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上牧云记剧情介绍

19-24集

海上牧云记第19集剧情介绍

九州客栈,牧云合戈与牧云德密谋大事,面对着牧云合戈的疑心,牧云德坦言自己也痴心于皇位至高无上的权利,但他同时还是一个懂得计算成本的商人,像造反这种赔上性命的事情他可不愿参与其中。孤注一掷向来是牧云合戈的行事风格,他从牧云德手中拿过传国玉玺的图样,准备命河洛假造玉玺,夺取皇位。现牧云勤已经口不能言,纵然他能识够破假玉玺,也无法拆穿。

清余岭,墨羽辰正在逼问一老者关于真正龙渊阁的入口。龙渊阁里保存着九州创世以来所有的知识和时间记录,旨在让后人知晓九州的历史。老者身为龙渊阁曾经的上座,坚决不肯透露半分。若是让辰月得知龙渊阁的入口,任其甄选历史,修改历史,那么世上将无任何真实可言。

墨羽辰得不到关于龙渊阁的消息,便转口问起了珠中魅灵的秘密,可老者亦是不肯透露半分。为了守住这个秘密,老者与其学生龙华竟不惜自饮毒茶,当场毙命。墨羽辰不甘心放过这唯一的知情人,他使用出唤魂术,逼老者说出了魅灵的秘密。原来,魅灵心中锁着荒神的震怒,一旦被放出,九州将面临一场巨大灾难。

未平斋中,牧云笙日夜盯着手中的花,兰珏儿为其端来热粥,却被牧云笙打翻在地。牧云笙看着碗的陶瓷碎片,从中得到启发,脸上大喜。可兰珏儿却不解其意,认为牧云笙被珠中女子鬼迷心窍,开始说起胡话。待牧云笙沉沉入睡后,兰珏儿为他盖上棉被并盗走了牧云幻珠,认为此珠乃不祥之物。

入夜,兰珏儿将幻珠带至九州客栈交给了牧云德,并从牧云德手中换回了一颗假的幻珠。与此同时,牧云笙梦到盼兮与牧云德两人如胶似漆般恩爱,却将一把利剑刺进他胸膛。待牧云笙惊醒过来后,兰珏儿将假的幻珠交给牧云笙。假幻珠模仿得十分惟妙惟肖,就连牧云笙亦是分辨不出来。

牧云德手持幻珠,见到了从珠中而来的盼兮,不仅在她的面前诋毁牧云笙,更是希望她日后跟着自己。可盼兮不喜牧云德,她施展秘术消失于他眼前。牧云德嫉妒心起,将幻珠锁在了叩天泽剑匣中。另一边,牧云笙看着手中花朵明白了秘术的真谛,他手持假幻珠呼唤着盼兮,剑匣中的真幻珠有所感应,却被叩天泽的法力压制。花朵飞向天空,转换为一股光芒包围了牧云笙整个人,牧云笙背后更是钻出耀眼触须,笼罩在一片光芒之下。兰钰儿亲眼所见牧云笙的异常,想要上前触碰却被他的光泽所震慑,弹出几里之外。

牧云笙的魅化致使星象异常,星轨停止。所有星辰都黯然无光,只剩郁非观星依旧闪烁。苓鹤清见此神情激动,直呼不可能,从古至今,星轨从来不曾停止过。牧云笙发生魅化之后从湖中倒见到了其魅的另一半悠游魅,兰钰儿想要唤醒牧云笙,牧云笙回过头来却被赶来的虞心忌打伤。看着牧云笙倒在自己眼前,兰珏儿心中愧疚万分,可牧云笙却将其错认成盼兮,温柔地呼唤着盼兮的名字,令兰钰儿心中难过。与此同时,墨羽辰遭唤魂术反噬,却在痛苦之后知晓了魅灵的身份。

丹尧部,老婆婆丹尧阿姆前来通知萨坦硕风苏赫,魔王已经睁开眼睛,瀚州将在他手心变成黑暗大地。硕风苏赫将是瀚州有史以来最伟大的萨坦,心中封存着瀚州八部失落的秘密,只有铁沁手中的夸父斧才能解开他的封印。听过丹尧阿姆的话之后,硕风苏赫离开了丹尧部,按照她的意思前去寻找硕风和叶

地下城,姬昀聰叩拜前朝先祖,命其部下放出烟火,请龙先生归来,等了这么多年,属于他们的机会终于来临。王铎与苏真同看着半空中的烟火,王铎心事重重,认出了其烟火乃是前朝的信号,他郑重地告诉了身旁的苏真,他这辈子能与苏真在一起是他最幸福的事情。苏真未知其意,只嗔怪王铎学年轻人看烟火说浪漫话。

九州客栈老板将牧云德奉为上客,百般讨好。牧云德虽对天启城的一切十分嫌弃,却在老板离开后,暗自偷学起街头的秘术教学本。此举被前来的墨羽辰喝止,秘术千变万化,岂是这种市井图志可以说得清楚。话落,牧云德将叩天泽中的牧云幻珠交给了墨羽辰,可墨羽辰一见幻珠却要求牧云德立马将其归还牧云笙,牧云德利用叩天泽的法力压制魅灵,只会毁了她,以牧云德现在的能力根本驾驭不了幻珠。

牧云德接过幻珠,欲将其砸毁,他得不到的东西别人也别想得到。墨羽辰及时出手阻止,并警察牧云德,若是他决心要毁了幻珠,他便会先杀了牧云德。

海上牧云记第20集剧情介绍

牧云德不解墨羽辰究竟想要什么,竟然会选择帮牧云笙。墨羽辰穷尽一生想要追寻的只有荣耀二字,唯有让珠中女子召唤出牧云笙的本来面目,才可以杀了他。辰月使徒殚精竭虑已为天赋使命搏击九州数千年,墨羽辰没想到辰月最荣耀的时刻就在此生此世,他墨辰羽辰生逢其时,注定要得到这份荣耀。牧云德询问墨羽辰话中之意,墨羽辰称牧云笙乃是神,能以肉身能杀神者,便是九州至尊。他命牧云德尽早将珠子归还给牧云笙。珠中女子是为牧云笙而来,纵然牧云德强占着珠子也没有任何用处。

兰钰儿在牧云笙清醒后将真幻珠交还,并与其拜别。牧云笙上前询问原因,牧云德前来称兰钰儿是为他而走,在听得兰钰儿离意强烈之后,牧云笙忍痛应允。兰钰儿一边为牧云笙磨最后一次墨一边回忆起两人在皇宫中的相处时光,若是牧云笙能够开口挽留的话,她必定会为牧云笙留下。可牧云笙却缄默不语,令兰珏儿伤心失落,跟随牧云德离开。临离开之前,牧云德再次提起了牧云笙的宿命,所有与牧云笙亲近的人都会发生不测。

兰钰儿离开后,盼兮出现在牧云笙眼前,可牧云笙却因牧云德最后那番话而却对盼兮态度冷淡,生怕自己会祸及盼兮,给她带来不测。盼兮笃定牧云笙口中所言并非真心话,牧云笙却让盼兮日后不要再出现在自己面前,他再也不想学习秘术。牧云笙的无情伤透了盼兮的心,盼兮满足牧云笙的要求,与他道别离去。殊不知牧云笙在背对着盼兮时,眼中落下两行热泪,可唯有盼兮离开自己,她才能够安全。

牧云珠幻镜,盼兮与荒对话,荒神称盼兮注定与牧云笙相伴相生,令其回到原本模样。盼兮对牧云笙生出感情,不愿听命于荒神,伤害牧云笙。荒神大笑盼兮太过天真,盼兮只不过是他指派在牧云笙身旁,对付牧云笙的灵体而已。若是盼兮消失于天地间,他也会另派新奴对付牧云笙。盼兮的存在与否,都改变不了牧云笙的命运。

穆如寒江与苏语凝一同到树林中采药,两人嬉笑之间寒江向苏语凝表明,在他心中,世上的任何女子都没有苏语凝来得好看,这句话听得苏语凝羞涩一笑。寒江察觉出村中的古怪,怀疑一水村地底藏有东西,苏语凝亦同样道出一水村的古怪之处,但凡是其他村子,都会有贫富差距,可一水村的每户人家却都样样平等,毫无差距之处。话落,寒江拿出一张纸询问苏语凝是否见过一边的标志,苏语凝一眼认出此乃王铎口中的族徽,且一水村多数不同姓氏的人家都用此族徽挂于家中。

两人回去之后,牧云陆见苏语凝与寒江关系亲密,脸色不悦地要求苏语凝陪他散步并命寒江前去寻马。寒江假借以护卫之名要求同去,苏语凝听到寒江并非是因自己而跟着,神情落寞无比。这时,牧云陆重伤未愈,牵扯到伤口。见牧云陆伤口疼痛,寒江只好背起他,三人一同散步。与此同时,龙锦焕前来寻找王铎,却在途中无意见到苏语凝,不由得对她多了几分注意。

王铎一见龙锦焕便跪地朝拜,原来龙锦焕是王铎的父亲,更是天罗山堂的堂主。自当年一战后,王铎便率领天罗山堂众兄弟在一水村落户六年,等待龙锦焕归来。王铎向龙锦焕表明忠心,他与众兄弟任凭调遣。龙锦焕问起村中异常,王铎将牧云陆与寒江被机锋甲所伤一事告知,准备彻查两人的身份来历。

牧云陆与寒江、苏语凝漫步在河边。寒江认为一水村危险异常,为了牧云陆安全考虑,决定尽快离开村子。牧云陆提起苏语凝的博学多才,想让她为自己作诗。苏语凝借一首诗夸赞着牧云陆不争不夺的秉性。寒江却认为两人此举明显是读死书的行为,若到了争夺时刻,牧云陆便会拼尽全力。可牧云陆却道属于他的他必定不会放手,不属于他的东西,他亦不会上前争抢。见两人作诗兴趣正浓,寒江也请苏语凝为自己作诗,苏语凝借螃蟹为样,呤诵出一首诗歌,寒江本是不悦自己与螃蟹相比,可在听得苏语凝喜欢螃蟹之后,脸上不由得绽放出笑意。

休息之时,牧云陆坐在苏语凝身旁,提起了她的星命并向其表白。若是苏语凝信星命,他便为她去争天下。若是苏语凝不信,他便和她守在一方,给她一生安稳。这番话落入寒江耳中,寒江出言称现在并不是谈情说爱的时候。牧云陆却再次向苏语凝表明真心,认为自己能比寒江带给苏语凝更好的生活,可苏语凝的目光却落在寒江身上,久久不曾离开。

海上牧云记第21集剧情介绍

寒江向牧云陆表明自己的立场,不管牧云陆是否皇亲贵戚,他喜欢的姑娘都绝对不会让给牧云陆。牧云陆自幼深长在深宫,看惯世间冷暖,与寒江有着截然不同的认知,他劝说寒江能够放弃苏语凝,只有他的身份和手中的权力、金钱才能够带给苏语凝一世幸福。可寒江却无法苟同牧云陆的话,他以苏真与王铎的平淡幸福为例,认为两人在一起活得开心才是最重要的。

夜晚,王铎欲言又止向苏真透露自己的真实身份,苏真爱王铎至深,她无条件地选择追随,即使两人从此以后的生活将不再平淡安稳,她亦甘之如饴。君当如磐石,妾当如蒲草。蒲草韧如丝,磐石无转移。她向王铎承诺,若是有一天王铎战死他方,她也会随着王铎一同离开,两人这辈子都注定与对方生死与共,不离不弃。

次日,苏语凝前来找寒江,道出苏真王铎与一水村众村民都消失一事,寒江察觉到一水村的蹊跷之处,立即让苏语凝收拾东西,打算带着两人先行离开。

地下城,天罗堂众人朝拜堂主龙锦焕,姬昀聰从中走出,龙锦焕向众人介绍了姬昀聰的身份,让众人听姬昀聰调遣。姬昀聰道出目前的局势,天有异象,九州乱起,牧云家将再无法稳坐江山,如今正是他们屠杀牧云氏,光复晟朝天下的好时机。王铎面色犹豫,天罗祖训向来不干涉政治。姬昀聰早有准备,她拿出一张契约,契约中天罗先主曾经承诺过姬家人,为姬家人杀光牧云一氏,如今正是到了天罗堂兑现承诺之时。天罗堂一向守信,纵然有不干涉政治之训诫,可也只能信守承诺,为姬昀聰屠尽天下牧云氏。

地面上,寒江为安全起见,准备先送牧云陆与苏语凝回天启城,可牧云陆却执意不肯回去,反倒要冒死进清余岭,找到龙渊阁。密文球的秘密已被他破解,那张地图上乃是一张藏宝图,唯有找到龙渊阁里的密文书才能解开藏宝图上的奥秘。天启城与清余岭相隔甚远,既然他已经出现在了一水村,就绝对不能放过这次机会。这时,一群黑衣人突然从天而降,趁几人不备时将牧云陆掳到地洞。寒江见此心急如焚,他本想嘱咐苏语凝在地面上等他,却被苏语凝用银针扎晕。

苏语凝孤身进入地洞后被黑衣人打晕,醒来却发觉自己身处一烛火明亮之处,见到了情同姐妹的姬昀聰。原来,多年前苏语凝掉下山崖是被姬昀聰所救,两人自那时起便已经相识,而她之所以打晕寒江也是生怕寒江冒失的性格与姬昀聰发生冲突。两人叙旧谈起了花草之事,苏语凝注意到墙上画像的高超画技,姬昀聰看着画像不禁忆起她与牧云笙相识的那一幕。

寒江醒过来后四处寻不到苏语凝的身影,当下便知晓了苏语凝已经下洞去救牧云陆,他误以为苏语凝心宜之人是牧云陆,心内十分吃味地想离开此地。可未跨出几步,还是因担心苏语凝与牧云陆而纵身一跃,进入地洞解救二人。

苏语凝向姬昀聰提起自己因朋友牧云陆而来,姬昀聰脸色深沉地把姬氏在地下城攒金铢、造铠甲、建军队的事一一告诉了苏语凝,并将她带至一间供奉着传国玉玺的密室里,在里边道出了自己是前朝公主的真实身份与使命。苏语凝十分震惊于姬昀聰的身份,可牧云氏待姬昀聰一族并不薄,非但岁岁赠予他们金株,更是为他们修建了这座豪华至极的地下城,她不解姬昀聰为何满心仇恨。姬昀聰看着这座豪华的宫殿,只冷笑道这些本来就是他们姬氏一族本就拥有的东西,牧云氏待他们越好,她便越感到耻辱。何况牧云氏虽表面以仁德待他们,实际上却是派河洛日夜看守他们,想将他们关在这见不天日的地方。

姬昀聰走至苏语凝面前,将供奉着传国玉玺的盖子揭开,里边却空无一物。原来,三百年前牧云氏和穆如氏破城之日,先祖皇便怀着传国玉玺自焚于雪羽楼,自那以后传国玉玺便消失无踪。她的父皇因不甘心放弃仇恨,所以令人暗自建造了三条通往地面的道路,在她六岁那年带着她看到了地面上的天空与雪景。只是那天之后,她的父皇得知传国玉玺下落前去寻找,却一去不回,直至不久前她才得知自己的父皇死于河洛奴手中。因此,她痛恨牧云氏,一定要完成父亲的梦想。即便复国不成,她也要杀光所有牧云姓氏,了却姬氏一族世世代代的仇恨与耻辱。

祭台上,牧云陆被绑在上边,等候着姬昀聰发落。姬昀聰带着苏语凝前来,准备当着苏语恍凝的面亲自折磨牧云陆,以泄自己多年来的仇恨。苏语凝不忍牧云陆受苦,出口替他求情,可姬昀聰却恨牧云姓氏入骨,她晟朝守护天下千年,护了天下千年的安乐,却被牧云氏屠杀抢夺,她又如何能轻易放过牧云后人。牧云陆高风傲骨,纵然是在这危险时刻,他也未曾开口求饶,反倒是让姬昀聰认清事实,晟朝末年早就已经民不聊生,为了权力和利益争斗,置百姓于水深火热之中,他牧云氏不过是替天行道,为百姓谋福而已。

牧云陆的这番话令姬昀聰更加恼怒,她再次出手扎了牧云陆一刀,誓要牧云陆受尽百般折磨死去。正在这时,苏语凝突然上前夺过姬昀聰的刀子,架于牧云陆脖子上,称牧云陆脑海中知晓传国玉玺的秘文地图,要求姬昀聰放过牧云陆。姬昀聰十分诧异牧云陆竟知晓玉玺下落,但她人也要,玉玺的线索也决不会放过,既然牧云陆不肯轻易说出,她有的是办法折磨牧云陆,让他开口。

海上牧云记第22集剧情介绍

苏语凝为护住牧云陆性命,以自己的性命相威胁,称自己能够让牧云陆心甘情愿说出传国玉玺的下落。姬昀聰不相信苏语凝的能耐,苏语凝眼角余光注意到了混在天罗堂中的寒江,她担心牧云陆殒命至此,寒江会内疚伤心,便当着众人的面主动亲吻牧云陆。这一吻令在场所有人都感到惊讶,寒江更是心中一窒,再也无法掩饰自己的身份,直接暴露在众人眼前。

龙锦焕让姬昀聰暂避,自己则率领天罗军对付寒江。寒江自幼得穆如元真传,区区几个天罗军并非他的对手。可龙锦焕早有准备,他命王铎施展出天罗九重,阻碍寒江前进的脚步,自己则以苏语凝的性命相威胁,让牧云陆画出找到传国玉玺的地图。一边是情爱一边是天下,牧云陆进退两难,始终不肯画出地图。牧云氏的江山虽未归牧云陆所有,可他无法眼睁睁地看着牧云江山落入旁姓,成为牧云氏的罪人。越是帝王家越是容不得性情二字,天下欢爱皆过眼云烟,牧云陆深知男儿应当胸怀天下,其他容不得多恋,此生他注定辜负苏语凝。

寒江震惊于牧云陆对苏语凝的感情竟抵不过一块传国玉玺,牧云陆狠下心来告诉众人,今日若是苏语凝不能平安,他便陪着她同去,可若是让他说出传国玉玺的下落,他无法办到。既然牧云陆已经放弃苏语凝,寒江亦不再藏掖自己的感情,他向苏语凝许诺,此后一生,苏语凝将属于自己。不管她是不是星命注定的皇后,他也不在乎这天下与穆如氏的荣耀,他只在乎苏语凝一人。从此以后,不管前方有多少艰难险阻,苏语凝都由他来保护。听到寒江这番话,苏语凝眼中含泪,欣慰一笑。

牧云陆的灵韵马自行跑回了牧云陆的府邸。见人不见马,狄火猜测到牧云陆已经出了意外,他快马将此消息禀告给了穆如槊。穆如槊恐争储之事再起风波,便下令命寒山率狮牙卫进清余岭搜索牧云陆并封锁此消息,可南枯祺已经先一步知晓了牧云陆遇害一事,同时还控制了狮牙卫,寒山根本调动不得。

穆如槊前来质问南枯祺插手穆如狮牙卫一事,南枯祺趁机向其提出解散狮牙卫,让亲王养兵的想法,穆如槊一言否定。为了避免南枯祺再生事端,他将月漓谋害苏语凝一事道出,以此威胁南枯祺停止插手军中事务。他之所以将军权平分给南枯祺,只不是过为了让牧云勤安心罢了。他虽然无任何异心,却也不能让自己置身于皇上担忧质疑之地,他希望南枯祺有自知之明,能够懂得收敛。听到穆如槊的这一番话,南枯祺心中气愤,却为了月漓不得不忍气吞声。

夜晚,南枯祺与牧云合戈秘密会面,他将自己的女儿月漓托付给合戈并让他做好当皇帝的准备,而自己则一大早赶到皇宫见皇后,向她道出现如今的局势。牧云勤已经没有任何作用,应当除之。皇后心中对牧云勤尚有情分,她不允许南枯祺动牧云勤,可南枯祺却为她分析着眼前的种种利弊,现合戈手上有一枚假玉玺,若是除掉牧云勤,合戈便能顺理成章登上皇位,可若此时不除牧云勤,将来合戈伪造玉玺之罪被人发现,他便会保不住小命。

皇后对于南枯祺的做法虽然震惊与不认可,可为了合戈考虑,只能默许此事。目送皇后离开后,南枯祺命吴如意支走御医与守卫,自己则孤身一人来到牧云勤面前,亲手捂杀了牧云勤,惊惶而逃。与此同时的另一边,一名容貌陌生的金瓜武士注意到牧云勤寝宫前的异常。

皇后在寝宫里细数着牧云勤送她的所有珍宝。这时,吴如意传来牧云勤宾天的消息,皇后半是欣喜半是心痛,牧云勤送了她一份最好的礼物,她的儿子即将拥有整个天下,可她却失去了她心中的天下。另一边,牧云合戈得到消息后,看着眼前这熟悉的皇宫,十分不敢相信自己竟能如此轻易地得到了天下。

夜晚,合戈前来寻找月漓,只见月漓一身红装,粉黛细眉,早已经在宫殿中等候多时。月漓一声陛下称得合戈心花怒放,现他手上已有传国玉玺,只要待监国的穆如槊肯首,两人此生的大梦便能实现,届时他将为王,月漓为后,共同拥有这天下江山。

海上牧云记第23集剧情介绍

南枯月漓将自己模仿好的遗诏交给了合戈,以助他一臂之力。南枯祺早已命人在上边加盖国玺,合戈将会是奉先皇密诏名正言顺荣登大典的新皇。合戈接过遗诏,喜形之色溢于表面,认为两人大梦将成,牧云江山将要在落在他们手中。

虞心忌带着牧云笙赶到皇上寝宫,他探得牧云勤尚有一丝鼻息,想让牧云笙以秘术救下牧云勤,可牧云笙却脸色犹豫,称秘术只能给带来灾难,无法救人。虞心忌顾不得其他,他一边对抗着门口的守卫,一边嘱咐牧云笙务必要救活皇上。与此同时,穆如槊得知宫中变故,准备带着十二骑狮牙卫冒险进宫,他与牧云勤情同手足,绝不能看着牧云勤出事而置之不理。寒山阻止了穆如槊,最是无情帝王家,穆如槊将牧云勤当兄弟看待,可牧云勤却处处提防穆如槊,他们穆如家要守护的只是牧云江山,而并非牧云勤一人的江山,没有必要为了牧云勤拼上自己的性命。这番大逆不道的话引得穆如槊一阵呵斥,他命寒山前去夺下南枯祺手中的兵权,务必要等到牧云寒归来,江山绝不能落入合戈之手。

牧云笙准备施展秘术,牧云勤的幻影却出现在他的面前,告诉他自己已经得到解脱,准备前去寻找银容。这时,虞心忌归来,却见牧云笙迟迟未动手,不由得一阵愤怒,不仅让牧云笙放出体出的悠游魅,更是将自己心内的想法脱口而出,现朝中无人可做新皇,牧云勤绝对不能在牧云寒还没有回来之前宾天。牧云笙听到这番话心寒不已,他没有料到虞心忌竟也有所图,虞心忌却称自己这一身本领只想报效给明主,并没有任何错误。

南枯祺带领士兵来到两人眼前,欲以刺杀牧云勤之名将两人就地正法。虞心忌孤身一人冲上前对抗。另一边,南枯祺动用手中军权将孤松直与薛或掳进皇宫,把牧云勤薨世一事告知,以合戈手中的遗诏命两人一同签发国书,辅佐合戈登基。薛或对南枯祺口中的遗诏十分质疑,合戈却早有准备,他当众亮出月漓所模仿的遗诏,骗过孤松直与薛或。

穆如槊带领寒山寒川连夜进宫,却被墨羽辰所施的迷途术拦在秦风殿前。牧云德知晓墨羽辰本事不低,想同他一起学秘术,可墨羽辰从不教无用之人,只有牧云德对他有巨大利用价值之时,他才会考虑此事。牧云德与墨羽辰谈论起牧云栾夺天下一事。原来,牧云栾命牧云德助合戈假造玉玺,准备在合戈登上皇位后再向全天下公布合戈伪造玉玺之罪,再名正言顺地夺取江山。牧云德无法苟同牧云栾一方面想要权力,另一方面又想要名声的做法,若是换他行事,他必定杀得所有敌人都瑟瑟发抖,毛骨悚然。墨羽辰很是欣赏牧云德的性格,主动向他提出自己愿意做他父亲,教他本事的想法。

孤松直判断出遗诏虽未有假,但心中却存有疑虑,牧云勤宾天的消息就连他们也未曾知晓,可南枯祺却提前知晓且万事俱备。若是南枯祺给不出一个合理的解释,他与薛或便一同拒绝签字。牧云合戈拔出手中利剑,想要杀了孤松直,幸亏南枯祺及时阻止。牧云勤刚刚宾天,若是此时再传出监国御史身亡的消息,牧云合戈将会失去人心,引来质疑。这时,皇后一身黑衣来到,她晓之以情,动之以理地说服二人,现如今其他皇子都远在殿外,唯有按照牧云勤的遗愿拥立合戈为新皇,才是对牧云勤和牧云氏江山最大的忠心。

盼兮出现在牧云笙面前,认为他应当救下牧云勤。她带领牧云笙走进幻境。幻境中的牧云勤一直在自己杀死银容的边缘中重复挣扎,牧云笙不解眼前之景。盼兮称这是因牧云勤遗憾太重,他虽未逝去,但精神力却永远被困在抉择的瞬间,他将会无数次地杀死银容,遭受苦楚。世人本就是如此,选择一个就要永远遗憾另一个,可牧云笙却不忍牧云勤受苦,决定救下他。这时,牧云笙身体突然发生异常,悠游魅想要破体而出,幸亏牧云笙强力控制。以牧云笙一人之力尚且无法救下牧云勤,盼兮主动提出自己愿意相助。牧云笙虽不愿连累盼兮,可敌不过盼兮的坚持,让她走进了自己的心中,助自己救父。

墨羽辰感知到南枯祺即将落败,他将所有知情人士都一一杀光,准备与牧云栾返回宛州,从头商议。

海上牧云记第24集剧情介绍

牧云笙借助盼兮之力救回了牧云勤,并医治好了他多年来的病情。虞心忌见到牧云勤安然无恙,十分激动地俯首叩拜。金銮殿上,牧云合戈正在演习皇帝礼仪,牧云勤却突然现身,令众人措手不及,十分惊慌。南枯祺不愿相信牧云勤竟还活着,他几近疯癫地想要当场弑君,却被虞心忌拦下。牧云勤因虞心忌的忠心而对他加以提携。

皇后请牧云勤治她死罪,牧云勤却将她扶起,说自己舍不得,他决定从此以后一生护着她,决不让她受苦受累。皇后热泪盈眶地向牧云勤道歉,牧云勤却将皇后误认成银容,与她拥吻于大殿之上,并承诺她,除了上朝之外,自己一分一秒都不会离开她。皇后心中哀伤至极,原来她这一生到头来,始终都是比不过银容。牧云勤询问皇后该如何处置合戈,皇后忍痛以银容的名义恳求牧云勤能赦合戈死罪。另一边,南枯月漓正在宫中静候佳音,不料她等来的却是一场噩梦。

寒山劝说穆如槊豢养秘术师,穆如槊却因时刻谨记祖训,不肯答应。他孤身来到牧云勤面前,面见圣君。见牧云勤身体康复,穆如槊十分欣慰,主动提出自己愿为牧云勤分忧,斩杀南枯家族。牧云勤提醒穆如槊,南枯五代世家势力遍布朝野,若穆如槊应下此事,他将会成为众臣明枪暗箭的对象。穆如槊一身忠肝义胆,向牧云勤表明自己的心意,只要牧云勤肯信任于他,他就算是为牧云勤得罪天下,也在所不惜。

次日,穆如槊亲自监斩南枯祺,南枯一家的其余男子也因弑君夺位之罪而遭屠杀,阖族女子则充官为妓,十二岁以下少年发配为奴。权侵朝野的南枯世家一日倾覆,落败于此。

皇后眼睁睁地看着南枯一家覆没,合戈也因伪造帝诏而遭终生监禁,不禁忆起先前自己对银容的百般模仿与嫉妒,心内痛苦绝望。与此同时,月漓满脸泪痕地回想起自己之前与合戈共谋大计的时光,不甘心屈服于自己的命运。南枯家落败一事令朝野之上人心惶惶,薛或与孤松直更是居安思危,恐牧云勤会因记恨当年魅灵一事,回护魅灵,铲除两族。

为救牧云陆和苏语凝,寒江重创天罗,却也失手杀掉了为王铎挡剑的苏嬷嬷,苏语凝悲痛难抑,心中对寒江颇有怨恨。三人平安回逃出地下城,寒江准备先送牧云陆回天启城,可牧云陆却不肯回去,执意寻找传国玉玺。寒江无法,只好将自己在街上打听到的牧云勤重新临朝一事道出,牧云陆听此脸上一喜。

皇后以银容的身份依偎在牧云勤怀中,牧云勤已经知晓牧云笙身旁存有魅灵一事,故询问皇后对此事的意见与看法。皇后痛恨牧云笙与魅灵一族,她以牧云笙安全为由,提出铲除魅灵的想法,牧云勤将她当作银容,对她的要求欣然应允。另一边,牧云笙因救牧云勤而身陷幻境,他在幻境中见到了悠游魅与盼兮两人,盼兮这才得知处在自己身旁的悠游魅并非是自己所心仪的牧云笙。

悠游魅自见过盼兮起便对她情有独钟,他想要将盼兮留在自己身边,可牧云笙却不肯应允,盼兮亦想回到牧云笙身边。悠游魅提醒盼兮的使命,她要寻找并唤醒的人是自己,而并非牧云笙。见牧云笙见与自己反抗,悠游魅不屑一顾,利用秘术重伤牧云笙。同时,他警告着身旁的盼兮不要因牧云笙而跟他反抗,纵然盼兮秘术厉害,但却与他相差甚远。

牧云笙困住悠游魅多年,悠游魅将自己心底的怨恨都倾泄在牧云笙身上,盼兮不忍牧云笙受苦,为救牧云笙不惜与悠游魅对抗,却反遭他控制。悠游魅告知两人,他与盼兮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只有他们才能让彼此变得更好。要是牧云笙不肯相让,他宁愿亲手毁了盼兮。盼兮危在旦夕,悠游魅步步紧逼相逼,这一切皆令牧云笙崩溃不已。

瀚州,牧云寒得知牧云勤临朝的消息,准备回天启城探望牧云勤,将手中的军务交由严霜暂代。严霜接过命令并踏上前往瀚北的路程,准备为牧云寒寻找罕见贺礼,与此同时,硕风和叶也同样踏上寻找黑森林的路程,本是一人一马共同前往,可马儿却在途中被严寒冻死。不得已,和叶只好弃马独走,为铁辕寻找战马弛狼骑。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