蜀山战纪2踏火行歌剧情介绍

1-6集

蜀山战纪2踏火行歌第1集剧情介绍

  

  荒草丛生的野外里,一长发如瀑、清秀绝俗的少女正追逐着一片白色羽毛。忽然间,一抹风度翩翩的白衣少年郎背影出现在了少女面前,少女想窥得少年郎面容,却在关键时刻睁开双眼。原本,这一切皆是少女的一场梦,少女梦醒后因没有看到少年郎面容而懊恼不已,两颊泛红。

  少女名唤余英男,家中有一母亲与一兄长余英奇,她的脖颈处因年幼时的事故而留有一粉色伤疤,小时候的记忆也随着事故而失去。适逢余英男生辰,她许下的生辰愿望便是想要遇上她梦中的少年郎英雄,看清他的真面容。换过生辰新装后,余英男端着一盆冷水来到赖床不起的兄长余英奇面前,直泼向他。余英奇被惊醒,兄妹两人如欢喜冤家般,纠缠拉扯在一起,幸亏余英男母亲及时赶到,阻止两人。

  余英男生长于小村村,小村村座落在人杰地灵的蜀山脚下,因蜀山三年没有招生,余英男家中的客栈生意冷清,村中多人转向制伞为生。小村村人数不多,但大多数人皆与余英男兄妹二人交好,而与余英男最为玩得来的要数好友萧琅。

  这日,小村村的赌馆里,一外村彪壮大汉前来找逢赌必输的萧月,欲与其一较高下。萧月醉酒熏熏,却在听到赌博二字时精神抖擞。一连几局下来,萧月赢得不少银子,却输掉了至关重要的最后一局。正在萧月心中慌乱之时,长相俊朗的萧琅抱着白兔进赌馆寻找父亲萧月,萧月利用兔子拖住大汉,自己则慌忙扛着儿子跑路。为了躲过大汉的穷追不舍,萧月想躺地装死却被识破,最后换得一身伤痕。面对萧月的情况,余英男等人早已司空见惯。

  余英男生辰,村中好友纷纷送上贺礼。余英奇本为英男精心准备贺礼,可看到英男十分喜欢萧琅所送的小白兔,他只好暗自收起手中贺礼,谎称自己并未准备,随手拿了一只乌龟送给英男。这时,王惊雷王大叔脸色阴沉前来唤余英男母亲前去打猎,英男想一同跟去,可其母亲却以黑木林有许多邪祟之物为由拒绝了英男。一时间,萧琅随萧月回去,英奇也跟着母亲外出打猎,整个客栈只留下郁闷的英男一人。

  黑木林诡异重重,一片阴森,英男母亲与王惊雷一行人进入一处冰坛中,与早已等待在冰坛中的几位族人进行守护者祭奠仪式。原来,余英奇与其母亲等人皆是身怀丹火的火黎人,火黎人因赤魂石常期饱受丹火折磨,只能靠冰坛中的寒冰暂缓体内的灼心之痛。为了生存,火黎人祖先救助库藏万卷、洞悉天机的璇玑门,璇玑门将上古神兽火凤赐予火黎人,火凤每隔二十四年便会挑选出一个守护者,赋予他稳定赤魂石的守护者力量。每逢赤魂石活跃之期,守护者的使命便是牺牲自己的性命去换族人二十四年的安稳,而余英奇便是现任的守护者,他在冰坛之中,以守护者之名祭奠了三年前在那场灾难中逝去的族人。

  三年前并非赤魂石活跃期,可族人们却丹火爆发,死伤无数,世人皆以为火黎一族已不复存。如今赤魂石活跃之期将至,急需守护者运用守护者之力稳定赤魂石,可余英奇却在三年前失去守护者之力。虽然如此,余英奇依旧铭记自己使命,他当着所有族人的面向祖先保证,他必定会竭尽所能,守护好火黎一族。

  与此同时,余英男的小白兔在英男逗弄时逃跑,余英男为寻找小白兔只好孤身进黑木林。黑木林的诡异恐怖令余英男心中害怕,余英男在林中遇见神秘预言女巫指路,可小白兔的影子并未寻到,反倒是一抹黑影妖怪对余英男穷追不舍。余英男摆脱不了黑影妖,正在这关键时刻,一抹白衣胜雪、谦谦如玉的白色身影手持长剑,踏风而来,与黑影妖怪博斗,救下了余英男,他便是苍墟大弟子白谷逸。余英男对仪表堂堂的白谷逸一见钟情,将他认作是自己梦中的少年郎英雄,心中雀跃不已,而白谷逸也再次与卷土重来的黑影妖怪打斗起来。

  冰坛中,王惊雷认为三年前的灾难必是与跟赤魂石抗衡的五行灵牒有关,若是少了五行灵牒与赤魂石抗衡,赤魂石必定会有所躁动,他提议让守护者余英奇去安抚赤魂石。璇玑门曾经预言余英奇是最后一代守护者,这就意味着英奇不但能稳定赤魂石,更能毁灭赤魂石。余英奇知道自己失去守护者之力的失职,他向众人保证他必定会竭尽全力恢复守护者之力 ,催毁赤魂石。正在这时,一个孩童将洞外的小白兔抱了进来,余英奇认出兔子是英男的生日礼物,心中大惊,慌忙跑出冰坛,寻找英男。

  白谷逸与黑影妖怪博斗却占尽下风,余英奇慌忙赶到想带英男离开,可妖怪却盯紧了英男。为了保护英男,余英奇挺身而出,却被妖怪抓住,幸得白谷逸及时出手,余英奇逃过一劫,可余英奇却因贸然动用丹火而导致丹火爆发,忍受着灼心之痛,王惊雷赶来见到这副场景,连忙抱起余英奇赶回冰坛,救下英奇。

  白谷逸与妖怪拼博片刻之后取胜,余英男更是对白谷逸爱慕不已。见白谷逸右手受伤,余英男取下丝巾,温柔为白谷逸包扎伤口并将自己的名字告之,白谷逸为英男指明了出黑木林的方向,两人于黑木林中分别。

蜀山战纪2踏火行歌第2集剧情介绍

  

  余英奇醒过来之后一心惦记着英男安危,得知王惊雷独自丢下英男在黑木林后,余英奇忍着身体上的不适,慌忙跑出冰坛寻找英男。兄妹二人在林中相遇,余英奇将受惊的英男紧抱在怀中并把自己先前准备好的香囊贺礼送给英男,英男见到礼物十分欢喜,可英奇却因体力不支而昏倒在地,幸被赶过来的母亲余美娇和阿土送回家中。

  听到英男焦急的呼唤,余英奇思绪不禁回到三年前。原本,余英男并非是火黎族人,也不是英奇的亲生妹妹。三年前,制衡赤魂石的五形灵牒飞散,赤魂石无端异动,火黎一族皆饱受其害,丹火爆发,悉数自燃。黑木林漫天大火无边无际,一时间火黎一族仿佛陷入人间炼狱,所有火黎族人都遭受着丹火的吞噬折磨。也正是在那时,余英奇丹火爆发,在途经白水潭之时,遇见了从天而降,掉入湖水中的余英男。余英奇冒着生命危险救下英男,并对她产生爱慕之意,可他却无法让英男知道自己是火黎族人的身份,再加上英男失去记忆,余英奇只好将英男当作自己的妹妹来疼爱,埋藏着心中的爱意。

  余英奇醒转过来,见余英男守护在自己的床前,心中动容,他怜爱地抚过自己当日留在英男脖颈处的伤疤,想要与她更亲近,可就在这时,英男却醒了过来,两人又恢复成往昔的欢喜冤家,俨然是一对互相纠缠互斗的兄妹。

  蜀山之上,蜀山掌门长眉与苍墟掌门追云正在观看两派弟子的比武,因追云的得意弟子白谷逸下山祭拜故人甄良,所以最终比武的结果为蜀山的墨不凡胜出。三年前蜀山遭遇重创,整休三年,如今门内弟子空缺,长眉与追云两人决定两派联合,共同招收新弟子,以扩蜀山实力。同时,苍墟灵花的败乱令长眉担忧不已,他深恐三年前梦境之中天地覆灭的情景会现于世间,给世间带来末世灾难。

  三年前,女娲剑忽然异动而出,由伏羲剑化成的五形灵牒也无法再制衡住赤魂石,五形灵牒皆被赤魂石打散。长眉虽想收服住五形灵牒,奈何赤魂石力量过大,他只以女娲剑收服住金灵牒。正在其余四大灵牒飞散重生之际,蜀山脚下的火黎族人遭受丹火吞噬,蜀山率领众弟子下山营救。落仙宫的宫主沙艳红将此次灾难视作良机,她趁蜀山门中无人之际,率领众多弟子攻上蜀山,只为见故人百里流光一面。蜀山弟子损失惨重,长眉与追云联手对付沙艳红,百里流光在关键时刻现身,伤及沙艳红。长眉为天下苍生计,将作恶无数的沙艳红锁于伏魔谷的锁仙泉内。

  蜀山玄音钟与苍墟净乐鼓同时发声,意味着蜀山要开门招生,此消息令小村村众少年们兴奋不已。英男得知此消息,心中激动,她想要与萧琅一同考上苍墟,再见白谷逸。与此同时的冰坛中,火黎族众人暗中商议蜀山招生一事,王惊雷提议让族人混入蜀山,伺机毁掉赤魂石,以解族人们多年来的丹火之苦。英奇自告奋勇,他身为守护者必须要承担他应该承担的责任,同时他也想靠着自己的能力保护族人与自己心爱的人。余美娇担忧儿子安危,她以长老的身份否决了英奇的提议,英奇赌气离开。

  湖边,英奇再次劝说余美娇,他不仅仅是余美娇的儿子,更是族人的守护者,终有一天他都必须踏上保护族人的路途。余美娇深知儿子使命,也不再强求,只希望英奇能够保护好自己。另一边,英男劝说萧琅一同考上苍墟,两人知道萧良不肯让萧琅习武,只好约定瞒着萧良,暗中参加苍墟的考试。

  白谷逸回苍墟,却见到了众师弟们因自己而受罚的情形,他来到克己崖见追云,可追云却因白谷逸擅自缺席比武而大感愤怒,出手对白谷逸行鞭笞之刑,他希望白谷逸能够谨记自己的身份和使命,不要被感情所羁绊。苍墟灵花的衰败意味着苍墟与天下即将面临一场未知的灾难,而白谷逸身负重任。

  夜晚,白谷逸在房中疗伤,悠悠琴声传入白谷逸的耳中,白谷逸来到院中见到了正在抚琴的青囊,自三年前甄良在蜀山大战中身亡后,他已有三年未听到过青囊抚琴。青囊心系甄良,虽然表面从未流露,可白谷逸知晓青囊心中所念,他将自己在甄良墓前拾得的琴弦归还给了青囊,青囊始终不肯相信甄良已故的事情。当年甄良被打落凌云锋,至今未寻回尸身,她心间一直都抱着一丝希望,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话落,青囊将一瓶伤药交给了白谷逸,希望他能够谅解追云对他的严苛,同时,她也注意到了白谷逸手上的伤口。以白谷逸的武功,若是单单祭拜甄良根本就不会耽误比武时间,青囊心知虽略有疑惑,可并未追问,只道出甄良先前便说过白谷逸心思极重,她希望白谷逸能够找人分担下自己心中的事情,不要诸事都压在心底。

  次日,白谷逸紧握着英男为他包扎伤口的白纱布,来到了英男的家中。见英男正在与一群鸡做斗争,白谷逸哭笑不得,暗中相助。蜀山的招生致使客栈生意好转,英男按照母亲的吩咐赶往河边打水,白谷逸暗中跟随。

蜀山战纪2踏火行歌第3集剧情介绍

  

  白谷逸随英男到河边,他本想将丝巾归还英男,不料身后的白衣女巫却暗中阻挠,恰巧英奇来到河边,英男并未见到白谷逸,白谷逸从两人的口中得知英男准备拜考苍墟。

  蜀山苍墟招生一事流传江湖,各地慕名前来的少年都聚集在蜀山脚下的小村村。一时间,小村村热闹非凡,秀才与萧月二人更是使尽看家本领想赚得钱财。这时,女扮男装的齐灵云入住客栈,随后而来的京城贵公子金九九与齐灵云争抢唯一一间客房,两人互不相让,金九九以钱财雇人拿下齐灵云,可齐灵云身手了得,丝毫未伤。客栈的动静吵醒了余英奇,英奇为解决现状,决定将英男的房间让出,当作做客房使用。

  这时,青囊与白谷逸按照追云的命令下山带队,两人将蜀山试炼的规则告诉了众人,明日酉时众人必须凭着光珀手环赶往黑木林,只有通过黑木林试炼的人才有资格甄选门派,成为蜀山或者苍墟的弟子。在场众女子皆被白谷逸的帅气相貌所吸引,英男更是十分欣喜,想要引起白谷逸注意,可白谷逸却神情淡漠,令英男失望不已。

  白谷逸等人开始派发光珀手环,可英男的手环却突然被一鸽子衔走。英男追赶不上险些摔倒,幸亏英奇及时扶住她,而白谷逸则施展出轻功,出手相助,并将取来的光珀手环亲手戴在英男的手上。英男粉颊娇羞,欣喜不已,再一次下决心要考上苍墟,英奇在一旁看到她的欣喜神色,吃味不已。

  英男与萧琅两人手持木剑在院中胡乱比试,被萧月撞见。萧月十分气愤地把萧琅带回房间,明确地制止他习武。萧琅不愿就此碌碌无为度过一生,他将自己心底里对萧月的成见都一一说出,他看不惯萧月的无所作为,整日只会赌钱喝酒。萧月听到后雷霆大怒,将萧琅关在房间内,自己则留于门外看守。夜幕降临之际,英男与英奇趁着萧月醉酒大睡时,偷偷到房间窗户前告诉萧琅,他们明日申时会在村口等萧琅,不见不散。

  英男与英奇即将踏上新的旅程,余美娇心内担忧不已,她将一把伞交给了英奇,嘱咐英奇要好好照顾自己。火黎人丹火爆发时若遇水,将遭受蚂蚁噬心的痛苦,三年前英奇为救英男已经遭遇过一次折磨,留下后症。余美娇知道英奇身上背负的重任,也知道他对英男的心思,她希望英奇能够追寻着自己的心走,活出自己想要的生活,可英奇却只想默默陪伴在英男的身边,看着英男无忧无虑,快快乐乐的模样。

  嘱咐完英奇之后,余美娇面对撒娇的英男,也同样心生不舍。在英男的声声央求下,余美娇回忆起初次见英男的情景,为她讲述她‘小时候’的事情。当年,她与王惊雷发现英男的时候,她被英奇所伤,手中紧握着半块玉佩。王惊雷本是想要杀了英男,是她极力阻止才有了今天的英男。这么多年来,她早已将英男当作自己的亲生女儿般疼爱,她想保护英男一世,守她一世无忧。

  夜晚,余英男再次梦到自己于一片野外追逐着白羽毛,她坚信,白羽毛是想要引领她走向某地。这时,风度翩翩的少年郎背影再次出现在英男的面前,可这次英男却不再如同往昔般焦急,她的潜意识中早已经认定白谷逸就是她梦中的这位英雄。

  次日,英男与英奇二人整装待发,余美娇临别之际将半块玉佩交给了英男,嘱咐她要好好保管。同时,王惊雷也提醒着英奇要铭记自己身上的责任,考入蜀山只是第一步,他此番进蜀山最重要的目的是要探查赤魂石的情况,蜀山里有火黎族的内应,届时内应将会告诉英奇关于赤魂石的位置,帮助英奇。话落,王惊雷将自己亲手做的新伞交给了英奇,嘱咐他一切小心,英奇与英男两人离开了家中。

  萧月为防止萧琅上蜀山,用一根绳索将萧琅拴到了赌馆。萧琅机智地趁萧月赌博之时逃离赌馆,可当他赶到村口之时,英男等人却因迟迟等不到萧琅而提前一步离开,萧月也发现了萧琅逃走的事情,他将萧琅强行带回家中,锁在房间。

  黑木林入口,白谷逸与青囊等人准时来到众人面前,此番为了试炼众人的胆量,所有人都必须分成五组,穿过黑木林,夜入蜀山。青囊念出早已分配好的人员名单,英奇与阿土等人被分配到白谷逸组下,英男不在白谷逸组员的名单中,可她一心只想跟白谷逸一组,她恳求阿土能够与她互换组别,可英奇却因吃醋在心,不肯让阿土更换。

蜀山战纪2踏火行歌第4集剧情介绍

  

  民国时期,一身穿白色斗篷的女子走进璇玑酒馆,她将一本书放在书桌上,却遭到了一只火凤的袭击。须臾,一位西装男子现身于酒馆内,璇玑酒馆只有有缘之人才能进入,凡是进入酒馆的人除了求生便是求死,西装男子想要知道女子为何而来。

  女子将书亮在西装男子面前,她此番正是为这书中将死之人求活路而来。她日日梦到书中故事,认为书中的故事与她息息相关,她想要改变书中人的命运。原来,女子便是曾在黑木林现身于英男面前的女巫,女巫曾多次在梦中尝试改变他们的命运,可一切却没有因她而彻底改变,书中的余英男还是遇到了白谷逸,他们正在走向一个悲惨的结局,届时书中之人将无一幸免。

  西装男子劝女巫不必为梦境而困扰,可女巫却认为人类梦中玄机无数,她执意要为书中之人改变命运。劝说女巫无果,男子只好递给了女巫一杯酒,与女巫达成契约。只要女巫饮下此酒,她便会进入梦中天地,至于她想要的结局必须由她自己去改变。

  故事转回到黑木林入口,余英男与阿土换组不成,只好与另一名女子芷仙更换,成功地进入了白谷逸的组别。几人刚一踏进黑木林就遇到了树妖的袭击,白谷逸挺身而出与树妖拼博,小鸽子仓皇之际将随身携带的香囊掉落,最终白谷逸战胜树妖,带领几人躲到一处山洞过夜,他用流萤草在山洞入口布下结界,防止怪兽袭击。

  黑木林越往越深越寒冷,山洞中弥漫着一股阴森诡异的气息,小鸽子突然发现身上的香囊不见,他冲出结界,却在洞口遇到了树妖。英奇英男无法坐视不管,两人冲出山洞救小鸽子,却被树妖困住。白谷逸想要救下两人,与树妖进行一番拼博,却被树妖吞入口中。关键时刻,齐灵云冲上前方,打伤树妖救下了几人。

  几人退回洞中,白谷逸被树妖吞入口中一事令几人惶恐不安,英奇出言安慰,他认为白谷逸本领高强,必定不会出任何意外。树妖虽然已经走远,但山洞中依旧危险重重,齐灵云提议轮流看守流萤草,保护结界,英奇英男等人点头赞同。正值英男看守流萤草之际,英奇前来送水。英男将自己这几年所做的梦境告诉了英奇,并坦明自己十分喜欢梦中的英雄。当年救她的人乃是英奇,英奇本是十分欣喜,可在听到英男误认为是白谷逸救的她,瞬间脸色黯淡,负气离去。

  这时,金九九来到英男的身边,他借口调走了英男,继而自私地将流莹草拔掉,背叛了几人。刚一踏出洞口,金九九也遇到了同样身处洞外的齐灵云,两人各看一眼便各走各路。山洞中,英奇看到英男的身影便猜测到大事不妙。果不其然,没有了流莹草庇佑的山洞瞬间就遭到了树妖的侵袭。树妖在前,英奇带领几人寻找其他出口,可洞中再无其他路可走,几人只好挺而走险往回走。孰料,山洞突然间崩塌,滚落下来的岩头将洞口堵死,英奇无法,只好决定搬走岩头,这是他们唯一生存下来的机会。

  虫秀才未曾遭遇过这种大风大浪,他认为自己必定会死在这里,便先将自己的遗言都一一跟英男交待。同时,阿土在搬动岩石之时丹火爆发,心口灼痛难忍,英奇见此连忙让阿土于另一边休息,可阿土却执意要救英奇出去。推搡之际,阿土被滚落的岩石砸中,英奇慌忙上前查看却也遭遇丹火爆发,英男察觉英奇异样,可英奇却推开了英男,不愿让她看到自己这副模样。心间的灼痛让英奇痛苦不已,但眼见英男即将被岩头砸中,英奇还是二话不说,立马上前护在了英男面前。

  忽然间,山洞一切恢复如初,英男与英奇等人都安然无恙,就连离开山洞的金九九与齐灵云都重新回到了山洞。正在几人疑惑不解时,白谷逸与小鸽子的身影出现,英男看到白谷逸喜极而泣,连忙冲上前抱住他,英奇心中吃味不已,将英男拉了回来。原来,小鸽子的真实身份是蜀山剑圣雀影,这一切都是剑圣所布下的幻影,目的就是想要考验他们在困境里会有什么反应。此次除了在幻境中不幸死去的阿土与虫秀才之外,其余几人都顺利通过了试炼。

  蜀山举行入门仪式,让众人甄选门派,大多数人都选择派入蜀山门下,追云掌门看到这情景,脸色不佳,他开口劝说英奇派入苍墟,可英奇却心意已决,他将光珀手环投向了蜀山,成为蜀山新晋弟子,而芷仙则选择了苍墟,成为苍墟弟子。轮到英男选择门派时,她本想欣喜地追随白谷逸入苍墟,孰料在选择时再一次遇见了女巫,女巫骗走英男的光珀手环,替她做出选择,英男阴差阳错地成为蜀山的新晋弟子。

  璇玑酒馆内,西装男子看着书中的内容,便已经知道女巫改变了英男入苍墟的命运,只是女巫不知道的是她这些细微的改变,在日后都会很容易被修正。即便她为余英男选择了另一条路,可余英男日后也会喜欢上白谷逸。过去与现在千丝万缕,谁都无法预料到命运将会把他们带到何处。

  蜀山的入门仪式继续举行中,齐灵云在选择中将光珀手环抛向了蜀山,可蜀山却不愿意接纳齐灵云。剑圣雀影将幻境中的情景展现在众人面前,齐灵云与金九九两人在危急关头抛弃同伴,此举令在场的所有人都感到心寒。虽然两人已经通过考试,却都失去入门资格,长眉与雀影都明确表示蜀山不愿意接纳两人。齐灵云没有意料到自己竟然会被拒之门外,她当场质问长眉,她已通过考试,堂堂蜀山掌山又岂可言而无信。

蜀山战纪2踏火行歌第5集剧情介绍

  

  民国时期的璇玑酒馆,西装男子手指轻抚过黑白琴键,与身旁鸾凤说起女巫之事。原来,男子与鸾凤已经被困在酒馆很久,女巫也曾多次踏进酒馆,女巫喝下酒后有一柱香的时间去改变梦中人的命运,如果一柱香烧完,她还没有将书中人的命运改到正确轨迹,她便会被惊醒,一切就都全功尽弃。醒过来的女巫会失去记忆重新踏进酒馆,而他则需要装作第一次认识女巫,周而复始。西装男子认识女巫时间已久,可女巫却只能记得西装男子一炷香的时间。

  蜀山之上,齐灵云与金九九二人被蜀山拒之门外,齐灵云不肯服气,当场质问蜀山掌山。苍墟追云听到齐灵云的质问,反倒对齐灵云与金九九网开一面,破格将二人收入苍墟门下。门派划分完后,蜀山与苍墟的新弟子分别在墨不凡与白谷逸的带领下参观蜀山,余英男对苍墟的向往令墨不凡印象深刻,墨不凡当众要求她说出蜀山与苍墟两派间的渊源,余英男慌忙借助虫秀才赠予自己的书籍,娓娓道出。

  蜀山与苍墟两派间有一条潜龙索连接,可潜龙索却没有任何桥索,只有掌门与门派中高级弟子才能习得潜龙索的步法,往返两派间。余英男听到墨不凡所说的话,对潜龙索的步法深感兴趣。与此同时,白谷逸也带领着众弟子参观潜龙索,他告诫众人万不可擅闯潜龙索,轻则被两派的结界弹伤,重则会坠入万丈深渊。

  苍墟派中,白谷逸将众弟子带到苍树面前,苍树是苍墟一派能量的象征,也是苍墟一派武器的来源。择日不如撞日,追云见所有新弟子都在场,便让众人都上苍天树选武器,以考验众人的能力。苍天树中树灵无数,齐灵云直奔天蚕灵竹而去,天蚕灵竹周身锋利且身带剧毒,可齐灵云却能轻而易举地收服,不禁令追云刮目相看。同时,芷仙与金九九也凭着各自的办法收服到各自的武器,追云深感振兴苍墟有望。

  众弟子散去,白谷逸留意到齐灵云手腕上有伤口,天蚕灵竹乃是剧毒,他出言提醒齐灵云,此毒朱颜草可解。回到房间后,沙艳红的意识前来见齐灵云,她对齐灵云的任务失败大感愤怒。原来,齐灵云乃是落仙宫的人,她此番的任务便是要潜入蜀山,救出落仙宫宫主沙艳红。沙艳红对齐灵云进行惩罚,并提醒着她,当年她进入落仙宫的来由。

  齐灵云思绪回到当年,当年,齐灵云与另一好友被关进落仙宫,与其他人进行厮杀,全场唯独她们二人活了下来,可沙艳红却担心她们二人关系过好,会成为彼此的牵绊,所以两人之中只能存活一个。齐灵云上前恳求沙艳红能够放过二人,可身后的好友却执起长剑,走向了齐灵云。这时,房门响起一阵轻敲声,齐灵云思绪被拉回现实,她看着专门来为她送药的白谷逸,心中动容。

  蜀山派中,众弟子见过师兄天一与弥尘之后便赶往宿舍,墨不凡因记着英男不愿进蜀山的事情而故意捉弄她,将她分配在了一间布满灰尘的杂乱房间内。英男郁闷离开,却无意撞见了正在为鸡腿而费心的师长颜人英,她帮助颜人英做出美味的炸鸡腿,颜人英为感谢英男,准备她搬来与自己同住。除此之外,在听得英男心仪白谷逸时,颜人英将白谷逸平日里的练功地方告诉了英男,她只要晚上去苍墟派附近的潜龙索,便可以看到白谷逸。

  夜晚,英男按照颜人英所说的赶到潜龙索,却再次撞见女巫。女巫时间已经不多,她将最重要的预言告诉了英男,一年后的今天血月凌空之时,英男必须杀死身怀赤魂石之人,才能够拯救她至爱的人。话落,女巫消失不见,英男一头雾水地将她的话抛在脑后,只一脸花痴地隔着深渊看白谷逸练剑。殊不知英奇正抱着她最爱吃的炸鸡腿站在她身后,可见她这副欣喜的模样,英奇只能黯然离去。

  民国时期,女巫突然从梦中醒来,且此时酒馆外的天象大变。西装男子告诉女巫,留给他们两人的时间已经不多,女巫进入梦中的时间也变得不再稳定,如若女巫想要再次进入梦中,她极有可能会回不来。女巫虽然已经将最重要的预言告诉了英男,可她认为一年时间会产生极大的变故,她决心再一次进入梦中,等待着英男这一生最大的转折点来临,她要指导英男走上最正确的道路,绝不能眼睁睁地看着赤魂石毁了整个天地。

  蜀山派中,英男做梦梦到白谷逸和女巫所留下的那番预言,剑侠颜人英将英男唤醒。今日是他们在蜀山进行的第一课,颜人英带领众人参观了蜀山剑墟。英男看着剑墟中间那柄长剑,突然觉得头痛不已。

蜀山战纪2踏火行歌第6集剧情介绍

  

  璇玑酒馆中,西装男子再次向女巫确定着决定,女巫语气坚定地告诉西装男子,无论付出何等代价,她都要改写书中的结局,她会一直留在梦中,直到余英男可以认得出她,直到所有人的结局都走向另一个方向,她才会离开。见女巫如此坚定,西装男子决定听从她的意见,助她进入梦中,希望她此次能够成功了却这份梦中执念,余英男也可以走向一个完美结局。

  蜀山剑墟中,余英男脑海中回荡着一阵铃声,她来到一把剑柄前,按照剑柄的召唤拔出剑柄,可拔完剑柄的她这才发觉自己身首高处,眼见余英男即将摔下,众人惊慌不已,余英奇更是心急如焚。正在这时,时光突然停顿住,剑墟中一股莫名的力量一直在牵引着余英奇,直到余英奇拔出铸雪神光剑时,时光才恢复正常。铸雪神光剑救下了余英男,并认余英奇作主人,众人对此倍感诧异,铸雪神光剑乃是已故的甄良佩剑,向来只有蜀山大弟子才有资格拥有。

  长眉与雀影在讨论余英男与余英奇的事情,两人皆认为余英奇是个可塑之材。至于余英男所拔的那柄剑柄,便是金灵牒所依附的无形剑。雀影认为余英男既能拔出剑柄便是与金灵牒有缘,可长眉却认为将金灵牒幻化成形的这条路太过艰辛,所要负的责任也太过沉重。余英男虽与金灵牒有缘,却要也看一个分字,何况余英男尚且年幼,未经风浪,他们不能对余英男太过逼迫。

  小村村中,萧琅因萧月阴挠他上蜀山一事而感到生气,面对萧月整日的赌钱喝酒,萧琅心中愤怒,抱着乌龟便离家出走,可萧月却并未将此事放在心上。

  雀影教授众弟子阵法,他列出金菱阵,余英奇上前挑战。只见余英奇手执铸雪神光剑站于中间,他施展出剑法,轻易地破解了金菱阵,引得众人赞赏。这时,追云率着白谷逸前来,恰好观看了蜀山的金菱阵训练。雀影点名让余英男挑战金菱阵,可余英男只有剑柄,她根本无法破解金菱阵。另一位好友将一柄长剑扔给余英男,可却被雀影打断,雀影明确地告诉她,蜀山弟子一生只能拥有一把佩剑,不可再执起其他长剑。余英男听此,只好咬牙用剑柄迎接金菱阵,却当场闹出了笑话,在白谷逸的面前丢尽了脸。雀影厉声批评余英男,而余英男却因丢脸而红了眼眶。

  夜晚,余英男还在因白天的事情而伤心难过,提不起食欲。这时,阚师傅带来几人的家书,余英奇打开一看,只见信中写着'赤魂石在伏魔谷,有结界'这几个字,得知赤魂石下落的余英奇慌忙离开。而余英男的家书则来自于萧琅,萧琅将自己离家出走,要来蜀山找她的事情告诉了她,在听到师兄弟说蜀山脚下有一个离家出走的小男孩被狼咬死,余英男心中万分担忧,慌忙前去向沉睡中的颜人英请假,连夜下蜀山。

  齐灵云利用天蚕竹林轻易过了潜龙索,她在伏魔谷时意外发现余英奇的身影。她尾随余英奇来到锁仙泉面前。若想要助沙艳红顺利出关,她必须要先堵住锁仙泉的泉水破除结界,可锁仙泉的结界太过强大,以齐灵云目前的法器根本无法破除。另一边,余英奇来到赤魂石面前,他总觉得赤魂石似曾相识,踏进赤魂石的结界中,余英奇因触碰赤魂石而无意中激发了守护赤魂石的剑阵,剑从阵中飞出,齐灵云在锁仙泉面前也受到剑阵攻击,她聪明地利用蜀山之剑,破了锁仙泉的结界。

  墨不凡察觉有人擅闯伏魔谷,慌忙带人进去查看。正在这时,一神秘黑衣人将余英奇救走,墨不凡搜索无果,只好将伏魔谷的情况禀报给长眉。待墨不凡离开后,余英奇从暗处中走出,原来,救下余英奇的正是长眉掌门。长眉早在天门峰光珀入池之时就已经猜测到了余英奇的身份,也知晓余英奇此番是为赤魂石而来。五形灵牒的飞散给火黎族造成不小的灾难,长眉谅解了余英奇,并希望余英奇能在不暴露身份的情况下助他集齐五形灵牒,能够助赤魂石稳定,余英奇二话不说立即应下,长眉将余英男手中的剑柄来历告诉了余英奇,希望他能助余英男训练佩剑,让金灵牒幻化成形。

  齐灵云自蜀山回来后便分身回了落仙宫,她身为落仙宫首席掌使,必须要亲自迎接即将出关的沙艳红。沙艳红阔别三年,终回领土,她决心要寻回天璇星砂,再与蜀山一起算这新仇旧恨。同时,她命齐灵云安心潜伏在苍墟,她警戒齐灵云要时刻谨记自己的身份与职责,不可被苍墟与蜀山那些正派之人的表面蒙骗。齐灵云连声应下,沙艳红十分满意自己的这副作品,若不是她对齐灵云十分满意,当年也不会赐她至宝雾星砂。

  看着手上的这枚雾星砂,齐灵云的思绪不禁回到八年前,当年她恳求沙艳红能够放过自己,身后的阿瑾却执起长剑向她走来,为她解决了她身旁的另一个幸存的人。阿瑾以自残的办法来保齐灵云安全,可齐灵云却亲手了结了阿瑾的性命,成为了落仙宫的首席掌使。手上的这枚雾星砂便是意味着齐灵云的命已不再是她自己的,而是沙艳红的,她也不配再拥有任何感情。就在齐灵云离开后,宫女前来将张问天隐居在永夜城的消息告诉了沙艳红。

  次日,颜人英慌忙前来寻找余英奇等人,将余英男消失不见的事情告知,余英奇听此,脸上一片担忧。另一边,余英男在蜀山脚下找到了萧琅,她想劝萧琅回家,却遇到了三个土匪。两人被土匪劫持,可土匪却在途中因意外而坠崖,萧琅与余英男也双双被滚出马车外,一同掉下悬崖。

网络微评