轩辕剑之汉之云剧情介绍

1-6集
轩辕剑之汉之云剧情介绍

轩辕剑之汉之云第1集剧情介绍

  

  上古时期,酋魔率群妖祸乱人间,遭轩辕帝持剑封印元神,因酋魔力量强大,轩辕剑被震裂成两段,流落人间。千年过后,轩辕剑化为两股剑气,生成兄弟两人,分落尧汉、骁月两国。两国战乱不休,哥哥成为尧汉飞羽十杰之首焉逢,弟弟则不知流落何方。

  骁月国自恃雄强,屡犯尧汉国,面对骁月挑衅,尧汉丞相公羊朔忍无可忍,亲自挥师北伐,兵临骁月国之幽山。由于长期征战,尧汉军粮无以为继,公羊朔为解燃眉之急速派人手建造流马渊工事,以运粮草。

  流马渊地势宽阔,围绕着气势磅礴的白瀑,坐拥周边九座峰峦,连绵起伏,雄姿奇伟,每座峰峦彼此间用一条索道相连,以此运押粮草,供给尧汉。多闻使前来视察情况,他面对着这宽阔壮观的伟迹不禁一片赞赏。

  流马渊不仅布阵精密,更有焉逢率领飞羽十杰亲自镇守。飞羽十杰以古天干为序,每个人都有其独特本领,暗中为尧汉执行秘密任务,逐渐名扬天下。其中带头首领焉逢天资聪颖,不仅在武艺上尽得尧汉名将唐云龙真传,兵法造诣更是青胜于蓝,有以一敌万之能。

  巍峨陡峭的天冲锋上,一位英姿飒爽,身着军装的俊秀少年手持方天画戟屹立于顶峰之上,身姿挺拔如苍松,气势刚健似骄阳,此人正是飞羽十杰的队长焉逢,焉逢一身英勇,为人重情重义,使得尧汉众人对他钦佩有加。

  多闻使眼见飞羽十杰各自镇守着不同区域,他相信这批关系着尧汉北伐的粮草定会万无一失。对于多闻使的信任,飞羽横艾心中却局促不安,她始终担忧着骁月的紫衣尊者会突袭流马渊。

  风景如画的幽山城内,一名银发白衣的俊美少年目泛红光、走火入魔。此人乃骁月的铜雀白衣尊者徐暮云,为人孤冷、不问世事,平生所愿唯有让自己心爱的女子兰茵复活。

  恰逢兰茵忌日,暮云剑气突发,浑身戾气地攻击着义兄紫衣尊者商睿。须臾,剑气消散,暮云满心愧疚,紫衣向暮云承诺,一定会想方设法复活兰茵,并希望暮云能毁掉尧汉的流马渊,暮云感念义兄多年的情分,应承了此事。

  流马渊内,骁月国铜雀部队率领毒蝴蝶汹汹来袭,飞羽十杰布阵抵挡。赤衣磬儿与飞羽横艾激战相遇,磬儿认出横艾乃是自己的姐姐,两人原本是天界仙女,只因寻找轩辕剑气下落凡间,后遭大难被迫分离。道不同不相为谋,横艾面对身上出现堕纹的赤衣磬儿,不肯承认自己的身份。

  白衣暮云与焉逢刀兵相见,两人能力不分伯仲,暮云心内深知焉逢太难对付,如要毁掉粮道必先用人质乱其心神,恰逢多闻使前来查看情况,暮云趁机挟持多闻使。

  暮云以多闻使性命要求焉逢自行斩断粮道,焉逢面对两难抉择急中生智,他假意不顾多闻使生死,先放万箭乱暮云阵脚,后伺机将多闻使救下。万箭朝暮云飞射过去,千钧一发之际,暮云以轩辕剑气破坏流马渊粮道,尧汉十万军粮悉数尽毁。

  流马渊粮道被毁,焉逢率领众飞羽在磅礴雨夜中负荆请罪。多闻使先前为这批粮草曾立下军令状,如今粮草被毁,他自请处斩。正当刽子手刀落之际,横艾及时出现。她将焉逢与多闻使一齐带到了丞相面前,丞相命焉逢戴罪立功,苍梧部族已答应借粮,他让焉逢赶往苍梧族,借回粮草。

  幽山云舞阁,赤衣磬儿手抚琵琶,紫衣商睿身舞长剑。琵琶声止,剑舞即停,紫衣从琵琶声中听出了磬儿愁思万绪,磬儿将遇到姐姐的事情悉数告知,紫衣对她多加安慰并给予承诺,他已经打探出苍梧族送粮者的身份,只要暮云找到送粮者,幽山的事就算了结。待幽山的事了结之后,他就带磬儿回洛城,再不踏入尧汉半步。

  仙女爱上异族会堕纹缠身,万蛊蛀身,而爱上凡人则会消化消失。磬儿因爱上紫衣而堕纹缠身,横艾眼看自己逐渐沙化的手也意识到自己已对焉逢动情,她暗自告诫自己万万不可爱上凡人。

  邽岭山道中,一身穿异族繁美服装的女子踏着碧波而来,乌发如漆,肌肤如玉,美目流盼,朱唇轻启,一颦一笑胜于万花绽放,她正是此次携带粮食在身的苍梧郡主耶亚希。暮云假扮成焉逢意图让耶亚希交出粮食,可耶亚希却在抵达尧汉才肯交出。说话之间,两人不幸遇到树妖。

  焉逢在约定地点一直等不到送粮者,心中的危机感骤然升起,独自一人前往邽岭山道找寻送粮者。途中,焉逢听到了耶亚希的呼救声,他手持方天画戟,上前斩断树藤,从空中抱住耶亚希,两人四目相对,情愫的种子暗然种下。

  救过耶亚希,焉逢与暮云正面交锋,大打出手。岂料另一头的耶亚希却因捡玉佩再次被树妖困住,危难关头焉逢二度救下耶亚希,两人却因此掉入树洞之中。耶亚希误将焉逢认作登徒子与居心叵测之人,为他治伤过后想独自离开却再遭树妖攻击,焉逢三度救下耶亚希并带她离开树洞。

  耶亚希逃离之际将鞋子遗落于树洞中,焉逢眼见耶亚希的小女儿姿态,转身重回树洞给耶亚希寻回鞋子并为她穿上,耶亚希对焉逢好感黯然伸起。

  两人刚离开树洞却再遇暮云,焉逢揭穿了暮云的身份,暮云与焉逢大打出手。两人激战过程中,横艾突然现身,暮云始料未及不敌两人。剑锋偏转,暮云准备杀掉耶亚希。正当剑锋对准耶亚希时,她腰间的玉却突然散发光芒,暮云见到了兰茵的身影。兰茵消失不见,耶亚希跌入树洞,暮云为找寻兰茵也随之一起跳入树洞。

轩辕剑之汉之云第2集剧情介绍

  

  耶亚希受伤昏倒,兰茵在一个结界中醒来,她想离开却遭遇结界的阻碍。当年她被暮云误伤,神识一直寄于暮云的封泉瞑日剑中,她猜测是由于刚刚的激战,她的神识被送到了耶亚希的玉中,可碍于结界她无法离开。

  耶亚希已经醒转过来,而兰茵也因思念暮云而吹起两人熟悉的曲子《追昔》,耶亚希意识不由自主被控制,也随着兰茵轻吹曲子。暮云追随着曲子的声音找到了耶亚希。看到耶亚希的面容,暮云眸中一片黯然,他误以为自己是太过于思念兰茵才导致刚刚的眼花认错。这时,树妖再次向两人袭来,暮云释放轩辕剑气,带着耶亚希离开树洞。

  暮云与焉逢、横艾再度交战,兰茵在结界中看到暮云身陷险境,一时情急之下控制了耶亚希的身体,替暮云挡下了焉逢的攻击。暮云为完成义兄交给他的任务决定杀了耶亚希,可他却在出手时,从耶亚希身上再度看到了兰茵的身影。

  兰茵借耶亚希之手比出两人之间才知晓的手语,暮云看着手语震惊不已,却又不敢相信,只能仓皇离去。离开后的暮云忆起往昔,想到自己亲手曾误杀了兰茵,悲痛不已。暮云身陷回忆,戾气显现,剑气也随之发作,最终因体力不支而昏倒在地。

  耶亚希得知横艾与焉逢的身份,焉逢想让耶亚希交出粮草,以解北伐骁月的燃眉之急。耶亚希听到粮草并非是用来赈灾,而是用于打仗,当下无论如何都不肯交出粮草。焉逢无奈,只好让横艾沿路打探消息,找寻粮队下落,而他则贴身保护耶亚希,伺机从她口中套得粮草下落。

  焉逢将耶亚希强行带回了军营,耶亚希看到军队众人都食之糟糠,面黄肌瘦,顿时心生不忍,可一想粮草将是被用来救济打仗所用,她依旧不愿意交出粮食。

  幽山城中,紫衣从铜镜中看到耶亚希已被焉逢带回军营,他断定粮食的关键就在耶亚希的身上,暮云已经失手,他命黄衣尊者管轼执行任务,务必要找到那批粮食,断了尧汉的念想。

  多闻使命焉逢好好照顾耶亚希,焉逢不情不愿地跟在耶亚希身边,耶亚希对焉逢百般刁难并故意霸占了焉逢的房间,焉逢因军命在身,无奈只能对耶亚希百般忍耐。房间内,耶亚希回忆儿时起所受的战乱之苦,她一边心疼这些无粮可食的士兵,一边又担忧因打仗会带来更多人的死亡,整个人倍感纠结。

  正当耶亚希纠结之际,一条巨蛇朝着耶亚希攻击过来,幸得横艾及时出现救下耶亚希,横艾将一套尧汉女装给耶亚希换上,耶亚希对尧汉女装的美丽感到惊艳。另一边,飞羽端蒙管理战马时却发现战马丢失,她查出事情之后当众鞭打了偷食战马的士兵,焉逢知晓情况及时赶来制止。

  端蒙放过士兵却将矛头转向了耶亚希。她气冲冲到耶亚希房间内,将刀子架于耶亚希脖颈间,逼迫她交出粮食。耶亚希不肯交出,焉逢只好让端蒙及时收手。恰巧此时,士兵前来禀报,尚章负伤回营,端蒙和焉逢急忙前去查看。

  暮云想起自己儿时杀因剑气误杀了自己的母亲,整个人都十分暴戾,剑气再度发作,紫衣看到暮云这个情况只上前安抚。待剑气消散,暮云因愧疚想让紫衣放弃自己,紫衣与却表示此生他都会与暮云共进退。话毕,紫衣再交给暮云一个任务,暮云心怀感恩,为了义兄接下任务。

  尚章从幽山中偷来城防部署图并将宇文仪的作息彻底摸清。粮食之急迫在眉睫,耶亚希交不出粮食,众人只好另生他法。飞羽十杰决定兵分三路出攻骁军,一路先在观战台附近设置埋伏,一路佯装攻击白柳砦,一路刺杀宇文仪。只要宇文仪一死,骁军必将阵脚大乱,破城之日不日可待。

  决定完作战计划之后,众人都各有各的任务,唯独尚章一人没有参战。焉逢不容尚章拒绝,他命尚章留在军营中保护耶亚希。尚章本是不情愿地留于军营之中,后发现耶亚希是他早先在军营中意外的女子,顿时与耶亚希欣喜地攀谈起来。

  夜幕降临,幽山一片宁静,飞羽十杰按照计划各自执行,端蒙在攻入白柳砦时却发现其守备松严,在查看过所谓的粮草之后她才意识到他们一行人都已中计。骁军早已设下埋伏,正等着飞羽上钩,昭阳为救端蒙不幸中箭,几人只好撤离白柳砦。

  观战台上,强梧和焉逢欲行刺宇文仪,待近宇文仪身之后才发现眼前的宇文仪不过只是替身而已,暮云此时也突然出现。强梧对上暮云却被暮云的剑气重伤,横艾及时出现,放出白虎,飞羽一行人急忙撤离。

  外边火光冲天,宇文仪在宫殿里感谢紫衣,原来这一切都在紫衣的意料之中。尧汉军营内,耶亚希与尚章两人正在攀谈,尚章突然察觉附近有异动,他急忙吹灭灯火,为两人施了隐身咒,结果却发现出现在房间内的竟然是骁月的黄衣尊者管轼。

轩辕剑之汉之云第3集剧情介绍

  

  管轼轻易破解了尚章的隐身咒,尚章为救耶亚希与其交手,身负轻伤。铜雀地宫内,磬儿十分诧异横艾为救焉逢竟不惜使用九黎炼妖壶暴露自己的仙子身份,她百思不得其解焉逢究竟是何人,紫衣猜测出焉逢乃是另一股轩辕剑气,只因尚未练成剑身,所以横艾对他多加保护。至于不与磬儿相认的原因,紫衣只安慰着磬儿,或许横艾有难言之隐。

  任务失败,飞之部队率先撤退,端蒙正为昭阳缝合伤口,尚章闻声赶到了昭阳房间。此时,强梧重伤的消息传来,端蒙将受伤的昭阳与闻声留在房间内,自己则匆忙前往羽之部队查看。

  飞羽十杰各凭本事,其中要数医术最高超的莫过于徒维,徒维对于强梧的伤势也无能为力,剑气不同于其他伤害,剑气会直接进入人体内,蔓延至他的全身,如欲救强梧必须斩断他被剑气吞噬的右臂,可强梧身为一个弓箭手如若斩断他右臂形同于断他能力。面对着两难抉择,焉逢回忆起两人曾经的点滴,只好忍痛挥方天画戟斩断了强梧的右臂。

  强梧意识清醒,焉逢前去看望并向他保证自己一定会亲手杀了白衣,以报断臂之仇。铜雀地宫内,铜雀队都在为这次旗开得胜而庆祝,黄衣管轼前来复命,请求能够戴罪立功,暮云却认为此事因他而起,他想要再次去除掉耶亚希。紫衣一般权衡过后只命黄衣继续到尧汉军营打探情况。

  尧汉军营,游兆自执行任务当晚起就对于横艾一直多加怀疑,横艾的能力远远在他们之上却一直屈身第九,他跟踪横艾至树林深处并对她出手试探,此时焉逢出现拦下了两人。飞羽十杰,各凭本事,向来不问出身,面对游兆的追问,横艾并未透露自己身份,游兆向焉逢提起当日横艾召唤的巨兽英招,焉逢也觉得不可思议,但仍然相信横艾,游兆负气离开。此次飞羽队重创,焉逢深知自己难辞其咎,他怕自己会被逐出飞羽而拜托横艾对强梧多加照顾。

  端蒙为昭阳换药,昭阳心系端蒙想表明自己的心意却遭她打断拒绝。房间内,耶亚希得知飞羽队的重创,她内心左右为难,一直徘徊于是否要去看望焉逢之间。此时,外头传来焉逢即将被带到刑台以军法处置的消息。焉逢擅自带领飞羽队袭击白柳砦,致使昭阳重伤,强梧断臂,还差点让耶亚希遇刺,这条罪状足以让焉逢受一顿苦罚。

  端蒙虽为女子却性格要强,身为飞之部队长的她平素也与焉逢不和,但此次她却挺身而出想与焉逢一起承担责任。此事最大的责任在于焉逢身上,多闻使命人押下端蒙,对焉逢行鞭笞之刑。待耶亚希赶到刑台时,只见士兵手中的鞭子犹如灵蛇般直抽向焉逢,焉逢的后背血肉模糊,每一条鞭痕都令人触目心惊。

  强梧醒来之时面色一片苍白,丧失了右臂的他犹如丧失了生存的意义,他起身欲拔剑轻生,幸得徒维及时阻止。横艾受焉逢所也赶来照顾强梧,她出言安慰并告诉他焉逢正饱受内心愧疚的折磨,强梧并没有责怪焉逢反倒认清对方的实力,他因横艾的一番话也止住了想要轻生的念头。

  焉逢受过刑罚之后,强梧来到房间看望并亲自给焉逢上药。两人才刚说几句,耶亚希也一脸愧疚地前来找焉逢。强梧将空间留给两人,耶亚希对自己不肯帮尧汉种粮一事向焉逢道歉并吐露自己对于焉逢的印象,焉逢和睦一笑,他表示即使耶亚希将粮食弄丢,他们亦不会责怪于她,耶亚希眼见焉逢不信自己有粮,她为证明自己从而决定为尧汉种粮。

  幽山云舞阁内一片祥和,白衣暮云正与紫衣商睿对弈,赤衣磬儿静坐于紫衣身旁观看。突然,黄衣管轼匆忙闯入,他将自己探得的消息一一禀报,耶亚希身怀种粮秘术,能在瞬间种出悉数粮食。紫衣眉头微蹙,只要耶亚希一日不除,尧汉粮食就一日不断。白衣暮云在一旁听此,他决定亲自前往尧汉杀了耶亚希。

  尚章得到任务,前来与耶亚希告别,临行前将自己用粮食换得的香囊送给耶亚希。尧汉军营中,焉逢深知耶亚希的种粮秘术已被骁月盯上,他们需要提前作好准备保护耶亚希。横艾逐个分析了铜雀队各人所擅长的领域,青衣擅长法术,黄衣擅长幻术,乌衣有勇无谋,此番她料定前来刺杀的唯有青衣、黄衣以及白衣。紫衣身为铜雀之首,赤衣与紫衣关系特殊,两人必定不会亲自前来,所以他们需要重点防范的唯有白衣。

  飞羽队众人对于紫衣此人的武功修为大感好奇,横艾只道紫衣并不会任何武功,可他却精于算计,拥有感知能力,再加上骁月皇帝是他的亲兄弟,所以他才能坐拥铜雀队之首。白衣能力不容小觑,剑气能够斩断强梧右臂也绝非泛泛之辈。飞羽几人都对于白衣有所忌惮,如今焉逢剑身尚未练成,横艾担忧白衣暮云会伤害焉逢,她决定用炼妖壶克制白衣

  。幽山铜雀宫内,赤衣磐儿担忧横艾会亲自出手杀了暮云,紫衣却让她放宽心并承诺于她,他一定会想方设法控制住磬儿身上的堕纹。

  夜幕降临,白衣暮云孤身一人潜入耶亚希的房间想刺杀于她,孰料床上的耶亚希竟是端蒙假扮。端蒙引暮云外出并将他困于提前设定好的阵法之内。原来,炼妖壶虽然只能收妖,可只需要将暮云控制在阵法之内,再让商横施法,将整个阵法充盈上妖气,暮云的剑气再加上妖气混合在一起,炼妖壶就会自动将他识别为妖,届时横艾再施法便可将暮云收入炼妖壶中。飞羽队各人按照计划一齐将暮云收入炼妖壶内,可不料焉逢在其过程中也随着暮云一起被收入炼妖壶中。

轩辕剑之汉之云第4集剧情介绍

  

  焉逢与暮云共同被吸进炼妖壶,横艾对此十分担忧与自责,她因思念焉逢再次沙化。仙子沙化七七四十九次之后,她便会肉身迸散,直至仙身不在,烟飞灰灭。徒维将横艾的沙化尽收眼底,他因担忧横艾而特意为她炼制了缓解沙化的丹药,横艾收下丹药却对徒维的身份生疑,他是飞羽中唯一一个知道自己身份的人。

  焉逢在炼妖壶内迷失方向,暮云也同样深受困扰,两人都各自想方设法寻求出壶之路。炼妖壶外,端蒙对于横艾的身份生疑,她的一句话无意间提醒了横艾,横艾急忙召出无所不知的鹦鹉精多鹏,询问救焉逢出壶之法。

  鹦鹉多鹏告知横艾,鬼神之塔是炼妖壶的出口,焉逢是凡人所以他需要用自己的力量冲破鬼神之塔才能逃出炼妖壶。横艾心中涌起一线希望,她决定用她的神识帮焉逢引路,并请商横端蒙为她护法相助。

  焉逢之前因怕耶亚希受到伤害,所以命士兵贴身保护耻亚希。耶亚希的行动受限,但她却假借方便之名聪明地逃离了士兵的看领。军营东面,商横设结界为横艾护法,端蒙则为两人守在外边。

  炼妖壶中,暮云已经找到焉逢,两人刀兵相见大打出手。横艾用神识进入了炼妖壶,她将自己的计划告知焉逢,焉逢必须赶在暮云之前冲破鬼神之塔,然后她再将塔顶关闭,把暮云尘封在壶里。焉逢得到横艾指点,不再恋战,只佯装失败跟随多鹏离开。

  焉逢佯败往鬼神之塔方向逃走,暮云也猜测到其出路一定和塔有关。鹦鹉多鹏按照横艾吩咐将焉逢带到鬼神塔内,临离开前还为他留下一根羽毛。鬼神塔内有三重炼狱,第一层名为烈焰,赤火炎炎,水深火热,由一名火焰幻化的赤焰仙子看守,她所过之处,片草不生。横艾召唤出雨女助焉逢轻松闯过第一层,而暮云也紧随其后来到第一层。

  第二层为雷阵,如欲过关需先承受雷电之劈,横艾暗中提醒焉逢,他手中的七彩羽毛可以隐藏住他的气息,避他遭受雷劈。焉逢手持羽毛踏入其中,却不想自身的剑气依旧为自己引来雷劈,雷电加身,他被击中,从而失去意识。

  横艾神识回归本身,她将壶里的情况免告知两人,三人皆为焉逢一阵心急。此时,耶亚希突然出现,她表示自己的烟水灵玉不仅可以种粮,还可以施展连体之术,这样徒维通过治疗她就可以间接救醒焉逢。横艾担忧耶亚希身体会承受不住雷劈,犹豫不决,而此时的暮云却先焉逢一步,直达第三关。

  横艾答应耶亚希之后,耶亚希施展连体之术助焉逢过关,自己却因体力不支晕倒在地。横艾让徒维为耶亚希治疗,她已经提前跟巨兽英招打过招呼,只要焉逢可以到达第三层,英招就能顺利助他逃出。

  炼妖壶中,焉逢与暮云两人在第三层会面,两人大打出手。横艾神识现身,她让英招前去帮焉逢突围,英招想将焉逢送出壶口,却不料焉逢跌进灵魂漩涡,暮云也随之消失。

  灵魂漩涡在鬼神之塔出口的边缘,一旦跌入,凶险至极。它会根据陷入者灵魂的软肋,以各种意想不到的方式攻击,诱惑陷入者,若不得法,神形俱灭。那里并非出塔的必经之路,所以横艾先前也未曾提醒过焉逢。眼见焉逢陷入险境,耶亚希再次挺身而出,二度施展连体之术。

  灵魂漩涡内,焉逢陷入幻境无法自拔,他痛愧于自己当年没有及时救助家人,致使其弟至今生死不明,面对着两个焉逢,耶亚希一阵无措。横艾得知焉逢的情况也明白了他最大的软肋是自己的心魔,如果焉逢没有办法控制心魔就会被心魔反噬,最终死在那里。

  连体之术只能感受无法控制,耶亚希情急之下只好在自己腕间刺字,以此唤醒焉逢。焉逢战败心魔,剑气也阴差阳错练成,他化身成为飞龙冲破鬼神塔。

  天空万里无云,唯有一条飞龙久久盘踞于半空之中,它所散发出的气息令人惊叹不已。横艾看着此情景心绪却一阵复杂,焉逢的剑气已练成,两股消散在人间一千多年的剑气,也终于在今天都完成出世,可她又该做如何抉择。她守护焉逢多年的初衷只是想等到他的剑气被激发,让他与另一股剑气厮杀,最终完成轩辕合一,即使明知道死的人极有可能是焉逢,可她却又不得不促成这场残酷厮杀,完成自己的使命。

  飞龙化身为一手持方天画戟的少年,屹立于军营之中。耶亚希看到焉逢安然无恙后也终于放心,她请徒维帮她隐瞒着自己救下焉逢的事情。本想安静离去,可她却因元气大伤而在门口处晕倒,焉逢越过人群上前将她抱住。横艾看到焉逢眸中的紧张感心中一顿心伤,可一想到自己守护在焉逢身边的缘由又不禁一阵苦笑。

  剑气的出世同样引起了紫衣与赤衣的注意,紫衣只道两股剑气本就无法共存,必须由他们其中一人杀掉另一人,轩辕剑气才能合二为一。如果他们其中一人死在别人的手中,那他们这么多年所做的一切都会毁于一旦。赤衣心内也深知紫衣的顾虑,她决定想办法救出暮云。

  暮云身陷灵魂漩涡,遇到了兰茵。而尧汉军营之中,焉逢深深感谢横艾在炼妖壶中对他的一路指引,经过这次他也相信了横艾确实不是一个简单的人物,但无论横艾前半生如何,在焉逢眼里,横艾依旧是他在战场上可以托付生死的伙伴。

  这时,强梧带着自己新得到的弩来到焉逢面前,焉逢目光触及到强梧空荡荡的右臂,心生愧疚。强梧反出言对焉逢多加安慰,鹦鹉多鹏此时也出现在几人面前,他告诉三人,他有办法让强梧断臂重生。

轩辕剑之汉之云第5集剧情介绍

  

  焉逢在多鹏的指示下利用剑气为强梧重塑右臂,此法虽可行,却极为凶险,焉逢因损耗剑气过多可能随时会有性命之虞,多鹏临走前告诫横艾要多加照顾焉逢。

  耶亚希在房间休息,结界中的兰茵却因心系暮云而再一次控制了耶亚希的身体。此时,端蒙为感谢耶亚希亲自熬粥给她送至房间,耶亚希却反常地推翻了端蒙的粥。平时里耶亚希都是精力充沛,此时却表现得十分异常,端蒙心生不安,暗中跟在了耶亚希的身后。

  强梧断臂重生后力量大增,横艾将其中的缘由娓娓道出,由于强梧的手臂是剑气所塑,故而他可以借由此臂依附弓箭施展臂气,有意化无意,大象化无形,若强梧能擅用此臂,定能让他箭镞威力倍增。听过横艾的话,焉逢拿起弓箭让强梧试练,结果弓箭的力量远比之前高出许多,强梧感谢焉逢赐予他的神臂。横艾却发现焉逢身体状态异常,她叮嘱焉逢万不可再使用剑气,否则会性命不保。焉逢见兄弟笑颜只欣慰一笑,为了兄弟牺牲性命他也在所不惜,何况是区区剑气。

  树林之中回荡着一首悠扬的乐曲,横艾一边吹奏乐器一边心挂白衣暮云,她寻遍了炼妖壶却未见暮云踪影,十有八九他也掉入了灵魂漩涡,两股剑气同气连枝,如若暮云这股剑气消散,焉逢也会一并消散,她只剩下轩辕合并的任务,如今暮云万万不可再出事端。

  横艾静坐于地上入定,兰茵趁其不备从横艾身边偷走炼妖壶,横艾误以为耶亚希是宅心仁厚所以才想救暮云一命,她只静闭上眼睛装作不知,任由兰茵将炼妖壶带走。此时,赤衣磬儿也潜入尧汉军营中,她紧紧跟在兰茵身后,注视着她的一举一动。

  兰茵将炼妖壶置于地上,拿出腰间的烟水灵玉,学着耶亚希平时的手法运功,同样的手法,可她却无法催动烟水灵玉。赤衣在暗处看此误以为耶亚希是对暮云情根深种,故暗中出手帮助兰茵。兰茵成功施展连体之术见到了幻境中的暮云,暮云沉迷于幻境中无法自拔。如果暮云一直沉醉于幻境之中,他将再无醒来的机会,兰茵无法呼唤暮云,心急之下只好依法炮制使用刺字之法唤醒暮云。

  暮云打败心魔冲出炼妖壶却晕倒在地。剑气的散发吸引了树林之中的端蒙与横艾,端蒙想对暮云下手,兰茵却挡在了暮云前面。此时,在一旁窥伺已久的赤衣磬儿也趁机现身,掳走了兰茵。暮云一袭白衣,面色苍白,四肢被横绑于刑台之上,飞羽十杰悉数要求处死暮云,以报强梧先前的断臂之仇,杀一杀骁月的气焰。横艾上前阻拦,她以暮云身怀剑气为由提出让焉逢亲自动手,解决暮云。

  焉逢赶来刑台,他得知耶亚希被掳于骁月之中,紫衣向来对白衣多加重视,他提出以白衣做为人质去换回耶亚希,考虑到耶亚希特殊的身份,公羊朔同意将此事全权交给焉逢处理,无论如何也要救回耶亚希。

  幽山城中,耶亚希醒来却发觉自己身首异处,赤衣打趣她对暮云痴心一片,甚至不惜偷走炼妖壶救出暮云,耶亚希对于绿衣和赤衣所说的话一顿迷茫。结界中,兰茵为自己的行为向耶亚希道歉,但她却不能让耶亚希知道她的存在,否则她将再无藏身之地。此时,灵符鸟引赤衣出城相见,赤衣独自一人在林中见了焉逢。

  赤衣与焉逢达成交易,明日午时,两方在两国交界处的葫芦村准时换人。幽山城内,宇文仪坚决反对交换人质,耶亚希身怀种粮秘术,他们万不可因小失大,为了私情舍弃大国。紫衣对于宇文仪的说辞一番嘲讽,宇文仪气极离开。与其同时,黄衣管轼也在葫芦村布下机关阵法,只待明日请君入瓮。

  次日,两方都抵达葫芦村。赤衣提出让两方人质各自走回阵营,焉逢心内深知铜雀队定会在此布下天罗地网,他让端蒙和横艾在此也设下布防,而强梧则在远处拉开箭镞,以备不时之需。

  耶亚希与暮云各向自己阵营走去,赤衣却突然拔动琵琶,暮云转身袭击耶亚希。强梧对暮云的方向射下弓箭,暮云防不胜防推开耶亚希,焉逢趁机上前将她揽入怀中,欲带她突破重围。飞羽早有防备,强梧利用剑气射下霹雳雨,飞羽一行用铁伞抵挡,铜雀则以将士之躯抵挡。

  铜雀队此次的布防远远比飞羽想得还要深,除了紫衣之外其他的尊者都亲自出动,埋伏于其中的还有骁月的大批将士。焉逢之前因剑气损耗过多不敌赤衣,幸得端蒙及时出现。而另一边的暮云也因身受重伤被游兆控制住,眼见暮云性命垂危,横艾暗中出手相助并命飞羽撤退。铜雀队欲乘胜追击,赤衣上前阻拦,以暮云的性命为重。

  徒维为焉逢处理好伤口,游兆赶回军营见到耶亚希,不禁对她一阵数落。耶亚希并不知道其间发生何事,她只委屈地出言为自己辩解,焉逢上前劝拦了两人,只让耶亚希乖乖呆于房间之中,耶亚希听到焉逢不相信她,负气离开。

  铜雀众人回地宫向紫衣复命,紫衣对黄衣管轼一番警告,无论黄衣对暮云有再多的不满,暮云始终是他的义弟,他绝对不允许任何人伤了暮云一分一毫。

轩辕剑之汉之云第6集剧情介绍

  

  尧汉军营,端蒙代替焉逢巡逻,焉逢让端蒙在巡逻时多加注意耶亚希的房间,谨防铜雀队去而复返。端蒙对焉逢的心思提出质疑,焉逢只表示自己是因为耶亚希的身份才对她照顾有加。端蒙摇头一笑,焉逢对于耶亚希的特殊照顾她岂会不知。

  军营众人对于耶亚希的解释都充耳不闻,唯有横艾将她的话放于心上,她怀疑其中另有隐情,多鹏纵使无所不知却也不解这究竟为何。耶亚希因心系焉逢前来他房间探望,却发现焉逢并不在房中,反倒遇上了端蒙。

  端蒙因焉逢差点为耶亚希丧命,她对于耶亚希的态度大降几度,厉声责怪她不知悔改仍然到处乱跑。耶亚希面对责备满心的委屈,与她发生口角,两人不欢而散。次日,耶亚希心内惦记着焉逢,跑出房间寻到正在练功的焉逢,焉逢见到耶亚希亦是不让她到处乱跑,耶亚希认为军营之中人人都嫌她是累赘,负气跑回房间。

  房间之中,横艾前来对耶亚希一番盘问试探,惹得耶亚希更加不悦。反倒是兰茵对上横艾的眼神,心中充满了恐惧。她生怕横艾会从耶亚希的身上察觉她的存在,届时她则无处可去,再也无法见到暮云。

  焉逢在多鹏的指导下已练成剑气之术,天地与我并生,万物与我为一,以他现在的能力足以和暮云匹敌,多鹏恭喜横艾如愿以偿,横艾却心生愁绪,焉逢练成剑气之术就意味着两人诀别的时候也快到了。她犹记得两人初遇的那一幕,再到后来护他参军,陪他入飞羽,一点一滴都熟记于她心怀之间。

  时光缱绻,横艾初衷只想陪在焉逢身边,助他早日练成剑气,可现在的她却对焉逢产生感情,她心内辗转反侧始终思不出一个结果。横艾黯然转身离去,徒维面对着横艾的背影却独自心伤,并且下定决心要永远守候横艾。

  原来,徒维本是田间的一个稻草人,可横艾却与他吐露心声,为他披蓑衣,戴斗笠。他原本只想在孤寂中自生自灭,可在听到横艾的那一番话后却改变心境,也因此苦苦修炼百年,为的就是能化成人形,一直陪伴于横艾的身边,为她默默付出,守护着她。

  尧汉二十五年秋,公羊朔亲自率尧汉军兵临幽山城下,围而不攻,将宇文仪困死在幽山城中,宇文仪一心突围,却不料幽山四周被尧汉布下重重机关,连一只信鸽也飞不出去,幽山一战由此拉开帷幕。幽山之中,骁军四面突围失利,而铜雀队却早已随紫衣撤离,唯留白衣在幽山内养伤。

  尧汉军营,端蒙对于公羊朔围而不攻的做法感到不解,焉逢分析着目前的局面。幽山距离岳城不过两日距离,而骁月大将张晗则驻守岳城,此人乃是白衣暮云的恩师,有勇有谋,如果贸然攻城的话,恐怕张晗会从岳城驰援幽山,与幽山守军联手,对尧汉造成前后夹击之势。且据尚章探得的情报,幽山有沼气护城,不宜强攻,故而攻打幽山还需从长计议。

  至于张晗至今不发兵的原因是骁月帝为阻挠尧汉北伐,特命宇文仪为都督,张晗为大将,辅佐宇文仪镇守幽山,可宇文仪嫉贤妒能,他见张晗战功累累,唯恐张晗在军中的地位会超越自己,于是借故将张晗派至岳城,更颁布都督令,张晗无令不得擅自调兵。

  张晗此人对于尧汉北伐骁月是一个重大阻碍,欲破幽山必先除张晗。公羊朔之所以只围不攻只想在拖延时日,好让尧汉在归心谷修建好伏击工事,除却张晗。飞羽几人听闻公羊朔的安排,自动请缨前往归心谷,公羊朔将设伏一事全数交给飞羽。

  幽山城中,横艾按照公羊朔的旨意前来为宇文仪送上一根羽毛,宇文仪见过羽毛之后勃然大怒,但两国交战素不斩来使,宇文仪气愤之极还得放横艾离开。现如今战事吃紧,宇文仪对于军中的状况略感绝望,军师向宇文仪献上一计,铜雀白衣此人向来清高,但他与张晗有师徒之情,请将不如激将,或许他们可以激得白衣为他们解此围。

  宇文仪在军师的指导下与军师演上一计,激得白衣暮云如一支利剑一般,万死不辞,只身突破重围前往岳城向张晗借兵。白衣暮云的借兵早已在紫衣和公羊朔的计划之中,两方皆是想让暮云出城请动张晗出兵。不同的是紫衣是想让张晗死于焉逢之手,好让焉逢与暮云的矛盾激变,两人相互开打,而公羊朔却一心只想为尧汉北伐除掉张晗。

  飞羽早已在归心谷设下层层埋伏,白衣暮云途经归心谷,飞羽誓取白衣暮云之命。横艾站于归心谷之上,她本是想让焉逢趁机取了暮云之命,可孰料焉逢却让强梧亲自动手。情急之中,横艾阻拦了强梧的箭并传出丞相之令,放白衣暮云回岳城送信,以此诱杀张晗,暮云就是张晗的催命符。

  徒维在暗处将横艾的行为尽收眼底,他也猜测到了横艾是想让暮云死于焉逢之手,可对于其中缘由却不得其解。岳城之内,暮云浑身负伤地被马匹驮到岳城,大夫从暮云身上拿到都督令,暮云撑着最后一口气提醒张晗万不可贸然前去,只是未等话说完,暮云便已昏迷过去。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