琅琊榜之风起长林剧情介绍

7-12集

琅琊榜之风起长林第7集剧情介绍

禁军大统领荀飞盏带领巡防营的将士四处搜捕,成功将段桐舟包围在了一处四下并不出口的狭小地带里。禁军果然非普通士兵可比,虽不是段桐舟的对手,却也能将他缠住。跟定他飞檐走壁,令段桐舟不能轻易脱身。荀飞盏赶到之后,跃众而起出剑如电,绕是以段桐舟的高强武艺,也被他一剑斩下了前臂护甲。段桐舟不敢再与其缠斗,强运功力打飞数人,将追击的势头阻了一阻之后,施展身法,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荀飞盏看了眼莱阳侯府的后墙,断定段桐舟,必然躲入了其中。

段桐舟在莱阳侯府中谨慎得四下查探,无疑间在莱阳侯母亲的房间里发现了巫蛊之物,得知了莱阳侯母亲竟然再用巫蛊之术诅咒皇帝的秘密。荀飞盏带人随后追入,在莱阳侯府搜查了一番,又请求搜查其内院。当莱阳侯的母亲打开自己的衣柜时却发现,段桐舟正躲藏其中,他摇了摇手中巫蛊小人,莱阳侯的母亲受其胁迫,只得称那柜子里都是贴身衣物,并无异样,把荀飞盏搪塞了过去。

萧氏兄弟离了皇宫之后,萧平章教育弟弟平旌,在皇宫里不要太过任性妄为,还是要恪守礼仪。萧平旌敷衍的答应下来。两人路过莱阳侯府的时候,发现荀飞盏正带领禁军和巡防营一起守在莱阳侯府的门外,萧平旌意识到是肯定是在搜捕段桐舟,立刻下车,去助荀飞盏一臂之力。

士兵们在莱阳侯府一无所获,无奈离去,段桐舟把巫蛊人偶还给莱阳侯的母亲,随后离去,临行前不过却讽刺道,躲在自己的屋子里扎上几针,解不了她的寡居多年的心头之恨。莱阳侯的母亲扔了人偶,痛苦倒地。荀飞盏望见刚才打斗之时,段桐舟一掌劈在梁柱上留下的深深掌印,若有所思。

蒙浅雪偷偷在家里跪拜送子观音,含泪祈求能早日怀孕,听得萧平章回府之后,忙不迭得将观音像藏了起来。萧平章见其脸色不安,眼含泪光,又看到匆忙关上,未来得及锁的柜子,便猜到了她的想法,抱住她安慰不要过于强求。然而蒙浅雪却言,她已经嫁给平章七年,只希望可以早日为他诞下子嗣。萧平章笑称,她要嫁给自己一辈子呢,时间有的是。若没有,也不用太过在意。

林奚夜里差人把萧平旌叫到了济风堂里。萧平旌笑言这还是林奚第一次主动找他。林奚却不搭理他,而是将所有的门口都关了起来。萧平旌开玩笑称,琅琊阁虽然比较随意,但长林王府是规矩的,不能随便乱来。林奚也不生气,只是拿出从蒙浅雪那里借来的胭脂盒交给萧平旌观看。萧平旌看不出个所以然,林奚告诉他胭脂盒的夹层里装的是东海朱胶。此药非常稀少难找,不但药性极寒且及时防止不动也会散发侵染。蒙浅雪常年使用者这粉盒,多年不孕很有可能该与此药有关。不过,林奚也只在几年前见过一次朱胶而已,尚不能十分确定。萧平旌觉得既然不明确定,最好还是不要急着告诉大哥大嫂,免得徒增烦恼。待三两天后,林奚确定再说不迟。只是他猜不懂到底是谁用这么恶毒的手段害他大嫂。

荀飞盏见识了白天段桐舟独有的幽冥鬼火掌印之后,便想起了自己叔父荀白水家里桌子上的痕迹。于是来到荀白水家中,直接质问,毕竟幽冥鬼火的特征太过明显,掌力所及之处,不似人力而为,到死被烫红的烙铁碾过一般。莫言只是小小的一座帝都之内,便是放眼整个江湖之中,也找不到第二个人能做到。荀白水谎称自己不过是一介文官,不懂武功之事,也不清楚掌印是如何出现的,辩解他和段桐舟并无瓜葛。荀飞盏却说他只相信自己眼睛见到的真相,他做了很多假设,或许,荀白水并未与宋浮或者段桐舟合谋,又或许段桐舟在京城依仗的势力并非宋浮一个,而是背后另有其人。荀白水又打起感情牌,说起荀飞盏自幼父母双亡,他将荀飞盏当作亲子养大,又亲自替他出面,拜师学艺。

荀飞盏一怒之下,一掌击碎了案几,制止了荀白水再说下去,他稍稍平复了心情之后,坦言他之只是不明白皇帝对荀家一脉一直不错,太子,皇后,首辅,禁军大统领,一个个名号排下来可谓荣宠之极点。为何他叔父荀白水要做这些欺上瞒下之事。荀白水见搪塞不过,索性大发雷霆,坦言皇帝维护长林王府太过,却未对太子早作打算,届时若长林王府功高盖主,依仗朝廷军务全系其一身,而拥兵自重。荀飞盏坚信长林王府绝非此等宵小之徒,然而荀白水却指责他想法太稚嫩了,大梁天子的皇位绝不能只以来长林王府的品行好坏就能决定,他们人正,江山安稳,他们人邪,江山动乱。这本身就是一个极大的不安因素。

荀飞盏盛怒之下,质问荀白水只为一己之私,难道就能拿北境前线将士的性命当作赌注,若北方铁骑南下,践踏的难道不是大梁国土?怒气冲冲的离去,却被荀白水的夫人拦下,荀白水提醒他荀家百余口才是他的亲人。荀飞盏无奈之下,只得称他还没抓到段桐舟,希望自己得叔父以后行事最好悬崖勒马。

萧平旌实在忍不住,便将脂粉盒有毒之事告诉了萧平章。萧平章得知之后,痛心不已。请林奚趁蒙浅雪去青莲寺之际,彻查身边身边之物。林奚发现东胶只藏在脂粉盒之中。萧平章看着这个皇后御赐植物,不禁疑虑丛生。另一边,荀飞盏通过段桐舟护腕上散发出的细细暗香,也追查到了青莲寺中。

琅琊榜之风起长林第8集剧情介绍

荀飞盏发现了段桐舟护腕上的暗香,通过内廷司魏大人的辨认得知,此香源自皇帝御赐的灯油,只在濮阳缨的乾天院和青莲寺中才有,他便先行来到青莲寺调查。他偶遇前来祈福的蒙浅雪折返回府,通过青莲寺主持得知蒙浅雪是来求子嗣兴旺的,便在观音像前祈求保佑蒙浅雪能得偿所愿。荀飞盏青莲寺没什么发现,便断定段桐舟能接触灯油的机会只有濮阳缨的前乾天院。

此时的段桐舟果然出现在了濮阳缨的乾天院中,他告诉濮阳缨,荀飞盏肯定会误会他与荀白水之间存有联系,濮阳缨见已经顺利挑起了荀家叔侄的隔阂,断定荀飞盏肯定会被卷入局中,却没想到话因为来,荀飞盏忽然领兵来到,将乾天院包围了起来。濮阳缨连忙将段桐舟藏入了机关密室。荀飞盏断定段桐舟肯定躲进了乾天院中,他执意大肆搜捕,濮阳缨也不好阻拦,然而荀飞盏虽然通过探查,发现了密室所在,濮阳缨阻拦称,密室需要机关开启,外人无法得知,如果执意搜查密室,便是怀疑他与段桐舟有联系了,荀飞盏却不为所动,执意打开密室,不过细查之下,最终也没发现段桐舟的踪迹。。荀飞盏只得给濮阳缨赔礼,无功而返。原来段桐舟早就借助轻功身法,躲入了水井之中,避过了搜捕。

荀白水入宫面见皇后,他说起荀飞盏怀疑自己与段桐舟有联系的事,提醒皇后,荀飞盏不会一时冲动把事情做绝还不用太过忧虑,然而太子终将长大,劝她早做打算,莫要让太子以后受制于长林王府的继任者萧平章。随后他来到朝堂之上,皇帝见沉船之案已经查明大半,虽然还有逃犯,不过年关将近,还是先行结案,逃犯以后抓到再做处置。

长林王萧庭生提起荀飞盏去乾天院搜捕,大惑不解。濮阳缨虽有上师之名兼得皇后宠信,然而不挂朝职,不问朝政,也会卷入此事让他想不明白。萧平章知道如果没有迹象,荀飞盏也不会贸然搜查,宋浮和纪琛的证词矛盾严重,想必段桐舟身后还有别的势力。他感觉,此事不但尚未结束,更像只是露了冰山一角,可能才刚刚开始而已。

林奚断定藏在脂粉盒里的药物就是东海朱胶,萧平旌愤怒不已,不过他却想不明白蒙浅雪武艺高超,为何没发现自己身体的变化,林奚告诉她这个损伤契合和身体变化联系并不大,她虽然会全力帮木调理,但希望萧平旌在她准备好之前,先不要告诉萧平章夫妇能台调理此种伤患的事。萧平章得知,御赐脂粉盒中果然暗藏毒物,令他大感心寒,不由觉得整个京城都冷了起来。不过他坚定的表示,历经风雨的长林王府,绝不会惧怕任何艰险境遇。

萧平章明白现在事情非常复杂,于是来到天牢面见宋浮。他要知道宋浮究竟是怎么想的。宋浮被关在天牢之中,身负中锁,苍老了许多。萧平章拿出一份宋浮的履历,称赞年轻时的送浮骨子里尚有血气,心中还有家国。为何现在会干此等叛国的行径。宋浮激动的宣称,他所作一切,都是为了大梁的江山社稷。萧庭生固然料敌入神,然而仅凭直觉就向皇帝索要兵符实在太过随意。此先例一开,大梁兵制必然混乱。绝不利于朝局之稳定。萧平章质问他难道就因此要用甘州前线将士性命和五州百姓的身家做为警醒后人的祭品吗?宋浮惭愧的表示,却是没有预见到事情的严重性,他没想到大渝真的会全力进攻甘州,而且他只是打算把军粮延误几天,令长林军不能主动进攻,吃个小小的败仗,搓搓长林王府的锐气。没想到军粮沉船,甘州血战,险些陷落至前线大崩溃。但他还是提醒萧平章,现在长林王府权倾朝野,功高盖主,长林军睥睨群雄,拥兵自重已成了既定事实,纵然当前的长林王一代还能恪守本分,但又怎么能保证子孙后代不会被权力腐化谋朝篡位。不过,他坚称虽然段桐舟为他做事,但他从来没有派人联系纪琛,也从来没想过在大同府杀人灭口。萧平章冷面思索片刻,他已经相信了宋浮的言辞。

离开牢房之后,萧平章又马不停蹄的赶到皇宫混之内,禀告皇后脂粉盒中藏毒药一时,希望皇后批准他彻查此事。荀皇后认为萧平章竟敢怀疑她,生气的辩解道绝非自己所做。萧平章却毫不相让,言明即使禀告皇帝也决不罢休。荀皇后怒其用皇帝威胁自己,萧平章郑重宣布,父亲弟弟和妻子是他的底线,一旦有人触碰,他觉不会哑口隐忍。荀皇后见他气的旧伤复发,便说有人在她的身边动手脚,她的眼里也容不下这颗沙子,同意萧平章彻查此事。萧平旌见大哥伤情未愈就连日操劳心痛不已,主动请求跟进此事,为大哥分忧,帮查脂粉盒一事。

北燕和东海两国送来国书,请求遣使来朝。荀白水认为东海与大梁是联姻之国,当立即应允,而北燕国此时正在内乱之际,所以应该让他们明年再来。皇帝令其草拟回书呈报。萧平章发现太子已经成年,然而在祭祀之礼仪上仍然以她父亲长林王为尊,他感到非常不妥,于是找到礼部,要求其好好改正祭祀礼仪,他已经从宋浮那里认识到众口铄金的危害,断不敢在任何细节小事越级,以免留人口舌,招致是非。

琅琊榜之风起长林第9集剧情介绍

林奚为了调理蒙浅雪的身体,需要萧平旌去采一株生于愁云涧的药材,不过萧庭生却下死令,严禁他过年期间到处乱跑,萧平旌不得不找大哥萧平章通融出城两日,帮他挡住父亲,萧平章得知他想去愁云涧,猜出肯定是为了蒙浅雪的事,心中感动,欣然放他出门。

莱阳侯的母亲秘密来到濮阳缨的丹房见他,提起皇后正在严查的当年赐予蒙浅雪的脂粉妆盒之事。诧异于濮阳缨并不着急。原来当年,正是她从濮阳缨那里接收了这一套暗藏东海朱胶的妆盒。此时皇后查起来,她害怕当年制造妆盒的匠人被抓获招供,然而濮阳缨却淡然得让她不必焦急,当年的匠人已经死了七年了,皇后绝查不出什么来。

莱阳侯的母亲回府途中终究心有所念,回忆起当年在一处满是奇人异事的集市里秘密会见濮阳缨,并拿着一人的生辰八字求濮阳缨对其施巫蛊之术的往事。想到当年濮阳缨施放巫蛊当有反噬的告诫,心绪越发不安起来。

济风堂内,云姐故意说起萧平旌已经两日没来了,林奚只顾整理药材,不搭她的话。随后叫她做自己练习针灸之术的实验品,扎的云姐哇哇直叫,这冷艳女神医报复起来也当真是又快又狠。此时的萧平旌正施展身法,在陡峭险峻的愁云涧峭壁之上来回攀爬采药。他攀岩飞涧,幸苦一日,终于采满了一竹篓药株,想起能解决大哥大嫂的愁心之事,心下欢喜。当夜,风声寒重,似要下雪,蒙浅雪不免担忧起荒野露宿的弟弟来。萧平章安抚她称,萧平旌素来宣称是江湖人士,必该经历风雪。蒙浅雪高兴的说起东海使团年后进京的事,原来此次使团进京需要商议联姻之事,而北燕国明年也会嫁过来一位郡主。她感兴趣会不会皇帝会不会指派给萧平旌。萧平章断言,虽然皇帝一直想令萧平旌尽快成亲,然而有长林王以守婚约挡着不让,而且北燕国所提提条件,皇帝也未必会答应,所以这北燕郡主自不会与萧平旌产生瓜葛。再说以萧平旌的个性,肯定把所谓君父之命当作耳旁风,转按自己的性子娶亲。蒙浅雪明言她已经为萧平旌相中了一位姑娘,只是有旧约碍着,所以不敢提起。

次日一早,萧平旌乘快马在原野上快意狂奔,赶回帝都,却见林奚在亭中迎风候立,以为是在等他。却没想到林奚其实是在等最后一味药材送达,令他好生尴尬。黎老堂主亲手泡制的药材随后送到,林奚又拿了萧平旌采来的药材,告诉他准备好后,过了年会给他消息。萧平旌见林奚一脸公事公办的模样,心下失落,也摆出郑重感谢的样子。林奚上了马车后送了他一个水壶,这让他又欢喜起来,人言女子痴情会变傻,却不知动了情的男子更是会变成小孩子一般的心性。

华灯闪耀烟花起,爆竹声中新岁至。年关之夜,金陵人纷纷走亲访友,互道吉祥,帝都之中,一片安泰祥和之景。长林王府之中,萧氏兄弟二人换上喜庆礼服,等候父王带领入宫过年,萧平章抽空询问弟弟,对他所担负的旧日婚约到底有何想法,萧平旌坦言,自从他记事时起,就被母亲告知有一个女孩为他婚约所系,根本没得挑,而父王的承诺于他而言就是责任。关于那个素昧平生的女孩他想过很多次,只是那女孩早已失去联系,纵然相遇也无人相识,不过是个萧庭生的念想罢了。

皇宫大殿之上,妙乐悠悠,歌舞漫漫,皇室宗亲全部聚在一起过年。席间,萧平旌偷偷取出蒙浅雪自制的糕点给太子品尝。一旁的皇后见了这一幕,惊的想要站起来,萧平章看了皇后的反应,连忙假装与太子玩闹,抢了糕点放在自己嘴里,证明并未下毒,安抚皇后,列在侧后的萧元启见到同族之间亦要步步小心,刻刻防范,略略叹息,心中郁闷。生在皇族之中,简直处处危机,反倒不如寻常百姓可以随意寻亲访友,享受安乐。

宴席结束之后,长林王领着两个儿子回家守岁,为祖辈进香。王府所供乃是先帝御赐物无字牌位。世间英灵无数,并非个个能名留青史,此牌位虽无字,情义却在心,但凡心中所想祭奠之人,都可祭拜与此牌位前,以哀幽思。

年后,萧平旌带着蒙浅雪送的年礼来拜访林奚,林奚告诉他治疗准备已然就绪,但需蒙浅雪配合。需告知蒙浅雪真情,萧平旌说起幕后黑手可能永远查不到,令他心里堵得慌,林奚安慰他蒙浅雪心性疏朗,当能熬过此关。

萧平旌回府的路上,偶遇萧元启与朋友一起吃酒,他正因大嫂的事烦心,便想参与其中解闷。却听的萧元启的朋友称京城传言,蒙浅雪之所以不孕是因为长林王杀伐太重所致。怒不可遏,当即将人教训了一顿,荀飞盏路过此地,拦下了他,萧平旌和他斗成平手,言明殴打之人对长林王府的女眷胡言乱语。荀飞盏听人妄议蒙浅雪, 愤怒得将胡言乱语之人抓走。

回到家中,萧平旌说起必须告诉蒙浅雪实情,萧平章无奈只得将所有真相告知了自己妻子,蒙浅雪得知真相,痛苦不已。萧平章劝她,林奚能给她调治,必有挽回的希望,让她不要多想,好好听从医嘱,配合治疗。且无论结果何如,萧平章都会和她一起分担。

皇帝眼见太子在院中折梅嬉闹,不由念起最喜红梅的淑妃,伤感满怀。皇帝说起使团进京,要祭奠淑妃,还让皇后主持,皇后心中不愿,却也不敢违抗。她只能迁怒与兄长荀白水未提前告知,荀白水安慰皇后,淑妃死去已久,何必为此生气忧虑。

琅琊榜之风起长林第10集剧情介绍

东海使节团进京在即,使团名单之上,琅琊榜第一高手,东海墨淄侯的名号赫然在列,令蒙浅雪和萧平旌大感意外。蒙浅雪估计此次墨淄侯进京该是与当年的淑妃有关,东海国书之上也正大光明的写着要以东海国的礼仪祭奠淑妃。东海和大梁素有联姻,二十年前,东海国嫁入大梁两位郡主,而其中送入东宫的那位,就是后来的淑妃。而被先帝许配给二皇子的另一位郡主竟然就是现在萧元启的母亲,莱阳太夫人。

墨淄侯名声虽显赫,其实是个长期远离尘世喧嚣的隐逸之士。此时突然来大梁祭奠淑妃,才令人得知他原来正是淑妃的嫡亲兄长。萧庭生觉得淑妃已经离世七年,墨淄侯却此时才突然要来祭奠,皇帝也认为,这个武艺被奉为天下第一的墨淄侯此次前来,似乎另有所图。萧平章对琅琊第一的墨淄侯入境也是如临大敌,不敢等闲视之,不过他却欣慰的称,墨淄侯虽然厉害,不过大梁也是人才济济,京城之中,荀飞盏和萧平旌倒也可以抵挡一阵。虽然两人都不在琅琊榜中,但两人却都是顶尖高手,萧平章自信的认为若两人联手,虽不敢说天下无敌,但也相距不远。现在墨淄侯此行来意不明,不如就放手交给飞盏和平旌两人应付。萧庭生也觉得可以交与孩子们处理,皇帝答应下来。

萧元启念及,母亲是东海人,他兴冲冲的把东海使团下月底进京,并提出要祭奠淑妃的消息告诉了她。萧元启本以为母亲娘家来人会很高清,然而莱阳太夫人却显得神情慌张,脸色阴晴不定。原来当年莱阳太夫人认为是长林王害死了她的夫君,所以从濮阳缨那里得来藏有东海朱胶的脂粉妆盒,却没想到在偷偷掉包的时候被淑妃亲眼看见。淑妃知她这样做,是要长林王府断子绝孙,一旦暴露,同来自东海的淑妃也脱不了干系。淑妃便给莱阳太夫人十天时间把脂粉妆盒再偷换回来,否则必将告发她,这是能给她的最大的情分了。莱阳太夫人只得假意认错,感谢淑妃给她留一条活路,先稳住淑妃。

追忆完这段往事,莱阳太夫人精神很是疲倦,然而他却不知,一身黑衣的琅琊第一高手墨淄侯就静静的站在她身后的高楼之上,目光冷峻得抱剑紧盯着她和萧元启娘俩。

荀皇后招濮阳缨入宫,她听说淑妃的兄长墨淄侯是个名声大,本事大的人物,便向濮阳缨打听详情,濮阳缨心领神会,向皇后保证朝中有半点消息,都会立马禀告于她。提起淑妃,濮阳缨也回忆起当年的情景,莱阳太夫人把盒子调包之后,又来找他,他宣称夜观天象,得出手足相残之像,而莱阳太夫人阙中乌黑,故意称莱阳太夫人又一位同族姐妹要置她与死地。

夜里,墨淄侯身形似影,行动无声,于屋檐间穿梭若云烟漫过,在无数禁军士卒的头顶上无声无息的掠入了大梁皇宫之内,即便是荀飞盏,也不过只听得一声轻响,而未见其踪迹。

萧平旌询问林奚东海朱胶是否流通受限,可有方法通过此物找到加害蒙浅雪之人,林奚称东海朱胶虽然产量极低,价格昂贵,却是可以随意流通天下之物,东海贩卖者很多,根本无从查起。不过林奚判断用这种手段的人,应该没有当面加害长林王府得机会,可能出门机会都不多,而且伪装成得脂粉妆盒,所以该是一名对长林王府有仇的宗室内宅女眷。萧平旌觉得这事若是女眷所为,他就很难再查了。

荀飞盏来到长林王府,他和萧平旌打了一架,彼此都没什么好脸色,萧平章知道荀飞盏阻拦他弟弟是好意,便提起两人联手阻挡墨淄侯的差事。听到能面见当今琅琊榜第一高手,两人果然来了兴致,萧平章提起墨淄侯那把闻名天下的非金非玉,非铁非铜,粹东海之气而结成的乌晶之剑,也非常好奇。他问起萧平旌对墨淄侯武功的了解,然而墨淄侯的资料极为稀少,琅琊阁中也没什么记载。但萧平旌并不在意,荀飞盏忧虑的说起,他感觉墨淄侯该是已经到了金陵城中。

墨淄侯威逼当年的当值太医详述淑妃死因,但他并不相信太医所言淑妃胎位不正难产而死的说法,令太医写下当年涉事所有人的名单。次日金陵城中突发命案,六名死者中,三个太医,一个稳婆,另外的是太医的家人。萧平旌看伤口上凌厉的剑锋痕迹,知道墨淄侯果然来了。但荀飞盏却感到淑妃的死该是另有隐情。

萧平章判断,墨淄侯把名字光明正大的放在使团名单之中,又肆意杀戮,其目的就是为了昭告天下,他是天下无敌的第一高手,为淑妃而来,杀人不眨眼。不在乎是否无辜。这样一来,元凶惧怕墨淄侯天下第一的风范,一定在惊慌不已,瑟瑟发抖。

莱阳太夫人梦回当年淑妃生产的过程,正是她亲手给淑妃下药,才导致淑妃身死。如今墨淄侯前来寻仇,把她吓得寝食难安,她只能靠扎皇帝的巫蛊人偶来发泄压力。

濮阳缨赞叹墨淄侯行动又快又恨,原来正是他千里传书请动了墨淄侯出山,现在荀飞盏和萧平旌在调查这件案子,猜出是萧平章的建议。他通知墨淄侯紧盯莱阳侯府。

萧平章通过分析,发现墨淄侯正按着当年的名单顺序挨个重新审讯当年的在场人,下一个就是郑大人。萧平章却在名单上发现了莱阳太夫人的名字。

濮阳缨告诉皇后墨淄侯的复仇行动,借此诱导皇后说出是否暗杀淑妃。皇后明言与她无关。不过皇后却知道莱阳太夫人当年的东海朱胶一事,还威逼利诱与其结成了联盟。并且纵容她暗害长林王府。

琅琊榜之风起长林第11集剧情介绍

莱阳太夫人在家里一下一下扎着皇帝的巫蛊人偶泄愤,墨淄侯的到来给了她太大的惊吓。只能用这种方式舒缓精神。萧元启也察觉到了异样,在给她母亲请安的时候,有些草木皆兵。萧元启禀告母亲,京城不安,墨淄侯已经杀了六个人了,他此时绝对不会离开母亲。莱阳太夫人听了墨淄侯的疯狂杀戮,更加惧怕。

濮阳缨在他的乾天院里鼓捣着他那一堆奇奇怪怪的的东西,墨淄侯忽然出现在了他的身后,并拔剑直指他的心窝。濮阳缨倒不惧怕,反而和墨淄侯做起了交易。墨淄侯冷冷的说濮阳缨的命,就看这笔交易的价值了。

萧平旌来找自己的哥哥,朱胶的事一直没什么进展,他知道萧平章心里,肯定不舒服。萧平章寻到了制造妆盒的匠人,只是那匠人早已死去七年,他想不明白这御用的器具,入宫之前会经历多道专人的审查,有如此阴谋的妆盒究竟是如何进入皇宫大内的。萧平旌认为若然将全部审查人员全部买通,绝不可能,也太过危险,萧平章推测,此物很可能是进入正阳宫之后才被调包的,但那又该与匠人无关,可匠人为何又死了.,就在萧平章思索出些许眉目的时候,蒙浅雪忽然回到了家中,兄弟二人连忙将妆盒藏了起来。

濮阳缨直面天下第一人的剑锋而毫无惧色,只因他看穿了长期隐逸的墨淄侯内心中存有包含天地的宏图大志。他先提醒墨淄侯,虽然杀害他妹妹淑妃的首恶原凶最为可恶,然而没有保护好淑妃的大梁皇室也绝脱不开干系,随后他又宣称墨淄侯心存宏图大志,而他已经为墨淄侯制订了全盘计划,能帮助墨淄侯实现心中所愿。既能报仇,又能施展宏图伟业。他缓缓推开墨淄侯的剑锋,直言墨淄侯对东海存有远大的抱负,而他则能帮助墨淄侯实现理想。濮阳缨挥动双手,腾腾烈焰自他手掌中迸发,如若神仙法术,连见多识广的墨淄侯也略为惊讶。濮阳缨宣称,他信奉的白神赐他神预,能改变东海国中各为其主,人心不定现状的只有墨淄侯,他预言,墨淄侯三年之内必为东海之王,十年之内,东海将称雄天下。

墨淄侯被濮阳缨蛊惑,又惊诧于他貌似通神的法术,质问他究竟是什么人,为墨淄侯筹划这些到底有什么目的。濮阳缨故作神秘得说,他只是能帮助墨淄侯实现目标的人,至于他自己的目的并不与墨淄侯冲突。他向墨淄侯提起长林王府,并称萧平章乃是现在的主事之人。 暗示墨淄侯去除掉萧平章。墨淄侯自认此事轻而易举,蒙浅雪和荀飞盏都不如他天下第一人的法眼。但濮阳缨却提起了萧平旌,称赞其武功盖世,若与蒙浅雪联手,墨淄侯也未必能从容脱身。墨淄侯果然被他激将,对长林王府起了兴致,想要见识见识。

入夜之后,墨淄侯果然驾临长林王府试探,萧平旌和蒙浅雪先后察觉了他的到来,提剑迎战,不过墨淄侯行事周密,并不硬闯,只是现身一下,随后身法如电,没入了黑暗之中,再无踪迹。长林王府的戒备超过了墨淄侯的估算,他没有机会接近萧平章,便回来找濮阳缨。他推测濮阳缨如此在意萧平章,当是与长林王府有仇怨。濮阳缨不愿多说,只是称要瓦解大梁,长林王府就必须覆灭才行。而他已经帮墨淄侯找好了消灭长林王府的帮手。

濮阳缨入宫面见皇后,皇后直言墨淄侯的出现,勾起了皇帝对淑妃的怀念,此时对皇后很冷淡,不愿见她。濮阳缨请皇后放心,他保证数日之内,淑妃一案必然能有个真正的了结,;令皇后心中欣喜。

萧氏兄弟在探查淑妃案,笔录的时候发现莱阳太夫人当时明明在场,却没人取过她的笔录,

萧平章以此推测,妆盒之迷该与淑妃之死有所关联,当是同一件事的延续发展。此事蒙浅雪又来到兄弟二人的屋子,萧平旌连忙宣称自己饿了,来阻拦她,分散她的注意力。搪塞过去之后,萧平旌来找荀飞盏,告诉他莱阳太夫人似乎有嫌疑,拉他一起去莱阳侯府探查询问。

此事的莱阳太夫人正在和儿子萧元启享受天伦之乐,她自觉大限降至,只求能再多陪儿子一时。入夜之后,她望着自己的儿子双目含泪的一步一步回到自己的房间里。墨淄侯正在房间里静候着她。莱阳太夫人恭敬的称墨淄侯为四哥。墨淄侯并不打算听她的辩解。莱阳太夫人发现濮阳缨突然出现在自己身后大惊失色,明白濮阳缨定然已经出卖了自己,吓得瘫软在地上。她歇斯底里的控诉,凭什么淑妃能入宫为妃,有皇帝庇佑护持,而她同为宗室之女,却偏偏只得孤儿寡母,靠着恭顺度日。就算他不下手,别人也会下手。濮阳缨却称,莱阳太夫人闹也闹了,哭也哭了,但墨淄侯肯定是不会放过她的性命的,只是要和她谈谈萧元启该怎么处置。莱阳太夫人一听儿子,立刻慌了神,求墨淄侯放过无辜的元启。墨淄侯却不在乎她是不是无辜,只冷脸说到留下萧元启的命对他有什么好处。濮阳缨表示留下萧元启的命ihuo大有用处。

自从昨晚墨淄侯来过长林王府之后,蒙浅雪便在决定抱剑守夜。萧平章却判断,墨淄侯昨晚只是想试探些什么,而且已经得到了结果。

琅琊榜之风起长林第12集剧情介绍

濮阳缨安抚莱阳太夫人称,利用二字并没有那么可怕,人生在世,要先有用处,才有机会。他让莱阳太夫人给萧元启留下遗书,把当年莱阳王的死,把莱阳太夫人对先帝,现在的皇帝和长林王的恨都写下来,告诉萧元启他的父仇母恨因何而起。墨淄侯称只要莱阳太夫人死了,那么淑妃的仇就报了,而莱阳侯萧元启是他的侄子,他会以东海国之力帮助萧元启成就功业。莱阳太夫人得了墨淄侯的保证,不得不拿起了毛笔。

次日一早,荀飞盏和萧平旌一起来到莱阳侯府,本想就淑妃的事,盘问莱阳太夫人。然而莱阳太夫人的房门却一直敲不开。萧元启见情形不对,一把推开房门,却在房间里看到了遍地鲜血,他抬头一看,只见他母亲被一剑穿心的尸体,正悬于房梁之上。萧云启本能一愣,随后撕心裂肺的哭叫起来。萧平旌赶紧上前抱住了他,怕他冲动,荀飞盏上前两步,看清了墨淄侯钉在木框上的字条,写着'怨恨已平,当归东海'。

皇帝询问莱阳太夫人是否确定死于墨淄侯之手,萧平旌断言,墨淄侯的留言字条可以伪造,但那天下第一的凌厉剑锋不会有假。皇帝知道,这意味着淑妃的死是莱阳台太夫人下的手,但他实在想不明白,莱阳太夫人到底有何缘由非要害死自己的亲族姐妹。皇帝颓然的坐下,忽然命令飞盏和平旌带队,搜查莱阳侯府。

萧平旌让荀飞盏代他查抄,他想去看望一下萧元启,却见内官抬着莱阳太夫人的尸体经过,盘问之后,得知皇帝让收敛莱阳太夫人尸体,由宫中勘验,再行处置。让他略有些愤怒。萧元启失了母亲,颓然的坐在地上,被母亲的死打击的不成样子。他不明白,昨天还好好的母亲,这一夜之间却成了如今的尸体,萧平旌告诉他禁军正在侯府之内行王命,他不会污蔑太夫人。萧元启却询问,所谓行王命,除了查抄之后还会有什么。萧平旌不得不据实应他说这得看查抄的结果。萧元启求能给母亲摔盆落葬,莱阳太夫人的尸体已经被宫中内官带走了。平旌只能安抚他称会想想办法,求皇帝开恩。荀飞盏发现了莱阳王的灵位和莱阳太夫人诅咒皇帝的巫蛊人偶,火速叫了萧平旌前来,萧平旌被莱阳太夫人调包的脂粉妆盒也在其中,心惊不定。

后宫妃嫔聚在一处,皇后兴冲冲的要看看年幼的二皇子和伞皇子,此时皇帝却把她叫到了养居殿里。皇后进了大殿,见萧氏兄弟和荀飞盏都在,而皇帝则龙首低垂,脸色阴沉。皇后不明事态,直到听皇帝叫她上座,才稍稍松了口气。然而皇帝却没让他上龙座,而是派人搬来个小坐榻给她。她又紧张起来。荀飞盏将莱阳侯府里发现的东西呈了上来。皇帝见到巫蛊人偶,吓了一跳。他怒言莱阳太夫人冥顽不灵,枉费当年先帝对他母子开恩。荀飞盏随后讲起了脂粉妆盒一案,而皇后自然涉及其中。皇帝得知莱阳太夫人私自调换了妆盒还涂抹东海朱胶之事,萧平章坦言东海朱胶极寒之物, 接触之人将会无法生育。长林王心中大骇,而皇帝也大为震怒咳嗽不止。萧平章赶紧说蒙浅雪经过调养已在恢复,安定了皇帝和长林王娥心神。

荀飞盏呈上遗书,直言书中有淑妃之死的原因,皇后心中惊恐,只敢闭目等待结果。皇帝详读遗书内容,越读越心惊,把遗书交给皇后,质问'是不是莱阳太夫人'吓得皇后跪了下来直呼不知道,其实皇帝只是问她此书是不是莱阳太夫人亲笔。皇后确认了莱阳太夫人的字迹,她见遗书之中没有提到自己,终于把悬起来的一整颗心放了下来。荀飞盏断定所有事情都是莱阳太夫人一人所为,皇帝姑且相信,他神色落寞而萎靡,疲累难支,遣散了众臣。他随后为多年以来怀疑皇后而道歉,皇后激动的落下泪来。

濮阳缨得知禁军一早就查封了莱阳侯府,便询问荀飞盏和萧平旌的行动。他打算对此事做个了结,

萧平旌相信萧元启定是无辜的肯定没有卷入她母亲的阴谋,所以求大哥批准他告知陛下,为萧元启求情。萧平章却言,此时不是时机,反而让他操心自己的事。此时长林王叫萧平章过去议事,萧平旌知道,父王肯定是因为被隐瞒蒙浅雪的事而发怒,机智的退了一步和萧平章拉开距离,撇清关系。惹来平章的白眼,结果长林王也叫了萧平旌,让他想躲躲不过。

萧庭生果然大发雷霆,萧平旌告知他林奚已经有法子调理好蒙浅雪的身体,却被萧庭生赶了出去,蒙浅雪此时正在房门外焦急徘徊,以为萧庭生在责骂她丈夫,担忧不已。然而萧庭生却对萧平章说,他把世子院的杂事从王府周管家的手中交给他的副将处理,是不是他知道了自己的身世,就不想和父王交心了,萧平章赶紧跪在地上叩首,连称不敢。原来,周管家有一个孙女,是蒙浅雪的侍女,她曾经把脂粉妆盒摔碎过一次,便偷偷的拿着请周管家找人修补,萧平章断言,周管家不可能没有发现妆盒里夹带的的东西,但最终照样送了回来。萧庭生明白周管家了解萧平章的性情绝不会再娶别人,所以他这样做就是为了不想让萧平章留下子嗣。周管家是跟随平旌母亲入的王府,所以有心偏袒萧平旌。萧庭生大怒不易。

萧平章从屋内出来之后,并没有说出实情。次日周管家就被流放幽禁了。在萧平旌的逼问之下,萧平章不得不说出两人不是同母所生的真相,萧平旌得知真情,痛苦不已。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