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上牧云记剧情介绍

7-12集

海上牧云记第7集剧情介绍

皇后盛装来至牧云勤寝宫,向牧云勤道喜并将牧云笙已知晓当年宫中秘闻一事告诉他。牧云勤认为骨肉之情血浓于水,想要光明正大地认回这个儿子。皇后却劝诫牧云勤要对牧云笙多加提防,十几年来的冷落足以造成牧云笙人性方面的阴冷可怕。牧云勤认为皇后是因牧云合戈一事怀恨在心,故意引导牧云笙发现真相。皇后却矢口否认,将此矛头引向穆如寒江与穆如家族。

牧云勤赏赐牧云笙一套铠甲及一柄长剑,牧云笙却跑来皇帝寝宫请求能与母亲银容一起封闭于永银宫,他为自己的母亲银容抱不平,她并未犯任何错误,不应该遭此罪受。牧云勤在牧云笙的声声质问下,与他发生口角之争。眼见牧云笙的态度之差,牧云勤亦是控制不住自己怒火给了牧云笙一耳光,父子两人不欢而散。牧云笙回到住所之后大发脾气,向穆如寒江倾诉着自己对这深宫的厌恶。见牧云笙如此不喜欢这里,穆如寒江计上心头,决定趁围猎之时带着牧云笙逃离这座牢笼。

南枯祺秘密前来见牧云栾。两人共商大计,牧云栾准备伪造书信陷害穆如槊。只要少了穆如家的支撑,牧云勤就算有天大的本事,也抵不过他与南枯家的联手,届时牧云氏的江山应当改头换面,成为他的囊中之物。

围猎如期而至,大批队伍都一同向鹿鸣山出发,南枯德与墨羽辰在马车内密谈,商量下一步计划,南枯德打算借自己女儿皇后的身份,将墨羽辰带到牧云勤面前。墨羽辰心内暗自笃定,穆如这个姓氏,在九州之内很快便会消失。另一边,正在军营操练牧云银甲的牧云严霜硕风和叶的无礼而与之对打,硕风和叶看着眼前这个如花似玉的女子,心内不禁一动,略有几分失神,牧云严霜因此占了上风,命人将硕风和叶倒吊于架上。硕风和叶虽被倒吊于架上,但内心的想法却依旧不改,他放出话来自己将来会让她成为自己的大阏氏。牧云严霜见他如此大胆,便直接命人将他关进笼中。

穆如寒江带着牧云笙逃离,可两人并未跑远便被穆如家的战马追上。牧云笙向穆如槊表明自己并不想回宫的决心,可穆如槊却下令以捉拿绑架殿下之名将穆如寒江拿下,以此逼牧云笙回营。牧云笙心内将穆如寒江当朋友看待,眼见穆如寒江因自己而身犯险境,牧云笙不得已只好向穆如槊妥协,带着不满一同回营。

账营内,牧云勤立于场内正中间向众人表明,牧云并不好战,但忘战必危,因此每一次的围猎便是一次演习。南枯月漓起身来至皇后身旁,言语中刻意讨好皇后,以此感谢她破例带自己前来。皇后斜睨了一眼不远处的苏语凝,只道自己很清楚南枯月漓来此的原因只是怕被苏语凝比下去。这时,牧云笙怒气冲冲前来见牧云勤,他要求牧云勤放了穆如寒江,牧云勤却认为穆如槊的做法并没有错,穆如寒江绑架殿下乃是重罪。

一听及此,牧云笙当众斥责起牧云勤与穆如槊两人无情无心,这样的牧云勤与皇宫都让他觉得羞耻与反感。牧云勤勃然大怒,对牧云笙拔剑相向。看着牧云笙一步一步逼近剑尖的模样,牧云勤蓦然想起了自己当日伤害银容的场景。牧云笙出言问牧云勤,人与人恶力相向的时候,内心想得究竟是什么。他对牧云勤万分失望,转身便离开了账营。牧云勤心内亦同样黯然不止,但因心系牧云笙,还是下令唤人前去看紧牧云笙,以防他出任何意外。

穆如寒江被押至牢笼,在牢笼中见到了硕风和叶,两人一见面都十分欣喜。牢笼中的一位老者透过账营看到了牧云笙,在得知牧云笙是朝廷的半人半魅之后,心中万分诧异。

牧云陆采来野花送给苏语凝,南枯月漓见此心中十分嫉妒,她柔弱出声央求牧云陆能带自己去采花处却被牧云陆婉言拒绝。南枯月漓脑羞成怒之下口不择言,道出牧云陆接近苏语凝不过是为了争夺皇位而已,但牧云陆在皇帝心中并没有牧云寒来得重要。这一番话激得牧云陆十分气愤,当场拂袖离去。南枯月漓遣走下人,对苏语凝大打出手,扬言若是苏语凝不肯把未来的帝王让给她,她便将苏语凝进宫之前就认识穆如寒江一事抖落出去。苏语凝已对南枯月漓强忍多时,如今见她如此肆无忌惮地欺负自己,心内也不愿再忍这口恶气,直接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回了南枯月漓几巴掌。

皇后打听牧云勤在猎苑去处,准备将墨羽辰引见给牧云勤。墨羽辰向皇后承诺自己定会让澜州和宛州各处的势力扶持牧云合戈,为牧云合戈争得储位。待墨羽辰离开后,南枯德劝诫皇后在皇宫之中要学会忍让。皇宫是一个关着猛兽的牢笼,皇后已经一路扑咬至后位,如今她与南枯家绝不能在这个时候惹怒牧云勤,只有南枯家成了朝中第一大家,他们才能够在朝野之中站稳脚跟。这时,南枯月漓冒冒失失闯进账营,想让皇后为自己作主,皇后知晓南枯月漓的刁蛮跋扈性格,只让她日后不要再去招惹苏语凝。

苏语凝有皇后凤相,南枯月漓因嫉妒而口不择言道出牧云合戈已被贬澜州,再无任何争帝位可能。这句话一出令皇后十分恼怒,她直接罚南枯月漓在外跪上一个时辰,并当场下旨,日后若没有她传召,南枯月漓不可随意觐见。

牧云笙前来救下穆如寒江与硕风和叶,三人一同出逃,于一山洞中生火歇息。在牧云笙的话语中,硕风和叶知晓了穆如寒江与穆如家的关系,脸色十分黯然。他回想起部落族人的死亡,告诉了两人关于硕风达和龙格丹珠的故事。

海上牧云记第8集剧情介绍

硕风和叶、穆如寒江与牧云笙三人共同将自己的命运与身世吐露,三人的命运早在出生之时便注定紧紧纠缠在一起,这一切皆是因为穆如寒江注定与牧云笙争夺天下的星命,也因为这个星命的秘密,穆如家族竟不惜屠杀了硕风部一族。牧云笙心内深知自己逃至天涯海角也难逃宿命,他决定回宫找到并消灭这股令几人都受到伤害的力量。与此同时,硕风和叶也与穆如寒江相互诀别,硕风部的被屠之仇注定两人今生无法成为兄弟,待两人下次见面之时便是仇敌。

夜深时刻,南枯月漓假借穆如寒江的名义偷偷将苏语凝约出,而后命人将其推下山崖,以除自己的眼中钉。

硕风和叶、穆如寒江与牧云笙三人的消失令全军营上下都紧张不已,牧云严霜下令搜山,誓要找出几人。硕风和叶与老者龙锦焕一同逃亡,龙锦焕见银甲军穷追不舍,只好以天罗刀丝加以对抗,顺利与硕风和叶逃离。龙锦焕知晓硕风和叶对牧云笙的仇恨,他将世上仅存不多的一枚刀丝赠给了硕风和叶,希望硕风和叶日后成为铁沁王归来屠杀天启城时,能够助自己家主向牧云笙报血海深仇。同时,龙锦焕已为硕风和叶铺好离开后路,他让硕风和叶到天拓海峡后寻找一艘叫横公的船。

牧云笙来至辻目剑面前,想要拔出这把帝王之剑,却被前来的牧云勤推拦阻止。牧云勤质问牧云笙一夜的去向,牧云笙故意在牧云勤面前提起自己半人半魅能听懂鸟兽语言之事,令父子两人再生嫌隙,言语不合。牧云笙认为牧云勤一直利用自己母亲,在牧云勤的心中,自己与母亲都一样是异类。牧云勤恼怒地给了牧云笙一耳光,告诉他自己从来就没有利用过银容,并让他晚上来寻找自己,届时自己将带他去一个地方。

墨羽辰在南枯德面前亮出辰月上古法器——月影噬魂,牧云勤一生勤政爱民,堪称一个好皇帝,他准备用月影噬魂送牧云勤上路。在此之前,他为灭口便先将南枯德杀害。与此同时,牧云笙与牧云勤一同来至一片花海,在皎洁月光的点缀下,花海如同满天繁星般,闪烁着银光。牧云勤告诉牧云笙,这是他第一次见到银容的地方,当时的惊鸿一瞥一直存在他心中,久久未能忘怀。

牧云笙谴责牧云勤是一个负心人、小人、恶人,利用自己的母亲银容却夺取了原本不属于他的皇位,却手染银容的鲜血。牧云勤对负心人这件事供认不讳,但他却不肯将其余两种定义认下。他将当年事情的真相告诉牧云笙,当年太子之位的确是宛王牧云栾,但他被废太子并不是因为银容的魅术,而是先皇不喜他的性情,故意在羹汤之中下了疯症之药,以此废除他的太子之位。而牧云勤之所以隐瞒下这个秘密只是因为牧云栾一生骄傲,牧云勤念及手足之情,不愿见兄长失去这份骄傲。

牧云勤原本性情凉薄,直至遇见银容才方知生命的情感与意义,他将牧云笙多年来的谜团解开,自己之所以冷落他只是因为心里害怕牧云笙会不肯让他这个父亲,他之所以不让牧云笙坐上帝位也是为牧云笙着想,若灾难真的降临,最终受苦的还是牧云笙一人。听到牧云勤的这番肺腑衷肠,牧云笙终于解开心结,出声唤牧云勤一句父亲。

穆如槊在树林之中找到了穆如寒江的身影,穆如寒江在得知硕风和叶全族命运之后,对穆如槊大为反感,认为穆如槊只不过是借正义之名在滥杀无辜而已,他们皆是生活在谎言里的懦夫,真正在意的从来都不是世间秩序,而是手中的权力。穆如槊彻底被穆如寒江这番话激怒,父子两人相互动起手来,可穆如寒江并非穆如槊对手,就在这关键时刻,穆如寒山出面保住了穆如寒江。穆如槊告诉穆如寒江,他从十二岁入军营,仅凭一己之力从低级士兵到如今的首辅大臣,若是穆如寒江不服于他,便要想尽办法来证明他比自己更加强大。

墨羽辰带着月影噬魂来到花海中,所过之处众花枯萎。牧云勤知晓来者不善,想要唤出穆如槊,可穆如槊却不在此处,牧云勤只得只身与墨羽辰对抗。墨羽辰想光明正大取了牧云勤的性命,两人达成一致约定,无论输赢都不得伤害一旁的牧云笙。墨羽辰乃辰月中人,他的能力远在牧云勤之上,牧云勤自交手起便频频处于下风,甚至手中的天子剑亦被弹开扔向一旁。就在墨羽辰准备给牧云勤最后一击之时,牧云笙却突然冲上前拔前地上的帝王剑,斩杀墨羽辰。帝王剑被牧云笙所握,整片花海都发生剧烈爆炸,星象亦出现异常现象,苓鹤清在观星阁呢喃着这一切终于要到来。九州之际即将面临一场巨大灾难,星命所注定的一切追究是难逃宿命。

南枯德暴毙,南枯褀从宛州归来并取其位代其职。牧云勤自花海之日后便抱恙在床,久久未能上朝。两个月后,牧云勤传出旨意,命文武百官上朝觐见。可众臣到殿时却只见皇后坐于龙椅上,皇后命人将牧云勤抬上金銮殿,假传牧云勤手谕,在储君未立之前朝中之事皆由她代传旨意。群臣听此议论声四起,认为后宫代政,荒唐至极,穆如槊更是步上金銮台阶,誓要听得牧云勤亲口所言。牧云勤本想让穆如槊救驾,可皇后却以牧云笙的性命相威胁,牧云勤无法,只好命穆如槊退下。

穆如家手握兵权,令南枯一族忌惮不已。如今时机成熟,皇后按照之前与南枯褀的计划,当众提起那封伪造的穆如家书,想要以此陷害穆如槊。

海上牧云记第9集剧情介绍

穆如槊为证穆如家忠心,甘愿交出一半端朝兵权,与尚书令南枯祺共掌。皇后在牧云勤的恨意之下亦再次假传牧云勤旨意,即日起将牧云合戈调回皇宫,辅佐政务。

穆如寒江在市坊上听到关于穆如家谋反及牧云笙残害牧云勤的流言蜚语,他前来木屋寻找牧云笙,却从婢女蓝钰儿口中得知牧云笙饱受皇后晨昏定省的折磨并身患一见熟人便发狂的怪状。

皇宫中,皇后继续画着银容的画像,发誓要银容与牧云笙百倍偿还她曾经受过的委屈和不甘,只有她才是这宫中最凶猛的猛兽。这时,苏语凝孤身一人回到宫中,却执意不肯透露在宫外发生过的事情。若按照律例,苏语凝的情况该予以重罚,但皇后顾及苏语凝未来皇后的星命,只让苏叶章将苏语凝带回家中禁足,以示惩戒。苏叶章责备苏语凝丢尽苏家脸面,穆如寒山前来将寒江所托的小剑坠交给苏语凝,告知她寒江已去过他自己想要的生活。苏语凝手握小剑坠,心中略有黯然与失落之感。

穆如寒江回到药王庙,得知高无音已被接走,便与其他兄弟告别,决定去投军。另一边的皇宫内,皇后对牧云勤百般折磨。见牧云勤时至今日还忘不了银容,她当着牧云勤之面将银容的画像扔至一旁。纵然牧云勤身染重病,可他为了画像竟放甘愿放下帝王之尊,一步一步爬向画像旁。皇后爱至牧云勤半生,她哭着恳求牧云勤能够放下银容,与她重修旧好,她不甘心这一辈子都输给银容,可牧云勤却执意要拿到银容画像,这辈子他心中只能有银容一人。皇后见他对银容痴迷到这般地步,当下便忿恨地将银容画像撕个粉碎,准备毁了银容,以此断了牧云勤的念想。

硕风和叶到泉明港寻找横公的船只,却被街边的茶贩以茶迷晕,茶贩从硕风和叶的包袱中搜到天罗丝刀,不禁大感恐惧,连忙将硕风和叶送至码头的唐缺与唐满处。

皇后来到永银宫中,她看着面目全非的银容,决定把自己对牧云勤的爱转变为恨。爱与恨是相对的,她要让牧云勤一点一点忘记爱的感觉,心中只充满恨意,只有她一人的存在。听到南枯明仪这么多年来还未能懂得爱的道理,银容只觉得她可怜无比。出了永银宫之后,皇后命人将牧云勤抬至永银宫前,当着牧云勤的面烧毁了整个永银宫,令牧云勤痛苦不已,失声痛哭。

穆如寒江离开是非之地,苏语凝被苏叶章囚禁于房间中,硕风和叶顺利地登上了横公的船,准备渡江回瀚州,而牧云笙则在水晶珠中见到一个曼妙女子的背影,为此痴迷不已。

四前后,中州的未平斋。牧云笙因心心念念珠中女子而日日做画,故画功精湛,其笔下的女子画像皆惟妙惟肖,生动灵气。前朝公主姬昀聰拿着南枯祺的令牌前来求画,称自己想讨一幅画烧给自己的亡郎,以解自己的相思之苦。牧云笙一袭白衣黑发,手持画笔来至姬昀聰面前,被姬昀聰所讲述的爱情感动,决定亲手为她作一幅画,可姬昀聰却在画作完成之时借口将牧云笙支开,盗走了牧云笙房中一幅画。

牧云笙回到画房之后察觉其中有异,果不其然,姬昀聰偷走了一幅至关重要的画。牧云笙连忙带着姬昀聰的画像追出,询问姬昀聰亡夫一事的真假。在得知此事乃姬昀聰所编后,牧云笙却露出笑颜,如此一来天下为情所困之人又少了一个。高山流水遇知音,姬昀聰既能以法来盗走画像,牧云笙并不打算追究此事,反倒将姬昀聰认作知音。看着如此至情至性的牧云笙,姬昀聰心中大感诧异,她万万没有想到身负令九州生灵涂炭,鲜血遍地的星命之人竟会如此坦然。

姬昀聰将偷来的牧云珠幻图交给了霍思忠,作为交换条件,她希望霍思忠能够兑现承诺,将越州九原城的雇佣军团借她一用,可霍思忠却出尔反尔,背信弃义,称自己的军团纵然可以交给他人,也绝不会交给姬昀聰去打一场注定失败的仗。姬昀聰看着霍思忠离云的背影,心底十分生气,认为大端朝所有的人皆是同霍思忠一般卑鄙无耻,不知廉耻。

未平斋中,牧云笙吩咐蓝钰儿将剩余的画都烧毁。牧云笙的画作价值连城,蓝钰儿心生不忍,却抵不过牧云笙的坚持。牧云笙看着手中的水晶幻珠,只道自己只需要它便够了。蓝钰儿对于幻珠里的女子大感疑惑,四年来她从未见牧云笙画过此女子的正脸,可牧云笙却呢喃道或许是他与幻珠中的女子皆不想见对方。

海上牧云记第10集剧情介绍

牧云笙深知自己的宿命会给周围人带来苦难,因此他从来不敢奢求去接近自己喜欢的东西与事物,兰钰儿认为牧云笙这是胆小,牧云笙并未多加辩解。待兰钰儿离开后,未平斋忽然间银铃声止,竹叶顿于半空中,幻珠中的女子再次以一袭绿衣背影现于牧云笙面前。牧云笙缓缓吐露出自己内心最真实想法,他并不是胆小,只是不贪心,他只要知晓有人会永远在前方倾听他的诉说,这便足够了。

宛州,牧云栾借以一只雄鸡暗中表明自己想与牧云勤一争输赢的想法,穆如屏非但没有点破,反而还让牧云栾安安心心于宛州过平淡日子,莫要因为牧云勤身体不适而觊觎这江山天下。待穆如屏离开后,牧云栾收起玩笑心思,遣散了下人,只留下自己的心腹。霍思忠借花献佛把《牧云幻珠图》献给牧云栾,称此画乃牧云笙亲手所作,其中暗藏着九州运行的秘密与秘术,是一本不可多得的天书。作为交换条件,他希望牧云栾能在兵变之时,雇佣他在越州的雇佣军团。

收下画像后,随从将朝廷再次借钱一事禀告给了牧云栾。自端朝兵权一半落入南枯祺手中后,南枯祺便屡屡利用手中权势,以振兴士军为名中饱私囊,甚至瀚州赫兰部族屠杀他族,南枯祺亦命穆如铁骑坐视不理,意图重挫瓦解穆家的力量。牧云栾思忖过后决定继续借钱给朝廷,却要求让全天下人都知道他牧云栾的安邦之举。牧云勤抱恙在床,宛州近年来兵力发展如日中天,端朝政权又落于南枯祺手中,随从认为这是一个夺天下发兵的好时机,可牧云栾却目光长远,他只道自己想以名正言顺的方式赢回皇位,让天下人都知道他做皇帝会比牧云勤强上百倍。

云中城河络柳奇骏来访,将牧云栾等待已久的叩天泽与逆鳞两件法宝交至他手中,这两件法宝乃是河洛耗尽一番心血用墟神心铁铸造而成,牧云栾对此很是满意。牧云栾想让河络制造出一万件惜兵甲用来打仗,却被河洛婉拒。牧云栾也无法强迫河洛,反倒将一瓶明月尘交给河洛并允诺他,日后宛州境内,凡是他柳家看上的矿物宝藏,皆可自行开采,无需报备。

夜晚,牧云栾将逆鳞赠给重伤初愈的墨羽辰,墨羽辰对逆鳞的惟妙惟肖做工顿感惊叹,认为最知他心之人莫过于牧云栾。牧云栾提起秘术一事并将《牧云幻珠图》交由墨羽辰查看,想以此辨别出真假。墨羽辰在听到此图乃牧云笙所画之后,不禁想起了四年前牧云笙手握帝王剑的那个晚上。与此同时,牧云笙亦是梦到当晚场景,被吓醒过来。兰钰儿前来看望牧云笙,牧云笙向兰钰儿询问四年前花海之夜所发生的事情,兰钰儿却道当夜的情况无一人看见,就连驻守的十二个侍卫都未能幸免于难。一听及此,牧云笙神色黯然,近日来他每拿起幻珠便总能依稀想起当晚的场景,兰钰儿认为牧云笙这是过度深想,她取走牧云笙手中的幻珠,想让牧云笙好生休息。

墨羽辰观察出画像中女子所拿的书乃是魅灵之书,九州六族唯有魅族在秘书上登峰造极,这本魅灵之书记载着至高无上的各种秘术推演算式,是天下秘术师梦寐以求的一本天书。墨羽辰自然也不例外对这本天书的渴望,他断定牧云笙一定见过画中的女子及天书。牧云栾见墨羽辰对这幅画像反应之大,当下便决定顺了墨羽辰之意,让其到天启城寻找天书,但他会在天启城中为墨羽辰安排另一个人帮助他。

客栈之中,一头戴蓑笠的男子亮出手中的商牌,令客栈掌柜惊奇不已,连忙备上上等房给男子牧云德居住。同在客栈之中的墨羽辰注意到了牧云德的身影,他表示自己可以助牧云德达成心愿,夺取天下。牧云德虽为宛州商会会首,拥有九州所有财物,但依旧野心勃勃,最终他与墨羽辰达成交易,他替墨羽辰接近牧云笙,墨羽辰助他夺取天下。

朝堂上,重臣薛或提出立牧云合戈为太子一事,牧云勤重病瘫在床榻,想通过手中铜铃强烈反对,却被皇后暗中收走铜铃。朝中大臣分成几派党羽,分别欲拥立不同的皇子为储君,因此争论不休,南枯祺手中所掌管的穆如铁骑无所作为一事也被揭开来。牧云勤在殿上看着众臣的争议,激动万分,最终皇后决定此事择日再议,先行退朝。

轿仪上,皇后十分不解为何牧云勤不肯立合戈为储君,论出身能力,合戈都是储君最好人选 。牧云勤并未回答这个问题,只命人摆驾藏剑阁。

海上牧云记第11集剧情介绍

皇后端着一碗牛肉羹来至牧云勤面前,希望牧云勤能够亲口道出已不再思念银容的话。牧云勤却坚决不肯看皇后一眼,亦不同向皇后妥协。皇后忿恨不平,明明是牧云笙害得牧云勤这副模样,牧云勤却依旧忘不了银容,牧云勤只称牧云笙是他所有儿子之中最聪明的人,牧云合戈根本比不上牧云笙。与此同时,牧云勤还口称皇后为贱人。听到贱人这两字,皇后彻底被激怒,她下令将牧云勤锁于藏剑阁中,断了牧云勤的膳食,直至牧云勤肯妥协忘记银容。

皇宫之中争储风波将起,穆如槊吩咐寒山让虞心忌照顾好牧云笙。先前,寒山曾经寻到一位秘术师发现南枯德死亡之蹊跷,他欲查清情况还穆如家一个清白。但穆如槊却对他厉声斥责并否定了他的建议,希望寒山与寒川能够谨记穆如家世代不得使用秘术的祖训。穆如家如今就如同风尖上的浪口一般,岌岌可危,寒山不愿照旧迂腐,看着穆如家蒙受不白之冤,可穆如槊却立场坚决,要求寒山跪地背出祖训:当你拿起屠刀的那一刻起,你就该知道,总有一天你也会死于刀下。

牧云德在天启城内四处闲逛,打听到了关于牧云笙的一切情况与喜好,准备对其出手。墨羽辰将一道算式题交给牧云德,让他单独前去拜访并将算式题交给牧云笙。牧云德有备而来,他以一张上好的白纸张为礼,成功得到牧云笙的接见。天下无免费午餐,牧云笙知晓牧云德此举必是有所图之,牧云德也不隐瞒,直接将手中的算式题交给了牧云笙,并表示牧云笙解出算式题目后可到九州客栈去寻他。

墨羽辰的算式题目是石头与羽毛哪个重,正当牧云笙为此冥思之时,一穿着绿衣的曼妙女子来至牧云笙面前,并念出了题目。女子很是诧异牧云笙能够见到自己身影及听到自己的话,看着女子绰约多姿的背影,牧云笙惊讶地发现眼前这个女子就是自己在牧云幻珠内所见到的女子。正当牧云笙想与女子多加攀谈时,女子却突然消失于空气中。这时,兰钰儿匆忙前来将牧云幻珠消失的事情告诉牧云笙,却意外地发现牧云幻珠就出现在地板上,这匪夷所思的一切令牧云笙呆愣在原地。

九州客栈内,墨羽辰笃定,若是牧云笙给出了答案,便说明牧云笙曾经见过手持魅灵之书的女子。这时,牧云笙带着算题而来,他十分惭愧地道自己并没有得到答案,只知道给出的题目。他从牧云德口中得知了牧云德的身份及接近自己的意图,听到牧云德的身世之后,牧云笙不由得想起了穆如寒江,他的第一个朋友。话落,牧云笙将牧云幻珠给了牧云德查看,没想到牧云德竟与牧云笙一样,能看到珠中女子的背影。两人这番话被暗处的墨羽辰听得,墨羽辰及时现身,牧云笙一见墨羽辰便想起四年前花海之夜的零碎片段,却始终无法忆起当晚之事。

墨羽辰接过牧云幻珠后,对其细细观察,亦发现其中有一女子。听到牧云笙想要再次一见女子身影,墨羽辰故意引导其探出女子的身份来历,提出自己可让此身怀秘术的女子常伴于牧云笙左右。一听到女子身怀秘术,牧云笙一反平常,猜测到了墨羽辰是另有所图,便带着牧云幻珠拂袖离去。待牧云笙离开后,墨羽辰这才道自己根本就没有看见珠中女子,他暗自猜测牧云幻珠里边的女子只有牧云血脉方能看见。

牧云德在茶中下黑羽毒,意图控制墨羽辰,让其将牧云幻珠的秘密告知。墨羽辰中毒之后浑身痛苦难忍,为拖延时间只好告诉牧云德,珠中女子是一把能够得到天下的钥匙。待墨羽辰的毒自解之后,他反过来控制并警告着牧云德,他虽为牧云栾效力,但并非牧云栾的手下,若是牧云德识相的话,便乖乖地配合行事,别想再耍任何花招。经过一番谈论,最终两人达成一致阵线,相互不伤害对方,以谋大业,但珠中女子归牧云德所有。

次日,牧云笙进宫给皇上皇后请安,牧云勤一天一夜滴水未进,整个人显得异常瘦弱狼狈,再无半点君王威仪。皇后并不忌惮牧云笙,她当着两人的面端起一碗牛肉羹,在牧云勤面前对他百般引诱。牧云勤纵然爱银容至深,可此时的他在一碗牛肉羹面前却是毫无招架之力,他终于向皇后妥协,说出自己不再想念银容。听到这句梦寐以求的话,皇后放声大笑,在牧云笙面前炫耀自己的胜利,这便是赤裸裸的人心,一生挚爱最终比不过一碗牛肉羹。

牧云笙孤身一人前来观星阁,看着眼前这繁杂且有规律的星轨,从中知晓了自己的主星就是郁非星,其代表的力量是冲突,狂热和野心。牧云笙坦言自己并不相信星命,九州之大,所有人的命运不可能皆系于他一人身上,他想要医治好牧云勤,免其饱受折磨。苓鹤清摇头轻叹地告诉牧云笙,秘术之伤只能靠秘术来解,但如今宫中寻遍各地秘术师,皆无一人能解牧云勤之病。纵然牧云笙身为半魅,但亦无法出手相救,秘术乃是精妙的推演之法,并非天生能力,而且就算牧云笙医治好了牧云勤,亦不能扭转星命。

海上牧云记第12集剧情介绍

牧云笙将自己一人关在房间中,握紧牧云珠凝神,进入幻境见到了另一个自己:悠游魅。悠游魅虽被牧云笙压于心底,却口出狂言不甘心于此。牧云笙手持长剑本欲杀掉悠游魅,可他每砍一刀痛苦便会落在自己身上,最终落败于悠游魅,被珠中女子所救。珠中女子与牧云笙处于一风景优美的地域,牧云笙察觉此地的异常,珠中女子只娓娓道不管是什么样的景色,在幻境里虽然能置身其中,却始终被隔离在外,她长久以来便孤寂地生活于此。见牧云笙对幻境倍感好奇,珠中女子施展秘术,带他看遍了种种幻境,与他分享自己在珠中的生活。

珠中女子向牧云笙吐露心事。她来自海上,在这里虽然并不缺少任何东西,但却十分孤独,常年无人能够说话。牧云笙被珠中女子的美丽所打动,他主动提出要常来陪她说话,为她取名。珠中女子原本满心欢喜,可在听到牧云笙原本来见她的原因是想学她的秘术之后,她失望不已,以为牧云笙有所图便消失于他的眼前。

牧云笙回到现实之后,将自己关在房间内,不吃不喝地研究秘术,想要医治牧云勤。兰钰儿因担忧牧云笙便擅自来到牧云德面前,将牧云笙得罪珠中女子及他提及的女子来历告诉牧云德,希望牧云德能够救牧云笙。牧云德让兰钰儿先行回去,自己则回房取叩天泽,准备杀人夺珠。墨羽辰及时阻止了牧云德,称自己想起一桩海上魅灵的秘闻,要求牧云德前去帮牧云笙唤出珠中女子,寻找这颗珠子的来历。

未平斋内,牧云德看着满屋子的秘术算题,告诉牧云笙自己有办法哄生气的女孩子高兴。与此同时的城郊外,墨羽辰从辰月使者的手上拿到了龙渊阁藏有的古籍,意欲从中寻找出海上魅灵的来历。

天启城大殿,因牧云勤的寿辰将至,皇后向众人询问祝寿意见,可此时牧云勤却突然病倒在地,朝堂之上一片惊慌。太医院的御医为牧云勤诊脉,却发觉牧云勤危在旦夕。穆如槊当机立断,决定封锁此消息,并按照祖宗规矩,若牧云勤无立下储君诏书,则立皇长子牧云寒为新皇。南枯祺脸上十分不悦,却因祖宗规矩无法反驳,只好利用穆如寒江来威胁穆如槊。

侍从吴如意前来向牧云合戈禀报牧云勤的情况,牧云勤危在旦夕却无立下储君诏书。牧云合戈不肯放弃皇位之争,他欲假传遗诏,拥自己为皇。吴如意却认为此举行不通,穆如槊多年跟在牧云勤的身边,对牧云勤的字迹十分熟悉,想蒙骗过穆如槊并非易事。牧云氏祖宗曾留有约定,若牧云家的子孙后代能够找回遗失在外的传国玉玺,无论是谁皆可立他为帝。吴如意劝说牧云合戈在传国玉玺上花费心思,牧云合戈却不愿因一个几百年前的约定而大费周章。

南枯月漓秘密与牧云合戈见面,牧云合戈向她诉说自己对她的情意,并许下自己会得到皇位的承诺,称南枯月漓在这个世上所有的野心与荣耀,他都会满足于她。南枯月漓被牧云合戈说动,与他相拥在一起并告诉他自己擅长模仿字迹。可牧云合戈早在幼时初次见面便知晓南枯月漓的这个技能,他对南枯月漓多加劝说,想让她助自己取得帝位,可南枯月漓却轻笑地退出了牧云合戈的怀抱,只道自己对此事还需要多加思量。

穆如家中,穆如家中的男儿皆身穿练武服,与穆如槊校练于武场上。穆如夫人为几人准备好饭菜,穆如槊一生恪尽职守,就连吃饭期间也要与穆如家的儿郎商论公事。待寒山禀报完自己的份内之事后,穆如槊询问起了穆如寒江的踪影,并命寒山在一月之内找到寒江,将其强行带回穆如府。若是寒江加以反抗,则就地正法,当场了断。

城外的瀑布下,穆如寒江与战友王一甲于江中比试憋气,岸上分为两批队伍,分别为两人呐喊助威,扬其气势。最终,王一甲不敌穆如寒江,穆如寒江获得打赌胜利。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