琅琊榜之风起长林剧情介绍

13-18集

琅琊榜之风起长林第13集剧情介绍

蒙浅雪来到济风堂接受治疗,一身淡紫,雅致端庄。林奚提起莱阳太夫人之事,蒙浅雪觉得人心难测,她没想到莱阳太夫人表面恭顺,其实骨子里却一直流淌的是深深恨意。林奚不明白莱阳太夫人的恨意从何而来,问起她和长林王府的恩怨。蒙浅雪悠悠回想起前事,告诉林奚,莱阳王当年犯的案子,是由长林王最先察觉,由当今皇帝主办,最后才是先帝裁决。所以莱阳太夫人才会对所有人都心存怨恨,只是她没能力去加害皇帝,只能把怨恨发泄在长林王府身上。

蒙浅雪离开之后,林奚忽然发现萧平旌竟然立在她的内院廊下,脸色阴郁。萧平旌告诉林奚,蒙浅雪之所以遭受无妄之灾,全都是因为他所致。入夜之后,萧平旌心中苦闷难解,在济风堂里拼命练武发泄。剑风所及,摧花断木。他越练越烦躁,林奚见他情形可怜,却不知该如何开口劝导。

好好的一座莱阳侯府被彻底查抄,萧元启身形萧瑟的独坐在已然空空如也的室内,呆愣地望着她母亲留下的满地血迹,一动不动。荀飞盏立在门外,神情凝重,此时巡防营奉旨前来接管来莱阳侯府,荀飞盏郑重提醒,莱阳侯只是等旨,绝不可对其无理。萧元启晃晃悠悠,神情恍惚的在侯府中漫步,莱阳侯府已经被巡防营封锁,他没有了出门的自由,也没有人能入府见他,令其深深叹了口气,却也无可奈何,只得独自承受一切。

发泄一晚的萧平旌在医馆内醒来,林奚体贴的送来醒酒汤药。萧平旌坦言他不敢回家,不知该如何面对大哥大嫂。林奚却激他,躲着也不会让事情变成没发生过。萧平旌帮着林奚处理药材,排解心愁。他在琅琊山上没少做过这活,倒也顺手。萧平章忽然来到济风堂,劝他回家。萧平旌坦言,他其实是害怕萧平章生气。萧平章笑称他怎么会生弟弟的气,把他拉回了家里。

乾天院内,墨淄侯面色清冷,质问濮阳缨还要久才能准备妥当。濮阳缨请他稍安勿躁,引线埋得越深,效果才越好,待到时机成熟,他定能利用莱阳太夫人所留下的遗书,让萧元启成为藏在大梁内部的一枚毒刃。

皇宫之中,长林王萧庭生和皇帝商议起萧元启的处置办法,萧庭生判断萧元启并不知他母亲的罪行,皇帝也以为然,他觉得萧元启年龄尚轻,也是可塑之才。不过萧庭生却还是提醒皇帝,萧元启父亲之事,皇帝觉得,萧元启应该无从得知其中内情。

东海使团此时已经临近帝都,皇帝因为墨淄侯大闹的这一场而烦心不已,对使团也有些迁怒,询问长林王,墨淄侯还有没有胆量面圣。长林王觉得这东海使节该是不敢承认墨淄侯来过大梁。一切如他判断,东海使团入帝都之时,并没有墨淄侯的踪迹。萧平章却对墨淄侯留下的字条产生了怀疑,既然墨淄侯已经打算要走,为何要留下字条。他判断,墨淄侯故意这样做其实是为他并没有离开大梁而欲盖弥彰。萧平旌提议,帝都之中,能让天下第一高手感兴趣的地方并不多,只要加强防范便是。萧平章提醒,萧元启的莱阳侯府也该注意警戒。

萧平章的判断向来极准,这次也不例外,墨淄侯果然如其所料,只身来到莱阳侯府,那些巡防营的普通官兵自然是毫无察觉,萧云启眼见侯府之中突然出现陌生人,立刻和其动起手来,然而墨淄侯何等武艺,视萧元启如幼童般戏耍。萧元启自知不敌,质问其是谁。濮阳缨忽然现身,称墨淄侯是一位能帮助萧元启实现梦想之人。

朝堂之上,百官矗立,东海使节入朝面圣,递交国书,皇帝则故意询问何人是名冠琅琊的墨淄侯。东海使节果然谎称墨淄侯水土不服,先行回国,并未踏足大梁。皇帝略怒,暗言斥责东海墨淄侯太过放肆,东海使节只得承认太放纵,东海国主以后一定严加管教。退朝之后,东海使者依据国书,按东海的礼仪,祭奠了一番淑妃之灵位。荀白水入后宫,安抚他妹妹荀皇后称,东海使者只是依礼祭拜了淑妃灵位,修了个小祠堂,皇后不需惊怪。皇后心情也不错,一个死去七年的幽鬼,终于可以不再放在心上了。

然而其实事情才刚刚开始而已。濮阳缨已经将莱阳太夫人遗书交给了萧元启,萧元启知道,濮阳缨此举无非是想逼他走上和母亲同样的道路。怎奈濮阳缨如簧的巧舌轻易击穿了他的心理防线,成功挑动了萧元启心中怒火和欲望。在精神上,将萧元启操控于股掌之间。仇恨和权欲的种子深深在萧元启的心中扎下根须。

萧平旌来见萧元启,萧元启将母亲的遗书藏了起来,将萧平旌引入堂中给莱阳太夫人上香。萧平旌坦言,他本想帮萧元启找回母亲的尸首,只是家中有事耽搁下来。萧元启心中已然被濮阳缨扭曲,冷冷抱怨受其轻视。萧平旌提醒他先有恶因,才有恶果。莱阳太夫人并非无辜,皇帝的处置并无不妥。萧元启阴阳怪气的称自己没有福分享受帝都荣华,还不如当年就被流放外地,能得善终。萧平旌苦口婆心得劝说,却得来萧元启得怒火。两人大吵了起来,萧元启说起他父亲之死怪在当今皇帝没给留下余地。萧平旌大惊之下,发现此时得萧元启似非他旧日相识。他大声斥责萧元启鬼迷心窍,把当年早有定论的旧案当作权位之争。萧元启大惊之下,才发现自己失言,他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却觉得萧平旌这种不能体会他的孤单和痛苦。此时内官传下口谕,令萧元启觐见。

琅琊榜之风起长林第14集剧情介绍

萧元启入宫面圣,皇帝令人将先帝处置莱阳王的诏书给萧元启观看,萧元启不敢在皇帝面前放肆,并不为其母辩白,然而身为人子,他还是求皇帝能开恩,让他领回母亲的尸首,入土为安。长林王见皇帝心里有气,连忙示意皇帝稍安勿躁,随后提醒萧元启,他母亲祸害嫔妃,危及皇嗣,罪行难恕。皇室宗亲依礼不能为有罪之人安灵。如果非要为其母下葬,就必须断绝宗室联系,抛弃皇族之位。萧元启不知该如何抉择,皇帝替他做主,莱阳太夫人只能薄葬郊外,萧元启的爵位降为三品侯,允许他戴孝三个月,算是相互都做妥协。

皇帝额外开恩,然而萧元启却心中怨恨更浓。墨淄侯来到莱阳侯府,萧元启还以为他是来杀自己的,墨淄侯却称萧元启事关大梁日后局势,性命宝贵的紧。萧元启质问东海国想从他这里得到什么。墨淄侯却傲然称,以目前的萧元启还没有资格和他平等相待,问他目的。萧元启想起墨淄侯评价他的武艺大有可长进的地方,便向墨淄侯求教。

萧元启与墨淄侯之间差距可谓云泥之别。墨淄侯背向萧元启,依然一脚将萧元启踢飞。墨淄侯用言语刺激萧元启,称其父母都是罪人,他在大梁已无立足之地。唯一希望就是跟着墨淄侯好好练武。萧元启以心中怨恨为动力,拼命学武。

萧平旌和荀飞盏说起萧元启的变化,荀飞盏劝他不要想太多,萧元启突遭变故,能否走出来只能靠他自己,时间自然能抹平一切,他相信萧元启定能走出仇恨泥沼。

若是萧元启自己思索,当能调整好心态,然而此时有了濮阳缨和墨淄侯的挑唆,萧云启的内心已深坠恨意的汪洋之中。大梁皇帝派了使节随从回访东海,墨淄侯知道届时必然要面见他,所以不得不离开莱阳侯府。萧元启按照东海那边的辈分称呼墨淄侯为表舅。并向墨淄侯保证,一定勤奋练武,他觉得濮阳缨所说很对,他现在最需要的是实力和耐心,不过墨淄侯纵横天下多年,自能看出濮阳缨所图绝非如他所言一般,提醒萧元启明白濮阳缨和他们两人并非同一路人。

内阁将朝中的驿报送到了长林王府,令萧庭生颇感意外。原来驿报中所载那是北燕使团的名单,北燕国五皇子惠王赫然在列。随行护卫乃是北燕瀚海王的三子拓拔宇,作为翰海剑的传人,琅琊榜上位列第五。萧庭生知道,北燕五皇子乃是北燕皇帝的嫡子,他由此判断,北燕内战的形势,比他估计的还要严峻。琅琊高手也一个接一个的出现,像有人在背后推波助澜,萧平章深以为是,便想叫萧平旌来安排差事,但萧平旌却并不在府内。东海之事结束之后,萧平旌便整天泡在了林奚身边,忽然接到琅琊阁的传信,得知了翰海剑传人,拓拔宇即将入大梁的消息,不过他并不以为意,毕竟墨淄侯这天下第一都已经见识过,第五很难再让他惊讶。林奚感觉,武艺高手自然和朝堂千丝万缕,琅琊阁若只想答疑江湖之事,却很难切割清楚。

濮阳缨也得知了北燕惠王和拓跋宇即将来到大梁,同样得出北燕非常焦急的判断。他将段桐舟叫回了京城待命。

皇帝陪着太子练习射箭,正玩的开心。荀白水却在朝堂求见。皇帝见满园春光,心下欢喜不舍,便叫了荀白水来后宫相见。荀白水谈起北燕使团的事。因北燕五皇子晋封惠王,想让太子也参加与北燕的和谈历练历练,皇帝却以太子尚小拒绝,反而令人长林世子萧平章代为迎接。

内阁将燕梁两国和谈结盟的最终条件送报长林王府,萧庭生对此并不太满意。萧平章提醒他眼下机会难得,不容错过,可以畅言所想要的东西。关外七大马场的人每年都会回到关内送一次年礼,然而其实他们都和濮阳缨暗中联系,濮阳缨觉得京城走向不定,让他们先暗中等待。

次日朝堂之上,荀白水对北燕撤军联姻的条件比较满意,而长林王萧庭生却出言觉得不妥。萧平章向荀白水解释,呈屋山南岭其实坡度很缓,无险可守。所以北燕兵马本就在北岭,其实并没有撤军。皇帝知道北燕不过是想联姻,便称可以在条件上加上一条。萧平章适时提出,大梁军马体型并不雄健,只能靠私人马场进口马匹供给军需,所以打算向北燕索要优良种马五百,在兰州开设官营的马场,由长林军代管。荀白水对军马归长林军代管意见很大。皇帝却直接拍板定下了此事。

濮阳缨得知此事,便找到了荀白水,假意谈起星相之事,称将星太盛,其芒侵犯紫微。其实就是借机暗示荀白水,长林王功高盖主,迟早谋朝篡位。荀白水信以为真,忙问濮阳缨破解之法,濮阳缨借机唤荀白水择日密谈。

萧平章,萧平旌兄弟,通过查阅记录,发现了内阁与关外七大马场之间的秘密交易,才知内阁中一直都在靠着买卖军马,或弄虚作假,或虚报数目,借机中饱私囊。不过大梁的规矩事武官不参证,萧平章要萧平旌不要鲁莽行事。长林王府要克制自己,不能留人口舌。萧平旌见不让用长林王府的名义查,便打算以自己的江湖人名义暗中查探。

荀白水果然密会濮阳缨,濮阳缨以将来太子的局势安稳为由,暗示荀白水私下动作,阻止向北燕索要良驹。他提出假装和谈内容泄露,让七大马场的人以生意被端为由,阻拦北燕使团。荀白水担心北燕与大梁战事再起,但濮阳缨安抚他称,此时北燕自顾不暇,不可能和大梁为敌。

琅琊榜之风起长林第15集剧情介绍

萧平旌一大清早就被叫到了巡防营,他得知七大马场中五家的主事之人,昨夜突然密会,之只是密会内容不得而知。这事从来没有过的事情,而且在这些人并没谈拢,还要再会。

萧平旌将此时告诉了大哥萧平章,萧平章却生气的让他不要再管这件事。萧平旌表示他绝对不会做出格的事,只是晚上偷听马场的人谈话,不算过分。萧平章默许之。

夜里,濮阳缨得知了七大马场商量的结果,马场主事人们决定险中求胜,再郊外狙击北燕使团。他们认为只要打伤了北燕惠王,两国翻脸,和谈自然失败了。濮阳缨鄙夷这些主事人,是群头脑简单的愚人。马场的人得不得手,他无所谓,不过却打算好好利用一下。他有从得知萧平旌已经偷听了马场主事人会议的内容,命令下属计划一下,想方设法让拦截行动,提前一个时辰。

濮阳缨把莱阳太夫人的坟墓所在通报给了萧元启,萧元启得知之后,一身戎装,不顾管家的阻拦。立刻仗剑出门。其实这不过是濮阳缨为了将其引到北燕使团所在的方法而已。萧平旌在他身后带着兵马出发,准备解救北燕使团。却其实晚了一个时辰,萧元启在自己的母亲坟前痛苦不已,段桐舟却突然出现,濮阳缨和他故意提起埋伏北燕使团和萧平旌的事。萧元启猜到,他故意告诉自己,肯定有所图谋。而濮阳缨却称,他是为了让萧元启去给萧平章报信,卖他一个人情。萧元启匆忙离去。一路飞奔到了长林王府,刚巧荀飞盏担心萧平旌,也在王府之中,

北燕使团的车队在少量兵马护送之下,浩浩荡荡的开往金陵城。此次将出嫁大梁的郡主重华也在其中,显得颇为不耐烦。翰海剑宇文拓护卫队前, 却忽然发现了一片人马堵住了去路,正是七大马场的人。七大马场的人表明了身份,要请惠王打道回府,并催马上前讨战。然而琅琊第五绝非这些土鸡瓦狗可以抗衡的,拓拔宇身前剑光一闪,催马挑战的人已经失去了持刀的手臂。而其他人却连他出剑都不曾看见。

萧平旌此时带领大队人马赶到,七大马场的人一见官兵,立刻四散,并向惠王的车驾之内,发出飞镖。萧平旌和拓拔宇均是一惊,立刻前往查看。却见冷面郡主重华悠悠揭开车帘,将她悉数接到那只飞镖扔在了地上。原来这冷面郡主深藏不露,武艺不俗。她与萧平旌四目相对片刻,面色冷峻,露出一副挑衅的神情。

萧元启终于火急火燎的赶到了长林王府,将他见到段桐舟,并认为其要针对萧平旌的事告诉了萧平章和荀飞盏。三人立刻赶往了出事地点。而北燕使团所在之地,段桐舟此刻果然现身出来,不过他并不冲击惠王车驾,而是打伤了几个士卒之后,就转身离开。萧平旌果然中计,派其他人护送北燕车驾,自己则追了上去。段桐舟一路将萧平旌引到了山林深处,俩人在巨木枯之间,来回穿梭,打的难解难分之际,段桐舟却忽然交出了埋伏已久的人马,将萧平旌团团围了起来。

萧平章带着萧云启和荀飞盏赶到北燕使团之后,立刻只身前去寻找萧平旌,只把荀飞盏和萧元启留下保护惠王。惠王听说刚才解救自己的是长林二公子,赞赏其智力超群。荀飞盏不明所以,而惠王却提醒他, 北燕的队伍里少了一个人。

萧平旌陷入围攻之际,双拳难敌四手,一时险象环生,他谎称自认中了圈套,难逃一死,向骗段桐舟说出幕后主使之人。段桐舟却冷冷表示,在萧平旌咽下最后一口气之前,修想套出话来。段桐舟运其幽冥鬼火的掌力,一掌走空,击断了一个高耸的大树。萧平旌腹背受敌,受多人围攻,但却越战越勇,斩杀不少敌人。就在段桐舟打算施下最后一击时,拓拔宇突然半空中杀出,打死几名刺客和萧平旌背靠背站在一处,令段桐舟压力陡增不得不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应对。段桐舟比拓拔宇在琅琊榜上只高了一位,提起了拓拔宇的好胜之心,与段桐舟大战在一处。难解难分。萧平章与萧元启终于带领骑兵,拍马赶到。荀飞盏也随后而至。

合五人之里,围剿段桐舟。段桐舟慌不择路,被堵在一处悬崖边上。拓拔宇见机会难得,便主动和段桐舟单挑,以求琅琊榜的名次变动。两人势均力敌,缠斗良久,不分胜负。最终段桐舟在躲避拓拔宇剑锋之时,失足落下了悬崖。

萧平旌身负轻伤,请来林奚处包扎。萧平章责怪他太过鲁莽。萧平旌解释称,他早就通过讲解段桐舟的掌印,引诱拓拔宇尾随着他,自认并没有危险。蒙浅雪却主动向林奚提起了萧平旌旧日婚约之事,她不知内情,而是向林奚解释称,婚约之期已过,长林王明年就要给萧平旌在找一门亲事,借此试探林奚,林奚细声细语的称此事和她无关,起身告辞。蒙浅雪责怪萧平旌竟不说话,实在太笨。

濮阳缨得知了段桐舟之死,虽面上未表现太过,但其实心里大为震惊,萧元启在长林王府,经过萧平章的开导之后,回到自己家里,拿出他珍藏的母亲遗书,思索再三,犹豫良久,最后还是将其烧毁了。

琅琊榜之风起长林第16集剧情介绍

荀白水忽然来到禁军中找荀飞盏。荀飞盏得到通报,连忙想起身相迎。但随后略一思索,并没主动迎接,而是冷着脸让人把荀白水放进来。他知道荀白水肯定是得知了段桐舟的死讯,荀白水果如他所料,询问段桐舟是否真的死了。荀飞盏却以为昨日的狙击是荀白水安排,对其非常失望。荀白水知道,荀飞盏一直觉得他最可疑。然而他确实是什么都没有做过,荀飞盏固执己见,并不相信他的叔父。荀白水坦言,他和长林王府虽然素有分歧,但绝对没到要埋伏萧平旌的地步。荀飞盏见其语气诚恳,心下终于有些许信任他叔父,便坦言段桐舟乃是主动跳崖而死,询问荀白水对段桐舟幕后之人是否有些许线索。荀白水思索之下,想起了濮阳缨,却谎称没想到什么线索,并没有说出来。临走之时,他派人偷偷告诉京兆府,暗中监视乾天院。

濮阳缨打探段桐舟的死因,他手下的密探却因,段桐舟死亡时,远离人群,身边只有寥寥数人。所以并不能告诉濮阳缨,段桐舟死前经历的全貌。他却称还可以找另一个人问问当时情况。这个人正是萧元启。濮阳缨愤怒的来到萧元启的莱阳侯府之内,萧元启早已猜到了他会前来质问自己。萧元启跟随墨淄侯学武之后实力大增今非昔比,直面濮阳缨也能镇定自若。他称自己知道,昨日他所见的一切都是濮阳缨故意为之,莱阳太夫人曾对蒙浅雪下手,濮阳缨正是为了让萧平章消除对萧元启的厌恶,而搭救他的弟弟萧平旌正是最好的机会。结果没想到非但萧平旌逃得性命,连带还赔上了段桐舟,失去一大助力。

荀飞盏和萧平旌一起查看段桐舟的尸首,荀飞盏知段桐舟所行一切,绝非是为了名利二字,而令他愿意为之献出生命的到底是什么,让荀飞盏百思不得其解。两人在查探段桐舟尸首时偶然发现了他身上的纹绣。萧平旌觉得似曾相识。

皇帝问起,北燕使团被劫之事,长林王觉得七大马场往日有功,不该一并抹去。萧平章也认为朝廷官营军马之事,不是一蹴而就的,旧制的七大马场还需保留。至于如何平衡,可以再行商议。皇帝也以为是。君臣又说起了宁老王爷的身体,皇帝想起这和谈若成,便要联姻。北燕的郡主已经到了,本在宁老王爷的建议下,要许配给莱阳侯萧元启。然而此时的情景却让皇帝不能再这样决定,便询问长林王该许配给谁。长林王却装傻充愣起来。惹得皇帝不高兴。

萧平旌来找林奚,谎称自己的伤口麻痒,怀疑段桐舟掌上有毒。林奚果然紧张的要看看伤痕,随后摆出一脸忧愁的样子,把萧平旌吓了一跳,以为他的伤势真有什么隐情。却没想到,林奚冷着脸称她没想到萧平旌的伤好的这么快。萧平旌见林奚耍了自己一道,却还若无其事的样子,直言林奚真是变坏了,也不知跟谁学的。

萧平章代替太子招待使团,便带着萧平旌一起来探望。一行人一起游了东园,相处不错。皇后得到了消息后,不太高兴坦言现在满朝文武和外国使节,都只知有长林世子而不知有东宫太子了,太子此时又感了风寒,不见好转。

萧平旌对北燕郡主颇感兴趣,只因这位郡主,武艺不凡,该与蒙浅雪相近。此时的北燕使团之中,惠王正在训斥郡主重华不要太过任性而为。毕竟她明日是待嫁的郡主。重华却追忆是小时候,她夺得猎场头名,被父王夸赞,如今没过多久,皇室却已衰微,叛军逐渐做大。感慨先祖铁血之风不存,自己也只能成为一枚和亲的棋子。不过她想到国中乱局,对和亲还是自愿为之,不过是稍加感叹而已。她问起惠王,若和谈成功,他必为太子,对未来的军政大局如何打算。惠王见识深远,知不能解决民生和腐败光凭铁血手腕绝对不行。重华灿然一笑,知北燕有惠王执掌,定能东山再起,祝其心想事成。

和谈初定,北燕愿意付出五百匹种马,不过要分五年交付,萧平章赶紧将这个好消息告诉了他父王。

萧平旌又耗在林奚身边,将重华郡主和大梁皇室中的亭山王世子和亲之事,讲给她听,不过林奚却并没什么兴趣。萧平旌提起,长林王让他参加款待北燕使团的晚宴,他故意直言又不是他娶郡主,借此试探林奚态度,林奚自不会上当。

萧元启偷偷监视乾天院的动静,见到陆陆续续又不少人来到乾天院中,濮阳缨正在院中焚香燃符,大作法事,为段桐舟超度。他聚集了众多的白神教信徒,知道自己的乾天院已被严密监控。便命令信徒将他城外的庄园严密保护起来,在他似在策划行动,不能有失。原来他正豢养一批病人,准备策划一场瘟疫。

宫宴如期举行,歌舞曼妙,引得北燕惠王,不住赞叹。和谈的双方把酒言欢,一片祥和亲近之相。荀飞盏对拓拔宇这种少见的高手非常感兴趣,便主动和其切磋武艺。皇后并没有见人来请太子参加宫宴,非常不满意,内官称皇帝大概是怜惜太子风寒未好,所以想让他静养。惹得皇后勃然大怒。

琅琊榜之风起长林第17集剧情介绍

瀚海剑传人拓拔宇高居琅琊榜第五,此等武艺高强人物来访,荀飞盏怎能忍耐住想要切磋的心情,大梁皇帝欣然同意了他的请求,令两人在宫宴之上比试一番助兴。两人持剑施礼之后,拓跋宇率先出招,身影如风,荀飞盏稳若山岳,沉着应对,一时间大殿之上剑光如电,闪耀四方。两人身形飘忽不定,剑法迅捷凌厉,可谓势均力敌。不过两人只是比武切磋,并非生死相搏,略过了几招便同时收手。这可难住了大梁皇帝,他作为武艺外行哪里分得清胜负。重华郡主却突然站了起来,任性请战,也想砌磋一下。不过她并不打算占荀飞盏连战疲劳的便宜,而是指定萧平旌做对手。皇帝心情愉悦,恩准了她。

重华郡主自信武艺,挑衅得称不会伤了萧平旌,这挑起了萧平旌的好胜之心,他微微一笑起身下场。重华郡主武艺果然不凡,剑法飘飞写意,不过萧平旌显然更胜许多,渐渐控制了局面,两人步伐飘逸,身如旋舞,剑刃交击,声若雅乐,明明持利刃比武,却令人生出观赏美妙乐舞之感,精钢长剑在两人交锋之下,留下无数豁口,可见对抗力量之强。两人越斗越狠,长剑终于经受不住,在最后一次交锋中突然崩断,然而萧平旌的断刃竟不偏不斜直刺入北燕惠王的胸口,让所有人都呆愣当场。

萧平旌看着手中断剑不敢相信,重华郡主飞奔到惠王身边,称惠王为和谈而来,并诬蔑长林王府不愿和谈,故意出此毒手。拓拔宇愤怒得立刻就要找萧平旌算账,幸得被萧平章拦了下来,提醒他冷静。拓拔宇转身求皇帝主持公道,声称此血仇北燕国必将世代不忘。荀白水建议皇帝先安抚为妙,皇帝不得不下令先将闯了大祸的萧平旌押入刑部天牢,容后详查。重华郡主却不依不饶,萧平章只得安抚她和拓拔宇称当务之急该是先安置惠王。拓拔宇扫视大梁众人一眼,又望向惠王,哀伤不已,痛哭失声。

皇后得到萧平旌失手杀了惠王的消息,心中一惊,她本抱怨太子没能参加宫宴,此时却立刻庆幸起来。濮阳缨也第一时间知晓了此事,纵然是平素自负智谋的他,也坦言绝没想到会发生这种事,事发突然,他选择让手下谨慎行事,先打探消息,不轻举妄动。

荀飞盏带领军队将北燕使团住处包围起来,不让他们进出。朝堂之上,有人听了重华郡主的话以为长林王真的反对和谈,皇帝厉声将其呵斥了一番。他认定今日之事只是意外。事发突然令所有臣子都很惊慌,没了处置此事的主意,萧平章只得向群臣致歉,不过他却认为此事并非意外。

萧平旌身在天牢之中,不断回想与重华郡主切磋的过程,忽然想明白了其实是重华故意引导他的招式,才致使他的断剑会杀了惠王,不过他想不明白的是重华郡主的动机。此时他想起之前没来的及看的琅琊阁传书。见到其上写着北燕使团并非同心的提醒,悔恨自己为何不早点查看,铸成大错。萧平章前来看望萧平旌,肯定了萧平旌关于重华郡主的推断。可重华行事隐秘,纵使在场之人也很难相信她是有意而为。萧平章感觉惠王之死,受益的定是他在国内的政敌,而那个政敌之后也定会利用此事大作文章。惠王身死,和谈已然失败,不过萧平章还是劝解自己弟弟不必太过自责,毕竟此事任何人都不可能预料的到。他打算先安抚北燕,把此事平复下去,再做打算。

荀白水来找濮阳缨,说起连段桐舟这样的高手,濮阳缨都能随意驱使,认定濮阳缨比他想象的还要不凡,并判断其介入朝堂纷争,定有所谋,让濮阳缨开诚布公说出目的,不然将断绝和其合作。濮阳缨宣称他之所以这样做,是为了展现自己的才华,而皇帝并不信白神教,他想一展宏图,便选择了扶植新君这条路。荀白水推测他的目标是国师之位。濮阳缨并不反驳,还称长林王也不是信教之人会成为他的羁绊,所以他才会与其作对。濮阳缨判断今日之事,萧平旌虽然会在皇帝和长林王对北燕的妥协之下保住,但遭受的损失和日后可能发生的战事都将挂在萧平旌的身上,让他再难翻身。不过荀白水认为萧平旌不足为虑。因为他觉得长林王府的未来都系在萧平章的身上。濮阳缨故作高深的说道,他们可以一个一个的慢慢来处理。

夜里,萧平章回到家中,告诉其父王,惠王之死如他们判断一般并非意外,但找不到什么证据。不过萧平章不同意皇帝为了保住萧平旌便草率得向北燕退让,因为这等于承认错误,他也看得出此事会在萧平旌的身上留下一生烙印,现在若只单纯的退让,息事宁人并非上策。

琅琊榜之风起长林第18集剧情介绍

萧平章觉得惠王之死的真相虽然在相关利益各方的眼中并不重要,然而却并非人人都会不在意,北燕之内总有对惠王忠心耿耿之人希望探求事实真相,而拓拔宇当是其中之一。于是他便将萧平旌从天牢中带出,一起来找拓拔宇。此时的拓拔宇正跪坐惠王遗体之前为其守灵。他见到萧平旌分外眼红,当即和其缠斗起来。萧平章非但不阻止,还给两人递上长剑,萧平旌立刻施展起当时重华郡主所用的故意切割他手中长剑的招数,两人之间的交锋如同重华与萧平旌之间战斗的重现,拓拔宇手中之剑也同样被萧平旌所断,飞了出去。身为琅琊榜第五的高手,怎会分辨不出来事实真相。拓拔宇确认萧平旌可以证明重华蓄意谋杀,而且还会写在大梁的国书之上,便郑重立誓他瀚海拓拔氏,必不会让惠王平白遇害。

朝堂之上,长林王向皇帝和群臣宣布,惠王之死并非意外而是重华郡主蓄意刺杀,让众人都大为惊骇,询问他可有证据。长林王却只称他相信自己儿子的判断。荀白水借此发挥,说道北燕内乱不会过分追究,而大梁朝廷也做了补偿,此事已然可以妥善结局,长林王不该再深究下去,把此事闹得不可收拾。长林王禀告皇帝,北燕的朝堂分作两派,惠王之死本应令其朝堂掀起翻天巨浪,然而若大梁退让,虽短期内可以平缓事态,却其实是给了北燕一个一致对外的靶子,反倒帮其稳定了局势。如果将重华蓄意谋杀的事写在国书里,定然会让北燕有人信,有人不信,令其朝堂纷乱。皇帝屏退了群臣,只留下长林王商议。他明白萧平章的意思,北燕惠王死后,他的政敌绝对不会再和大梁修好,遂决定国书可以写上重华是蓄意谋杀之事,他知道长林王必有想要去北燕边境的请求,他不打算准允。长林王安抚皇帝称,北燕暂时肯定无力南下,他只是调整战备,并无危险。皇帝拗不过他,只得同意。

荀白水下了朝堂之后告诉等候多时的濮阳缨长林王反对退让的事,并坦言他其实也相信并支持长林王的判断,毕竟北境的战事关系国家的安危。濮阳缨继续以想为太子长远考虑的借口蛊惑荀白水拔除长林王府。不过荀白水并非好糊弄的愚人,宣称他只是要制衡一下功高盖主的长林王府,却从未要将其拔除。

宫中传出消息不再关押萧平旌,萧平章提醒弟弟,虽然此事过去了,但朝堂之上定然还有质疑反对他的声音,让他在萧平章和长林王离开金陵之后小心行事。萧平旌得知父兄为了他又要离开京城,闷闷不乐,他来到济风堂中找林奚诉苦,怨恨自己不该在宫宴比试上轻敌,酿成大祸,并称要留在京城面对一切,他终于明白无论他多想做一个无拘无束的江湖人都不可能实现,因为他的出身就决定了他终究无法得偿所愿。

拓拔宇带着惠王的灵柩和重华郡主回返北燕,萧元启站在城头上目送其远去,感慨人生际遇变化莫测,谁也不能预见下一刻的变化。他感激管家泰叔无论家中发生什么变故都对其忠心耿耿。

夜里,荀白水在家中暗自思索,他对其夫人坦言,自从和濮阳缨结盟之后心中总是不安,但他的妹妹皇后娘娘却对其信任有加,劝也劝不听,让他颇感无奈。濮阳缨得知了长林王和萧平章父子即将远行,而且皇帝也将要离京,神神秘秘的笑称待到他们回京时,看到的必然是一个不可收拾的乱局。他的徒弟好奇心起,窥探他的药材,濮阳缨发现之后,便将药材粉末倒入一口坛中,坛中立刻生出无尽的霜白雾气,濮阳介绍道,这正是夜秦先贤所发明的剧毒,号称霜骨。

长林王父子已经准备好启程,忽然接到了白皮素封的报丧之信,原来是南境的穆王爷离世了。长林王感慨,除了琅琊阁之外,世上还记得穆王爷的人已是所剩无几。不过此刻并非该悲伤之时,长林王只追忆了片刻,便启程离府。临行前叮嘱萧平旌要担起长林王府的重任,并好好养养性子。

济风堂的大夫察觉到京城四周的县中都有人大肆收购白茵草的怪事,便来向林奚汇报,令林奚也大感不解。萧元启一直在暗中监视着乾天院的一举一动,此时跟随濮阳缨的弟子来到了一处秘密山洞,原来濮阳缨一直命人在此处秘密用毒药调制一个带有传染疾病的毒人,不久之后便可采其血液投放到京城之中。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