶头山,朝着绥芬甸方向去了,便立即回营中禀告。这对小分队来说是个好消息,之前的遭遇战中对方已显出实力不凡,奶头山的土匪少了他们的帮助,定是溃不成军。此乃天时地利人和,奇袭奶头山,成败在此一举。李勇奇向少剑波报告了冯老六去三清殿一事,少剑波回忆起,自己遇刺那天三清殿也来了一位道人,想必就是这位定河道人了,种种迹象让人不禁怀疑,两起刺杀案件、定河道人以及冯老六之间一定存在着某种诡异的联系。

  出战在即,“猴蹬”心知此战凶险,稍有闪失便是有去无回。此刻,平日里上蹿下跳的“猴蹬”难得静静地坐下来,写了一封长长的家书,并未飞跃鹰嘴峰做最后的准备。少剑波也交代“坦克”,届时想办法将冯老六逼走,为小分队秘密行动腾出时间,同时也命李勇奇制造出小分队还未离开的假象。杨子荣亦嘱咐鞠梅英,倘若小分队遭遇不测,未能回来,她定要组织好民兵同志,抵御土匪侵袭,并向牡丹江区请求支援。

  总算送走了关毅忠,奶头山也终于清净下来。许大马棒下令今日摆酒设宴,好吃好喝的备足了,让兄弟们养足精神,明日一早随自己下山,血洗夹皮沟,为老儿子报仇!

  小分队已经抵达鹰嘴峰对面的山峰,“猴蹬”即将从这里出发,只身飞跃到对面,为后面同志的飞跃搭桥铺路。“猴蹬”将写好的家书交给“坦克”,自己如遇不测,请定要将它带回老家,交到自己的母亲手里。“坦克”向“猴蹬”保证,若真出现意外,自己定会替“猴蹬”为母亲养老送终。

林海雪原第24集剧情介绍

  

  带着小分度所有战士的希望,“猴蹬”一跃而下,绳索牵引着滚轮飞速旋转,眼看着飞跃已经到了一半,山间却突然起了雾气。大伙的心都揪了起来,小分队看不清“猴蹬”的情况,“猴蹬”也分辨不出前方的环境。直到距离将近,“猴蹬”才惊觉前方正是一片峭壁,幸好有树杈做缓冲,只是没有支撑多久,树枝折断,“猴蹬”失去重心,毫无征兆地坠了下去。按距离来算,“猴蹬”此刻应该还没到对崖。大伙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少剑波稳住军心,“猴蹬”平日里身手矫健,想必此刻也定会有办法脱险。“猴蹬”飞快地甩出长钩,勾住了峭壁一处,转眼间化险为夷。沿着绳索和峭壁,“猴蹬”开始一寸一寸地向上攀爬。看着滚轮徐徐再次转动,小分队的成员们也终于松了一口气。待终于抵达对崖,“猴蹬”已是筋疲力尽。放好了大绳,小分队的成员一一飞跃,全部抵达了对崖。天色已近破晓,少剑波下令全体成员分头行动,围剿奶头山!

  许大马棒被接连的炮火声惊醒,惊觉大事不妙。许大马棒紧忙出门查看,老大老二老三已经分别带人前去迎战,其余众崽子们正乱作一团。少剑波命令封锁出口,一个土匪也不能放过。待对方的大部队出来,即进行手榴弹轮番攻击。土匪根本抵挡不住小分队的火力,左右受击,瞬间被打得溃不成军。许大马棒见大势已去,干掉了几个小兵便紧忙夺路而逃,胡彪却在这时出来,一路保护许大马棒突围。二人出了山头,正撞见老二拿着大棒子准备跨马逃跑。奶头山大难临头,亲生儿子竟如此忘恩负义,许大马棒又气又恨,胡彪上去就是一枪,来不及废话便赶紧带着许大马棒继续往外冲。老大许福的队伍也早已抵挡不住共军的攻势,许大马棒此刻只顾自己活命,哪里还顾得上儿子死活。见许大马棒冷血离开,许福只觉得可笑,下一秒便被小分队一枪击毙。

  胡彪和许大马棒眼看着就要逃出,半路上却又杀出了杨子荣。胡彪保护许大马棒,与杨子荣扭打在地,眼看着胡彪略占上风,杨子荣被扼住脖子,枪却在手中迅速一转,胡彪反应不及,便被杨子荣射中眼睛,倒了下去。少剑波也带人在这时赶来,一举飞刀刺穿许大马棒双腿,众人立即纷纷上前将其摁住制服。看着许大马棒丑恶的嘴脸,杉岚站的惨案仿佛历历在目。想起无辜受死的姐夫和毳毳,还有杉岚站所有土改工作队员和老百姓,少剑波看着手中的大棒子,这是许大马棒赫赫的罪证,上面不知沾了多少鲜血。少剑波猛地抡起大棒子,带着所有的仇恨,所有的悲痛,却还是重重地砸在了一边。他依旧记得自己军人的身份,许大马棒罪行滔天,自己无权私自处置,待将其押回政府接受人民的审判。

  蝴蝶迷在噩梦中惊醒,梦见奶头山被共军剿灭。她将关毅忠送到大锅盔,便急忙返程了。关毅忠的心里也不踏实,只是现如今已是鞭长莫及。自己戎马一生,却被草寇逐出家门,他亦觉得蝴蝶迷可怜,此番回去,只怕是有大事发生。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