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上牧云记剧情介绍

13-18集

海上牧云记第13集剧情介绍

穆如寒江与其战友们打打闹闹,其乐融融。王一甲比赛输了一秒变怂,战友们起哄着他最心爱的姑娘春妮,寒江更是趁其不意夺走了他怀中的信,当众念出。王一甲抢回书信,寒江眼尖地注意到信中提及春妮父母收了别家的娉礼。在他的一番追问下,寒江这才得知春妮已等了王一甲四年,如果王一甲再升不到副将,春妮就将成为别人的新娘。

穆如铁骑军营,两人在军营中发现了狮卫队的身影,狮卫队向来都是留在皇城内保护牧云陆。王一甲猜测狮卫队之所以来至军营是想替牧云陆打前阵,找狄将军议事。寒江对于此事并不感兴趣,他将自己私自行动从山贼手里得来的名贵匕首送给了王一甲,并道出自己对山贼身份来历的怀疑,劝服王一甲一同来至山贼营地探查。

寒江独自上前探查情况,却发觉营地里空无一人,只有一个山贼活生生地在他眼皮子底下被某种不知名的东西拖入地底。两人壮着胆子挖掘地面,从中挖出了一具古朴的战盔和一把短利剑。寒江将所有东西都带回军营,加以研究,发现战盔和利剑上的徽记竟来自河络速莫国,而他在山贼旁捡到的密文球却怎么也打不开。为了解开这个秘密,寒江虚心前来请教营地里的河络工兵哈斯聪,哈斯聪送给他一本造锁图样的小册子,让他自己多加琢磨。

王一甲为邀功,趁寒江不在之时将河络速莫国的遗物都带至狄将军面前,并把昨晚的发现都告知狄将军与韩参军,称整件事情皆是自己一个人单独发现。待王一甲离开后,狄将军想将此事奏报朝廷,可韩参军却认为这只不过是小将在造谣而已,几件出土的遗物并不能说明什么。狄将军雄心壮志,想要以此一举歼灭宛王的军队,可韩参军却厉声称狄将军这是在栽赃谋反,挑动军事,并表明若是宛王发动兵变,他则拒绝在出兵书上盖印。现如今穆如家兵权一分为二,韩参军是南枯月漓派来监察之人,狄将军纵使心有不甘,也只能忍气吞声,一边暗中派人传书信给牧云陆,一边按照韩参军所言,以造谣祸乱军心之名惩罚王一甲。

王一甲不知自己即将大祸临头,他乐呵呵来至寒江面前,请求寒江能够隐瞒下昨晚与他一同发现河络速莫国遗物一事,军中小小的功劳无法两人并分。寒江从不说谎骗人,他因王一甲的要求而略有恼怒,他认为人活一世应当为自己而活,而不是靠着几个木牌的功绩过一生,那些守得住心中的荣耀,信念和正义的男儿才是真正的好男儿。王一甲与寒江不同,他未经历生死苦难,只认为寒江不过就是一个没长大的孩子。若是他在未来一年内还得不到升迁,春妮就会嫁给别人,木牌上的功绩于他而言十分重要。寒江虽不能谅解王一甲急于求功的心态,但在听到这番话后还是心软地点头答应了王一甲。

众士兵齐聚于校场,狄将军与韩参军当众对王一甲行刑并宣布对他的惩罚,五年内不得升迁。寒江知晓升迁对王一甲的重要性,他挺身站出想为王一甲揽下所有罪责。恰巧这时,牧云陆与狮卫队来到军营中,他见寒江如此有情有义不由得对他多加几分关注,在听到他的姓名之时,牧云陆这才惊觉眼前之人竟是穆如槊的三子穆如寒江。寒江不愿意被冠上穆如姓氏,他对此加以否认,可牧云陆却不愿寒江如此人才埋没至军营中。

天下江山由牧云与穆如共同掌管,穆如氏负责保护,牧云氏负责管理。牧云陆认为穆如寒江生来便有他沉重的使命,并非是平凡之人,不应该以常人烦恼自扰。可穆如寒江执意隐瞒自己的身份,就连牧云陆提出让寒江入狮卫队都却被他婉言拒绝。牧云陆并不肯放弃,为逼寒江一把,他当众宣布出寒江的真实身份,令众人震惊不已。

寒江的身份被牧云陆揭开,军营里往日同吃同喝的战友们纷纷一改常态,对他十分畏惧谨慎,生怕一个不小心惹得穆如家少主人不快,给自己惹来杀身之祸。寒江脸色失落地回到账营里,可王一甲亦是同其他人一般,对寒江态度大转变。王一甲对寒江的真实份与所作所为加以讽刺,他认为若不是依靠着穆如这个姓氏,寒江必定不会说出先前那种高风亮节的话来。寒江眉眼之间皆是黯然失落之感,他告诉王一甲,他自出生起便没有靠过父亲和穆如这个姓氏,日后的他也定不会靠着这个姓氏而活。

这时,狄将军前来给寒江送狮卫队的盔甲,众人对寒江羡慕不已,狮卫队的盔甲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东西,可如今寒江却依靠身份唾手可得。寒江并没有接过盔甲,他孤身一人返回军营中,收拾完自己的行囊,悄无声息地离开了军营,唯有王一甲在远处暗暗目送着他离去。今日一别,或许两人将会过上两种截然不同的人生,再无交集瓜葛。

海上牧云记第14集剧情介绍

牧云陆解开了从军营中带回来的密文球,发现其所藏之物是一块黑色宝石,黑宝石在烛光的照耀下,竟将九州六族之地图都跃然于宣纸上。为了解开黑宝石的秘密与来历,牧云陆亲自带人赶往龙渊阁寻找答案。殊不知他的一切行为举止,都被南枯祺的同伙韩参军所知晓。

地下城中,河洛族人为先主速莫国国王帆拉凯色的骸骨举办大典,众人皆对着骸骨进行参拜。前朝公主姬昀璁安静立于一旁,将众人的礼节都一一收入眼中。待大典结束后,她来至另一具骸骨面前,从骸骨身上所佩戴的金属镯子判断出此骸骨乃是前晟朝皇帝的骸骨,心底里十分激动安慰。与此同时,寒江只身一人前来越州探望苏语凝,却恰好在苏府门口见到苏叶章拒绝靖王爷婚事的一幕。苏叶章知晓女儿是未来皇后的星命,因此他有恃无恐,自认高贵,不肯将女儿轻易嫁出。

夜晚,苏叶章将苏语凝悄悄送上一辆简陋的马车,寒江为保护苏语凝亦暗中跟随。马车停于一水村前,苏语凝款款走下,四年后的苏语凝已经长成为一位落落大方的绝色佳人,再加上她与生俱来的气质,令寒江不由得心中一动。寒江一路跟随她至一水村中,直至见到她与苏嬷嬷会合见面,一水村亦是一片祥和安乐,这才放心离开。

苏语凝在苏嬷嬷的引见下见到了苏嬷嬷的夫君王铎,王铎虽为大老粗一个,却是真心实意待苏嬷嬷好。两人相敬如宾,甜蜜平淡,王铎更是在种种事情上对苏嬷嬷多加退让,令苏语凝羡慕不已。夜晚,苏语凝与苏嬷嬷在房间谈心,苏嬷嬷一提及王铎,脸上挂满了温柔笑意,苏语凝为苏嬷嬷感到开心,苏嬷嬷也同样祝苏语凝能够找到一个好的归宿,虽苏语凝有着皇后星命,但未来的皇帝说不定会十分疼爱苏语凝。

牧云陆一行人在一水村遭遇袭击,行凶者从地上破土而上,打得狮牙卫措手不及,毫无招架之力。不过一会儿的时间,狮牙卫皆全军覆没,无一生还。牧云陆见势不妙,本想匆忙逃离,却同样被地下的东西拽地底下,正在这关键时刻,寒江现身救下了牧云陆,背着他离开此地,却在途中遭遇猎人陷阱,两人都晕了过去。

寒江醒过来之后发觉自己正处于一温暖房舍之中,牧云陆身受重伤,寒江只好起身为他寻找清理伤口的药物。牧云陆误以为寒江一直暗中跟在他身后,保护他,可寒江只称牧云陆想太多,保护牧云氏是穆如槊应该做的事情,他寒江并不会这样做。狮牙卫无一生还,意味着前方危险重重,牧云陆见寒江态度如此坚决,只好转了心意,央求他能够留在自己身边保护自己一阵子。

寒江来到厨房内寻找药物,却被一女子误认为贼,用木瓢击打。他转过身来,却意外地发现眼前之人竟是苏语凝。原来,寒江与牧云陆皆是被王铎所救。寒江率先唤出了苏语凝的名字,纵然分隔多年,但苏语凝依然能第一眼认出眼前之人便是寒江。她忆时两人曾经相处的点点滴滴,年少时寒江对她的种种保护已经深入她心。苏语凝略红着脸询问寒江是否有话要对她说,可寒江一遇到苏语凝便有些结巴无措,他支支吾吾半天只开口向苏语凝讨要了一些酒,准备去给牧云陆清理伤口用。

苏嬷嬷与王铎在山里寻找草药,纵然两人已经夫妻多年,可王铎却依然将苏嬷嬷当成公主般宠爱。他不仅事事为苏嬷嬷着想,更是不愿让苏嬷嬷做更种粗活,只需要苏嬷嬷负责高兴便可。苏嬷嬷看着眼前的男人,眸中泛起一大片柔情。这时,王铎提起他救回的两人身份之悬殊,一个是江湖小混混打扮,另一个却是富家公子般打扮,苏嬷嬷认为这两人来头定不简单,她决定回去之后问清两人的份来历。

牧云陆看出寒江自厨房回来后,便心事重重,如同丢了一颗心一般。寒江对此矢口否认,绝口不提苏语凝的事情。这时,苏嬷嬷归来,寒江听到苏语凝与其对话,决定尾随苏语凝,一同到河边。

河边,两人见到对方相视一笑,谈论起宫中的事情。苏语凝想要问清寒江心意,便开口询问他年少时为何要保护自己,可寒江却反问苏语凝被送出皇宫的原因。此事乃苏语凝心中一结,苏语凝不愿回答这个问题,转身欲走,可寒江却不肯罢休,继续上前追问。苏语凝脸色失落地询句寒江是否没有看出自己的心意,可寒江却不懂苏语凝话中之意,疑惑地看向了苏语凝。

海上牧云记第15集剧情介绍

苏语凝不停呼唤寒江名字,与他一起坐在河边,说起当年被赶出宫的原因。当年,有人假借寒江的名义将她约至悬崖,却把她推了下去。纵然苏语凝没有看到推她下去的人,但苏语凝却从来都没有怀疑过寒江。苏语凝称自己当年掉入地洞被人所救,寒江想追问搭救苏语凝之人,她却表示自己已答应人家,纵然是面对寒江,她也不能透露有关他们的一切。当年围猎之地离一水村并不远,寒江想起牧云陆所遭遇的事情,深觉地底下有异。

寒江送苏语凝归来,却因苏嬷嬷曾见过他而不肯走大门,只在苏语凝离开后自己翻窗进入房间。牧云陆化名为陆云,向苏嬷嬷隐瞒了自己的身份,苏嬷嬷亦是没有透自己以前的身份。看到苏嬷嬷正在修剪盆栽,牧云陆心内大感疑惑,此修剪方式乃是皇宫中独有。正当他想追问苏嬷嬷以前身份之时,苏语凝恰好回来,解决了牧云陆的疑惑。牧云陆对苏语凝一见钟情,同时亦让她隐瞒着自己的身份。

夜晚,寒江在房间内研究地底的奇异事情,牧云陆询问寒江关于喜欢一个人的感觉,称自己已经有了喜欢的人。寒江想起自己今日在房间内看到他与苏语凝的互动,心底里不禁有些吃味,提出想要送牧云陆回天启城养伤一事,可牧云陆却道自己伤势过重,只能留在此地,不愿离开,引得寒江心中闷气连连。

牧云合戈的探子前来向他禀报牧云陆的下落,称牧云陆得到传国玉玺的线索,已经赶往龙渊阁寻找其下落,却在途中无故失踪。牧云合戈听后决定自己一边寻找牧云陆的下落,一边让南枯祺拖住远离皇宫的牧云寒,最好一直到牧云勤宾天都不要回来。南枯祺点头答应,并决定对穆如槊出手,他纵赫兰部肆意生长了那么久,如今也该到了赫兰部报效他的时候。

瀚州。穆如铁骑奉命剿灭赫兰部,却不敌赫兰部,大败。此消息传到朝堂之上,孤松直厉声斥责穆如槊与南枯祺,南枯祺将所有的过错都推向穆如槊,称自己只是代为掌管兵权,兵还是穆如一氏的兵。向来令瀚洲草原闻风丧胆的穆如铁骑如今竟战败小小赫兰,穆如槊对孤松直的斥责质问没有加以反驳,反倒是怆然自愧,决定将瀚洲守备全权交由牧云寒的亲军,黯然离开大殿。

瀚洲草原,金吉老爹带着自己的女儿金珠海与四个人的小商队行走在瀚州风暴里,商队的七彩羊头不慎被吹跑,金珠海为了追往羊点差点被马车的车轮所砸中,幸得硕风和叶及时出手相救。风暴过去后,金珠海感谢硕风和叶的相救,并给他送上食物。硕风和叶身带锁链镣铐,金珠海询问其身份,可硕风和叶却沉默以对,准备离开。瀚洲有规矩,凡是遇到逃跑的奴隶必须给其主人送回,金珠海兄长不肯放硕风和叶离开,准备杀了和叶,金珠海拦在兄长面前,道硕和风和于她有恩,希望兄长能够放了他。可金珠海兄长不肯同意,若放过硕风和叶一事传出,他们将会失去各部族的信任。见兄长态度坚决,金珠海只好转头求向父亲老金吉,老金吉在问过硕风和叶一番话后,决定送他一些干粮并让他离开。

金珠海在硕风和叶临走前知晓了他的名字,她对硕风和叶一见钟情,向硕风和叶称如果自己下次再见到他,他便会是她的。知女莫若父,金珠海的女儿家心思在老金吉面前一览无遗,老金吉劝诫金珠海,人在另一个人困难的时候往往会选择出手相救,这并不能意味着硕风和叶也同样喜欢金珠海,可金珠海一心都放在了硕风和叶身上,根本听不进老金吉的话。

瀚洲索达部,老金吉将盐巴贩给盐商索达猛,索达猛夸赞金珠海长得落落大方,堪称全瀚洲的明珠。就在老金吉与索达猛交谈时,金珠海意外发现了被困在囚笼里的硕风和叶。老金吉向索达猛讨要硕风和叶,可索达猛却不肯出售。他将硕风和叶的命运告诉了老金吉,硕风和叶是瀚洲的灾难,会毁灭整个瀚洲草原。四年前他本将硕风和叶送出草原,可没有料想到硕风和叶竟又重新回到草原,不得已他只好在硕风和叶的饭菜中下了星星草,将他困于自己的眼皮子底下。

经索达猛如此一说,老金吉也只好打消了强买硕风和叶的念头,可金珠海却不肯死心,她偷偷来至硕风和叶面前,想要放走硕风和叶。此举被索达猛部下发觉,索达猛得知金珠海的行为后勃然大怒,向老金吉提起了瀚洲的规矩。老金吉急忙向索达猛道歉,可金珠海却再次要求老金吉救下硕风和叶,甚至提出自己想要嫁给他的想法。老金吉将金珠海拉至一边,坚决不肯同意,可金珠海却以死相逼,称自己是真正喜欢硕风和叶。眼见女儿如此坚定,老金吉最终还是选择妥协,答应了女儿的要求。

老金吉利用多年的交情让索达猛答应了两人的婚事,两人在瀚洲草原上举行婚礼,成为夫妻。夜晚,金珠海躺在硕风和叶身上,与他提起了当日自己说过的话,待两人再次见面之时,硕风和叶必定是她的。硕风和叶温柔地抚摸过金珠海脖颈间的伤口,将她压在自己身下,两人行夫妻之实。

海上牧云记第16集剧情介绍

老金吉以父亲的身份与硕风和叶谈话,硕风和叶这才得知老金吉用了马队一辈子挣来的积蓄才换来他的自由。老金吉不解硕风和叶为何甘心为奴,硕风和叶只道独狼在没找到狼群之前,坚决不能让自己饿死,因此他才会寄于索达部下,让自己强壮发展。只有一个不相信自己未来能成王的男人,才会不甘心为奴隶,他是未来的铁沁,并非常人。

听到硕风和叶这番话,老金吉很是欣慰金珠海的眼光,问起了硕风和叶的家人。硕风和叶想起自己的身世,生怕自己扰乱老金吉和金珠海的安稳生活,给他们带来风波,老金吉却道只要硕风和叶一心对金珠海好,无论前方风浪有多大,他们都会支持并且帮助和叶,成为和叶的家人。硕风和叶被老金吉的一番话感动,他向老金吉承诺,日后他取得的每一份荣耀都将属于老金吉与金珠海。

硕风和叶与金珠海一同骑马来至海边,他将自己身上的狼骨项链送给了金珠海,与她一起缠绵拥吻于马背上。两人的恩爱有加落入苦速都眼里,苦速都妒心四起,趁着四下无人之际偷偷放飞了一只信鸽。和叶和金珠海一同随商队上路,却在途中遇到一处被烧杀抢掠过的账营。这时,赫兰部来袭,苦速都慌忙逃至赫兰部骑下,称盐巴都在后边车里。原来,苦速都因嫉妒和叶,竟向赫兰部通风报信,出卖商队。

硕风和叶独自迎战赫兰部首领,两人相互交战,赫兰首领这才发觉眼前之人竟是硕风和叶,他摘掉自己的面具,亮出自己身份,原来他便是硕风达曾经救过的赫兰铁辕。赫兰铁辕与硕风和叶激动相抱,为重逢感到欣喜。这时,铁朵赶到,她一见硕风和叶便飞扑进他怀中,引得金珠海醋味连连。金珠海推开了铁朵,称自己是硕风和叶妻子,铁朵不肯相信,直至硕风和叶郑重向两人介绍金珠海是他的妻子时,铁朵脸色骤然苍白,失落万分。

硕风和叶与金珠海一同回赫兰部。为了庆祝重逢,赫兰部全族同欢。和叶与铁辕拼酒 ,最终和叶胜出。铁辕看着妹妹铁朵失落难过的模样,只叹道瀚洲最美的花即将绽开,可硕风和叶却已经拥有其他花朵。硕风和叶饮过烈酒后到账营外吹风清醒,铁朵来到和叶的身后,主动出手抱住了他。铁朵向和叶表白,道出自己的真心。和叶却道自己已经拥有金珠海,他对铁朵的感情就如同哥哥对妹妹一般,毫无男女之情。可铁朵却不甘心就此错过和叶,她称和叶并非是平凡的男人,他曾经许下誓言要成为王,只有她赫兰主君妹妹的身份才能帮到和叶,金珠海根本配不上和叶,只会拖和叶的后腿,让他成为一个了无生趣的普通瀚洲男人。她的这一番话被后边的金珠海听到,眼见金珠海跑开,和叶慌忙上前追去,并亲吻了金珠海以证自己的真心。

铁朵自十二岁那年便喜欢和叶,她思来想去还是无法放下和叶。一大早,她便来至铁辕面前,央求铁辕能够助她除了金珠海。铁朵是铁辕最重要的人,若不是铁朵为他与南枯祺取得联系合作,他们兄妹至今还在瀚洲草原颠沛流离。但若是要除掉金珠海,势必会令他在族人面前去信誉。铁辕道出自己的难处,可铁朵却不管不顾,坚决要让铁辕除掉金珠海。

次日,老金吉在收拾马车,准备离开赫兰部,他始终觉得赫兰部的人太过于异常,赫兰铁辕并非是按规矩守事之人。和叶认为老金吉太过多虑,但他知晓车上的盐巴对老金吉何其重要,当下便答应了老金吉,待他与铁辕道别后便一同离开。和叶离开后,金珠海也认为老金吉有些过于小心,但老金吉还是坚持自己的判断,赫兰部并不是一个久留之地。

和叶前来与铁辕道别,铁辕提起和叶当年的誓言,将他至带一个放有兵器的帐篷,帐篷内的所有铁器皆是来自于云中城河洛之手。铁辕将当年一起生还的几个硕风族人唤到和叶面前,并把他们打败穆如骑军一事道出,希望硕风和叶能够留在赫兰部,一同实现成为王者的野心。一边是情义,一边是梦想,硕风和叶在两者之间左右为难,只道自己还需再考虑考虑。

铁辕为了助铁朵得到和叶,他打晕金珠海并命苦速都对其强奸。金珠海清醒后虽然极力反抗,可她一个弱女子始终还是敌不过苦速都。老金吉同样被铁辕打晕,他清醒后慌忙带着金珠海的衣服来找和叶,道出他与金珠海被人打晕,金珠海失踪一事。和叶与老金吉前来向铁辕要人,可铁辕却提起了老金吉的身份。原本还因老金吉而对自己族人动手的和叶,在听到老金吉曾经是穆如铁骑军时不禁一愣。原来,老金吉姓穆如,当年老金吉为娶和术部的女子为妻,竟不惜做了逃兵,在瀚洲草原上过着瀚州普通男人的生活。

海上牧云记第17集剧情介绍

老金吉将自己过往的身份与荣耀毫无隐瞒地告诉了和叶。他原名穆如金吉,是驻扎在瀚州草原的穆如铁骑军。多年前,八部合谋造反,他同三万穆如铁骑军合力对抗,斩杀数人,致使八部元气大伤,还大端十年安宁。赫兰铁辕在一旁火上浇油,道若是和叶想跟穆如姓氏一同过日子,他将变成瀚州人的耻辱。硕风和叶对老金吉的身份始料未及,可他对金珠海却是情真意切,纵然得知了老金吉的身份,硕风和叶亦想从铁辕那里要回金珠海,金珠海是他硕风和叶的女人。

铁辕自知金珠海与苦速都已生米煮成熟饭,他劝说和叶换一个女人,不应当把所有精力都浪费在金珠海身上。这时,赫兰部族人抬着一对裹在羊皮袄中的男女上来,男女两人皆赤身裸体。硕风和叶掀开羊毛袄,发觉两人竟是苦速都与金珠海,金珠海悲怆出声,不愿硕和风叶见到自己这副模样,可苦速都却扬言称金珠海早在四年前便瞒着老金吉爬上了他的床,金珠海心中真正中意的男人是他。

老金吉听到苦速都如此污蔑女儿,异常愤恨,欲冲上前阻止苦速都的胡言乱语,却被赫兰部族人拦下。硕风和叶抬起金珠海的脸,却将拳头挥向了苦速都。虽然他与金珠海相识不久,可金珠海的为人他却是一清二楚,他容不得任何人污蔑他的女人。拳头声声落下,直至苦速都奄奄一息,鲜血洒满了和叶的手与金珠海的脸时,他这才放下拳头,抱起金珠海,准备离开赫兰部。

铁辕出声挽留和叶,只要和叶顿住脚步,两人依旧还是好兄弟,他希望和叶不要为了一些不值得的东西忘了自己心中的誓言。可和叶却毫无停留之意。恰巧这时,铁朵从外归来,和叶目光阴狠地看着铁朵,继而抱着金珠海一言不发地离开了赫兰部。

金珠海在硕风和叶的怀中一言不发,如玩偶般木讷。老金吉想出言谴责赫兰铁辕,却被和叶喝止,他希望将此事翻篇。金珠海开口询问和叶是否还相信她,和叶告诉她,自己无论如何都会相信金珠海,而且两人还会像从前一样恩爱美好。听到和叶这句话,金珠海欣慰一笑,她让老金吉暂避几步,想单独与和叶谈谈。金珠海问起和叶日后的打算,和叶只称自己想带着她与老金吉一起活下去,只要活下去便有机会。

金珠海提起自己曾经与老金吉发现过的一个绿洲,她想与和叶一同归隐于绿洲,生儿育女,过上平凡却又美好的生活,再不理瀚州的一切是是非非。只可惜,硕和风叶有雄心壮志,如同一匹野马般桀骜,她无法绑住硕风和叶,也不愿意成为他的绊脚石。硕风和叶拥紧了金珠海,表示自己愿意陪她去过她想要的生活,他所有的雄心与野心都可以等。只要是金珠海想要的,他都会竭尽所能去满足。金珠海十分欣慰且庆幸自己能够嫁给和叶,她在拥紧和叶之际,拿出自己早已准备好的刀,自刎身亡。和叶不敢置信地抱着金珠海,她却笑着告诉和叶,她已经找到她心中想要的东西,此生再无遗憾。同样,她也希望和叶能够回到铁朵的身边,去寻找他想要的一切,成为王者。

和叶与老金吉为金珠海送行,他想要带着老金吉一起活下去,可老金吉却称自己已经走不动了。白发人送黑发人,就算是活下去,能够陪伴他的也只有痛苦和悲哀。见老金吉已再无任何生存的渴望,和叶只好以穆如的使命及自己的野心来鞭策老金吉,他硕风和叶不止是硕风的主君,不止是瀚洲的王,未来的他还要一统瀚州八部与九州,杀至天启城,将所有高高在上的人都打翻在地。老金吉认为和叶简直是痴人说梦,八部现如今只不过是一盘散沙而已。因硕风和叶的这番话,老金吉作为穆如氏天生的使命感被激发,他与硕风和叶约定好三日之后,于此地进行光明正大的战斗。

赫兰铁朵快马来至一棵大树下,将硕风部的刀斧取出,准备将其作为礼物送给硕风达。与此同时,和叶孤身一人再次来到金珠海的尸体前,却发觉老金吉早已经随金珠海而去。

次日,和叶为成就大业,忍辱来到赫兰部,希望能够留在此地。赫兰铁辕态度大转变,要求和叶拿出自己忠心与诚意。和叶含垢忍辱,按照铁辕的要求,对他俯首称臣,奉他为主君。这时,铁朵赶到,她不顾铁辕的命令将夸父腿骨做成的刀斧交给了和叶,并笃定重新拿起刀斧的和叶,一定会是这天下的王。

和叶回忆起昔日硕风达传斧的情景,将自己鲜血注于刀斧上。铁辕眼红和叶手中的刀斧,想其占为己有,却被和叶的犀利目光震慑住,乖乖交还和叶。这时,瀚州天空突然风云色变,乌云布满整个天际,唯独中间露出神圣光芒,众人对着天空大呼盘跶,硕和风叶亦高举起手中刀斧,誓要成为这世间的王。

铁辕来到关押萨坦硕风苏赫的牢房中,以其性命相逼,要求无所不知的萨坦带他前去寻找会使用秘术的丹尧部。

海上牧云记第18集剧情介绍

萨坦受铁辕所迫,带着硕风和叶与赫兰铁辕一行人进入丹尧部境地,可丹尧部境地不见天日,迷雾重重,处处充满着危险的气息。赫兰铁辕一行人刚一踏进其中便遇到了各种幻象与机关阵法,损伤惨重,就连萨坦也被俘获于迷雾之中。硕风和叶想冲进迷雾救出同族萨坦,铁辕却厉声称道瀚洲早已经没有硕风一族,他们都属于赫兰部下。和叶无法,只好搬出瀚州的规矩,瀚州的人都不会对自己的同伴见死不救,铁辕听此,这才命人进去寻找萨坦。

丹尧部的秘术阵法愈加可怕,草丛中蔓延出的藤蔓竟能危及马匹,硕风和叶察觉出其中的不对劲,连忙劝铁辕弃马离开。可铁辕却执意想要夺回马匹。直至铁辕与其战马遭遇藤袭击,这才迫不得已弃马撤出黑森林。与此同时,萨坦被丹尧部的人所擒,丹尧部一老婆婆将一块烧得通红的木炭置于萨坦额头上方,萨坦额头竟生出一道邪魅的花纹。

河流边,赫兰部下向铁辕禀报此次的损失,除去死去的兄弟之外,他们还损失了九匹战马,其中更有一匹是穆如铁骑的凌风。战马对部族而言意义重大,铁辕因和叶弃马救部众的行为而大感愤怒,欲杀了看管马匹的硕风族人,以彰显自己主君之位。和叶及时阻止了铁辕的的行为,可铁辕却不肯善罢干休,坚持要杀了硕风部所有族人,以泄自己心头之恨。为救硕风族人,硕风和叶只好答应为铁辕寻回一匹战马——弛狼骑。弛狼骑是瀚州的传说,无人见过其真身,且它处于瀚州禁地黑森林中。硕风族人不愿和叶去冒险,可和叶却心意已决,带上刀斧孤身前往。临离开之际,他警告铁辕,若是铁辕敢伤害硕风族人,他必定会让铁辕知道后悔二字。

天启城,牧云德向兰钰儿讲述黑森林的可怕之处,传说黑森林处于极寒之地,寸草不生,只有雪狼王方可在那生存。兰珏儿欲向牧云德追问更多消息,牧云德却突然顿住,走向了房间之中。这时,时间突然静止,牧云幻珠中的女子以一袭白衣现身于牧云德与牧云笙面前。女子一现身,时间便恢复正常,眼见女子肤如凝脂,宛若一位天仙,牧云德不由得心中一动,想代替牧云笙为其取名颦仙。珠中女子对牧云德身份倍感疑惑,牧云德将自己傲人的身份长篇大论道出,可珠子中女子却不喜他聒噪无比的性格,直接利用秘术将其与兰钰儿送回了过去的时光。

牧云珠幻境中,牧云笙为幻珠中女子取名为盼兮,盼兮制造出九州十二土星的景象,称它们都是秘术力量的来源,欲教牧云笙秘术。两人立于幻境高空之上,境中美景一览无遗,牧云笙将盼兮唤至自己身旁,与她一同欣赏这片星空美景。

牧云德再次来到房间中,他拿起牧云幻珠,却被前来的兰珏儿要回。幻珠是牧云笙宝贝之物,她容不得幻珠有半点闪失。牧云德也不恼怒兰珏儿的无礼,反倒揭开了她喜欢牧云笙的心思,称牧云笙乃人中龙凤,若是喜欢他也并不是一种罪。话落,牧云德便以珠中女子会危害牧云笙为由,趁机向兰珏儿提起要借珠的想法,兰珏儿虽防备至深,却敌不过牧云德的层层劝说,不仅擅作主张,准备将幻珠相借,更是把幻珠的来历告诉了牧云德。

幻境中,盼兮告诉牧云笙,近期自己总听到一个陌生的声音要求自己去找他,教他秘术并唤醒他。牧云笙并未沉睡在梦中,只觉得此言十分奇异,却并未放在心上。两人谈论起郁非星一事,牧云笙称自己若是去感知星力便会给世人带来灾难。盼兮为解牧云笙忧愁,只道十二星本是一体,都曾是上古之神荒的身体,不分你我,不分属性。她带着牧云笙感知荒,并让牧云笙忘掉郁非星的存在,只需记得真正给予他力量的是荒。

这一番话解了牧云笙多年来的烦忧,他十分感激盼兮并决定要在不感知星力的前提下,跟盼兮学习秘术。盼兮将秘术的真谛告知,这世上本没有秘术,有的只是心中看待事情的不同方法,只有当你不再受这些东西的表面面貌所困,你才会发现这个世界没有秘密。留下这段话后,盼兮便转身离去,嘱咐牧云笙,待他能到看花不是花的时候,再进珠中找她。

兰珏儿将幻珠交给牧云德,准备送其离开。可牧云笙却突然现身于房间门口,唤住了兰珏儿,嘱咐她近几日都不要打扰自己。牧云德见到牧云笙,脑海中忽然想起盼兮的美妙身影,想探出牧云笙是否在学习秘术,可牧云笙却闭口送客,不愿多谈。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