琅琊榜之风起长林剧情介绍

19-24集

琅琊榜之风起长林第19集剧情介绍

皇宫之中乱作一团,一片火光冲天而起,太子的东宫被烈焰所吞噬,夜空也被染得红彤。荀皇后心系太子,顾不得穿衣便急匆匆得冲向东宫。幸而荀飞盏将太子抱出了火场,太子虽然受了惊吓,却并无大碍。萧平旌也察觉了火情,火急火燎得赶到了宫中,荀飞盏告诉他太子无恙,才让他稍放下心来。荀飞盏却质问他是怎么深更半夜入宫的。原来先帝曾赐给长林王府一块可以不经通报便可随意入宫的金牌。萧平旌正是靠着这块他父王从来不用的金牌才敢入得宫闱。可荀飞盏却责备他不该随意乱用金牌,这种金牌只不过是一种荣耀而已,不可以真的使用,不然不经通报,深夜随便入宫,本身就会让人对其产生各种猜疑。荀飞盏让萧平旌趁没人看见赶紧离开,省得闯下大祸。萧平旌神情郁郁得离开了皇宫。

内廷官员在皇后殿中跪了满地,荀皇后爱子甚于自己的性命,发生了这样的事令她怒不可遏,听官员奏报可能是值夜困倦引起的火灾,便厉声下旨要残忍仗杀所有的值夜宫女。她不顾劝阻一意孤行,还命人不可将此事禀告太子。

次日一早,萧平旌求见皇帝,为当值夜班的众人求情。皇帝得知此事后,略为惊讶,表示会派人去阻止皇后的愚行。荀飞盏正向皇后建议,将太子移驾泰清宫暂居。皇帝命皇后将当值的人送内廷依律处罚的旨意刚好传来,皇后猜到这肯定是有人给皇帝打了小报告。荀飞盏知道定是萧平旌所谓,无奈之下只得承认此事是他说出去的。皇后刚要发怒,濮阳缨却在此时来到。皇后心烦意乱之下,便放了荀飞盏离开。濮阳缨一副慌慌张张的样子叩见皇后,口称大事不好。他宣称自己夜观天相,早见异象,用他那一套神鬼论调对皇后称太子将有大难。皇后本就信奉白神,此刻东宫刚烧成灰烬,令她更是心神大乱,再听得濮阳缨得说辞,顿时吓得不轻。不过濮阳缨讲得那一堆神神叨叨得东西她根本听不懂,让濮阳缨直接说会发生什么。濮阳缨竟然说龙脉将断,太子有性命之忧。皇后听闻大怒,狠狠得抽了濮阳缨一耳光,骂他诅咒太子。濮阳缨连忙称可以作法将太子之劫数转嫁他人,不过若以寻常百姓为祭品需要千百人。皇后有些犹豫,然而最终在濮阳缨巧舌如簧得劝说之下,终于答应了此事。

萧元启发现了上次他跟踪的人,并一路尾随其来到乾天院,可他还是猜不透濮阳缨到底在谋划些。濮阳缨秘密会见了那人,得知人口过千的京西赤霞镇是最合适的地方。不过那人提醒濮阳缨无论他们的计划顺利不顺利,查起来都是易如反掌,届时濮阳缨在大梁帝都便不可能再待下去。不过濮阳缨却脸色阴险的表示他本来就不是来金陵城内谋锦绣前程,而是来复仇的。

林奚来到长林王府,却见萧平旌正在伏案学习,蒙浅雪便与她聊起自己对长林王和萧平章的担忧来,萧平旌却突然插话,惹得林奚很不高兴自己的谈话被偷听,萧平旌却故意调侃她又不是倾诉仰慕之情,林奚生气扭过身去,脸上却是红了。萧平旌向她道歉,她却径直离开了王府,令萧平旌一头雾水,蒙浅雪指责他实在是太笨了。

萧元启又来监视乾天院的的动向。濮阳缨却突然直接出现在萧元启的身后。质问萧元启想知道什么。他将萧元启叫到院内饮茶,提起了莱阳侯府如今的惨状都是由于当年萧元启父亲之死所引发,询问他是否对萧平章的父亲有恨。不过萧元启却称自己不会被濮阳缨的言辞随意蛊惑。他虽心中有恨,却不会因此而怨恨奉旨查办的长林王,但濮阳缨却告诉他,所谓萧平章的父亲并非指的长林王,令萧元启极为惊异。原来路原当年正是长林军左营大将军,掌管十一州兵马,而莱阳王的封底正在这十一州之内,正是在路原的支持之下,莱阳王才能犯下那样的大案。

长林王和萧平章父子将在袁州分道扬镳,长林王带着来到一副极其简陋的坟茔前称此处正是路原之墓,而萧平章竟然上前跪在了这座小小的坟丘之前。原来长林王正是当年梅长苏从掖幽庭中挑选的修习剑阵的三个孩子其中之一,而路原则是其中最年长的一个。当年长林军刚刚创立,三人都参了军,在北境沙场上纵横驰骋,相扶相依,才有了今天这一切。可路原支持莱阳王,对权力贪欲过甚,才最终落得有坟无碑的下场。不过长林王却安抚萧平章称路原最后救下了莱阳王妄图灭口的十七个人证,并为了保住物证不惜自首谢罪。萧平章面对自己亲身父亲的坟茔,失声痛哭起来。他哭完之后,对着坟墓叩过了头。询问长林王既然知道路原所为之事,为何还要立自己为王府世子。长林王安抚其称,长林军的军魂并非在与血脉而在于精神。望着长林王渐行渐远的身形,萧平章心中五味杂陈,说不出高兴还是难过。

而另一边,在濮阳缨的有意引导之下,萧元启又被埋下了仇恨的种子。随即,他派人采了炼制药人的血液,并将其投放到了赤霞镇中,并打算通过朝廷官场干预,在官府能控制疫情之前,尽量不让官府得知此事。夜里,安宁的赤霞镇中,濮阳缨的手下将血液投入了水井之中。

琅琊榜之风起长林第20集剧情介绍

赤霞镇本来一片祥和热闹的景象,却有好多人突然昏倒在了街上。小小的镇子里只有一个医馆,大夫见如此之多的人发热昏倒,都是同一症状,便急忙依照惯例来到京兆尹府上呈文书禀告。随后又来到都城的济风堂求助,一身淡蓝长衣的林奚听闻多例同症并发,觉得此事非同小可,便决定亲自前往赤霞镇查看情况。赤霞镇的病人越来越多,令林奚也不免有些慌张。

京兆尹得了大夫通报瘟疫的文书,却在大夫离开后,直接把文书给撕成了碎片,原来京兆尹李大人是荀白水的门生,濮阳缨早就将计划告诉了皇后,恰好皇帝不再京中而在卫山,皇后便以自己的旨意跟京兆尹打了招呼,并以京兆尹李大人的前程相威胁,让他对此事置若罔闻。李大人为保事情不暴露,便令吴都头带人将整个赤霞镇前后进出之路牢牢封锁起来。

七天之后,濮阳缨窝在自己的乾天院里制造他那些恶心危险的瘟疫之血,并制成了一块血帕让他的徒弟送进了宫里一名女官的手上。萧平旌整整七天都不见林奚的踪迹,遂逼问济风堂里的大夫林奚到底去了哪里。他得知林奚在赤霞镇之后,担心林奚的安危,便策马飞奔闯入了赤霞镇中。濮阳缨得到林奚在赤霞镇的消息,感到有些意外,又询问手下玄螭送来了吗?手下告诉他,玄螭已经全部送到了玄灵洞中,不会耽误他疗伤。所谓玄螭实际上是一种夜秦独有的灵蛇,濮阳缨所炼制的霜骨之毒,在与玄螭之胆同服后,便成了疗伤的圣药,还能帮人增加十年功力。

萧平旌赶到赤霞镇的时候,官府已经解除了对赤霞镇的封锁。林奚极力阻止这种在所有人都可能携带上瘟疫之后解除封锁,让人自由来往的行为却毫无用处。她见到萧平旌后,便将赤霞镇七天前爆发瘟疫,在最需要京兆尹府的时候却被封锁,却又在瘟疫全面爆发的时候撤了路障让所有人可以自由来往的事告诉了萧平旌,萧平旌并没有那么多心情听这些,而是只顾着林奚的安危,要拉她离开。林奚称此次瘟疫病源不明,药品不足,她不能离开。正当两人说话之时,又一位病人倒在了地上。林奚上去查看,但萧平旌见这病实在太可怕,拉起林奚就要走。林奚郑重说道,她自己是大夫,悬壶济世是她的职责,她绝对不会此时离开。并告诉萧平旌此事官府处理很有不正常,让他赶紧回京城通报,再派些人来。萧平旌见林奚决议不走,便表示会直接去内阁通报。

萧平旌飞马奔回京城的途中,忽然见到了他赶回京城的大哥,便将京西赤霞镇的瘟疫一事告诉了萧平章。两人回到京城后,萧平旌直接半拖半拉得将京兆尹李大人押到了内阁里。荀白水大吃一惊,斥责萧平旌怎么敢如此对待朝廷命官。萧平章自门外缓步踏进内阁,质问荀白水可知京西赤霞镇爆发瘟疫,千条人命悬于一线之事。荀白水真心不知道此事,满脸都是惊异之情,他责问京兆尹李大人到底怎么回事,这么大的危机,绝不可能是随便糊弄过去的。李大人却咬定了自己并不知情,没有接到民间医家的通报。荀白水不敢怠慢,连忙命令太医署赶往赤霞镇查清疫情,回禀内阁,并让巡防营加强京城戒备,他作为首辅自非等闲之辈,深知此时的关键就是掌控住大局,京兆尹的事以后查明情况再说。萧平章走后,荀白水便对京兆尹李大人说道,此时该可以说实话了吧。李大人却惊异于荀皇后竟然没讲这件事通报给荀白水。

云姐忽然出现在了乾天院里,濮阳缨还交给她一把短小的剑,命令其见机行事,看准时间再行动。而他自己则称风波将起,该避避风头要离开京城。荀白水得知了瘟疫之事后,便到后宫来质问皇后,皇后支支吾吾不愿多说,在荀白水的逼问下,不得已称此事乃是濮阳缨给太子渡劫施法,让荀白水不要插手。荀白水一听皇后竟然办了如此荒唐事,愤怒不已,斥责皇后太过糊涂,皇后却态度强硬的称一切都是为了太子考虑。荀白水无可奈何,劝她道此次就算是他们两人位高权重,能不能脱身都很难说,质问皇后是否只有京兆尹的李固知情,在得到肯定的答案后,心烦意乱得离开了后宫。然而此事却传来太子晕倒的消息,皇后经受不住惊吓,也昏了过去。

濮阳缨淡然漫步于京城街道上,宣称此瘟疫不但可以耗费大梁的人力物力,而且还能让他们感受到什么叫做炼狱,他命令手下可以随意在京城的井水中投下瘟疫之毒。荀白水以内阁之名令巡防营冲进了乾天院中搜查逮捕濮阳缨,然而濮阳缨一行人早已是人去院空。荀白水此时正在内阁召开会议商讨瘟疫一事,太医与萧平章警告他,赤霞镇已经控制不住了,怕的是瘟疫从赤霞镇传到京城之中。此时京城已经有了嫌疑病例,如果任其发展下去,恐怕京城之内会控压不住民心,全城会恐慌逃走。荀白水赶到头疼欲裂,只得先发书信,通知皇帝暂时不要返回京城。

林奚听闻京城和宫里的瘟疫情况越来越严重,而她自己也有些支撑不住。便急切的让萧平旌带她回京城。京城,宫里,太子也得了瘟疫,病重昏迷不醒,皇后得知濮阳缨跑了,心头暗沉,自责不已。济风堂黎老堂主回到京中,发现京城中的疫情与二十五年前导致夜秦灭国的瘟疫一摸一样。荀白水得知此情后,只得与萧平章商议决定下令封城。

琅琊榜之风起长林第21集剧情介绍

帝都金陵封城之后,众多的百姓心中恐慌开始冲击城门,在与官兵的冲撞之中险些引起严重的民变。荀白水连忙登上高台,高声对百姓劝道,虽然京城内瘟疫横行,然而当今太子还尚在东宫,长林王世子和他这个内阁的首辅也全家都留在城内,金陵作为帝都,绝对会得到上天的垂怜,希望百姓能安心等待,相信朝廷的处理措施。

一番激昂的演说终于暂时压住了民怨。然而金陵城里,瘟疫的情况却是越来越严重。每天患病者不计其数。林奚向萧平旌详细讲解了设立隔离区的必要性,并对内阁能有如此魄力,做出封城的决断略有些钦佩。然而她自己的身体逐渐吃不消了,萧平旌看在眼里,却又知道他说什么,林奚也不会停下休息,直到林奚的身体越来越弱,终于透支昏迷了过去,其实她也早已感染瘟疫。

濮阳缨躲在城外的山洞之中,得知金陵封城的消息,大梁朝廷的动作比他想象的要快。他本以为朝廷内会相互推诿,不敢下决断,不过这也是大梁朝廷能想到的唯一办法。并称当年长林军也是这么对他们的,这次让大梁也尝尝绝望的滋味。

泰清宫中的死难者越来越多,就算京城可以保住,这太子要是出了问题,后果会更加严重。荀飞盏不由得担忧起荀白水来,荀白水比他更清楚后果,不过身为内阁首辅,朝堂的职责是必须放在前头,他绝不能在此时担忧胆怯。

林奚悠悠醒来,黎老堂主为其把脉之后,萧平旌连忙询问病情,不过林奚此时更挂念的事吃了黎老堂主药的病人的情况,黎老堂主告诉她,只有少数人不再咯血,却依然都是高烧不退,并嘱咐林奚现在还是少动思虑,好生歇着便是。林奚却硬撑着求黎老堂主此时不宜求稳,她愿意为黎老堂主试药。黎老堂主见瘟疫肆虐,终于决定兵行险招,下了一味猛药,他的其他学生见了药方,都觉得实在太过危险,但也只得照办。

荀白水因为疫情之事,累的够呛,在案几上打起盹来。太医叫醒了他,将他所要的当年夜秦的档案找来给他。当年夜秦国灾情最严重的夜凌城,幸存者不过三成,荀白水发现幸存之人多数都是幼童和少年,觉得很是诧异。太医告诉他,当年十五岁以下的人很不容易得病,且也非常容易治疗,但不知是何缘由。荀白水对太医宣称他只是为了疫情发展早做准备。但其实他所要寻找的正是濮阳缨的名字,他隐约间已经猜到了濮阳缨的真实来处以及他的真实目的。

黎老堂主用他的新药在林奚身上做实验,坦言如果第二天能退了烧,便可能会熬过此劫难。萧平章提起林奚为何一直隐藏自己的身世。黎老堂主见萧平章已经猜了出来,便坦言称林奚就是那个和萧平旌定有婚约的姑娘。原来,当年她们母女悄悄出走后,正是黎老堂主收留了她们。只是因为林深夫人整个人陷入了执念,受不得刺激,所以黎老堂主才没有通报,而当林深夫人去世之后,林奚自己又不愿意再提旧约。萧平章沉吟片刻,他只希望是上天垂怜萧平旌和林奚自出生便有的缘分,即便是要断,也不要断在此时。

林奚自知她的生命此时存于一线之间,不由得留下两行清泪,便向守在一旁的萧平旌说出了心里话,她曾想过萧平旌的样子,并称不管将来如何,她都很高兴和萧平旌相识。萧平旌不知真相,只能安慰林奚不会有事的。他见林奚病情不愈,痛苦难忍,便在药房中翻箱倒柜后找到一味药材给林奚煮了点水喝。

次日,黎老堂主为林奚号脉之后,一言不发,让萧平旌甚是担忧。萧平章却听闻荀白水曾到府上找他,便急忙来到内阁之中面见荀白水,荀白水将京兆尹李大人的供词交给萧平章,萧平章见此事是濮阳缨策划的,并不觉得意外。荀白水告诉他称,故意在金陵城炮制一个与当年夜凌城几乎一样的疫情,却不图利益,不顾后果,唯一的解释只能是复仇。他推断,濮阳缨该是夜秦国的幸存后裔,所以才会向大梁复仇。但萧平章却提起京兆尹为何要帮濮阳缨,他又不是夜秦人。这正切中了要害,荀白水谎称京兆尹李大人受了濮阳缨的重金贿赂。才酿此大祸。萧平章自然不太相信荀白水的说辞,荀白水只得称这些都是细枝末节,含糊过去。让萧平章好好照看帝都防务,并称既然是复仇,濮阳缨肯定不会是一个人。

濮阳缨正躲在他的山洞里,但由于金陵城封锁过快,他有两名手下,无量和无病并没有及时撤出。濮阳缨深深担忧,因为他知道这两个人曾经被萧元启见过。此时的萧元启正在独自调查瘟疫一事,他已然察觉到了水井的异样,正在挨个探查,却忽然见到了濮阳缨的两名手下,便跟了上去,查出了两人落脚之处。

黎老堂主调整了药方之后,病人本有所好转,却不知为何又突然恶化致死。萧平旌一听此事,心中大惊,连忙奔去看望林奚。他一路飞也般冲进了林奚的房间,见林奚还安稳得躺在病床上。黎老堂主诊脉后察觉,林奚的脉象和前厅的病人相比之下,不尽相同。

林奚的病情好转明显,这却让她和黎老堂主百思不得其解。萧平旌趁机告诉两人他曾经给林奚用一味药材泡过水喝。黎老堂主见萧平旌泡水之物,恍然大悟,之所以药方先好转后恶化,就是因为肺火未解,而萧平旌误打误撞帮了大忙。

琅琊榜之风起长林第22集剧情介绍

黎老堂主施猛药治疗瘟疫,却百密一疏漏了解除肺火导致新药方不见效果。萧平旌误打误撞的为了给林奚煮水止渴,用泡水的小红果解了肺火,不但救下了林奚的性命,也使得新药方终于完美无缺,以此抓药,济风堂内的病人纷纷好转。太医署听得消息,连忙亲自找到黎老堂主,老堂主以经验判断,新药方效果显著,除了体质过弱或者已经危重的患者,十之八九都可以痊愈。太医激动不已,迅速将药方带走,推广开来,一场差一点毁灭整个帝都的瘟疫危机,就此在萧平旌的无心之举有了转机。

萧元启坐在自家的侯府中捏着她母亲的遗书,他暗自发誓自己绝对不会被人当作一个棋子操控,浑浑噩噩的度过一生,他决定要走上一条他母亲连想都没有想过的道路上去。所以先决定来找萧平章。虽然疫情得到了控制,但萧平章还是提醒巡防营绝对不能放松警惕,对京城之中的各个关键区域都要严加防范,他见的萧元启来找他颇为惊讶,知道萧元启定有什么特别的事。萧元启则称有一样东西给萧平章看。

林奚的身体一点点康复,令萧平旌安心不少,不过他还是不想让林奚太过操劳。林奚却知道新药方中最重要的一味药是白茵草,她突然想起之前有人曾大量收购过白茵草,想必此时药房医馆之中定还没有补齐存货。萧平旌听林奚介绍此药草既不稀有,也不常用,没有囤积价值,和林奚一同察觉到其中定有内情。

萧元启原来是给萧平章看了她母亲的遗书。他明言此遗书是由濮阳缨转交,而他母亲当年所做之事,背后都有着濮阳缨的怂恿和教唆。他哽咽着表示,若非濮阳缨的乾天院被查封,他直到此时都不敢登长林王府的大门。坦言濮阳缨之所以交给他这封遗书,就是希望可以像操纵他母亲一样,挑起他心中的仇恨而继续操纵他。萧平章看出萧元启给他看的遗书并不完整,而是截取的部分。萧元启称他没拿出来那些都是她母亲的抱怨之词,他不愿再看第二遍,就都给烧了。他接着道今日并非用濮阳缨给他母亲开脱,而是另有原因,并将他通过跟踪,记住了濮阳缨几个手下的事告诉了萧平章,且其中两人就在城中。此时,萧平旌也报告给他哥白茵草的事,萧平章先略略安排了一下处置方法之后,叫萧平旌和萧元启一道去将濮阳缨的那两个手下捉拿归案。两人来到那两个濮阳缨手下的落脚点,前后堵住来去路。那两名手下还想逃跑,被萧平旌和萧元启轻松活捉。然而还未等他们审问几句,那两名手续下便自杀身亡了,不过萧平旌却敏锐的发现了两人身上的秘密纹身。

太医院经过试验,证实了黎老堂主新药方的效果,这才敢送到宫中。内廷官一路小跑的将方子送到了荀白水的手上,他和荀飞盏听说太子有救了,俱是兴奋异常。皇后坐在太子的床边不知向哪路神仙祷告,但心意定然是虔诚无比,太子在新药方的治疗之下,终于有了好转悠悠苏醒。

白茵草的事确实非常棘手,荀白水将太医署和黎老堂主叫到一处商议,众人算出白茵草存量只能维持控制瘟疫,若要根治瘟疫,还需要在半个月内筹措两倍的白茵草进城才行。然而该怎么向城外求救便成了问题,因为任何人都可能染有瘟疫尚未发作,一但出城将瘟疫带到城外则前功尽弃。此时黎老堂主便推荐他的徒弟杜掌柜,并坦言得过此瘟疫并痊愈的人,便不会再得,更不会传染,,而杜掌柜正是当年幸存下来的夜秦人之一。

萧平旌越看濮阳缨手下的纹身越熟悉,想起他曾经在段桐舟的身上见过同样的纹绣,立即找来荀飞盏和萧平章商量。但萧平章却认为,并不能推断濮阳缨的心腹手下都有这个纹身,不过也可以断定,有这个纹身的人肯定和濮阳缨有所关联。但纹绣在衣服之下,不好排查。荀飞盏和萧平旌还一同觉得这个纹绣在段桐舟之前他们也隐约见过,却想不起来。萧平章劝两人此时还是先以疫情为重,其他的事还没有更多发现之前,就先记下来再说。

有人进入天牢刺杀京兆尹李固,荀飞盏也在此时来查探李固,刺杀者躲在了隔壁。荀飞盏虽然察觉到李固的表情很是怪异,但却没看出更多端倪。就在他思索间,却听到太子苏醒的消息,便匆匆赶回了皇宫。而李固就这样被刺杀者活活勒死,并做成了他畏罪自杀,上吊身亡的样子。

卫山羽林营副统领葛鹏押运五车药草回金陵救济,巡防营放下绳索将药草拉入了城中,躲在山洞里的濮阳缨因为自己的计划失败而恼怒不已。他本以为这个时候城中该时才发现白茵草不够才对,奇怪为何第一批补给如此之快的就到了。他只能幻想着城里的手下能聪明点,早点下手,却不知那两人已死去多时了。

补给药草送到,城中瘟疫终于得到了有效的控制,所有的医馆都忙的焦头烂额,济风堂尤甚。萧平旌对濮阳缨手下的纹身很感兴趣,先让林奚帮忙辨识一下。然而却被对方以太过忙碌冷冷拒绝。萧平章在书上查到那些纹秀原来是墨桢花图案。

荀飞盏得到了李固身死的消息后,对此事深感怀疑,来到天牢详查,却也发现不了什么踪迹。第三批次药草送到,但金陵城还是紧闭不开,濮阳缨的得不到任何消息,不过他现在最关心的却是济风堂里的云姐,并称如果她没有得手,下一步就不好走了。他回忆起小时候的事,原来那墨桢花纹绣正是夜凌学宫的标记。

琅琊榜之风起长林第23集剧情介绍

莱阳侯府的管家阿泰一直跟随萧元启长大,可以说是萧元启在这世上仅存的最亲近之人。不过萧元启却总是隐隐约约的感到阿泰虽然表面上对他恭敬,其实却是在监视他。因为他跟踪了濮阳缨留在金陵城中的两人多日,从未被察觉,但濮阳缨还是清楚的知道他心思未定。于是他便设下计谋,假装将一块玉镯掉入水中。阿泰果然如他所料,脱光了衣服跳入水中帮他捞起。萧元启本以为阿泰可以信任,然而当他把阿泰从水中拉起来时,还是发现了阿泰身上隐秘的墨桢花纹绣。他没想到自己这多年来身边的人都藏有如此之多的秘密,竟然没有一个是他真正认识的,虽然难过的要死,却还是狠下心拔出匕首刺入了阿泰的后背。

萧平旌来找林奚,想让她辨认濮阳缨手下死士的纹绣图样,刚巧林奚去了药房取药。此是云姐叫住了萧平旌称有话要说,萧平旌只得留下了纹绣图样。云姐偷偷拿起濮阳缨给他的匕首,藏到了袖子里,骗萧平旌称她在城里见到了濮阳缨。萧平旌不知有诈便跟着她一起赶去所谓的濮阳缨现身之处。林奚回来后见到了纹绣图样,稍一思索,立刻想起了云姐,得知云姐叫走了萧平旌,暗道一声糟了连忙追了上去。然而她已经晚了一步,萧平旌跟着云姐来到一处小巷,他心急寻找濮阳缨,一时分神警惕性不高。云姐抓住时机,掏出匕首狠狠戳向了萧平旌的背后。

然而云姐千算万算,却不如天算。就在她刺向萧平旌之时,萧平章和蒙浅雪恰巧从此处经过。萧平旌反应敏捷,闪身躲开了致命一击,只划伤了臂膀。蒙浅雪抬手一镖打落了云姐的匕首,随后从马上飞身而下,一脚便制服了云姐。此时林奚才匆匆赶到,一把拉开云姐的衣颈,那墨桢花的纹绣就纹在云姐的颈部后面。她推测云姐正是因为萧平旌拿来了纹绣图样之后,林奚肯定会直接指认她,所以才会着急动手。她质问云姐的目标到底是谁,云姐宣称夜凌子恩怨分明,医家对她们有恩,绝对不会加害大夫。萧平旌听得云姐自称夜凌子,想起先前自杀的那两个人也是如此自称,不由得对夜凌子到底是什么意思产生了疑问。

众人将云姐绑了起来押回了济风堂给萧平旌包扎伤口。黎老堂主质问云姐无论她之前是什么身份,但进了济风堂这么多年也该知道善恶是非,为何不肯回头。云姐却称只要身为夜凌子一天,就要侍奉君上,听命于掌尊,是非善恶不是她该想的东西。萧平章虽然查到纹绣是墨桢花的图案,却不知道具体有什么含义。黎老堂主解释道,每代夜秦王都会在皇宫里开设一处别苑作为夜凌宫学的所在。每七年,夜秦都会挑选资质好的幼童,送入学宫中学习。而每人初入学宫时只汶一朵墨桢花,只有通过了层层筛选之后,留下来的人才会秀上双花,不过这个通过率非常低。每一个纹上双花的人就是夜凌子。如此再修习便可直接任职王族心腹亲卫,这在夜秦国中是莫大的荣誉。

当年夜秦国那场瘟疫大灾之时,刚好有一批新的夜凌子出师,可惜大灾中皇室血脉断绝。没有了家国相依的夜凌子只能和普通幸存者一样,无根无业,飘零各地。林奚觉得虽然家国失去,但夜凌子的资质和才能在任何地方都会如鱼得水,为何还要做此等事。此时,云姐却正色道,君上虽死,大仇犹在。掌尊留下了复仇的金令。不过黎老堂主与当年的夜凌学宫掌尊相识已久,相信其绝对不会留下如此荒唐的命令。云姐一听却激动的称,当年夜秦亡国正是大梁重兵封境过。萧平章推断,金令应该就在濮阳缨的手中。黎老堂主提起当年的老掌尊睿智温厚想不明白为何把金令交到太医濮阳缨这样又偏执又疯狂的人手中。

此时的濮阳缨正躲在他的山洞里出神,他用沾有药水的布轻轻擦拭代表他夜凌子身份的双花纹绣,竟然抹去了一半。原来当年他与弟弟同时被选入了学宫之中,然而因为掌尊的阻止,当年的濮阳缨并没有资格成为夜凌子,所以他其实只有一朵墨桢而已。然而当大灾降临之时,他的父母爷被瘟疫夺走了性命,此时掌尊把金令交给了濮阳缨的弟弟,濮阳缨弟弟心性成熟,不愿复仇大梁,但被仇恨蒙蔽了双眼的濮阳缨竟然狠心刺死了自己的弟弟,并夺走了掌尊金令,可惜是云姐所信服的掌尊金令传人濮阳缨却是个冒牌货。

太医署的人找到黎老堂主和萧平章,高兴的称此次疫情已经被控制住了,可以趁机撤销金陵锁城的命令。不过萧平章却觉得太子被精心呵护照管,为何会成为东宫第一个发病的人。萧平旌通过查看云姐的墨桢花纹绣,终于想起来,他曾在服侍太子的女官身上见过。云姐却称她早就给那女官警告,那女官此时也该想尽办法下手。

萧平旌和萧平章飞马赶往皇宫,幸亏侍奉太子的人众多,那女官一时尚未找到下手的机会。荀飞盏得知东宫有濮阳缨的人,立刻飞奔向太子所在之处。幸而那女官下手之际,有内官和宫女挡在了太子身前,用生命的代价给荀飞盏赢得了一点时间。荀飞盏腾空而起,于空中出剑,一气呵成。将那女官刺死在了太子面前。

濮阳缨的手下从东宫和长林王府的动静推断出,他们的行动都没有成功。濮阳缨却称云姐的行动未必没有成功,果然如其所料,萧平旌晕倒在了长林王府。林奚和黎老堂主通过对那只匕首检验,得知其中蕴含的是霜骨之毒。

琅琊榜之风起长林第24集剧情介绍

萧平旌被云姐划伤了一刀,由此中了霜骨之毒,而这种剧毒竟然会在人体中潜伏三日才会爆发出明显的症状。萧平旌毒发在长林王府中,被连忙送到了济风堂。黎老堂主亲自上手也不过只能稳住毒性,他郑重得告诉萧平章,萧平旌已经中毒三日,无药可解了。林奚听得此言,惊得身形一个踉跄,站立不稳。

萧平章更是被弟弟情形吓得发愣,他求黎老堂主一定要救得萧平旌的性命,然而黎老堂主却告诉他,霜骨一旦发作,便已无解,这是事实,现在所能作的不过是尽人事听天命罢了,还让萧平章心中早做准备。

此时的濮阳缨正躲在他的山洞里,准备借助霜骨之毒水和玄螭之胆治疗他的心脉之伤。原来在霜骨毒发之前,服用玄螭之胆七个周天便可以解毒。但也只是解毒而已,并不能直接给人增加功力。若要治疗他的心脉之伤,必须由濮阳缨的徒弟服下霜骨之水,并用玄螭之胆解毒。随后在徒弟体内的药血融合成一处之后,再把血过给濮阳缨便可治好他的心脉损伤。但如此一来,濮阳缨的徒儿就会因为气血败坏而在几个月内死去。濮阳缨徒儿还想求其放过自己,然而濮阳缨却称,他这个徒儿正是他精挑细选出来的,根骨最适合过血给他,本身就是治疗他的病的容器而已。

林奚竟也知道濮阳缨所用的这一方法,但黎老堂主却称此种方法,强夺他人气血,分明就是阴邪之术,医家断不能使用。林奚失望的回过头来,却见萧平章正立在他身后,两师徒的谈话却被萧平章听得真切。他质问林奚什么是玄螭蛇胆,林奚便将整个这一流程的治疗方法和后果详细介绍给他。萧平章听的清楚,不由得倒退了两步,随后冷冷得对林奚保证,萧平旌一定会好起来的并转身离开。

濮阳缨牺牲了他的徒弟,顺利治好了他多年的心脉之伤。他的手下询问他那条备用的玄螭该怎么办。濮阳缨高兴的称对于长林世子来说最可怕的事就是萧平章明明知道有解药,但解药却在他濮阳缨的手里。并阴笑着称,他的目标从来都不是萧平旌,而是长林世子萧平章。此时的萧平章正在天牢中冷冷的注视着云姐。他判断即使是段桐舟这样的琅琊高手都会在被捕的第一时间自杀,而云姐却没有,想必肯定是还有信息要告诉他,而云姐确实如他所料,是濮阳缨故意留下,让他得知全部治疗细节的人,同时还告诉他萧元启知道濮阳缨所在的地方。催促萧平章秘密去见濮阳缨一面。萧平章一面将此事通告给了济风堂,另一边又去找萧元启了解情况。

萧元启告诉了萧平章方向和大体位置,并提醒他称,濮阳缨设下这么大一个局,故意告诉萧平章解药之事,必然有所图谋。萧平章决定要带上荀飞盏和禁军一起回合前往。

三人一同来到城外山林之间。萧元启知道想找到玄灵洞并不难,但濮阳缨做事另有目的,绝对不会把自己的性命搭上,所以玄灵洞定有逃生之途。荀飞盏提议可以将山团团围住。萧平章称,濮阳缨一定会对周围的局势环境有一定的监控能力,如果发现大军围山定然会在合围之前逃之夭夭。那样萧平旌最后的一丝生存希望也就破灭了。所以绝对不能让濮阳缨逃走,围是一定要围的,只是看得怎么围。为了不惊扰到濮阳缨,他们要在濮阳缨得视线范围之外一倍距离,将其团团围住。由于兵力不够,所以萧平章提起了翠丰羽林。荀飞盏提醒他翠丰羽林乃是皇家羽林营,如今圣驾在外,没有御旨根本调动不了这只兵马。萧平章先示意萧元启回避,随后对荀飞盏提起长林王府之中有一块先帝御赐的令牌。提调羽林军乃是先帝御赐的权柄。萧平章准备连夜亲自赶往翠丰率领皇家羽林营的兵马前来围山,便将城外的行动暂托付给了荀飞盏。

萧平章回府取了先帝御赐的令牌,准备独自一人动身,而另一边荀飞盏如萧平章所料,主动给皇帝写了奏折通报此事。他知道动用先帝令牌事关重大,必须先行通知皇帝一声。临行之前,萧平章来看望弟弟平旌一眼。他与蒙浅雪依依惜别,保证这次一定会给京城和赤霞镇遇难者一份公道,绝对不会再让濮阳缨逃走了。不过他也判断出,此次濮阳缨用尽了所有的棋子,强行将萧平旌的生命掌控在他的手里,肯定是另有图谋,比如更大的利益,或者更重要的人。而萧平章很可能就是濮阳缨的终极目标。两人的宿命对决,正面对抗即将在京城外的山林间展开。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