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喜密探剧情介绍

1-6集

欢喜密探第1集剧情介绍

  

  在顺治年间,顺治为了消灭洪帮南明等反清势力,成立了皇华驿。皇华驿驿长龙定海心狠手辣,借用铲除南明余孽之名疯狂敛财,使无数无辜生命死于其刀下。洪帮的兄弟遍布天下,是反清大业中一股不可或缺的中坚力量,近日洪帮帮主洪旭接到消息,他安排在扬州驿站的内应已被龙定海发觉,为了保护内应便通知帮内众兄弟齐聚扬州共商对策。

  扬州城内,扬州驿站内务驿卒牛大宝为了向心上人袁玉娥提亲,设计了一出'从天而降疯狂撒花'的狗血戏码,并向在场的众人讲述了他和袁玉娥从小相识,青梅竹马,提了一百次亲每次被拒却人依然坚持不懈的感人故事,袁玉娥在场上暗中塞了一张纸条给一中年男子,却被牛大宝误以为有人对袁玉娥动手动脚而进行追赶,结果无意中卷入一场厮杀,最终中年男子被一群黑衣人所杀害,临死从口内把袁玉娥提供的密报拿出来给了牛大宝,本想让牛大宝代他送达洪帮人手中,但未说出送达哪里送给何人就已经断气了。

  牛大宝回到驿站后在阴差阳错之间把在厮杀中得到的密报交给了龙定海,小小人物的命运将从此因一封密报修改。

  半夜,牛大宝约袁玉娥到树林里,为她捉来萤火虫,将自己所绣的鸳鸯手帕送给了袁玉娥,当着他爹娘以及养育之人牛婆的墓再次向袁玉娥提亲,袁玉娥终被牛大宝的诚心感动,一口答应了他的提亲。

  婚期定在后天,牛大宝满心欢喜迎娶娇人,但就在成婚当天,一位自称袁玉娥表哥的男子前来参加喜宴,偷偷潜入厨房在喜宴的菜中下药,导致众人吃过喜宴离开牛大宝家后便肚子疼痛不止,牛大宝在洞房花烛夜也一直忙走于茅房之间,龙定海更是在路上为争抢茅房而怒杀下属,不料却在茅房里离奇失踪,他手下众人因此找上了当地驿站的站长白宏图与牛大宝,两方相互指责都脱不了干系,只好一起合作寻找龙定海下落。

  牛大宝带领众人在茅房中找到了隐藏的地道想从中找到龙定海的下落,另一边,龙定海的左右手裘清月也赶到扬州,他认为龙定海的失踪他们二人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企图让手下人杀了他们问罪,牛大宝为了保住小命说出之前劫获了一个密报,密报中提到了今日初八,洪帮人员有一个聚会,这两件事肯定有所关联,提议让裘清月带领手下包围凤鸣院活捉洪帮成员,从而审讯出龙定海的下落。

  裘清月答应了牛大宝的建议,众人乔装来到凤鸣院外边,裘清月让一个人先进去查看,白宏图推荐出了牛大宝,于是裘清月让牛大宝先去牡丹房隔壁隐藏,只要洪帮人一到齐就马上推开窗户发信号,其余人再一起包围凤鸣院,活捉洪帮人员。

欢喜密探第2集剧情介绍

  

  凤鸣院内,一位江湖侠士因为自己的大哥被风尘女子春花扇了一巴掌,所以找上门来意欲为大哥寻回面子讨回五巴掌,不料风尘女子春花力大如牛,还没等自己动手便已经挨了两次揍且无力反击。

  牛大宝为掩人耳目假扮成风尘女子进入房间窥视着隔壁房的动向,却无意中发现自己的妻子玉娥竟和洪帮中人在一起。裘清月在外边迟迟等不到牛大宝的信号,只好令手下人进入凤鸣院查看,而在凤鸣院内另一帮江湖之人也上门寻仇想要拿下春花,春花与江湖人士,裘清月与洪帮人员,两派人手各自展开了一场相斗。场面杂乱,洪帮人员趁乱逃走,玉娥将自己的手帕遗落在凤鸣院,牛大宝上前捡起,此次包围凤鸣院结果也一无所获。

  驿站里,裘清月说龙定海是在扬州失踪的必须要他们两人负责,白宏图要求裘清月给他们三日时间,如果再找不着龙定海他就与牛大宝二人提头来见,为让裘清月放心,白宏图逼着牛大宝一起立下生死状。

  牛大宝回到家中和玉娥说了在凤鸣院看到她的事,问她自己赠送的手帕在何处,让玉娥不该去的地方不要去,不该做的事情有也不要做,玉娥一口否定她去过外边,牛大宝将龙定海失踪和生死状一事告诉了她,白凤图此时也到了牛大宝家中,他将牛大宝打晕绑了他,两人一起赶往嘉宁。

  在嘉宁期间牛大宝一直忧心于寻找龙定海一事,而白宏图却只与牛大宝一起吃喝玩乐泡澡,丝毫不担心寻找龙定海一事。白宏图将自己打伤,牛大宝打晕,之后换上了夜行衣见了一神秘黑衣人,却不料自己是洪帮中人一事已遭泄露,且被一神秘黑衣人意外杀害,他临死之前告诉了牛大宝他也是洪帮中人,龙定海此次来扬州是为了揪出他内应身份,他为了得到龙定海的信任所以策划了婚宴劫持龙定海一事,他要牛大宝接过他的重任,假装营救龙定海得到他的信任从而为洪帮获取更多重要情报。

  牛大宝回到家收拾行李并向玉娥说出白宏图已死这件事,想要玉娥与他远走高飞,玉娥拒绝了牛大宝,和他说出了自己和白宏图以及婚宴之日自称她表哥那个人的真实身份,牛大宝还是想要玉娥和他离开这里,玉娥却以自己的性命和白宏图的情谊逼牛大宝加入洪帮配合这个计划顶替白宏图之位,牛大宝只好答应,答应后按照玉娥的计划成功营救出龙定海,并和龙定海说自己是如何通过白宏图而救出龙定海的,但龙定海依然未信任于牛大宝。

  为了彻查此事找出绑架之人,他让牛大宝将当时参加过婚宴的乡亲们都带来,却不想乡亲们全都遭到皇华驿毒手无一生还,大宝难过不止,亲手埋葬了众人,他请求玉娥离开这个家,希望她走得越远越好。

欢喜密探第3集剧情介绍

  

  牛大宝为了玉娥的安全,只好拿出一纸休书向玉娥承认自己贪生怕死逼走玉娥,他让玉娥离开大清,玉娥对他失望不止含泪离去。待玉娥离去后,牛大宝将自己指头划破写了一封血信,信中说明龙定海来扬州之后所发生的事情皆是他一人所为,包括迎娶玉娥也只是为了在婚礼之后把龙定海引到野外茅房绑架他。之后便带上菜刀去找龙定海想为乡亲们报仇,谁料他还没开始动手,南明组织的人就已经在周围埋伏好刺杀龙定海。

  玉娥离开后意识到牛大宝是因为怕她留下来有危险所以将她赶走,自己一个人去找龙定海报仇。她找到牛大宝时发现南明组织的人已经先下手正在和龙定海的人博斗便上前帮忙刺杀龙定海,牛大宝躲在角落看着这场相斗,他知道龙定海身上穿着锁子甲刀剑不入,玉娥此时想要上前刺杀龙定海,为了玉娥的安全他只好故意上去帮龙定海挡了一剑。

  牛大宝清醒后发现他正在刑房中,裘清月在他身上搜出一把菜刀意图指他也是想要刺杀龙定海,牛大宝拒不承认只说自己是为保护龙定海而来,这才逃过一劫。

  凤鸣院妈妈因为春花打客人之事导致凤鸣院生意日渐萧条,反倒是对面药店的生意日渐兴旺,所以只好带着伙计一起请求春花离开凤鸣院,春花经不住众人请求答应再待两天便离开。

  龙定海带着手下为牛大宝治疗伤口,治疗时放上身上的血信被裘清月发现,血信被血浸湿只看得清前后部分,幸亏牛大宝聪明机智说自己早上收到这封密报发现南明要刺杀龙定海所以就带上菜刀要和南明的人同归于尽保护龙定海,龙定海听后,因感谢牛大宝冒险为他挡了一剑而信任于他,让他养好伤之后到京城皇华驿找他,他想对牛大宝委以重任。

  牛大宝包扎完伤口回到家中,之前自称是玉娥表哥的洪帮中人枉然找上门来想要杀了牛大宝,牛大宝和他说出之所以为龙定海挡剑是因为龙定海当天穿了锁子甲,任何刀剑都伤他不得,如果他不替龙定海挡剑玉娥就会有危险,为了玉娥他只好上前以身挡剑,他得到了龙定海的信任和重用,龙定海想让他去京城但他只想和玉娥过普通人的日子不想去京城。

  枉然见此带了大宝去见金门郑王爷麾下的得力干将、洪帮顶梁柱范惜逢,范惜逢以玉娥为名力劝牛大宝加入洪帮帮助他们,并说出玉娥私自行动刺杀龙定海之事按照帮规是要受到处罚剁去双手,但只要牛大宝能够按照他说的去做,他就可以对玉娥网开一面,牛大宝思前想后,只好答应范惜峰前往京城,于是在洪帮里接受了一系列的训练。

  临行前,范惜逢嘱咐牛大宝此去一定要好好活着并取得龙定海信任,然后等待洪帮的密报,如果在京城遇到任何困难可以去南门澡堂找洪帮义士龙牙,只要让他见到光明,他就会出来见牛大宝并帮助他。牛大宝交给枉然一封信请求他带给玉娥便坐上舵里安排的驴车离开,玉娥此时也刚回来,但两人各自没有回过头擦身而过,两人的命运也从此改变。

欢喜密探第4集剧情介绍

  

  白弛,年方二十出头,至今未娶,身为一个巡街捕快但拥有着一颗强烈想进皇华驿当密探,享受荣华富贵的心,所以他不放过任何一个可以立功的机会。想挤进皇华驿,抓洪帮中人就成了他最大的目标。他师父曾经叮嘱过他,遇到心虚的人是绝不敢和他对视的,越是极力掩饰的人嫌疑就越大,他以此来寻找城内任何一个可疑之人。

  牛大宝此时也已经到达京城,初入京城的他在白弛的带领下进入皇华驿,牛大宝一见龙定海便和他说起来的路上的艰辛以及为顾及龙定海颜面便雇了豪华大马车,不料途中遭匪所以没有带上见面礼,哄得龙定海欢心大悦。

  龙定海带着牛大宝去见皇华驿的人,裘清月一看到牛大宝便讽刺挖苦他,他认为牛大宝一副土包子的样子难成大事,皇华驿并不需要牛大宝这种人。此时,龙定海的另一位左右手茅罡也出现在牛大宝面前,牛大宝一眼就认出茅罡就是当晚杀害白宏图的凶手,但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以他现在一人之力根本无法为白宏图报仇。龙定海向众人介绍牛大宝在扬州时杀了白宏图和为他以身挡剑的事,茅罡明明知道白宏图并非牛大宝所杀却不向龙定海揭穿此事。

  龙定海让牛大宝在皇华驿当任内务。茅罡给牛大宝寻了一处府宅,笑问牛大宝是否喜欢,大宝奉承地道喜欢,话毕,茅罡下令让弟兄们进去为牛大宝收拾好屋子,牛大宝上前一看,原来茅罡所说的收拾屋子便是屠尽了满门杨府占了府宅让牛大宝入住。大宝推脱说他不想住这里,茅罡告诉他如果不想住这里就换另一间府邸再收拾给他入住,牛大宝为避免另一户人家遭此毒手便只好答应下来。

  裘清月来到杨府找牛大宝,让牛大宝陪他看一场戏,便将他带到了皇华驿刑房中。潮湿阴黑的刑房里,皇华驿审讯犯人的残酷刑罚以及裘清月的暴虐滥杀令牛大宝出来后呕吐不止。龙定海和牛大宝说让他来皇华驿的原因是因为牛大宝进扬州驿站三年就将扬州驿站弄得风生水起富丽堂皇,他想建一个功德祠需要牛大宝的帮助。

  洪帮中,玉娥误认为牛大宝当了反清的走狗对他失望不止,枉然本想替牛大宝解释清楚,但却被范惜逢拦了下来,两人间的误会并会和解。

  龙定海带着牛大宝来到茶馆,他告诉牛大宝虽然自己做孽不少但也做过功德事所以想建一个功德祠记载他的好,叫老百姓们平时念叨念叨。而修建功德祠需要大笔资金,他因此盯上了沈氏钱庄意图让牛大宝去与沈老三做朋友然后再设法谋其钱财。

  牛大宝被龙定海手下带来钱庄,庄内,沈老三知道了牛大宝的来意,给了牛大宝一箱金银珠宝让牛大宝带回去交差,结果还没踏出钱庄却被沈家千金沈玲儿误以为他是贼,使出飞针想要拿住牛大宝,牛大宝屡屡接住飞针,沈玲儿因此对牛大宝一见倾心非他不嫁。

  龙定海看到牛大宝带回的钱却责怪他,这点小钱就将他打发了并将沈老三一切事宜和家谱族人告诉了牛大宝,原来沈老三是沈万三的直系后人,沈万三就是当年帮朱元璋建立明朝的天下首富,沈老三是沈万三后人,所以他也是明朝的余孽。晚饭上,龙定海的夫人意欲为牛大宝寻找合适女子让他娶妻,拿出了众多妙龄女子的画像,龙定海让画像上的女子到牛大宝家中让牛大宝挑取,五天后良辰吉日就成婚。

  大宝想起之前范惜逢让他有困难就去南门澡堂找龙牙,于是他带着鞭炮到澡堂燃放找到了洪帮义士龙牙。而另一边,龙定海手下的人和龙定海提出,牛大宝与袁玉娥刚成亲就休了她,成亲之时龙定海又刚好失踪,这两人之间肯定有蹊跷,于是龙定海让手下的人去查袁玉娥。

  之前答应的期限已到,春花只好收拾行李离开凤鸣院踏上前往京城的路,临走前将自己所积攒的首饰分给了其它姐妹。

  牛大宝找到龙牙之后将龙定海逼他娶妻一事告诉了龙牙,龙牙让他先回去他备报。牛大宝只好先回到驿馆,驿馆内,龙定海给牛大宝讲了一故事,并把沈家家谱交给了他,让他去威胁沈氏钱庄。

欢喜密探第5集剧情介绍

  

  牛大宝来到沈老三钱庄,将龙定海跟他说的农夫与河神的故事复述给了沈老三,沈老三笑说他知道结局,依他之见故事中的农夫不应该那样做,而是应该威胁河神。大宝告诉他他与龙定海的想法是一样的,随即拿出了沈家的家谱,沈老三顿时明白了原来他就是那个河神,而龙定海是那个农夫,龙定海想用沈家家谱来威胁他。

  牛大宝将家谱放在桌上让沈老三自己考虑,但还没等他踏出钱庄,沈玲儿又将三只飞镖射在牛大宝身上,让他一定要好好保管,这是她给牛大宝的定情信物,沈老三见此匆匆追出来和牛大宝说,这两只飞镖是沈玲儿的娘亲生前留给她的,意欲让他归还,牛大宝听罢便将飞镖从自己身上拔出归还沈老三。

  之前杨府主人的外甥从外归来,听闻自己二舅一家惨死于皇华驿手上,就披麻戴孝来到之前杨府想要找牛大宝报仇,牛大宝告诉他人并不是他杀的,杨府之人是明朝余孽他留在这里会有危险,趁现在皇华驿的人还没有发现他让他赶紧离开这里,但他并不听劝又恰巧碰上茅罡,茅罡认为他就是明朝的余孽,宁可杀错也不放过最终将他所杀。

  范惜逢让洪帮中人洪二妞到京城与牛大宝成亲协助牛大宝,洪二妞一再表示不愿意,他只好将全身的金银都拿出来给洪二妞,洪二妞方才答应范惜逢前往京城。

  沈老三将飞镖还给沈玲儿并告诉她牛大宝马上就要成亲娶妻了,他就这么一个女儿不希望她出任何事情,不想让她和牛大宝有任何瓜葛。牛大宝在府内想念袁玉娥,对于明天被迫娶妻一事也深感烦恼,他并不想对不起玉娥但眼前局势又容不得他拒绝。沈玲儿来到牛大宝府内找他,将飞镖又给了牛大宝并告诉他,定情信物一旦送出去了是不能退的。

  凤鸣院妈妈为春花寻了京城的一户人家,春花穿上嫁衣远嫁京城。另一边,洪二妞也换上喜服赴往京城与牛大宝成亲。本是各嫁郎君互不相干,但不料在途中两队人马与一白事送丧的队伍相遇,白事送丧的抬棺人无精打采导致棺材翻落,金子从棺内掉出,路人看到金子全都一拥而上狂抢金子,场面十分混乱,阴差阳错之间两人的轿子也都跟错了媒婆,嫁错人了。

  牛府内,龙定海让九名女子都身穿喜服供牛大宝挑选,沈玲儿也混入其中参与选亲。春花此时的轿子也到了牛府,牛大宝一眼认出轿前那人就是龙牙,龙牙给牛大宝使了一个眼色,牛大宝从轿内迎出春花带到龙定海面前和他说眼前女子是他所真爱,他要娶春花。龙定海只好让大宝在其余人中挑选一个出来选做妾,牛大宝委婉拒绝,裘清月提议既然牛大宝选不出来,就让春花替他选,让春花和女人们到房内好好聊聊,选取一个合适的女子出来做妾以后好和平共处一起伺候牛大宝。

  牛大宝与众人都在外等待春花和她挑选出来的妾,却不料等来的居然是春花怒打众女子的场面,只见春花一身红衣将其余女子都打得鼻青脸肿,苦不堪言,口里还念叨着就是不让牛大宝选妾,龙定海见此向牛大宝指责春花的脾气不好,牛大宝也表示春花脾气确是不好但他也管不了,裘清月听此讽刺道,让他选是选妾,并非是选武林大会盟主。

  春花责怪牛大宝,她千里迢迢来到京城就是为了和他过日子但牛大宝居然想娶三妻四妾并问牛大宝不是卖布的吗,众人听此感到疑惑,牛大宝机智地和春花解释他以前是卖过布,现在是在效忠龙定海。这才打消了众人的疑虑。

  洞房花烛夜,两人在房内当面一对质,春花发现她竟嫁错了人,牛大宝更是目瞪口呆,站在自己面前的春花并非是要嫁给自己的洪帮中人,而真正要嫁给自己的洪二妞却阴差阳错地嫁给了替春花赎身的梁五尺。

欢喜密探第6集剧情介绍

  

  春花跟牛大宝说了在路上两队迎亲人马与送丧队伍所发生的事,她也就是在那个时候被拉错了轿嫁错了人,说完便想要离去与梁五尺成亲,大宝见此赶紧拉住她,和她说外边所有的人都以为他们是相好的,如果春花现在出去解释说嫁错了人,以外边那些杀人不眨眼的人的做法,两个人脑袋都要搬家。但春花拒不配合,牛大宝只好将春花打晕绑了起来。

  牛大宝将春花绑起后便到外边向龙定海等人敬酒,茅罡喝过酒之后便去茅房无意中看到春花被绑在新房中。酒宴上,茅罡与裘清月的夫人让牛大宝讲述他与春花是如何相爱的,牛大宝只好随便编了一个他与青楼女子春花是如何相见相爱的故事。茅罡回到酒宴上偷偷问牛大宝是不是第一次洞房,如果女人不配合的话不应该绑而是应该揍她。春花这时也挣脱了绳索到酒宴上和龙定海说她有事要说,但她还没说出口,一个参加喜宴的人不慎打破酒杯便被龙定海手下拿刀包围拖了出去,春花见到此情景深感皇华驿的残暴于是只得做罢,不敢说出她与牛大宝之间的事。

  房内,春花得知了牛大宝也是扬州的老乡和他现在的身份,春花请求牛大宝让她离开,她成不了什么大事帮不了忙,而且她不想卷进这些事端,牛大宝告诉她如果现在他们两个人其中一个走了,两个人都得惨死。虽然她走不了但只要努力配合他,他定会护她周全。

  洪二妞并不知道自己嫁错了人,她以为梁五尺就是范惜逢让她要嫁的人,单纯的她与梁五尺共度一夜春宵。

  春花和牛大宝在房内饮酒,她问大宝既然知道皇华驿这么危险为何还要加入洪帮呆在皇华驿,大宝告诉她自己的亲朋好友都惨死在皇华驿的手上,为了给他们报仇自己只好加入洪帮。说完,大宝问春花她为何会到青楼当青楼女子,春花将自己的往事讲给了大宝听。原来,朝廷颁发剃发令,自己的娘亲健硕酷似男子于是被逼剃发,娘亲不从惨死于官兵之下。后来爹爹去世,她只好卖身葬父被青楼老鸨子买进入青楼。

  春花将牛大宝灌醉,把行李塞进肚子里想要离开牛府,但牛府里里外外皆有人把守她根本出不去。在牛府兜转一圈后只好又回到房内,把牛大宝从床上拖下来自己睡上床铺。

  大宝醒来后看到自己睡在地上便质问春花,春花表示以后床铺她睡大宝爱睡哪就睡哪,但不得踏上床半步。大宝说这里是他家应当他作主,春花笑说如果大宝不愿意配合的话她就会暴打牛大宝。

  洪二妞与梁五尺共度一夜春宵后,二妞问是否有接到新的任务,梁五尺对此一头雾水.他让二妞先去做饭做完饭再和他去摆摊卖布,单纯的二妞还没有意识到梁五尺并不是她要嫁的人,她误以为卖布只是梁五尺多年在京城时行动的掩护。

  牛大宝要去皇华驿当差,他让春花好好呆在家里不要乱跑,随即便出了门。在路上遇到沈玲儿假扮的江湖中人,沈玲儿和她说她受人所托问大宝是否真的爱那位青楼女子,大宝拿出飞镖给她让她交给沈玲儿并和她说他是真的爱春花的,沈玲儿拒收飞镖让大宝自己还给她。

  茅罡派人到凤鸣院打听牛大宝与春花两人之事,凤鸣院老鸨按照范惜逢的要求将他们两人的事情说给了茅罡手下的人听,凤鸣院老鸨与牛大宝所述的完全一致。龙定海让茅罡将牛府上的侍卫撤掉,只剩下两个继续观察春花。

  春花在家里百般无聊便独自出门闲逛,为了甩掉跟在她身后的侍卫,阴差阳错地花了一百两买了一位年迈老仆吴子奇,吴子奇让春花称呼他为吴伯。

  大宝回到家找不到春花,就马上来到南门澡堂质问龙牙为什么送来的人不是自己人而是一位青楼女子,龙牙将此事的来龙去脉告诉了大宝,大宝和他说他回到家找不到春花,龙牙让大宝先回家去,他自有安排。

  牛大宝回到家看见春花已经回来,他责问春花为什么不好好在家呆着,如果万一要是被人知道了什么他们两人都会没命的。此时,吴伯将水果拿上来,牛大宝看到吴伯后两个人又因此吵了一大架。

  龙定海派手上前来牛府请春花独自一人到龙府做客,春花忐忑地跟随龙定海手下入府。春花到府上后看到龙定海正在擦刀心里害怕至极,却不想龙定海只是问她会不会打麻将,要她与龙夫人一起打麻将。

网络微评
 
包贝尔 贾玲  

导演:包贝尔、朱凌峰

编剧:朱凌峰、石铭华、石铭晖、张鹏、张一鸣、马轶馨、张勇、张少轩、包贝尔

出品公司:和润影业、华山论剑影视传媒、包贝尔工作室、芒果娱乐

电视剧排行

精彩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