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秦帝国之崛起剧情介绍

1-6集

大秦帝国之崛起第1集剧情介绍

公元前307年,正在加紧东出步伐的秦武王嬴荡出游洛阳,不想神武有力的秦武王竟因举鼎绝膑而亡,秦武王即位四年却并无子嗣,故遗命传位于远在赵国为质,同父异母之弟——嬴稷

然,此时先王虽薨,新王却远在千里之外的异国他乡……

在秦国的蓝田大营内,已有人奉甘丞相之命前来求见秦右相嬴疾,悉知此事,嬴疾颤抖的双手泄露了他并不平静的内心,秦国此时内忧外患,嬴荡已薨新王却在他国为质,倘若此时走漏了消息,后果不堪设想。

权衡之下,嬴疾命信使带口信于甘丞相,委托其在先王嬴荡遗体运回咸阳后密不发丧,封锁一切消息,而他则加紧迎回新王嬴稷。同时传令蓝田大营从此刻起无他亲令任何人不得出入,违者斩,并着将军白起进账听令。

嬴疾悲痛扶案,但他并没有太多的时间用来悲伤,秦国值此生死存亡之际,他肩上有着更重的担子,此时,士兵通报白起已到,嬴疾收起伤悲正色问白起道:我知你与魏冉是至交,但不知到何程度?白起略显诧异,但很快回道:生死之交。

听闻白起如此回答,嬴疾略松一口气并告诉白起秦王嬴荡在周王畿归天,白起大惊失色,待要细问时,嬴疾阻止了白起并要他谨记接下来说的话:先王已立芈王妃之子嬴稷为新王,并且甘丞相已扶先王灵柩回咸阳,但新王尚在他国,纵使先王驾走得再慢恐是也要赶在新王之前进入咸阳,为此,王驾入咸阳后要以病重为名,将梓宫暂停静泉宫,待新王入秦后,由新王扶柩发丧,但此事事关重大,须由信任之人前去迎回新王,而这个人就是白起和魏冉,并让白起带十六字给魏冉:严守死讯,密迎新王,新王不归,梓宫不发。

事态紧急,刻不容缓,白起得知秦疾安排后,马上去见了魏冉并将十六字带给魏冉,魏冉没有任何犹豫表示会马上出发前往赵国迎回新王,然迎新王回秦毕竟危险重重,随时可能发生新的变故,可谓九死一生,魏冉请白起看在相交一场的份上照顾他的姐姐也就是秦王妃以及嬴稷,白起郑重应下。

很快,白起就以秦国使臣的身份来到赵国邯郸觐见赵王,而另一边魏冉也同样以使臣的身份去往燕国蓟城觐见燕王。

话分两头,白起终于见到秦王妃芈八子并将事情的前因后果都告诉了秦王妃芈八子,想不到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前一分钟她们母子二人还在赵国为质,而后一分钟却已是秦国的新王,但从她的脸上却看不出更多的情绪,反倒是嬴稷对于嬴荡的去世很是忧伤,芈王妃见此虽也感叹于嬴荡的去世却认为嬴荡以王者之尊去举鼎的行为极为不妥,并让嬴稷引以为戒。

芈王妃见白起已将回秦事宜安排妥当,遂马上进宫求见赵王,而另一边魏冉也说服燕王派出乐毅将军前往赵国做说客,见此情况,赵王要求嬴稷回秦后与赵结盟,芈王妃欣然同意。就这样,在众人或不解或讶异的目光中,他们踏上了回秦的路途。

静泉宫,百官位列,甘丞相按嬴疾之交代,以嬴荡重病为由谢绝一切文武百官的参拜,而思子心切的秦太后魏纾行色匆匆赶来希望可以见到嬴荡,却遭到了甘丞相的阻拦,甘丞相一翻耳语后,秦太后表示不再打扰嬴荡,但心中悲恸,情不自禁流下了眼泪,做为母亲她希望看到自己的孩子,可做为一国太后她也有她的无可奈何。

对于迫切想要回到秦国的秦王妃嬴稷母子而言,这一路虽危机四伏却也是非去不可的,毕竟并不是所有人都愿意嬴稷可以平安回到秦国登基的,在与燕国乐毅将军辞别后,行至秦赵边境时,便遭到了不明黑衣人的袭击,一翻厮杀之后,黑衣人将所有士兵尽数杀害,却发现并没有秦王妃嬴稷二人的身影,这时方才恍然大悟,白天与燕国乐毅将军的辞行,是一场早就准备好演给他们看的戏。

而明修栈道,暗渡陈仓的秦王妃与嬴稷此时已经在乐毅的陪同下来到了秦魏边境见到了魏冉,亲人相见自是分外欢喜,但危机并没有就此解除,乐毅提议秦王妃与嬴稷换上平民装束混在燕国的使秦的队伍中,待过函谷关后,便可脱离险境。

日夜兼程,快马加鞭,看着近在眼前的函谷关,秦王妃感慨良多,终于可以回到阔别多年的故土,她竟有些近乡情怯,这时,乐毅上前请秦王妃及嬴稷藏身于第二辆马车中箱子里,一行人以乐毅出使秦国使臣的身份顺利进入了函谷关。

入关后,魏冉带着秦王妃与赢稷换乘快马直奔咸阳,而其后紧追不舍的追兵眼见甘丞相已然接上了秦王妃母子后,便也只能另谋他法,果然,当甘丞相拿出嬴荡遗诏说立嬴稷为新王时,便遭到了不少朝臣的反对。

原来,路上的劫杀,却是公子嬴壮所为,此次行动失败,他回宫向秦太后魏纾复命,秦太后此人并不是一个醉心权力的人,也并不想对嬴稷赶尽杀绝,当得知嬴稷无事后,甚至还有一丝欣喜,然嬴壮却并不想嬴稷登基为帝,见秦太后态度并不坚决,便以嬴荡尸骨未寒但秦王妃母子却已夜夜欢歌庆祝自己的胜利为由,令秦太后对秦王妃母子恨之入骨,遂同意与他结盟。

秦王妃是一个极具智慧的女人,她并没有急着让自己的儿子登基,而是先召朝臣,言明要先与嬴荡嫡母秦王后为先王订下谥号后,再为先王发丧,告知六国后方行登基之事,而这时经历丧子之痛又被嬴壮挑拨的秦王后怒气冲冲冲上殿来质问秦王妃与嬴稷到底是何居心,但在面对纯真的嬴稷时,秦王后的心又再一次的动摇了。

如今,国内局势不稳,嬴稷虽有先王遗诏,但秦族宗室弟子在嬴壮的带领下,意欲作乱,却也是不争的事实,鉴于现状,秦王妃下令百官提前举行登基大典,令左右丞相知会六国前来朝贺,得知此事的嬴壮却也决定了在同一日为嬴荡发丧……

大秦帝国之崛起第2集剧情介绍

庄严肃穆,群臣朝贺,嬴稷的登基大典还没来得及开始,就被秦太后和嬴壮领着的秦王宗室弟子打断了,他们以先王嬴荡梓宫须先出殡为由阻止嬴稷登基,面对这样的情况,芈王妃并未上前争执,而是平静的看着秦太后表示愿让嬴稷先为嬴荡梓宫出殡后再行登基大典接受各国朝贺,加之此时的嬴稷正是少不更事的年纪,对秦太后亦有一片孺慕之情,而秦太后一心只想嬴荡可以入土为安,见芈王妃母子态度如此诚恳,秦太后终是不顾嬴壮阻拦同意了芈王妃的提议。

先王出殡,新王登基,芈王妃也成为了芈王太后,与秦太后一起接受各国朝贺,此时韩国特使觐见,言明由于秦韩两国互相毗邻,而此时楚国却围困韩国,而韩亦多次向秦求援,秦却不予理会,倘韩国被楚国攻破,那于秦国而言亦是有弊无利,秦太后此人并无政见谋略却有着女人特有的心软,听闻韩国特使此言,便欲承诺出兵援韩时,却被芈王太后打断,她以豪放的言语以床弟之事打比方,告诫韩国特使,若无好处便要秦耗费人力、物力、财力相助韩国,这是绝无可能的。

但芈王太后此翻豪放的言论却被秦国宗室视为妖言惑众,尤以嬴壮为首,想让秦太后以此为由助他荣登大宝,秦太后劝他以秦国为重,但嬴壮言之凿凿,以恢复王室正统为出师之名,说服秦太后助他。

制订好计划的嬴壮一行人,先让秦太后以给嬴稷行加冠大典为由说服芈王太后同意嬴稷在静泉宫行冠礼,而嬴壮却令齐魏韩三国陈兵函谷关外,初一听到这一计划,秦太后大惊失色,她同意助嬴壮的初衷只是为了秦国,而引外敌入关这样有伤国本的事,她是万万不能同意的,可嬴壮却是一副踌躇满志的样子向秦太后保证这三国不是外敌而是友邦,随后还为嬴稷定下三处必杀计,一为静泉宫酒宴,二为去往咸阳宫的路上,三为咸阳宫内,并命嬴雍、赢和、嬴槐分列三处进行劫杀。

已然觉得自己胜券在握的嬴壮将嬴稷同母异父的兄长芈琰带到秦太后面前,这时的秦太后才知,嬴壮已与义渠王联手,而芈琰此次前来便是协助嬴壮的,秦太后不忍芈琰身陷险境,要求芈琰速速离去,却被嬴壮阻止,秦太后心如刀绞,芈琰虽非她的亲子,却也是她看着长大的,犹如自己的孩子,如今却要做如此危险之事,而最悲哀的是,她也参与其间,偌大的宫殿中,虽然繁华却也空旷,红烛摇曳,没有丈夫也失去了孩子,秦太后麻木的播动着琴弦,不知今夕何夕,此时嬴稷却赶来看望秦太后,看着亲近自己说要替嬴荡照顾自己的嬴稷,秦太后内心无比的挣扎,丧子之痛令她既憎恨芈王太后母子,却又在面对纯真的嬴稷时令她无地自容,不知如何选择。

转瞬到了冠礼那日,秦太后在心神不宁中步入静泉宫,原来不止秦太后要设计芈王太后,芈王太后也同样等待着这样的一个机会,并且一等就是三年,在知晓了秦太后他们打算动手后便将计就计调换了杯中的毒酒,芈王太后本想送秦太后上路,不料芈琰突然冲出,夺走了秦太后和芈王太后手中的酒杯,在两位太后的哭喊声中将杯内的酒全部饮下,自知命不久矣,芈琰提出要教嬴稷义渠剑法,却在嬴稷与他比剑的过程中设计嬴稷将他刺死,芈王太后悲痛欲绝,冲下去抱着芈琰痛哭不已,而一边的嬴稷亦是泪流不止。

悲愤的芈王太后将秦太后推倒在地,责怪她害死了自己的儿子,殊不知秦太后早在芈琰身死之时就已生无可恋,在与芈王太后的争执中举刀自尽,同时另一边由魏冉带队,将嬴壮等人抄家灭族,却不想一个小小的孩童在一名宫女的帮助下躲过一劫,而这一切都是瞒着嬴稷的,而嬴稷也顺利登基,但芈王太后性格上的强势也造就了她与嬴稷日后的嫌隙。

大秦帝国之崛起第3集剧情介绍

楚王被嬴稷骗来武关,要见嬴稷,却被嬴稷传令以藩王之礼方可觐见,楚王听闻,大骂嬴稷卑鄙无耻,楚王毕竟年事已高,一翻责骂下来体力不支摔倒在台阶上,这时嬴稷出来,将楚王迎进殿内,原来,嬴稷想要楚王国内的鄢郢二城,楚王听闻怒不可遏,对着嬴稷又是一翻大骂,嬴稷无奈,遂将楚王软禁章台。

但嬴稷此举,芈王太后并不知情,恰逢此时,芈王太后与嬴稷的王后行走于后宫,偶听嬴稷的二位弟弟提起此事,嬴稷的王后一时情急便动了胎气,毕竟,楚王乃其亲父,如今却被自己的丈夫软禁,由不得她不着急。

芈王太后一边安慰秦王后先稳住身体,一边向她保证必会将此事调查清楚,很快芈王太后传各重臣进宫,欲解决此事,她并没有急着去责怪嬴稷,而是先去章台看望楚王,还未进门,便听到了楚王的阵阵谩骂,见楚王情绪如此激动,芈王后反而没有急着进去。

在另一间屋内,芈王太后一语道破嬴稷的真实目的,并非是楚国鄢郢二城,而是以此为由绝楚联齐,在芈王太后看来,此事并非不可为,但嬴稷此为却未必可达到他的目的,她深知若她直言反对,嬴稷必听不进劝,故让穰侯发表意见,穰侯分析时下利弊,冒然软禁楚王以期达到绝楚联齐之势,未必会如嬴稷所愿,倘若楚王不走或楚王利用舆论造势,那很有可能不仅达不到联齐的目的,反而会腹背受敌。

这时的芈王太后意识到嬴稷此举虽是他作为帝王的决策,却也显出他的冒进,而她的二子三子在面对这样的重大情况时却毫无自己的主见以及作为臣子该对帝王做出的规劝,遂决定让他们各回封地,若治理好封地后,三年内方可回来。

同时当着嬴稷的面告知白起,当初他护送他们母子二人回秦,便有生死之谊,若往后嬴稷再有不当之处,自起当承担起劝告之责。

权衡利弊之下,芈王太后决定去见楚王,平息楚王之怒,并对外宣称楚王与秦王于武关相谈甚欢,不欲让外界知晓嬴稷软禁楚王于章台之事,但楚王此人虽糊涂一辈子,这时却是格外的清醒,他表示若秦国不肯割让两座城池给他, 他便不会离去,芈王太后对楚王如此提议大为不满,但却不动声色,而在门外的嬴稷对于芈王太后的忍让却不以为然,他深感若要绝楚此举并无不妥。

在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一直被软禁的楚军终于找到一个机会,逃出二人,嬴稷得知后,虽心有不甘却也知这是避免不了的,很快,逃走的楚军将楚王被软禁章台的消息带回了楚国,但这时的楚国内部却也是风云变动,楚太傅率人去奔齐国而去,直言楚王病逝,欲立在齐国的芈横为新王,请齐王允许他们将人带回楚国。

齐王并未马上答应楚太傅的提议,着他可先去见芈横,却独留下薛公与苏秦,苏秦此时提议可以此为条件让楚国割让淮北二百里之地,但薛公却极力反对苏秦如此趁火打劫的提议,与苏秦相比,薛公此人为人正直,最是看不惯苏秦此等作为。

同时,楚国兰公子到秦求见芈王太后,说明楚太傅去齐之所做所为,请芈王后助他夺回楚国,而一同得知此消息的嬴稷也不得不佩服楚太傅此计确实釜底抽薪,让他软禁楚王以绝楚的计划功亏一篑,果然是姜还是老的辣,事已至此,芈王太后也决定相助兰公子,并以此事为契机,将兰公子与老楚王一同送回楚国,平息此事。

大秦帝国之崛起第4集剧情介绍

楚国太子芈横虽有太子之头衔,却无甚大才,虽知楚国太傅假传楚王死讯来齐接他回国接任新王,却连穿孝衣做戏给齐王看的心思都没有,还是楚太傅慎子一再劝诫之下,方才披上孝衣去见齐王。

待到宫中时却发现接见他们的并非齐王,而是苏秦,苏秦此人为燕人却在齐国效力,楚太傅慎子怕苏秦不能代表齐王意见,几翻试探之下,苏秦表示他所言可以全权代表齐王意见,这时芈横和慎子方才放下心来,苏秦此人巧舌如簧,几翻言语下来,先是表明齐王愿无偿相助芈横回国,后又表明楚国该知礼数予以回报才是,遂提出放芈横后要淮北二百里地,芈横听闻拍案而起,不肯成王之后便割地,但苏秦以回国的相诱,迫使芈横痛下决心割地回国。

随后齐王到来,苏秦表示楚国太子愿送淮北二百里地做为对齐国的回报,但其实这一切都只是苏秦对齐王的献计,齐王听闻薛公田文之言不愿做那卑鄙小人,却又对淮北二百里地志在必得,故让苏秦出面做此恶人,而他坐收渔翁之利。

而兰公子也在芈王太后和嬴稷的安排下如愿见到楚王,他将楚太傅在齐国的所做所为告知了楚王,本以为楚王会马上回楚,阻止芈横,却不想楚王因对秦恨之入骨,宁可让楚国另立新王,也不愿回楚,兰公子心灰意冷之下又见了芈王太后与嬴稷,芈王太后表示愿助兰公子成为楚国新王,可惜却晚了一步,芈横已然回楚并着手登基。

公元前299年,芈横登基为王,齐国以贺喜为名前往楚国讨要淮北之地,芈横大怒,遂与众大臣商议对策,此时朝堂之上形成三种意见,一为固防,二为求援,三为献城,思量之下,芈横决定求援秦国。

芈横此举,令齐国王宫内的齐王亦是大为震怒,也因此加深了与此前本就反对他们这么做的薛公田文的矛盾,一翻唇枪舌剑,齐王将田文赶出了王宫,却不想此时郁郁不得志的田文却被嬴稷派来的说客说动,并前往秦国为相,原来嬴稷早有让田文来秦为相之意,只是苦于一直没有机会,未曾想,齐王此时自断臂膀,反倒给了嬴稷可乘之机。

若说嬴稷对于田文,是真心惜才爱才,知晓田文肯来秦,便一早等在宫门外亲自迎接,并于朝堂上宣布田文为丞相,并开丞相府,喜悦之情溢于言表。

但芈王太后却一心想让穰公魏冉成为丞相,见嬴稷心意已决,且已将田文接来秦宫,事已至此,也只能另谋他法,当嬴稷满怀欣喜的带着田文来拜见她时,她已与魏冉准备好了一场演给田文的戏,明面上她与田文相谈甚欢,甚至还对田文带来的门客鸡鸣与狗盗二人也表现得格外欣赏,而这时魏冉让人抱着一撂竹简出现说是军政要务请芈王后处理,芈王太后先是表现得不以为意,让人先放一边再行处理,这时内侍突然摔倒竹简掉落一地,而当鸡鸣狗盗二人想上前帮忙捡起竹简时,却被内侍快速的捡了起来,二人面色略显凝重,经此一插曲,众人也没了相谈下去的心情,芈王太后特意当着所有人的面让嬴稷今夜在静泉宫住下,并让内侍将军政要务的竹简送往嬴稷住,果然,鸡鸣狗盗二人记住了芈王后的这翻话。

告别了嬴稷与芈王太后的田文领着他的门客回到丞相府,对于嬴稷的看重,他内心甚是欢喜,尤其是经过齐王之事,他更加觉得嬴稷才是值得他辅佐的明君,但他门下的门客却对芈王太后颇为微辞,觉得田文此翻为相,芈王太后与魏冉必不会善罢甘休,特别是今晚内侍掉落的竹简,恐对田文有诸多不利,但田文却认为他既以真心认嬴稷为王,必会全心全力辅佐,就算魏冉心有不甘,又能如何?

这时,在一片黑暗中,一双眼睛却警惕的注视着宫中的动静,当听到巡逻的士兵说到秦王今夜在静泉宫时,他毫不犹豫的向着那个方向飞奔而去……

大秦帝国之崛起第5集剧情介绍

深入潜入静泉宫的狗盗拿起竹简粗略一看后便放了怀中,正待离去时,突觉不对,回头一看才发现嬴稷就坐在一旁,而且四周已被士兵围住,嬴稷不免有些失望问狗盗可是田文派他前来盗简,狗盗慌忙否认,言明一切都是自己的主意,这时,芈王太后出来直接告诉嬴稷此事却不是田文所为,乃狗盗想讨好田文妄自为之,但田文也确实想知道竹简之内容,所以她将竹简留给狗盗并带回去给田文,更言明今日不杀狗盗不为其它,皆为嬴稷爱才田文。

芈王太后的智谋再一次的显露无疑,看着失望无比的嬴稷,芈王太后直言田文毕竟不是秦国人,此事虽不是他所为但却是他所暗示而为,一个心不在秦国的人任秦国之相,乃国之祸事,更遑论嬴稷还打算将田文引以为至交好友,这是芈王太后绝对不允许的。

而嬴稷的内心也陷入了天人交战之中,一方面他也对今晚的盗简事件心怀失望,一方面却相信田文一贯的为人,他不知该如何抉择,面对芈王太后在耳旁的喋喋不休,他不甚疲累,故以需要休息为由结束了这次的谈话。

这样的一个晚上,对于嬴稷而言是难熬的,他想着芈王太后之前对他说的以竹简试探田文之策,更想着芈王太后所言的齐国种种,而身为齐国之人的田文又怎可独善其身,更别说当年的齐国入燕奸淫掳掠,而当时身为齐国之相的田文怕是也难辞其咎,可另外却还有另一个声音告诉他,田文此人忠诚不二得田文此人定可强我秦国,嬴稷就这样纠结的度过了一个晚上。

第二日在田文的府上,狗盗将拿来竹简送至田文手中,还不待细看,魏冉却领亲兵上门言明在秦国丞相府是必须派兵驻守的,田文不愿陈斥魏冉他虽知来秦必有人不满意,却不想魏冉会如此明目张胆,魏冉当仁不让告诉田文若想要撤兵必须嬴稷发话。

田文二话不说带着一众门客去见嬴稷,却在宫门口被拦,田文说务必一定要见到嬴稷,门客遂一边去往老楚王处请老楚王出面,一边又在丞相府内打砸,甚至提出可通过嬴稷的宠姬唐 八子来达到见嬴稷的目的,嬴稷闻言心知不见田文怕是不成的了,便起身前往丞相府去见田文,二人见面却并无嫌隙,嬴稷答应会尽快撤走丞相府内的重兵,更将肺腑之言说出希望田文助他抗拒芈王太后,并除掉魏冉,保全大秦基业,田文应允。

已然得知田文在秦为相的齐王此时却是分外不满,但苏秦却劝道,田文离开齐国对于齐王的声望是有好处的,这样齐国的人便不会再只记得齐国的田文却不知齐国的齐王,而且芈王太后一心要扶持魏冉为秦国丞相,田文此去秦国未必会有多么顺利,齐王听闻后方才觉气消了不少。

另外一边的田文在府上正看表演,一名魏丑夫的六岁稚童表演生动,田文大喜之下重赏魏丑夫,不想魏丑夫却哭着告诉田文恐有性命之忧,待细追问之下方才得知魏冉当夜便会派兵火烧丞相府,田文将消息告诉一众门客,门客建议田文速速离秦,但田文仍打算再做最后一搏,他让狗盗去将之前送给嬴稷的雪狐皮偷来送给唐八子,但这一切其实都在芈王太后的预料之中,最后这张雪狐皮也仍然放在嬴稷的桌上,嬴稷的面色有些难看,但芈王太后见赶走了田文,心情却甚好。

凭着嬴稷托韩聂送到田文手中的出关令牌,田文顺利回到了齐国,一见齐王田文便以秦国外戚当道为由让齐王联合魏、韩两国合纵讨秦,并承诺事成之后所得皆献于齐王,齐王欣然同意,田文走后,苏秦却告知齐王此举是错上加错。

大秦帝国之崛起第6集剧情介绍

苏秦了解齐王并不是一个心胸宽阔之人,而今齐王同意让田文领兵与魏、韩合纵伐秦只会使田文声望更胜从前,这对于齐王来说并不是一件好事,齐王听闻苏秦所言亦是心有不甘,但苏秦很快献计齐国可在田文伐秦之时去伐宋,借此使世人不再过多关注田文之举,并且宋国资源丰富又无他国会支援,此一出兵必胜,齐王听后大喜过望遂决定让苏秦领兵伐宋,并承诺会将大部分齐兵派于苏秦。

而另一边终于将田文赶回齐国的秦国国内,却因为老楚王的迟迟不肯离去而无比烦恼,芈王太后知道如今楚国的新王怕是不想让老楚王回国,但长此以往,老楚王的存在必定会为秦国带来灾难,魏冉提议让嬴稷王后叶阳去劝老楚王离开。

很快,叶阳带着孩子去拜见了老楚王,哭着告诉老楚王芈横病重怕是时日不多,老楚王心挂爱子当下就决定要回楚国,但叶阳又说芈王太后怕是不会让老楚王离秦,毕竟当初的事情,秦国并不希望老楚王到处乱说,老楚王震怒但表明只要肯让他回去见芈横,当初的事情他可以不说,叶阳见时机差不多表示可以私下放走老楚王,但老楚王怕连累自己的女儿,便打算以高官厚禄诱使身边的宦官送他回楚。

思子心切的老楚王并不知道这一切其实都是芈王太后和魏冉的计策,他很快便顺利的出了秦国并到了楚国的边城,本以为出示信物后便可入城的老楚王无论如何也想不到楚国的士兵居然会直接关闭城门,还直言他这个老楚王是假冒的,这时的老楚王还以为芈横重病楚国内部恐有变数,一心想着通过赵国的赵主父回楚,却不想,是芈横不想他再回楚而绝了他的后路。

身体日渐虚弱的老楚王一路周车劳顿的赶往赵国邯郸,本以为可以见到赵主父却不想被赵国的奉阳君李兑拦了下来,他偷偷去老楚王的暂居地看望后,发现老楚王已经是病入膏肓,不想多生事端的他下令将老楚王送离赵国,无处可去的老楚王一路辗转来到了魏国,这时的准备合纵伐秦的田文刚好也在此处,见到命不久矣的老楚王,田文心生一计让人将老楚王送回秦国,若老楚王死在秦国也正好给了他们伐秦的出师之名。

芈王太后听闻老楚王居然又回到章台后大惊失色,连忙赶去看望却发现老楚王已是回天乏力,唯一的遗愿便是归楚回家,事已至此,芈王太后答应让自己的儿子扶楚王灵柩回楚,消息传回楚国,朝堂之上芈原慷慨陈词言君之不贤,但刚愎自负的芈横却听不进去,并将芈原流放沅湘。

没有多久,魏冉便收到魏国密报,田文已联合魏、韩合纵伐秦,并且老楚王也是田文送回秦国的,而这也给了田文出兵秦国的借口,得知此消息的嬴稷内心是不愿相信的,此时的他虽已成年,但军政大权却在芈王太后和魏冉手上,他迫切的想要真正的独立,不惜任田文为相,但若论政治谋略及手段却始终不及自己的母亲,而今时今日这一切,便是最好的证明。

田文率领的三军很快攻向函谷关,前线战事吃紧,不须多久,田文便攻下了函谷关继续向前进发,百姓流离失所,生灵涂炭,嬴稷痛心疾首,想到自己母亲曾经说的话和嬴疾当初对他的劝勉,嬴稷放下心结豁然开朗,当即向芈王妃和魏冉请罪,并任命魏冉为丞相,即刻带国印前往函谷关。

网络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